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一卷 草原深处 1~4节

             第一卷  草原深处
              第一节  返乡
  车窗外一片漆黑,嘈杂的车厢里现在已经安静了下来。李平躺在卧铺上怎么
也睡不着。
  回家!?
  只要这个念头一跳出来,李平的心里,就空落落的。期待?兴奋?好象都不
是。
  总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在里边,就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他面朝墙翻了个身,用手抱住头想把这种
情绪抛开,赶快睡觉。
  李平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车箱里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哭闹声。他无奈的叹了
口气,坐了起来看了看。打闹的原来是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姐妹,其中的一个已经
哭了起来。
  李平上车后就一直在想心事,没注意她们是什么时候上来的。他看见两个小
家伙没有大人管,就把哭着小女孩抱了过来。「小东西,怎么哭了?」李平一边
问,一边给小家伙擦眼泪。
  还没等李平抱着的小女孩说话,另一个却对着他大声嚷了起来:「你放下我
姐姐!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你不知道女孩子是不能给人随便碰的?再说,我姐
姐也不是什么东西,她是我姐姐!」
  看着面前这个年龄只有八九岁却眼睛睁得比谁都大小家伙,李平真的不知道
该怎么办。
  「毛妮,你怎么和叔叔说话呢?快向叔叔道歉!」
  声音甜美中透着严肃。
  跟着,一双纤长的手,一边接过了李平手中的孩子,一边对着李平笑了笑。
  女人!
  更准确地说少妇!一头披肩的长发,一件白色的半大羽绒服,没有系扣。露
出里边红色的紧身毛衣。微挑起的眉头带着一丝宠溺的微笑,看着还没有擦干眼
泪的小姑娘。
  优雅而成熟。
  「没,没关系……」
  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味来的李平,现在又被惊艳给弄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直到那个冲着他喊叫的小姑娘从女人背后
探出头来,对着他做鬼脸时,李平才回过神来。看着他傻呆呆的样子,小姑娘又
嘟囔了一句「色鬼!」
  声音虽然很小,但也让李平尴尬不已。很温柔的给了小姑娘一个「爆栗」,
女人又冲着李平笑了笑。
  李平的心里又一颤。也跟着笑了笑,然后赶紧躺了去。
  「嘻嘻……」背后传来几个女人的笑声。
  过了一会儿,李平听见女人也休息了。可是两个双胞胎,却还没有睡觉的意
思,还在叽叽地说个不停。
  恍惚中,他听见两个小姑娘在轻轻的互相拍着小手说:「四大白。」
  「骑白马,赶白羊,糯米粽子,沾白糖。」
  「四大绿。」
  「青草地,西瓜皮。王八盖子,邮电局。」
  「四大软。」
  「女人的手,垂杨柳,小孩的JJ,黄瓜纽。」
  「嘘——你小声点!」……
  「四大黑。」
  「公检法,国地税,学校老师,黑社会。」
  李平的心中一动,自己复员以后想去的几个单位,就有这几个。怎么和黑社
会挂上了钩。带着一丝的不解,李平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一卷  草原深处
             第二节  小站
  清晨的阳光从车窗照进来,列车已经停在桑根达赉车站。
  桑根达赉是个很小的车站,但却是通往草原深处的门户。站在这里再向北,
就是李平的新家——锡林浩特。
  李平原来的家并不是在锡林浩特市,而是和与其同在锡林郭勒盟大草原上的
西乌珠穆沁旗,锡林浩特市是当地的首府。李平是从西乌旗应征入伍的,以前的
朋友,同学都在哪。可现在却要到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地方去生活,而且很有可能
是一辈子。李平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
  回家。
  这茫然而陌生的感觉,紧紧缠绕在李平的心里。
  李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这压抑的情绪从心中赶走,迎着凛凛的寒风走出
了车站。
  从这里到锡林浩特市,没有火车,要去只能坐长途客车。由于离发车时间还
早,李平便决定到车站边上的小饭店去吃饭。
  已经很久没有迟吃到家乡饭的李平,进了饭店后要了十张肉饼,两碗汆羊肉
和一小壶奶茶。要的由于李平进来的晚,刚下火车的旅客大部分已经吃完,坐在
那里边聊天边等车,所以李平要的东西很快就上来了。
  面对着金黄的肉饼,热气腾腾的汆羊肉,李平的食欲大动。从部队练就的吃
饭速度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风卷残云一般的突击,李平手中的筷子伸向了最
后一张饼。
  「嘻嘻……哈哈……」
  一阵笑声的传来,使李平抬起头来。
  满屋饶有兴趣和好奇的目光,加上三个笑做一团的大小女人,让李平的筷子
停在半空伸缩不定。定了定神,李平顶住压力,缓缓的将筷子伸向最后的阵地,
慢慢的把它放在碗里,等到大家的目光都转走,李平快速的的低下头,两口就吞
下了刚才尴尬。
  李平满意的抬起头,迎来的却是三个女人更加怪异的目光。三个女人对视了
一下,其中的一个小女人对另外的两个说到:「嘻嘻……叔叔不光是色鬼,还是
饿鬼吆。」
  李平:「汗!……」
  好想……
  在大女人爱抚的摸小女人的头的时候,李平赶紧将头转向窗子,尽管窗户上
结满窗花,什么也看不见。
  余光中,李平瞟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和三个女人说着什么。一会儿,
三个女人进里屋拿出几个包,看起来是要走了。
  李平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可心里又隐隐的象失去一点什么。
  李平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刚要喝,却发现有人站在跟前,李平一阵又惊又
……
            第一卷  草原深处
             第三节  顺车
                     
  看着身边一本正经的小脸,李平小心翼翼的问到:「嗯——」
  「你是?——你有什么事吗?」
  「我叫毛喃,是毛妮的姐姐。妈妈让我问你,你刚才——」
  随着毛喃的话一顿,李平的心也紧了一下。
  「不就是吃的快一点,也不用专门来问一下吧。」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是李
平总觉的脸上还是一阵阵发热。
  看着李平越来越有趣的表情,小姑娘再也绷不住了。
  「嘻嘻……哈……哈哈……你——太好玩了!哈哈……」
  我,好玩!?……看着眼前飞扬的笑脸,李平无语。
  突然,小姑娘又严肃起来。
  「嗯——我妈妈让我问你,你是不是去锡市,如果是,那一会儿有个顺车你
坐不坐?」说完,小姑娘定定的望着李平。
  正随着小姑娘的抑扬顿挫而心潮起伏的李平听闻后,说:「是……坐……我
……」
  「哈哈……」
  小姑娘一边笑,一边向外跑去。到了门口,小姑娘又回过身来:「你先喝茶
吧,一会儿我来叫你。」说完,对着李平拌了鬼脸,跑了出去。
  放松下来的李平端起了茶碗,慢慢的喝了起来。
  李平喝完茶,想着一会儿还要坐车走,便结了帐,拿起行李走出了饭馆。
  屋外,白雪飘飞,塞北凛冽的寒风扑面而来。满眼望去,一片银装素裹,那
辽阔的原野一望无际。李平的心也一下子开阔了起来!人生的境遇莫过于此,前
行,就是另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第一卷  草原深处
              第四节  雪夜
  李平从远处收回视线,那压抑在心底的感觉也随风飘散了。是啊,在草原广
阔的胸怀里什么都能包容!
  「不是说好来叫你的吗?怎么坐不要钱的车也不怕被冻着,你不会在屋里等
啊?」
  这声音象草原上的铃声——优美而清脆。
  语气嗔怪而带着一丝不意察觉的关心。
  同样优美的声音,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感受。李平转过身来,脸上荡起微
笑,用谢意的眼神迎向身后的女人。
  三个同样美丽的女人,只是有不同的表现。大的,象百合一样静静的开放,
令人沉醉。小的,宛如草原上飘飞的精灵,灵动而纯真。
  女人读懂了李平的眼神,便又对着他笑了笑:「车在那边,你还有别的东西
吗?没有的话就一起走吧。」
  「没有了,谢谢你们。那你们还有东西吗,我可以帮忙。」
  「我们的东西早就放在车上了,等你的话要到一百里以外喽。」
  「毛妮,不要和叔叔闹了。你去喊一下莫日根叔叔,可以走了。」
  顺车是一辆半新的北京吉普,司机就是早上和女人说话的那中年人,叫莫日
根。
  车上大小一共六个人,司机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前边,李平和大女人
在后排的两边,两个小女人坐在中间。
  虽然是冬天,但车上并不冷。李平解开了大衣的扣子,露出了里边的军装。
  上车后就一直不安生的两个小家伙,终于又找到了突破口,对着他上下的看
个不停。李平的心一下提了起来,不知道又有什么引起了这两个小家伙的注意。
两个小女人对视了一下,其中的一个问到:「你是当兵的?」
  「是呀,有什么不对吗?」
  「妈妈,叔叔在说谎!」
  「当兵的全都有领章和帽徽,你什么也没有,还说自己是当兵的?自己是啥
就是啥,穿了身假军装就说自己是军人,你以为我们什么也不懂吗?切!」
  「我?!」
  看着李平彻底被打败的脸,车上其他的人都大笑起来。
  「小伙子,刚复原吧?在哪儿当的兵?」
  莫日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下,问到。
  「是的,我刚复原。是在临汾矿区当的武警。」李平说完,『恶狠狠的』看
了看两个小家伙。
  两个小家伙先是一愣,然后把嘴一撇,一副谁叫你不先说清楚的样子。
  看到她俩神气的样子,大家又笑了起来。李平状似痛苦的摇摇头,也跟着笑
了起来。而母亲一边爱抚的摸着小家伙的头,一边给了李平一个歉意的眼神。随
后抿着嘴,强忍着笑意把头转向车窗外。
  车外,刚才还是零零星星的雪花,现在,已经满天飞舞了起来,天地一片苍
茫。
  不一会儿,风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呜呜的风,满卷的雪,蜿蜒如飘带的公路,让人不由得对这无边的草原,产
生深深的敬畏!
  风雪越来越大,公路也越来越难走,吉普车也慢了下来。终于,车身晃了几
下熄了火。莫日根嘴里嘟囔了一下,打开车门下去查看。
  李平跟着也下了车,一看是左侧的后车轮下了路基,车底盘被托住了,而莫
日根正在打开后箱找东西要往车轮底下垫。
  这时候,三个大小女人也下了车,站在边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李平看了看走到车前,用背靠住后箱,然后半蹲下用双手反抠住车底。「嗯
——」的闷吼了一声,猛的一用力,将车推上了路基。
  「啊……」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发出了惊叹的叫声。
  莫日根走里过来,拍了拍李平的肩膀说到:「不错嘛,小伙子!」
  李平和三个女人先后上了车,其中的一个小女人看着他嘀咕了一句:「人不
怎么样又挺吃,力气倒蛮大嘛。」
  李平对着她挤了挤眼睛,一副你才知道的样子。小女人冲着他,吐了一下舌
头,拉了个长音:「恶心——」
  「哈哈……」满车的人又大笑起来。
  大雪逐渐阻塞了路面,车也渐渐的开始爬行。转过一山弯,吉普车哼哼了几
声又停了下来。这时,天也暗了下来。莫日根无奈的摇摇头,又下了车。一阵冷
风吹进车内,里边的人都抖了一下,大家的心也跟着紧了起来。
  「哎呦——」下边传来莫日根的叫声。
  李平赶紧打开车门跳了下去。一看莫日根的腿被车的前轮给挤住了。原来他
下车时忘了打手刹车,刚修完的车动了一下,莫日根就祸不单行了。
  几个女人也全下了车,看着眼前的情况不知道怎么办。两个小的更是连说话
也带着哭音。
  李平用手抓住前保险杠,对两个大女人说:「我往前拽一下车,你俩看见车
一动,就赶快把人拽出来。」说完,慢慢的开始用力,车也随着他的用力向前动
了。
  两个女人见车轮一离开莫日根的腿,便用力向外拖……
  人是拖出来了,结果用力过大,三个人全倒在了一起。
  李平帮着两个女人把莫日根抬上了车,叫和他一起那个女人照顾他。自己上
前面开起车。
  后一段路上大家都没怎么说话,就在天刚刚要亮的时侯一座城市出现在李平
眼前。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