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任我戴】(玖之章–约法三章)

玖之章 约法三章
  时间不大,酒宴摆下,我亲自给每人都满上了一杯酒。柳鸣蝉首先端起酒杯
说道:「少爷,既然小姐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你好好过日子,那我就祝愿你们举桉
齐眉,白头偕老!」说罢一仰脖,浮一大白,然后皓腕一翻,杯口朝下:「先干
为敬!」我连忙举杯:「柳小姐果然豪爽,那么我们也别落后了。」说完也一饮
而尽。
  凤来见状也举起酒杯道:「相公,鸣蝉迟早都是要入你戴家门的,怎么还叫
得如此生分?以后你也像我一样叫她鸣蝉吧。来,鸣蝉,我也预祝你跟相公将来
幸福美满!」说罢也一扬脖,干尽了杯中酒,然后直吐小舌头。鸣蝉脸微微一红
:「我怎敢与小姐争宠……日后少爷要是能不时地来看看我,鸣蝉也就心满意足
了。」
  凤来笑道:「他敢不去,我撵他去,要不然你揪着他的耳朵过去,我绝不阻
拦。」话音刚落她自己先咯咯地笑了起来,鸣蝉也掩嘴轻笑,凤眼斜觑着我。我
苦笑着摇摇头:「齐人之福原来也不是那么好享的……」凤来跟鸣蝉更是笑得花
枝乱颤。
  三人推杯换盏,又喝了数杯,鸣蝉粉面已泛起两朵红云,凤来更是连脖子都
红了。酒一喝多,话也跟着多了起来,鸣蝉吃了几口菜,便开口问我:「少爷,
按说你这样的大户人家,上门提亲的应该不少,你怎么一个也没看上?小时候家
里也没给你定亲吗?」
  我给凤来和鸣蝉每人碗里布了点菜,回答道:「提亲的人自是不少,可我眼
光偏高,一个也没看上。小时候家里也没给我定过亲,因为就我这么一个宝贝儿
子,爹娘也是挑来拣去的没个满意。不过我倒是有个青梅竹马。」
  说到这我却顿住了,停下来吃了几口菜,凤来急道:「你倒是快说呀,别吊
人家胃口!」鸣蝉也睁着一双美眸凝视着我。
  我这才缓缓说道:「我先给你们讲个故事:二十多年前,有个叫拓拔宏飞的
人,在北方鲜卑族建立的小朝廷为官。他对汉族文化非常着迷,精通汉文,于诗
词歌赋也有一定造诣。但由于他性格耿直,不畏强权,经常因为政治上的见解不
同而直颜犯上,终于得罪了鲜卑贵族,将他罢官,还要锁拿问罪,幸亏鲜卑大汗
素知其忠心耿耿,替他说话,免去了他的罪过。」
  「拓拔宏飞厌倦了鲜卑朝廷的黑暗腐朽,心灰意冷,再加上家里也没什么人
了,便变卖了全部家产,打算游历中原的明山秀水,感受一下他所崇拜的诗人们
当年面对壮丽河山吟出绝句的情境,待到路费用尽,便找个寺庙出家,长伴青灯
古佛了此残生。」
  「岂料当他来到南粤的丹霞山时,却不幸遭了强人,将他身上的财物洗劫一
空,万幸未伤他性命。原本就想出家的他遭此劫难,万念俱灰,更加坚定了剃去
三千烦恼丝,出家为僧的念头。身无分文的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整天,又饥又渴,
不得不放下尊严沿路乞讨,同时希望能够找到愿意收留他出家的寺庙。
  后来在一个村子行乞之时听一位老丈说起,离这不远有个寺庙,原名宝林寺,
现名南华禅寺。当年天竺名僧智药禅师来到曹溪,见此地山水奇秀,溪水甘甜,
赞叹道:「宛若西天宝林山也!若在此建梵刹,可名宝林!’ 建寺时果然起名宝
林。后又更名南华禅寺,当年闻名遐迩的六祖慧能也曾在此驻锡传灯三十余年,
后来虽在故乡新州国恩寺坐化,临去之前也执意要把金身存放在南华寺。
  「拓拔宏飞听罢心驰神往,又想到自己孑然一身,了无牵挂,于是便动了到
南华寺出家的心。顺着村人所指的方向又走了两天,才辗转来到名刹南华禅寺,
乞来的干粮已尽。僧人问明来意,通禀方丈。」
  「方丈倒是没有慢待他,留他住了几天,一日三顿斋饭伺候着,却绝口不提
为他剃度出家之事,他几次求见方丈都被拒之门外。直到第三天中午,方丈主动
前来找他,领他到寺门外的由苏东坡亲笔题名的「斋堂」让他饱餐了一斋饭,然
后对他说『你还有一段尘缘未了,尚不能遁入空门』,便为他指路,让他往韶州
方向走,却不给他干粮和盘缠。他百般苦求无果,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洒泪拜别方
丈,一边问路一边向韶州而来。」
  「好不容易走到韶州城内,又饿又累的他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一户大宅门
前。」说到这我口唇发干,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示意鸣蝉帮我满上,便在二人的
全神贯注的目光下继续说道:「宅子里的下人们发现了他,本欲将他轰走,却也
是他命不该绝,恰逢主母从庙里烧香回来,见他可怜,便收留了他,让他在家中
做些烧火扫地的粗活。」
  「他对主母感激不尽,本来就无处可去的他便安心住了下来。平日里除了做
事,便爱吟个诗赋个句,时不时还写几幅字,下人们都戏称他为拓拔先生。渐渐
的这事儿传到主母耳里,她也觉得好奇,下人里居然又这样的才子,便派人把他
叫来谈话。见他谈吐举止温文尔雅,气度不凡,说话条理清晰,便有几分欣赏,
觉得让他干粗活是埋没了。后来又让他写几个字看看,他提笔一挥而就,笔走龙
蛇,铁划银勾。一问之下才知道他的身世,原来是个鲜卑的落魄书生。正好家里
也缺个帐房先生,于是便让他管了帐。」
  「主母也是孀居之人,三十不到的年纪,红颜未老,见拓拔宏飞也是三十来
岁正当年,风度儒雅,为人正直,便渐渐起了爱慕之意,一日有意招他至卧房,
向他吐露爱意,并以身相许。从此拓拔宏飞便一跃成为这个宅院的男主人。」听
到这,凤来不禁插问了一句:「怎么你如此清楚,好象亲眼看见似的?」
  我端起酒杯又劝了她们一杯酒,然后吃了口菜压压酒劲,这才娓娓道出实情
:「那主母,就是我亲姨,我娘的亲姐姐。」此言一出,两人异口同声地「啊」
了一声,我在她们惊讶的眼光注视下继续往下说道:「我先前的姨父跟我姨成亲
没几年就染上恶疾,百般医治无效,苦苦撑了半年便抛下一片家业和我姨,撒手
人寰。我姨青春少艾,难耐寂寞,孀居数年后又遇上了拓拔宏飞这样的风流才子,
怎能不动心?」
  「跟拓拔成亲一年后,我姨诞下一女,起名拓拔妙影,也就是我青梅竹马的
表妹,自幼我俩便在一起玩耍,两家人也好得跟一家似的。她比我小三岁,比鸣
蝉小一岁,今年实岁应该是二十一。」
  听到这鸣蝉插言道:「那现在来往还是这样密切吗?」我摇了摇头,长叹一
声说道:「她十二岁那年,我姨因心绞痛而猝死,姨父拓拔宏飞也痛不欲生,守
在灵前几天几夜水米不肯沾牙,最后还是懂事儿的妙影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他才
肯吃饭。」
  「他变卖了全部家产,厚葬了我姨之后,来到我家见我爹娘,提出打算携妙
影离开韶州这片伤心地,回漠北的老家去。爹娘苦苦挽留,然而姨夫向来倔强固
执,哪里肯听?」
  数日后,一切齐备,姨父带着妙影,二人同乘一马离开了韶州。我至今仍清
楚地记得那天我随父母去送他们上路的情景。天阴沉沉的,跟我们的心情一样。
妙影坐在姨父怀中,一边走一边扭头看我,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却不
敢哭出来,只把个小嘴唇咬得渗出血丝。看得我心痛欲裂,但也无计可施,姨父
一向耿直倔强,决定了的事九条牛也扳不回,只好泪眼模煳地目送他们渐行渐远
……」
  说到这我也不知触动了自己的哪根情肠,眼泪扑漱漱地滴落下来。凤来听得
眼圈发红,见我落泪忙掏出手绢替我擦拭。鸣蝉也神色黯然,不住地叹气。我深
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强自笑道:「今天是高兴的日子,
怎么个个都哭起来了,来来来,继续喝酒!鸣蝉,我明天就去跟爹娘提提你的事
儿!」
  岂料鸣蝉一摆手:「不,先别急。」我正抿了一口酒,被她这话噎得一惊,
酒呛入喉,好一阵咳嗽。凤来也是一愣:「鸣蝉,为什么?」
  鸣蝉不紧不慢地说道:「要我嫁入戴家,我也不是不愿意,只是少爷你必须
先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强忍着喉咙火辣辣的疼,声音嘶
哑地问道:「什么条件?」
  她竖起一根指头:「一,刚才你说让我和小姐不分大小,都算做妻子,这一
点于情于理我都无法接受。于情,我毕竟跟小姐是主仆关系,主次必须分明,不
可逾越;于理,小姐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则是你纳的侧室,无论如何也不能
平起平坐。二,你刚刚新娶了小姐,我不能马上就给你做妾,那样别人会用什么
眼光看我们?是小姐魅力不够吸引不了你,还是你贪色无度,又或是我迫不及待
想要嫁入你戴家?那样我成什么人了?」
  听到这,我和凤来都不住点头,心中暗暗赞叹她心思缜密,虑事周全,同时
我在心里也暗暗骂了句:老子刚才说得这么煽情,这妮子也已听得动情,却没想
到居然还能保持如此冷静的头脑。见她顿住不说,我和凤来都急道:「第三呢?」
竟是异口同声。柳鸣蝉偷偷瞄了我一眼,未曾开口脸倒先红了:「我未正式成为
你的妾时,你不许……不许碰我!」
  我和凤来闻言俱是一愣,紧接着我大笑起来,柳鸣蝉窘道:「笑什么笑,你
不正式给我个名份,就别想碰我一根指头!」我止住笑声:「鸣蝉,我就算想动
你,可也得打得过你呀,大壮那样的都不灵了,何况我?好好好,你提的条件都
算合情合理,我全部答应!来来来,都举杯,今天高兴,咱们一醉方休!」
  这酒一直喝到深夜,凤来早就趴在桌上烂醉如泥了,我赶紧起身搀着她上床,
替她解去外衣,盖好薄毯,转身刚要走,就听她嘴里呢喃道:「相公……」我心
中一阵宽慰,梦话是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真实情感的,她做梦都在喊我名字,说明
心里有我。我俯下身温柔地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谁料刚起身却又听见她呢喃道:
「龙哥……」
  我顿时好像万丈高楼一脚蹬空,霎时从灵霄殿坠入了阎罗殿。她心里毕竟还
装着一个房子龙!闷闷不乐地回到桌边,也不管鸣蝉,自斟自饮地连喝了三杯,
便觉得脑袋开始发沉。鸣蝉也已不胜酒力,手托香腮,凤目低垂,竟似摇摇欲坠。
  我起身来到她身边,打算扶她回外间睡觉,然而站在她身前居高临下一看,
却正好将她丰满雪白的双乳看了个大半,两个浑圆坚挺的乳球正随着她的呼吸一
起一伏,中间夹着一道深深的沟壑,我怀疑我要是掉进去都能摔死。
  我咽了口唾沫,看看鸣蝉彷佛已经睡着,便仗着酒劲壮着胆子把手伸向那对
尤物,就在将将要碰到的时候,鸣蝉突然伸手掐住了我的腕子,冲我娇笑道:「
少爷,这才多久,就忘记我们的约法三章了?」我忙干咳两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鸣蝉,你误会了,我是想扶你回去睡觉……」
  鸣蝉眨了眨迷离的大眼睛,反问道:「是吗?」「当然,我哪敢对你非礼呀,
想起大壮受的伤,我到现在还心寒呢。」鸣蝉一笑松开手:「那你扶我回外间吧,
我腿也有点软了……」说罢轻舒玉臂到我眼前。我只好压住色心,捏住她的柔荑
将她拉起来。
  也许真是喝多了,她刚起身就一个趔趄,我急忙将她搂住,顿觉软玉温香入
怀,我身子都酥了半边,下体又开始不老实起来,我只好尽量把下身扭出去,避
免顶在她身上,到时说我轻薄于她,可能就免不了一顿胖揍。鸣蝉身段很好,该
丰满的地方就丰满,该苗条的地方就苗条,真个是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非
常惹火,俗话说酒后乱性,我现在美人在怀更是欲火焚身,要不是打不过她,我
可能早就把她按倒了。
  好不容易把她扶回外间床上躺下,衣服也不敢帮她脱,只拉过薄毯轻轻给她
盖上。原以为她睡了,没想到她倏地睁开双眼,倒把我吓了一跳,以为又有什么
地方冒犯了她,要挨打,正忐忑间,鸣蝉却微微一笑:「谢少爷……」然后闭目
睡去。我松了一口气,回到里间,见凤来早已呼吸沉稳,而我今天跟娘乱来也消
耗了不少体力,加上喝了这么多酒,一阵阵倦意袭来,便和衣上床躺在凤来身边,
时间不大便也沉沉睡去。

     ***    ***    ***    ***
  转眼房子龙接回来已经七天了。最初几天,他不肯吃药也水米不服,凤来便
每日前去陪伴他,陪他说话,劝他服药,陪了他两天他才肯吃点饭菜,药却是说
什么也不肯吃。
  这几天我也没空,爹来找过我,跟我说道:「茂儿啊,常言道成家立业成家
立业,如今你已成家,接下来就该立业了,收敛收敛你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吧,
从今天起你就跟着爹,学学生意上的事儿。你想啊,爹就你这么一个儿子,百年
之后这一大片的家业还不都是你的?难道你想不学无术坐吃山空?」
  虽然很想呆在家多陪陪两位美人,但爹的话也确实是很有道理,我辩无可辩,
只好很不情愿地每天跟着爹出入戴家名下的各个钱庄、绸缎庄、茶庄、当铺。
  这一日回家较早,我径直回到自己住的后院,见房子龙住的东厢房房门大开,
料想凤来定是在陪他说话,便踱步过去。脚尚未踏进门,就听凤来一声长长的叹
息,我不由得感到好奇,什么事让她如此烦恼?便驻足静听。
  只听得凤来幽幽说道:「龙哥,我们也许注定今世是有缘无份的,佛曰,一
切皆须随缘,不可强求,更不该想着如何去报复。如今你落到这步田地,我觉得
也是你咎由自取。」
  房子龙叹道:「唉……我明白,我打小就明白。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睚眦必报,
早晚有一天我会因为这个吃苦头。」凤来轻轻啜泣起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如今你已成这副模样,如果医不好,这辈子你就算毁了!」
  房子龙却岔开话题:「先不说这个,你现在已安心跟他过一辈子了吗?」「
唉……不然还能怎样?我已是残花败柳之身,还能去哪?况且你现在这个样子,
恐怕也要许多钱来医治。我娘虽收了一万两彩礼,但我恐怕她不会愿意拿钱出来
为你医治,即便退一步来说,她愿意拿钱出来,怕也是会坐吃山空!你这个病难
保不是个无底洞!」
  房子龙激动地说道:「那你就甘心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他出钱为我治病?!」
凤来幽幽地说道:「别把他说得那样坏,你之前……把我那里弄伤了,现在都没
好,他体贴我,一直没挨过我的身子。我不这样做的话,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还是说我带着你离开,你一辈子就这么行尸走肉般地在床上渡过?」房子龙语塞。
  「戴公子并不是我们原来想象中那样坏的人,他喜欢我,也并非过错。如今
难得他看在我的面子上肯收留你,拨出专人来照顾你,出钱替你医治,你还想奢
求什么?奢求我为你守身如玉?还是说,我为你守贞洁,抱着你一起去死?」
  听到这我的心一阵阵地紧缩,又酸又痛。凤来对我的感情并不单纯是喜欢,
还夹杂着其他许多复杂的因素,诸如倚靠我为她表哥治病、残花败柳之身难以再
嫁等等。
  凤来见房子龙不语,知道他已被说动,便继续劝道:「龙哥,你当前要务就
是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康复,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你不要烦躁。」
  趁着这个话缝,我一脚踏了进去,鼓掌笑道:「说得好,说得好。房兄,你
可不要辜负了凤来的一片好意,放心养病,钱我有的是,就怕你花不完!」房子
龙在床上躺了好些天,又水米不进,整个人都消受了许多,颧骨都突起老高,原
先英俊的形象荡然无存,不知道的一看还以为是个干巴老头。
  他听见我说的那番话,连忙回答道:「戴公子,之前实在是……对不住了,
我一时煳涂……」我似笑非笑道:「房兄,过去的事还提它做甚,如今你就好好
给我养病,尽快恢复起来是正理儿,别怕花钱,这几个钱,我戴某人还花得起!」
  房子龙连声道谢:「戴公子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要是有复原的那天,定为
公子做牛做马以报恩情于万一!」
  他是病煳涂了,可凤来却是聪明过人,听出我话中有刺,脸刷地一下变得苍
白苍白,忙出来打圆场:「龙哥,你要多休息,不要说太多话了。」说罢扯住我
的衣角:「相公,走罢……」
  我边往外走边回头道:「房兄,多保重,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跟着凤来回到自己住的西厢房,经过外间发现鸣蝉不在,也许又去练剑了吧,
那是她每日必做的功课。一进里间,我鞋也不脱便往床上一躺。凤来坐在桌边,
两手玩弄着衣角,几次欲言又止,良久才憋出一句话:「相公,你生气了?」
  我冷冷地说了句:「没有。」
  凤来叹息一声,轻轻地说道:「哎……我说了那样的话,你会生气也是应该
的……只是你不要把我当作那种为了钱就出卖自己肉体的人就好了。不错,我承
认,我说心甘情愿跟你过日子,确实多多少少是藏了一点私心,想依靠你替我表
哥出钱治病,但我对你也并非是一点情意也没有。那晚你温柔地帮我擦身时,我
感受到了你对我的感情是发自于肺腑的,而且之后我故意试探着说让你上来,你
没有那样做,我就更加确定你是真心实意地爱着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肉体。」
  听到这我「腾」地坐起身,逼视着她:「难道你就不怕我受不了扑上去?那
样你的伤不就更重了吗?」
  凤来惨然一笑:「我就是想冒险一试,看看你们男人是否都是只贪图自己快
乐而把女人当作泄欲道具。表哥为了寻找报复你的快感而把我当成了道具,真是
让我万念俱灰,我就在想:这个温柔地替我擦身的男人会不会也是为了泄欲而不
顾我的死活?如果你也是那种人,我当时肯定就会咬舌自尽。结果答桉让我很欣
慰,心想这也许真的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我听得一身冷汗,呆呆地望着她道:「真是太险了……」
  凤来站起身,轻移莲步款款走到床边坐下,美眸波光盈动,深情地注视着我
:「相公,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绝对是个正人君子,是我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我在她那双彷佛能穿透心灵的清彻明亮的眼睛注视下,感到一阵阵的心虚。
我是个跟自己亲生母亲做出乱伦丑事的人啊!算个鸟正人君子!我这些天都有意
躲着娘,好几次爹带着我忙完生意,都提出让我一起过老宅去陪他喝几盅,均被
我以各种理由推辞了。据二猴大壮所说,娘也来过几次,幸好我都跟爹出去了,
没碰上。不过她也没找戴福,只是问到我不在便离开了。
  一想起这件事,我的心就羞愧不已,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怨怪凤来?
有什么资格要她全心全意地爱着我这个肮脏之人?想到这我自失地一笑,心中对
凤来的埋怨烟消云散,伸手揽住了她的香肩,凤来便顺势倒入了我怀中。
  搂着她柔软的身躯,闻着她散发出来的诱人体香,我那忠于本能的小弟又再
次斗志昂扬起来,被亵裤裹得生疼,正想扭动一下臀部换换姿势,不料下身一紧,
竟然被凤来的小手捏住。她的小手隔着两层布料轻轻地揉捏着那敏感的龟头,阳
物被刺激得更加坚硬如铁,同时也给我带来更大的痛楚。
  凤来听见我粗重的呼吸,心知我已动情,便仰起头,几乎跟我脸贴着脸,呼
气如兰地轻声说道:「相公……你想我用手……还是……用嘴帮你弄出来?」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