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淫神 第五章 淫之元素

  是夜,月朗星稀,微风拨开几丝薄雾,皓月泼洒下银光,凉凉的,澈入心菲。
  独自一人躺在卧房床榻上的凌雨伸出白皙的小手点数着天上的星星,却是怎
么都睡不着。风忽急忽停,玩弄着她亚麻色的发梢。闪动的眸子似乎比星光还要
灿烂,让相形见绌的星星显得有些苍白。
  神念动了动,彷佛在驱使着凌雨离开这城主府。不安的思绪愈演愈烈,她微
一犹豫,还是坐起身来,一种莫名的感觉指引着她。虽然心底有些奇怪,凌雨依
旧穿上了一身澹雅的天蓝色魔法袍,饱含着浓郁水元素的高阶法杖提在手中,连
御水流之术,跳出府宅,向着东方行去。
  凌雨虽不是以体能见长的战士,但乘着大魔导师发出的水流术,速度亦不容
小觑。几个转瞬,依然除了城,走进空淼的维纳斯东郊,远远地看到一名女子单
手执剑,窈窕站立在夜晚的微风中,一头同是亚麻色的长发盈盈飘舞,身形似是
于自己相似。
  又是几条水流射出,凌雨飘落在那女子的身后,这人似乎早已知道凌雨会来
一般,从容的转过身,挑挑弯弯的柳眉,双眸一转,勾起嫣红的朱唇对着凌雨一
笑。熟悉的青绿色轻甲塑出凹凸有致的曲线,似乎散发出一缕淫乱的气息飘散在
两人左右。
  凌雨惊疑的一声,那妩媚的女子,竟是她的四妹——凌雪。
  “四妹,你怎么在这?”凌雨疑惑的问道。凌雪却不回答,仍微笑着看着她。
凌雨又上前一步。“四妹?”
  仍没得到任何答复的凌雨,看着四妹凌雪脸上逐渐泛起淫意的坏笑,意识到
其中定有问题。身型一退,就要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凌雪终于张开嘴,“是三姐呀,既然来了,又何必这么急着走呢?”右手轻
挥,却并未拔出象征着剑士身份的佩剑。
  凌雨发现本该近身使用斗气的四妹竟在手中凝聚起了元素,而且那元素又十
分的奇怪。空气中有红色的火元素,黄褐色的土元素,高密度时呈绿色的风元素,
蓝色的水元素,以及银白色的光元素和黑色的暗元素。而此时凌雪手上的元素团,
却清晰的呈现着一种糜烂的粉色。
  “没见过吧!就用三姐你宝贵的身体来试试主人的技能。看看着高贵的淫之
元素,是怎么将你们那些低贱的魔法元素,统统吞噬的……”凌雪淫邪地一笑,
粉红色的魔法团瞬间压缩,一条蠕动着的能量带激射向凌雨,“淫系魔法:淫。
亵渎之意!”
  凌雨无法避退,口中快速吟唱起繁杂的咒文,法杖一挥,一面实质般的水元
素之盾赫然出现在她的身前。粉色魔法带几乎接触到了水盾上,凌雨喂喂松了口
气。勐地,那条元素带在空中一转,擦着水盾的边缘划过,以更快的速度绕到凌
雨背后,在凌雨目瞪口呆的震惊中,射向她的后心。凌雨已没有时间再吟唱咒文,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条蠕动的粉色条状物射入自己的身躯。
  魔法似乎没有对凌雨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正当她疑惑之间,一阵难以抑制
的麻痒之感转入处女紧凑的下体,撩起的欲火瞬间袭遍全身,密洞传来的渴求的
欲望瞬间冲垮了精神力,水盾消散,支撑身体的水流柱也轰然散落,凌雨的身体
一歪,从半空跌落下来。
  性欲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烟消云散,意犹未尽的感觉让凌雨的身体更加难
受,但总算能控制精神力了。咒语念动,一条水流迎着她下落的身躯窜上,让她
又重新定立在半空中。
  凌雨的两颊升起两面嫣红,刚刚那从未体验过的另类体验仍萦纡在心头。凌
雨嗔怒一声,喝道,“四妹,你怎么会用这么下流的魔法!这是谁教你的!”
  “下流!”凌雪咯咯一笑,“三姐,你不觉得性爱是件很美妙的事情么?怎
么会下流呢!四妹我可是很渴望看到三姐被亲爱的主人插入美妙的小穴,甚至是
屁眼呢!”
  凌雨被凌雪有意说得淫秽的语言刺激得羞愧难当,至于所谓的‘插入屁眼’
更是闻所未闻,当即咒文念动,几条水龙翻飞着扑向凌雪。
  “还要念咒语,低贱的魔法元素真是麻烦!”凌雪双手急舞,一面粉红色的
大盾瞬间屹立在两人中间。水龙撞击在淫盾上,顿时烟消云散,连水珠都没有剩
下。
  凌雨大惊,却见凌雪又是几次手臂的奇怪挥动,数十条男根形状的粉红色能
量柱射向凌雨。
  “淫。破阴之刃!”
  淫亵形状的魔法刃羞得凌雨粉面通红,慌忙招架之下,一条‘男根’直射入
她的肩膀。奇怪的是,魔法刃好像不是击在肩膀一般,上身毫无感觉。相反的,
下体却传来了奇怪的暴涨感,好像被阴茎撑开了一般,惊得凌雨大叫一声,瞬间
又有几条‘阳具’击在她的身上,每中一记,凌雨的下体就好像被抽插了一次,
后续的几十条魔法刃接连不断的击在她身上,剧烈的刺激不断从下体传来,凌雨
就好像以处女之身接受了一次强奸,未经人事的身体不断经受着快感的冲击,凌
雨从半空直直摔落在地上,紧闭的阴道彷佛正被奸淫一般分泌着晶莹的阴液。
  凌雪见状,笑着问道,“怎么样,四姐?这种感觉不错吧!那么,我们来试
试下一道点心!”
  又是几十条‘男根’飞出,凌雪娇喝一声,“淫。碎肛之刃!”
  依然失去抵抗能力的凌雨只能任凭魔法刃全数击在自己的身上,下体被蹂躏
抽插的感觉再次传来,只不过不再是阴户,而且那朵嘤嘤含苞的菊轮。
  “啊……啊!”毫不次于现实的撕裂感推开凌雨的喉管,她扔掉手中的法杖,
双手深深的扣入泥土,趴在地上尖叫着承受着肛门传来的夹杂着快感的痛楚。
  数十次的抽插,在凌雨看来彷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凌雪走到她面前,伸
手夹起瘫软在地上的凌雨。
  “是时候去见主人了……”
  凌雨只听清这一句,就昏死了过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