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十四)乡村篇

  李丁的运气实在是好,两人衣服刚穿好没两分钟,隔壁自己的房子就响起了
敲门声,两人赶紧互相检查一下,确认衣着皆完整,李丁抱歉的看了看胡玉媚,
惹得小女人媚眼一横,低头去查看婴儿。
  李丁歉然的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一探头就看到刘思巧正在一旁用力的敲
门,连忙说道:「别敲了,我在这。」
  刘思巧循声转头,看见男人不由的皱眉道:「你怎么在那边?」
  李丁笑了笑,说道:「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雨,我屋子里全部都是水,实在没
地方睡,只好到胡老师那边凑乎一晚上,你不是有钥匙吗?」
  刘思巧哦了一声,说道:「我来的匆忙忘了带,昨晚半夜下雨我就想过来,
可是管理员大妈不给开门,真是气死人。」
  李丁听了不由一阵汗颜,赶忙笑道:「那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今天没
法做吃的了,我请你出去吃。」
  「嗯。」刘思巧点点头,走到李丁的身边,探头往屋里看了看,小声问道,
「你昨晚睡哪的?」
  李丁狡辩道:「当然是睡地下,难道还能睡床上。」
  刘思巧看了看李丁,没有说话,也没跟还在屋里的胡玉媚打招呼,径直向校
门走去,李丁心虚的赶忙跟上,心中颇为尴尬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直到
了包子铺靠里面的角落坐下,刘思巧才仿若不经意的说了句:「老师,你今天好
像有点怪啊。」
  李丁心虚的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去,好在急中生智说道:「我哪里怪,倒是
你一路上半生都不吭。」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什么人,小声说道:「吃醋了?」
  刘思巧小嘴一瘪,嘟囔道:「哪有。」
  李丁笑了笑说道:「都写在脸上了还狡辩。」说着,他大着胆子握住少女柔
软的小手,轻轻的在对方的手心里捏了一下。
  刘思巧生怕被人看见,想抽回来,但是却被对方紧紧的握住,不由的大窘道:
「好,你就握着吧,反正我不担心被人看见。」
  李丁见少女神情间活泼了许多,总算是在心中略松了一口气,依旧握住少女
的手说道:「我不怕,看见就看见好了,正好让所有都知道,我,李丁,喜欢你,
刘思巧,一辈子真心真意的喜欢。」
  刘思巧听到老师突然如此热烈而真诚的表白,说心中不喜那是假话,顿时将
心中对李丁的那点怀疑抛诸脑后,羞涩的看着对方,当真是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只觉得脸上做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痴痴的看着对方。
  好似李丁真的是要把两人的关系公开一般,随着包子铺的人流逐渐增多,他
竟然是半点抽手的意思都没有,倒是刘思巧渐渐惊觉,紧张的说道:「老师,人
太多了。」
  李丁摇摇头说道:「怕什么,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刘思巧使劲摇头,说道:「我不想别人在背后骂你,老师,求你了。」
  李丁心中总算是长舒的一口气,笑了笑松开手。
  刘思巧赶忙把手抽回去,背在身后,眼神似娇似媚的瞪了对方两眼,李丁只
是傻呵呵的看着对方,咧着大嘴笑个不停,逗弄的少女也不禁笑了起来。
  两人坐得偏僻,刚刚的举动倒真没被人发现,又等了两分钟,第一炉热乎乎
的菜包子才做好,李丁手脚勤快的端来一笼,喷香的包子味惹得两人食指大动,
待李丁盛了两碗稀饭端回来时,刘思巧已经快吃完一个,她吃饭的模样很是秀气,
嘴巴张得不大,但是吃东西的速度却着实不慢,李丁笑吟吟的坐在对面看着少女
吃包子的模样,真是越看越是喜欢。
  刘思巧被爱人的目光看得又喜又羞,拿起一个包子递过去,说道:「别老看
我吃,你也赶紧趁热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李丁嗯了一声,接过包子,小声说道:「巧巧,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
  刘思巧笑了笑,说道:「就会哄人,不跟你说了。」
  李丁笑道:「我哪有哄人,我是实话实话罢了。」见刘思巧低头喝稀饭不理
他,他笑了笑也吃了起来。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吃饭,转眼间一笼包子就尽数吃完,李丁见少女还有些意
犹未尽的摸样,说道:「我再去拿一笼。」
  刘思巧赶忙阻止道:「我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
  李丁笑道:「你那模样哪里是吃饱了,再说,我还没吃饱呢。」说完,起身
又拿了一笼,这次只吃了不到一半,两人都是再也塞不下了。
  刘思巧摸摸小肚子说道:「老师,我再也吃不下了。」
  李丁点点头说道:「我也吃饱了,剩下这些我带回去给胡老师吧,她还没吃
早饭呢。」
  刘思巧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李丁笑道:「你这丫头咋这么多心啊,我跟她才认识几天。」
  刘思巧小声抱怨道:「我不是担心嘛。」
  李丁笑了笑,说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况且我就是个穷教师,人家看不
上的,你就别瞎想了啊,认真看书,努力学习,将来考个重点大学,我可是很看
好你的哟。」
  刘思巧眼神眯成一条缝,满足的说道:「才不要,老师,我想初中毕业就嫁
给你。」
  李丁闻言心中真是有说不出的欢喜,但是胡玉媚和刘思巧的关系着实让他感
到犯难,而且他也很担心,再过几年,等刘思巧长大了,未必不会为少女时做出
的轻率举动而后悔,届时再发生一些其他的事情,那可就喜剧成悲剧了,于是说
道:「我倒是希望你能考高中上大学,其他的事情,我想等你长大了以后再说,
我不想将来你会因为现在的草率举动而后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刘思巧沉默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老师你是为我好,我会为我的
决定负责的,而且我也会仔细考虑清楚的,老师,谢谢你。」
  李丁微笑的点点头,说道:「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收拾一下,待会要上课了。」
  「嗯。」
  两人离开包子铺,在校门口分了手,李丁迟疑了一下,还是拎着包子往宿舍
走去,待到了胡玉媚门前时,没有再犹豫,轻敲了两下,只听里面传来胡玉媚柔
软动听的声音,说道:「谁啊?」
  「是我。」李丁答道。
  「哦,等一下。」只听里面传来穿鞋子的声音,很快,穿着整齐的胡玉媚就
打开了门。
  见只有李丁一人在门口,胡玉媚问道:「就你一个?刘思巧呢?」
  李丁见女人虽然衣着整齐,但仍稍显凌乱,而且她身上那股浓郁的奶味挥散
不去,想了想,大概刚刚是在给孩子喂奶吧,想到这儿,不由的又有些心动,眼
神瞟了两眼对方高耸的胸部,笑道:「给你带了点吃的,还热乎着,趁热吃吧。」
  胡玉媚应了一声,将男人迎进屋,刚转身把门关上,就感到一双强有力的手
环抱住了自己的腰肢,浓重的男人味仿佛是古代的蒙汗药一般,顿时将她弄得手
脚酸软,摔倒在男人的怀里,浑身没半点气力。
  李丁抱着柔弱无骨的美人走到床边,将她打横放到床上,俯身压了上去,两
人的唇舌交织在一起,贪婪的索取着爱意。
  李丁的大手自然而然的攀上了女人的乳峰,隔着衣服揉捏着,弄得女人娇喘
吟吟,小声说道:「待会要上课了,冤家,想摸就快点。」
  李丁得了圣旨,自然无不遵允,坐起身子,双手三下五除二的解开女人胸口
的衣襟,露出两枚硕大柔腻的乳房,这会儿天光大亮,乳房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男
人的眼前,第一重视觉冲击力就是大,胡玉媚的奶子拥有着远超普通人的尺寸标
准,饶是李丁的手大到可以抓起篮球,但依然无法完整从奶峰握住一枚奶子,第
二重视觉冲击是挺,女人的奶子依然保持了相当的坚挺,即便是平躺着,也只有
些轻微的向两侧张开,仿佛是两座山峦,中间自然形成的乳沟就如同山间的深谷
幽巷一般神秘而迷人,第三重视觉冲击就是白,胡玉媚天生肤白,加上保养的非
常不错,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胸前白花花的乳肉随着她的呼吸轻
轻颤抖,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诱人媚态,实在是让人无法抗拒。
  李丁鼻息越发的浓重,虽然已经和身下这个女人翻过云覆过雨,这对奶子也
被他好生把玩了许久,但是真正把它完全摄入眼底,这还是第一遭,他情不自禁
的伸出双手,覆在两团巨大的乳房上,微微用力,五指顿时深陷到柔软的乳肉中,
软的令人惊心,令人沉醉。
  胡玉媚微睁着双眼,目光迷离的看着这个男人,情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她
心底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她感到自己时不时有些过于放荡了,可是只要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就立刻被其他
的念头击得粉碎,男人的温柔、强壮在她的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她的内
心在哀鸣乞求,彻底臣服。
  「啊,用力。」胡玉媚张开樱唇,小声的呻吟道。
  李丁点点头,双手将乳房向中间挤压,将两枚乳房用力摩擦着,嫣红的奶头
在异样的刺激下肿胀起来,从乳腺中分泌出白色的奶水,男人见状立刻俯下身子,
伸出舌头贪婪的舔吸着乳汁,将两枚乳头一起塞到嘴里,用牙齿轻轻的摩擦着敏
感部位,每一次刮过,都激得胡玉媚身子微微颤抖,乳汁也分泌的更多起来。
  李丁舔了约莫半分钟,突然想起什么,吐出奶头,问道:「姐,宝宝喂过了
吗?」
  胡玉媚喘着气点点头,说道:「嗯,你出去的时候喂过了,小弟,你尽情的
喝吧,把最后一滴都榨干。」
  李丁愉快的点点头,侧卧下来,蜷缩到女人的怀中,抱住一枚奶子,含住乳
头吮吸起来。
  胡玉媚抱住男人的脖子,欢愉的笑道:「对,就是这样,用力,啊,好舒服,
啊,小弟,你好会舔。」
  李丁闻言偷笑,心想自己和李菲在一起的时候,她的那对大奶子可没少舔,
乳头上的敏感点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相对于胡玉媚的奶子,李菲的奶子要小
一些,毕竟胡玉媚可是在哺乳期,至少有F以上的级别,李菲则是标准的36E,
相对于胡玉媚的坚挺,李菲的要垂一些,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乳晕和乳头也是黑
油油的,如同两颗猫眼石一般,与胡玉媚的红宝石奶头各有千秋,想着想着,不
由的有些失落,两人大洋相隔,再见怕已是永别,想到这儿,不由的让他格外的
不舍胡玉媚,品尝过失去的痛苦,李丁再也不想经历这种阵痛,对于胡玉媚,他
是绝对不要放手,要是刘思巧能主动接受就好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未免有些
自私,如果自己是刘思巧,那能接受这种荒唐的现实吗?想到最后头都大了,一
方是情根深种的少女,一方是风骚妩媚的妇人,二选一的选择题,该怎么选,这
是个问题。
  胡玉媚很快就发现男人的心不在焉,因为他的舌头只是在机械的裹着自己的
奶头,奇怪的问道:「喂,小弟,你在发呆吗?」
  李丁闻声回过神,含着奶头含含糊糊的说道:「没有啊,姐姐的奶真香,真
想一辈子吃下去。」
  胡玉媚娇笑道:「你也就是现在图个新鲜,等你习惯了怕就会不喜欢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丁感到她话中套着话,吐出奶头,用下巴抵在女人丰
满的胸脯上,认真的看着胡玉媚说道:「姐,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你也别
想逃开。」
  胡玉媚既吃惊于李丁突然表现出的霸道,又被一股被重视的开心所填满,一
时竟是说不出话来,呆呆的望着男人,好半天才展露出笑容,轻声说道:「好,
姐姐不逃,小弟,姐姐把自己交给你,只盼你不要辜负了我。」
  李丁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姐,我爱你。」
  「我也爱你。」
  李丁攀上女人的脖子,含住她的朱唇一阵痛吻,两人离乱情迷,情难自禁,
要不是快到上班时间的闹铃响起,怕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快速的梳洗打扮一番,两人方才急匆匆的往办公室赶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