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服务公司】(18—19)

  第十八章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四肢大开的躺在一个空荡荡,白茫茫的一片空间里……
  我这是在哪?怎么什么东西都消失了?
  我大惊之下低头一看,呼,还好,我的身体还在,只不过浑身赤身裸体的一
丝不挂,不但如此,而且我的阳具还昂然挺立着。
  在这空荡荡的空间里勃起,这让我感到很丢脸,于是便想伸手将阳具按回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四肢竟然动不了,我明明看见胳膊就平放在我的两
边,可我竟然指挥不动它们?!
  我开始扭动身躯,可是大开的四肢跟我的胳膊一样,不听我的使唤了。
  我瘫痪了吗?不!!我还年轻!!我不要这样!
  就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的阳具消失了,不,准确来说是被一
个东西给遮住了。
  那是一个阴唇,非常美丽的阴唇,这个忽然出现的稚嫩美丽的女性的阴唇套
住了我的阳具。
  渐渐的,以这个阴唇为中心,开始向四面扩散性增长出白嫩的皮肤。
  有着精致肚脐的洁的小腹形成了,一双修长白嫩的美腿出现了,跨在我的腰
际。皮肤继续往上增长,一对浑圆饱满,两颗仿佛能挤出汁液的丰满乳房像水蜜
桃一样从美人的胸前长了出来……。
  是个女人的身体!从套着我阳具的阴唇上长出了一个女性的裸体!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渐渐出现我的身体上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体,就在这时,美
人的胳膊已经长了出来。
  只见这两条白藕般纤细的胳膊忽然一伸,一双玉掌顿时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的脖子就想是被一个铁箍给锢住了,顿时感觉呼吸极为困难。我没想到这
双小手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想挣扎!可是我的四肢依然不听使唤。我只能眼睁睁的感觉脖子上的玉掌
越收越紧……。
  这时,一阵熟悉的凸状物挤压摩擦感从我的下体传来,我挣扎着眼睛向下一
看,原来我身上的玉体竟然上下摆动,开始用她那美丽的阴唇套弄我的阳具。
  伴随着阵阵穿刺女体的刺激感感从下体传来,一个荡人心魄的磁性女音传到
了我的耳边:
  「呵呵……愚蠢的男人……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不错吧。」
  我惊讶的抬眼一看,发现我身上的女体已经长到了下巴,一个女人殷红的樱
唇出现了。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很害怕看她的眼睛,但是她的眼睛马上就要出现了,就
在我惊慌而无助的望着身上的女人的时候。这个樱唇又说话了:
  「哼,卑贱的男人,竟想染指我肖蕾神圣的躯体,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在
我的魔性之躯下极乐而死吧。
  来吧!更用力的挺动!更用力的穿刺我吧!当你将精液射到我体内的那一刻
,就是我夺取你灵魂的一刻,啊哈哈哈——」
  身上这个美人发出魔女一般勾魂摄魄的荡笑声,然后更加用力的上下摆动她
那纤细的腰肢,她的阴唇和我的阳具随着交合的拍击啪啪作响,淫汁飞溅,一股
热气直冲脑后,我知道我要射精了!
  不!我不想死!我要杀了你!
  ……
  「张……张,先,先……呀,啊」
  一阵娇弱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登时睁开了眼睛——
  只见玉脸惨白的纪芳岚赤身裸体,分着雪腿跨坐在我的身体上,我的阳具插
在她的肛门里,而我的双手竟然掐着她那纤细的脖子,纪芳岚握着我的手腕,已
经被掐的眼睛充血,口水直流了。
  她娇躯上的纱衣已经扯成了碎片,淋漓的香汗顺着她洁白的脖子,流经丰满
白嫩的玉乳,划过纤细的小腹,在我和她那迷人的下阴交合处汇成了一滩水迹。
  我一见大惊,连忙松开了双手。
  我一松手,纪芳岚娇躯一软,啪嗒一声便将软玉温香的裸体伏在了我的胸膛
上。开始咳嗽起来。
  我的胸膛上感觉到了来自纪芳岚那对丰嫩乳房的挤压和她娇躯百分百的紧贴
刺激感。一阵销魂的电流传进了我的脑海。
  不过我没时间享受这温香软玉,连忙轻轻的捧起胸前玉脸焦急的观察。
  只见纪芳岚那精妙绝伦的玉脸上梨花带雨的挂着几行清泪,而且嘴角边还有
一些晶莹的唾液,一副惨遭凌虐的可怜模样,见到我在看她,纪芳岚一边咳嗽
,一边伏在我的胸膛上楚楚可怜的说道:
  「咳、咳、张、张先生,刚,刚才我快被你掐死了,你喜欢在做爱时掐女孩
的脖子吗?」
  我闻言顿时大惊,连忙抱住她的肩膀说道: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芳岚见我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她的双眸里也放出一丝不解的目光。只见
她轻皱峨眉,一边轻抚摸我的脸颊,一边眼含秋水的望着我说道:
  「咳,我也不知道,刚才您躺在沙发上,叫我坐在你身上肛交,可是我刚将
您的阳具插入我的体内,您就忽然晕过去了。
  大惊之下我低头想去听听您的心跳,没想到,您忽然就掐住了我的脖子,咳
咳,还提着我的脖子,让我的身体上下摆动,让我的肛门去套弄您的阳具,咳咳
,我还是头一回被人这么凌虐,咳!咳差点死掉。」
  望着眼前的楚楚可怜的纪芳岚我真是悔恨交加,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
是我还是轻轻拍着她的雪背安慰道:
  「对不起,芳岚,我刚才……。」
  「呀啊!——臭小子!你,你怎么了!不!不要再踩了——我要断气了,呀
——」
  正在我安慰纪芳岚的时候,一声哀号从我旁边响起,我抱着纪芳岚扭头一看
,发现在旁边的沙发上,一场更惨无人道的兽行在上演着。
  只见赤身裸体,只有腰间缠着一块薄纱的的单玉环被大大少爷按在地上,大
少爷坐在她那雪白的小腹上,双手拽着她那一双藕臂,正挺着一双大脚,将肮脏
的大脚掌贴在单玉环那精致的脸颊上来回挤压踩弄。
  大少爷时而用长满老茧脚趾伸进单玉环的嘴里抠弄,时而用脚心在单玉环的
小脸上来回摩擦。
  而单玉环则无奈的左右摇摆着脸蛋,躲避大少爷的脚掌的侵袭,樱唇里的唾
液被大少爷用脚趾挤出来,后又被大少爷用脚掌抹的满脸都是,真是狼狈极了。
  而大少爷则满脸通红,眼眶充血,坐在单玉环的小腹上,一边不顾单玉环的
求饶恶狠狠的踩踏她的玉脸,一边疯狂的说道:
  「让你管我!让你管我!以为是我姐就拽啊!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就在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怎么是好的时候,骑在我身上的纪芳
岚忽然盈盈的说话了:
  「先、先生,大少爷现在疯狂的表情跟刚才你掐我的表情好相似啊,会不会
他也……。」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连忙握住身上美人雪白的蛮腰,将她抱了起来。
  「呀!先生!先别抱我起来,我会……呀——!扑哧!。」
  纪芳岚的话还没说完,我便一把将纪芳岚从我的阳具上抬了起来。
  没想到我的阳具刚刚离开的她的粉嫩窄的肛门,只见身上的纪芳岚峨眉一皱
,双臂猛的抱着我的胳膊,雪白的娇躯一震痉挛,她那美丽的阴唇急速收缩了几
下。
  扑哧一声,一股激烈而晶莹的淫水从纪芳岚的阴唇里喷了出来,直接就淋到
了我的阳具和小腹上。
  我目瞪口呆的抱着纪芳岚,望着还在我手掌中不停痉挛娇躯的不知为何她会
这样。
  纪芳岚见我放着她,一边抖着娇躯,娇喘吟吟的享受高潮的余温,一边满脸
红霞的对我说道:
  「呼,对、对不起,张先生,我每次被男人凌虐后都会潮喷,刚,刚才被你
掐的时候已经处在高潮的边缘了,本,本来想先冷静一下,再,再从你身上下来
的。」
  我望着纪芳岚的那不停闭合的湿漉漉的阴唇愣住了,我早就知道纪芳岚有点
被虐待的体质,只是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地步,连掐她的脖子都会让她高潮。
  「呀唔——啪!啪!」
  一阵沉闷的低音声和拍击皮肉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抱着纪芳岚扭头一看,发现大少爷竟然坐在单玉环的身上,将自己的一只
脚掌整个塞进了单玉环的嘴里,并同时用手掐住了她的秀鼻。
  被大少爷压住的单玉环动弹不得,只得用玉手去拍击大少爷的臀肉,示意他
快松开她。
  窒息使得单玉环满脸赤红,双眼翻白,洁白诱人的玉体在大少爷身下激烈的
痉挛抖动,被憋的香汗淋漓。
  而我发现从她的塞满大少爷脚掌的嘴角里流出了一丝鲜血,显然她的牙齿咬
破了大少爷的脚掌,
  可是压身上的大少爷就像中了邪,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痛一样,不顾身下单玉
环的濒死状态,眼睛充血的继续将脚掌塞进单玉环的口中,那情景真像一个野兽。
  「唔——扑哧!」
  只见大少爷身下的单玉环美目一瞪,那双修长的美腿一阵抖动,扑哧一声
,一股腥黄的尿液就从单玉环那不停颤抖的两条雪腿间的薄纱里喷了出来,直接
喷洒到她那双正在向后蹬踏的美丽玉足的脚面上。
  遭了!她竟然被憋的失禁了,再不去救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连忙抱住身上纪芳岚那雪白的蛮腰,将她的玉体侧放
到了沙发边上。
  然后站起身子,离开沙发,跑到大少爷身边,照着大少爷的肩膀就是一脚重
的。
  大少爷的身材比我小,所以我一脚就将他从单玉环的小腹上踢了下来,他那
只脚掌也从单玉环的嘴里拔了出来。
  「恶——!」
  大少爷的脚一离开单玉环的嘴,单玉环立刻翻转赤裸的娇躯,瞪着双目,双
手撑地的对着地面吐了起来,吐出了很多带有刺鼻味道的东西。那情景真是狼狈
不堪。
  但是单玉环居然第一时间就可以爬起来吐,这就说明她的生命力还很顽强
,于是我也松了一口气,知道她的生命没危险了。
  而大少爷挨了这么一脚,似乎也正常了。
  只见他就地一滚,砰的一声脑袋就磕到了旁边的沙发扶手上,清醒过来:
  「啊哈哈哈!我要兽性大发——咦?我怎么了?」
  就在大少爷晕晕乎乎的光着屁股,握着脑袋蒙蒙隆隆找不着北的时候,单玉
环已经停止了呕吐,赤身裸体的站了起来,然后一边将嘴里的脏东西吐出来,一
边叫骂道:
  「呸、呸、呸!好臭!这大少爷平常都不洗脚的吗?!哪有这么玩女人的
,想奸杀我吗?!!嗯?」
  单玉环低头一看,发现一股腥黄的水迹正从她残破的纱裙里流出,顺着她那
雪白的大腿根缓缓的流到了地上,应该是刚才喷出的尿液有一部分储存在了她的
阴道里,现在她站起身,因为重力关系所以流了出来。
  望着自己美腿上流下的这个黄色的水渍,单玉环那被大少爷踩得肮脏不堪的
玉脸登时一沉,然后望着大少爷蹲在地上那呆呆的背影,咬着银牙恨恨的说道:
  「混蛋……竟敢害本姑娘失禁……我绝饶不了你。」
  说完,裸着娇躯气鼓鼓的就向大少爷走去,因为她没穿衣服,所以我清晰的
看见她一边走,美丽的肌肤一边抖,显然不是因为冷,而是气的。
  大少爷还懵懵懂懂的趴在地上,揉脑袋呢,单玉环走到他的背后,杏目一瞪
,玉足一抬,照着大少爷的屁股就是一脚。
  而且单玉环这一脚还踢的很准,在踢他的一瞬间,我清晰的看到单玉环的一
只脚的拇趾深深的陷入了大少爷的肛门里……。
  「嗷呜——好痛!我的后门!谁他奶奶的……。」
  肛门被击中,大少爷登时痛的泪流满面,大声尖叫了起来。
  只见他一边捂着屁眼,一边骂骂咧咧的转过头来。
  见到站在他身后的是玉面寒霜,裸体俏立的单玉环,愣了一下,讷讷的说道:
  「玉、玉环姐?是你?你为什么踢我?还,还有,你的脸怎么那么脏啊?」
  单玉环一听,登时峨眉一翘,火冒三丈,只见她一扭蛮腰,美乳一抖,抬起
玉足再次向大少爷踢去,而这次,是照着大少爷胯下那依然挺立的阳具去的。
  大少爷一看玉足来袭,反应还算机敏,只见他双手向下一挡,便挡住了单玉
环的撩阴腿,然后大少爷顺势握住单玉环白嫩的脚脖子向下一拽,单玉环身形不
稳,娇躯向前倒去。
  而大少爷则趁机张开双臂,向前一抱,于是单玉环那白嫩诱人的玉体就再次
被大少爷抱了个满怀。
  被大少爷抱住的单玉环依然羞愤不平,拱着白嫩的玉体在他的怀里拼命挣扎
,而且还用贝齿去咬大少爷的肩膀。
  大少爷没办法,只好抱着裸体的单玉环向前一倒,将她那美丽的身体死死的
压到了沙发上。
  单玉环并不服气,依然在他的怀里依然不依不饶的,拱着娇躯挣扎。
  心急中的大少爷用粗壮的大腿敲开单玉环那双白嫩修长的美腿,等到自己的
粗腰全部挤进单玉环的下体,然后握着阳具向她那分着的,稚嫩的阴唇一挺……
扑哧!
  「啊呀——」
  被大少爷的阳具刺入下体,只见单玉环忽然娇玉脸一白,一双分着的雪腿登
时一阵抖动,单玉环凄厉的惨叫一声后,一丝红霞就布上了她的脸颊,娇躯登时
就瘫软了下来。
  大少爷将阳具插入到单玉环的体内后,皱着眉头舒爽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腾
出一只手,握住单玉环的一只椒乳,放在手里轻轻的揉捏着,一边叹道:
  「呼,玉环姐,你今天下面特别的紧呢,以前上你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
,难道你又进行什么性训练了吗?」
  单玉环下体插着他的阳具,大开着美腿被大少爷压在身下肆意玩弄着,单玉
环的娇躯就好像忽然浑身瘫痪似的,一动都不动。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单玉环满脸红潮而又愤愤不平的望着大少爷说道;
  「哼,你,你怎么知道我们性服务员的下体被训练成男人用阳具突然刺入
,就会因为阴道壁受刺激而暂时浑身酸麻,你老爸不是管的你很严吗?这种商业
秘密你怎么知道?」
  大少爷一边轻柔的抚摸着单玉环的乳房,让她的身体继续保持酥麻的状态
,一边嬉皮笑脸的说道:
  「嘿嘿,我毕竟是公司的大少爷,虽然我老爸管的严,但是我想知道的事
,还是能够知道的,嘻嘻,继续吧……咦?」
  就在大少爷话音刚落,一手握着单玉环雪白的脚脖子,一手伸进她那残破的
丝裙里揉捏她的阴唇和自己阳具的结合部,准备继续进攻的时候,忽然眉头一皱
,将手指掏出来一看,发现上面竟然沾满了血。
  大惊之下的大少爷连忙掀开单玉环的残破丝裙一看,发现鲜血是从单玉环的
阴道里流出来的,于是指着那沾满血迹下阴,目瞪口呆的望着身下的单玉环讷讷
的说道:
  「玉、玉环姐,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的阴道被我刮出血了。」
  单玉环表情似乎很痛苦,只见她咬着樱唇抬头望了望自己下阴,然后伸出玉
臂抵住大少爷的小腹,颤巍巍的说道:
  「不,不是刮出血的,是处女膜被你捅破了,你,你先把阳具拔出来,等会
再做,刚破身,我下面好痛啊。」
  「什么?处女膜?!!!」
  一听这话,大少爷顿时诧异的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只听他不可思议的问
道:
  「玉、玉环姐,你,你不是夸口你的阴唇含过千万阳具吗?光被我上就不下
二十次,你怎么还有那东西?」
  单玉环分着一双雪腿跨在大少爷的腰间,搂着大少爷的脖子坐了起来,然后
一边伸出玉指,捏着大少爷的阳具根部想将它从自己的阴道里拉出来,一边皱眉
娇喘道:
  「呼,这是工作需要做的假的,你快将它拔出去,我有事跟你……。」
  「呀哈!我知道了!」
  还没等单玉环把话说完,只听大少爷一声欢呼,握住单玉环的一只椒乳就将
她重新按回了沙发上,然后握住单玉环的雪白的脚脖子大大的分开,被残破丝裙
遮住的下阴就再次对准了大少爷的阳具。
  大少爷就像见血就疯的鲨鱼,不等单玉环回答,拽着她的裙子,腰部用力向
单玉环两腿间的粉嫩的阴部一挺,扑哧一声,阳具便再次深深的刺入了单玉环的
阴道。
  「呀啊——」
  下体被大少爷用阳具这么一刺,只见单玉环玉脸一白,惨叫了起来,双目顿
时流出了眼泪,看来刚刚的破身的下体真的很痛,否则性经验丰富的单玉环不会
流眼泪。
  可是大少爷似乎并不怜香惜玉,不顾单玉环的痛苦的低吟,握住她的一双雪
白的小脚,拼命抽插单玉环的阴道,一边插,还一边欲生欲死的说道;
  「哇,真紧啊,我还是头一回有这么爽的感觉,以后我接管公司一定要,哦
,要作为重点项目。」
  虽然此时单玉环那美丽的下阴还被她块残破的丝裙朦朦胧胧的遮着,让我无
法清晰的看到阳具进出单玉环阴道的样子。
  但是从大少爷每次挺进的时候,从单玉环的裙底都会传来响亮的啪啪声,我
知道,那是大少爷的抽插单玉环时,阴囊拍击到单玉环臀部发出的。
  每次啪声响起,单玉环都会闭上双眸,紧皱峨眉,那双盘在大少爷腰间修长
洁白美腿都会因胯间的撞击而痉挛一下。
  有几次痉挛过后,痛苦的单玉环似乎想将自己那双美腿闭合起来,以减轻来
自下阴的痛苦,但是每次想这样做的时候,大少爷都非常恶毒的握住她的大腿根
,将单玉环那双美腿再次大大的分开,迫使刚破身的单玉环全身心的接受自己的
鞭挞。
  就在我心疼单玉环,准备上去在给大少爷一脚的时候,忽然发现情况变了。
  因为我看见单玉环的娇躯不再痉挛了,她的脸色也不再痛苦了,反而一种迷
离朦胧的神色充满了单玉环的双眸,一丝娇红撒上了她的双颊,这是欲火升腾的
表现,单玉环主动分开她那双雪白而修长的美腿,盘住了大少爷的腰肢,去迎合
他的抽插。
  看来单玉环说的是对的,她们这些性服务员都被调教成对男人的阳具非常敏
感,只要有阳具刺入她们的下阴,她们就会欲火蒸腾,很快进入状态。
  否则按照单玉环的性格,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原谅大少爷,更别说是迎合
他的交欢了。
  既然如此,本来我不想去打扰她们的盘肠大战,不过有件事我必须搞清楚
,否则我内心不安。
  于是我走到这两条肉虫旁边,心有余悸的低声对大少爷说道:
  「大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咱们俩会忽然兽性大发呢?」
  第十九章
  大少爷正握着单玉环的一只玉乳,舔舐上面殷红的乳头,听到我的问题一愣
,抬起头望着我说道:
  「什、什么?什么发疯?」
  大少爷停止动作,压在身下的单玉环立刻从情欲中清醒过来,凤目中的迷离
淫靡之色顿时一扫而空,见到大少爷还压在她身上,顿时羞愤异常。
  于是攒起玉腿,用白玉般的脚掌顶住大少爷的小腹用力一蹬,一下子就把大
少爷从自己的娇躯上踹开了,大少爷猝不及防,身子向后倒去,在倒下的一瞬间
下意识的向前一伸手,一把就抓住了环绕在单玉环蛮腰间的残破丝裙。
  于是只听「撕拉」一声,在大少爷倒地的一瞬间,单玉环那残破的丝裙也被
从她那雪白的蛮腰上扯了下来。
  这是单玉环娇躯上最后一块遮羞布。现在,单玉环真的变成了一丝不刮,玉
体横陈的裸体美人了,于是,我清楚的看到,单玉环的两腿间的那精致粉嫩的阴
唇有些红肿,还带着血丝,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摧残。
  但单玉环顾不上这些,只见大少爷的阳具一离开自己的下体,一个翻身,白
鱼般灵巧的就从大少爷的身下滚了出来,然后赤裸着娇躯,掐着腰愤愤不平望着
大少爷。
  大少爷见身下的单玉环竟然像泥鳅一样溜走了,于是一愣,拿着手里的残破
裙子摆了摆,转头望着单玉环讷讷的说道:
  「玉环姐,干嘛跑开了?我还没射呢?来嘛,再让我插两下」
  单玉环裸着玉体掐着腰,杏目圆瞪的望着大少爷大骂道:
  「你就知道插我,快说!刚才为什么要奸杀我,不说清楚了,这辈子我都不
会让你上!」
  说完,一扭蛮腰,赤裸裸的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翘起一双裸露的二郎美腿
,恶狠狠的望着大少爷。
  虽然单玉环的表情很吓人,但是我从她翘起的二郎腿中间发现又一丝晶莹的
淫水从她那窄小的阴唇里分泌了出来,显然刚才大少爷的阳具插的她很舒服,所
以我很怀疑单玉环说从不让他上这句话。
  就在这时,一双温暖洁白的藕臂从我背后搂住了我的腰部,紧接着两团绵软
粉嫩的肉团挤到了我的背部,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于是反手一搂,一个柔嫩光滑的玉体就出现在了我的怀里。
  赤裸的纪芳岚柔顺的偎在我的怀里,然后一边抚摸我的小腹,一边吐气如兰
的说道:
  「先生,他们怎么了?我们不做了吗?」
  我轻轻的拍了拍纪芳岚的光滑紧俏的臀部,说道:
  「当然要做,只不过先要搞清楚一件事。」
  说完,便继续搂着纪芳岚看着面前的两人。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刚才我忽然就失去理智了,真的,来嘛~玉环
姐,在让我干几下吧」
  说完,跪在地上的大少爷便悄悄的把手向单玉环的那雪白的脚腕抓去。
  单玉环见大少爷贼心不死,顿时气的七窍生烟,于是抬起裸足,照着大少爷
伸来的手掌,一脚就踩了下去。
  「哇呀——,玉环姐!干嘛踩我啊!」
  单玉环的玉足不偏不倚,刚好踩中大少爷的手背,大少爷惨叫一声,收了回
去。单玉环盯着大少爷,恶狠狠的盯着,那表情显然在说:你要是不好好回答
,就不是踩你那么简单了。
  大少爷一边揉着手背,一边满脸委屈的望着眼前这个裸体美人说道:
  「玉,玉环姐,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不你问张大哥吧,不要整我了。」
  听到他这话,我心里忽然一闪,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于是问道:
  「大少爷,是不是刚才你让我涂在阳具上的那瓶药水有问题?」
  旁边的单玉环一听楞了一下,然后扭转裸躯,恶狠狠的向旁边的大少爷问道:
  「什么药水?你又往你那子孙根上涂什么了,拿来我看!」
  「冤枉啊,玉环姐,只是普通的……」
  本来大少爷还想再辩解几句,但是看到单玉环那玉面寒霜的样子,吓的顿时
把话咽了下去。
  然后垂头丧气的说道;
  「真的没什么,我拿给你看。」
  说完,大少爷便乖乖的用单玉环的纱裙遮住自己的胯间,从旁边的沙发上拽
过自己的裤子,从里面拿出那瓶药水,一边递给单玉环,一边委屈的说道:
  「真的,这瓶女性性荷尔蒙刺激素只是普通的春药,我只是的想让你们两个
快乐。」
  单玉环伸出玉臂,接过药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峨眉顿时皱了起来。
  我以为单玉环生气了,于是搂着纪芳岚打圆场道:
  「对不起,单小姐,我应该阻止他的。」
  单玉环裸着身体,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
  「这不是女性性荷尔蒙,因为有的客户喜欢欣赏性服务员的连续潮喷,所以
女性荷尔蒙经常被客户用到我们身上,我们对它太熟悉了,这不是女性性荷尔蒙
,而好像是……是黑天使。」
  「什么?!黑……黑天使!!」
  坐在地上的大少爷一听这个名字,顿时大惊失色,我明显的看到,他那挺立
的阳具顿时缩了回去。显然这个名字让他不寒而栗。
  还没等我问话,忽然感觉身边的赤裸的纪芳岚轻轻的依进我的怀里,在我耳
边轻轻的说道:
  「张先生,黑天使原来是我们公司研制的一种男用春药,据说这种春药能够
激起男性最残暴的一面,本来是作为客户对我们进行性虐待时的助性剂使用的。
  但是这种药剂的效果太强了,在第三淫女监狱,实验员吞服药剂后在那些淫
女囚们的身体上进行可行性实验时,竟然在兴奋中失手虐杀了三名女囚。
  最后那个实验员也因癫狂撞墙而死,这是我们公司创建以来最大的丑闻。最
后经过调查,是黑天使的致幻作用太强造成的,所以被列为禁药了。」
  我一听,顿时浑身冒冷汗,于是我的我的阳具也不知不觉的软了下去。
  裸坐在一边的单玉环显然看到了我胯下的变化,于是冷笑一声,讥讽道:
  「哼,算你们两个幸运,今天只是涂在阳具上了,要是喝下去了,我估计今
天咱们全都得完蛋。」
  说完,不顾目瞪口呆的我,转头用裸足踢了一下吓得呆坐在地上的大少爷
,然后杏目圆瞪的说道:
  「喂,大少爷!这瓶药你是从哪里拿来的?这种药应该早都被销毁了才对。」
  大少爷肩膀被单玉环裸足踢了一下,终于清醒过来了:
  「是,是我姐开车接我时,我从她后备箱的一个药箱里顺手抄来的,我,我
姐说这是从日本总公司带来的药。」
  单玉环一听,脸色更凝重了,只见她望着手里的药瓶不无担忧的自语道:
  「沈经理带来的那箱助性药已经有一部分发下去了,那箱里只有这一瓶药装
错了呢?还是整箱都……。」
  说到这,单玉环猛地站起赤裸的娇躯,伸手从旁边的茶几上拉出一条卫生纸
,然后分开雪腿,将卫生纸贴到胯间那粉嫩而红肿的阴唇上,一边擦拭着自己阴
唇和大腿根上的的尿迹和血渍,一边脸色凝重的说道:
  「不行!我的立刻回公司检查一下那箱药物,要是都装错了,万一客户在对
我们性服务员们进行性虐待时用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然后说道:
  「现在都已经十一点半了,即使到公司也得后半夜了,再说,晚上估计也没
人会用,明天再去吧,明天我开车带你去。」
  单玉环经自己的下阴擦干净,然后将手里卫生纸向地上一丢,弯腰捡起沙发
上的毛毯,用它一边裹住自己的洁白的娇躯,一边说道:
  「不行,不能有侥幸心理,否则后果很严重,不论多晚我都要去,今晚就让
芳岚陪你们玩吧。」
  说完,扭转娇躯就向楼梯走去,显然是想上楼去穿衣服。
  坐在地上的大少爷一见,顿时蹿了起来,然后上前一把抱住单玉环的蛮腰
,然后一边用自己的阳具在单玉环那洁白的小腿上蹭,一边开始撒泼打滚:
  「不!我还没有射精,玉环姐,我今晚发誓要在你体内射精的,你不能说话
不算数,不能!」
  单玉环无法抽身,于是一脸苦笑的望着身下的大少爷说道:
  「大少爷,今晚我真的有事,让芳岚陪你们吧,我明天再……。」
  「不!不行!你不让我内射我就不起来,我今晚就赖在你身上。」
  「不行,你快松手,我要踢你了。」
  说完,把单玉环杏目圆瞪的狠狠的望着身后的大少爷,但这次大少爷似乎是
欲火攻心,居然不怕单玉环的威胁,将她的小腿抱的更紧了。
  就在单玉环和大少爷彼此互不相让,相互拉扯的时候,我怀里的纪芳岚微微
一笑,望着单玉环说道:
  「玉环姐,你就跟大少爷做一次吧,否则你们这么拉拉扯扯的岂不更费时间
吗?」
  正皱着峨眉跟大少爷较劲的单玉环闻言一愣,然后一抬头,可不是,挣扎这
会功夫,时间又过去十几分钟了。按照一般男人的性能力,如果自己顺从的话
,说不定早就结束了。
  想到这,单玉环的娇躯停止了挣扎,咬着樱唇转头对大少爷说:
  「好了!大少爷!算你厉害,我让你上一次,你快松开我。」
  大少爷一听,顿时大喜,连忙松开了单玉环的娇躯。
  单玉环从大少爷的怀里挣脱出来,一边捏着自己被勒疼的柔嫩肩膀,一边皱
着峨眉向沙发走去,等走到沙发跟前,一转娇躯,望着大少爷郑重的说道:
  「大少爷,记住,我只能让你上五分钟,五分钟一过,无论你射不射精,我
都要离开。」
  说完,单玉环抓着自己胸前的毛毯向下一扯,于是她那副精妙绝伦的裸体便
再次展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裸着白玉般娇媚身躯的单玉环大方往沙发里一躺,向着我们缓缓的张开
她那双雪白而修长的美腿。
  单玉环顺着腿弯向下伸出玉臂,绕过雪白的大腿根部,用玉指缓缓的拉开她
自己那粘连着一丝淫水,美妙殷红的阴唇,一边望着大少爷冷艳异常的说道:
  「好了,大少爷,扑上来吧,记住,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现在计时开始
,一、二、三……。」
  大少爷一听,深吸一口气,嗷的一声便扑到了单玉环的跟前,猛的抓住单玉
环那对雪白的脚脖将她那洁白的娇躯向自己的身下一拉。
  单玉环娇躯向大少爷身下一滑,双腿便被大大的分开了,于是扑的一声,单
玉环那略带红肿粉嫩阴唇便紧紧的贴在了大少爷的阴囊上。
  感受到阴唇传来的阵阵热气,单玉环乳房一耸,深吸一口气,拽过旁边的毛
毯,卷了卷,然后分着雪腿,提臀放到了自己的腰间,然后伸出手指分开自己的
红润欲滴阴唇,准备迎接大少爷的侵犯。
  但是奇怪的是,单玉环如此配合,大少爷反而没有急着侵犯她,而是握着阴
茎的跟部用龟头轻轻拍打单玉环的外露的阴唇。
  下体传来奇怪的啪啪声,用玉指掰着阴唇等待被侵犯的单玉环好奇的低头一
看,发现大少爷竟然用阳具在拍打自己手指间那红润的阴蒂,就好像在玩突地鼠
游戏。
  于是蜷着娇躯的单玉环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我说大少爷,你干什么啊?我那是阴唇,又不是门,再说即使是门也已经
向你敞开了啊?你拍个什么劲啊,快插进来做吧,我腰底下垫着毛毯,这个分腿
又挺腰的姿势很难受的,快点,记住,你只有十分钟!」
  大少爷闻言满脸通红,只见他一边继续握着阳具继续拍打单玉环的阴唇,一
边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对不起,玉环姐,刚才听到黑天使的名字后,我的阳具就吓软了,还
、还需要刺激一下。」
  单玉环闻言一愣,然后向自己分着的胯下一看,果然!那条拍打自己阴蒂的
阳具果然软趴趴的像一条被抽了筋的蛇,虽然打在自己阴唇上的声音很响亮,但
显然是大少爷用手甩出来的。
  「扑——呀哈哈哈——」
  单玉环小嘴一抿,扑哧一声将裸躯向后倒在地毯上,用手拍着地毯,花枝招
展的大笑了起来,只见她一边抹着笑出的眼泪,一边向大少爷讥讽道:
  「哈哈,我、我做这行这么久,哈、上过我、我的男人无数,哈哈哈!,还
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被吓软了,啊——哈哈哈!,我肚子笑痛了。」
  说着,单玉环竟然捂着肚子,圈起大腿裸着娇躯在大少爷身下哈哈大笑起来
,而且还笑的玉体痉挛,就跟被人凌虐时的样子一样。
  看到自己身下笑到痉挛的单玉环,大少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被自己的性伴侣嘲笑,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绝对的耻辱,更何况旁边还有
我和纪芳岚这个旁观者,那这种难堪就会加剧。
  大少爷脸色一暗,低头用手在自己的胯间摆弄了一下,然后伸手一把抓住身
下单玉环的白嫩的脚脖子,往上一拉,单玉环那双美腿再次被分了开来。然后大
少爷握着阳具的根部开始用龟头盯着单玉环粉嫩的阴唇摩擦。
  自己的大腿被分开了,感觉到阴唇上传来熟悉而坚挺的热气,单玉环用手擦
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一边配合的用手指再次分开自己的阴唇,一边嬉笑道:
  「嘻,怎么?终于硬了吗?我还以为你要拍打我阴唇打足十分钟呢,嘻嘻
,那样一来可就笑死……啊!——」
  单玉环讥讽的话好没说完,笑容还留在玉脸上,谁想到大少抱着单玉环的一
条美腿摆腰向她胯间一挺,单玉环顿时脸色一脸,另一条雪腿猛的一阵乱蹬,凄
厉的叫了起来。
  大少爷嘿嘿一笑,身体一摆,便将阳具从单玉环下体拔了出来,单玉环再次
叫了一声,娇躯一弹,便翻过身来,撅起了白嫩的翘臀,于是我清楚的看到,单
玉环的肛门肉被翻了出来。
  原来大少爷没有插单玉环的阴道,而是猛然插进了她的肛门,而且这种肛肉
外翻的景象看上去有点眼熟,就像是……
  「揉阴环……。」
  趴在地上的单玉环颤巍巍撑起娇躯,然后反手到自己那雪白的俏臀一边按摩
自己那外翻的肛肉,一边紧咬银牙的转头向大少爷的胯间望去。
  「混小子,你什么时候将它套到阳具上的。」
  我闻言向大少爷胯下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大少爷的阳具上不知什么时
候套了一个刺阳具,就是我以前在跟殷素琴玩娇花三绽时的用的那个恐怖东西
,原来它的学名叫揉阴环。
  大少爷听到单玉环的话嘿嘿一笑,然后伸手拍了拍单玉环的洁白的臀肉,拽
着她的两条雪腿将她的翘臀再次拉到自己的的身下,然后一边将用手压住单玉环
的蛮腰,一边将阳具顶上她的肛门。
  不但如此,他还一边用阳具在她的稚嫩的肛门上摩擦,一边淫笑道:
  「玉环姐,你们不是早就适应被客户爆肛门了吗?今天我就要试试你的职业
技术。难道你还拒绝我吗?」
  单玉环闻言大惊,连忙反手去推大少爷的小腹,一边推一边花容失色的说道:
  「我、我不是拒绝你、但是你也不能突然插进来啊,等、等我润滑一下,要
不我那会……!——呀啊!——」
  不等单玉环把话说完,大少爷便拽过单玉环的藕臂,向前一压,一下子压到
了她的雪背上,当然,他的阳具也再次没入了单玉环的肛门里。
  被大少爷压在身下的单玉环那雪白的娇躯登时一颤,樱唇一张就想大叫。
  可是变态的大少爷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只见他嘿嘿一笑,一把捡起旁边
那团刚才单玉环用来擦下体的卫生纸,攒了攒,就猛地塞进了单玉环的嘴里。
  那团卫生纸上沾着单玉环的处女血和尿液,显然味道不怎么好,单玉环嘴里
一塞上这团东西,立刻峨眉大皱,想伸手将她拿出来。
  但是大少爷显然并不给单玉环这个机会,一把将单玉环的那双玉臂扳到了身
后。压到了她那洁白的蛮腰上。
  单玉环的力气不如大少爷的大,无法反抗,只能皱着峨眉,玉指攒拳,坚忍
着。
  而她那无限美好的洁白下半身也开始在大少爷身下乱拱。
  但是大少爷见到单玉环的挣扎的惨状反而更加兴奋,一手拽住单玉环的长发
,一手压住单玉环的蛮腰开始用阳具拼命抽插她的肛门,每次拔出阳具都会将单
玉环的肛肉翻出来。
  而单玉环因为长发被抓,脖子被迫上扬,再加上嘴里含着那团脏纸,所以喉
咙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流着口水,双目无神的,呜呜的叫唤。
  令人汗颜的是,见到单玉环被大少爷被人凌辱的样子,我反而兴奋起来了
,我明显感到我的阳具开始渐渐的硬起来了。
  但是这种情况我必须上前阻止,我压下心中的邪念,松开怀里的纪芳岚。抬
脚准备上前。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到一双温暖的小手正握着我的阳具,把一个东西套了上
去。
  我低头一看,发现赤裸的纪芳岚正跪在我的身下,一手扶着我的阳具,一边
将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揉阴环戴到了我的阳具上。
  纪芳岚发现我正低头看她,于是扶着我的阳具,低下了秀目,满脸红霞,娇
喘嘘嘘的说道:「呼,张先生,你的好意我知道,你放心吧,玉环姐没事的,这
种程度的凌虐我们性服务员还是承受的了的。就让大少爷在玉环姐的身上尽情的
玩吧……」
  说完,纪芳岚已经将揉阴环套在了我的阳具上,然后站起娇躯,张开白藕玉
臂,绕着我的脖子,将那对玉乳贴在我的胸膛上,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
  「张、张先生,我知道我太主动了,不过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真的有点受
不了了,我们也、也开始好吗」
  我闻言向纪芳岚的站着的两条美腿一看,发现一股晶莹的清流正从她那粉嫩
的阴道里分泌出来,一条条的顺着她那雪白的大腿话落到地上,看来欲火焚身的
不止我一个。
  见到纪芳岚这个样子,我登时兴奋的双目一瞪,伸出胳膊弯腰一把就揽住了
纪芳岚的雪白的蛮腰,将她猛的抱了起来,然后向沙发走去。
  而纪芳岚也微笑着娇哼一声,用藕臂抱紧我的脖子,配合我的拥抱。
  不知是单玉环、大少爷他们刺激的,还是黑天使的药劲没过,我比往常要粗
鲁的多。
  走到沙发跟前,我一把就把纪芳岚的身体像扔垃圾一样猛的扔到了沙发上
,然后就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那美丽的娇躯咽口水。
  「嗯——」
  赤裸的纪芳岚的娇躯扔到到沙发上,她被摔的皱了一下秀眉,但是她似乎已
经很习惯被男人摔来摔去了,只是哼了一下,便缓缓的侧过美丽的娇躯。
  然后纪芳岚微微一笑,雪背倚着沙发,挺起一对玉乳,握着自己的雪白的大
腿根,面对着我缓缓的张开了她那双修长的美腿,于是一线美丽粉嫩的阴唇便出
现在了我的面前。
  纪芳岚跟单玉环一样,用玉指轻轻的掰开自己的下体花瓣,满脸红霞,妩媚
异常的对我说道:
  「张、张先生,过、过来吧,我、我需要你的热情……。」
  我一见纪芳岚迷人的样子,登时热血沸腾,上前一把就抓住了纪芳岚那对雪
白的脚脖子,将她的雪腿大大的分开,然后挺身想纪芳岚那雪白的娇躯压了上去。
  纪芳岚感觉到了下体的热气,见到我压了上来,叮咛一声,满脸红霞的闭上
双眸,双臂抱上我的后背,等待着我的侵犯。
  就在我激动的握着刚硬的阳具准备刺进纪芳岚那粉嫩的阴唇里时候,我不经
意的瞥到了套在上面的揉阴刺。
  于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顿时清醒过来,望着纪芳岚那紧闭的秀目不无
担心的说道:
  「芳,芳岚,你也还是‘处女’吧,戴着这个东西刺进去没关系吗,你不会
疼晕过去吧。」
  纪芳岚闻言睁开双眸,只见她的双眼不但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有一丝兴奋
,她伸手轻轻的握住我的刺阳具,将她轻轻的顶住了自己的阴唇,然后娇呼了一
口气,说道:
  「没关系,张先生,我跟玉环姐不同,痛一点……比较好,太温柔了……我
、我没感觉。」
  我闻言楞了一下,然后恍然,纪芳岚确实喜欢这个调调,于是大喝一声
  「好!我来了——扑哧。」
  说完,我腰部向纪芳岚的下体一挺,扑哧一声我那粗硬的便瞬间没入了纪芳
岚的阴唇里。
  「呀哈!——」
  随着纪芳岚一声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叫声,她那粉嫩的阴唇顿时并出鲜血。
  她那无限美好的上半身也随着一挺,那对美丽的玉乳一颤,黔首向后猛的仰
去,乌黑的秀发也随着这一扬遮住了她的玉容。
  见到纪芳岚的阴唇里竟然并出鲜血,普通的破处绝不会流这么多血,一定是
那揉阴环造成的。
  我大惊失色,就想停下来,没想到被秀发遮住面容的纪芳岚竟然忽然伸手派
上了我的腰际,娇喘嘘嘘的说道:
  「张、张先生,请、请不不要停,女人刚、刚破身的时候,抽插的越慢越痛
,尽管来吧,我的阴道要尽快开发,否、否则会影响我以后的工作。」
  说完,纪芳岚竟然抓着我的胳膊,将我的双手放到了她的那对玉乳上,然后
一边握着我的手掌用力挤压自己的乳房,一边娇喘嘘嘘的说道:
  「张、张先生,抽,抽插的时候要用力揉捏我的乳房,这样来自乳房的性刺
激,可以减轻我下体的痛苦,快来吧,我感觉下体越来越痛了。」
  我闻言忽然想起我在蹂躏殷素琴的时候,她也是主动握着我的手去揉捏她的
乳房,看来这是她们性服务员的职业经验。
  我点了点头,然后用力揉捏了一下纪芳岚的殷红的乳头,纪芳岚峨眉一皱
,我插在纪芳岚柔软的阴道内的阳具顿时感觉到被一股温暖的热流包裹住了,显
然那是纪芳岚所分泌的淫水,而从秀发中看到的纪芳岚双眸,也没有了痛苦的神
色,反而满眼充满了欲望。
  我见到大为兴奋,开始抱着纪芳岚的那雪白的大腿开始尽力抽插,我们两人
都开始进入了状态。
  虽然纪芳岚的阴肉被我带刺的阳具翻进翻出,但是她竟然好像丝毫感觉不到
痛苦一样,被我扛在脚上的一对玉足的脚趾虽然绷的很紧,但是娇媚的表情确是
欲仙欲死,很是诱人,这点确实是比一脸痛苦的殷素琴要强。
  「张、张哥,?」
  就在我分着压在纪芳岚娇躯上向她下体猛烈穿刺的时候,旁边按着单玉环臀
部拼命蹂躏的大少爷也忽然气喘吁吁的说话了。
  「呼,张哥,玉环姐的肛门好干啊,我想让芳岚姐帮我舔舔我们的交合处
,好润滑一下。你把她抱过来吧。」
  我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抱着纪芳岚的雪腿低头向她望去。
  我身下的纪芳岚也听到大少爷的话了,只见满脸潮红的她挺着玉乳娇喘道:
  「没,没关系,张先生,把我抱过去吧,大、大家一起做更、更开心。」
  我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有将阳具从纪芳岚的阴道里拔出来,而是拦腰一把将
纪芳岚的娇躯抱了起来。
  而纪芳岚也就这么分着雪腿,阴道里插着我的阳具四仰八叉的盘住了我的腰。
  我抱着纪芳岚来到大少爷的身后,大少爷那毛融融,有些发黄的屁股正拼命
拍击着单玉环那紧俏而充满弹性的雪臀。他那粗大的阳具从单玉环那粉嫩的肛门
里进进出出。
  而单玉环也裸着身体,满脸红霞,嘴里塞着卫生纸趴在大少爷身下皱着眉头
直哼哼。
  单玉环的肛门看上去有点红而且还有几个细小的伤口,显然是被大少爷插裂
的。
  我将赤裸的纪芳岚放到了单玉环的分着的两条雪腿中间,她的玉脸上方刚好
对着大少爷和纪芳岚的下体交合处。
  因为大少爷的拼命抽插,单玉环的颤着雪白的美腿,从她阴唇的裂缝中不停
分泌着淫水,淫水飞溅,全部都滴到了纪芳岚的俏脸上。
  而被淫水打湿玉脸的纪芳岚似乎并不介意,一边张开樱唇去迎接从单玉环阴
唇里分泌出来的淫水,一边拽着我的阳具根部向她的阴唇里塞了塞,示意我继续
做。
  事实证明纪芳岚不愧为性奴隶服务公司最优秀的性服务员之一,她竟然能一
边配合我的抽插,一边温柔的去喝单玉环分泌出的淫水,确实技术很出众。
  更令我惊讶的是,纪芳岚最后竟然抬起玉脸贴到了大少爷和单玉环的交合处
,然后伸出舌头趁着大少爷将阳具从单玉环肛门内拔出的时候,去舔粘在上面的
污垢。
  大少爷每次将阳具从单玉环的肛门里拔出来时,都会噌到纪芳岚的脸颊,粘
稠腥黄的污垢粘的纪芳岚满脸都是,不一会她的脸跟单玉环一样脏了。
  但是纪芳岚似乎并不介意,眼睛被淫水和污垢粘住了,她干脆闭起双目,伸
出舌头,以一副娇媚模样放荡的舔弄着嘴边的污垢。
  阳具被单玉环的肛门包裹,下面还有纪芳岚的舔弄,大少爷很快就受不了了
,大叫道:
  「哇!好爽!我要射了!——」
  说完,猛的一拽单玉环的秀发,阳具向单玉环的肛门里猛地一挺,屁股抖动
了几下,显然是将一股精液射进了单玉环的直肠里。
  单玉环的嘴里含着那团脏卫生纸,无法说话,但是被大少爷的精液一激,只
见她那雪白的臀部猛的一阵抖动,白眼一翻。
  「扑哧——」,
  一股浓烈的淫水从她的阴唇里猛的喷了出来,正好激射到她身下纪芳岚的玉
脸上。
  淫水在纪芳岚那精致的五官上四处横流,在她的脸上画出了一道道的淫靡的
水迹。
  大少爷射精后,将单玉环的雪臀向前一推,便将阳具从她的肛门里拔了出来
,单玉环顿时向前一啪,整个玉体瘫倒到了地毯上。
  然后大少爷喘着粗气竟然跪倒纪芳岚的肩膀旁,开始用沾满精液的阳具啪打
纪芳岚那同样狼狈的脸颊,显然是要让她帮他清理一下。
  见到这个场景,我再也忍不住了,感觉到阳具一阵收缩,连忙抓住纪芳岚的
雪白的大腿往前一推,啪的一声将阳具从她的阴唇里拔了出来。并带出一片淫水。
  「呀啊——」
  纪芳岚娇躯忽然一阵抖动,尖叫了起来。
  原来因为我阳具拔出的速度太快,她那粉嫩的阴肉也因为这样而被瞬间犯翻
了出来,在阴唇处形成了一朵灿烂的小花。
  就在这时,我的阳具一阵抖动,我连忙抓过纪芳岚的一对手腕,让她的玉掌
握住我的阳具。
  纪芳岚的脸虽然被大少爷的屁股压着看不见,但是她的性工作经验丰富,从
手里的阳具鼓胀的程度马上就体会到了我的意思。
  于是玉指轻摆,快速的套弄了几下,于是扑的一声,一股浓烈的精液从她的
手掌间激射而出,从她那雪白的小腹一直喷洒到她的那对嫩乳间。
  纪芳岚松开手掌,然后分开大腿,一边将上面的精液涂摸到自己的那雪白的
大腿根上,一边娇喘吟吟的说道:
  「好、好了吧,二位,可以暂时放开我们姐妹了吧。」
  大少爷嘿嘿一笑,然后一边用阳具拍打着纪芳岚的脸颊,一边说道:
  「玉环姐可以放过,因为她还有工作,至于芳岚姐你嘛……嘿嘿,夜还很长
,你怎么也得让我们哥们俩在你身上尽兴才是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