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四章 娇痴不怕人猜

第四章 娇痴不怕人猜
  「肯定是那个臭不要脸的文又偷偷来家里了!可是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发出这
么恶心的声音?」我带着疑问把头悄悄的探出去,小馨在后面用力拉我的衣襟,
想要马上退出去。我用手抓起她的手,拉在怀里,弄得她也只好和我一起探出头
去。
  客厅里一如在楼下估计的没有开灯,只是电视在一亮一暗的播着什么节目,
声音已被关小。燕姐背对着门口蹲在文的身前,头一起一伏的上下运动着。而那
个臭不要脸的文大喇喇的靠坐在沙发上,双腿打的开开,两只脚勾回来放在燕姐
的臀侧,抬着头闭眼皱眉,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在我这角度看来,两个人的
穿戴都十分整齐,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文时不时发出的呻吟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哦~~轻点~ 」文的呻吟突然变成了略带痛苦的制止,他用手轻轻抵住燕姐
的头,看着她轻笑了一声:「呵呵,宝贝,别含的太紧,你的牙齿刮得我有点痛
了!」
  「讨厌,知道啦!人家不是第一次嘛!你这大流氓非逼着人家给你这么弄,
羞都羞死了,你还怕痛?」燕姐虽是嗔怪,却只是作势轻拍了两下文的腿,挪了
挪位置,就又俯下身去。
  燕姐新换的位置刚好给我和小馨露出一丝缝隙,文没有拉上的拉链、已经解
开的裤带还有挺挺的那里一并落入眼底。小馨本是只有一只手被我抓到手里,此
时另一只手却主动来拉我的手,变成了两只手紧紧的攥着我的手。她的半个身子
都探出了玄关,两只眼瞪得又圆又大,却紧紧的抿着嘴唇。我的心头也是狂跳,
第一次知道还能用嘴来含着那家伙。我红着脸瞪了小馨一眼,把她拉回来,自己
心里却忍不住琢磨:「怎的就一天没见,那家伙比昨天长大这么多?」
  小馨被我一拉,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讪讪的在我身后安分了一会,却又不自
觉地越来越向外靠去。我看得脸红心跳,想走开却挪不动腿,想留下多看却又不
好意思。正在两难间摇摆,却听得文的呻吟越来越大,还发出从嘴角吸气的嘶嘶
声,屁股一挺一挺的向上用力,和燕姐头部的摆动呈相反方向。
  燕姐感觉到文的变化,却没有顺着他的力活动,头部越来越向上抬,最后啵
的一声,小嘴离开了文的下体。
  「嗯~ 嗯??」文的声音变成了带着颤抖的疑问,喘息着抬头看着已经站起
身的燕姐:「怎么了?马上就要出来了!」
  「不怎么,就是让你也尝尝自己下面的味道,嘿嘿……」燕姐一边坏笑一边
扑上文的身体,用嘴去找文的嘴。文左右摇头躲避,却因为行动不便最终被燕姐
俘获,四片唇交缠在了一起。
  我看的呼吸急促,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身边的小馨一点一点的向我身上贴
了过来,双手改为抱着我的一条腿跪在我身边把头探出去,身上的火热沿着皮肤
传导过来,烫的我有些躁动。
  燕姐和文的热吻还在继续,而燕姐明显和刚才不太一样。她伸出手拉过文的
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又把文的另一只手带到自己的臀部。而文明显是一个
食髓知味的老手,不待燕姐吩咐,就或摸或揉的爱抚起来。燕姐的嘴不离开文,
身子却在文身子上扭动的像一条蛇。文每次揉捏的力道大了一点或者恶作剧似的
拍打的时候,燕姐就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似求饶又似诱惑的呻吟。文的那里随着燕
姐的呻吟一挺一挺的,像一条丑恶的准备攻击的毒蛇。
  小馨的身体越来越烫,整个人就像贴在了我腿上。我看的浑身发麻,又被她
抱着腿不能动弹,想往里活动一下,却不知怎么的踢到了小馨的腿。小馨以为我
让她靠里一点,于是跪着往里面蹭了蹭,谁知一只手却一下子碰到了我的下体。
我的下体从刚才开始就有了反应,此时被她的手一碰,不自觉地嘴里就嗯了一声。
而在我赶忙伸手捂住嘴的同时,燕姐离开了文的唇,长长的呻吟了一声,一下子
盖住了我的声音。
  「哦~~老公,我要~~」燕姐小声的在文的耳边呢喃,可这几个字却给了小馨
很大刺激。她在我下体处的手触着我的大腿内侧,一下一下的微微颤抖。我的下
体恰好被她的手指节回弯的地方一下一下的触碰,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下体扩散到
全身,让我忍不住双唇紧咬。我想继续这样的感觉,却感觉快要站立不住;想推
开小馨的手,心里又有点舍不得这感觉。
  我正在两难之间难以抉择,可燕姐却果决得多。她离开了文的耳朵,身子下
沉,扶着文双腿间怒张的巨龙就坐了下去。随着两个人同时发出的一声呻吟,文
的那里已经连根没入,只剩下下面大大的一坨东西在空气里颤巍巍晃动。
  燕姐没有急着动作,而是喘息着对文撒起娇来:「老公,人家第一次都给了
你,你可要对人家负责任~~」
  「嗯~~第一次?那昨天是谁被我弄的大声的叫救命,差点没用菜板撞破了墙
壁啊?」文用一种不是我想的说辞问出了我心中疑惑的话,听的我羞红了本就因
为小馨的手而变的发烫的脸。
  「讨厌,就知道欺负人家!」燕姐不依的给了文一下,然后嗤嗤笑着说:「
人家说的是第一次用嘴啦!你这大流氓就知道玩这种花样!再说,我的第一次难
道不是就在这沙发上给了你么?你这没良心的!怕妈妈发现,我连落红都没有留
下,现在想起来还是可惜……」
  「老婆,都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所有的事都听你的!」小文也
坐直了身子,捧着燕姐的脸、看着她深情的说:「我会爱你、保护你直到永远,
任何事情也不会让我们分开!哦~~~ 」
  「恩~~恩~ 我都知道」燕姐开始在文的身上缓慢的运动起来,幸福的话语里
夹杂着呻吟:「老公,我知道……嗯……知道再也碰不到你这么好的男人了……
哦……你不许动,我动……哦……我的第一次,是我……和你要求了三次你才拿
走的……哦……你知道你对我说要留到结婚那一晚我是多……我是多么高兴吗?
可是我想……哦……保留着它我就没办法更好的爱你……是我自愿的……现在,
你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老婆,我会永远爱你的……」
  「我也是!老公……哦……哦……爱我,用力爱我……啊……」
  文用一只手扶着燕姐的腰,另一只手在沙发上撑住身体,努力的上下活动起
来。燕姐开始的时候还能双腿用力,跪着撑在沙发上不给文施加重量,但随着文
动作越来越猛烈,只剩了喘息的份。她环着文的脖子,整个身体用力向后仰,长
发在空气中凌乱的飘散,叫得声音越来越响亮。
  我被眼前的景象和下体小馨的手刺激的就要站立不住,只能紧紧的闭着嘴、
用力的抓着玄关的格子强自忍耐。我挪开目光,想提示小馨把手拿开,却惊讶的
发现她跪在地上,咬着上唇角用另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胸部——和我下体的那只
手的频率一摸一样。
  可能是我转头时呼出的热烈的气息让小馨有所察觉,她抬头看了看我,马上
把两只手同时背到了身后,然后用怯怯的眼神偷瞄着我。
  燕姐和小文看上去到了最高潮的的时刻,两个人肉体相交的地方啪啪作响,
又是一次满身大汗。我没有了下体的刺激,一下子仿佛清醒了许多,于是拉了拉
小馨,两个人像刚进来时那样,悄悄退了出去。
  两个人各怀鬼胎,默默的回到了小区口,谁都没有说话。在刚才我坐着的位
置站好,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要是有其他人知道了,我饶不了你!」我觉得自
己该说点什么,又想起这毕竟是自己家的丑事,于是一时间声色俱厉。可话一出
口,看到瞪大了眼看着我的小馨,这才想起她是我的学姐,还是学生会里我的领
导,气势一下子又弱了下去:「可以吗,学姐?」
  小馨满脸的惊讶顿时化作娇笑,眼里射出我看不明白的眼神:「小琪,不必
这么客气的。其实,我倒喜欢你这个样子呢!嘻嘻……」
  「喜欢……」我念叨着这个词,有点走神。刚才看见那一幕的时候,好像和
昨天不太一样了,不仅仅是厌恶和反感,好像还有一些……
  「小琪,你怎么啦?我……我刚才就是随口说说,你别当真。」小馨见我有
些失神,脸上挂了不安和焦虑开口安慰我。
  「学姐,你比我年纪大一点,我想问你个事情……」我有点犹豫,不知道该
不该说。升上高一以后,班里的大部分人还都不太熟悉,知心朋友更是没有,只
有小馨是在初中时候就有接触的,而且文踩坏的那个奖杯就是她颁给我的。到了
高中,我俩又经常交换漫画看,此时此刻,她该算我在学校最亲近的人了,但是
这种事情和她说会不会太唐突呢?
  「小琪,想什么呢?」小馨见我半天没下文,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
  「恩……学姐」我咬咬牙下了决心,都是女生,而且她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应该没有问题:「你说如果一直都觉得一个人特别的讨厌,可是有一天你最亲近
的人给你讲了这个人的好多特别好的事情,然后告诉你没有比这个人还好的人了。
紧接着呢,嗯……就是第二天开始吧,你总是不自觉地想起这个人和这个人的事
情,拿身边的人和这个人比,持续了一整天。然后,然后……好像还真的是比不
过这个人,然后看见这个人就想,就想……你说这是不是……是不是喜欢这个人
呢?你听懂了吗?」
  听完我语无伦次的问话小馨没有说话,只是叉着手静静地看着我。一阵微风
拂过,吹动她的发梢和衣角,配上她脸上突然泛起的笑容,看上去说不出的甜美。
她微笑着叹了口气,抿着嘴做了一个很可爱的歪头的动作:「我比你只大了两岁,
能多知道些什么呢?我自己怕是还懵懵懂懂的陷在里面呢!」
  「哦!」得到这个答案的我有些失望,只好自己低着头劝自己:「不会的,
才一天嘛,怎么会转变这么大?喜欢是要好久的吧?嗯,定是如此……」
  「那倒不是了」小馨听我自言自语,忍不住答了一句话,然后有意无意的扫
了我一眼,却飞快地转头看向遥远的天际:「喜欢,其实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在那一刻,心里有一根琴弦被莫名的拨动,又像是有人
在你的心湖投下一枚石子,激起一片涟漪。只是见到那个投石的人,就仿佛已经
拥有了一切,其他的一切都会想不起,也根本不会去问为什么会喜欢。」
  「学姐……」我看着她展露甜蜜和坚毅的侧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你有了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一个人的想法的时候,你其实已经不再喜
欢他了。所以,我只知道喜欢,却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小馨没有理我,自顾自
的用这句话做了个结尾,然后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轻掩檀口,偷偷瞄了我一眼,
红着脸低下头去。
  「学姐……」我拉了拉小馨的手,把头歪下去看她。
  「嗯?」小馨突然变得扭捏起来,声如蚊呐般应了一声。
  「我没太听明白你说的话」我憋了好久,终于把心中的不解说了出来:「你
说这些和我问你的问题什么关系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小馨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狠狠跺了跺脚,侧眼盯着我看。看
着我被她的神情弄得不知所措,终于无奈的摇头笑了:「呵呵,也没指望你能听
懂呢!」
  「那我……」
  「好啦好啦!」小馨打断我的话,拉起我的手笑着对我说:「也许,你说的
那个人没有在你心湖里扔石头,而是悄悄的滑进去一块生石灰吧!」
  「什么意思?好深奥啊!」我被她说的头晕脑胀。
  「你的心里起了化学反应啦!真不知道你初中化学怎么学的!」小馨虽然还
是笑着看我,可笑容里却明显带了一丝苦涩。
  「我将来是要学文科的,谁在乎化学怎么样啊!我要和燕姐一样,做得锦绣
文章!」我不屑的撇了撇嘴,一副趾高气昂,却突然想起自己这句话好像语带双
关,又低下头啐起唾沫来。
  小馨看着我的样子,也有点不明所以,于是纳闷的看着我。见我脸红,微微
一笑,眼里瞬间多了一份下定决心般的坚毅:「小琪,明天早点来我家,我有事
情要告诉你。」
  「哦?那现在说就是了嘛!」我今天算是彻底晕了。
  「不,明晚!」小馨斩钉截铁:「那我明天在家等你!」
  「好吧,神神秘秘的……」我自言自语的嘀咕,突然想起在自己包里放着的
漫画:「这个你先拿回去,明天去你家一起看,不然该被燕姐发现了。」
  「好,那我先走了,明天早点来」小馨接过漫画转身要走,却又像想起什么
似的回过身来:「我就不去你家里说了,明天我打电话到你家吧!掰掰……」
  我看着她满脸坏笑着跑走,心里暗恨但还是大声的喊她:「记住,不许说出
去!」
  「知道啦~~」小馨的身影越来越远,却还不断地回头看我。我看着她离去的
方向,心里乱糟糟的,一时无言。
  我正在发呆,一个身影在我身边很近的地方匆匆而过,吓了我一跳。我吃惊
的往旁边一躲,那人侧头说了句抱歉,又匆匆走远。我听出他的声音,不由得暗
恨顿生:「你这个死淫贼!偷了香就跑,算什么英雄好汉!」
  看着文的身影在小馨消失的地方消失,我突然觉察出刚才自己的话是如此矛
盾,噗嗤笑出声来,心里却不是太舒服。又站了片刻,这才怏怏地回家去。
  打开门看见燕姐刚从卫生间出来,身上只围了条浴巾,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我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心里不知怎么有些恼怒。抬手把书包扔到沙发上,然
后一屁股坐下:「就你一个人洗澡啊?动作还是蛮快的嘛!」
  燕姐的脸本就洗的红彤彤的,也看不出再有什么变化,但是心虚的语气还是
暴露出她内心的不安:「洗澡当然……当然一个人了,你说什么呢?你吃枪药啦?
学校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姐,姐替你收拾他!」
  「没有,就是今天背课文没背下来,被老师骂了一顿」燕姐的最后一句话把
我从诡异的邪路上拉了回来,心里充满了歉疚:「对不起,燕姐,我……」
  「傻孩子,你和我有什么对不起的,有什么事就说给姐听啊!」燕姐坐在我
身边把手搭在了我的手上。
  「嗯……」
  「说啊!」
  「我在屁股下捡到一条丁字裤……」
  「哎呀,拿来……」
  「就不给就不给,我要弄根竹竿挂到窗外去……」
  「死孩子,看我不打死你……」
  「救命啊!谋杀!」
  「哎呀,快把浴巾还给我……」
  「好大啊!哈哈……」
             ……………………
  第二天醒来,想起昨晚小馨电话来得及时,不但让我避开了燕姐的龙爪手,
而且今晚可以疯狂的玩一夜,于是心情大好。起床直奔学校、迟到、吃早餐、戏
弄高、背课文、放学、直奔小馨家。
  随着门铃声响,门缝里传出高跟鞋跑过来的声音。就在我整了整仪容,后悔
没有回家换身衣服的当口,门喀喇一声开了,屋子里的景象映入眼帘,让我目瞪
口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