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援交】(22)

               二十二
  星期五傍晚,在公司處理好事務,一星期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我收拾心情,
準備處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是女兒的事。
  相約明天見面,我當然不能出現,今天我要安撫好她,給她一個爽約的藉口。
  拿出手機,我重新把QQ軟件下載,我過往是個從不使用這種通訊工具的人,
為免女兒偶然看到我的電話生疑,上次視頻之後,我便立刻把軟件刪除,需要使
用時才重新下載. 書房裡的電腦設有密碼不會有別人碰,但手機是比較容易落在
家人手裡.
  下載完畢,看看手錶是四點半,這種時間雪怡應該已經回到家裡,也許正在
等與伯伯相約,我正打算登入,電話忽然響起,是家裡的號碼.
  我心情抖了一抖,強裝平靜地接下來電。
  「喂,爸爸嗎?快下班沒有?」
  「雪怡,我不是說了今天需要加班,晚一點回家嗎?」
  經過昨天妻子的無心說話,這天我不敢再躲在書房跟雪怡對話,推說公司有
事晚歸. 雖然明知道即使在家她們亦不會聯想到什麼,但一個人做虧心事,總是
會作賊心虛。
  「呀,對呢,我忘記了。有件事要跟爸爸商量,我們本來打算在星期天重新
錄音,但學校的錄音室已經給其他同學先借了,爸爸星期一或二晚上可以嗎?」
  我看看案頭的日程表,回答說:「星期二可以。」
  「那好,你星期二下班來學校好嗎?」
  我微笑道:「收了妳們的大禮,爸爸當然隨傳隨到。」
  「那是小禮物啦,到時我坑她們請你吃晚飯。」
  「爸爸是長輩,應該由我請客,也不要令爸爸太沒面子。」
  「知道囉,那我回覆她們了。先不阻你,爸爸工作加油喲!」
  「好的,那晚上回來再聊。」
  掛線後,我的心情彷彿變得輕鬆,父母子女就是一樣這樣奇怪的關係,只是
閒聊幾句,已經好比喝掉心靈雞湯,滋潤無比。
  現在,我將要跟另一個雪怡對話。
  我登入QQ,飛雪飄飄的頭像是灰暗,過了一陣,才現出顏色,一如所料,
女兒在等我,應該是等她的客人。
  「伯伯(紅心),今天這麼早」
  「妳好」
  「訂好酒店沒有?(害羞)」
  「對不起,明天臨時有事」
  「果然是要放鴿子嗎?(生氣)我就猜到伯伯是在耍我(白眼)」
  我完全預計到雪怡的反應,輸入早有打算的說話。
  「抱歉,事非得已,為了表示歉意,錢我會付給妳」
  「哦,伯伯是給飛雪妹妹白賺嗎?(態度變好)」
  「一點心意,是我爽約」
  「伯伯幾時這樣好了?(眼帶淚光)」
  「我不是對妳很差吧?」
  「伯伯一向很疼飛雪妹妹,那錢怎樣交?(正題)」
  「妳給我帳戶,我打給妳」
  「帳戶嗎?我不是要告訴伯伯真名字?」
  「放心,不會對妳怎樣,同名同姓也有不少」
  「嗯,我想想(猶豫)」
  在這方面,雪怡的自我保護意識還是有一點,隔了一會,她給了我一個帳號,
帳戶名是T。K。LTD。。
  「這是我朋友哥哥的公司,伯伯你打錢進去,給我傳錢單,我跟朋友拿錢」
  「這麼小心嗎,怕伯伯是壞人?」
  「沒啦,不好意思告訴伯伯名字」
  「名字很醜嗎?」
  「才不醜啦,跟飛雪飄飄有點似,但難為情嗯」
  「好吧,尊重妳的私隱」
  「那伯伯什麼時候打的?人家等著買手機(電話符號)」
  「有那麼趕嗎?明天可不可以?」
  「現在就去好嗎?」
  「現在?」
  「人家會給伯伯好處的(拋眉眼)」
  「好吧」
  「伯伯打了後發傳錢單的照片給我」
  「嗯」
  四點四十分,我匆匆忙忙趕下銀行,以櫃員機轉帳的話會列出我的帳戶,必
須從櫃台以現金傳入。到達銀行門口是五十五分,勉強趕上關門時間.
  「麻煩傳入6000圓進這個戶口,謝謝」
  辦理好轉帳,拍照為證,我把相片傳給女兒,她傳來一個飛吻圖案。
  「謝謝伯伯(大派紅唇)」
  「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了,伯伯現在在哪裡?」
  「不就銀行門口」
  「對呢,伯伯有空嗎?找個沒人的地方,飛雪妹妹給你好處」
  「什麼好處?」
  「要不要我跟你裸聊(臉紅)」
  「裸聊?」
  「嗯,飛雪妹妹也不是那樣貪心的,不白拿伯伯的錢,會給伯伯報答」
  「妳不怕我錄影妳?」
  「不怕,飛雪妹妹知道伯伯很疼我,不會害我」
  「那要怎樣做?」
  「你先找個沒人的地方,我打開視頻」
  「好,妳等等我」
  我心激動不已,知道這是下流的勾當,但無法按捺心裡的慾望。沒人的地方,
思前想後,還是自己的辦公室比較安全。
  我回到寫字樓,星期五的下班時間人比較少,大家都放開心情,準備享受週
末週日的假期。
  關好房門,坐到自己的座椅,我以電腦連上QQ帳戶,對自己的急色我感到
可恥,但欣賞雪怡裸體的慾念卻像隻魔鬼,令我把一切道德拋諸腦後。
  「可以了」我向雪怡輸入字句。
  「嘻嘻,伯伯有點心急呢,你有耳筒嗎?」
  「有,但我在這裡不能做聲」
  「沒關係,伯伯看飛雪妹妹表演便可以了,等等我,打開視頻的」
  我小心翼翼,把自己一方的攝影鏡頭關掉,以免拍到自己的臉。準備好一切,
對面傳來一個接受視頻的詢問,我按下接受,畫面被打開,映著一個房間,看到
的背景不多,但一眼知道是女兒的閨房。
  雪怡坐在書桌前,臉上帶著感冒面罩,帶點活潑的向我揮手,耳筒邊傳來隔
著面罩的嬌滴滴聲音:「嗨,伯伯。」
  我心房一跳,她身穿著一套類似皮革制品的鮮紅小可愛,露出整個雪白肩膀
和蠻腰,頭上戴著是另一個橙金色的假髮。我並不喜歡女兒作這種妖豔的打扮,
但無可否認是十分性感誘人。
  女兒更站起來轉一團,讓我欣賞她的下身,是一條僅僅包著屁股的藍色熱褲,
像是小一個碼的褲子幾乎連臀部的白玉也包不住,脹翹翹的又圓又挺,叫人巴不
得一口吃掉這可口蜜桃。
  「伯伯,我好看不?」
  我沒有答話,只輸入字句:「好看」
  這時我發覺熱褲前面的鈕扣沒有扣上,雪怡徐徐拉開,露出當中以玫瑰花紋
構成圖案的蕾絲內褲。
  「伯伯想看什麼呢?」雪怡的聲線誘惑無比,輕輕把內褲邊沿向下拉,暴露
出中間幾絲柔亮的黑髮。
  『是雪怡的陰毛…』我如像窒息的深深吸入一口空氣,一個簡單的前奏,已
經把一個中年人的胸壓上升,心跳急劇加速。
  「伯伯要看嗎?飛雪妹妹的全部…」
  由於小雞並不知道手機QQ是不可以同時視頻和輸入字句,故此需要把上一
回修改成作兩人是以電腦進行聊天,請不要介意。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