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淫狐传】 (第二十九章 温柔与阴谋)

            第二十九章 温柔与阴谋
  赵灵慧紧闭着眼,直到张文轩喷射结束才睁开。粉红的香舌如一只冬眠后的
小蛇,慢慢探出檀口,舔舐着嘴边灼热的精液,随后用手指将脸上的精液一点点
刮下放入口中。
  当手指从口中抽出,再也看不到半点精液,只有唾液在昏黄的烛光下泛着淫
靡的光芒。
  「好吃吗?」张文轩微微侧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嘴角轻
轻上扬,溢出一丝笑意。
  「好吃,好吃行了吧!」赵灵慧脸颊泛红,红唇嘟起,赌气似的说着,随后
白了男人一个媚眼,娇嗔道:「你就是喜欢这样羞辱我!」
  张文轩摇了摇头,笑道:「这不是羞辱,而是一种心理满足。当男人看着心
爱的女人吞下自己的精液,这种满足感女人是不会知道的。」
  「哼,我要你永远都记得我!」
  赵灵慧娇哼一声,柔柔的望着张文轩,张开嘴将他还未疲软的肉棒含入了口
中。紧接着红唇紧裹,舌尖轻扫,温柔的为男人清理肉棒上的淫液,一声声淫靡
的吸允声从娇嫩的红唇中溢出,格外悦耳。
  看着女人娇痴的模样,张文轩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被自己完全征服,无论是身
体,还是心灵,她的一切都不在属于她丈夫,也不再属于她自己,她生活的中心
将围绕着自己运行。
  男人与女人在心理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群体。男人有了爱人依旧会同时爱上
别的女人,而女人有了爱人短时间内将很难移情别恋。这是人体构造的作用,也
是物种进化的结果,男人的身体里天生就有滥情的基因,与动物一样,为繁殖而
争夺交配权。
  「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张文轩坐在一旁的箱子上,抚摸着女人柔
顺的头发,犹如在爱抚着心爱的宠物。
  「那个…」赵灵慧脸色微微一变,吐出湿淋淋的肉棒,张了张嘴,却欲言又
止。
  「你不愿意?」看着赵灵慧犹豫的神色,张文轩微微眯了眯眸子,声音也深
沉了许多。
  「没有。」听着男人不悦的语气,赵灵慧慌张的摇了摇头,紧张的说道:
「我愿意,只是…只是…」
  「只是你舍不得现在的位置,舍不得这荣华富贵是不是?」
  「没有!」赵灵慧连忙辩驳。
  「对了…」张文轩神色冷峻,嘴唇一抿,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也许还有
牢狱之灾,像你这样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又怎么会想着去坐牢呢?」
  坐牢!?
  原本享受着柳淑芬口舌服务的裂祭听到这里微微一惊,坐牢,为什么坐牢?
  难道张文轩和赵灵慧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文轩,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赵灵慧睁大了双眼,眼眶泛泪,颤抖
的声音近乎哀求。男人无情的话语如一把尖刀,深深刺到了她的心灵。
  张文轩冷声道:「难道不是吗?」
  面对男人的冷言冷语,赵灵慧心中更觉委屈,深深的看着他,泣声道:「我
…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只是不愿意你冒这个风险,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前
途,你以后的生活会过的很好,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样?」
  「为了你,我真的什么都愿意…」说到最后,赵灵慧眼眶里的泪水越积越多,
最终悄然而落。
  听着女人深情款款的话,裂祭尽管不知道张文轩要干什么,可却感动了,这
个赵灵慧看来是真的爱上张文轩了。
  看着女人梨花带雨的凄楚模样,张文轩心中不忍,伸出手指轻轻拭去她的泪
痕,柔声道:「我不是傻瓜,也很冷静,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做的,乖,别哭了。」
  感受到男人温暖的手指,赵灵慧抬起凄美的脸庞,嘴唇轻颤,带着哭腔道:
「那你…说说你的计划,我帮你分析。」
  张文轩神色一正,整个人的气质变的内敛而稳重,漆黑的眸子里一丝光亮闪
过,「你知道G20峰会已经谢幕了吗?」
  G20峰会?裂祭微微皱眉,这…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赵灵慧不解的目光,张文轩正声道:「G20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于昨
日谢幕,其中有一个重大的议题备受争执,引得所有国家围攻天朝——即关于天
朝货币升值的问题,而这,将是一个发财的绝佳机会!」
  赵灵慧微微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失声道:「你…你想用两亿资金赌汇率期
货?」上次张文轩就向自己提出需要两亿的资金,但他一直没有说出到底是用来
干什么,现在听他一说,赵灵慧立即联想到了汇率期货。
  最近一年,天朝货币升值问题喧嚣尘上,闹得沸沸扬扬,不仅国际媒体大肆
宣扬天朝货币被严重低估,国内的各大报纸、媒体也争相报道,就算赵灵慧不怎
么关注经济也略有耳闻。
  「没错!」张文轩神色坚韧,双目凝沉,一股逼人的气势透体而出,沉声道:
「我不仅要你财务上的两亿,我还要将医院抵押给银行!」
  疯了,张文轩疯了!
  裂祭吃惊的看着他,赵灵慧也如傻了一般目瞪口呆,一阵阵强劲的心跳声在
耳边砰砰作响,震人心魄。这一刻,张文轩是如此的陌生,之前的温文尔雅已经
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果敢与坚毅,还有那说不出的杀伐果断!
  「文轩,你…你不要命了?」隔了许久,赵灵慧才如梦初醒,脸色苍白的如
一张白纸。她不相信张文轩会不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如果被查出来,那可是要掉
脑袋的啊!
  「我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张文轩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笑容是如此
迷人,也是如此自信,「但我不是傻瓜。」
  「奥巴马踌躇满志的竞选上任,可接手的是被08年金融危机冲击后的烂摊
子,公司倒闭,企业破产,失业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百分之17,美国国内民怨
沸腾,经济低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的经济不能复苏,失业率不能下降,
他总统的位置,以及下一届的连任,将受到巨大冲击,他必须转移民众视线!」
  「而天朝的出口贸易,自94年汇率并轨后年年都是贸易顺差,这自然成为
了奥巴马攻击的目标。因为天朝产品比美国便宜,大大冲击了美国的制造业,造
成制造业的萎缩,而制造业往往是提供岗位的重要份额,只有制造业的复苏才能
增加就业人口。」
  「而日本也认为是天朝向全球输出了通货紧缩,造成了日本国内物价水平的
下降。与此同时,欧洲各国也都持这一观点,认为是天朝冲击了本国的出口贸易,
而只要人民币升值,天朝的贸易成本将大大增加,减少竞争力。所以,天朝的出
口业成为了众矢之的,而信号,就是与日俱增的反倾销案件!」
  一时间,张文轩神色镇定,口若悬河的讲诉着自己的分析与推断,从国际环
境、经济背景,到具体的各国国情无一不是清清楚楚。那缜密的思维,充满逻辑
条例的分析,直让裂祭这个不怎么懂经济的人都明白了几分。
  张文轩果然学识深博!
  张文轩从容的说道:「如果仅仅如此,我也不会武断的下这个决定,因为这
次会议非比寻常,20个国家几乎都在逼迫人民币升值,国际上的天朝几乎孤立
无援。我相信在国际的舆论下,在巨大的压力下,天朝货币必定会在不久被迫升
值,因为它别无选择,如若不然,等待的必然是各国的…」
  话未说完,张文轩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的嘴唇被按住了。
  一只纤细雪白的小手,柔软而多情。
  赵灵慧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爱慕,如雾似幻,满是迷恋。这个男人在工作时
总是那么迷人,那么充满魅力。当初在年度总结大会上,张文轩那充满自信、慷
慨激昂的演讲似乎历历在目,声声在耳。可今夕,自己已经成为了他的女人,背
叛了自己的丈夫,背叛了家庭,也即将背叛上级领导。
  「我答应你,我相信你。」赵灵慧嘴唇轻启,目光温柔。只有寥寥几个字,
却充满了无尽的信任与沉重,因为这句话赌上了她的前途与生命。
  感性的女人,为了爱可以背叛任何人。
  「灵慧…」
  「什么都别说。」赵灵慧按住他的唇,无限温柔的说道:「只要你记得我,
记得我的好就行了,我别无所求。」
  女人的轻声细语是如此轻柔,张文轩的脸庞瞬间就松弛了下来,就像是被温
柔的春风给融化了一样。他感动了,一抹久违的温情在心中荡开,如同化不开的
老酒,缭缭绕绕,缠缠绵绵。
  他有一股冲动,有一种想要将女人紧紧搂在怀里的冲动,不是因为欲望,也
不是逢场作戏,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抱着她,感受温情的流淌,心灵的脉动。
  可是,他并不是一个好人,也不相信爱情,那双因感动而颤抖的双手停滞在
了女人细腻的后背。它就这样悬在了半空,如同被冰封了一样,再也没有落下去。
  裂祭发觉他的神色有一丝痛苦,隐藏在灵魂深处的痛苦。
  张文轩脸上的温情一闪即逝,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双肩,低声道:「灵慧,这
一次之后我们就结婚吧。」
  「文…文轩…你…你说什么?」突入起来的话语让赵灵慧如同傻了一般瞪大
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可却掩饰不住内心深处那巨大的喜悦。
  「我说我们结婚吧。」张文轩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可是我…」
  张文轩按住她的嘴唇,将她搂在怀里,温柔的望着她,柔声道:「我知道你
要说什么,也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嫌你老,也不嫌弃你有孩子,我只问你愿不
愿意嫁给我。」
  「我…我…」
  赵灵慧嘴唇轻颤,巨大的喜悦充斥着身心,男人的话是如此轻柔,那么无力,
可却一直回荡在耳边,如蜜汁般滋润着她干涸的心灵,让她无语凝咽。哪个女人
不愿意与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哪个女人又愿意一辈子无名无分?
  哪个女人又忍心拒绝男人深情的求婚?
  「我…我愿意…」
  一声饱含热泪的哭泣,一种炙热的情感冲击。
  赵灵慧哭了。
  嚎啕大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