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8)书瑶被辱

  『我的傻瓜公主呀!』吴来晕了过去。
  「不!来哥,你没事吧?」林书瑶趴到吴来的身上,泪眼婆娑地用力摇晃着
吴来,「来哥,你醒醒呀!」
  胖男跑过来将林书瑶重新捉住,而大叔则用手指测了一下吴来的呼吸,「小
娘皮,你的来哥还有得救,但是……」又变得十分猥琐,「如果你不听我们的
话,很快,你的来哥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嘿嘿。」
  『来哥没死?』心刚有些重新落回心房,但林书瑶又听清了大叔后来的话,
『要不快点救来哥,来哥就会死?』
  「嘿嘿,美人,你还挣扎么?不想救你的来哥了?」胖男干脆将林书瑶放
开,在一旁戏谑地看着她。
  「呜呜……求你们救救来哥,放过我们吧!」林书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
方面是自己,可另一方面是自己爱的来哥以及一条鲜活的生命。『上帝啊,求求
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哒」胖男踢了一块大石头向吴来的方向,「呜……」吴来昏迷中也发出了
一声闷哼,石头正砸中了他的小肚子。
  「不,别这样!我……我……我听你们的……呜呜……」林书瑶看到自己的
来哥又受了伤,『只有牺牲自己了,希望他们能遵守承诺,将我们两个都放走
吧。』
  「嘿嘿,小娘皮,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你看看,你的来哥不就为你又受了些
无妄之灾了!」大叔见林书瑶妥协,马上就发出了嘲笑,似乎在笑她刚开始不识
时务!
  「嘿嘿,美人,现在将你的衣服都给我脱下来!」胖男向林书瑶用不容质疑
的口气命令道。接着大叔跟胖男两个都没再上前,就站在原地戏谑地看着林书
瑶。
  林书瑶瞟了吴来一眼,然后双手颤颤抖抖地往t-shirt的下摆移动,
慢慢地将t-shirt卷起,露出了平坦的小腹以及小腹中那可爱的谷地,刚
露出自己白色胸罩的一角,林书瑶满脸通红,手似乎用不上力般,在这就停住
了。
  「哒!」林书瑶只听一声踢石头的音响,身上不知哪又涌出了一股力气,一
下将t-shirt整个脱了下来。「不,不要再打来哥哥,我脱!」
  「嘿嘿,小娘皮,我想以后不用我提醒了吧!该知道怎么做吧!」大叔刚说
完,就和胖男两个淫邪地看着眼前这个清纯稚嫩的女孩那被包裹在白色乳罩中的
乳房。
  「呜呜……」林书瑶蹲下身子,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嘤嘤哭泣,一手开始解起
自己的长筒靴,很快,两只雪白无暇的小脚就被解放出来了。
  「嗷……嗷!快!接着脱!」
  「呜呜……」林书瑶只好将自己的牛仔裤也脱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白嫩的双
腿。
  「哈哈,小娘皮居然穿草莓的内裤!」
  「美女,看你样子也不小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么?」
  听着两人的戏谑的话,林书瑶忙将双手挡住自己身下的草莓内裤,似乎这样
就能减轻自己的羞愧。
  「哼,小娘皮,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还不给我接着脱!」大叔的
话刚说完,胖男就配合着用脚踢了踢脚下的石子。
  「呜呜……别……我脱……我脱就是了,别伤害来哥。」林书瑶看着他俩的
动作,又瞟了眼昏迷的吴来,咬咬牙将手往后面胸罩的扣子移去,「咔!」无辜
的胸罩并不知主人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履行着地心引力的规则,慢慢地向地上飘
去。
  一对小娇乳就这么落在两只狼的眼中,那完美的乳形以及圆碗中间那粉红的
樱桃让两只狼心中登时又更加沸腾起来了。
  『可惜呀,奶子还略显小点,但有了我们的帮助,很快就会大起来的!哈
哈!』两人心中居然同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
  「呜呜……叔叔,大哥,求你们不要,放过我们吧,我会给你们很多钱,来
哥哥也会给你们很多钱的!呜呜……」林书瑶将手放到自己的内裤边上,实在是
心中悲起,明知到了这个地步要他们放过自己和来哥哥是不大可能的事,但还是
忍不住求饶。
  「嘿嘿,美人,你看我们像需要钱的人么?」与他话语明显不符的是他们身
上那补了几个补丁的衣服。
  「小娘皮,快脱,要不……」大叔拿着刀作势就要往吴来的方向去。
  「别……我脱……呜呜……」林书瑶心中最后的一点希望破灭了,现在只能
希望他们侮辱自己后,能够放过来哥哥跟自己,闭上眼睛,将嘴唇都咬出红痕
后,一下就将草莓内裤脱到了小脚下。
  两人平时所经历的都是一些在路边站街的过气妓女,那下垂的胸部、那松垮
的阴部、那铺满了胭脂水粉的脸,而此时见到眼前这个拥有坚挺的美乳、粉红鲜
嫩的峡谷、清纯可爱的容貌,胯下的肉棒不约而同地胀到了最大。
  两人此时觉得自己只要能上了这个妞,就算马上死去也值得了。
  「嘿嘿,小娘皮,你居然这么色,将自己下面的毛毛给割掉了!呵呵!」
  「它……那是自己没长毛的……呜呜……你别过来……」林书瑶忍不住反
驳,接着惊恐地看着大叔一边脱起衣服,一边向自己走来。
  林书瑶看着他那淫邪的眼光一直盯在自己的娇躯上,不由有些害怕,低下头
去却看到他身下那布满青筋的肉棒,登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用手将自己的
眼睛捂住,「别……不要过来……」
  林书瑶感到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不由自主地蹲了下
去,正疑惑他到底想做什么,睁开眼睛,就听到大叔指着他身下那恶心的东西,
说:「小娘皮,来,帮叔叔我吹吹萧!」
  林书瑶虽然从未经历过这种事,可是在朋友和网络的潜移默化下,早就明白
了吹箫是什么意思!
  「呜呜……叔叔,你放过我吧!」
  「大胖!」随着大叔的一声呼喊,在一旁一边用色迷迷的眼光看着林书瑶,
一边隔着裤裆抚摸着自己肉棒的胖男有些不愿地移开了目光,转向吴来的方向,
用力踢了吴来肚子一脚。
  「别……呜呜……我……吹……」林书瑶看着他那丑陋的阳具,无奈地将嘴
向肉棒移去,一股汗味和肉棒散发出来的味道糅合在一起环绕在鼻息间,让林书
瑶有了种想要吐的感觉。
  林书瑶侧眼瞄了下吴来,『来哥!』就被男人不耐烦地将肉棒塞进了她的樱
桃小嘴里,「唔……」这突如其来地动作让林书瑶瞪大了眼睛,男人下体的毛发
接触到自己的鼻尖,让她不由有些瘙痒,牙齿下意识地用了点力。
  「啊!」大叔将林书瑶推开,同时「啪」的给了她一巴掌,「小娘皮!敢咬
我!大胖,给那个来哥点颜色瞧瞧!」
  大胖闻言用力踢了吴来肚子两脚。
  林书瑶就看到晕迷中的吴来眉头都皱了起来,无意识地闷哼了两声。
  「别打了,我都听你们的,我下次不敢了!」
  「哼!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嘿嘿」大叔甩了甩自己的阳具,发出一阵
淫笑。
  林书瑶无奈地将嘴唇移到大叔的阳具前,闭上眼睛,一口将阳具给吞了下
去,含在口中一动不动。
  大叔看着女孩一动不动的,知道她根本不懂怎么帮人口交,只好自己捉住她
的头,让她在自己胯下前后吞吐。
  「就是这样!你自己来,再咬到我,看我不收拾了你的来哥!」
  林书瑶听着他那威胁的话,心中悲起的同时也只有乖乖地顺着他的肉棒前后
吞吐。
  「喔……」虽然女孩没什么技术可言,但看着如此一个平时只能远观的清纯
美女,如今却全身赤裸地蹲在地上为自己这个民工口交,那种满足跟成就感差点
就让自己喷射出来,忙将肉棒褪了出来。
  「叔叔,要不就这样放过我们吧。」林书瑶睁开眼睛,以为他将肉棒退出是
想要放过自己,连忙再次向他哀求。怎料他突然将自己翻倒在地,猝不及防下林
书瑶用两手撑住地面,就感觉到他将自己的臀部提起,接着一根火热的东西就移
到自己的阴唇上,林书瑶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呜呜……叔叔,放过我……」
  「嘿嘿,小娘皮,我等不及了……」大叔感到她又有些要挣扎的迹象,「小
心你的来哥哥……哈哈……」说完用龟头挤开了她的阴唇,找到她那桃源洞口,
探索着慢慢挤了进去。
  一根烧火棍就这么慢慢地顶入自己不曾缘客扫的花径,「疼……呜呜……」
少女情怀总是诗,林书瑶也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初夜是多么浪漫,想过最浪漫的是
在一间铺满玫瑰的卧室中,还是被众人祝福的新婚夜,也想过自己的男人是一个
骑着白马的王子,但绝对想不到自己是在这样环境被这样的中年猥琐男人用这样
的方式夺走,眼泪慢慢从自己的眼角滑落,看了晕迷的吴来一眼,『来哥,我要
被玷污了,我要不纯洁了,早知我就……』但此时此刻大叔的行动却也不容许她
胡思乱想下去。
  「小娘皮,还真紧,不会是第一次吧。」大叔的肉棒刚一进入,加上阴道中
几乎可说没淫水可言,只觉得花径实在紧窄干涩,但却也不管不顾,阳具继续向
前开垦,很快就碰到了一层薄膜。
  「干!今天运气这么好,小娘皮居然是处女,嘿嘿,就让叔叔我来教教你什
么叫做女人。」肉棒如同主人一样,毫不怜香惜玉地打破了城门,攻了进去,
「啪」大叔的耻骨跟林书瑶的小翘臀撞击在了一起。
  「啊!好疼……快拔出去……呜呜……放了我们……」林书瑶感到自己身体
好像快要被撕裂一般,下体一根火热的棒子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每一次都让自
己疼上一分,『来哥,我被侮辱了。』疼痛加上屈辱,让林书瑶泪眼婆娑,眼角
像下着小雨的云般。
  胖男看着眼前的情形,也不管脚下晕倒的男人了,脱光自己的衣服,一身肥
肉暴露在了空气中,胯下一根小小的肉棒也开始重新慢慢地复苏,伸出一只肥胖
的手捏向林书瑶的小娇乳,一对小乳鸽就这么落到了他的大手上,另一只手托着
林书瑶那美丽的脸庞,憨笑着将自己的大口印到林书瑶脸上胡乱地舔舐。
  「嘿嘿,小娘皮,叔叔教教你怎样才能让男人更舒服。」平时大叔都习惯了
「野鸡」的淫声浪语,如今见她除了刚开始的呼痛,现在却咬着牙闷声不响的,
不由有些无趣,「跟男人做爱时就要叫,男人才会更舒服,来,不想你来哥受苦
的话,就自己前后摆动屁股,然后说些调情的话来听。」
  「呜呜……我不会说……」林书瑶望了吴来一眼,『来哥,我……爱你!』
心中默念后,忍着疼痛屈辱地前后扭动自己的屁股,让男人那沾着处女血的肉棒
在自己的嫩穴中缓缓进出。
  「回答叔叔的问题就成了!」大叔淫荡地说道:「小骚货,我在做什么?」
  「做……爱……」林书瑶知道只有顺着他们,他们才有可能放过自己跟来
哥。
  「说的那么文雅,跟着我说!我是在肏穴,肏你的小骚B。」
  「你……是在……肏穴,肏我……的小骚B……呜呜……」林书瑶重复着大
叔话,一股屈辱充斥着自己的内心。
  胖男见此情形,一边舔着林书瑶的耳垂,一边在她耳边耳语。
  「呜呜……插……插深点……再用力点……好舒服……」林书瑶说完,全身
泛起了一阵粉红,从未断线的泪帘仿佛更大了。
  大叔听着她这么骚浪的话,更感到她蜜穴更加收缩夹紧,她自己的扭动已经
不足以满足自己,双手向她的小翘臀一拍,重新固定住后又开始冲刺起来。
  林书瑶在他的冲击下,又感到蜜穴一阵阵的疼痛,但又不得不违心地迎合他
们,照着胖男的话重复,「大鸡巴……呜呜……插……插死我了……呜呜……我
喜欢……」
  胖男看着一个清纯可爱的小美女在男人的奸淫下说出这样的淫声浪语,单纯
的手舌之欲已经不能继续刺激自己,肉棒迫切需要一个湿滑紧窄又温润细腻的洞
口来宣泄自己的欲望,可美女身后已被叔叔占据了,只有……
  「呜呜……好粗……好长……鸡巴……爽……唔……」胖男将灼热的肉棒塞
进了林书瑶仍在淫叫的小口,将她的未尽之语塞回了喉咙里。
  两人嘿嘿淫笑,然后很有默契的顶动了起来,两人同时向前一顶,林书瑶不
可抑制地将肉棒整个吞下,只觉他火热的龟头碰到自己的咽喉底部,有种恶心的
感觉,而身后大叔则同时感到肉壁紧紧地吸住自己的阴茎,那肉壁一阵阵地向肉
棒压去,好像要挤断自己的肉棒一样。
  「喔……夹的好紧……不过小娘皮……跟你的来哥……再夹紧点……还蛮浪
漫的……。又放烟花……喔……又写字的……」
  「叔……这是英文……噢……小嘴也不错……Iloveyou瑶……
用……用舌头……」
  「对……就是这样……喔……你们年轻人……就是爱搞怪呀……」
  林书瑶听着他俩的对话,感受着身后身前的侵犯,眼前依旧火光冲天的示爱
在自己眼中越来越模糊,仿佛幸福的天堂离自己越来越远。
  「唔……」吴来感到后脑后背跟肚子一阵疼痛,正想用手去抚平时,身边一
阵「啪啪」跟男人的声音让他清醒过来。
  『刚刚……啊!那两个男人。』刚刚发生的事情在吴来的脑中像电影回放一
样浮现,眼睛偷偷地打开一个缝隙,眼前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画面。
  在月光下,一个眼角带着泪痕,双目却已麻木的少女像三明治般被两个男人
夹在中间,她的双手被一个猥琐大叔钳住,身后不断地接受着大叔的冲击,身前
一个肥胖的男子捉着她的头发,用肉棒封住她的小嘴,身下两个小乳鸽也被一只
色手俘虏。
  『瑶瑶……她……可恶!』吴来想起他们有两个人,不敢乱动,乘他们没注
意自己时,一边感受着自己身体受创的情况,一边偷偷地扫视四周,看有什么能
利用的。
  「喔,要射了……爽……喔……」大叔更为快速地顶动起来。
  「我也快了……等下该我试试那小穴了……」
  听到大叔说要射精了,林书瑶眼中才仿佛恢复了一丝神气,忙向后方侧目,
脸上现出一丝惊恐,嘴中发出咕咕的声音,左右摆动起屁股,想将肉棒摆脱出自
己的体内,然而大叔却放开了她的双手,转而固定住她的翘臀,更为快速地顶动
起来,接着低吼出一声,用力往前一顶,在阴道中喷射出白色粘糊糊的液体。『
来哥,我被完全玷污了。』林书瑶心中转过这个念头,眼泪又开始在眼睛打转,
却听耳边一阵响声,朦胧中发现自己的来哥手中拿着石头向身后的大叔扑去。
  『来哥他没事了。』林书瑶心中刚出现一阵欢喜,一阵粘稠的液体就冲进了
自己的喉咙中,呛了自己一下,这反而提醒了林书瑶,她忙将牙齿用力合并,血
液在肉棒断裂之际喷了林书瑶一脸。
  此时吴来也将手中的石头用力向大叔的后脑砸去。
  「啊!」身前身后两个男人才刚发出舒爽的声音又再次同时发出了惨呼。
  (说了那么多,其实也就几秒钟的事!)
  林书瑶忙推开眼前的胖男,吐出了口中逐渐变软的肉棒,胃中一阵恶心,
「呕,呕……」地吐了起来。
  吴来看到倒下的大叔那沾满了处女血跟精液的肉棒,心头一阵火起,再用手
中的石头不断地砸着那可恶的鸡巴。
  「来哥,你没事吧!呜呜……」林书瑶吐完就发现吴来仍在用石头砸着大叔
身下那已成烂肉的肉棒,忙过来制止住吴来疯狂的举动。
  「瑶瑶,对不起,来哥没保护好你。」吴来说完这句话后,终于支持不住,
失血过多地晕迷过去了。
  「来哥!」林书瑶赶忙扶住吴来。
  『救护车!』林书瑶将吴来放置好后,从裤袋中找到手机报警,然后捡起地
上的衣物开始穿了起来,当捡到自己那白色的t-shirt时,看着印在衣服
上自己那爽朗的笑脸,心中一阵悲戚,『这样的笑容,我还能拥有么?』
  林书瑶穿完衣服,回到吴来的身前,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摸着
他俊朗的脸,『来哥,希望你不要嫌弃我脏!』
  警车声跟救护车声响彻了东桥。
  而在那边厢,阿东和两个长相猥琐的人站在东桥路,其中一个问阿东:「东
子,怎么你老板还没来呀?这都跟你说的时间迟了一个钟头了!12点了!」
  东子忙解释道:「我也不知呀,明明说好是11点的,可老板又说让我不能
打扰他!」
  一个有些不耐烦了,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东子,「我们走吧,应该不会来了,
还以为今天这么简单就能赚一万呢,不会是东子你耍我们的吧?」
  「真的,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我东子的话什么时候乱说过?老板也是个一
言九鼎的人,阿生你也跟老板一起出来喝过酒,你说是不?」
  「恩,确实,那人豪爽!」阿生符合道。
  「那……我们还等不等?」
  「等吧,老板说坏他好事要找我算账的。」
  「好吧。」
  隔天,清洁工大妈扫地时突然被吓了一跳,看着眼前三个铺满露珠的男人,
其中一个还突然对她笑了笑,大妈忙扔下扫帚,一边惊叫:「救命呀,有人想强
奸我!」一边向后逃窜。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