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九章 叙旧期 不负春盟 红朝翠暮

          第九章 叙旧期 不负春盟 红朝翠暮
  「好么?」小馨又轻轻的问了一句。
  「我……我不知道。」我的心里好乱,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地方,时光却已
经无声无息的流过了快三个年头。面前的小馨依旧是当时的小馨,可我已经再不
是当时的我。
  「小琪,苦了你!看你的样子,我好心疼!」小馨见我踟蹰,幽幽的叹了口
气,一只手把我的手拉过来贴在自己的心口,另一只手探到我的脑后,轻轻抚弄
着我的头发。
  「小馨,我……」我忽然很想哭。心念刚一转动,眼泪就已经沿着脸颊滑落。
三年来的点滴像电影般在心头闪现,我这才发现,无论是哪一幕场景,或多或少
的都有小馨的影子,而自己的心在四处飘荡的时候,小馨更是一直陪伴在我的身
边,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小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用自己手上的温热融化我手上的冰冷,
用温柔的抚摸平复我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我终于感受到她一直以来对我默默
的关爱,心中一颤,紧握住了她的手,朦胧着泪眼看她。
  小馨像是感觉到我的心意,同时抬起头来看着我。四目相对,一时无言,只
剩下彼此间难以言表的情愫在我和她身边静悄悄流转。不由自主的,我和她之间
的距离越来越短,好像两片同为负极的磁铁正奇妙的反物理相吸。
  我的唇啜在小馨的唇瓣上,感觉是如此美妙、如此熟悉,就像是这几年来从
没有分开过。唇舌交缠、津液流淌,我忘情的享受着此刻的美好,像是一个迷路
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的方向。温暖、平静、淡然的情绪在我心底逐个浮现,弥漫
全身,文的吸引、高的摧残化作缕缕青烟,慢慢的从头皮渗入发丝,又从发梢飘
散,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半晌,唇分。小馨红扑扑的脸庞出现在我眼里,我自己怦怦的心跳也让我知
道,自己的脸定是和她一样。小馨满目含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凑过来温柔的帮
我脱下上衣,又安安静静的坐回去。我待她坐定,便也凑过去替她褪去上身的衫
子,也学她般无声的坐回来。如是反复,我们默契的为彼此除去身上的束缚,同
时也卸去了心上的羁绊。她只剩一条t裤,我只剩一条三角裤的时候,两个人默
契的停下来,执手相望。
  小馨轻笑,缩回一只手去,从身后床头柜上的果盘中取过一只草莓,翘起兰
花指捏着它送到自己的唇边,香舌一舔、嫣然一笑。草莓和她娇俏的脸互相辉映,
有种说不出的明媚动人。
  小馨微笑着把手中的草莓送到我的嘴边,我也眯起眼伸出舌尖轻触了一下。
鼻腔里一下子就被草莓特有的香味覆盖,舌尖上也甜滋滋的,不知是草莓本身的
香甜,还是小馨唾液的诱人。
  小馨又将手收回去,把草莓的前半部分都放进自己嘴里,灵巧的舌头在上面
打转,很快又把草莓拿出来探手放在我脖颈下方、两根锁骨中间的凹谷中。
  草莓带着的清凉和小馨唾液的滑腻叠加在一起,和我的身体的第一次碰触就
让我不由得一颤。这种通过第三方介质的交流让我有一种似是而非却又渴望探究
的心绪。小馨的手没有停顿,带着草莓从我的颈根处滑下,直直的移到我的双乳
之间,继而变换了一道很奇特的弧线,从侧下方攀上我小巧的乳峰。草莓身上的
颗粒在我敏感的肌肤上不停顿的划过,让一阵酥痒从身体深处渗出来,转化成一
阵阵轻颤打在皮肤的里层,弹回去,再震出来。小馨手中的草莓在我的胸前不断
行走,让我的情欲在这奇妙的震荡下渐渐鼓胀起来。
  毫无征兆地,一直在两个乳丘处打转的草莓触到了我已经硬起来的粉红乳豆。
在我体内激荡不已的情欲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可以突破皮肤的点,从双乳源源不断
的宣泄出来。我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倏地直起身子,改坐为跪,把正在前倾着
身子逗弄我乳头的小馨搂进怀里。
  小馨似乎早有准备,所以并未惊慌。她顺着我的力道把头扎进了我的怀里,
一张小嘴准确的把我左边的乳头含进嘴里,两只手环绕在我的背后上下爱抚我的
背脊。
  乳头上酥麻的感觉被湿湿热热代替,一根灵活的香舌在周围不停地打转。我
舒服的想长出一口气,可是这口气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憋在了胸腔里。我闭着眼急
促的小口喘息,寻找着让气息突破的通道。正在这时,小馨调皮的用牙齿轻咬,
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乳头向体内窜去。我忘形的把身子向前一挺,头顺势无意识
的后仰,憋闷许久的气息像是找到了通路,沿着我伸直的脖颈向上,从我的嘴猛
地冲了出去。
  「啊~ 嗯~ 」我的声带根本不受我的控制,被强行通过的气流带出羞人的呻
吟,接着在我刻意的压抑下变得微不可闻。
  小馨的头被我的身体顶的离开了,但是很快又凑上来,噙住了我的另一个乳
头。我刚刚回复控制的声带又被一股气流冲击,再次失守。
  小馨听到我的两次呻吟,突然挣脱了我的怀抱,也跪直了身子,把手中的草
莓放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看着我坏坏的笑。我喘息着看她,禁不住面红耳赤起
来。刚要发作,小馨一下子扑过来把我扑倒在床上,小嘴对上我的唇,草莓香甜
的汁液源源不断的度了过来。
  口舌弥香,恍不知是草莓还是唾液。我热烈的回应,那种患得患失、既羞又
喜的心情,像回到了两年前和小馨在一起那甜蜜的一夜,只不过,突如起来的肉
体交缠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不久前的那个不堪回首的晚上,身子慢慢的僵硬起来。
  小馨一无所觉,依然沉浸在欲惑之中。她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游走,檀口早
已离开了我的嘴,沿着我的身体一点点向下滑过去。草莓的汁液点点滴滴散落在
我雪白的皮肤上,构成一幅完美的印象派图画。我无心欣赏,只是感觉随着她的
嘴和手接近我的下体,我的身子开始止不住的抖动。
  小馨终于感觉到我的不对,抬起头看我的脸。她本是明亮俏皮的眼神接触到
我眼中的惊恐和无助,一下子就黯淡下来。她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慢慢的从我的
身侧爬上来,侧身躺下,把我搂在怀里。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的出现在对方的耳朵里。我
伏在小馨怀里,脸上突然一凉,接着有几滴水珠落了下来,从热变凉,滑落不见。
  小馨哭了。为我。也许,也为她自己。
  我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感受到小馨的心意,所以觉得此刻的我们,像是那对相
濡以沫的鱼。除去彼此的依存,整个世界都是伤害。今天相拥之前,无论是对文
表白未果,还是高对我强行施暴,小馨一直都呵护在我的身边。而小馨自己,却
真的只是自己。
  「小馨,我该怎么称呼你?直接喊你狗狗么?」
  我的决心突如其来,也让小馨感到喜出望外。她激灵一下子,整个身子像弹
簧一样弹了起来。她被盼望已久却又措不及防的幸福击中,木木的不能动弹,顷
刻,就哭成了一个泪人。我缓缓的坐起来,看着她充满不能置信的眼睛,陪着她
默默的流泪。
  我为我自己。也许,也为了小馨。
  小馨第二次扑向我,哭的哇哇做声。我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苦,和她一起放
声痛哭。两个女人几次抽泣止啼,又几次悲从中来,反复多次。终于,还是小馨
先止住哭声,然后膝行退后,恭恭敬敬的向我磕头行礼:「狗狗想称您为小姐,
请您允许。至于您喊狗狗什么,请小姐自便,无论什么,狗狗都愿意听从。」
  「宝宝,好么?」三年在书籍上的吸收,我对sm已不是当初的毫不知情。
我也知道这个名字太过温情,不是个好的名字。但是在我的心里,小馨已是难以
割舍的情愫,主奴只是一种形式、一种联系,甚至是一种让心爱的人得偿所愿的
一种手段罢了。
  小馨先是一怔,继而明白了我的用意,红红的双眼看向我,眼里充满欣喜:
「谢谢小姐赐给我名字,我会带着它、使用它直到天荒地老。」
  小馨言罢,便膝行回来吻上我的手,嘴唇刚刚沾到我的手背,又像触电一样
弹开。我看着她闪烁的眼光,一下子猜到了她的想法,于是带着眼泪向她笑道:
「宝宝,舔我的手。」
  「是,小姐。」小馨展露出欢喜非常的表情,拉着我的手,跪在我面前仔仔
细细的舔起来。
  小馨的舌头温润软滑,在我的每一个指缝间划过,又仔仔细细的吮吸每一根
指头。我坐直着身子,垂着手。小馨跪着,身子伏得极低,我的小腹都能感觉到
她头顶的热度。偶尔有几根不服帖的头发在我的小腹下略过,痒痒的让我感到另
外的地方也有些痒起来。
  小馨已经细密的把我的双手都亲吻舔舐了一遍,却又毫无停顿的再次从头开
始。我身体的其他地方开始有些期待她柔软的舌尖,可她却始终老老实实的在我
双手间徘徊。我想问她,却又觉得羞于启齿,可不问,自己的身体却又依然难耐。
良久,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小馨,怎么不……不舔舔我其他的地方?」
  小馨倏地抬头,心底的急不可待全都表现在语气里:「小姐,你没有吩咐狗
狗,狗狗不敢啊!」
  我愕然,继之莞尔,小馨也跟着捂嘴嘻嘻笑起来。这一笑总算冲淡了屋子里
的伤感,发自内心的喜悦代替了眼泪,从两个人的脸上浮现。
  「对不起,宝宝,我还不习惯,连称呼都忘记了。给我点时间吧」我抬起小
馨的下巴,第一次完全主动的吻在她的唇上:「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你提醒我或
者询问我,我来肯定或者否定,你看好么?」
  「小姐让狗狗怎么做,狗狗就怎么做」小馨满脸笑意的看着我:「小姐不用
征求狗狗的意见,更不用对狗狗说对不起的。」
  「只可惜以前我从未懂得珍惜!」我抚着小馨滑嫩的脸,由衷的发出感慨,
借以悼念那失去的时光。
  「小姐……」小馨再次无语凝噎。
  我再次起身,将小馨揽在怀里,让她的头部紧紧贴着我的胸:「从这里继续,
继续你刚才断了的动作。今天,我要你!」
  「是,小姐!」小馨怕是已经为了今天的场景幻想了太久,服从的话语和动
作显得如此熟练和自然。即使她的嘴紧紧贴着我,依然含混不清的先表示了尊敬
和领受命令,然后才轻轻的舔舐我的乳沟。
  我不自觉地放松了对小馨的拥抱,完全沉浸在胸前的舒适中。两个胸丘上很
快就布满了小馨带来的温润刺激,乳头昂首挺立在空气中,乳晕的颜色从嫩嫩的
粉色变成了微微泛红,其中的颗粒开始明显起来。
  小馨知道我动了情,却故意离开我的乳头附近,只是用舌头在乳晕的四周打
转。我用手来推她,她却借着我的力把舌头滑向另一边的乳房。我的快感像是被
一根绳子绑住吊在了半空,上不去也下不来。舒爽总也不到位,从而渐渐转成烦
闷,终于忍不住让我一巴掌拍在小馨的屁股上。
  「舔我的乳头!」第一次主动要求,更是第一次完整的发出对小馨的命令。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羞涩,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不自然,而拍在小馨屁股上的那巴掌,
更是让我的烦闷缓解,有种难得的轻松。
  「嗯~ 是,小姐。」小馨挨了一下,竟然有种兴奋般的呻吟,接着顽皮一笑
:「呵呵,我就知道小姐有做主人的天分。谢谢小姐的惩罚!」
  我一怔,却再也来不及做什么思考。小馨的口唇包住了我的一个乳头,舌尖
还在乳头的顶部高速的颤动,让我的心也跟着她舌尖的速率颤起来。
  「恩~ 」我轻吟了一声,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小馨的手突然握住了我的另一个乳房,很快又离开,接着屈指在我硬起的乳
头上轻轻一弹,然后三指捏住缓缓搓揉,最后向外缓缓一拉,急速松开。
  「啊~ 」我闭紧了双眼,享受小馨的手法带来的微痛的惬意。
  未几,小馨的双臂抱住了我的身子,同时,头向前用力顶过来。我顺着她的
力,在她的保护下缓缓躺在了床上,身体中的颤动仍然在四处激荡。
  小馨的舌和手开始向下,舌在我的腹部巡逡,双手快速的抓上了我的臀瓣,
缓慢轻柔的抚摸起来。她的两个尾指的指尖在我内裤的边缘滑动,时不时的从缝
隙中滑进去、游出来,最后整个尾指都埋在我的内裤中,离我的私处不远。我尽
量放松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但还是止不住条件反射般紧张起来。
  小馨触感到我肌肉的紧绷,双手不动声色的离开,沿着我的双腿向脚踝处抚
摸过去。她的舌也经过我的内裤,一点点的吮舔着到了我的脚丫。我的脚丫传来
刚才双手上的感触,终于让我渐渐又放松下来。我静静的看着专心致志的伺候着
我的双脚的小馨,忽然感觉她好像一只真的狗狗,我好像也真的喜欢这样子的她。
  我喜欢这种感受,于是又闭起眼享受起小馨的服务。半响,小馨的舌和双手
开始一点点向上,不一会就再次到达了我的下腹部。几经试探,小馨见我终不在
过分紧张,于是试探着用舌尖隔着内裤轻触我的私处。
  我虽然咬牙强行忍着跳起来的冲动,却还是不能抗拒身体不自主做出的反应。
在小馨的第三下轻触时,我终于还是不能放开,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双腿紧紧的
夹住。
  小馨吓了一跳,但旋即便反应过来。她关切又哀伤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像突
然想起了什么,利索的下床跑了出去。还没等我反应,她已经快速的跑了回来,
手里拿着一把木头的标长五十厘米的尺子。
  「小姐,请把我当成那个混蛋,狠狠的打我!」小馨跪在地上,双手越过头
顶,把尺子托举在我的面前,待我愕然接过便一边说话一边转身,四肢着地:「
为了您自己,请您狠狠的抽打这个混蛋,不要再记着那件事。还有,请不要怜惜
我这个替代者,狗狗的屁股……喜欢您手上的尺子。」
  我把腿放下来,坐在床沿上,默默的看着手中的尺子和眼前撅着臀部的小馨。
刚才打小馨的那一巴掌,确实能感到自己的轻松,莫非这个方法真的能让自己放
下心中的包袱,真的放松下来?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却总感
觉哪里不对,好像又有哪里不好。但我知道,至少对着面前的小馨,我舍不得。
  小馨见我久久没有动作,像是猜透了我的心思,四肢着地的转回身,默默的
磕了个头:「小姐,不用心疼狗狗。狗狗真的喜欢,也希望能为小姐缓解心情。
而且,今天狗狗不但准备了尺子,还给小姐准备了一样礼物。一样一辈子都无可
替代的礼物。」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