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9)

  “瑶瑶快跑!”吴来抱紧了面前的男人,向旁边的女人一推,然而女人却没
趁机逃跑,反而看到吴来被制住,重新扑了回来。
  [啊?怎么是雯雯?]吴来眼前慢慢地变成一片黑色。接着恍恍惚惚中仿佛看
到妻子眼角带着泪痕,双眼麻木无神地被林明和胡斐像三明治般夹在中间,她的
双手被胡斐的双手钳住,蜜穴不断地接受着胡斐肉棒的冲击,而妻子前面的林明
则捉住了她的头发,将肉棒在妻子那小嘴中不断地来回进出。
  吴来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过去阻止他们,可是不管自己怎么跑、怎么走、怎么
呼喊,场中的人都不因他的作为有所改变。就见胡斐跟林明转过头来用轻蔑的眼
神看着自己,好似在嘲笑自己的无能,自己的无所作为。
  吴来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就见面前一阵扭曲,妻子慢慢地变成了林书瑶,
而林明跟胡斐则变成了猥琐大叔跟胖男,然而不变的是他们两个依然在凌辱着林
书瑶。
  [不!为什么!为什么贼老天你要这么对我!]心痛围绕住了吴来,他忽然感
到自己能够向前行了,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块石头,吴来如有神助般将两人用石
头砸晕,看着他们那丑陋的肉棒,心中一阵火起,用手中石头不断地砸了起来。
  然而此时林书瑶却过来推开了吴来,指着他像泼妇骂街似的:“姓吴的!你
害了我!这都是你安排好的!你好狠的心!你不得好死!我恨你!”
  “你当时工作忙,本来说好要在结婚周年回来陪我的,然而你没有!你失信
了!我才会~你自己在外面乱搞就可以!我只不过是被林明用药迷奸了你反而不
原谅我!好狠心的人!”吴来耳边又出现了妻子的哭声。
  林明攥住了吴来的衣襟,用力地摇晃起吴来,“你上了我妈,现在又害了我
妹妹!你还想怎么样!还想怎么样!”
  紧接着三个人三种声音不断地在吴来的耳边回响。
  “不!”吴来用力地挥开了面前的人,突然眼睛一片光明,一股淡淡的药味
环绕在鼻尖,眼前出现了一整片白色。
  “我没死?”吴来看着眼前的一个单间,四周装饰来看很明显就是在医院。
  刚想起身就发现自己的手被一只小手握着,吴来低头看去。
  林书瑶坐在病床边睡着,睡姿如海棠静谧,那温雅的模样,俯卧的身姿,紧
闭的秀眸,俏美的脸庞,都让吴来有些迷醉,但眉宇间有些不安地颤动,似乎睡
梦中也有些痛苦在缠绕着她。
  吴来怜惜地看着她,想要将她眉宇间的痛苦抚平,轻轻地用手抚摸她的俏脸

  嘤咛一声,林书瑶慢慢转醒,那双漂亮地眼眸慢慢地睁开了,她看着眼前这
个怜惜地抚摸着她的男人,眼神中带着一份惊喜,一份少女特有的羞涩,一份后
悔,一份恐惧,但其中脉脉的深情隐含在其中。
  林书瑶惊喜地道:“来哥,你醒了?太好了!我去通知医生!”
  “不,不用了。”吴来拉住她的手,然后看着林书瑶的眼睛。
  此时病房里,安静得有些过分,两人连彼此的呼息声,都可以听得到。
  林书瑶微微张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吴来却先一步开口了:“瑶瑶,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不,来哥,我不怪你,这都是命,呜呜…”平静的表情突然变得苍白而
激动起来,似乎是又想起了那些不堪回忆的过去,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吴来双手穿过她的腋弯,在林书瑶的惊呼下,用力将她抱到自己的身前,让
她依偎在自己的身上,用手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
  依在吴来怀里的林书瑶,激动的身体渐渐的平静下来,微闭起眼睛,静静的
享受着这种温情的相依相偎。
  “来哥哥,我被人…被人…玷污了…你是不是就会不爱我了?”捉着吴
来肩膀的那双软绵绵的小手此刻却青筋毕现,吴来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惊惶,而她
的话又让吴来陷入了自责,[是我!是我害了瑶瑶!]
  因为吴来这一瞬间的失神,林书瑶有些黯然,想起平时姐妹间说的真的爱了
就要自己去争取,林书瑶环住了吴来的脖子,樱口瞬间吻上了吴来的嘴唇,什么
少女的矜持,什么少女的羞涩,她都不在乎了,再说,自己还能有这些东西吗?
  感应到林书瑶的动作,吴来回过了神,却发现林书瑶只是用樱口堵住了自己
的嘴,很明显这才是少女的初吻。
  [这种带着一种股青涩的味道,真的很香甜很香甜。]吴来是如此告诉自己的

  轻轻地将舌头伸了出去,撬开了林书瑶檀口后的贝齿,追逐起了她那小香舌
,得到了吴来的回应,林书瑶身子轻颤了一下,接着和吴来的舌头缠绵了起来,
香吻如蜜般甜润了两人心田,心慢慢的沉淀在这种情与爱的畅境里,那些痛苦在
此时仿佛远去了。
  林书瑶把身体往他的怀里凑,那灵致的少女身躯,带着青涩的甜美诱惑,胸
前那抹少女娇嫩的花蕾,此刻完完整整地贴在吴来的胸肌之上,小小的娇乳滑腻
软绵引动着吴来的欲火,在大伤初愈的情况下,胯下肉棒还是不甘寂寞地挺立了
起来。
  林书瑶马上感到臀瓣处有一根火热的棍子顶着自己,又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那
一晚,那一根不顾她疼痛在她少女阴道中进出的肉棒,“啊!”林书瑶一声惊叫
,从吴来身上跳起,面带惊恐地后退了两步。
  “啊!瑶瑶,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它…它…”说完用两手
将翘起的欲望按回腿下,眼神中也露出了一阵后悔以及一丝不满。
  一直注意着吴来的林书瑶当然也捕捉到了吴来深藏着的不满,芳心登时一阵
颤栗,[我这么大反应,万一来哥他不要自己怎么办?]泪珠从泪腺中滚动出来,
秀眸含泪地低下头,两手搅动着自己的裙子向床边移动,慌张地对吴来说:“来
哥,我不是…”但又不知怎么解释。
  “傻丫头,我明白的!乖,别哭,我不在意的。”吴来拉住她的手,让她坐
到了床边,抚摸着她的秀发,看着她眼神中的惊恐,柔声对她说:“乖,如果真
的想哭,就大声地,尽请地哭出来吧!”
  “呜呜…”林书瑶扑到了吴来的怀里,将秀气的脸庞埋到了吴来的胸膛上
,秀眸中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沾湿了病服,“呜呜…来哥,我好怕…呜呜..
.当时…当时…好痛…他们都不是人…呜呜…不是人…还逼我…呜呜…

  断断续续哭了好一阵子,吴来一边轻声安慰着她,一边拍打着她的后背,如
此娇躯依偎在吴来身上,可此时他心中却无一丝欲望,有的只是一阵阵的怜惜。
  忽然,林书瑶抬起头用她那哭得通红的眼睛看着吴来,檀口微张又吻上了吴
来,小蛮腰一扭一扭的,胸口的小兔子更是按摩起了吴来的胸膛,一只纤纤嫩手
经过吴来的后背、小腹,居然探入了他的裤子中,颤颤巍巍地捉住了他那逐渐勃
起的巨龙。
  “瑶瑶,你不用这样的,唔…”吴来挣开林书瑶的香唇,刚说完林书瑶的
香唇又凑了过来,两唇又合并起来了。
  小吴来在柔软的小手下已经完全挺立起来了,接着吴来只感觉自己下身一凉
,庞然大物在细手的包裹下暴露在了空气中。
  林书瑶娇艳的红唇离开了吴来,迷人的小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神逐渐从
吴来的脸上移到了他的下身。
  吴来羞愧欲死,俊脸通红,刚想拿开林书瑶的手,挡住自己下身的不雅之处
时,林书瑶却先他一步地将俏脸移到吴来的肉棒上,檀口微张,似乎想将它吞下
,又似乎不想。
  “瑶瑶,别这样,我们…”吴来还没说完,就“喔…”地转成了一声舒服
的爽叫,他从未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这样被迫地‘强奸’。
  林书瑶芊芊细手抚弄着吴来肉棒的根部,然后一口吞下了吴来的龟头,在口
中用小香舌在龟头的边缘绕了起来。[来哥棒棒好像没有那种恶心的味道。]
  凤眸微眯,斜眼瞟了吴来一眼,看他满脸通红,口中微微发出舒服的吼声,
[只要…只要让来哥舒服,他就不会不要自己的。]
  伴随着“扣扣”的敲门声,门把被扭开了。
  吴来和林书瑶都是一惊,而林书瑶此时居然掀开病床上的被单,整个人双腿
跪了起来,埋进了被子里,期间她的檀口居然没有离开吴来的龟头,在这样的转
向中吴来感到自己的龟头边缘被香舌360度地抚慰一圈,不由得“噢…”地叫了
出来。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传了进来,“吴来,你醒了?”
  吴来也来不及说话,赶忙将自己的腿屈伸起来,被子登时隆起一片,遮掩住
被子下那凹起的曲线。
  一张俏脸映入了吴来的眼眸,她头顶着粉红的帽子,一头乌黑长发笔直的落
在她的身后,身穿着粉红色的短袖护士装,露出了两条雪白的手臂,长及膝盖的
短裙下是一双白色的长筒丝袜,投射出无限的吸引力,迈着脚下一双女式皮鞋向
病床走来。
  “你是?”吴来依稀感到眼前这个少妇有些熟悉,但下身传来的舒适感严重
地影响了他的思考。
  “哼!这么快就忘记了老同学了?我是小雨啦!”女人有些嗔怒。
  “小雨!你是夏雨!啊……喔…”吴来终于认出了眼前这个少妇,她就是
当年萧逸蓉的好朋友小雨,而林书瑶似乎有些愤恨吴来到了医院居然还认识一个
护士姐姐,檀口离开了龟头,沿着龟头的边缘用牙齿轻轻地啃了一下,听到吴来
的闷哼,才又伸出小香舌舔着刚刚啃过的地方。
  “怎么了?吴来,伤口还痛么?我看看。”护士的天职让夏雨不得不注意病
人的伤痛,赶忙小跑到床边,想查看吴来的伤口。
  “不,我没事,小雨你不用过来。”吴来赶紧阻止了她的动作,“刚刚只是
有只蚊子咬了我一下。”刚说完,龟头周围就传来一股与硬物接触的感觉,赶忙
接着说道:“那是一只美丽可爱的蚊子。”
  林书瑶的小手又缓慢地在根茎处上下移动,两颗蛋蛋也被另一只柔软的手包
裹住,而从她的喉咙深处更是传来一阵吸力,吴来只觉灵魂都差点被吸进去了。
  夏雨虽然觉得美丽可爱来形容蚊子有点奇怪,但既然病人都不打算让她检查
,加上病人脸色红润,也不像有什么事,就停住脚步,“你没事就好,你知道当
年阿蓉她…”
  听到这名字,吴来有些烦躁,“不要说了!”
  [当年?阿蓉?那是谁?]林书瑶心中一阵委屈,看着眼前自己吞噬的肉棒,
觉得它变的不那么可爱了,贝齿围住龟头轻轻一咬。
  “啊……她只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现在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的!”吴来感到自己好像在玩有奖问答,答对有奖,答错就得受罚。
  夏雨听吴来说得这么坚决,轻叹一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像是为了奖励和弥补似的,一条小香舌沿着龟头缓慢向下,接着又从根部慢
慢舔了回去,在玉手的配合下,围住龟头绕了一圈,呼了两口香气在龟头上,檀
口张开又将龟头吸了进去。
  “喔…噢…”吴来全身一颤,浑身力气好像都集中在肉棒上慢慢被林书瑶
吸进去。
  夏雨见吴来又是这种怪异表情,刚想发问,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一个中年男人慢慢地走进病房。
  又是一个熟悉的人,吴来正想着在哪见过他时,身边的夏雨反而率先打起了
招呼,“啊,林市长,您怎么来了?”
  身下女孩那双抚摸的手一颤,吞吐也慢了下来。夏雨看到他们好像有事要谈
,点下头告罪了一下出去了。
  “啊!陈三?”在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成熟美艳的妇人,此时她看到病床
上的人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
  “吵什么吵,什么陈三,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吴来!”林市长皱着眉头,扭过
头向妇人说道。
  “哦。”秦紫烟含糊地应了一声,心中却已经飘回了那天酒吧的情形,想到
这些天来在梦中经常回到那天的淫梦,想着梦中那种强力的冲刺、那强壮的身躯
、那彷佛升上天堂的感觉。胯下蜜道又开始流出了水流,赶忙夹紧双腿,找了张
椅子坐了下来。
  吴来已经完全知道来人是谁了,林书瑶的父母,只是想不到她的爸爸居然是
市长,也怪当时自己也完全没朝那方向想,要不当时看到照片可能就已经认出了
他的身份。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瑶瑶呢?”
  “我叫她回去了,对于那晚的事…”
  “那晚的事?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有老婆了!”吴来一直都不信有
王八之气,但此时被林市长冷哼一声,那种久居上位的威严扑面而来,他居然有
种心虚的感受。
  林书瑶躲在被子里,刚从父母来到的惊讶中恢复过来,就听到爸爸说来哥已
经有老婆了,绝望、悲戚、痛苦包围了她的心,咬紧牙关,捂住自己的小嘴,眼
泪从眼角无声地落了下来。
  胯下肉棒凉丝丝的,吴来此时也感受到林书瑶心中的悲戚,将自己的手伸进
了被单中,抚摸着林书瑶的俏脸,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我早就跟老婆分居了,现在正准备跟老婆离婚!对瑶瑶!我会负责任的!
”虽原本还不想这么快跟老婆离婚,但很明显现在瑶瑶更需要自己,吴来只有斩
钉截铁就说出了上面的话。
  “好,年轻人,我希望你能做到,我也不想瑶瑶受伤害,最好这件事不要让
瑶瑶知道!”
  林书瑶悲戚的心因为吴来那句我会负责任,又开始活络起来了,但却又想到
来哥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父母而改变的,[不行,我要捉住幸福,我要让来哥迷恋
自己!]看着手上胀着的肉棒,想着来哥难耐的样子,[来哥,让我来抚平它。]
  微红着脸,再次低下头去,半握着肉棒,伸出小香舌从肉棒的根茎处来回上
下地舔舐,留下一股股香津,再绕回龟头处,用檀口顶住龟头上的马眼,像要吸
出什么东西般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阵吸力,借着这股吸力,头部慢慢往下,将硕
大的阴茎整个吸进了口腔之中,直到顶到了自己的喉头,有些不适,头部才又慢
慢向上,期间又用小香舌在肉棒的背面来回挑动,头部上下如此反复地摆动着。
  “嗯…”吴来感到自己的肉棒又进入了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他沉浸在了
那口腔的温润中,看着坐在林市长身后不断交叉着白嫩双腿的秦紫烟,又想起了
那晚自己怎样肏干她的情形,想着她顶在梳妆台上不断摩擦自己双乳自慰的骚样
,想着她后庭插着按摩棒而让自己双洞齐进肏干的欲仙欲死的荡样,想着她在厕
所被自己抱住双腿大大的分开喷射尿液的样子,再联想到如今她的女儿就在她面
前用嘴吸允着自己的肉棒,本已胀大的肉棒仿佛又胀大了几分,抚摸着林书瑶俏
脸的手不由自主地探进了她的衣襟,掌握了那虽不硕大,但却充满少女诱惑的乳
房。
  而接下来关于林市长的谈话吴来却一无所知,只在口中不时发出“嗯…”
来回答。
  “记住!等瑶瑶学业结束后你们就完婚!”林市长为这次谈话做了一个结话
陈词。
  “嗯,知道了。”吴来勉强答道,然后眼看着未来的岳父岳母一前一后地走
了出去。
  吴来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下不知是被闷着还是情动了,连脖颈都是一片粉
红的林书瑶。
  她吐出了肉棒,朝向吴来吐了吐小香舌,又用与她清纯脸蛋不相符的媚笑向
吴来抛了个媚眼。
  大手一拉,林书瑶被拉到了吴来身上,“啪”小翘臀被轻拍了一下,“真是
淘气的小公主,差点就出事了!看你下次还敢不?”说完又再拍了一下。
  但吴来却发现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暗淡,也不知那句话说错了,而吴来深知
做永远比说的来的好,所以拍打的动作停止了,转而用自己的大手隔着短裙抚摸
她那柔软的小翘臀,疼爱她然后拥有她,或者对此时的她来说,是唯一的幸福了

  将她翻转过来,压在自己身下,看着这令人怜爱的容颜,还有虽不成熟但也
已经凹凸有致的身材,反而让吴来有些不忍掠夺。
  然而林书瑶却伸出自己的双手,解开了自己上衣的纽扣,露出里面白色的胸
罩,接着胸口的小兔子也暴露在了吴来面前,“来哥,你以后好好的疼爱我,我
爱你。”
  如果这一刻,吴来拒绝在这拥有她,或者会让这小女人伤心欲绝,所以他不
再犹豫,任由林书瑶解开他的病服,“我也爱你!”吴来看着林书瑶的眼睛,真
诚地对她说,接着他低下头去,寻找到小兔子上那颗最诱人的红宝石含了进去。
  “好可爱的小东西!”吴来试图用语言让她忘记以往,另一只手已经抚上了
另外一颗小小的娇乳,虽然与她妈妈比起来,小了不止一圈,但却有另一种嫩稚
的美感。
  “唔…”林书瑶咬紧嘴唇,感受着这种被侵犯的羞涩,仿佛从喉咙中发出
一声喃喃的轻鸣,抱紧吴来的脖子,不让他从自己的胸口移开。
  吴来另一只手轻轻探入林书瑶的胯下,拨开那可爱的小内裤,寻找到大腿根
部那边的溪谷,却发现蜜穴早已湿热,变的有些湿漉漉了。
  林书瑶有些害羞、有些害怕,就分出一只手想要阻止吴来那只作恶的手,然
而吴来也将另一只五指大军攻向林书瑶的胯下。
  “来,宝贝,把屁股抬一下。”吴来轻轻地在林书瑶的耳边呢喃,她听话的
将臀部轻抬,让吴来顺利地将她的内裤拨了下来。
  卷起她那件短裙,看着平坦小腹下那可爱的粉红溪谷,用手轻轻拨开谷口,
手指来到肉靶中心那颗最诱人的樱桃,轻轻的按压下去。
  “啊……啊……不要!”林书瑶感到一股强烈的快感从那颗小樱桃处流进体
内,但却又有些抗拒这种感觉。
  “乖乖,别怕,交给来哥我就好了。”吴来一边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一边
在她耳边呢喃。
  “喔……喔……”林书瑶平静下来,感受着来哥对自己的爱抚,从口中不时
发出一阵阵难耐的呻吟。
  吴来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就将自己的肉棒移到那一张一阖的湿热蜜穴上,“
瑶瑶,我进去了。”说完,吴来将肉棒顶到那销魂的口上。
  殊不知在这时候,林书瑶却突然摇起了头,把手按在吴来的小腹上,让他那
已到城门的巨龙停了下来。
  “呜呜……来哥,不要了,不要了,我怕。”林书瑶俏丽的粉红脸靥上却又
布满了泪珠。
  吴来也正不知所措时,“咔”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
  (各位童鞋,谢谢收看此文,发挥你的想象力,怎么做个爱都这么曲折?究
竟是谁进来了?吴来他们又会不会被发现?更多精彩敬请期待下章!)
  *******************
  花絮——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传了进来,“瞄,你醒了?”
  吴来也来不及说话,赶忙将自己的腿屈伸起来,被子登时隆起一片,遮掩住
被子下那凹起的曲线。
  一个人走了进来,她头顶着两只长长的耳朵,身穿着花纹的虎纹装,露出了
两条雪白的手臂,下身是一双黑色的长筒网袜,投射出无限的吸引力,迈着脚下
一双女式皮鞋向病床走来。
  “瞄~走错房间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