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淫狐传】 (第二十六章 充满肉欲的丝袜调教 上集)

          第二十六章 充满肉欲的丝袜调教 上集
  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从唇齿间传来,柳淑芬不禁想起了上一次少年火热而激烈
的亲吻,狂野而略带粗鲁,同样的气息,同样的嘴唇。只是这一次却有些温柔,
轻轻的蠕动,来回的摩擦,舒适而温柔。
  一吻即罢,裂祭抬起头,静静的注视着她如水的双眸。
  柳淑芬心中羞怒,刚要呵斥,可看见他的神情,到嘴的话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他的双眼平静而温柔,如一潭纹丝不动的幽井,漆黑的深处透着丝丝心疼与怜惜。
柳淑芬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露出这种眼神,可她却真实的感受到了它传递出的信息。
  「你过的很不开心。」半晌,裂祭嘴唇轻启。
  柳淑芬回过神来,倔强的反驳道:「没有。」
  「可我却从你眼里读出了寂寞的文字。」裂祭凝视着她如秋水般的眸子,语
气笃定。
  他知道她在说谎。
  笑容往往是人类心情愉悦的直接表现。可有时候,它却不一定代表着幸福。
它的背后也许藏着不为人知的苦楚,隐蔽着孤独的失落。在坚强的外壳下,颤动
着寂寞的心跳。
  女人的笑容十分灿烂,可裂祭却从她的眼里读出了寂寞的文字。因为眼睛无
法掩饰,也不可能欺骗,它的里面弥漫着孤独,诚实的诉说着女人内心深处那不
忍触碰的落寞。
  听着裂祭的话语,柳淑芬微微一愣,陷入了迷茫。
  寂寞?我寂寞吗?也许从前不,可现在却时常感到孤独。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六年前!
  丈夫在一次空难中丧生,离开了自己与女儿。每次疲惫的从医院归来,等待
自己的永远是空旷而冰冷的墙壁。没有灯光,没人守候,曾经那温馨幸福的家变
得冰冷而毫无生气。它就像一间客栈,只是一个休息的住所,再也不是温暖心灵
的港湾,也不再是令人眷恋的天堂。
  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有谁懂?
  一瞬间,柳淑芬百感交集,心中酸痛,裂祭短短的几句话便触碰到了她内心
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我不知道你有多少不开心的往事,我只希望你今后能过的开心。」裂祭心
生怜惜,抬起手指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
  一抹久违的温暖涌上心头,柳淑芬内心悸动。过了半晌,才醒悟过来,猛然
挣脱他的怀抱,俏脸微红的垂下颔首,心如鹿撞,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我…我到底是怎么了…这个小色狼刚才还亲了我…怎么…怎么一会我就被他
感动了…
  柳淑芬偷偷抬头看去,少年漆黑的眼眸里充满着爱慕与怜惜,如一汪温情的
海洋,似要将人融化。柳淑芬的心口猛得一跳,浑身都似触电一般,脑袋里一片
晕眩。她不敢相信那种只有在恋爱时才有的精神触感竟在此时出现,并将她电的
面红耳赤,浑身发软。
  一时间,柳淑芬心乱如麻,五味杂陈。恐惧与羞涩交织在一起,令她不知所
措。她再也不敢停留,逃也似的向门边跑去。
  「谢谢…」
  临到门边,柳淑芬停下身子,犹豫片刻,轻道一声后快步走了出去。
  「也许她对我的印象会有所改观吧。」望着那丰满动人的倩影离去,裂祭自
嘲似的低叹一声。对于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裂祭打心眼里的喜欢,不仅是肉欲,
还有怜惜。
  刚进门时,裂祭就用欲望之眼探索了她内心的秘密,寂寞、孤独、以及隐藏
至深的肉欲。颜色鲜艳而泛红,那正是极度渴望的表现。可裂祭却发现她并非性
格放荡的女人,不然以她的美艳与性感,不知可以找到多少优秀的男人来满足自
己。
  能够忍耐身体的欲望,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
  人是充满欲望的动物,每一种都难以控制。贪欲、食欲、性欲,权利欲,基
督教更是定下了七宗罪来约束教徒。可这些教条并不能约束每一个人,就像贪官
一样,明知贪到一定程度会处以极刑,可还是有许多人贪赃枉法,践踏法律。柳
淑芬能够守身如玉,可谓十分难得。
  如果真的能够与她欢好一番……
  想着女人高耸雪白的巨乳,被紧身短裙紧紧包裹的肥嫩丰满的大屁股,还有
那丝滑细腻的白丝美腿,裂祭只觉口干舌燥,心痒如麻,怎么也无法入睡。
  操,老子刚才干嘛要装正人君子?看着毛毯下被小弟弟支起的大帐篷,裂祭
苦恼的从床上坐起,向着门外走去。
*****************************************************************
  「呼…呼…」
  柳淑芬靠在墙边,长长的喘着气,直到现在她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着,脑中
不停的盘旋着少年那怜惜而充满感情的眼神,回味着那一瞬间心中酸麻的悸动。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怎么…怎么对这个小色狼有了感觉……
  错觉,肯定是错觉!这个混蛋这么可恶,这么好色,我怎么可能会…会喜欢
他,而且…而且我比他大近二十岁,这肯定不可能…
  柳淑芬摸了摸脸,只觉脸庞如开水般发烫,心中更是羞涩不已。忽得,她又
想起了先前的那一吻,没有欲望,没有杂质,只有纯真的怜惜与疼爱,与上一次
在公车上充满狂暴与肉欲的热吻截然不同,让人迷茫,也令人心动。
  如果…如果这个小色狼不那么好色,也还真不错,至少…至少蛮会哄人开心
的…
  就在柳淑芬胡思乱想时,一声轻轻的门锁扭动声传来,紧接着,裂祭就从病
房里走了出来。
  「啊!」柳淑芬惊呼一声,慌张的说道:「你…你出来干什么?」
  裂祭也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只见柳淑芬俏生生的靠在走廊墙边,正一脸
吃惊的看着自己。裂祭也没想到她并没有离开,惊异的问道:「淑芬姐姐,你
…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我…」
  望着少年询问的目光,柳淑芬感觉心中的秘密似乎被洞穿,心肝猛的一跳,
脸色也愈发红润,紧张的不知所措。过了几秒,柳淑芬才蛮横的说道:「我…我
站在这里干你什么事,要你管!」
  裂祭微微一笑,上前几步,盯着她的脸,戏谑的问道:「淑芬姐姐,你的脸
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可告人的心事呀?」
  「你胡说!」柳淑芬慌张的狡辩道:「刚才…刚才里面比较闷,我…我出来
透透气。」
  「那你怎么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裂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脸庞,随后目光
下移,凝视着那因急促的呼吸而来回起伏的乳房。
  一瞬间,裂祭的肉棒就勃起了。柳淑芬的双乳高耸而坚挺,两团白花花的乳
肉裸露在外,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连绵不绝的乳
浪直让人口干舌燥,血脉喷张。
  注意到裂祭火热的目光,柳淑芬赶紧捂着胸口,羞怒的娇斥道:「你…你果
然是个小色狼!」说完转身便走。
  裂祭略显尴尬,赶紧追上去,讨好似的解释道:「好姐姐,你别走呀,我不
是故意的!真的,你别生气好不好,看到姐姐生气我就很难过。」
  「哼!」柳淑芬娇哼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板着脸毫不理会。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裂祭紧张的解释道:「主要是…主要是姐姐太迷
人了,我不由自主的就…就看过去了,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
  「你还说!」见他说的露骨,柳淑芬瞪着杏眼,又羞又气,脸色通红。
  「好,好,我不说了,姐姐你别生气了,也不要不理我好不好?」裂祭拿出
死缠烂打的本领,连声说着好话,「姐姐生气的模样虽然好看,但我还是喜欢看
你笑,看到你笑我就觉得开心。」
  听着他傻傻的说着讨好的话,柳淑芬不知怎么的心中一甜。也许是因为太久
没人哄过自己,也许是因为少年诚恳的态度。总之,这些笨拙而毫无技巧的话,
感觉分外动听。
  这个小色狼,为什么总是这么会哄人…
  「姐姐,你去哪里呀?」见快要接近楼梯口了,裂祭不禁出声问道。
  「去仓库。」柳淑芬依旧不动声色。
  去仓库干什么?要在那里OOXX?难道…难道淑芬姐姐有这个嗜好?
想着淫欲的事情,裂祭心中一热,莫名的有些期待。
  柳淑芬哪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解释道:「特护病房部的药物快用完了,我去
准备明天的药材,特别是你这个色狼,需要用大口径的钢针狠狠的扎几下!」最
后一句话,柳淑芬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狠狠的说着。
  裂祭毫不在意,只觉她的白眼妩媚撩人,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情,心中顿时
火热火热的。裂祭嘻嘻笑道:「好呀,只要是姐姐为我扎,我心甘情愿。」
  柳淑芬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还不回去?」
  裂祭大义凛然的说道:「这三更半夜的,肯定有坏人,我理所当然的要保护
姐姐的安全了!」
  看着裂祭笑盈盈的笑颜,柳淑芬顿时有些无力感。
  「咚咚咚…」
  刚到二楼的走廊,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柳淑芬闻声望去,只见迎面走来一位
身材修长的青年。柳淑芬停了下来,轻声唤道:「张医生?」
  「柳护士?」来人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声音有些诧异,转而露出一抹
礼貌的微笑。
  只见男人二十七八的样子,面目俊朗,身材修长,斜长的眸子漆黑而明亮,
薄而红润的嘴唇微微上扬,露出儒雅的微笑。一身白色衬衫和灰色西裤的搭配,
显得温文尔雅,文质彬彬。
  裂祭盯着男人,神色有些怪异。
  柳淑芬微微一笑,问道:「张医生,这么晚才回家?」整栋大楼成环形状,
四面接通,在这里遇见张文轩也不意外。
  张文轩点了点头,笑着解释道:「刚刚忙完病人的诊疗记录。」说着双眼来
回的打量着两人,神色略显暧昧,「哦,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东西没拿,先走了。」
说完张文轩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转身向走廊走去。
  柳淑芬俏脸一红,有些尴尬,显然她注意到了张文轩暧昧的眼神,认为自己
和少年深更半夜的……
  「都是你!」柳淑芬恼羞成怒,转过头狠狠的瞪了裂祭一眼,娇嗔一声,气
呼呼的向楼下走去。
怎么办!这下被人误会了!万一在医院里传开了,自己还怎么见人?
  裂祭没有注意柳淑芬的神色,依旧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略有所思。就在刚
才,他从男人的身上感到了一种异常的气息,那种气息不知怎么形容,也不知为
何而来,总之与正常人的很不一样。
  裂祭上前一步,追问道:「淑芬姐姐,他是谁?」
  柳淑芬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张文轩。」
  「也是医院的医生?」
  「是啦。」柳淑芬点了点头,「他是我们医院心理和精神科的权威,以重金
聘请过来的。今年才二十八岁,心理学博士,有国外留学背景。」
  裂祭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他不是很厉害?」
  「废话!」柳淑芬还在恼怒刚才的事,没好气的说道:「他的论文在国际顶
级心理学杂志屡次登载,首创『精神疗法』,回国后治好了多位严重的精神病、
抑郁病患者,声明在外,享誉国内,你说厉不厉害?」
  「怎么,看你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是不是很崇拜他?」柳淑芬戏谑的问道。
  裂祭尴尬一笑,讪笑道:「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
******************************************************************
  天色墨兰,夜寒露重。
  整个医院里静悄悄的,只有寥寥几声虫鸣在四周回荡。药品仓库位于大楼一
层的最右边,显得有些偏僻。两人快步而行,很快来到了那里。
  刚进门,一阵独属于药物的味道便传了过来。
打开日光灯,只见仓库十分宽敞,一排排铁架整齐的排列其中,铁架上密密
麻麻的放满了各种药物,并用标签著名了字迹。裂祭注意到,整个仓库都没有窗
子,犹如一个封闭的笼子,密不透风。
  看着四周,裂祭不禁想到:在这里偷情还真是个好地方,只要把大门一关,
任女人如何呻吟喊叫,外人根本难以听到。
  「姐姐,你要找什么,我帮你呀?」裂祭站在门口,看着柳淑芬摇曳着丰满
动人的身躯问道。
  「站一边去,别碍事!」
  说着,柳淑芬开始专心的找寻需要准备的药品起来。丰腴的身子时而扭动,
时而侧身,那双被白色丝袜包裹的纤长美腿,也随之摆出一个个动人的姿势。当
柳淑芬背对着裂祭弯腰时,裂祭顿时屏住了呼吸,瞪了大双眼。
  只见柳淑芬的肉臀肥嫩丰满,呈完美的椭圆形,高高的向后翘着。白色的护
士短裙被绷的光滑细腻,紧紧的包裹着诱人的臀部,印现出内裤那迷人而淫荡的
痕迹。
内裤小而轻薄,根本无法掩盖肉臀的丰满,只能勉强包住三分之一。而那本
就短窄的裙摆更因这个姿势而向上高高扬起,暴露出若隐若现的丝袜裆部,以及
惊鸿一瞥的紫色内裤。
  裙摆下,白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修长的美腿,曲线优美,纤细笔直。透过
半透明的丝袜,里面嫩白滑腻、新鲜如牛奶般的肌肤,以及圆润纤细涂着紫色指
甲油的圆润脚趾,朦胧而唯美,泛着细腻的光泽。两条丝袜美腿更是随着主人的
动作不时舒展、轻颤,无言的引诱着男人荷尔蒙的分泌。
  好性感、好肥嫩的大屁股!
  裂祭看的口干舌燥,心火狂燃,恨不能立即冲上前去好好捏在手里把玩一番。
「淑…淑芬姐姐…」裂祭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液,双目放光的看着那迷人的春
光,轻声唤道。
  「别烦我好不好。」柳淑芬柳眉微蹙,不耐烦的喝了一声,此时她正因找不
到药物而烦心,「那瓶药明明在这里的,怎么找不到了?真是奇怪…」柳淑芬将
腰再次往下压了压,可她却不知那原本就高跷肥美的大屁股再次上扬了起来。
下一秒,窄小的护士短裙终于达到了极限,再也无法阻挡肉臀的紧绷,将小
半个肥嫩的臀肉淫荡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紫色的蕾丝薄纱内裤,点缀着雪白丰满的臀肉。白色的性感丝袜包裹着纤细
的美腿。肥美的丝袜肉臀淫荡的强奸着裂祭的视线,还有那双腿间微微凸起的秘
密花园,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令人窒息的诱惑!
  看着眼前性感撩人的景色,裂祭只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剧烈的
跳动着,高耸的肉棒更是硬的难受,愤怒的在裤裆里咆哮着!
  色欲熏心的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将性感丰满的柳淑芬搂在
了怀里。
  顿时幽香扑鼻,温香满怀!
  「啊!」柳淑芬毫无防备,惊呼一声,叫道:「你…你干什么…」
  「姐姐,你好美,我受不了…」
裂祭痴迷的闻着女人动人的幽香,一把将柳淑芬反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对
着她涂着唇彩的粉嫩嘴唇,重重的吻了过去。一手紧搂着她柔弱无骨的纤腰,一
手胡乱的爱抚着她粉背,向着那肥美丰满的大屁股摸去。
  「唔…不…不要…」感觉到他的动作,柳淑芬脸色咋变,惊呼一声,推打着
裂祭的身体。
「好姐姐…你太迷人了…」裂祭紧搂着她,觉得分外刺激。
  柳淑芬的纤腰柔弱无骨,摸起来舒服无比。身上的幽香也是沁人心脾,如春
药般乱人心智。再加上丰满的娇躯不时扭动,两团高耸的大奶子摩擦着自己的胸
膛。尽管隔着轻薄的衣物,却依旧无法阻隔那柔软与丰满带来的销魂快感。
  裂祭激动的抚摸着柳淑芬丰满的身子,右手快速下滑,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
传来,右手终于抚摸上了那拨动人心的丝袜肉臀!
  硕大、丰满、肥嫩,充满了动人的弹性…
  裂祭情不自禁的用力紧握,手指立即如猎物落入了陷阱般,深深的陷进了臀
肉之中。如棉花般的软肉紧紧的包围着,带来一阵妙不可言的绝佳触感!
  「姐姐…你的屁股好软…嗯…好舒服…」裂祭陶醉般梦呓着,右手渐渐用力
,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着。玩了这么多女人,他从未发觉一个女人的臀部能够如
此美妙,如此动人,只是抚摸就已让他欲念难耐,销魂蚀骨。
  「快…快放手…不…不要这样…」柳淑芬面现惊慌,扭动着身躯,剧烈的挣
扎着,可却如何能够挣脱男人的束缚?
裂祭的身子紧紧的贴着自己,挤压着丰满的双乳。每一次扭动,敏感的乳
房都会与他结实的胸膛发生激烈的摩擦,再加上男人身上浓烈的气息萦绕四周。
柳淑芬发现自己的力气如被神奇的力量抽走,逐渐无力,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
  「姐姐…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欢你…」裂祭紧搂着她的纤腰,柔软的嘴唇有
意无意的撩拨着她柔软的耳朵,痴痴的说着。
  灼热湿润的气息划过耳朵,带来异样的酥麻感,更让人难以承受。柳淑芬只
觉身躯酥软,脸色发烫,身体在男人的怀抱里不安的躁动着,浑身酥麻难耐,原
本均匀的心跳也正在逐渐加快。
她知道,这是情欲被挑起的症状。
  不…好…好痒…嗯…不能在这样了…在这样下去要…要出事了…
  裂祭一直注视着她的神色,只见她呼吸浓重,脸色红的发烫,眼眸里水波荡
漾,明显陷入了情欲的挣扎。裂祭心中暗喜,双手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挑逗着
她敏感的耳垂,舌尖来回的滑动着她的耳廓,另一只手也抚上了她的肉臀。
  「嗯…」灼热的气息透过耳孔直达心迹,引得心中一阵酥麻的悸动。柳淑芬
身躯一颤,终于控制不住低低的呻吟出声。
  「弟弟…不…不要这样…好不好…」柳淑芬强忍着内心的骚动,睁着迷蒙的
眼眸羞涩的恳求道。
   可那软弱的哀求更像是在呻吟。
望着眼前娇艳欲滴的脸庞,裂祭猛的向前一顶,将胀得更加粗大的肉棒贴
在了她柔软平坦的小腹上。
  「啊…」感觉到裂祭的巨大,柳淑芬慌张的抬起头。美丽的俏脸红润如火,
如水似雾的眸子透着丝丝羞涩与紧张。她清楚的感觉到男人鸡巴的火热和坚挺,
如一只发烫的铁棒紧紧的顶在自己的腹部。
  公车一别之后,她再一次感觉到了它的力量!
  裂祭爱抚着肉臀,轻摆着腰肢,大鸡巴隔着裤子来回的摩擦着她柔软的小腹
。尽管没有直接接触,却也充满了强烈的快感。几秒过后,他的动作越来越大,
鸡巴紧紧的抵在软肉上,用力的摩擦着。双手也更加放肆,一把撩起她的短裙,
隔着细腻柔滑的丝袜,用力的抚摸着她高翘肥美的肉臀。
  「嗯…嗯…不要…哦…」
  一阵晕眩感传来,柳淑芬已经无力阻止。此时的她面红耳赤,浑身酥软,男
人狂乱的玩弄让她欲念横生。那火热的手掌如同燃烧的火焰,在自己不是敏感带
的臀部上带来了强烈无比的快感。臀部上的肌肤似乎化为了敏感的阴蒂,每一次
触碰都如电流击打在身体上。
  怎…怎么会…自己…自己的臀部怎么那么敏感…嗯…好…好舒服…
  一瞬间,她又想到了上一次在公车上的情境。也是同样的姿势,也是同样的
暧昧。他紧紧的抱着自己,在人群中玩弄着自己肥美的肉臀,火热而粗壮的肉棒
在自己性感丰腴的双腿间狂野的抽插,用硕大的龟头摩擦着敏感的小穴,带来令
人疯狂的快感。
  六年。
  已经整整六年!
  至从丈夫死后,她就没有感受过这种刺激。她的身体就如久旷的旱地,在每
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渴望着男人的灌溉。她怀念着与丈夫间亲热的情景,渴望着男
人粗大的肉棒填满肉穴的满足,以及抽插中如飘云端的快感。
但她是个传统的女人,尽管丈夫已经死去,尽管她有生理上的需求,她还
是忍了下来。六年的时间就这样悄然而去。
  可至从那一次,那一次在公车上与少年荒唐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少年放肆的爱抚,粗暴的玩弄,以及狂野的抽插,一直在她脑中徘徊不去。
半个月来,她无数次的回忆着那充满激情的时刻。那触电的快感,那疯狂的刺激
还有那醉人的高潮,一切都如海洛因蛊惑着她的心灵。
  当她在病房见到裂祭时,她潜意识里感到的是兴奋,其次才是羞涩与恼怒。
这一点恐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被少年这样玩弄爱抚着,那种只有一次、却
深入骨髓的刺激再次无法压抑的涌了上来,瞬间摧毁了她的理智。
  嗯…好…好舒服…那双手…那双手好有力…屁股要被揉…揉烂了…
「好姐姐…我好想你…至从那天之后…我每天都想着你…裂祭亲吻着柳淑芬
润洁的耳朵,低声呢喃着,大手狂野的抓捏着肥美的臀肉,手指深陷,似乎要将
它捏破一般。
  「姐姐…嗯…姐姐也想你…」柳淑芬俏脸赤红,媚眼如丝,被摸的浑身发软,
柔弱的呻吟着。此时的她早已忘却了一切,配合的回应着男人的爱抚。
  听着怀里美人诱惑的呻吟,裂祭心如火烧,骨头都似酥软了,对着她微微张
开的粉嫩红唇再次吻了上去,贪婪的吸吮着她柔嫩香甜的唇瓣。柳淑芬嘤咛一声
,双手搂着裂祭的脖子,香舌暗吐,热情的回应着,粉背也向后弯曲,让自己肥
嫩的肉臀更加高耸以迎合大手的侵犯。
  两人热情似火,激吻缠绵,两条舌尖在彼此的口腔中追逐缠绕,四片嘴唇
「滋滋」作响,来回的回荡在静谧的仓库里。
  「嗯…嗯…好弟弟…」
  柳淑芬气息混乱,显得格外激动,狂野的吸允着裂祭的嘴唇,小嘴不停地溢
出销魂的呻吟。男人那火热的手掌粗暴的抓捏着肉臀,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它们
淫靡的变幻着各种形状。那种久违的刺激不可遏制的在身体里泛滥,让她更加激
动,舌尖主动探入裂祭口中,与之纠缠在一起。
  裂祭也被她的热情所感染,大肉棒硬的越加难受,忍不住拉住她的手放在了
自己的裤裆上。
  当柳淑芬触摸到时,裂祭明显感觉到柳淑芬微微颤了一下,气息也更显粗重,
随后小手才握住了大肉棒,上下的爱抚着。
  「嗯…好姐姐…弟弟的鸡巴大不大…粗不粗…」裂祭双眼如火,喘着粗气,
舒服的语声颤抖,右手滑过柳淑芬的肉臀,隔着丝袜与内裤爱抚着她已经湿润的
蜜穴。
  「唔…」触电般的快感涌来,柳淑芬的身体一阵颤动,眉头微微蹙在一起,
长长的出了口气,激动的呻吟道:「嗯…弟弟的好粗…好…好大…」
  「你想不想它…」
  「想…喔…姐姐好想…好想它…嗯…」
  柳淑芬淫荡的回应着男人下流的粗话,兴奋的口齿不清。原本那些粗俗不堪
的脏话,现在听在耳里却显得格外刺激,让她兴奋的每个细胞都在毛孔里闪烁。
  女人淫荡的回应让裂祭更觉刺激。此时的她媚眼如丝,俏脸赤红,迷离的双
眸如蒙上了一层水雾,荡漾着浓浓的春情。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粉嫩光泽
,急促的吐着如幽兰般香甜的气息。凌乱的上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紫色的蕾丝
胸罩,以及白皙如牛奶般鲜嫩的乳肉。
  洁白的护士窄裙淫荡的撩在腰间,暴露出与胸罩一样的紫色内裤。窄小而轻
薄,几缕性感的蕾丝花边点缀其间。透过白色的丝袜与薄纱,漆黑的乌草朦胧似
幻,一片透明的湿痕印在丝袜裆部,诉说着蜜穴的饥渴与期望。
  裂祭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鸡巴胀得生生的疼,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聚集在了
阴茎处。就在他想要采取行动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却从走廊上传来,让他募
然一惊。
  有人来了!
  裂祭神经紧绷,暗自叫苦,赶紧关掉了日光灯,一把抱起发愣的柳淑芬向着
角落的柜子走去,脚步轻盈,生怕弄出了声息。
  柳淑芬也注意到了情况,紧紧的与他贴在一起,神色紧张的抓着他的衣服。
  不消几秒,门外响起开锁声,紧接着大门开启,一道朦胧的人影出现在了裂
祭的眼前。人影不是很高,一米六几的个子,身材纤细,似乎是一个女人。
  下一秒,灯光亮起。所不同的是,它并不是日光灯,而是有些昏暗的橘黄色
光亮。裂祭这才注意到这个仓库有两种灯泡。
  借助眼前遮挡物的缝隙,裂祭偷偷看去。只见女人大约四十五岁的模样,身
材丰满,样貌美艳,保养的十分好,丝毫也不显老态。两片红润的嘴唇略显丰厚
,但配合娇小的嘴型便十分性感。狭长的眸子迷离而妩媚,眼角略有些鱼尾纹,
不仅没有破坏美感,反而更增添一丝成熟女人的韵味。
  这是个雍容华贵、气质冷艳的成熟妇人!
但…但她的身上穿着的,竟然是一套情趣护士服!
  护士服窄小摆短,只到胸部以下两公分,肚脐与洁白的小腹完全裸露在外。
背部同样惊人,一个大大的弧线夸张的开着,几乎跟没穿一样,中间更是空空如
也,两粒较小的圆点印撑在衣服上,竟然是没有穿胸罩!
  下身的短裙也是异常性感,堪堪只到大腿根部,只要她微微走动就可以看见
里面诱人的春光。两侧高高叉开,就像旗袍的叉口一样,一对充满肉感却不显臃
肿的美腿,被性感透明的暗红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暧昧而迷
人的光泽。再加上一双十公分的细跟深蓝色高跟跟,更添性感与妖艳。
  整个看起来,这个女人就如放荡的妓女般妩媚,但偏偏她的气质却冷艳而高
贵,这种截然相反的气质突兀的交融在一起,使得这个女人愈加诱人!
  裂祭只看了一眼就已目瞪口呆,那还未完全软下去的肉棒更是马上肃然起敬。
  「赵…赵院长…」柳淑芬瞪大了双眼,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如妓女般打扮的
女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听着柳淑芬的称呼,裂祭也如石化了一般楞在了原地,满脸惊愕。
  她…她是院长!?怎样穿成这样,还三更半夜的跑到药物仓库里来?她到底
想干什么?难道…难道是来偷情的?
  就在裂祭胡乱猜测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赵灵惠原本无神的
双眼顿时一亮,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一脸兴奋的打开了大门。
  望着门外的人影,赵灵慧一把将他拉了进来,快速的关上了大门。紧接着,
她便如一只归巢的小鸟扑进了男人的怀里,甜甜的腻声道:「老公,慧慧想死你
了。」
声线妩媚而柔情,让人很难置信这个冷艳的女人竟然如此会撒娇。
  好骚的院长!
  听着她柔媚入骨的声音,裂祭浑身的骨头都似乎酥软了,鸡巴更像是受到了
春药的刺激,高高的怒耸着。
  「小骚货。」男人搂着她的腰肢,轻笑一声,抬起手掌在她浑圆的肉臀上拍
了一下。
  「嗯…」一声销魂蚀骨的呻吟,赵灵慧俏脸一红,撅起小嘴娇嗔道:「老公
好坏,一来就打人家的屁股…」
  男人捏了一下她的脸庞,低声笑道:「你不是最喜欢我打你屁股么,今天我
就要将你打出高潮!」
  我操,这样也行?真是对奸夫淫妇!裂祭暗骂着这对狗狼女,可下一秒他却
愣住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
  张…张文轩!?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