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10)病房春色

  吴来也正不知所措时,“咔”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
  吴来扭转上身拉着被单就往自己身上一披,同时俯下身去,顶在那销魂的口
上的肉棒“噗嗤”一声竟然在林书瑶分神之际,整个龟头都没入了蜜穴之中。
  “啊~”肉棒的突然进入让林书瑶不禁惊叫一声,又忆及有人进来,连忙咬
住自己唇间,那副战战兢兢的摸样实在是令人怜爱。
  林书瑶的花径既潮湿又闷热,而且仍如处女般紧窄,像两手合拢般压榨着吴
来的肉棒,龟头像一个披荆斩棘的将军随着吴来的俯身,不断向前推进,不断向
前进攻,两片肉壁一层层地向后拨开,终于,龟头轻触在花心之上,“喔~”两
人不约而同地呻吟一声。
  正是肉壁岂是池中物,一遇龙头便化开。
  “咦?吴来,什么声音?”夏雨的问话伴随着脚步声慢慢接近。
  “瑶瑶,别出声。”吴来低下头去,在瑶瑶的耳边细如蚊呐般说。
  “嗯。”瑶瑶咬着嘴唇,微微点了下头,那一副动人的摸样又让吴来微微地
耸动了两下。
  吴来微转过头,夏雨穿着她那一身护士装正款款向床边走来。
  “没,没什么声音!我在做运动呢。”吴来双手撑在床的两边,做起了俯卧
撑,藉着向上撑之际,肉棒慢慢脱离瑶瑶的体内。
  瑶瑶隔着牙关,轻呼了一口气。
  当肉棒拉到龟头处时,吴来又藉着俯下之际,再次将肉棒整根埋进嫩穴之中
,看到瑶瑶想要闷哼,连忙数道:“九!”掩盖住瑶瑶的闷哼声。
  “你这家伙,还真是好动,现在病才刚刚好,就不怕伤口恶化。”夏雨有些
嗔怒地对吴来说。
  “我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闷在病房里,活动活动比较好。”吴来又开始向
上撑,“十!”
  夏雨看着吴来摇了摇头,在床位的椅子上坐下,交叠着两条美腿,“吴来,
想象咱们都很多年没见了。”
  “嗯,十一!确实很多年了,你还好么?十二!”
  “还好吧,嫁了一个很爱自己的老公,生活上也没啥困难的。”夏雨看着病
床上正在做运动的男人,声音有些飘渺。
  “十三!那就好,你还有事就去做吧,改天再越出来喝茶,十四!”吴来巴
不得她快点走人,可看她的意思好像是想跟自己聊家常,赶忙向她下了逐客令。
  “哼!”夏雨嘟着嘴,美目中闪过一丝幽怨,“这么久没见,你就巴不得我
走?”
  “十五!没,只是我做完运动就想休息了。十六!”
  “你呢?你最近怎么样?”
  病房中开始形成了这种诡异的局面,夏雨在向吴来聊着家长,而一米之遥的
吴来则藉着俯卧撑之际与瑶瑶进行着交合。
  瑶瑶在吴来的身下承受着他肉棒的进出,感觉并没有像当时那样痛,也没那
么可怕,更感到被肉棒摩擦到的地方有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产生了一种疑惑,
[难道男人的棒棒是不一样的?还是因为这是哥哥的棒棒?]但不管怎样,瑶瑶都
有点喜欢这种被填满的感觉。
  [哥哥不知喜不喜欢?]女孩总是多愁伤感的,看着来哥哥在与自己做爱时,
还能转回过头去与其他女人交谈,女孩儿有些害怕,突然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夜晚
,那个猥琐大叔所说的话。
  “嘿嘿,小娘皮,叔叔教教你怎样才能让男人更舒服。”
  “跟男人做爱时就要叫,男人才会更舒服。”
  “自己前后摆动屁股,然后说些调情的话来听。”
  想起自己当时重复着那个胖男所教的话时,能感到那个大叔确实是兴奋了起
来,在吴来俯下身时,瑶瑶涨红了脸,微微地挺动一下自己的屁股,一边迎合起
吴来,并轻轻地说:“大……大……大鸡巴哥哥……插……插我了……我喜欢大
鸡巴哥哥插我……”
  吴来既分神于与夏雨的交谈,大半注意力又集中在销魂口中的肉棒上,加之
林书瑶说的实在太小声,所以并未听清她说什么,只知道她有话说,所以在再次
俯身时,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好舒服……快……好粗……再来……大鸡巴
哥哥……好美……”像瑶瑶这么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突然冒出的淫声浪语登时吓
了吴来一跳,
  但随即一阵爽到心头里的感觉充斥了吴来的心,瑶瑶终于能从被强奸的阴影
中走出来了,同时涌出一股征服了美丽少女的自豪,肉棒竟凭空又胀大了几分,
吴来忍不住顶住瑶瑶的花径,抽插了几次。
  瑶瑶媚眼瞟了吴来一眼,用双手环抱住了吴来宽阔的背部,承受着巨大肉棒
的在自己的肉穴中驰骋,紧咬自己的下唇,生怕自己忘情地呻吟起来。
  “你知道赵军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么?”夏雨低头倒了杯茶,却没见吴来回应
,倒是有种奇怪的声音,忙竖起耳朵仔细倾听起来,“噗嗤噗嗤……”
  [这声音?好熟悉?好像是……]夏雨扭转过头去,正好看到被子在快速地起
伏,接着吴来的背部一阵隆起,而且有一件内裤从床单里滑落,掉在地上,她定
睛一看,那并不是男式的,而是一件小巧的女式卡通内裤,夏雨登时反应过来,
[这无赖,居然在病房里干这种事。]想到其中的妙处,不由满脸红透,连忙站起
身来,向吴来道了声别,出去了。
  夏雨临关门之际,从病房中竟然传出“大鸡巴哥哥……插……插我了……我
好喜欢……”的呻吟,她赶忙将门带上,左右看了看,幸好没人注意,心中暗啐
,[这么羞人的话也说得出口,什么大……大鸡……呸呸,这个女人还真骚!]
  吴来刚刚忘情地耸动起来,如今想想还真怕被夏雨窥视,此时听到关门的声
音,两人同时呼出了一口气。
  吴来看着身下犹如翡翠娃娃的林书瑶,想起刚刚对她有些略显粗暴,心中有
了一丝愧疚,双手穿过她贴在床上的背部,将她抱紧,感受着她小巧柔软的乳房
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一时间,两人都沉溺在这种温馨上,直到吴来感觉瑶瑶的翘
臀微微地上下动作,蜜穴更是一松一紧地夹着肉棒。
  “哥哥,有点痒。”瑶瑶看到吴来诧异地盯着自己,从俏丽的粉红脸靥上的
樱桃小口中挤出了这么一句。
  吴来抽出了在瑶瑶身下的手,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我的小公主忍不住了
?”
  瑶瑶眼神中出现一丝暗淡,但很快就化为羞涩:“坏哥哥,不准你这么说人
家,都怪你!”
  “是是是,都怪哥哥我,哥哥我最不好了,”吴来装作无奈地道,接着又调
笑起瑶瑶,“那,小公主你还要不要?”
  瑶瑶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瘙痒,微低下头想了想,“哥哥,帮我。”
  吴来一手抚弄着瑶瑶小巧乳房上的那颗诱人的樱桃,一手捏了捏她的小琼鼻
,看着她这副诱人的摸样,忍不住再次调笑道:“帮你?帮你什么?”但看着瑶
瑶眼神中又有些暗淡,吴来明白自己可能又触碰到那些不堪的回忆,未等瑶瑶回
答,赶忙挺动下身再次动作起来。
  对于这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的小宝贝,吴来这次并没有像刚
刚那样忍不住地狂情纵欲,而是缓慢地在她体内抽插。
  那种如虫蚁爬行,既舒服又有些难过的酥麻感又再次在身体上出现,但吴来
这种缓慢抽插又如隔靴搔痒一样,不仅不能将体内的瘙痒制止住,反而随着抽插
越来越痒,林书瑶灵珑小巧的身姿忍不住如柳枝般的扭动起来,迎合着吴来的抽
插,有种别样的风情。
  “喔……大鸡巴哥哥……插……插深点……再用力点……”
  听着身下美少女的请求,吴来又开始情动起来,全然忘却了刚刚的想法,双
手拉住林书瑶的腿,让她盘在自己的腰间,腰部一阵动力,“啪啪啪……”的声
音响彻了病房。
  随着吴来进攻号角的吹响,瑶瑶秀眸已如一汪春水,微微张开小嘴,从嘴中
冒出了一阵淫声浪语:“喔……大鸡巴哥哥……好粗……好长……好舒服……唔
……”
  病床“咯吱咯吱……”地摇动声、肉棒在蜜穴中挺进挺出的“噗嗤噗嗤……
”声、耻骨与大腿根部撞击的“啪啪……”声、从瑶瑶小嘴中冒出的呻吟声、吴
来奋力运动的喘息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真是声声入耳。
  在这种情况下,吴来前所未有的激动起来,也不管什么九浅一深之类的技巧
,每次都是全力抽出又全力插入,直插的瑶瑶秀发凌乱,口中已经无法呼出完整
的句子,如同无病呻吟般的“噢……喔……啊……”
  突然,瑶瑶秀眸如莹光般流转,玉颈则高高昂起,小巧的酥胸向上抬起,整
个人就如同一座拱桥,感受到自己体内如同要尿尿般有股欲要喷薄而出的欲望,
“有东西……有东西要……出来了……噢……上天了……好美……”
  一股激流喷射在吴来的马眼上,他再也忍不住了,深深地顶在瑶瑶的花心上
,一股阳精也喷射而出,在花心处两股液体交织在一起。
  “噢……”随着精液的射入,瑶瑶又再次全身痉挛一下,接着两人带着急促
的呼吸拥抱在了一起,静静地享受着性爱后的满足。
  吴来将瑶瑶翻过身来,让她的脸躺在自己的胸膛上,而瑶瑶则伸出自己的纤
纤细指
  在吴来的奶头上划着圈圈。
  “哥哥,你会一直都这么对我好么?”瑶瑶抬起头来看着吴来的眼睛问道。
  吴来伸出手刮了她小巧的鼻子,也看着她的眼睛答道“傻丫头,我当然会一
直对你好~”
  “可是……哥哥,你老……婆呢?”瑶瑶有些泫然欲泣,断断续续地继续问
道。
  “我们早就分居了,”吴来用力抱紧瑶瑶,让她柔软的身子紧紧地贴在自己
身上,“以后我会娶你的。”
  瑶瑶芳心一喜,开开心心地与吴来聊起了结婚时要怎请多少人,要穿婚纱,
要用西式的典礼,完全陷入了对美好未来的幻想中。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瑶瑶觉得自己还没怎么聊呢,已经九点多了,
吴来的肚子也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瑶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接着像个小妻子般将保温瓶中的稀饭喂给吴来吃
,最后才在依依不舍地眼神中离开了病房,回去学校。
  夏雨看着林书瑶走出医院,看着她的背影,不禁闪过一丝疑惑,[吴来的老
婆就是她么?怎么看起来那么小?而且很像林明的小妹妹?]
  吴来躺在床上思索着自己到底要用怎样的态度对待瑶瑶、妻子、林明和秦如
烟,想着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想
着想着,吴来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林书瑶回到学校宿舍后,宿舍里五个小女生立刻七嘴八舌地围住瑶瑶。
  “公主殿下,这两天不来上课,去哪了?”
  “跟王子玩的乐不思蜀了吧?”
  “嘻嘻,生日那晚玩的很开心吧,一定超级超级浪漫对吧?”
  瑶瑶听着她们的问话,心中暗暗垂泪,但又得装出笑脸来:“恩,很浪漫,
很开心。”
  “嘻嘻,说来听听。”
  “有些累了,不陪你们聊了。”瑶瑶说完倒在床上,闭目起来。
  五个女生见八卦的目标没了,嘻嘻哈哈又摆弄起自己的电脑。
  就在吴来跟遥遥怀着不同的心情进入梦乡时,远处一间密室里,一个女人双
腿大开着被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
  “嘿嘿,奴儿,此椅名为‘升降椅’,顾名思义它每一秒钟都会慢慢地往下
降,你再瞧瞧,椅子中间不是有个洞么?”说罢用手指从椅子下面的小洞穿了过
去,按在了女人的肉唇之上,女人颤抖了一下,男人又开始说道:“嘿嘿,而且
刚好就在你阴部下面。”
  “这次我们来玩个游戏,”说完点燃了一根蜡烛,看着女人惊恐的目光,“
嘿嘿,别怕,”将蜡烛放在了洞口下,“椅子每秒钟下降一点,十五分钟之后你
的阴部将与蜡烛接触,想想到时‘嗞’的一声,你的阴部将会被烧焦,哈哈。”
  “呜呜……不要……放过我……”女人向着男人求饶道。
  “嘿嘿,不想被烧焦的话,奴儿你就努力让自己出水吧,也许高潮后的淫水
就能浇灭这根蜡烛喔。呵呵!需要我帮忙的话,就得叫主人!开始吧”男人不管
女人的哭泣,伸手按住了一个按钮。
  “咯吱”,女人能感觉到椅子正一点一点地往下落,而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
,她完全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变态,伸出手来揉捏起自己的乳房,同时另一只
手伸到自己的胯下,食指与中指并拢插入自己的阴道扣挖起来。
  就这么努力了一会,淫水顺着手指的抽插流了下来,身下的蜡烛被淫水滴到
,发出“嗞嗞”的声音,墙面的影子有些晃动,女人心中一喜,但很快,影子又
不晃动了,似乎还烧得更欢了。
  随着椅子慢慢地往下降,女人能感觉到自己的阴部已经微微发热,有些灼热

  女人害怕了,更为疯狂地捉柔自己的乳房,大拇指左右拨开阴唇,寻找到隐
藏在肉唇中的樱桃,拇指颤颤抖抖地按捏了下去,同时无名指也跟着往阴部里塞
,三指进出的更快了,女人口中发出了“喔…喔…”的叫声,很快,在这样的攻
势下,女人浑身一阵颤抖,一股阴精倾泻而下,浇灌在蜡烛的火焰上,“嗞嗞嗞
嗞……”影子一片剧烈的晃动,接着明显的暗了下去,终于把它熄灭了,女人闭
着眼睛呼出了一口气。
  囖,女人有些疑惑,椅子怎么仍在往下降?同时身下又有些灼热感,挣开了
眼睛,发现底下有出现了亮光,登时惊了,怨恨地看了一眼在旁嘿嘿淫笑的男人
,继续起了刚才的动作,可是越急越想高潮,那高潮却迟迟来不了。
  终于,女人闻到了一丝烧焦味,明显已经快要灼烧到自己的阴部了,无奈地
向眼前的男人求饶道:“帮帮我。”
  男人看戏般看着女人,“嘿嘿,忘了我说的话了么?”
  “主……主……主人,帮帮我。”
  “嘿嘿,就让我来帮帮你这个贱奴!”男人说罢,淫笑着向她走去。
  —————–
  清晨,吴来从梦乡中醒来,虽然昨晚没有理清楚关系,也想不出用怎样的方
法面对,但总算能将瑶瑶从被强奸的阴影中拉回来,心情仍是十分舒畅,想起了
护士夏雨,一股想要作弄作弄她的想法充斥心头。
  按动高级病房的电铃,不一会,门外就“咔哒咔哒”的传来一阵高跟鞋的脚
步声,门被急急忙忙地推开了,夏雨满脸焦急的俏脸出现在了吴来面前。
  看着吴来那副轻轻松松的样子,夏雨凤眸微眯,投射出杀人的目光,好像在
说你不给个说法,这事就没完。
  吴来看着她焦急的样子,心中也有些感动,但作弄的心思更是坚定了,出言
道:“小雨,我要上厕所。”
  “哼,你自己不会去么?”说是这么说,但夏雨还是走过来搀扶住吴来,慢
慢向厕所走去,口中还嘟囔着:“昨晚还能那样运动,今天就连上个厕所也不行
了。”
  吴来只是想跟她开个玩笑,没想到她真的过来搀扶自己去厕所,看着她那副
认真的样子,此时吴来反而说不出不,只有让她搀着到了厕所。
  吴来站在马桶前,扭头看着身边的夏雨,夏雨也转头看着他,“你还不尿!”
  “手拿捏不住,要不你帮我?”
  (各位童鞋,谢谢收看此文,到底夏雨会不会帮吴来这个无理的请求?更多
精彩敬请期待下章!)
  *******************
  花絮——
  男人点燃蜡烛放在椅子下,淫笑着道:“椅子每秒钟下降一点,十五分钟之
后你的阴部将与蜡烛接触,想想到时‘嗞’的一声,你的阴部将会被烧焦,哈哈
。”
  “现在游戏开始。”男人按动了身边一个按钮。
  “啊!!!”椅子刷的一声落下去了,女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你骗人,还
说有十五分钟!”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