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19--2、3)完结篇

                2、
  陆子荣接着电话的时候,他正死皮赖脸地缠着李柔倩非要说句浪话他听听,
李柔倩背过身不理他,却被他胳肢着腋窝,李柔倩就笑着求饶。弄的王媚一脸的
不高兴,「睡吧,爷,困死了。」她打着呵欠,又侧过身,想起陆子荣刚才的许
诺,脸上抑制不住幸福的笑容,如果自己真的当上天伦阁的老板,那也不枉跟了
这家人家。看看他们母子疯打疯闹,就躺在一边迷糊着。
  陆子荣却抱着母亲亲嘴,亲得李柔倩透不过气来,母子两人就互相压着腿儿,
把那物儿也亲在一起。李柔倩毕竟是母亲,她看看背过身去的妹妹,递着眼要儿
子别弄出声来,偏偏陆子荣一点都不在乎,含住母亲的嘴唇咂得叭哒叭哒的。
  「柔柔,当年姥爷就没侵犯过你?」他想起母亲刚才的话,知道王媚曾是他
的私生女。
  「死相,你问大青去。」一脸胡须扎在脸上,让李柔倩刺痒痒的,不好受。
  「那你说你和大青那会是处女?」陆子荣羡慕地看着母亲的俏脸。
  「你以为都象你似的,喜欢给他戴绿帽子?你姥爷虽然喜欢我,可他从没有
过非分之想。」
  「那是他有了王媚,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说不定就破了你的身。」
  「你个坏儿子,就那么喜欢娘破了身?」她戳了他一指头,「娘要是那时就
破了身,你还不捡了两个破货。」
  「娘,娘,你要不破,哪有儿子出来。柔柔,说个浪话儿。」看着王媚翻了
个身,陆子荣就把那半软半硬的鸡巴戳进去,却只是进不了家门。
  「柔柔,我是不是姥爷的种?」手在两人的腿间把玩着,放在母亲的洞口,
轻轻地往里顶。
  「要死,」李柔倩听着儿子的问话,骂了一句,「你姥姥当年知道你姥爷不
安分,就看得特别严,后来就听说他和你姨娘有了那事。」感觉儿子老是不对路,
就伸手到自己那里,抓住了,放在唇边,笑骂着,「多少次了,就是不记得回家
的路。」
  陆子荣用力一顶,由于硬度不够,鸡巴头子滑了一下,戳在母亲的大腿间。
他嬉笑着搂抱了母亲肥肥的屁股,「柔柔娘,说句浪话儿。」
  李柔倩就知道今晚不念那歪诗是不行了,想了想,把压箱底的货拿出来,轻
轻地念道,「床儿侧,枕儿偏,轻轻挑起娘金莲。身子动,屁股颠,一阵昏迷一
阵酸。叫声我儿慢慢耍,等待娘亲同过关。一时间,半时间,惹得魂灵飞上天。」
  「柔柔,这是什么时候写的?莫不是大青死的时候吧?」他拿起那不争气的
家什,在李柔倩的腿间顶着,顶得两人粘粘滑滑的,只是寻不得旧路。
  「你这是三过家门而不入。」李柔倩调笑着他,没想到这句话竟然能用在这
里。儿子今夜已是三进山城,只是这最后一进如果没有调味的佳肴,怕是要关公
走麦城了。
  「好柔柔……」陆子荣抱着她求欢,接连三次让他虽然感觉精力匮乏,但他
相信自己的性能力,仅仅夜御二女,他还不到精尽力疲的地步,他想借助母亲的
情诗再次挑起自己的战斗力。「是不是还有下阙?」
  意犹未尽之时,陆子荣知道母亲的拿手好戏,这一首词的上阙只是描绘了母
子恩爱缠绵,那下阙肯定是在心理上下功夫,果不其然,李柔倩娇羞地媚了他一
眼,轻轻念道,「推窗看,二更天,短幸冤家那里眠。奴盼望,眼儿穿,手按屄
心滚油煎。一朝相戏把娘厌,撇得奴家意悬悬。轻亲嘴,慢揉卵,让娘一夜不再
眠。冤家儿,轻弄轻抽莫狂颠,娘骨头儿酥半边。」
  陆子荣听了就欢喜的抱住了娘,「媳妇儿,说得老公都翘起来了。」他摸了
一把李柔倩的腿裆,「轻轻挑起娘金莲,等待娘亲同过关。柔柔,再来一次。」
掀起娘的大腿,就搁了进去。
  李柔倩不得不依着他,其实感觉意懒身沉,浑身没有劲儿。
  陆子荣却兴致盎然地挺身相纵,一边摸着母亲的肉缝儿,把那陈年老酒舀出
来助兴。
  「浅酒两唇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儿茎入,渐闻
母声颤,轻点花蕊惊红颜。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
舌儿相弄。让娘挺身儿相纵 .」
  李柔倩就挺起身子迎合着儿子,颤着娇声一声高一声低地和儿子撕缠起来。
  「柔柔娘,轻把儿茎入,全没些儿缝。」陆子荣身子麻麻地,摸着耸动的屁
股沟儿,贴着母亲的耳边轻声地说。
  「死人,让人一阵昏迷一阵酸,娘骨头儿酥半边。」
  「啊呀,柔柔娘,舒服死了,舒服死了。」正在两人细调慢温地上火的时候,
左珊珊打来电话,手机在桌子上振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振得王媚费力地睁开
眼。
  「爷,还不睡?」她惺忪着睡眼,「这把折腾,不怕伤了身子?」
  「淫妇儿,睡你的吧。」陆子荣没好气地说,伸手侧着身子抓住那振得在床
上乱跑的手机,看见是姗姗的号码,就赶紧接起来,「喂,姗姗,这么晚了,什
么事?」
  「妈要你明天准备点糯米糖酥带着。」
  「好,还没睡呀。」陆子荣感觉出李柔倩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连大气也
不敢出,他下意识地往里掘了一下,李柔倩怕这个时候弄出声,就耸动着屁股追
着已经塞满了阴户的鸡巴。
  「还在看电视呢。」姗姗却显得精神头十足,陆子荣就嘱咐一句,「明天还
要坐飞机,早点睡吧。」
  「嗯,你也早点睡。」两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谁来的电话?」李柔倩看着儿子挂了电话问。「你儿媳妇儿,」陆子荣回
身搂抱了母亲,「她说妈要糯米糖酥。」
  「糯米糖酥?」没等李柔倩问明白,陆子荣却早已一柱冲天,翻过身骑在了
李柔倩的身上。「儿子给你个糯米糖酥。」
  那首流传在青桐的乡间童谣又飘飘荡荡地响起,「猫,猫,猫,跳花墙,米
糖酥,喂新娘。新娘不在家,喂你妈,你妈羞得满炕爬,爬来爬去沾满牙,就怕
老爸早回家。」
                3、
  左姗姗和父亲逗了一回嘴,就跪爬过去,那种姿势却让将军看直了眼,两个
奶子尖翘翘象只熟透了的梨,肥腴的身子不胖不瘦成弯形,屁股高高地撅着,那
条白白的内裤紧紧地勒在阴户里,使得那条本来就很明显的裂缝更清晰起来,甚
至还有一点湿润。他滚动着喉结咽了口唾液。
  姗姗抬头看着父亲直勾勾地目光,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姿势的诱惑力和杀伤力,
她娇俏地对着将军,「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似地。」说着颇具风情地,将军就觉得
一股火从心里升腾上来,不觉压过去,趴伏在她的背上,「好闺女,爹女人见得
不少,就是没见过自己的闺女。」他说着满把握住了那下垂的耷拉下的奶子。
  「坏蛋,让我先打个电话。」姗姗记起母亲的嘱咐,她用手拿开将军的手。
  「这么晚了,还给谁打?」将军并没有完全拿开,而是捻着她的奶头旋转、
玩弄,不知为什么,男人对于女人的乳房永远不会厌倦,也许是自婴儿期就开始
吞裹着奶房的缘故。
  「妈要我跟子荣说那糯米糖酥的事。」她说着摸起电话,「喂……子荣呀,
还没睡?」
  陆子荣其时两手正扣进母亲的的胯间,看到手机振动,被王媚嘟囔几句,没
好气地接过,一看是姗姗,就赶紧说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妈要你明天准备点糯米糖酥带着。」听到姗姗的吩咐,他赶紧答应着,手
却在李柔倩的屁股里摸着,摸得李柔倩大气不敢出,只得屏住呼吸。
  左部长听得陆子荣的声音,他刺激地捻着女儿的奶头,却被左姗姗一把挡开
去,趴在女儿背上的他,自然不甘空闲,就势伸到了姗姗的屁股下,左姗姗娇笑
了一声,回头剜了他一眼,「去……」却被将军灵巧地扣进那饱满异常的前端,
捏住了那颗早已勃起的肉乎乎的阴蒂。
  「……」无声的一个表情,却是紧皱着眉头,左姗姗难抑地咬了一下嘴唇,
这个爸爸太要命,这个时候弄人家那个部位,强忍着没有哼出来,赶忙回应了陆
子荣一句,「你也睡吧。」就气喘喘地翻过身,骂着爸爸,「你个坏东西,诚心
不让人打电话。」这个姿势正好成就了男上女下的传统式,将军不失时机地压在
女儿身上,跟着把勒在女儿那里的内裤扒到一边,硕大的鸡巴就从漏出一半皱巴
巴的阴唇内插进去,插得姗姗连皱眉带咬唇。
  「坏爸爸,坏爸爸。」一阵阵肉紧刺激得将军大力挞伐着,女儿这个姿势让
他看了个仔细,只露出一半的阴唇在鸡巴的插进插出肿胀的外翻着,那勒成一条
线的的内裤时不时地挤夹过来,让将军感受到一丝粗糙的摩擦。
  「姗姗,」他拿着女儿的手,摸到内裤上,姗姗马上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小
手就从屁股下拽着自己的内裤,亮出整个阴唇供父亲奸淫。
  「脱下来吧。」姗姗低哼了一声,却被将军制止了,似乎这样和女儿行奸更
让人热血沸腾,女儿的那条薄薄的内裤斜挂在屁股上,屁股沟却被那条捻成一缕
的细线一分为二,看起来更具诱惑力和征服力。
  「不行正道。」左珊珊被父亲这种做法勾起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明明可以赤
裸着畅快淋漓地行房,可他偏偏要她穿着内裤。其实这也正是将军立于常胜不败
的秘诀,在战场上,他往往超人思维,出奇制胜,在战术上,他多行诡道,想常
人之不想,让对方防不胜防从而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因此在军事界被称为「怪
才」。
  「爸从来不走正道。」他抽出来看着那粘满了父女合液的鸡巴,紫胀的茎身
青筋绷起,龟头小斗笠似的发出透明的光,将军在左珊珊的阴唇上戏弄地撑开,
看着女儿那里被渐渐地撑大,再次捣进那红红的肉穴,阴唇翻掳着包皮,像一只
硕大的动物贪婪地吞裹着,这个镜头太让他痴迷了,多少次他曾经幻想过,即使
在女儿出嫁的当天,他躺在床上,曾经酸溜溜地臆想着女儿和女婿的交合而意淫
着,可现在他竟然明目张胆地和女儿同床共枕。
  「好爸爸,亲爸爸,」姗姗晃动着屁股旋转着,以求更大幅度的摩擦。将军
看到自己的两个卵子耷拉着,随着自己的抽插一下一下击打在女儿的屁股沟里。
  「进来吧。」她趁着将军抽出的那一刻,纤纤的手指从两颗春蛋直接摸到那
硬得似捅火棍般的鸡巴上。
  「进来了,好闺女。」他记得在肖家峪,肖玫也这样说过,看来女人在寻求
高潮的时候,最愿意心爱的男人和她血肉融合。山风呼啸中,他奋起神威,将肖
玫弄的只有喘气的份儿,一双眼睛迷离地翻着白眼,头发凌乱地披在两肩。
  「亲爸。」肖玫咬住他的肩头,从继父的身上从没得到如此的快感,这种滋
味太让她疯狂了,欲仙欲死。
  「玫儿,爸弄得好不好?」看到女儿如此痴迷,将军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征
服欲。
  「好爸,为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她带着哭音承受的父亲如雷般的
撞击。
  「因为我是亲爸,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的。」将军看着肖玫春情荡漾的表情,
「因为你的血管里流着爸爸的血,你的器官是爸爸的一部分。」
  「嗯,好爸,让我看看,看看。」将军俯趴着扶起她的身子,脸凑进了,父
女两人都盯着那个地方,「看看爸是怎么和你连接的,」他用力地在她体内掘动
着,故意慢慢抽插着,让肖玫看着那个姿势,「好不好看?」
  「坏!」肖玫羞涩地靠在他怀里,将军深深地插进去,「和梦里一样不一样?
」看着女儿俊俏的脸,带有引诱的腔调。
  「不一样,爸,」轻轻地抚摸他汗津津的胸膛,「那是空洞的渴想,现在是
充实的。」
  「好闺女,为什么不早来认爸爸。」相见恨晚,相奸恨迟,深深地锥进去,
让女儿感受自己的坚挺。
  「坏爸爸,你撒了种就不管了,让女儿到哪里去找?」依恋之情溢于言表,
听在将军耳里仿佛在怨恨自己的薄情,始乱终弃,难道又在女儿身上重演?
  「这次爸爸带你上北京。」他信誓旦旦地说,跟着一击狠送,听着女儿「啊
……」地一声,连同两个奶子在眼前晃动。
  「我不去。」父女两个就贴着胸膛,交股交媾。水声啧啧,潮来潮去。
  「傻丫头,爸撒了种,爸就得收获。」
  「啊呀,你坏!」听了父亲说这话,羞得她往将军的怀里乱拱,女儿说的撒
种那是指责父亲当年到处留情,可父亲分明是指自己和她,世上哪有父亲给女儿
撒种的?「你……」小嘴动了动,没说下去。
  「呵呵……」摸着女儿粘粘的屁股沟,感觉自己在里面钻来钻去,「当年是
爹一时糊涂,连你娘的名字都记不得,你叫爹到哪里去找你这颗种子,好在你找
来了……傻丫头」他快速地抽动着,「爹不会撒下不管的,玫儿。」看着女儿娇
羞的窝在自己怀里,低头寻吻着她的唇,「让爹给你撒上吧,你再给左家延续一
下血脉。」
  肖玫被父亲含着唇,彼此的舌头厮缠着,被继父弄大了肚子的情景又在脑海
里清晰地浮现,可这次她是为自己日思夜想的父亲怀孕,她将再次挺着那个大肚
子走来走去,「爸……」她娇娇地乞求父亲的进攻,将军窝着她一次一次地扦插
着,浇灌着左家肥沃的田地。直到酣畅淋漓地喷射出来,他看着女儿的花心在他
的浇灌下一收一缩地含苞待放地承受着雨露滋润。
  「爸……我要你进来,到我的身体里。」姗姗抓捏着她的卵子,随着他的抽
动满把塞进她的阴户内。将军的意识重新回到姗姗的身体上。
  「姗姗,爸这就进去。」情急之下,他扯断了女儿那紧绷在两腿间的内裤,
将女儿的大腿分开来,看到姗姗鲜亮的阴户如怒放的玫瑰一样盛开着,大小花瓣
重叠相间,那颗豆粒大的勃起阴蒂从包皮中分离开,心中的欲望如潮水般喷涌,
真的就想如女儿所说,连整个身体都进去。
  「好闺女,爸进去。」两腿搭放在自己的肩上,托起她的臀部拉近了,看着
女儿拼命仰起身子看着自己,将军那股当年的神威重又激扬起来,一股想化进去
的欲望让他绷直了腿,屁股一撤一送,硕大的鸡巴连根顶入,顶得姗姗呀呀叫了
两声,挺起腰部摇晃着磨合。
  「亲爸,你肏死我吧,肏死女儿吧。」她淫声浪语让将军飞速地驰骋着,肉
体的碰撞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小妖女,爸就弄死你。」狠狠地掘动着,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女儿阴户内暴
进暴出,将军就有股刺刀上枪的肉搏快感。
  一时间仿佛千军万马随着嘹亮的军号声在冲锋陷阵,又好似那铺天盖地的沙
尘暴将整个世界混演成一色。
  终于天空变得明亮了,万籁俱寂,只有一声微弱的叹息和内心挣扎后痉挛。
  「嘀铃铃……」床头上那部内部电话红灯不住地闪烁着,将军有点无力地歪
过身子摸起来。
  「老左,我是老严。」
  「哦,你好。」将军的声音显得很苍老无力,但对方却没有停顿下来,「部
里出事了,请你赶快回来。」那声音不容置疑且带着点命令的口气,将军迟疑着
没说什么,他知道这样的情况只有在内部出了问题的时候,才会有。
  「专机我已经为安排好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吧。」老严说着就扣了电话。将
军拿着电话的手迟迟没有放下,他不知道自己走了这么几天,家里会发生什么事
情。
  「爸,怎么了?」姗姗仍然跪趴着,承纳着父亲的最后一滴雨露。
  「哦,中纪委打来电话,说是部里出事了。」他表情有点严肃,一扫刚才的
平和兴奋。姗姗知道这个时候中纪委的电话意味着什么。
  「没说什么事?」她还是想知道一点信息。
  「电话里不方便说。」将军显得心事重重,父女两人一时间就定格在刚才的
姿势。「起来吧。」意识到女儿还在承纳着自己,从姗姗的身体里抽出来,鸡巴
软绵绵的蔫头耷脑。
  「爸,不会有事的。」她硕大的屁股翻过去,将军看到女儿闪过的那里一股
白白的液体冒出来,本想制止一下,却感到心情不再。
  「收拾一下吧,待会飞机就过来了。」他抬脚迈下床,却被姗姗疼爱地捏住
了萎缩的鸡巴,「别没精打采地,可能是他们出问题了,要你回去收拾。」
  「我想也是。」将军心情稍微好一点,他知道女儿分析得很对,如果是自己
的事情,那就不是电话告知的问题了。看着姗姗善解人意地拿起她的那条被自己
刚才撕碎的内裤擦着自己的鸡巴,心里起了一丝温柔。
  「你也擦擦吧。」
  眉眼里闪过一丝羞涩,姗姗转身把刚擦过父亲鸡巴的内裤夹到屁股下,轻轻
地擦着。他忽然想起一件事,「现在几点了?」
  擦着屁股的姗姗就看了一下表,「刚刚十二点。」
  「哦,待会……」沉思了一下,看着女儿,「待会你给子荣打个电话,要他
明天就别过来了。」说着眉头皱了一下,他不知道这个子夜时分为什么会发生这
么多的事,好在想要解决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就雷厉果断地穿上衣服。明天,明
天该给肖玫准备好二十万,要姗姗去办一下,哎……这个刚见面的女儿也是倔强
得很,临别的时候说什么也不答应,现在看来,不来北京说不定这对于她来说是
件好事。
  想好了这一切,他的心情放开了,自己这一生最值得庆幸和一往无前的就是
他拥有了姗姗和肖玫,只是此一去北京到底是祸是福,他心里还没有底,说实话
在官场上打拼这么多年,谁还没有仨瓜俩枣,要是真正追究起来,圣人也难保不
出问题。看着指针滴滴嗒嗒过了十二点,他忽然记起那首[子夜歌]:妾与君一
体,共胎连理生;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绣带合
欢结,锦衣连理枝。怀情入夜月,含笑荐枕席。子夜当行云,黎明布雨毕。与君
小别离,相思感君怀;当信抱佳期,从此无两心。
                「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