【大李老李和小李】--13 表弟一家的放纵史[下]

《大李老李和小李》之
           十三 表弟一家的放纵史[下]
  徐梅有些累,动作已经由上下抽送,渐渐变成前后扭摆。
  ‘换个姿势吧。’徐梅提议。
  大李早就意识到,徐梅是小马拉车,没有后劲了。
  ‘我以为你不知道累呢?’
  徐梅妩媚的白了大李一眼,栽倒一边,将个大屁股冲着大李。
  ‘还是表哥干得好’徐梅故意讨好。
  大李身体一歪,把大鸡巴从后面重新插入,左手抓肩,右手握乳,啪啪啪,开始撞击雪
白的屁股。
  ‘继续说啊!’大李提醒徐梅。大李觉得很刺激,同时也动了另外一个念头,那就是这
个大姑家的二表弟的老婆刘玉秀,也就是徐梅的妯娌。而此刻,刘玉秀正在这间屋子的外面
照看生意呢。
  ‘喔…好舒服。头都晕了,以后再跟表哥讲。’徐梅梦呓般,只顾享受。
  大李此时十分想多了解点方家的荒唐事,于是,眼见徐梅不说了,心有不甘,他立刻放
慢了抽插速度。
  徐梅不知道这个丈夫表哥的心思,但知道,今天就是要把他哄好哄开心的,自己的情欲
满足并不是主题。
  ‘就不说那天了,和表哥说说后来的事吧。’
  ‘好啊,那就说后来怎么了。’
  ‘后来呀……’徐梅一边呻吟着,一边又继续讲着方家淫事。
  那一次玉秀被自己老公子宇设计,对她来说,不论是打击还是冲击,实在太大了。当晚,
药劲一过,玉秀没和子宇说一句话,收拾点自己日常用的衣物,就回了娘家。
  子宇拦也拦不住,也觉得需要给老婆一段平静的时间,就在一周后才去老丈人家接玉秀。
可是玉秀根本就不理会子宇,就要离婚,态度坚决。
后来,子宇每周的休息日都去,俩月下来,他是白天上班,晚上照看孩子,难得的休息
日在老丈人家挨骂度过,人瘦了一圈。
我和子义当然也跟着着急,但我俩也是有很大责任的,当然不敢出面劝说。只有一边安
慰子宇,一边给子宇打气,叫他千万别灰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那天,子宇一早又坐车去了老丈人家,一进门,就挨了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子宇也不吭声,等玉秀骂累了,就问:‘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咱们回家好好过日子。’
玉秀说:‘就你这样的男人,我还和你过日子!有哪个男人把自己的老婆给别人玩的。’
  子宇沮丧的小声说:‘我不是对不起我哥嘛。’
  这么一说,玉秀更气了,声音更高了:‘你们方家哪有好东西,弟弟搞嫂子,搞完了还
知道对不起哥,就把自己老婆给哥搞,天下奇闻啊!’
  顿了顿,玉秀接着道:‘是你骚屌憋不住,搞了你嫂子,对不起你哥,应该是你让你哥
搞啊。’
  子宇几乎翻白眼,好不容易挤出一句:‘我不男的吗,裤裆里又没有那个肉窟窿,要是
我自己有,就不搭上你了。’
玉秀这个气啊,骂道:‘你裤裆里是没这个肉窟窿,你后面不有个吗,洗巴洗巴,不也
能让你哥搞吗?’
子宇受不了了,也没辙了,待下去还是等着挨骂的份,起身准备回来。
  玉秀却不依不饶,站在身后说:‘你刚才不是问,你怎么做我才能原谅你吗?’
  子宇还以为事情有转机,立刻回身,堆的笑如高楼:‘玉秀,你说,快说?’
  玉秀曼声细语的说:‘等你让你哥搞完了,还清你的债了,我就回去,不然我回去怕又
被你哥搞啊!’
  子宇这下真翻白眼了,不然出门的时候脑袋不会撞门框上。
  那次子宇回来是最早的,孩子补课,他没有回家,就直接到了我家,正赶上吃午饭。
  子义看着弟弟垂头丧气,脑门上还一个通红的大包,一幅活不起的样子,急忙问:‘咋
了,这次怎么还挨揍了?’
  子宇一屁股坐下,说:‘没,自己撞的。’
  我给子宇盛饭,子宇要酒,子义怕子宇喝醉,起身给拿了瓶低度酒,陪着喝起来。
  ‘嫂子,我看还是你去一趟吧。’子宇突然开口说。
  我愣了下,回答说:‘我去找挨骂啊。’
  子宇说:‘毕竟你们都是女人,都是方家的媳妇,你们所处的位置是一样的。’
  看着子宇哀求的样子,我只好答应。
  当天下完,我又赶去了玉秀娘家。玉秀虽然没有像骂子宇一样的骂我,但十分冷淡,也
不拿个正眼看我。沉默了好一阵,我只好先开口,按照路上想好的话,温声细语的开导玉秀。
  ‘玉秀啊,他们哥俩确实不是好东西,但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不看
大人也要看孩子啊。你也这么大年纪了,不和子宇过,还能找到男人吗?’
  玉秀翻了我一眼,挖苦说:‘正好给嫂子腾地方,你一个人和他们哥俩过,那还不得劲
死。’
  我脸一下子红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就别损嫂子了,嫂子知道自己不对,可是不能让他们哥俩反目成仇吧,那你和我不
都得家破人散。’
  我顿了顿,也不要脸了,接着说:‘你说现在男人哪有好东西,子宇就是不琢磨我,难
道他就不琢磨别的女人了?把咱们老娘们晾在家里,你说咱们又何苦。往好处想想,这样不
也给了咱们随便的借口了吗?我们还和他们过,让他们总觉得愧疚,以后还不老老实实的听
我们的。’
  玉秀停了我说的话,不再言语,但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
  我从椅子上起来,走到玉秀跟前,亲近的把玉秀拥抱住,让她的头靠着我。玉秀一下子
哽咽起来,紧紧的抱住我。我轻抚玉秀的头发,任凭她宣泄这委屈。
  过了几分钟,玉秀突然破涕为笑,在我的胸上捏了一把,说:‘怪不得子宇要强奸你这
个嫂子,原来嫂子的奶子软软的,靠着还真舒服。’
  我被玉秀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给弄得有点晕头转向,就说到:‘舒服就靠着吧。’
  ‘不,我还要看看,我要知道勾引子宇的东西是什么样的。’
  玉秀说完就来掀我的衣服。我那天穿的是很宽松的无袖短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
被玉秀连带乳罩一起掀了起来。
  ‘嫂子,你的奶子比我的挺实啊,怪不得子宇惦记,我都喜欢上了。’
  玉秀情绪刚刚转好,我也不太敢说什么,怕哪句没说好,再把事情搞砸,只好任凭她看
着,评价着。玉秀心里的气好像也没有全消,竟然伸手到我的奶子上又捏又掐的摆弄起来,
就像是小孩子在玩一件喜欢的玩具。
  ‘子宇一定尝过了吧,我也尝尝。’玉秀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张口就含住我的一个奶头,
故意装出有滋有味的吮吸。
  我哪里让女人碰过奶子啊,我不知所措,想要推开她又不敢。
  ‘玉秀,你干什么啊,快别吸了。’
  ‘嗯……’玉秀用拉得长长的鼻音拒绝,一点停止的意思也没有。
  说实在的,奶子被玉秀吮吸,还是很舒服的,就是有点别扭。玉秀却毫不在意,吮吸变
成了咬舔,而且手也没老实,揉搓着我的另一个奶子。我被搞得都有点站不住了,呼吸也显
得急促起来。玉秀立刻就感觉到了。
  ‘嫂子,你也够浪的,怪不得后来变成顺奸了。’
  被玉秀这么挖苦,因为舒服而红润的脸更红了,我不得不去推玉秀。
  ‘好了,玉秀,嫂子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嫂子吧。’
  ‘不!’玉秀系虐的再次拒绝我,并且就着我推她的力气,一下子将我拉到床上,倒在
她身边。
因为姿势的缘故,我是劈开腿半躺在玉秀身上的。而玉秀却就势把手深进我的裙子,一
下子就捂到我的阴部,又揉又搓,搞了几下,似乎不过瘾,把我的内裤底部往旁边一扯,一
点也不客气,直接就摸了进去。
  这女人摸女人,似乎不太一样,有一种特别的舒服劲,只是这样就被玉秀玩弄,实在太
难堪了。我被搞得晕乎乎的,心里竟然产生期待,兴奋的突突乱跳起来。
  玉秀的收一开始是胡乱的在阴部乱摸,一会阴毛,一会阴唇,后来开始有条不紊的抓摸,
直到用一根手指按压住我的阴蒂,重点刺激我的最敏感处,我索性闭起眼睛咬着牙根,不再
说一句话。
  我能感到玉秀坏坏的笑意,她的手依然在嫩肉上不停的抚动,我忍不住发出哼声。也许
这正是玉秀要达到的效果,我又何必忍耐,不如投入的享受。
  玉秀又伸出一个指头,慢慢滑进我的阴道里面。我的阴道早已经被搞得湿淋淋的,指头
很容易就全部进入。玉秀缓缓的将它抽出,再缓缓的深入。
  我说什么也受不了了,爽得直发抖,竟哀求起来:‘玉秀,太慢,你快点。’
  玉秀呵呵的笑起来,说:‘确实够骚。’
  她不再含弄我的奶头,集中攻击我的阴部,熟练的抽送着手指,还用指尖在我里面的肉
褶子上磨动,我几乎被玉秀弄到高潮,双手紧抓着她摆动的手腕,同时呻吟着。
  ‘啊……我……我不行了……玉秀……我真的不行了……啊……啊……’
  可那时真的很可笑,在我正要达到高潮时候,玉秀的母亲突然在房间外喊她。我俩急忙
爬起来,迅速整理好弄乱的衣服,给她母亲开门。
  那天玉秀被我接了回来,不过在她进家门时,还念念不忘的说:你个骚嫂子,看我以后
怎么搞你。
  大李忍不住插嘴:‘难道玉秀后来又搞你了?’
  徐梅道:‘表哥,时间不早了,还是以后给你讲吧。’
  大李这才意识到时间的问题。此时,大李的鸡巴泡在徐梅的阴道里,已经有点软了。
  大李立刻以最惊人的频率抽送起来,鸡巴也随着抽送,恢复硬挺。
  徐梅在前段轻抽慢插时,女人的恢复期以过,也正是需要的时候,所以不再吭声,丰满
的屁股紧紧的靠过来,迎接表哥的冲击。
  几分钟后,俩人同时高潮,大李已经没有多少精液可喷发的了,但高潮的挺动依然有力。
徐梅的阴道痉挛着,紧紧的吸住鸡巴,呻吟声渐渐成为无力的喘息。
  从表弟的成人用品店出来时,玉秀虽然只是和大李打了声招呼,但那暧昧劲已经让大李
心动不已,回以意味深长的一瞥。
  劲男淫女,大李和玉秀的不伦苟合,已经不可避免。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