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下 42

                42
  我和妈妈从瑞士出发,一路走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基本上走遍了整个欧
洲,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真正的感受到了快乐!由于魏妈从洛桑直接回国了,
这一路上我就和妈妈都是住在一个房间里,开始的想法是比较方便照顾她,后来
就有了演变,毕竟我们已经有了性关系,而且我们两个又都不想回避。只是我们
走在街上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很不适应。
  好在,慢慢地,经过了一周的互相磨合,当我们已经能够在一起去面对大家
的目光了,不再因为我们之间的性生活而感到羞涩和难堪。终于,我们彼此适应
了对方的感受,在我们心中,彼此相爱的自信心也随之增强了,我甚至感到我们
就是夫妻。再也感受不到周围的异样的眼光了!
  妈妈有一天在我的怀里曾经说过一句这样的话:“儿子,我现在能够感受到
你眼光的热度,同时也能感受到自己心灵的热度,更能感受到你和我之间关系的
热度,我的下身好像也能感受到你的那个东西的热度了,我觉得你现在看我的眼
神中对母亲的那种尊敬之情越来越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妻子的爱
怜和关心。
  每次我感受到你的眼神的时候心跳都会不自觉的加速,儿子,妈妈作为一个
女人被你征服了,妈妈爱上你了,作我的男人好吗?“听着妈妈别样的表白,我
的心也开始了颤抖,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可是我没有想过能够让妈妈
从她的母爱的感情中挣脱出来从新进入的男女情爱之中,我自己真的不知道有什
么样的词语能够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我被妈妈感动了,我为自己骄傲!
  我和妈妈几乎每天都做爱,而且我感觉到的是妈妈的屄里面好像越来越热,
这也让我好几次都有点难以自持的感觉,没有插几次就产生了要射精的感觉,这
在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而且有一次我射精的时候我居然好像是感受到了妈妈不自
觉的抽搐她的阴道壁。
  当时,敏感的我简直欣喜若狂,我以为妈妈的下肢有了感觉了,我甚至终止
了自己马上都要高潮的抽插,拔出来自己几乎爆发的阴茎,趴在妈妈的屄上一点
一点的测试着妈妈的感觉,结果令人失望。可是妈妈却很配合的和我做着测试,
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体在我的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了,她说了
在对待她自己的身体这方面,以后她永远不佛我的意思,任我所为。
  欧洲之行完全改变了我对“亲人之间性爱”的看法,我现在完全能够接受妈
妈、奶奶和小姨成为我的妻子,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飞跃,不过随之而来的
是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让她们之间彼此接纳对方!因为她们都
以为自己才是唯一,妈妈虽然知道小姨和我有过一次性爱,可是小姨和我曾经信
誓旦旦的说谁也不理谁了,这让妈妈感到自己能够完全的占有自己的儿子!
  妈妈和我在欧洲流连忘返。每次我提出来要回去,她的神情就会一下子啊的
暗淡下来,情绪也随之起伏不定。其实我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她一直都在逃避
这个现实的世界!在欧洲,没有人知道我们,没有人认识我们,这样她可以安心
的在自己的儿子的怀中享受着作为妻子的快乐!但是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真
空的世界!
  冬青—恒昌的事情还等着我去处理,家里还有一个即将临产的女人等着我回
去安抚,还有给我生了两个孩子的奶奶和失身于我不久的小姨。我既然已经调整
好自己的情绪和心态,决定去面对这一切!面对我的女人们,我就有责任去让她
们和谐相处,快乐生活!
  我们的飞机在K市的机场降落了,在出机场的门口,我看见了小姨和钟心荷
在那里等着,后面还有吴琼。我的奶奶(馨姐,现在一切都已经明了了,我今后
的文字里面要正式的称号馨姐为:奶奶了。)没有来,这个在我的意料之中,只
是钟心荷来了,让我有点意外。
  “王红,你个臭丫头,多长时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如果不是王彤给我说
你今天回来,我们还是见不到呢!”
  “你啊!那像是一个当市长的样子,见面就暴露出了你当年的魔女本色了!”
这时候的钟心荷也意识到了公共场合,没有再出声,只是很高兴的过来从我手中
接过了妈妈的轮椅推着,两个人很亲密的小声的说着什么。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和
我说过一句话,只是在接过妈妈轮椅把手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她的脸没有来由的
红了一下,不过旋即就转过去和妈妈亲切的交谈了!
  我很高兴的看了小姨一眼。小姨原本兴奋的脸更加红了,很快的她也借故和
董事长办公室的董秘书一起窃窃私语起来。董秘书叫董崴,今年三十岁,在冬青
已经有5年的工作年限了,是清华的MBA,当年馨姐招过来的,非常干练,所
以我接过冬青的董事长的时候,就将她从部门经理调到了董事长秘书办,因为她
长的非常漂亮,当时还引起了不少传闻,可是后来董事长办公室的美女越来越多,
她的传闻也就慢慢少了。
  董崴这几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总是能够感觉到喜鹊在自己住的那个小区里面
叫,开始她没有在意。今天董事长陪着老夫人从国外回来,秘书办的人当然是都
想去接的。可是王主任单单让自己陪她一起去接,她兴奋的当时手都有点抖,她
感到了自己在董事长办公室的出头之日到了,他想今天董事长也许会多看自己一
眼呢!
  她自打进了秘书办以后,没有结交过一个男友,没有在谈过一次恋爱,曾经
发誓要守身如玉的等着他来开发自己的处女地,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自己一
直都在他的眼前晃悠,他居然没有一次正眼看过自己,弄得董崴已经没有一点自
信了,现在已经三十岁了,如果在这样下去,她不疯了才怪呢!
  在来的路上,她还在心里感谢那群喜鹊呢,可当她来到机场以后,发现她的
信心又一次倍受打击,在候机大厅了等待董事长的这些美女各个都是姹紫嫣红,
就不要说秘书办的王主任那样的惊为天人的美女了,就连躲在一边领着一个小男
孩在玩耍的吴琼也是沉鱼落雁啊!
  还有那个美女市长,处处流露这高贵雍容,可是每次听到她们谈到董事长的
时候,董崴都能感觉到她们对董事长的情意决不是一般的感情,从哪极力掩饰下
流露出来的表情也只有女人才能感受到,董崴现在明白了自己爱上董事长是一条
多么艰辛的道路了。
  我走过去趴在妈妈的耳边征求她的意见,看看她想住在那儿。可是,也许我
趴的离她的耳唇太近的缘故,妈妈一下自脸红了,就连呼吸也有点急促。这种表
现让我心中一荡,因为这一个多月里妈妈的这种表现都是发生在我们做爱的序曲
里,每次妈妈都会好像感受到了儿子在自己体内插弄哪样使劲的叫床,让我都有
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妈妈还是很快意识到了自己这是在机场的大厅里,她很快的平静了下来,
说:“儿子,我们去知坊镇吧?”
  在场说有的女人都惊呆了,和我有关系的女人好像都知道那个地方,可是像
是钟心荷,还有小姨她们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而且她们也在刻意的回避那个地
方,尤其是像小姨和钟心荷。
  今天我和妈妈从欧洲回来的第一天妈妈就对我说要去知坊镇,这不仅让在场
的女人刚到惊讶,更让我在心理上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着实吃了一惊:“妈妈,
你是说去知坊镇?”
  “我的好儿子,今天怎么呢?耳朵怎么有点不好使了?妈妈是说的想去知坊
镇,我真的好像去拜访李馨姐姐,她给我养育了这个优秀的儿子,而且为了我的
腿,带着我几乎跑遍了正是欧洲,你说我能不去谢谢她嘛?”
  “妈妈,你的身体能顶得住嘛?还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呢?”
  “妈妈没事儿,这一段时间呢有儿子的守护,妈妈不知道有多么滋润呢!”
妈妈说完了这句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娇嫩的脸上飞起了一抹红霞。在场
的好多人并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可是我心理很清楚妈妈想到了什么,这时候我暧
昧的看了妈妈一眼,正好遇到妈妈向我瞟过来的眼神,这样的眼神相交,使得我
和妈妈都是心头一荡。我又一次看到了妈妈小女人的一面,看到妈妈对我慢慢产
生的那种女人对男人的依恋和爱情,我的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的感觉。
  “好吧,我们去知坊镇,我也想回去向馨姐认错,请求她的原谅!王主任,
钟市长,你们也去嘛?”上了车以后,我看着环坐在我周围的女人们,突然想要
捉弄她们一下,就对着那两个心情最矛盾复杂的女人说道。妈妈看看我,又看看
钟心荷,眼中露出了笑意。
  “哦~!不是回市区嘛?你的车好,我搭坐一下不行嘛?”钟心荷噘着嘴,
用眼瞪我,表示自己的不满。
  “老同学,不要和孩子一样,他是小辈!”妈妈本来也想帮着儿子逗钟心荷,
可是不知道怎么她一下子脸红了!好在妈妈的这些表现没有被已经大窘的钟心荷
看见。
  一路上女人们在一起说笑,好不快活,不知不觉的车子已经在知坊镇的高速
口下路了。妈妈也许是累了,这时候好像显得有点困乏,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在下高速的第一个转弯处,有一个不大的坎。司机由于对这个地方不是很熟,
他没有减速,开过去时后排颠簸了一下。妈妈突然的一下尖叫起来:“小远,儿
子,妈好疼啊!”
  车上的人看见妈妈睡了,都已经安静下来了,被妈妈这么一叫,都吓了一跳,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纷纷醒来探问。
  “妈,你怎么了?”我一把将妈妈抱在怀里,细心探问。妈妈在我的怀里,
安静了不少,但是痛苦的表情没有丝毫缓解。
  “儿子,妈的腰突然感觉像是针扎似的!”
  “那里?”我一把想揭开妈妈的衣服看去,可是突然我有想到了什么,用眼
睛找小姨,这时候小姨已经围在我的边上,关心的看着姐姐,她发现我在找她,
就赶紧凑过来检查姐姐的伤势。可是从外表上没有一点的问题。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妈妈指的那个地方不是就在她原来的老伤的地方嘛?这一
次在瑞士不是已经诊断完全失去了治愈的希望了嘛?那次诊断也成了我犯下了哪
样的“错误”根由。可是为什么妈妈又突然说那个地方疼呢?那个地方她不应该
有感觉的?我的第一感觉疼痛不是因为颠簸,也许是妈妈的病情有了新的发展?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