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海浪子系列六淑萍的沉沦】(15、16)

              第十五章
  我一直认为两指宽的竹板是最好的,一则面积大于藤条、箭竹类的东西,不
会造成异常激烈的如同刀割般的剧痛,又不会一下就使毛细血管破裂造成无数的
出血点,但又会给受虐者带来比皮带等宽大器具更强烈的痛感,这是我的一点和
女人们玩虐戏的经验。
  竹板翻飞的落在许淑萍光洁的屁股上,她也就在激烈的疼痛中流出了泪水,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说:“疼吗?”许淑萍轻轻的摇摇头说:“主人尽情的发
泄吧,萍奴今生把一切都交给了你,无论你对我怎样,只要不让我离开你,什么
样的事情我都能承受,”说完示意我继续的摇动着性感的屁股。
  我已经忍不住,说实在的我不是很残忍的人,因此从后面给她插入了,她立
刻兴奋的叫了起来,我一边揉抓着她红红的臀肉,一边快速的抽动,将她先送上
了第一次的高潮,在她余韵未消时,让她平躺下抱住自己的双腿,她知道我要折
磨她娇嫩的骚屄了,尽量的将两腿分开到最大,我用竹板不轻不重的拍打着她充
血的骚屄,她被能够忍受的疼痛带来的另类的刺激将情欲再次提升起来,兴奋的
不停的哼叫着。
  这几天都在尽力的补偿许淑萍,内心中由于蓉蓉的原因,对她也有了许多变
化,可一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一定要让许淑萍成为蓉蓉的奴隶,因此在面
对蓉蓉时,不断的给她灌输妈妈淫荡的思想,但毕竟她们是母女,要蓉蓉马上接
受就一定要让她完全明白许淑萍的欲望。
  每天晚上无论许淑萍如何的求饶,都会有意的让蓉蓉听到母亲那冲动难耐时
的叫声和屈辱求欢的求饶声。
  这天王加成来电话,让我去他那里一趟,我到了那里之后,他给了我三支药
说:“你把这给杜生权,这是蒲书记弄来的,听说是国外最新的,让杜生权分析
一下成分,先前的那药用4号危险性太大,这种药的好处是不伤身,药效好,据
说注射三针后对女性的体质有改变的作用,而且长效,对精液有极强的依恋,打
个比方吧,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那种药,必须有解药,精液就如同解药,不然阴道
会整天的骚痒,你告诉杜生权让他尽快出一批,将原来的药都销毁。”
  我将药交给了杜生权,在他办公室遇到了马雨虹,她穿着一条极短的连衣裙
,面料相当的薄,看到两个深色的乳晕,不由让我想起了上海之行,她也用一种
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杜生权见状说:“老弟不忙的话就好好的玩玩这个骚屄,贱货带白主人去密
室吧,老弟我这就去作分析,你玩吧。”说完在马雨虹的奶子上拧了一下。
  我随着马雨虹进了杜生权办公室里面的密室,那是门隐藏在一个柜子里的。
  进去后马雨虹主动的脱光了自己,一边跪下说:“主人想怎么羞辱雨虹?”
我忍不住对着她娇媚的脸就是一口口水,她立刻就被挑起了欲望,一边谢我一边
拉开我的裤子。
  我把她按在沙发上,用中指和无名指捅入她的阴道,用力的抠弄,她立刻尖
叫起来,我用另一支手拧住她的一个乳头,让她闭嘴,她只好用力的控制自己,
把声音压在喉咙间。
  我用手指让她高潮了两次,她正跪在我两腿间为我口交,杜生权走了进来,
见状便将浣肠液用滴灌给她插上,同时给她的导尿管接上一个水嘴。
  不一会她的肚子就突起了,像个孕妇,我便忍不住了,按住她将捣屄棒插入
她的阴道,里面火热异常,我不想多耽误,也就没有控制自己,很快看着她吞下
我的精液,我想尽快的解决许淑萍和蓉蓉的关系,便告辞了。
  蓉蓉已经快放寒假了,我决定在她放假前让她看看许淑萍在男人身下承欢的
样子,便利用了一个周末,与徐新建商量好,让他约了左东方他们。
  当我带着蓉蓉坐在监视器前时,只见左东方、徐新建和杜生权都来了,此时
就见三人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李梅坐在三人中间被抓捏并羞玩着。
  露露为我和蓉蓉送来了咖啡,蓉蓉待露露出去后问:“我妈什么时候来?”
我看了一下表说:“应该快到了吧。”
  “你怎么知道妈妈会在这里会男人,不是你安排的吧?”蓉蓉显然有点怀疑
,我知道一定要打消她的怀疑,只好把事情告诉了她,只是隐瞒了我与徐新建他
们早就认识,不过以后她会知道,到那时一切都不重要了。
  正在这时看见露露的男友阿华带着许淑萍走进了地下室,几个人一见便都转
过头看,只见许淑萍快速的跪了下来,众人才看清脖子上的链子控制在王家成的
手中。
  王家成走近四人打了招呼,李梅乖巧的跪下见过王加成,王加成不由的拉起
李梅,将许淑萍脖子上的链子交给了徐新建说:“啊,梅梅好久不见了,”说着
急色的拉着李梅已经被挑逗,勃起发硬的乳头,抱住丰挺的奶子就吸,一边走到
沙发边抱着李梅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此时我和蓉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许淑萍的身上,只见她跪着对三人说:“萍
奴给徐主人、左主人、杜主人问好,请使用萍奴的身子。”
  我看蓉蓉吃惊的看着,不由心中好笑,到底是年轻啊,忍不住伸手将她拉过
来坐在腿上,然后抱着她苗条青春的身子,嘴在蓉蓉的耳后吻着,嗅着她身上发
出的幽香。
  此时许淑萍跪在三人面前,已经脱去了上衣,左东方已用手揉捏着许淑萍储
满奶水的乳房,徐新建和杜生权看着她正在脱下防寒的鸭绒裤,里面是一条窄小
的丁字裤,两瓣白皙丰硕的屁股露了出来。
  我不由的吻了一下蓉蓉说:“看到妈妈的穿着了吗?这么性感的裤衩你妈从
来就没有过。”
  蓉蓉明显的已被刺激,软软的靠在我的身上,轻轻的说:“妈妈怎么这样,
有叔叔你,啊是爸爸,还这样,对不起,”她乖巧柔顺的样子令我从心里爱恋,
不由更紧的抱住她说:“我不怪你妈妈,她是在追求自己喜欢的方式,也许我一
个人妈妈不能满意,同许多男人一起会令她更加兴奋,感到幸福。”
             第十六章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否犯了个错,这个年龄让她看到这些,会不会影响到她
日后对性的趋向,不由说:“现在知道妈妈是个淫荡的女人了吧,所以说我们一
起惩罚她好吗?不过你可不能这样,不然也要受到惩罚的。”
  “既然是妈妈喜欢的,为什么还要惩罚呢?”蓉蓉有点幼稚的问,她肯定不
会明白这是男人要施虐,要羞辱找的最好的借口。
  “不惩罚妈妈会变得更加没有节制,况且游戏般的惩罚是妈妈喜欢的啊,你
忘了妈妈会求我打她,你不是也好奇的要我打你的屁股吗?这都是增加乐趣的方
法,你慢慢的就懂了。”
  蓉蓉转头看看我,竟然知性的说:“蓉蓉不要象妈妈,蓉蓉只喜欢爸爸,爸
爸要打蓉蓉,蓉蓉也会喜欢的。”说着双手搂住我的腰抱住,声音极小羞涩的对
我说:“爸爸摸摸蓉蓉好吗?”
  我猛地从心里产生了一种抽搐的爱,这种感觉只有在和杜文英时有过,在与
许淑萍第一次的那个晚上也有过,我忍不住用力地吻着蓉蓉说:“那你不解开我
怎么摸呀。”
  蓉蓉抬起嫣红娇美的面颊,抓住我的手撩起衣服下摆,将我的手送了进去说
:“你看,”我心中有点想笑,她让我用手看她已经偷偷解开的裤子。
  当我的手在她配合下摸到她娇嫩,已经湿滑火热的阴户时,我的心里充满了
爱。
  蓉蓉为了隐藏自己的羞涩,转头又看向了许淑萍。
  我一边用手指温柔的抠弄着蓉蓉娇嫩的阴户,一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此时
的许淑萍正把乳汁挤在徐新建已勃起的阳具上,然后用口含住套弄着,用眼睛看
着已经服务过的杜生权说:“请杜主人狠狠的玩萍奴的骚屄吧。”
  蓉蓉露出了明显的反感说:“妈妈怎么这样,我以后再不喝妈妈的奶水了,
都怪爸爸,是你把妈妈变成这样子的,”说是说,只是为了表现一个纯真女孩天
生的矜持,脸上所反映出来都没有丝毫的不屑的意思。
  我不由在蓉蓉耳边说:“那我们要不要惩罚妈妈?”我手上加了点力。
  蓉蓉呻吟了一下说:“随爸爸,你是男人,你要怎样就怎样吧,妈妈不是你
的性奴吗?我听爸爸的,可是妈妈这样你也有责任啊,”毕竟时母女,蓉蓉在尽
力的为母亲开脱。
  我把手移上来,抓住蓉蓉已经大于同龄女孩的乳房说:“怎么怪我呢,我又
不认识这些人,是你妈介绍我认识的,只是我们有同样的志趣,所以才一见如故
的,”我已经暗暗的决定,不能让蓉蓉进这个圈子,自己日后的家妻可能就是蓉
蓉了。
  许淑萍此时已经被三个人按在地上,杜生权在她两腿间奋力的耕耘着,徐新
建坐在她的胸口,正在用手挤成的深深的乳沟里,用温热的鲜奶洗着阳具,而左
东方则扶着她的头,享受着许淑萍用技巧越来越好的口舌服务。
  王家成独自拥抱着李梅那生完孩子后,已经恢复的不错的娇躯,李梅赤裸裸
的骑在王家成的腿上,两手抱着他的头,两张嘴粘在一起,李梅腰部以下扭动着
,胸前两个还没有退奶的丰满的乳房在他的胸口按摩着,不时的有乳汁流出。
  蓉蓉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的场面,特别是母亲同时被三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样
子,这种场面强烈的冲击着蓉蓉的视觉和道德,她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整个人倚
在我的怀里,很深火热并轻微的颤抖,眼中有泪光出现。
  我知道她的心理承受已到了极限,尽管知道我让她看到的场面心里已有所准
备,但正的面对,这远远的超出了她的预想,超出了她这个年龄,以及她所具有
的性知识的范围,蓉蓉根本无法想到一个女人会同时被多个男人侵犯。
  我怕再看下去蓉蓉会产生严重的叛逆心理,因此疼爱的抱紧她说:“蓉蓉我
们离开好吗?”
  蓉蓉温顺的点点头,起身整理衣服,一边又担心地问:“妈妈不会有事吧?
”我搂住她,看着此时左东方躺在地上,双手抓着骑在身上扭动的许淑萍的乳房
,屁股被徐新建和杜生权两人交替的鞭打的场面说:“不会的,你没听到妈妈在
叫用力吗。”
  我不让她再看,带着她出来说:“蓉蓉,今天看到的只当是普通的一个小事
件,马上要考试了,我不希望这些影响你的学习,如果你的学习成绩下来了,我
和你妈都会不高兴的,那样我就不再喜欢蓉蓉了,知道吗?”
  蓉蓉双手抱着我的胳膊说:“我知道,我会好好学习的,但爸爸要答应给我
奖励,”我俩的样子在路人的眼中不知象什么,像是情侣,又象是父女,我的心
中感到了甜,我高兴的说:“蓉蓉,你想要什么奖励。”
  蓉蓉看着我,明亮的眼睛里闪动着狡讦和顽皮,又有许多的羞涩说:“要爸
爸抱着蓉蓉睡觉,”我没有想到她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由说:“你愿意的话,从
假期开始,我们三个一起睡。”
  “不要,我就想和爸爸两个人,在我的床上,等我睡着了你再去妈妈那,”
蓉蓉撒娇的,但无意中已显露出爱情的自私,她想独自拥有我,但毕竟还有自己
的妈妈,所以才会有所考虑的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不由微笑的摸摸蓉蓉那细嫩的脸说:“我可以答应你,但要看你的学习成
绩了,你知道你们校长和爸爸的关系,你的一举一动我可都清楚的。”
  蓉蓉忽然问:“爸爸,校长长的很漂亮,她也是你的女人吧?”我一下感到
有些吃惊,但又无法告诉她,怕她对苗玉冰有看法后不受约束,只好说:“怎么
会这么想?”
  蓉蓉没有说话,只是冲我暧昧的一笑,我发现她长大了,研究表明性的成熟
决定了人生的成熟,我不想让她太过注意这些,便转换话题说:“走我带你去吃
饭,想吃什么?”
  她显得很高兴的说:“爸爸,蓉蓉不想做女儿,想做你的女人,”一边说一
边有些忸怩,又有些担心的看着我,神情中露出了期待。
  “那你妈怎么办,你做了我的女人,我是不是该叫许淑萍妈妈,”我心情极
好,有点促狭的问。
  蓉蓉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些,一下愣在那里,两人都不说话,很快到了她要去
的麦当劳,买好东西坐下后,她一边吃着薯条一边用亮亮的眼睛看我,有点怯怯
的说:“爸爸,那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做你的女人。”
  我心想这怎么了,真是无法理清的事,若将来真的娶了她,可不是要叫许淑
萍丈母娘了,看着蓉蓉可怜惜惜的期待,不由说:“随便你吧,但你的学习可不
能耽误,不然我一样会象父亲一样打你的屁股的。”
  没想到她竟然转头大胆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这使我对年青人的作风有了新
的认识,我忍不住在她的大腿上抓了一把。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