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服务公司】【六】

                第六章
  一天上午,我正才睡觉忽然我的电话响了,我接起来一听,竟然是一个充满
磁性的女人声音:
  “喂!小子,你起床了了吗?”
  我一听,感觉这股不客气的女人声音很熟悉,于是好奇的问道:
  “我是张士艺,请问您是?”
  那边的女人一听,不客气的说道:
  “嗯,对,就是你,我是单玉环,就是上次你从麻袋里救的那个,还记得吗?”
  我一听,脑海里猛地就蹦出了那个大腿上满是鞭痕的冷艳美女,于是我连忙
说道:
  “哦,是单小姐啊,有什么事情吗?”
  她闻言,冷冷的说道:
  “小子,我这有笔外快,你挣不挣?”
  我闻言一愣,说道:
  “外快?什么外快?”
  她一听,烦躁的说道:
  “外快就是外快!还什么外快!你要不要挣!不要我找别人!”
  我可不想错过这么一个跟美女相识的机会,于是闻言连忙说道:
  “挣!挣!挣!说吧,让我干什么?”
  单玉环一听,平静的说:
  “那好,你现在马上穿衣服到那个十字路口来找我,你不用开车了,我有车,
什么事等到了我再跟你说。”
  说完,她就把电话撂了。
  我一愣,想了想,然后马上穿好衣服,赶紧出了门。
  半个小时以后,我裹着风衣哆哆嗦嗦的出现那个十字路口,凛冽的北风呼呼
的吹着,宽阔的大街上人很少,似乎都给冻没了,我要不是因为佳人有约,我也
不会在这受冻。
  “哔————”
  一阵汽车笛声从我身后响起,我转身一看,只见一辆高级蓝色宝马轿车停在
我的身后,而开车的正是美艳绝伦的单玉环。
  我连忙跑到她宝马车旁,而她也将车门打开,将我放了进去。
  我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向她一看,登时感觉热血沸腾。
  只见今天的单玉环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丝质胸衣,胸口开的很低,将一抹雪
乳从衣领下露了出来,下身则是条同样黑色的丝质超短裙,将一条修长雪白的玉
腿完整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显得那样耀眼,在她玉足上,还穿着一双黑丝带高跟
鞋,显的很是迷人。
  单玉环看到我坐上来了,玉足一踩油门,汽车便开动了,开车后,她嫣然一
笑,然后向我问道
  “小子,怎么你很冷啊?”
  我闻言看了看她身上那性感单薄的衣服,然后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啊,我都快冻死了,怎么,单小姐,你穿的这么少,你不觉得冷吗?”
  单玉环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当然冷,不过我不怕,像我这种一级性服务员,都受过严格的抗冻训练,
所以说这点寒冷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我闻言一愣,问道:
  “抗冻训练?”
  她闻言微笑着瞥了我一眼,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
  “就是将你赤身裸体的放入一个漫到脖子的水池里,然后用了冷气逐渐降低
水的温度,直到冻成冰块为止。”
  我一听,身上更冷了,又用力裹了裹身上的风衣,然后说道:
  “那不是很难受?光天气冷我就已经受不了。”
  单玉环看了我一眼,不肖的说道:
  “哼,所以我说你们这些男人不行,我有一回被我们的性教练扒光衣服扔到
冷池里泡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我的阴道和肛门都冻住了,我都没吭一声。”
  我心说:我怎么和你们这些特殊职业的女人相比呢,于是想了想,说:
  “就算是你们不怕冻,那也用不着穿超短裙吧,在这么冷的天露出大腿是要
感冒的。”
  单玉环闻言看了看自己的大腿,然后说:
  “噢,我穿成这样是工作需要,等一会我工作的时候方便让客户撕扯。”
  我一听“工作”便立刻想起我此行的目的,于是我问道:
  “对了,单小姐,你说让我赚外快,那到底是什么外快啊?”
  单玉环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是这么回事,今天上午我接到几个工人的电话,他们说要雇我当他们的性
奴隶,我同意了,价格都已经谈妥,但他们同时还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要求让我
的丈夫跟我一起去,他们要当着我丈夫的面玩弄我。”
  我一听,惊讶道:
  “你丈夫?你有丈夫吗?”
  单玉环闻言嫣然一笑,说道:
  “当然没有了,所以我才让你当我的临时丈夫。只要你在他们身边待着,看
着我被他们凌虐,等我服务结束后,我就把钱分你三分之一,怎么样?”
  我闻言一愣,然后皱了皱眉,说:
  “这分不分钱的倒还好说,就是这样做不太好吧,我又不是你真的丈夫。”
  单玉环闻言,很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
  “你傻啊,你是不是真的不重要,他们只不过是想享受妻子被凌虐时,丈夫
无奈的表情,所以,我被他们淫辱时,只要你表现的痛苦点,他们不会知道的,
他们重点想要玩弄的还是我的身体。你明白了吗?”
  我闻言,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
  “那好吧,我听你的。”
  单玉环一听我同意了,于是微微一笑,说:
  “这就对了,小子,你好好配合我工作,我不会亏待你的。”
  过了一会儿,单玉环将车开到了郊区的一处废弃工厂的旁边,停了下来,然
后她下了车,转过来对坐在车里的我说:
  “小子,到了,我先进去跟他们谈谈等会服务的细节,你现在这等一会儿”
  我闻言点了点头,于是单玉环一摆长发,转动娇躯,走进工厂里去了。
  我看了看这片废弃的工厂,杂草丛生,乱石嶙峋,可见荒芜了不止一年,在
这个鬼地方工作,也只有单玉环这种女人敢这么干
  过了一会儿,单玉环挺胸收腹的快步走回来了,我看到她走到车后,从车后
备箱里拿住几个药瓶,然后拿着这几个药瓶打开后门就坐了进来。
  我一看,回头问道:
  “怎么样?单小姐,谈好了?”
  单玉环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用手拧开其中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
然后一张樱唇,皱着娥眉就吞了下去。
  我见到一惊,连忙焦急的问道:
  “单小姐,你怎么了,生病了?”
  单玉环将药咽下后,对我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我吃的这是避孕药,今天我不太安全。”
  我闻言一楞,哦了一下,算是回答
  单玉环一边仔细看了看手中拿其他的药瓶,一边漫不经心的对我说:
  “小子,我跟他们已经谈好了,等会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开始,然后你就按照
我的指示做就行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说:
  “好的,我配合你工作。”
  “那就好。”
  说完,单玉环拿起旁边的一个药瓶,把里面的一些液体倒在手上,然后一边
揉搓双手,一边对我说:
  “小子,现在把裤子和内裤脱了,然后把屁股向我撅起来,我给你洗洗阴茎
和肛门。”
  我一听,顿时大惊道:
  “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是只玩单小姐你吗,难道他们还要对我……!!!!”
  单玉环一听。扑哧一笑,搓着手里的粘液说:
  “嘻,看把你吓的,放心吧,他们虽然是群很粗野的工人,但他们不是同性
恋,不会对你感兴趣的,只是等一下他们可能会邀请你跟他们一起玩弄我,所以
我才想给你洗洗,好了,快点!把裤子脱了。”
  我闻言,无奈的侧起身子,将裤子和内裤缓缓的脱了下去,然后慢慢的向单
玉环撅起屁股。
  单玉环看到眼前的男性臀部,熟练的将玉手从我的胯间伸过来,玉指轻套,
握住我的阴茎缓缓套弄着,而她的另一支手也伸进我的肛门,在为我清洗着。
  我感觉她的手很暖,也很滑,但可惜的是天太冷了,我的阴茎勃不起来。要
不然一定很爽。
  过了一会,单玉环收回玉手,拍了拍我的屁股说道:
  “好了,起来穿裤子吧,然后跟我一起进去。”
  我闻言连忙狼狈的穿起裤子,而这时单玉环已经径自下车向工厂里走去,我
一见连忙跟了上去。
  单玉环领着我来到一个仓库里,这间仓库很大,也很陈旧,到处都是生锈的
机床和粗大的铁链,显然是个轧钢厂,但是里面并没有人,只有在里面的墙角有
一堆纸箱。于是我奇怪的问单玉环:
  “单小姐,你的客户在哪呢?”
  单玉环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既然是强奸当然是要突然出现啊,你别管了,你看到那边的凳子了吗,你
就坐那看,等一下我被他们轮奸时,我会呼救的,但你不要管我,你要一直看着
我,即使我被他们凌虐的很惨,你也不要把目光移开,因为这是他们的要求,记
住了吗?一切听我指挥。”
  我闻言点了点头,就走到那把生锈的椅子前坐了下来,准备看单玉环表演。
  单玉环看我坐定了,于是转身轻移玉步,来到厂房的中间,双膝合拢蹲坐了
下来,接着捡起地上的一个生锈的手铐扣在了自己的一只玉腕上,然后对着我对
面的纸箱堆大喊道:
  “先生们——我准备好了,你们过来吧——”
  单玉环话音一落,只听忽的一声,墙角那些纸箱被人扔飞,从里面猛的跑出
十多个膀大腰圆,赤身裸体,浑身脏兮兮的壮汉,仿佛猛虎下上般向厂中间的跪
坐着的单玉环补来
  单玉环看见这群男人向她扑来,媚然一笑,放荡的舔了舔舌头,翻转娇躯,
躺了下来,然后玉臂抓住自己那雪白而修长的大腿,慢慢的分开,准备遭受他们
即将到来的侵犯。
  这群工人几乎是同时扑到单玉环的娇躯上的,他们一碰到单玉环便开始用力
的撕扯她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单玉环身上那件黑色胸衣和黑色裙摆便被扯个
粉碎,她也就成了一个赤条条的美人。
  单玉环一看自己的身体瞬间就被他们扯碎了,露出了丰满圆润的乳房和漂亮
的阴道,于是微微一笑,说道:
  “讨厌,干嘛这么着急,慢慢来嘛,每个人都……啊呜。”
  单玉环的话还没说完,便有一个工人抓住她的粉腮,敲开她的樱唇,将挺直
的阴茎一下子就捅到了她的嗓子里。然后把她的脑袋按在地上,抓住自己阴茎把
嘴巴当阴道般拼命的抽插,每次必定深入喉咙。
  单玉环双眼一翻白,被他塞住的嘴里就冒出一股浓黄的胃液,洒在了她的粉
脸上,而单玉环那雪白的身体也开始抖动,两条雪腿也不停的向下蹬踏。
  这时,另一个工人见到着这样的美丽的长腿也忍不住,于是他抓住单玉环的
一只玉足,然后用把她那洁白的小脚丫按在自己的阴茎上不停的揉搓,最后甚至
掰开单玉环脚趾头,将自己的阴茎夹在她的脚趾间来回摩擦、。
  其他工人见到也急忙纷纷效仿,一个工人一屁股坐到单玉环的小腹上,将阴
茎放到她的一对玉乳之间,然后握住这对玉乳夹紧自己的阴茎,拼命的抽插、,
不一会,单玉环的两手,两足,乳间,和阴道都被塞了一根阴茎。而且更有甚者,
举起单玉环的身体爬到她背部,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她的肛门里拼命抽插了。
  就这样,单玉环身上所有能插的洞都被阳具塞满了,而这时还有是三个人没
有机会接触到单玉环的身体,于是只好将阴茎贴在她的脸颊上,对着她的小脸打
手枪。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那个抽插单玉环嘴的家伙屁股猛地一阵痉挛,然后用
力向单玉环的嘴里一挺,便将精液射入到她的嘴里了,接着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单玉环满脸红霞的咳嗽了一下,将嘴里的精液咽下后,皱着眉头大叫道:
  “喂!你……你们,一个一个来,好不好,这样我好难受!轮奸的意思就是
一个一个……啊呜。”
  单玉环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工人便已将自己的阴茎插到她的嘴里开始抽插了。
  就这样,单玉环一挑十的被他们轮暴着,不一会儿,工人们纷纷射精了,那
握住单玉环左手,用她的手掌手淫的工人将精液射到了她掌心里,拿她的乳房乳
交的工人则将精液射到了她的胸部和下巴上,流了一大片,而她的阴道和肛门里
也被注入了一股股的乳白的精液。
  等这些工人从单玉环身上下来之后,单玉环的身体就像被水洗了一样,浑身
都是精液,而且阴道和肛门里的精液还在往外流。而那些工人则筋疲力尽坐在地
上喘粗气。
  单玉环撑起水淋淋娇躯,转身看了看他们,然后站起身裸身站了起来,向我
走来。
  我站起身看着她裸身不停流淌的精液,微微一笑,说道:
  “嘿嘿,单小姐,我没有听到你叫救命啊,那我这个丈夫不是白当了吗?”
  单玉环用手点着乳头上的精液,放到了口里,然后嫣然一笑道:
  “我想,可能他们把阴茎插到我身上的一瞬间就把你给忘了,小子,你捡了
个大便宜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