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李老李和小李】--17(天灾人祸小李入院)

            十七天灾人祸小李入院
  小李这天在家里吃完午饭,忽然想起应该到大姨朱玉的服装店去选身衣服,
顺便在大姨肥美的身体里放一炮。
  决定后,小李立刻出门,骑上他的雅马哈摩托,向大姨家的服装店开去,2
0分钟后,小李到了服装店,先看见了二爷家的大堂婶唐玉芝。
  唐玉芝也看见了小李,热情的和小李打招呼。本来小李和这个大堂婶不怎么
相熟,但小李自从操了44岁的大姨朱玉和43岁的三堂姑李雅晴后,一下子对
40多岁的女人有了兴趣,就一面和大堂婶说着话,一面用色咪咪的眼睛打量着
大堂婶。
  唐玉芝是老李二哥大儿子李建军的老婆,也是因为大李的介绍来这里做工的。
她只顾和小李不停的说话,却没有注意到这个堂侄对她的特别兴趣。
  唐玉芝虽然42岁,但还有几分姿色,除了脸上眼角几条细细的皱纹外,身
材很标准,因为在服装店工作,穿着大胆而单薄,连乳罩和内裤的边缘都能看到,
乳房被乳罩高高的托起,乳头将衣服都顶的凸起了小拇指般大小的一块。这多少
解决了小李的眼馋。
  两个人正说着,朱玉从换衣室里走出来,一看到外甥小李来了,想到前几天
在妹妹家里被外甥大操一顿的事,不禁脸上一红。
  [大姨,我来选身衣服,有没有什么新款式给外甥介绍一下。]小李说的时
候,色眼已经把大姨朱玉全身扫描了一遍,尤其在那肥大的乳房上,刻意的停留
了一下,好让大姨能感觉到。
  有唐玉芝在,朱玉被外甥看得浑身不自在,急忙说:[云龙,到这边来,看
看这几见你中意不?]小李也觉得有大堂婶在,不应该太放肆,就正经起来,跟
在大姨的后面,来到角落里。小李随便的选了一件衬衫和裤子,让大姨陪着进换
衣室。朱玉很担心外甥到了换衣室里会对她使坏,但一想到正是来例假,就陪着
进了换衣室。
  小李在大姨面前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把衣服试穿了一下,都很合身,就脱了
下来,要大姨包起来。
  几分钟里,小李绝口没提那天的事情,让朱玉终于放下心来,觉得外甥那天
也是受到她和妹夫大李的刺激,一时兴起,将她操了,现在看来,外甥对她这肥
胖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可是,在她转身包衣服的时候,突然被外甥从后面抱住,两只手准确的握住
她的肥大的乳房。朱玉低声呼叫着,要拉开外甥的手。
  [大姨,让外甥再操一回你的肥屄吧。]小李在大姨朱玉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不行,说好了就弄那一次的。]朱玉在外甥的怀里挣扎着。
  [操一次也是操了,和两次有什么分别。]小李用力揉捏大姨的肥乳,肆无
忌惮的把鸡巴在大姨的肥腚上摩擦。
  [大姨今天是例假,不能操的。]朱玉用充分的理由再次拒绝外甥的无理要
求。
  小李不信,以为是大姨在搪塞,身手拉起朱玉的裙子,往朱玉的裆里一摸,
真的摸到了厚厚的卫生巾。小李很是泄气,放开了大姨。
  [大姨都44岁了,怎么还来月经啊。]朱玉急忙闪到一边,松了口气说:
[我怎么知道。]接着说:[云龙你也真是的,年轻轻的,又不是没有漂亮的女
孩让你操,怎么就想操大姨这么又老又胖的女人呢!][谁叫你是我的大姨啊,
操自己的大姨实在过瘾。]朱玉一听外甥喜欢操她的原因,忙说:[死小子,原
来你喜欢乱伦啊。][是又怎么样,难道大姨不觉得被自己的外甥操,滋味很特
别吗?]朱玉被外甥这么一问,又想起外甥那粗大的鸡巴操她的情形,屄眼竟忍
不住一阵瘙痒,自己也觉得被外甥操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特别个屁,大姨的屁眼被你操得疼了好几天,你也真狠心,你的鸡巴那么
粗大,竟硬是塞进大姨的屁眼里。][那是第一次吗,以后外甥多给你操几次,
大姨你就知道操屁眼的乐趣了。][你别做梦了,大姨的屁眼再也不会让你操了。
]这时候,小李已经起了欲望,但大姨的屄又不能操,憋得难受,就不在和大姨
豆嘴,将内裤拉下一些,掏出勃起的20多厘米的大鸡巴,靠近大姨朱玉说:[
大姨不让操屁眼,那就不操了,不过今天大姨今天一定要用嘴把外甥的精液吸出
来,不然外甥难受死了。]朱玉知道外甥的脾气,要是不满足他,他是不会罢休
的,朱玉生气的骂小李:[小色鬼,大姨身上只要闲着一个眼儿,就就不会放过。
]小李嘿嘿一笑,知道大姨是答应了,就把大姨压到凳子上坐下,而他站着,粗
大的鸡巴高翘着,正好在大姨的面前。
  朱玉看着外甥的大鸡巴,无言地握住它慢慢地套弄着。不知是为了让外甥满
足,还是自己潜意识里也喜欢外甥年轻的身体,朱玉竟弄得很投入,另一只手还
在外甥结实的屁股上温柔的抚摩着,而且一点也不在意外甥那并不老实的手,直
接从领口伸进她的衣服里面,在她的肥乳上贪婪的揉搓抚摸。
  朱玉用手套弄了一阵,主动将坚挺的大鸡巴放入口中,慢慢的吮吸起来。
  朱玉不停的舔着外甥的大鸡巴,时而吮吸,时而来回的吞进吐出,小李则闭
目享受着大姨口交服务。
  朱玉因为肥胖,动作不是很灵活,而且吸了一会,就觉得嘴巴和脖子都发酸,
于是吐出外甥的鸡巴,双手捧着外甥的屁股,把外甥的睾丸含进嘴里,慢慢的吮
吸。
  小李觉得舔睾丸也很舒服,突然又想到肛门,就决定让大姨舔舔他的肛门。
于是小李将内裤脱掉,抬起一条腿蹬在凳子上,对大姨朱玉说:[大姨,舔一会
外甥的屁眼。]朱玉本来专心服务睾丸,听到这个要求,停下说:[屁眼那么埋
汰,怎么能舔。][上次我舔大姨的屁眼,都没有嫌大姨的屁眼埋汰。]小李不
高兴的说。
  [上次大姨刚洗完嘛,再说,是你主动要舔的,又不是大姨逼你的。][不
给你舔舒服了,你怎么会让我操屁眼啊,今天我来的时候也洗澡了,屁眼也很干
净的。]朱玉知道屁眼被舔是很舒服的,心想,就让这个死小子也舒服一下吧。
于是在外甥的鸡巴上亲了一下后,将舌头伸向外甥毛茸茸的屁眼,在屁眼上舔了
起来。
  一刹那,小李舒服的几乎叫了起来,[他妈的,让人舔屁眼这么过瘾啊,早
知道每次操屄时都应该舔一会。]朱玉不理会外甥说什么,认真的舔弄外甥的屁
眼,同时用手套弄外甥的大鸡巴。
  弄了一会,朱玉抬头问:[死小子,过瘾没有。][过瘾了,现在还是吸鸡
巴吧。]朱玉用含住鸡巴,这次她希望外甥快些出精,免得在换衣室里时间长了,
外面的唐玉芝会进来,于是她尽量快速的套弄,使外甥的鸡巴得到尽可能的刺激。
  感觉着龟头在口腔里的滑动,朱玉觉得自己的屄眼里一热,有东西流了出来,
她知道那不是经血,而是淫水。朱玉心里暗想,如果今天不是来月经,自己能不
能忍住不让外甥粗大的鸡巴操进屄眼里呢,真是难说。
  温热湿润的摩擦快感,让小李忍不住主动挺送起大鸡巴,在大姨流着口水的
嘴巴里操弄起来。
  朱玉感到外甥要把20多厘米大鸡巴试图往她的嘴里插得更身,只好尽量的
忍受着。
  但口腔的深度实在不够用,龟头每次都几乎插进她的喉咙,每一次顶入都使
她感到窒息和要呕吐的感觉。
  小李却觉得这样更过瘾,因为大姨每一次作呕,喉咙都收紧一次,紧紧箍一
下他的龟头,就象阴道痉挛一样,于是小李更用力的往大姨的喉咙里插。
  朱玉看到外甥20多厘米的大鸡巴,渐渐的竟然完全插入她的口中,她的嘴
唇几乎碰到了阴囊。
  小李越插越快,并发出射精前极度快感的吼叫。
  就在这紧要关头,朱玉听到外面传来丈夫刘易说话的声音。
  [朱玉呢。][在换衣室陪云龙试衣服呢。]是唐玉芝在回答。
  [哦,云龙来啦,我去看看。]刘易在外面说。
  里面的朱玉一听急了,用力去推外甥小李。小李一样想要与大姨分开,他也
知道这样的事情被姨夫看见是什么后果,可是,他已经感到第一波精液冲出身体,
他无法停止,而且还不由自主的按住大姨朱玉的脑袋。
  外面刘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换衣室的门已经被拉开,而小李,在不停的向
大姨朱玉流着口水的嘴巴里射精。朱玉挣扎着,但精液一滴也没有浪费,完全射
在她的口中,她下意识的做最后的努力,把浓浓的精液尽量吞咽,希望不要被丈
夫发现。
  但这已经是徒劳,刘易已经站在门口,换衣室里的一切情形完全进入他的眼
中。
  刘易一下子呆住了。他无法不呆住,他甚至无法想象,无法相信看到的一切,
一个20岁青年竟然把粗大的鸡巴插在他已经44岁的老婆的口中,而这个青年
还是他老婆的亲外甥。
  刘易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在小李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淫乱现场前。
  几分钟后,刘易才回过神来,大发雷霆,骂出了他活了46岁知道的所有难
听的话,而外面的唐玉芝,先是看见小李匆匆跑出去,然后听到刘易的大骂声,
也进了换衣室,没听几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想,朱玉姐也真是的,
胆子这么大,在换衣室就搞上了,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外甥。
  刘易不停的骂着,朱玉理亏,一言不发,只是不停的哭。
  唐玉芝想劝,但又不知道从何劝起,只好回到外面照顾生意,一面忍不住想,
朱玉姐还真有一手,别看40多了,人长的又胖,竟然能尝到20岁的年轻人的
鸡巴,而且还是她自己外甥的,要是自己也有一条年轻的鸡巴在屄眼里捅捅该多
好。想着想着,屄眼里竟湿了。
  再说小李一路逃了出来,骑上摩托飞快离去,心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心神一
恍惚,只觉得眼前一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小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小李直觉得浑身疼痛,尤其是
小腿,一看,小腿上打着石膏,知道自己一定是骨折了。
  小李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一些亲戚,都守护在病房里,见小李醒
了,都松了一口气。大李把事故的经过和小李说完,告诉儿子别担心,只是轻微
的骨折,等好了一点也不会流下残疾,还告诉儿子这里是爷爷老李才有资格住的
高干病房,堂姑父郑启是这里的主治医师,堂姑李雅梅是骨科的护士长,会得到
最好的治疗和照顾。
  小李听完,也放心了。
  等到晚上大家照顾小李吃完饭,妈妈朱欣提议大伙都回去,她留下照顾儿子。
  这时候李雅梅说:[高干病房有专门护士护理病人,嫂子你也回去休息吧。
]朱欣说:[护士是生人,我不放心,还是我护理好。]李雅梅说:[怎么没熟
人啊,曹露也在这里,我已经安排她护理云龙了。]曹露是老李大哥的大儿子的
大儿媳妇,是小李的堂嫂子,都是李家的人。
  朱欣说:[曹露我到放心,只是云龙行动不便,要上厕所……]小李可不想
妈妈护理他,急忙说:[妈,我自己行啊,你就回去吧,要不让我雅晴堂姑来护
理我。]朱欣觉得李雅晴40多了,照顾儿子到是合适,也没有想儿子为什么会
叫李雅晴护理。大李心里却明白儿子,还好自己又把二堂姐李雅佩弄上手,要不
堂妹被儿子要了,一护理也不知道要多少天,自己的欲火可就没有随时发泄的人
选了。这时候老李还不知道孙子也和侄女有一腿,心想,这下完了,不知道要什
么时候才能在插侄女的屄眼了。
  小李是家里的宝贝,他的意见大伙只得同意。
  等李雅晴到了医院后,大伙陆续离开医院,只留下李雅晴照顾小李。同时大
李告诉堂妹李雅晴,白天不用去厂里上班了。
  傍晚的时候,小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直睡到半夜,一阵尿意使小李从
睡梦中撑醒,病房的灯已经关了,小李挣扎着转动身体,借着月光,看到另一张
床上躺着一个人。那是为病患护理者准备的床,和病床有些不同,小李知道床上
躺的是三堂姑。
  [堂姑,堂姑,……]小李连叫了几声。
  李雅晴和衣刚睡着,就被堂侄叫醒,急忙一边答应着一边起来开灯。
  等房间亮了起来,李雅晴走到堂侄的床边,小心的问道:[怎么了,云龙?
]小李想他的下身瞄了一眼说:[要撒尿。]李雅晴知道小李应该尽量呆在床上,
于是伸手到床下,拿起便器说:[就撒这里面吧。][好吧。]小李又努力的转
动身体,使身体侧到床边。李雅晴为小李掀开被子。
  因为腿上打着石膏,小李并没有穿病服,下身只有一条内裤遮羞,天气暖和,
上身也赤裸着,这到是省了脱裤子的麻烦。
  小李将屁股抬起一点点,李雅晴顺手把小李内裤褪下,使小李的鸡巴露了出
来。因为憋尿的缘故,鸡巴看上去处在半勃起状态。
  看到小李的鸡巴,李雅晴多少有些不自然。她不和小李的目光接触,用两跟
指头轻轻捏住鸡巴,对准了便器,说:[ 好了,尿吧。] 鸡巴被堂姑的手碰触,
小李想起那天和爸爸一起操堂姑的情景,立刻有些兴奋,觉得鸡巴又膨胀起来。
  这种情形下,小李虽然憋得慌,却有点尿不出来了。小李使了使劲,尿液一
股一股的从龟头射出来,象是射精一样。费了好大劲,终于算是尿完了。
  李雅晴将尿倒进卫生间,回来把便器放到床下,看见小李的鸡巴还在外面暴
露着,半认真半打趣说:[ 怎么还不收起枪来。] 小李笑着说:[ 一弹未发,枪
不是白拔了。] 李雅晴伸手要把小李的内裤提上,并说:[这么晚了,快睡吧。
]小李急忙伸手拦住说:[不,我要堂姑给我吸一会。][你看你的身体,还闹
什么啊。][不,我就要嘛,你看都硬成这样了。]小李执拗的要求。
  李雅晴一看,鸡巴果真已经十分坚硬,龟头都涨成了紫红色。李雅晴到不在
乎小李的要求,反正连屁眼都被弄过了,但她担心小李的身体。
  [等你身体再好一点的吧。]虽然嘴巴说是如此,可是李雅晴还是将堂侄的
鸡巴握住,手不停摩挲着,立刻,暗红色的龟头更加充血,挺直的肉茎还不停的
抖动着。
  [腿都折了还这么有精神头!]李雅晴心里不禁感叹。
  李雅晴凝视着堂侄的鸡巴的变化,用手上下的套动着。像是担心过于乾燥而
使阴茎受伤,吐了一些口水在其上方,持续的帮堂侄服务着。
  李雅晴抬头去看堂侄的脸,发现小李正兴奋的看着她。
  [死小子,真讨厌,别用你那好色的眼光盯我。]李雅晴红着脸,略带羞涩
的说。
  [我就是好色。]小李一边说,一边用右手环绕过堂姑的肩,猛然用力,将
堂姑的头压向裤裆的前方,[堂姑快来吧!用你的嘴给我吸。][死小子,对堂
姑这么粗鲁!]李雅晴埋怨说。
  [快一点啊,鸡巴都等不及了!]说话的同时,小李手已伸入蹲身于腿部的
堂姑的上衣中,将胸罩拉下至乳房的下方,姆指与食指紧捏著按红的乳头,上下
转动着,以舒缓鸡巴的兴奋。
  李雅晴无奈的白了堂侄一眼,伸过头,将龟头含入口中。口腔的温热立刻让
小李不禁呻吟了一声。
  虽说是有点被强迫,但是,李雅晴似乎对口交的恶感已经降低了,现在,她
觉得为小李大李老李服务,让他们在身体上的洞眼里发泄,就当是工作。
  象是受过相当专业训练一样,李雅晴的舌头先勾勒着堂侄龟头的棱部,左右
轻扰神经末梢的敏感线,再由龟头尾部向上轻舔至马眼处,然后将巨大的鸡巴尽
量没入口中。
  龟头在口中的进出,于头部上下摆上的同时,不时发出淫糜的啾啾声音。
  李雅晴也不时的抬起头用眯起的眼睛观察着小李,并加重了口部吸允的力量,
及努力的摇转头部想使堂侄尽快射精。
  [堂姑,你真会弄啊。]小李觉得很舒服,而说话的同时,小李握着堂姑的
手更是用力的揉搓松软的乳房。
  李雅晴用心而认真的舔弄堂侄的大鸡巴,充分的运用舌头,不断的舐着,不
仅是大鸡巴,就连鸡巴根部的精囊亦用心去舐。
  小李看着堂姑在自己跨下拚命服侍自己,感到非常满足和过瘾,他用另一只
手捧着堂姑的头颅,即使腿上打着石膏,还是忍不住用腰力将粗大的鸡巴深深的
贯入堂姑的口腔,大鸡巴的顶端,立刻顶到李雅晴的喉咙深处,喉咙受到刺激,
自然的抽搐蠕动,口腔黏膜的感触,令小李感到十分舒服,也令他更快的推送腰
身,尽情享用堂姑的唇舌。
  [哦……]
  李雅晴的经验告诉她,堂侄已经有了射精的感觉,便调整姿势,将右手支撑
在堂侄的腿部,以便使空间加大,头部上下摇动时,也将左手握在阴茎的根部跟
随移动。口中内部的肌肉,也模仿阴部达到快感的时紧时松。
  [再快点。]小李接近高潮,在堂姑的套弄下喊着。
  嘴巴已经无法再达到更快的吞吐速度,李雅晴只好改用手用力的套弄。
  [喔!手再快点!出……出来了,要射在你嘴里。]小李表示不满。
  李雅晴无奈,只好在小李射精的刹那,再次用口将整个鸡巴包住,像婴儿吸
奶般的用力吸着。
  [哦……好舒服。]小李一阵长长的吼叫,把精液射进李雅晴的口中。
  [把它吃掉。]小李要求。
  李雅晴照着堂侄开始萎缩的鸡巴拍了一巴掌,[咕隆]一声,把口中的精液
咽了下去,然后说:[死小子,这回满意了吧,那就快睡觉。]小李冲着堂姑嘿
嘿的笑几声,满足的闭上眼睛。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