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七章 晚妆残 翠钿狼藉 泪痕凝面

          第七章 晚妆残 翠钿狼藉 泪痕凝面
  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黑点消失在远方,只剩下站
台上气喘吁吁的小馨和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的我。
  从站外广场到站台的距离不近,一路奔跑让小馨和我都有些喘不匀气。看着
远去的列车,我更是悲从中来,一下子差了气,坐在地上不敢动弹。
  「可恶,就差了一分钟!」小馨在一旁恨恨跺脚,而我的心却像是一下子少
了一块,肆无忌惮的泪水竟然渐渐地止住了。
  「小琪,没关系的……你,你没事吧?」小馨蹲下来安慰我,却发现我的的
泪已经没有了,只是坐在那里看着远处发呆,于是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小琪,你别吓我,说句话啊?」小馨见我对她无视,抓着我的胳膊摇晃起
来。
  我的心异常平静,但是它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而是一沉到底。我站起身平
复着呼吸,从盒子里拿出那封信,撕了个粉碎。从小馨的手中将盒子打翻在地上,
抬起脚想要把它踏个粉碎,却看到小馨那关切的眼睛。想起她为了这盒子准备了
一夜,心里舍不得,这脚便踩不下去了。
  小馨静悄悄的拾起盒子,挤出一丝笑容递到我的手里:「留着它。还有机会
的。」
  「不要机会了,我不要机会了!」我看着小馨,把盒子紧紧的抱在怀里:「
这是上天给我的警告,我不该动心的。他是燕姐的男朋友,我这么做本身就是个
错误。今天我如果真的说出来了,让燕姐怎么办?让他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
他虽然见过我一面,却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而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和他说过,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爱情?上天让我赶不上这趟火车,就是要告诉我这是
个错误,不应该继续的错误。」
  说到这里我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我抱着盒子转身就
跑,小馨伸出手,却没能拉住我。我只顾着向前奔跑,而她好像也没有追上来。
  我肿着眼睛回到学校,免不了被老师一顿臭骂。怏怏的回到座位上,高蹑手
蹑脚的凑了上来,却又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站住,脸上写满了关切。我侧过头,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这一眼却好像给了他勇气。
  高咬了咬牙,脸上显现出坚毅的表情,站在我身边俯下腰,把一只手搭在我
的肩膀上,温柔的问:「小琪,你怎么了?」
  我心里涌上一阵委屈,又想起平日里高对我的好,于是眼睛就模糊了起来。
紧咬着牙关,想把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憋回去,却终于忍不住转身抱住高的
腰,哭出声来。
  高那些狐朋狗友的起哄声迅速消失,班里一片寂静。我哭着哭着也意识到了
自己的失态,更是没有脸抬起头来,直到上课铃响起,才一把把高推开。擦着泪
抬头,却刚好看见门口正在转身的小馨。看着她的背影落寞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
里,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从此以后,高不再羞涩。在他的朋友圈子里,我已经成了她的女朋友。他对
我的关怀和呵护比以前更甚,好的甚至让我有些心烦。小馨每天都会来门口看我,
有时带些零食、有时带几本漫画、有时只是拉着我的手悄悄的说几句话。她再也
没提过那件事,也再没有邀请我去她家,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她还是那么关心我。
我怀疑她在毕业的时候决定留下来复读一年的决定,也是因为我才做出的。我不
知道这到底该算做友情,还是该算做爱情,只是感觉自己好像亏欠了她很多。
  自从那趟火车离开,燕姐和文一直没有回来过。我把自己埋进厚厚的书本里,
企图用繁琐的学习来清除脑子里文的影子,可每每事与愿违。高每次为我做些什
么事情,甚或每次和我说几句话,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拿脑海里的文和他对比,而
每次高都会一败涂地。这时,我的心情就会很差,对高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而小馨每次来看我,我的心情都会好上一阵子,对高也就笑语盈盈。高在我对他
态度的反差里艰难度日,但又好似乐在其中。每次我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心
里却又不由自主的把他想成文,心里也就跟着舒服了很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直到毕业聚餐的那一天。而那一天,也是燕姐和
文回来举行订婚仪式的日子。
  前一天晚上我踟蹰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小馨叫来参谋一下自己的穿着。
小馨听完我差点决定穿校服去的想法的时候,笑的直打跌。她挽着我去商场买了
几件衣服,却坚决不让我掏钱,然后在小区口和我道别。当晚,燕姐让我陪她一
起睡,我本以为自己会忍不住哭,或者会失眠。可事实是,燕姐还在兴奋的和我
说着话,我却已经睡去了。
  仪式在一个宾馆的大堂举行,亲朋好友,济济一堂。我独自站在角落里,就
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我心里有意识的想避开他,却又忍不住想去和他见一
面、真正的认识他。想自信的和他握握手,祝福他和燕姐白头到老,却又怕自己
忍不住流下泪来。
  心里乱作一团的时候,忽然听见燕姐叫我的名字。所有的人都顺着燕姐的目
光回头看我,我虽站在角落,却一下子变成了焦点。我知道避无可避,于是鼓起
勇气笑着走到牵着手的燕姐和他面前。
  我一边走,燕姐一边向他介绍我。我虽然不敢直直的望着他,但是偷偷一瞥
就发现他的眼光亮了起来。我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制式衬衫,下边是一条牛仔超
短裙,配上脚下的一双靴子,显得整个人很精神。衣物带来的胸前臀尖的紧绷感
让我知道自己的身材被衬托的很好,再加上自己精心打理的长发和淡淡的妆容,
连燕姐都有些惊呆了。
  燕姐介绍完毕,我尽量平静的和他握手问好。可当我接触到他那温暖的手心,
还是禁不住小鹿乱撞。我咬着唇鼓起勇气抬头想看看他,却发现他正在和燕姐相
视微笑。我的心一酸,别过头去,不争气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小琪,一会你聚会不是要先走吗?还赶不赶得及在这里吃过饭?」燕姐挽
着文的手臂微笑着问我:「要不然,我让他们先给你炒几个菜?」
  「不用了,燕姐,我去那边再吃吧!同学们都在等呢」我狠狠的咬住自己的
嘴唇,让疼痛代替伤感:「我弹首曲子送给你们好不好?祝你们永结……同心!」
  「好啊,上次听你弹琴还是你小时候……」
  我没有听燕姐说完就急匆匆的走到不远处的钢琴前,本来就要流出来的眼泪
在我的手触到钢琴的一刹那神奇的消失。用心感觉着这个从小就熟悉的老朋友,
就像是几年来一直默默支持我的小馨出现在身边。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快的把自己融入到一首曲子里,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
样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曲为心声。指尖流出的一个个音符像是将我的心化成一只只
蝴蝶;蝴蝶随着音符飘荡在空中,落入了琴台旁边的流水中;潺潺水声和音符缠
绕纠缠,拍打着琴台,散出点点水花;水花飞溅到空中打在我的身上,渗入我的
心,将所有的蝴蝶一只只吸引回来,随着曲子的结束,所有的蝴蝶合而为一,幻
化出我的心。在曲子的中段,我已经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直到忘却了自己。
我的世界里仿佛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了这《梦中的婚礼》。
  曲终,我被掌声惊醒。站起身胡乱整理了一下因为过于投入而有些散乱的头
发,羞红着脸下琴台拉了拉燕姐的手,然后低着头跑出人群。我一直想象的和文
的婚礼在曲子里结束了,对他的好感也该就此结束。我的心一下子跌倒谷底,就
这样一路哭着走到毕业聚会的饭店。
  高在门口站着,看我哭着来了,不由得大惊失色。他在我身边一直询问我怎
么了,弄得我本就极差的心情愈加烦躁。我大声吼了他一句,他讪讪的住了口。
他的狐朋狗友被我惊扰,纷纷探出头、继而围拢在他的身边。我自顾自的走进包
间,和同学打过招呼就闷闷的坐在那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些活跃的同学开始拿着酒在各个包间里乱串,气氛
一下子热烈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酒,更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多少,只是
默默然酒到杯干。直到模糊了双眼,直到抓不住酒杯,我还是想一杯一杯的喝下
去。我开始四处要酒,没有了喝的就开始大叫。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身边的人开
始给我倒酒递到我的手里。我就这样一杯杯的喝下去,直到眼睛再也睁不开,感
觉天一下子黑下去。
  不知多久后,我强撑着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眼前尽是杯盘狼藉。舔了舔嘴唇
的功夫,就有人把杯子凑到我的唇边,我也分不清是酒是水,张开嘴便喝了下去,
天又一次黑下来。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耳边是纷纷扰扰的告别声和低沉的哭
泣声,然后世界又安静下来。
  再次昏昏沉沉的强睁开眼睛,却感觉和没有睁开一样黑,耳边好似有冷冷的
风吹过,却又好像没有。自己好像靠在一个人怀里,很温暖很舒服。突然想到燕
姐此刻是不是就这样靠在文的怀里,于是微笑着哭了,却感觉不到自己脸上的眼
泪。好像听见有一个人在不远处叹气,却分不清到底是谁。
  突然,眼前亮了起来,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回到家,躺在了温暖的床
上。伸出手想在床头把每晚抱着睡觉的布娃娃拿过来,却怎么也控制不了手的动
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达成了目标,却发现床头并没有什么布娃娃,只有两个洁
白的枕头。正恍恍惚惚的纳闷,却感觉裙子正在被往下拉,尖叫了一声用手去打,
却只是无用的拍在床上。
  我一边挣扎一边努力睁大眼睛去看,只见文正对着我温暖的笑着。我迷迷瞪
瞪的愣怔,文笑着凑到我的眼前,一双手颤颤巍巍的开始解我的衣扣。我不知从
哪里来的力气,挺起身一下子把他抱进怀里,喃喃的说:「姐夫,你知道吗?我
喜欢你,你不要和燕姐在一起好不好?你和我,永远也不要分开!」
  只是感觉到怀里的文身躯一震,接着我又没有了意识。再次睁眼的时候,感
觉全身上下光溜溜的,而且好像都被擦拭过了,凉丝丝的舒服。自己的脚丫还在
热毛巾的包裹下,说不出的舒泰,不由得从鼻孔里发出一丝呻吟:「嗯~~姐夫~~
来啊」
  拿着热毛巾的那双手突然停下了动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笑,于是
就闭着眼笑了起来。忽然,高带着怒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你是不是和你
姐夫那个了?」
  「什么?你……你怎么在我家?」我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我说话,但是我的
唇舌好像不太听使唤。我费力的抓住被角,想要扯过来遮盖住自己的身体,可被
子却一下子被高夺走,远远的扔了出去。
  「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对我忽冷忽热了!原来你一直在耍我!」高愤怒的吼
叫,本来有些发白的面孔因为发怒而变得通红:「你姐夫哪里比我好?是不是就
是因为我没有上了你,所以在你心里我才比不过他?」
  「你胡说什么?我……我……」我的脑子一片混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
要躲避,可却使不上一点力气。
  「我把你视若珍宝,你为什么这么对我?」高像发狂一般大声吼叫,冲上来
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分开我的双腿,自己脱掉自己的衣服:「我爱你你知不知
道?是不是真的只有上了你之后,你才会喜欢我?你为什么要和他们说的一样?
你为什么也是一个贱女人?」
  「你混蛋!你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唔~~」我看见高的眼珠都已经发红,
心里禁不住害怕起来。酒劲清醒了大半,可身上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连喊救
命的声音都十分微弱。即便如此,我的嘴还是被高一把捂住。
  「唔~~唔~~」我摇头挣扎,却毫无作用。高红着眼睛,一只手捂着我的嘴,
另一只手把我的腿举起。我伸出手打他,却因为没有准头而多数落了空。
  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触碰到了一个火热的东西,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
可是我的动作软弱无力,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高的脸在我眼前渐渐变得狰狞起
来,我无能为力,只好流着泪怒视着他。他那团火热在我的下体蹭来蹭去,像是
故意在吓唬我,又像是根本找不到地方。看见我流泪的双眼,高的眼里闪过一丝
不舍。他喘息着看着我的眼睛,身体又在我身上僵持了一会,颓然坐倒,竟也默
默的留下泪来。
  我逃过一劫,趁着高低头赶忙在床上摸索,想要找到自己的衣服。侧头看过
去,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宾馆的标间里,所有的衣服都在另一张床上。我尝试着起
身,却总也不能成功,好不容易侧过身撑起了一点,却被一股大力推倒。
  我无力的瘫在床上,高那还带着泪水的脸变得铁青:「不!无论如何我都要
得到你,你就应该是我的女人!我的!我的!」
  高嘶吼着扑过来,带着酒气的嘴雨点般落在我的脸上和身上。我哭着打他,
可是他就像没有知觉一样继续他的行动。我感觉到今天自己在劫难逃,却还是不
愿意放弃最后一丝努力,随着我把他的肩膀挠出了几道血痕,我也又挨了他的一
个耳光。
  「救命~~救命~~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呜呜~~」我哭泣着恳求,可得到
的只是高沉重的喘息和那团火热奋力的攻击。
  「求求你!啊……好痛!!」我感觉自己的下体被一个又热又硬的物体滞涩
的顶了进去,下腹部和双股间像是挨了重重的一拳,整个身子像是被硬生生的拧
了起来。我忍不住一把抓住他的双臂,拧着眉咬着唇呻吟:「不要,求求你不要!」
  此时的高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牛,从鼻孔里喷出炽热的鼻息,对我的哀求充耳
不闻。他咬着牙吼了一声,同时把臀部用力的往前一送。
  「啊!!!」我痛得一声惨叫,差点没有晕过去,转瞬清醒过来却觉得下身
的滞涩感渐渐消失,只剩下那似乎充斥在四肢百骸中的疼痛和下体满满的鼓胀。
  「呜呜~~」在我的哭泣声中,高毫无怜惜的做着最原始的野兽般的动作。我
的眼泪似乎变成了他最好的催情剂,让他为之疯狂。我身体的疼痛感慢慢消退,
可心里的痛却越来越强烈,让我恨不得即刻死去。
  「啊~~啊~~啊……哦!!」没有几下,高发出一长串呻吟,整个身子软软的
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下体即没有疼痛也没有快感,只是一片麻木。我想推开
他,却毫无力气。半响,他的东西从我的下体缓缓滑出,让我忍不住咬着唇呻吟
了一声。高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倏地坐起。我也努力的把身子靠在床头上,把枕
头抱在胸前默默流泪。
  我哭着看了高一眼,发现他正一脸惊诧的看着眼前的床单。我盯着他的脸,
继而痛苦的闭上眼。我知道,那洁白的床单上让他怔怔看着的,是我最宝贵的落
红。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