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十二)

  因为有胡玉媚这个大灯泡在,李丁和刘思巧一个晚上连摸手的机会都捞不到,
快8点的时候,李丁着急的把少女送回宿舍,在无人角落,两人都是情难自禁相
互拥吻爱抚,弄了好一阵子,李丁才恋恋不舍的把少女送回去。
  回到宿舍,看到胡玉媚正在看八点档的连续剧,李丁会阿哥格格的不感兴趣,
就拿过一本书在台灯下看书,看得入迷了竟没发觉胡玉媚已经把电视机声音关掉
了,直到他口渴喝水时才发现。
  ” 怎么不开声音?” 李丁奇怪的问道。
  胡玉媚笑了笑,说道:” 看你在看书,不便打扰你。” 李丁笑道:” 没事,
我看书不分环境,你看你的电视。” 胡玉媚摇摇头说道:” 也没什么好看的,有
没有声音都无所谓。” 李丁哦了一声说道:” 我以为女人都喜欢看这种片子。”
胡玉媚自嘲的笑了笑,说道:” 以前我是挺喜欢,不过现在哪有这个心情。” 想
到对方刚刚经历的风波,李丁也颇有些为她难过,安慰说道:” 胡姐,你是好女
人,是他不懂得珍惜而已,又何必难过,凭你的条件再找一个更好根本就是易如
反掌。” ” 哦?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那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好?” 胡玉媚反问
道。
  李丁刚刚只是安慰她的话,这才相处几天,哪里知道对方的根底,搜刮肚肠
想了想说道:” 你菜烧的不错。” ” 还有呢?” 胡玉媚笑吟吟的追问道。
  ” 呃,还有,呃,你长得很漂亮。” 李丁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话虽然不是什
么过分的话,只是赞她漂亮,而且两人现在关系乍看不错,但是毕竟只相处了几
天,大着胆子说出心里话也颇有些忐忑,不知道会不会对方会不会觉得自己有调
戏她的意思。
  胡玉媚笑呵呵的说道:” 这是真心话?我可是三十二岁的老女人了。” 见对
方并未介怀,李丁放开了许多,调笑道:” 胡姐哪里像个三十岁的人,怎么看都
只像比我大二三岁而已,正是最漂亮的时候。” 胡玉媚美眸透露着笑意,说道:
” 弟弟可真会说话,既然把我说的这么好,你又没女朋友,那要不要姐姐陪你啊。
” 她这话五分假五分真,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在勾引他,抑或只是在开
玩笑,不过这玩笑未免开得有些过。
  李丁听到对方似假似真的话,心中一惊,暗道:难道她看上我了,不会吧。
  两人四目相交,一时间气氛很是尴尬,李丁心中是既欢喜又紧张,同时伴随
这强烈的负罪感,刚刚还在和刘思巧亲吻爱抚,转眼面对另一个女人时,又控制
不住内心的冲动。
  房间里空气很冷,但是两人都感到浑身冒汗,终于李丁轻笑道:” 姐姐真会
开玩笑,我一个穷教书的哪里配得上姐姐。” 胡玉媚也故作镇定的笑了笑,忽地
站起身抱着女儿说道:” 小李,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 嗯。
” 李丁点点头说道,” 胡姐慢走。” ” 嗯。” 送走胡玉媚,李丁看了看手表,时
间指向8点45分,不由的轻轻的叹了口气,心中颇感惆怅,走到书桌旁随意翻
看了两页,心情甚是烦躁,干脆洗脚睡觉,迷迷糊糊间做了个春梦,里面有李菲、
刘思巧和胡玉媚,她们三个在梦里是风骚入骨、浪荡妩媚,一龙三凤玩得是不亦
乐乎,印象中最后一个场景是胡玉媚挺着丰硕的巨乳坐在自己的身上,李菲和刘
思巧一左一右扶着她,自己则是享受着三人的服侍,双手揉捏着胡玉媚充满了乳
汁的巨乳,揉捏间白哗哗的乳汁从指间激射而出,喷洒在脸上,冰凉凉的。
  ” 冰凉凉的?” 李丁感到这个梦忒奇怪了,刚刚从乳房中挤出的新鲜人乳怎
么是冰凉的,而且这股凉意感觉还越来越明显,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感到面
上湿漉漉的,心中一惊,不会是真的在玩一龙三凤吧。
  这么一想,神智立刻清醒了,这次发现哪里有什么美女相伴,脸上的水根本
就是从天而降,不知什么时候,天空竟下起雨来,在这个季节可不多见,就在眨
眼指间,雨势就大了起来,李丁手忙脚乱的跳起来关窗户,拿着脚盆、脸盆、饭
菜盆在漏洞下接水,可是雨越下越大,床铺都被飞溅的雨水打湿了,今天看来是
睡不成了。
  李丁暗骂一声:” 我靠,老天你玩我啊,刚刚房顶破了你就下雨。” 他赶紧
把床铺移到远离漏洞的地方,四周打量了下,打算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一晚,忽然
听到啪啪啪的拍门声。
  ” 小李,你在吗?” 胡玉媚在门外喊道。
  李丁赶忙穿上外裤,打开门说道:” 在啊,什么事?” 门一打开,只见胡玉
媚撑着一把伞站在门口,赶忙将来迎进来。
  胡玉媚一看屋里的情况立刻说道:” 到我那屋睡吧,你这边没法睡了。” 李
丁摆摆手说道:” 没事,这个季节雨下不长的。” 胡玉媚说道:” 这个时候你还
争什么,我看这雨今晚都不会停,现在才十二点,你不准备睡觉了啊。” 李丁挠
挠头说道:” 我去你那屋不方便。” 胡玉媚睁圆双眼说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
你是我弟弟,你睡我那屋咋啦,再说了,我们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
好怕的。跟我走,别惹我生气。” 李丁见她都说道这份上了,要是自己不去,反
倒是显得自己别有用心,点点头说道:” 姐,我拿下被子。” ” 嗯。” 李丁翻出
一床还未被打湿的被子夹在胳肢窝下面就要走,胡玉媚赶忙说道:” 拿个东西盖
一下,不然出去还得潮,外面雨很大。” ” 唉,我忘了。” 翻了半天,只找到一
叠报纸,只能凑合用了,反正就在隔壁。
  两人冲到雨中,撞开隔壁的门,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外面的雨实在太
大,是夏季都很少有的暴雨,胡玉媚怕被子被打湿,伞整个儿都罩在李丁的头顶
上,结果浑身都被湿了个透,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曲线毕露。
  李丁不敢多看,心知胡玉媚是为了防止被子打湿才变成这个样子,赶紧放下
手中的被子,说道:” 我给你拿毛巾。” 胡玉媚冻得浑身打了个寒颤,她刚刚做
完月子,身子还虚的很,最是不经冻,这番淋了雨,只觉得浑身血脉有些不顺畅,
手脚有点麻麻的。
  李丁递过毛巾,见胡玉媚神情异样,嘴唇发白,连忙问道:” 姐,你怎么了。
” ” 好冷。” 胡玉媚打了个寒颤说道。
  李丁听她声音虚弱无力的很,赶紧说道:” 姐,你赶紧把湿衣服脱了进被窝,
我去给你倒杯水。” ” 嗯。” 胡玉媚虚弱的应了声。
  李丁刚一转身,就听到身后哐当一声响,回头一看,胡玉媚竟一屁股坐倒在
地上,神色恍惚。这生成完的女人身子本就虚的很,而胡玉媚因为生了个女儿,
整个婆家都把当成敌人,丈夫更是对她不理不睬,别说一天一只老母鸡了,就是
吃鸡蛋都得自己去弄,根本就没有把身体养好,落下了病根,这会儿被冷水一激,
登时就发作起来。这个时候,如果有一碗热乎乎的红糖水,胡玉媚可能还能坚持
一下,可是一来她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李丁更是不知道红糖水的用途,
二来,就算知道,他那边也没有备红糖啊。
  这个时候,自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李丁抱住胡玉媚,一摸她的手,冰凉透
骨,像冰渣子似的,再摸她的额头,微微有些发热,竟是发起了低烧。
  ” 姐,坚持下,我送你去医院。” 李丁一把抱起她,可是刚迈了一步,就想
起外面的大雨,如果这会儿出去,怕是不到医院,胡玉媚就被折磨的只剩半条命
了,可是农村也没有120,手边也没有合适的雨具,一时间竟是毫无办法。
  胡玉媚缓缓的恢复了一些力气,只觉得浑身冰冷,蜷缩着呻吟道:” 好冷。
” 李丁看了看满脸红潮的胡玉媚,抱歉的说道:” 对不起,姐,恕我冒犯了。”
说着,他开始脱起女人的衣服来。
  估计是因为睡觉的缘故,胡玉媚穿的很少,外面只有一件薄薄的黑色高领毛
衫和一条浅褐色的家居长裤,套头的毛衫并不好脱,当把衣服抬到胸口以上时,
胡玉媚白花花的胸部顿时暴露了出来,她的胸罩颇为性感,浅紫色的绣花胸罩,
半透视的半罩杯,除了乳头部位,其他大部分地方都是半透明的粉色蕾丝,紧紧
的包裹住两团丰满的巨乳,两团乳肉在乳罩的衬托下,紧紧的贴在一起,乳沟塞
得满满的,只能看到一条线,离近了看,才切实感受到她的巨大宏伟,不愧是哺
乳期女性,比李菲的还要丰盈一些,胸部丰满的超乎他的想象。
  李丁不敢多看,费劲的把上衣脱掉,把胡玉媚的长发弄得乱糟糟的,散落在
肩头和脸上,配合她娇喘无力的红通通俏脸,真是充满了无可抵挡的诱惑力,害
得李丁的阳具顿时就硬了起来,他无法自制的摸了摸她的脸蛋,柔软光滑滚烫,
这份热度让他想到怀里的女人还在病中,赶紧收起邪念,把女人的裤子也褪掉,
宽松的裤子好脱很多,同色系的浅紫色内裤,不知道是屁股太大还是内裤大小的
缘故,内裤只是勉强挂在胯骨上,两根薄薄的带子看起来分外脆弱,裆部是布料
加半透蕾丝,乌黑浓密的黑森林清晰可见,与刘思巧那还有些悉数的草丛比起来,
这里就是亚马逊热带雨林。
  李丁情不自禁的吞咽了口口水,颤抖的伸出手抱起几乎全裸的成熟美妇,手
掌间柔软丰腻的肉体,让他有些不愿意放手,但还是只能把全身冰冷的她放到被
窝里,一摸被窝也是冰凉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热起来,把被子捂好,找来
找去,只找到个喝水的杯子,倒上热开水,塞到被单里,他坐在一旁,小心翼翼
的看护着胡玉媚,看着她憔悴虚弱的模样,哪有半分平日的靓丽妩媚,虽然不知
道怎么就突然弄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多少也猜得出必是平日里累积的病痛才造成
了突发情况,过了十来分钟,胡玉媚缓缓的醒过来,嘴里呢喃道:” 好冷,我好
冷。” 李丁赶忙说道:” 杯子不热了吗?我再给你换一杯。” 胡玉媚迷迷糊糊看
清眼前的人,艰难的说道:” 我全身都冷,好像睡在冰窖里,好冷。” 李丁焦急
的说道:” 姐,你再忍一下,等雨下小一点,我就送你去医院。” 胡玉媚仿若没
有听见一般,痛苦的呻吟道:” 好疼,肚子好冰,啊啊……” 李丁赶忙隔着杯子
抚摸上她的肚子,问道:” 是这里吗?” 胡玉媚艰难的点点头。
  李丁赶忙从被窝里把杯子摸出来,自然不可避免的碰到女人的肉体,十来分
钟过去了,她的身体依旧是冰冷的吓人。李丁赶忙把杯子放到胡玉媚的肚子上,
问道:” 好些了没?” 胡玉媚咬着下唇点点头,说道:” 可还是好冷。” 李丁问
道:” 那怎么办?我这里没有其他取暖的东西了,真该死,早知道该买一床电热
毯就好了。” 他自持身体好,不愿意花几十块钱,这会儿看到胡玉媚痛苦的模样,
真是后悔的肠子的都青了。
  ” 抱抱我。” 忽然,胡玉媚低声哀求道。
  ” 什么?” 李丁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胡玉媚没有重复,急促的喘着气,面上红潮涌动,表情难受至极,李丁想起
小时候,床上冷,都是父母先用身体把被窝捂热了,再让他们兄妹几个钻进被窝,
当下不再多想,迅速脱掉衣服,在揭开被单时犹豫了一下,还是麻利的钻了进去。
  李丁的身体热乎乎的,胡玉媚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如八爪章鱼一般颤了上去,
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贪婪的索取着温度。
  李丁是一动也不敢动,默默的充当人肉电热毯,痛苦而又愉快,痛苦的是胡
玉媚整个人就跟个大冰块一般,贪婪无度的从他的身体里吸收热量,弄得他也有
些吃不消,愉快就不必说了,女人成熟娇艳的美体虽然冰冷却不失柔软,尤其是
两团硕大的乳房,更是一直在他的胸膛摩擦着,修长的美腿紧紧的缠着他的大腿,
阴部隔着内裤低着李丁胯下的阳具,不断的蠕动,要不是他知道胡玉媚是处于半
昏迷状态,真得是要以为她在可以勾引自己。
  虽然心底一直在告诫自己不要乱动不要乱动,但是身体有一个部分是不受思
想控制的,在胡玉媚的摩擦下,阳具硬的像铁棒一样,而且半昏迷的胡玉媚完全
受身体的驱动,久旷饥渴的她在感觉到抵着阴部的是男人的阳具后,竟然开始微
微用力耸动屁股,试图把阳具吞进去,好在她实在是没什么气力,加上意识迷糊,
不知道去脱内裤,只知道耸动屁股努力迎合,即便如此,李丁也感到龟头前端隔
着两层内裤抵到了一个紧窄的地方。
  李丁喘着粗气,心中的底线一降再降,实在是忍不住了,缓慢的把阳具向前
推,配合着胡玉媚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把龟头往女人的阴道里抵进去,可就在这
个时候,胡玉媚的动作停了下来,他顿时不敢再动,停顿了一会,忽然听到胡玉
媚的声音响起。
  ” 谢谢你。” 胡玉媚的声音虽然依然虚弱,但明显有条理的多。
  李丁尴尬极了,连忙想把阳具退出来,哪想胡玉媚突然双腿一紧,让他动弹
不得,李丁惊讶极了,这是什么意思啊。
  很快,胡玉媚就给出了答案,轻声说道:” 不要动,就放在那里吧。” 李丁
闹了个脸红,歉然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胡玉媚虚弱的笑了笑,
说道:”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虽然脑子有点糊涂,不过刚刚的事情我还有
点印象,这事不怪你。” 李丁没有接这个话,转而问道:” 你身体好些了吗?”
胡玉媚摇摇头,说道:” 还有点冷,你能抱紧我吗?” ” 嗯。” 李丁紧紧的拥紧
怀中的女人,虽然依旧难免联想到其它,但心情却平静了许多。
  感觉到被紧拥的有些喘不过来气,胡玉媚不仅没有抱怨,反而很舒服的轻轻
呻吟了一声,说道:”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好想被人紧紧用在怀里。” 李丁
有点感动的说道:” 姐,以后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怀抱借给你。” 胡玉媚笑了
笑,说道:” 哦,呵呵,那刘思巧那个小丫头非恨死我不可。” 李丁尴尬的说道:
” 我和她只是兄妹一样的关系。” 胡玉媚轻轻在男人的胸前咬了一口,说道:”
这是对你撒谎的惩罚。” ” 哎呦,” 李丁吃痛的叫道,” 我哪里有撒谎啊。” 胡
玉媚丝毫没有理会自己的举动是多么的暧昧,轻笑道:” 天底下哪有帮自己哥哥
口交的道理。” 李丁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颤声问道:” 你看到了?”
胡玉媚感到男人的心猛地剧烈跳动,显然是紧张加慌张,赶忙加了一句道:” 别
担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听到男人的心跳变得平缓了一些,她笑道:” 既
然怕人知道,中午都不知道躲的好一些,要不是我出去找你们,看到的就不是我
了。” 李丁歉然的说道:” 我不是想瞒着你,实在是因为巧巧她年纪太小,我怕
流言蜚语会伤害到她。” 胡玉媚说道:” 既然怕伤害到她,那你就不应该和她开
始这段感情,你是真的喜欢她?还是只是玩玩女学生?” 李丁闻言正色道:” 我
是真的喜欢她。” 说着,他把和刘思巧之间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胡玉媚听完,贴在男人的胸口上幽幽的说道:” 巧巧这也算是苦尽甘来,碰
到你她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 李丁苦笑道:” 唉,其实跟着我也不一定好,我
一个穷教书的,家庭条件也不好,将来真怕亏待了她,好在她还小,过几年上了
大学,如果有中意的男孩子,就随她去吧,她把青春最美好的几年都给了我,我
不能自私的圈住她一辈子。” 听出男人话语中的苦闷,胡玉媚轻声说道:” 那你
舍得?” 李丁苦笑道:” 傻子才舍得。” 胡玉媚鼓励道:” 那你就应该使劲抓住
不放手。” 李丁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 不放手又能如何呢,这个社会是金钱社
会,人和人之间都是要谈到钱的,巧巧现在就那么漂亮,将来一定会更出色,到
时候追她的男人怕是成千上百,与其到时候让她为难,让我痛苦,不如大肚的放
开手,她也许还能记我一辈子。” 胡玉媚开玩笑的说道:” 原来你这么奸诈,让
她在别的男人怀里时,还想着你。” 李丁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胡玉媚察觉到这个玩笑有些过了,赶忙道歉道:”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安啦,我会看相的,你的命格出奇的好,将来一定大富大贵,你的巧巧一定不会
离开你的。” ” 真的?” 李丁疑惑的说道。
  胡玉媚原本只是顺口胡诌的一句,见他追问,也只能继续肯定的说道:” 当
然。” 好在她平日里喜欢看狗血剧,里面算命先生多的不可数计,她随便捻出几
句话来,说李丁的命格怎么怎么好,竟似是把他蒙住了。
  搁在其他情况下,李丁估计不会相信命运,不过因为涉及到刘思巧,由不得
他不信,听完胡玉媚的话,他有些兴奋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 胡玉媚一听,生怕他就这么坐倒不努力了,等着好运从天而降,赶忙说道:”
喂,我可不是说你就可以从此不干活了啊。” 李丁笑道:” 我知道的,姐,本来
我心底只是有点创业的想法,但是经你这么一说,只是让我决定不再犹豫,人生
能有几回搏,我就拼命的搏他一回又怎样。” 感觉到男人浑身散发出一股旺盛的
活力,让紧贴着他的胡玉媚感到一阵悸动,竟是越发的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直
恨不得就这么一直倚靠下去,幽幽的说道:” 真是羡慕巧巧啊。” ” 姐,你一定
能找到真心实意待你好的男人的。” 李丁轻声安慰道。
  胡玉媚苦笑了下,说道:” 小弟,我知道你是安慰我,我没事,你想不想听
听姐的故事。” ” 好啊,如果你愿意说我就想听。” 李丁笑道。
  胡玉媚从她小时候的事情讲起,说起她童年的生活,说起她中学时暗恋过的
男生,说起她中专毕业后谈恋爱、嫁人、生子,说了很多很多,一会哭一会笑,
李丁静静的听着,当女人笑的时候,他就陪她笑,当女人哭的时候,他就拥紧她,
过了好久,胡玉媚说着说着竟睡着了。
  听到女人均匀的呼吸声,李丁这才缓缓的把硬邦邦的阳具拔出来,女人的身
体已经热乎起来,额头一片冰凉,他也算是放下了心,但是却舍不得放开手,虽
然他是真心实意的爱着刘思巧,但是相处这一个多月下来,每次都只能过过眼瘾
和手瘾,欲望一直难以发泄,白天的两次口交不仅没有得到发泄,反而是像把欲
望放到搅拌机里搅拌一般,翻腾的难以压抑,因此对于怀中的动人娇躯,他潜意
识根本就不愿意放开,加上胡玉媚也是死缠着不放,渐渐的睡意上涌,两人就这
么相拥睡去。
  可是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李丁再次被惊醒了,嘹亮的婴儿啼哭声让他想睡都
睡不成。
  胡玉媚慌忙的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从一旁的被窝里抱起女儿,小声的哄
着她。
  ” 她怎么了?冻着了?” 李丁坐起身子问道,被子外面依旧寒冷,生怕女人
冻着,他下意识将她拥进怀中。
  胡玉媚心中甜蜜的紧,微笑道:” 不是,小家伙饿了。” ” 哦,那我回避下
啊。” 李丁说着就要松开手。
  胡玉媚赶忙拉住他的一只手,说道:” 没事的,反正我每当你是外人。” 说
着,她急急的把一枚雪白的奶子当着男人的面掏了出来,白嫩肥硕的巨大乳峰上
是一片浅褐色的乳晕,上面点缀着一颗深红色的乳头,并不是很大,圆圆的好似
是一颗酸梅。
  李丁感到气血都直往鼻孔里钻,真怕忍不住喷涌出来,对于巨乳,他一向没
多少自制力,以前和李菲欢好时,他的手总喜欢放在女人的胸部,没事的时候,
就躺在女人的怀里舔弄乳头,害得李菲时常取笑他长不大像个孩子,李菲离开后,
李丁恋乳的癖好被开发出来,偏偏又一直找不到可以发泄的渠道,今天终于亲眼
看到比李菲的胸部丰满更甚的丰满美乳。
  胡玉媚感到身后男人的视线注视在自己的胸前,不由的一阵兴奋和自豪,她
的胸部在少女时期就比同龄人更加丰满坚挺,成年后便拥有了一对完美的34D
巨乳,不仅大,而且形状美,老公对此也是爱不释手,婚后对双乳更是悉心保养,
坚挺还如同少女时代一般,这两年,为了怀孕,她吃了不少药物,加上生子,乳
房更是急剧增加,达到了惊人的34E+ ,说实在话,有点太大,平常她都不太
好意思出门,这两天上课,她能明显感觉到班上的男生总是盯着自己的胸部看,
可是她也没办法,稍微扎紧一点,胸部就疼的难受,很是苦恼,但是此刻,察觉
到自己胸部对李丁的吸引,她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完全靠在男人的怀里,毫无保
留的把胸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李丁看着婴儿的小嘴微微蠕动着,胡玉媚的手请托着乳球,挤压着乳根,帮
助女儿进食,不由的深深羡慕这个小东西,真希望自己也能舔上两口,不,哪怕
是一口也满足了。
  女儿的食量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很快就吃饱了,把母亲的奶头吐了出来,忍
着涨奶的不适感,将女儿哄睡着放回被窝里,胡玉媚一回头就看到男人那欲喷火
的眼神,妩媚的笑了笑,说道:” 小弟,你也想吃奶不成。” 李丁不知道是说想
还是说不想,心里是千想万想,但是真要说出来,却又没有足够的胆量。
  胡玉媚见状笑道:” 不想喝就算了,你先睡,我去把多余的奶水挤掉,这孩
子食量太小,每次都只能喝一点点,不挤掉的话,我今晚就别想睡了。” 说着,
就要起身,却冷不防的被李丁一把拉到怀中。
  胡玉媚轻哎了一声,抱住男人强健的腰,乳头贴在男人的身上,抬起头说道:
” 怎么?又想喝了吗?” 李丁用力的点点头,说道:” 我忍不住了,姐。” 胡玉
媚伸出一手,抚摸了下李丁的脸庞,笑道:” 不用忍,是姐自愿的,来吧,帮我
把奶水吸出来,每次用手挤太疼了。” 李丁哪里还忍得住,抱着女人滚到被窝里,
大手攀上女人的奶子,用力的揉搓着,他俯下身子,用牙齿把另一边的乳房释放
出来,张口叼住硬挺的奶头,裹住乳晕,用力的吮吸起来。
  ” 啊。” 胡玉媚吃痛的叫了一声,说道,” 轻点,不要用牙齿,别急,以后
的日子还长着呢。” 李丁一听赶紧吐出奶头,探出头惊喜的问道:” 姐,以后也
可以吗?” 胡玉媚羞涩的笑道:” 只要你不嫌姐的奶水有腥味。” ” 不嫌不嫌。
” 李丁赶忙说道。
  胡玉媚羞涩的扭过头,说道:” 看你猴急的样,记得轻点,我的奶头比较敏
感。” ” 嗯。” 李丁赶紧点点头,然后俯下身子,轻轻的叼起奶头,用舌头围着
乳晕打着转,刚刚太急了,结果第一口乳汁根本没有品尝到味道,现在时间充裕,
他缓缓的用舌头刺激着乳头,大手揉捏着乳根,汩汩的奶水在喷射在口腔中,味
道有点淡淡的腥气,两口奶水入肚后,那份腥气就适应了许多,醇厚奶香让他深
深迷醉,仿佛是回到了童年时代,他贪婪的索取着,舌头裹挟着乳头,榨取着每
一滴乳汁。
  胡玉媚快活的呻吟着,她的乳头一直是兴奋点,怀孕后更是敏感的,加上很
久都么有过性生活,让她的身体愈发的敏感,女儿有时候喝奶都会让她下面有感
觉,现在更比说换成一个成年人了,一想到他的大手正在把玩自己的奶子,嘴里
含着乳头喝奶,她就兴奋的阴道湿润起来,随着李丁吮吸和揉捏的力度越来越大,
双乳传来的阵阵快感不断的冲刷着她的神经,她终于是没忍住,把手伸到李丁的
内裤里,握住了粗大阳具轻轻抚弄,坚硬粗壮的棒身让她感到心底的火在燃烧,
她颤抖的脱下自己的内裤,把男人的鸡巴拽出来,慢慢的引向自己。
  李丁吐出奶头,双手揉着胡玉媚的巨乳,喘着气问道:” 姐,你真的愿意吗?
” 胡玉媚点点头,眼睛闪亮亮的说道:” 小弟,中午看到你和巧巧在树林口交的
时候,姐就已经忍不住了,我知道你喜欢巧巧,我不会跟她争得,你放心,我不
要求你给我什么名分地位,我只要你记得我就行。” 李丁激动的说道:” 姐,我
记得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 嗯。” 胡玉媚微笑着点点头,说道,” 要了姐
吧,姐好难受。” 李丁点着头,问道:” 姐,你的身体不要紧吗?” 胡玉媚笑道:
” 没事,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快点。” 在女人的催促红棕,李丁在这一刻,
把所有的道德约束都抛诸脑后,当下不再犹豫,挺着粗壮的阳具进入了久违的女
体中,两人不约而同的呻吟了一声。
  ” 姐,我进来了。” ” 嗯,好粗好硬啊。” PS:面对拖戏的问责,我只能
加快了进度,李丁和胡玉媚刚认识了几天,终于是上了床,其实我是想再细写一点
暧昧的,也算是给各位读者一个交代,免得又说我跑题严重(笑,确实跑题比较严
重),下一步就是要处理胡玉媚和刘思巧的关系了,头痛的情节定。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