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5)

但看到这种情形,吴来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操,林明这个鸟人居然拿我
老婆出去换妻!操!迟早我也拿你妈来这换换!]攥紧拳头,就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想换个房间看?这里好戏才刚开始呀!”犹老的声音在吴来耳
边响起。
吴来脚步停下了,咬紧牙关,[糟老头在这里,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的老婆被
人这么玩?那…家丑不可外扬呀!]
“你小子不会想去插上一手吧?他们一看就不是换妻俱乐部的,应该是自发
行为,你一不认识,二又没带老婆,他们是不会跟你一起玩的。再说你要这么过
去那不是暴露了我旅馆的秘密?给我呆在这!”犹老还以为吴来看多春宫,受不了
了。[有能力就是好呀!]
(吴来仍想冲出!欧歌:来人,给我将他拿下!你就这么冲出去,你小子爽了
,我会遭到狼人袭击的!吴来只能瞪大眼睛盯着欧歌,如果眼睛能够杀死人的话
,欧歌已经被杀了千百次!)
林明凑到男人身边小声说:“哎,要不是我太太她在外面有男人,我也不会
把这么靓的老婆拿来跟你换!”
男人也学着林明小声说:“那怎么把你太太绑起来了?”
“她呀,就喜欢刺激,而且还有些喜欢强奸!有时她就要我装着强暴她,还
一直埋怨我说装的不像!”
“哦,我明白了。”
“林明,你到底要做什么?”妻子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没听到周围有什么声
音,觉得有点被遗弃的感觉,忍不住出声。
“嘿嘿,这么快就忍不住了,我马上就来安慰你。”
“谁忍不住了,你别乱说话。”
“嘿嘿,赖子,我说的没错吧,这夫妻果然是奇特的一对!看,为了别人奸
淫自己的妻子,这小子居然还掏出这么好的东西!”犹老的话一说完,吴来才把
注意力转移到林明身上,只见林明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上面写着两个烫金大字
–“鞭王”!
“嘿嘿,便宜你了!”林明拿出一颗递给肥男。
“多谢!”肥男也知道是好东西,小声向林明道谢,接着一口将它吞了下去
,将衣服脱光,吴来看到他全身都布满了一层绒毛,粗犷无比,而他本来微硬的
肉棒现在更是胀得呈现出一条条青筋,狰狞无比!
然后肥男挂着淫笑迈向林明的‘妻子’。
“啪”肥男一巴掌打向妻子的美臀,在蕾丝的遮掩下也能隐约看到美臀上出
现了一个红痕。[哇靠,这么有弹性。]“啪啪”肥男忍不住再打了两下。
“林明,你干什么?!”妻子不依地向林明质问,但却无人回答。
妻子趴在台子上,因为高跟鞋的原因使得臀部更是高高翘起。肥男蹲下身
子,开始注视起妻子的阴部。[虽然阴部已经不像处女一样鲜嫩!但…]鼻子嗅
了嗅,[这股味道还真是骚呀!]向阴唇呵了一口气。
妻子感觉到一股热气呼在自己的臀瓣上,“别,别看,要来就快点!我还
要回家!”
肥男伸出他那条粗大的肥舌,由下往上地舔起妻子的花瓣。
“啊…那里脏,别…”
“赖子,你说这个丈夫也真是奇怪的,不但给肥仔好药,而且看起来也不喜
欢对方的妻子似的。”原来是那边厢林明按着另一个女人的头让她为自己口交,
然而却是转过头来注视着妻子的情况。
肥男舔了几下后,就将舌头塞进妻子阴道中来回进出,如同一只蜜蜂在采集
花蜜一般,一阵阵淫液也同时被肥男带进口中。
这种感觉是妻子头一次经历,[一直都觉得那里不干净,也没让老公舔过,
林明平时也没要求过,怎么这次突然间…]“啊!别…别舔那里…”
原来是肥男转而向着妻子隐藏在阴唇中的樱桃发起了攻击,吴来知道这是
妻子的最大的敏感带,平时轻按都能让妻子产生颤抖,这次被肥男用舌头这么舔
妻子肯定受不住的,果然…
[啊!这种感觉,好刺激]黑暗中,好像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敏感的
一点上,“受不了了!啊,出来了!”
肥男脸上被喷了些阴精,却反而受到鼓励一样整个脸都埋进去妻子的阴部,
用嘴将突出的樱桃含住,用力的吸允。
“啊…又来了…又要出来了…”才刚刚小高潮的妻子又被送上了另一个高
峰,在那一阵阵快感之中妻子突然发现有些不对,[怎么好像有很多毛发在摩擦着
我的下体?那是胡…胡子…]
“啊!你不是林明,你是谁?快放开我!”妻子用力地咬下下唇,使自己从
迷失中清醒过来,左右摇晃屁股,脱离了肥男的嘴,然后用力向后踢,只是高潮
后的妻子动作实在是慢了点,只见肥男略微向后倒了一下,反而将那只丝袜美腿
给捉住了。
“放开我!”妻子想要抽回那只腿,“喔,好痒,别…快放开!”
肥男脱掉妻子的高跟鞋,然后从脚心慢慢向大腿根部舔去。
[家丑,不管了,得上去救她]吴来看到妻子的反抗心中闪现出这个念头。但
现场一句话使他脑子停顿了一下,再等他回过神来,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太太,本想好好对你,却想不到你还真的是喜欢强奸呀!”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有些熟悉?大胡子?胡子?啊!居然是胡斐!]
当年吴来准备进军国外时,爷爷派了个人来接手他国内的生意,此人正是胡
斐,他们胡家三代人都是被吴家压着,胡斐爷爷是吴来爷爷当年在海关的下属,
爸爸是吴来爸爸公司的手下,虽说他们从小就认识,但吴来一直看不起他,因为
他整天都对自己唯唯诺诺,自己说往东,他就屁颠屁颠往东,整天吴哥长吴哥短
的,他自己就将自己定位得比吴来低一等!再加上人居然长得像三国无双4里的
奸人董卓!更令吴来对他没有好感,但想不到现在就是这么个人居然要上了自己
的老婆,给自己戴上了绿帽!吴来心中更为憋屈!
回过神来,只见胡斐双手固定住妻子的臀部,正在将他那吃过药的肉棒插进
自己的妻子体内。
“啊~~救命呀,谁来救救我,林明你这个王八蛋,啊~~~”妻子拼命想要阻止
胡斐火热的肉棒进入,可是男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感受着龟头逐渐挤进自己
的花瓣,不尤有些悲从中来,从美丽的蝴蝶中流出了几滴花露。
“哈哈,怪不得那个叫林明的不想要肥仔的妻子,她左嘴角那颗痣远看好像
苍蝇呀!有趣有趣,如果脸型美的话,那还能称之为美女痣,但…嘿嘿”犹老
看得那是津津有味,居然开始研究起现场这些人的特征来了。
[痣?记得胡斐他老婆是没有痣的呀!]
当年胡斐作为一个又肥又粗犷的人居然能娶到一个模特,吴来对他的艳福是
又羡又嫉的,所以曾仔细端详过他的老婆,再看这里面胡斐的‘老婆’,[他老
婆好像也没这么矮呀!~还有痣?]
一次夜总会的情形浮现在吴来脑海中。
“小桃红,你怎么脸上有只苍蝇呀?”
“大哥,你真讨厌,这是美人痣来的!”
“呵呵,胡哥我最喜欢美人痣了,来,让我亲亲你的美人痣!”
[居然是小桃红!操,林明用我老婆来换妻已经够可恶了,胡斐你个王八蛋
更操蛋,居然用‘鸡’来换别人的老婆玩!]
胡斐俯在妻子的背上,伸出舌头舔着妻子的脖颈,伸手用力捏住妻子的乳房
,把乳头当成了顶点,让那两个半球变的像圆锥一样,同时快速地前后移动,让
肉棒在蜜穴中进进出出!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怪不得一直都有强奸案发
生,感觉是不一样啊,哈哈]
“啊…好痛…放开我…救命呀…”妻子眉头紧皱,身上都冒出了汗,泪
水还在眼角慢慢地滴落。
看着妻子如此痛苦,虽已对她十分失望,但多年的感情还是让吴来生出[我
现在就上去救你!]的想法。
然而这时胡斐放开妻子一边的乳房,用力将妻子的脸掰过来,然后大嘴就迎
了上去,“伸出舌头来”
[老婆,不要听他的,我马上就来。]吴来在这时居然还想再测试妻子一次,
可谁知妻子听话的将舌头伸出来与胡斐纠缠,眉头也展开,“喔…好爽…你真
棒…快…”
吴来如泄了气的气球般,焉了,[难道你真的喜欢被强奸么?]
“嘿嘿,果然是个骚货,喜欢强奸是吧!”胡斐一边说着,一边更用力地撞
击妻子的臀部。同时捉着乳房的手改捏为抓,让它不断的变形,一会将它整个压
扁,一会又将它拉长,另一只手则转到妻子阴部,摸索到妻子的阴蒂,用力地按
了下去。“说,干得你爽不爽!”
妻子浑身一阵颤抖,一边的美乳还随着运动前后移动,吴来可以清晰得看到
妻子的乳头已经开始翘立起来了!“爽…大鸡巴哥哥…插…插…得我好爽..
.我要抱…抱哥哥你…帮…我解开…”
“小穴给我用力夹!”胡斐捏着妻子的乳头然后用力拉长!“喔,对,就是
这样!用力夹!夹得我好爽!”
“好人…哥哥…快…要…泄了…我想…抱…你…”妻子用着极其柔
媚的声音,然后似乎很想抱胡斐般,手铐跟台子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嘿嘿,厉害吧!”胡斐伸手按住手铐一个按钮,“咔”妻子一边的手被解
放了。
而那边林明却在此时推开了还在为他口交的小桃红,翻开妻子的包包,在里
面拿出了一部手机。
“咦?这小子拿手机出来干嘛?”“滴滴滴”犹老的手表发出了声音,“赖
子,就不陪你看了,前台有人来了,嘿嘿,冲动就自己打飞机吧。改天再搞来让
你玩玩。”
“哦”吴来并没有注意他说的是什么,只随便应了声,就继续看着眼前的情
形。
妻子一只手胡乱的摸索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手铐,身后男人也还在不知疲惫地
冲击着。
“卡”妻子的另一只手也被解放,接着吴来看到了妻子面具上的挡眼也打开
了,两手撑在台子上似乎想要扭转过身来抱住胡斐。
然而胡斐却突然用两手将妻子的双手钳住,再用力向前一顶,“啊!”只穿
着一只高跟鞋的妻子立足不稳,再加上双手没得支撑,整个前身都被推倒在梳妆
台上,美乳与冰冷的桌面前后摩擦着,将桌上的东西“哗啦”地推到地上。
半转过头来的妻子眼中充满了迷离,[贱货居然要高潮了!]
“啊…出来了…”妻子的娇躯猛然绷紧,然后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随着
这股阴精一起泄了出来,全身无力地瘫倒在台子上。
“太太你还会喷呀!”胡斐只觉从女人阴道深处喷出一股水流冲击着自己的
马眼,就算是吃了药的胡斐居然也忍受不住了。
只见胡斐更快速地顶动了几次,然后似乎想将蛋蛋都塞到阴道似的不断向前
,接着露出了舒爽的表情,蛋蛋一阵滚动,当他向后退时,吴来就看到有些精液
从两人的结合处流了下来。[操!居然内射了!]
“嘿嘿,幸好吃了鞭王呀,太太我们再来。”胡斐将无力的妻子扔到床上,
接着又再将逐渐挺立的肉棒用正面体位顶了进去,开始另一轮冲锋。
“不…不要…”妻子用手拍打着胡斐的胸口,“放开我!”
[怎么这么热衷于强奸游戏呀?]胡斐心中忍不住冒出疑问。
“大哥,我人比较胆小,您能帮我教训一下我老婆的奸夫吗?”突然的声音
吓了胡斐一跳,转头才发现是林明,他手中正拿着一部电话。
“呵呵,这还不简单嘛,我当年可是被人称作大胆胡!”胡斐一边说着话,
一边继续做骑士。
吴来并不知道他们两个嘀嘀咕咕在说什么!然而,此时手机却响了,是老婆
的电话,再看那边胡斐拿着手机。[干了我老婆,你还想来炫耀!]
吴来接起了电话。
“嘿嘿,小吴好呀!雯她正在我身下呢,要不要听听她淫贱的声音呀?”吴来
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见胡斐将手机拿到两人的交合处,“噗嗤噗嗤”的声音跟密
道里原本的音响一起形成了一阵诡异的回声。
“啊!你干什么!老公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呜呜。”妻子显然也知道
这意味着什么!
“胡斐!好样的!你给我等着!雯雯!我在家等着你!”吴来已经没心思看下
去了,[王八蛋林明你也给我等着!]
“吴…吴来?你是吴总?”胡斐听着手机的扩音,动作停止了下来,肉棒软着
掉出了蜜穴,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了,再看着雯雯,“你是吴总的妻子雯雯?”[我
居然奸了吴总的老婆!]然后对着手机大喊:“你听错了,我不是胡斐!”将手
机砸在地上!
“嘿嘿,小子,看完了?好看吧?”犹老十分猥亵地说。
吴来没有理糟老头,满目喷火地出去了。
[赶着去泻火呀?看来赖子还真的是很想上那个妞呀!]
202房间,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了,三个人都没有动,(喔,小桃红老早就
看傻了!)胡斐脸上带着后怕,妻子脸上带着悔恨及羞愧!只有林明脸上露着微
笑。
就这么过了一阵,胡斐突然动了,“啊!你个王八蛋!居然陷害我!”胡斐
扑过去一脚就踹到林明的胯下!林明早就防着他会打过来,但却想不到这么肥胖
的一个人身手居然十分敏捷,而且一出手就那么卑鄙地使出“断子绝孙腿”,林
明顿时捂着下阴软倒下去,接着胡斐肥壮的身体骑在林明的身上!小桃红惊慌地
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有些不知所措!
妻子雯雯则胡乱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犹老看着女人衣衫不整地跑出来,忙上前拍了女人肩膀一下,“哎,小姐,
你可不能这样出去,这会影响我们店的生意。”
“哦,对不起!”女人也顾不得在老头面前走光了,赶忙穿戴整齐,接着小
跑了出去。
“阿明,过来接我的班!我现在要出去!”犹老打了个电话,接着看着掌上
电脑上一个移动的小红点露出了一个淫笑。
吴来出了“今夕如梦”实在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开着车在路上狂飙了起
来。
“前面的车听着,停下!”直到后面一辆警车追上来吴来才意识到自己正在
玩命,忙将车停靠在路边。
警车在吴来车旁停下,“咔哒”迈出了一条穿着黑丝袜的长腿,接着一个剪
着短发,看起来英气勃勃,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美女出现在吴来眼前。“先生
,身份证,驾驶
证,你超速了!”
“琪琪,怎么你才刚从警校毕业就能自己开车巡逻了?嘻嘻,还来这套。”
看到这个小灵精,吴来的心情也好些了。
“别嬉皮笑脸的,这里没有琪琪,只有警号‘9573’,如果你觉得我的态度
不好,请拨‘1XXXXXX’到警务投诉科投诉我!现在,身份证,驾驶证。”
吴来顿时无语,只得乖乖的将证件交给她。
“吴先生,下次再犯你的分就会被扣完,将吊销你的驾驶证,请小心驾驶!
”琪琪面无表情地对吴来说,接着像四川变脸一样,“嘻嘻,姐夫,你看我刚刚
像不像一个尽忠职守的好警官呀?”
“像,太像了,你这个鬼丫头!就不能通融一下,你姐夫我当年考了几次才
通过车考的呀!”
“嘻嘻,可是我在执勤呀,总得…”车内传出“呼叫9573”的声音,琪琪
赶忙小跑过去,“姐夫,拜拜,这次回来就多陪陪我姐,上次你不在,她可闷了
!还来找我解闷了。”
“小丫头,拜拜,车要开好喔。”吴来也向她道了别,[无知总是幸福的,
我和你姐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哼,姐夫才需要开好车呢!”临进车门,琪琪还回过头来做了个鬼脸。
吴来苦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开车回家了。
妻子急急忙忙地赶家,一进门正看到吴来面若寒冰地坐在沙发上。
“说吧,我还能原谅你吗?”
“呜呜,老公….”
妻子哭哭啼啼中说出了让吴来震惊不已的话。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