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李老李和小李】--18(心痒难耐的护士长)

            十八心痒难耐的护士长
  第二天,上午九点,小李的主治医生,也就是小李的二堂姑父郑启,和二堂
姑李雅梅一起走进小李的病房,开始每天一次例行的察房工作,由于小李是他们
的亲戚,而且是在高级病房,所以郑启首先来看小李的病情,而且身为护士长的
妻子李雅梅也跟着一起来。
  这时候,李雅晴已经离开,在吃完早饭后,小李也将家人撵走,他不喜欢家
人一整天都陪着他。
  小李和二堂姑父郑启不是很熟,二人说了一些客套话,李雅梅身为堂姑,一
进来就柔声细语的向小李询问病况,极尽殷切之情。
  小李一边应答着,一边却注意起堂姑李雅梅,他不知道堂姑的具体年龄,但
觉得堂姑无论是身材还是脸庞,都十分好看。
  标准的鹅蛋脸,眼睛是有双眼皮的凤眼。鼻梁高挺,眉毛画出美丽的弧度。
嘴角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即使身穿白色的护士服,让小李也觉得艳丽的感觉胜
过文雅。尤其那下颚尖尖的,表现出特有的性感。
  小李的病情算是很轻的,几分钟后,郑启觉得没什么可询问的,安慰了一番,
就离开了。
  等丈夫走出去后,李雅梅才开始她作为护士的工作,端著药盘走到床边,将
盘子放在床边柜子上,然后从盘子里拿起温度计,甩了几下,弯腰放入小李口中。
  “你昨天体温有些高,看看有没有降下来。”李雅梅说着。
  “哦。”小李答应着,眼光却不看李雅梅的脸,而是也顺着堂姑低了下来。
  这样的角度,小李一下子看见了堂姑衣领内被黄色花边内衣所包裹的丰满乳
房。
  原来堂姑护士服里面只穿着内衣,那下面一定也是只穿着内裤了。小李想着,
下体的鸡巴随即反应,有冲血涨大的迹象,虽然盖了被子,但小李知道,要是真
勃起的话,一定会把被子支起来,于是小李拼命忍耐着,控制着。
  李雅梅拉过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而且身体一直前倾着,胳膊支在床
边,看着小李。李雅梅这是因为自己是长辈,而表示关心和亲近,但却不知道对
这个好色的堂侄所造成的刺激。
  小李想扭开自己的视线,但无法办到,堂姑那雪白的半个胸脯和深深的乳沟,
象具有魔力一样,吸引着他,他真想上去摸一下。
  “好了,可以拿出来了。”李雅梅从小李口中取出温度计,看了看又说:
“体温已经正常了,一会只打消炎药就可以了。“李雅梅又将温度计甩了几下,
放回盘子里。甩的时候,丰满的乳房跟着晃动着。
  小李的鸡巴无法控制的勃起,薄薄的被子立刻凸了起来。
  “妈的,我这是怎么了。”小李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李雅梅也发现了被子的变化,眼神闪烁了一下,拿着长辈的语气笑着说:
“怎么,早上还没有小便?“小李很尴尬,脸色一红,说:”已经去过了。”李
雅梅笑出声来,问:“那怎么还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啊。“小李当然不敢说
是受到她身体的刺激。
  “也许是药物的关系,现在很多药物里都有激素。”李雅梅为堂侄解释,心
里却忍不住估计着小李勃起的阴茎的尺寸。心里想,那东西一定不会小了。
  一般医生和护士的职业,因为经常接触人的身体,对人的身体十分了解,所
以对性也比较随便和开放,年龄越大,随便的程度越甚,李雅梅当然也是其中的
一个。
  小李发现堂姑一直在注意着被子的隆起处,有点不好意思,就用手去捂。
  李雅梅打趣说;“要不要把你的女朋友叫来啊。”小李说:“她到外地演出
去了。“”那看来要自己解决了,呵呵。“虽然是长辈,李雅梅一面打趣,一面
笑出声来。
  “我没有那习惯。”“那有没有替补的啊。”小李心想,到晚上自然有替补
了,口中却说:“哪里会有啊,我怎么有那能耐。“”很谦虚啊,你的那东西那
么大,哪个女人都会喜欢的,而且云龙还这么帅气,女孩子见了你还能挪动步?
“”那我现在也挪不动步啊,要我到哪里去泡!堂姑你就别取笑我了。“李雅梅
真想说,我不用你泡,却没敢说。她当然不敢说,首先她已经39岁了,虽然对
自己的身材容貌相当自信,但要吸引20岁的年轻人,她可没信心,而且她又是
小李的堂姑,也属于三代血亲内,怎么敢那么大胆。
  事情就是这么有意思,小李是因为被李雅梅的身体刺激,产生冲动,但李雅
梅不知道,而李雅梅也对小李的鸡巴产生冲动,但小李也不知道,否则,按小李
的性格,什么乱伦不乱伦的,一定会出言挑逗,向这个护士长堂姑求欢,而李雅
梅对性一向很随便,难保不会一拍即合。
  可惜(对这个色情小说,真的是太可惜了),二人都不知道对方心里的念头。
  李雅梅停止笑声,但说话的语气还是不太认真,“那么,你总不能一直这样
吧,一会会有护士进来给你打针的,要是被她们看到……”面对着成熟性感的堂
姑,小李突然大胆起来,“只要堂姑你出来这间病房,它自然就恢复原状了。”
李雅梅一时没明白堂侄的意思,“为什么堂姑出去你就……”话说了一半,李雅
梅一下子会意过来,用指头在小李的脑门狠狠的点了一下。
  “好啊,你这坏小子,竟敢对堂姑起歪念头。”李雅梅嘴里这样说,心里却
是一阵莫名其妙的高兴和兴奋。
  堂姑的态度让小李更加放肆,先是把嘴巴一咧,傻笑一阵,接着故做神秘的
对李雅梅说:“谁叫堂姑你这么漂亮了,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那事。“”还敢胡
说,我可是你的堂姑。“李雅梅想象长辈的样子训斥一下堂侄,但她的声音柔和
得却象是在挑逗。
  “可你也是女人啊,而且是十分好看的女人。”“贫嘴,堂姑都快四十多了,
还有什么好看可言。”嘴里这么说,李雅梅的心里却有点心花怒放,十分甜蜜。
  “那我不贫嘴了,但二堂姑你还是快出去吧,你要是一直待在这里,你的堂
侄会难受死的。”李雅梅本来已经站了起来,听小李这样一说,反而又坐回床边
的椅子,伸手在小李裸露在被子外的胸膛上抚摩,嘴里说;“真的是看见堂姑变
得这样啊。”小李被李雅梅摸的很舒服,觉得鸡巴又硬了几分,脸上故做埋怨的
说;“真的,堂姑你不知道你对男人多么有吸引力。”“你这么一说,那是堂姑
的不是了!那么这样吧,堂姑想想办法,帮你弄出来,然后你就不准埋怨堂姑了,
好不好。”李雅梅实在想见识见识那被子下面的家伙的尺寸,即使是自己的堂侄,
她也不顾了。
  小李做梦也没想到堂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高兴得直点头,一时竟不知道说
什么了。
  李雅梅大胆的伸手到被子里面,向堂侄的腿间移动,当手掌罩在突起的部位
时,心几乎跳了出来。李雅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让她的手停止颤抖。李雅梅
没有将堂侄的裤衩脱下,而是将裤衩往一边拉,把20多厘米硬挺的鸡巴从裤管
里掏出来。直接捏住粗大的鸡巴,可以感觉到鸡巴的跳动和温度,刺激更加强烈,
李雅梅本来想掀开被子,借机仔细看看这条让人疯狂的家伙,但她没有那么做,
她担心如果亲眼看到的话,她会控制不住自己。
  李雅梅的握住鸡巴,并用大拇指去碰触鸡巴眼,那里已经湿滑,知道堂侄已
经兴奋得分泌黏液。
  小李正在想这个护士长堂姑会怎样帮他出精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堂姑的手
在鸡巴上开始套弄的动作。
  “看你,都硬成这样了。”小李闭目享受,并不回答。他感到堂姑的动作十
分娴熟,无论是套弄的频率和握紧的力度,都恰倒好处,让身体的快感不断的上
升。这样享受了几分钟,小李不再满足堂姑为他打飞机,他睁开眼睛,求助的看
着堂姑。李雅梅知道堂侄的意思,但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但只是这样是出不来的。”确实,有很多男人仅仅靠打飞机是不能射精的,
尤其是没有手淫习惯的男人,李雅梅也是知道这点的,她在以前做护士的时候,
曾经碰到一些检查不孕的男人,让这些男人自己把精液弄出来很困难,在她等得
着急的时候,她会帮助这些男人,用手或者用嘴巴,当然,她也会得到一些好处。
  李雅梅很想采取进一步的刺激,淫浪的她很了解男人的身体,也知道如何让
男人更加舒服。但是,她有顾虑。很多男人是中看不中用,银样蜡枪头,她当然
喜欢那种强壮持久的男人,而眼前这个年轻帅气有着超大阴茎的男孩,却不知道
到了真格时是不是也像看着这么伟岸诱人。孩子毕竟是孩子,嘴巴也不见得牢靠,
万一是中看不中有,难保不会背上死不要脸勾引堂侄乱伦的丑名。
  李雅梅虽然快四十岁了,但绝对是个美人,身边也并不缺少男人,只要她愿
意,手指一勾,拜倒在她裙下送精送钱的有的是。小李的诱惑,无疑是她手中正
套弄的大号鸡巴。李雅梅一面手里忙着,一面心里想着,她已经有了主意。
  小李并不知道李雅梅心里瞬间的变化,依然是祈求的眼神,希望堂姑有让他
更舒服更过瘾的举动出现。
  但这时的李雅梅主意已定,立刻收敛了荡人的神情,就像正在做一件正常的
护理工作一样,很认真的套弄着。
  小李有些困惑,他搞不清楚堂姑为什么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但他不敢过
于造次,毕竟堂姑对他已经有了身体接触,这个良好的开端不能搞砸,以后再说
以后的,反正还要在医院住些日子,天天见面,机会还是很多的。
  李雅梅今天急于结束。堂侄的大鸡巴对她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再这么下去,
她真要忍不住掀开被子,一口含下去,仔细品味一番。她已经感到,自己的下体
已经有兴奋的浪水流出,弄湿了内裤。
  李雅梅向另一只手的手心吐了些口水,也伸进被子里,将小李的鸡巴由龟头
开始,向下全部弄湿,然后改为一只手套弄,一只手在龟头上摩擦。
  做爱时,人的口水永远是最现成的最廉价的也最适用的润滑剂,取之于身体,
用之于身体,绝无危害。
  这样专业的手交技术,是小李没有体验过的。整个阴茎被充分碰触,充分摩
擦,一种让小李打颤的麻痒,从阴茎像全身放射。
  妈的,原来用手也可以玩得这么爽,小李这样想着。
  李雅梅看在眼里,问道:“这样该能出来了吧?“小李并不想出精,这样的
快感很想多享受一会,但看到堂姑似乎希望他尽快出来,就嘴巴很甜的说:”要
是不射出来,那不辜负了堂姑的心意了。”李雅梅听了笑起来,说:“嘴巴倒是
中用,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也中用?“小李淫婬的说:”要是有了用武之地,
堂姑不就知道了!”“别贫嘴,快点,大白天的,要是有人进来看到就糟了。”
李雅梅说的同时,手上已经加快频率,她想一鼓作气,把堂侄拿下。快感增强,
小李有点意乱情迷,看到堂姑白花花的大腿,一把抓住,不停揉捏,精液已经呼
之欲出了。
  “爽!”小李只闷哼了一个字,把精液射在堂姑的掌心。
  清理赃物时,李雅梅还是忍着没有去看。最后,她轻轻的用收拍了下堂侄的
脑门,挺直腰,推开病房门,装作若无其事般的走了出去。而就在门关上的时候,
她用力的吸气,闻着手上精液的味道。
  而病房里的小李,疲倦中也琢磨着下一步的计划。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