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凶猛】(6-8章)

             第六章  出游
第二天,我们在约好的地方和小唐他们汇合,出发去昭青。小唐开的是辆普
拉多,我们则还是那辆现代途胜。
郑黎依然衣着艳丽,只是带了一个特大号的太阳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看到
她,璐斜眼瞥了我一下,我当然是吃一堑长一智,这次非常注意管好自己的眼睛
。不过,我觉得:故意不去看一个人和故意盯着一个人看,是一样的不自然。
一路上都是小唐由安排,但是我和璐也并不轻松。我们当然没有放弃订单的
事,可又担心破坏轻松的气氛,想提却不知如何提起。
而我心头更别有一番滋味,大学时出游,也大都是小唐安排,但我和小唐是
平等的,我可以和他玩闹甚至对骂;现在,我似乎在小心翼翼地服从他的安排,
而他似乎也在自然而然的享受着这种指挥权。社会已经将我们划入了不同的阶层
,并打上烙印,而我们,似乎在自觉地接受它。
晚饭后,我们住进度假村,各自回房洗过澡,我和璐躺在床上,话题又回到
订单上。
这时,隔壁小唐房间传过来有节奏的床响。我和璐对望了一眼,都露出笑意
。这小子,还真有体力,玩儿得这么累,刚回房就操练起来。
要说这度假村的房间,隔音还真是差劲,没一会儿,一个委婉的女声有渐渐
响起,是郑黎。其实郑黎本人说话时声音低沉,还有些沙哑,算不上好听,但这
嗓音叫起床来,却是曲折低回,颇能引人入胜。
我听着听着,不由得硬了起来。
璐这时却恶作剧般的在我阴茎上狠狠抓了一把。
「干什么!」
「你们男人啊!整天都想什么呢!」
「生理反应,有什么不正常吗。我不信你没反应,让我摸摸湿了没有。」我
向璐的两腿间摸去。
「别!」璐想阻挡,却已被我得手。我的手指在璐两腿之间的柔嫩处轻轻滑
动,抽出手来,手指一分,一根亮晶晶的细丝挂在手指之间。
「湿成这样,还说我!」
「讨厌!不许说了!」璐此时的眼神羞赧而热切,不许我说,那就是要我做
了!
我脱掉内裤,已经一柱擎天了。
「让我来。」璐轻声说着,脱掉自己的内衣裤,爬到我身上,扶正位置,坐
了下去。
「啊……」
璐好似发出一声长叹,在我身上起伏摇动起来,听得出她在刻意压制自己的
声音;隔壁显然也激战正酣,郑黎的叫床声越来越大,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房间
不隔音的问题。
闭上眼睛,享受着紧紧握住肉茎的温热和湿润,这种感觉有点怪,我头一次
在做爱时同时听到两个女人的叫床声,真让我有些模糊了究竟是哪个女人在因为
我,而发出快乐的歌唱。
终于,隔壁的郑黎在一声高亢后归于沉寂,不知为何,我也几乎同时腰眼一
麻,在璐的体内发射了。
睁开眼,我看到璐略带幽怨的眼神,我知道,她还没有到,但我也只能有些
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笑。璐没有说什么,清理了一下,躺在我身边,又和我拥在一
起。
隔壁,郑黎的低吟却再次悠悠响起,又开始重复刚才的旋律,而且节奏更加
急促。这次我没有了反应,因为昨晚的大战和今天的疲惫,已经让我成了强弩之
末。
「讨厌!还让不让人睡了。」璐在我耳边轻轻说,但是手却又一次抚摸到我
的胯下,可惜,任凭她怎么抚弄,也没能将我的小兄弟唤醒。我不知道璐是何时
放弃了,因为,很快,我就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璐多少有些萎靡,见到郑黎时,总觉着她散发出一种被滋
润过的慵懒风情,让我的心好像让人轻轻的抓挠了几下,感觉有些异样。
出发时,小唐最后才出来,他说,「晚上我带你们去一个特别的地方宵夜,
今天回来会很晚!」
一整天,仍是游山玩水,其实,我和璐的身体已有些疲倦,但小唐和郑黎的
兴致依然很高,我们也只好强打精神来陪着他们。
晚上,小唐带我们来到一家酒楼,位置挺偏僻,但规模颇大。已经过了午夜
,这里却似乎才刚刚营业,食客们正陆续到来。
小唐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我们一进门,领班就迎过来,「唐少,您来了!包
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几位这边请。」
「你们知道我们来这家店,是要吃什么吗?」坐下后,小唐故作神秘。
「什么东西要大半夜来吃,不会是人肉包子吧!」郑黎不愧是娱乐圈的,想
象力丰富。
「这个,暂时还没有,下回吧!」小唐一笑。
「应该是野味吧,白天不好拿出来卖。」我说,这个地方的人大概有世界上
最敢吃的一群人,而且对所谓的野生动物情有独钟。
「野味这里倒是有,可不是他们的特色。告诉你们吧,是——下水。」
「下水!」郑黎和璐听说,皱起了眉头。
「听我说,你们就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下水有特色了。你们知道这周边是什么
地方?是世界工厂!几百万人在这里打工!每天晚上,这里的屠宰场都杀大量的
猪,所以这里的下水是最新鲜的,而且必须半夜来吃!」
「下水还有新鲜的!」
「当然,告诉你们,下水运到这里,可还是温的!好不好吃,一会你们就知
道了!」
没见小唐点菜,但一会儿就大盘小盘的摆满了一桌,领班还亲自端上来一大
瓶淡红色的饮料,然后说:「唐少,菜齐了,您看,都是本店的招牌菜,几位慢
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说完,领班退了出去。
「这里我们自己来好了!」小唐挥挥手,让服务的小妹也出去了。
「来,先尝尝这个!」
小唐给我们每人到了一杯饮料,然后说:「下水做菜,洗得再干净,也难免
有种脏器味。这种米酒,是这里老板自制的,可以掩盖脏器的味道,所以是一定
要喝的!」
我尝了尝,酒味很大,入口却并不辛辣,有种微微的酸甜味,很好喝。
这里的菜,味道也确实非常帮,而且烹制方法独特,要是没人说,很难想到
是用什么材料做的。连郑黎和璐两个本来对这里不感冒的,也吃得连连点头。
「来杰哥,补一补!」小唐将一道烩牛鞭转到我面前,「咱们男人,最重要
的就是把根留住,对吧!正所谓药补不如食补!」
「呵呵!」我笑了。
「你们也不要小看这酒,里面有很多中药,是这里老板的独家秘方,要不是
我常来,老板是不会拿出来的。这个不但好喝,而且滋阴壮阳,男女通用,比那
个什么伟哥强多了!」
「你卖药呢?」郑黎在旁边打趣。
「嘿嘿,不信是吗?今天晚上让你试试效果,一定叫你撕床单,抓栏杆!哈
哈哈哈!」
郑黎被说的满脸通红,打了小唐一下,「要死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小唐却满不在乎,依旧大谈性经。
我和璐虽然是过来人,还是觉得有些尴尬;而对于我们想谈的关于订单的事
,小唐却不咸不淡地回避开去。
             第七章  交换
离开饭店时,外面下起了大雨,我们的车跟在小唐的普拉多后面缓缓而行。
车里,我和璐相视苦笑,人与人真是没得比啊,当我们为生存苦苦挣扎时,小唐
却将精力放在满世界寻找稀奇古怪的享受方法,而同时,还能财源滚滚。我和小
唐之间,似乎正在退化成纯粹的酒肉朋友,小唐可能并不认为我和璐有资格成为
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怎么办?
回到度假村,我们想回房休息时,侍应生告诉我们,因为雨大,我们的两个
房间都漏水了,没法再住。现在没有其他单独的房间,只有一个豪华家庭房,有
两张大床。问我们是否可以?
我们看了房间还不错,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好在两张大床之间,有两扇厚布
帘,拉拢后,一间房又被分割成逻辑上的两间。
熄了灯,我和璐躺在床上,都没有说话,却也不想睡觉。
过了一会,布帘那边,响起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低吟声。显然,他们又在
做爱了。
也许是受了他们的影响,也许是刚才喝过的酒真的起了作用,一时间,我也
觉得欲念丛生,而身边,璐的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我们开始互相解除对方身上
的内衣,摸索着对方的身体,刺激着对方的敏感部位,但不敢像小唐他们那样没
有顾忌,因此所有动作都是轻轻地,尽量不发出声响。
吻着璐柔软的嘴唇,我紧紧拥住璐,璐也紧紧缠绕着我,身体扭动摩擦……
终于,我挤入了璐的肉腔,缓缓地抽动起来……
今夜,璐的肉道似乎异常的紧凑和湿润,而我也一扫前两天的疲惫。正当我
感受着这美妙的感觉时,「杰哥!」小唐突然在那边叫我。
我没想到在这个当口,小唐还会和我说话,赶紧停止了在璐身上的动作。
「嗯?」
「杰哥,嘿嘿!你还没交货吧?」
「咳……咳……」我有些尴尬。
「咱们换着玩儿玩儿,怎么样?」
「什么?」
「换着玩儿,大家新鲜一下,我让黎黎过去,你让嫂子过来。」
「啊!」我没想到小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身下的璐也明显颤抖了一下。
想拒绝他,可又不知该怎么说,一时间,我愣住了。
「和他换吧。」这时,璐在我耳边轻轻说,声音有些颤抖。
「你说什么?」我在黑暗中惊疑地看着璐。
「你不是喜欢黎黎吗?」璐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不,不,不是的。」我急忙小声解释。
「和他换,他会帮我们的。」
「不,我不能让你……」
「杰,你永远爱我吗?」
「爱!」
「无论发生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
「那就够了,杰!答应他吧!为了我们的将来……」
「杰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Happy一下而已嘛!」小唐也在那边催促。
「那……好吧……」我的脑子里像是一片空白,可又像是一团乱麻。我同意
了小唐的建议,但我的声音嘶哑而颤抖,自己都听得出。
那边传来下床的声音,布帘一挑,郑黎全身赤裸地走了过来,平静地说,「
嫂子,你过去吧!」。
此时璐也只有起身下床,郑黎打量着璐的身体,忽然「哧」的笑着说,「嫂
子的身材好棒啊!」
璐却不敢抬头,更没有说话,手臂挡在胸前,含缩着身子从布帘缝中钻了过
去。
「嘿嘿!」我听到小唐在那边笑了,「嫂子,别害羞,上来吧!」
璐发出「啊」的一声轻呼,接着就是肉体滚落在床上的声音。
房内只有月光落入,我木木然地看着郑黎的裸体,说实话,有些女人穿上衣
服比不穿衣服更能吸引男人,而郑黎就是这样的女人。她的胸有点儿垂,而且向
两边分得有些开;腰有点长,腿很细,但未免太细了,以至于两腿并拢时仍在内
侧留有一道不怎么好看的缝隙;阴毛稀疏,隐隐能看到那条裂缝。
郑黎也深深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上床躺在我身边。
必须承认,初次见面时,郑黎的美貌确实让我有些想入非非,可现在,当她
一次不挂的躺在我身边时,我却有些提不起精神。事实上,我的情绪被布帘那边
发出的声音牵动着:
悉悉索索,应该是小唐在抚摸璐的身体,接着是舌头搅动和吸吮的声响,又
过了一会儿,一直没有出声的璐,发出了「嗯」的一声闷哼,我的心猛地一缩:
一定是小唐插入了。
这时,身旁的郑黎在我耳边说:「你不吃醋吗,小唐那玩意可大了!」
我转过头,有点愤怒的看着郑黎。
「你现在后悔也晚了,你不想吃亏,就来干我啊!」郑黎还在挑衅。
我确实有些愤怒了,是的,既然是交换,这个女人现在是我的了!将郑黎按
在身下,我狠狠的插入,那里已经足够湿滑,可惜有点松,并没让我觉得有多美
妙,但我想,至少我在和一个女明星做爱了。
布帘那边,肉体撞击出「啪,啪」的声响,璐似乎在刻意地控制,只发出低
低呻吟,小唐粗粗的喘气声却非常明显。可能因为不够投入,我在郑黎体内运动
阴茎,竟然有了软倒的迹象,于是赶紧将她的双腿拿到身前并拢,以增加摩擦。
郑黎显然也很享受这个姿势,大声呻吟起来;那边的璐似乎受到了鼓励,呻
吟声也渐渐增大。没多久,璐在那边发出一声像痛苦又像喜悦的长叹,我知道,
璐高潮了,而我心里又酸又涩,却还有一种莫名的刺激,也忍不住发射了。
小唐的运动没有应为璐的高潮而停止,肉体撞击的声音再度急促起来,而已
经缴枪的我,现在却只能做一个听众了。在璐发出第三次高潮的呻吟后,我听到
小唐的吼声,他终于射精了!
「你要不要过去?」我问郑黎。
这时小唐在那边开口了,「今晚就这么睡吧,黎黎陪杰哥,嫂子陪我睡!」
我没有反对,不知为什么,此时,我有些怕面对璐。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早上醒来时,发现郑黎依然赤裸
着,正在看着我。见我醒来,她趴在我耳边说:「你听,嫂子和小唐在晨练呢!

果然,昨夜熟悉的声音又在布帘那边响着。
我二话不说,将郑黎拉到,再次插入,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宣泄心中的郁闷
。我故意搞出很大的声响,好像要和小唐比赛。其实,郑黎的肉体没有给我多少
快感,好像是想象中璐在小唐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才给我最大的刺激。
没多久,我又一次射精了。
「嘿嘿!杰哥,交货了?」小唐在那边说,「那我把嫂子送过去,好不好?

「来吧,嫂子!」小唐那边一阵响动。
「不,别这样!」璐似乎在挣扎!
「嘿嘿,就这样!」小唐占了上风。
十分沉重的脚步声,还有肉体摩擦的声音,小唐喘着粗气,而璐则发出有节
奏的呻吟,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布帘晃动,我首先看到的是璐白皙的脊背,小唐双手托住璐的屁股,璐像挂
在小唐身上,双腿纠缠在他腰部,两人的性器依然结合在一起,随着走动摩擦吞
吐。
站到在我床边,小唐好像故意示威似的,抱着璐开始快速的上下颠动,我惊
呆了,心似乎和璐的身体一样在颤抖。
很快,二人都发出低低的嘶吼,璐的身体紧张起来,头后仰到极限。
「噢……」小唐大叫,腰部用力向前挺,突然将璐抛落到床上,同时,白色
的精液也射出一道抛物线,散落在璐的头发上,脸上,和乳房上……
和矮小的身材不同,小唐的阳具异常硕大,青色的血管像树根一样盘绕,毫
不逊于A片中的西方人,尽管已经射精,仍凶恶的指向璐的裸体。
我突然有一种被击败的感觉,浑身无力。仿佛这是一场交易,而我,却成了
最大的输家……
吃早饭时,璐一直低着头,偶尔抬头,也闪避着我的目光。我心情沉重,不
想说话;郑黎也无言,偶尔会和我眼神相对,若有所思。只有小唐好像什么都没
发生过一样,依然有说有笑。
按计划,今天是出游的最后一天,出发前,小唐暧昧地笑着说:「晚上我们
就回去了,今天大家一定要尽兴!我们继续昨天的游戏怎么样,嫂子你坐我的车
,黎黎坐杰哥的车。」
我没有出言反对,但脸色应该十分难看,璐和郑黎也没有说话;小唐却自顾
自地来到璐身边,搂住璐的肩膀,「走吧,嫂子!」
璐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小唐上了他的车。
我的车跟在他们后面,向大山深处开去,到后来,我们走的已经不是正经的
公路,也不见人迹。窗外的风景也许不错,但我已无心欣赏,郑黎坐在我身边,
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
见小唐的车慢慢在路边停住,我以为是到了目的地,也将车停在旁边,可等
了一会儿,却不见他们下车,又过了一会,小唐的车有节奏的晃动起来,我想到
了什么,心里酸酸的疼,双手紧紧抓住方向盘,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哼,」郑黎在一旁冷笑,「真有精神啊,又开始了!」
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冲下去制止他们,就在这时,我感到郑黎手,隔着裤
子,在我的裆部抚摸,接着,拉开拉链,将我的阴茎掏出,用手套弄起来。
突如其来的刺激,瓦解了我的冲动。抚弄了一会儿,郑黎俯下身,把它含住

温暖口舌的刺激,让我兴奋起来,是的,我不能让小唐白白玩弄我的璐,我
要在郑黎的肉体上收取我应得的部分。
很快,我们都赤裸了。我将座椅尽量后移,让她跨坐在我身上上下浮动,狭
小的空间里,我们喘息着,纠缠着,摩擦着……
这时,小唐的车门开了,小唐一丝不挂地车里出来,从车后拿出一张超大的
软垫子,铺开在草地上,又探身回车里,用抱婴儿撒尿一样的姿势,将同样全身
赤裸的璐抱了出来,他的手托在璐的腿弯,将璐的鼠蹊部大大地分开。仿佛知道
我在看他们,小唐故意将璐的阴部展示给我,璐无力地靠在小唐身上,双手挡住
脸,不敢看我。我甚至可以看到璐没有完全闭合的阴唇,白浊的液体正从里面缓
缓流出,不知道因为寒冷,还是因为羞惭,璐身体抖动着,随着她的抖动,白色
精液淌过会阴,滴落在地上。
郑黎感受到了我的异样,转过头,发现了车窗外的情形。
「操!」郑黎狠狠地骂了一声,这和她平时的淑女形象相去甚远,就像有人
说的:当你剥去一个女人的衣服时,也剥去了她心灵的伪装……
小唐将璐轻轻放在垫子上,让璐平躺,自己则跪在璐的身边,开始轻轻的抚
摸和亲吻璐的全身,从脸颊,到颈部,再到乳房,小腹,双腿……动作竟是那样
温柔,慢慢地,璐似乎有了回应,身体随着小唐的亲吻,开始不安的扭动。
眼前的一幕,比他们赤裸裸的性交更让我难以接受,因为这让我觉得他们更
像一对爱侣,而不仅仅临时交换的性伴。
「我们也下去做。」郑黎这时说。
草地上的垫子还空着一大半,我和郑黎同样一丝不挂地走过去,小唐看着我
们,没说话,而璐则一直闭着眼睛,但她睫毛的颤动出卖了她,她一定是知道我
们来了。
我趴到郑黎身上抽送着,但快感依然并不强烈,因为我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事实上,我在注视着小唐和璐的动作:他们又开始做爱了,这次小唐没有使用什
么怪异的体位,只是伏在璐身上挺动。
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做爱,也是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别人做爱。
小唐在璐的耳边低语,璐也低声回应,我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但这让我非
常嫉妒。后来,璐点了点头,小唐躺下,璐则坐到小唐身上,自己耸动起来……
事后,我们四个人一丝不挂都躺在软垫上,山风吹在身上,一点都不冷。璐
背向我蜷缩着身子,被小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郑黎紧紧挨着我,一条腿搭在我
身上。
「杰哥!」小唐说话了,「嫂子把你们的困难都和我说了,没问题,不要说
我和你四年的同学情分,就是冲嫂子的这份情意!做兄弟的一定得帮你们!」说
着,他拍了拍璐的乳房,「明天,我就约美泰的老总谈,一定让你们也能直接接
单!」
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吗?我茫然了。
晚上,我和璐回到家。躺在床上,气氛仍很尴尬,璐一言不发,眼睛红红的
,我想找些话题,可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什么东西,说不出话。
终于,璐扑在我怀里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自己做了什么!杰!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紧紧抱住璐,我也留下了眼泪,「过去了,
璐,过去了,就把它忘了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
             第八章  二百万
「什么,二百万!」在小唐的办公室,我吃惊地望着他。今天,我早早来到
他的公司。我一个人来的,没有让璐跟着,因为在我心里,实在不愿意小唐和璐
再有任何交往。
小唐也准备好了美泰的订单,可我发现其中有个条件是:要求制造商至少有
二百万人民币的保证金。
「杰哥,不会你们连二百万都没有吧?」
我们确实没有,在我们厂子的全盛时期,也许拿出二百万并不困难,但近半
年的不景气,使我们的资金链已经堪堪断裂,东拼西凑,可能也到不了一百万。
「订单额不过二百万,为什么还要二百万的保证金?」我不解地问。
「杰哥,你要知道,那些老外现在根本不信任中国工厂。像承明他们接四百
万的单子,老外可是要他们有五百万保证金的!」
「我们现在,资金真的很困难。所以……」
「杰哥,二百万已经是最小的订单了,而且我连提成都没拿!就算我还想帮
你和嫂子,可以老外也不会给我面子啊!何况这钱也只是存在银行里,订单做完
,不还是你们的?我看,你回去和嫂子商量一下吧。不过,这个星期五以前得给
我个准信。」小唐提到璐时,表情似笑非笑。
「好吧,我回去想想办法,尽快答复你!」小唐神色让我感到一阵烦乱。
从小唐的办公室出来,我没有回工厂,而是将车开到一个清净的路边停下,
下了车,点起一根烟,在袅袅的烟雾中陷入沉思。
这件事我并不想告诉璐,因为我不认为璐能有什么办法能拿出一二百万。她
要再去求小唐吗,不,我不能让她这样做,为了这个厂子,为了我,她已经牺牲
了太多,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我终于会失去她。想来想去,为今之计,只有
硬着头皮试试以前的朋友能不能帮忙了。
十几个电话打下来,手机已经快打没电了,筹到的钱却是杯水车薪。不过这
也不怪他们,因为自从来了南方,我已经很少和过去的朋友联系,今天一联系就
说借钱的事,我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调整了一下情绪,我回到厂子。璐满脸期待地迎了上来,
我则装做无可奈何的样子,「小唐这家伙办事不牢,把美泰订单的金额搞错了!
那边还有重新确认,可能还得等两天!」
「哦,这样。」璐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你去了那么长时间,我还以为都
已经办妥了!」
「是小唐非要和我吃饭,没办法。」
「他……」璐欲言又止,回她的办公室了。
我心中暗叹,可又不想多说什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手机充上电,我闭
上眼睛,无力的靠在椅子上。这时,短息铃声响了,我拿过手机一看,
「杰,你好,我是玲,你在桐湾吗?听说你资金有困难,也许我可以帮点忙
。明天下午一点,桐湾沁香茶楼,我等你。」
我惊得差点将手机掉到地上。怎么会是玲,她怎么会在桐湾?她如何知道我
的手机号?又怎么知道我资金困难?对,一定是下午打过电话的朋友中,有人将
我的情况告诉了玲。玲一直在关注我吗?这些年她都做了些什么?又怎么能帮我
呢?她现在很有钱吗?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在我心中涌起,这些问题只有让她本人来回答了。可明天
真要见她吗?我该如何面对她?想起与玲过去的种种悲悲喜喜,我心潮起伏,难
以平息,以至于连璐走进来时,我都没发觉。
「杰,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璐关心的问。
「哦,不,不,没事!」我急忙掩饰心中的慌乱。
「可你脸色好差。」
「可能是中午多喝了几杯吧!」
「喝了酒,你还开车回来,多危险啊!」璐责备我,「下次,喝了酒就让我
去接你好了。」
「遵命!」我起身将璐拉到沙发坐下,借机将手机收了起来。
「杰,你跟我说,是不是今天去谈订单事不顺利?」璐望着我的眼睛说。
「没什么,我们还好了,是他们那边有问题。」我还是不想让璐知道钱的事
,「当然了,现在我们这么困难,订单一天没签,总是放不下心来。」
「那……」璐好像费了很大力气,才看着我的眼睛说,「小唐有没有和你说
其他的?」
「没有啊!谈的都是生意上的事!」我从璐的眼睛神中看到了惶恐和不安,
于是安慰她,「璐,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那件事,不过是大家寻求一下刺激,已
经过去了,别放在心里,忘了它吧!」
「杰!」璐这才无力地靠在我怀里,「我真的好怕!我怕你会离开我!」
「为什么这么想!」我抱紧璐,「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
「杰,我知道。上次发生林叔的事,你能那样对我,我知道,你是真心爱我
的。可是,这次毕竟……毕竟是我让你同意的,我怕……我怕你会嫌我……」
「别傻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怎么会嫌你呢?」我捧起她的脸,轻轻
地吻了吻她的脸颊,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那你不会是嫌我了吧!」
「不,不,我不会!」璐忙解释,但又小声说,「不过得到黎黎,你也算是
如愿以偿了!」
「你说什么呢?」
「黎黎是明星嘛,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吗?」
「明星也没你好啊!」
「怎么会没我好?」
「没你紧!」我在璐的耳边轻声说。
「讨厌!」璐一下子涨红了脸,在我胸前乱打了起来。
我任由她打,璐自己却停下了手,深深地注视着我的眼睛。
「杰,谢谢!」
「谢我什么?」
「我也不知道。」
璐在做生意时比我还精明,绝对是个女强人,可遇到感情的事,一样成了傻
女。
「杰,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答应为你工作吗?」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给的薪水高?」
「当然不是,因为你的忧郁。」
「我忧郁吗?」
「是的,我觉得你忧郁得像个女人。」
「哦。」
「我好像从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当时我对男人失望透了,而你,让我觉得
是个不像男人的男人。」
「你这是表扬我吗?」璐的话让我听着有点别扭。
「我不知道,反正这是我真实的感觉。杰,也许是我遭遇了太多吧。」
「璐,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也许承诺没有用,但相信我,我会竭尽全力让
我的女人幸福的。」我搂住璐的手臂用力紧了紧。
「杰,我想好了,只要你肯要我,我这辈子就做你的女人,你一个人的女人
,今天,我想把我的过去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你有权知道你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
人。」璐的语气有点沉重,「杰,你知道,我以前的工作很好,收入也很高,可
是,我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些,肯定是有要牺牲的……」
璐停了停,重新鼓起勇气继续说,「我毕业时进入一家外企,一次,老板让
我去一个客户的老领导家拜访,可我没想到,没想到,这个足可以做我祖父的男
人,竟然将我……将我……」
璐的声音哽咽起来,「我软弱了,后来一次又一次地被叫去陪他。在他的帮
助下,我轻松地获得了很多订单,职位也渐渐高了起来,外表看着风光,可我心
里却总是充满痛苦还有自卑,很多人追我,我都不敢答应,直到遇到我前夫,当
时是觉得他老实厚道,才和他交往的。我结婚后,那个老混蛋还让我去陪他,我
虽然已经不需他的帮助,但我不敢激怒他,因为我承受不起他的报复。直到后来
一次陪他时,他中风了,我才算摆脱了他。」
璐的叙述让我心中一阵阵绞痛,其实,对璐的过去,我多少有些猜测,毕竟
职场的潜规则并不鲜见,而璐在性方面表现出来的成熟和技巧,都不像是普通的
人妻能有的,至少,我的前妻玲当年在这方面就要青涩得多。
「我知道,我前夫对于我不是处女挺在乎的,我也总觉得对不起他,什么事
都尽量顺着他。可我想不到,想不到他竟然和那么多女人有关系,有的女人还是
他的同事……」
璐渐渐激动起来,「就算我不在乎他出轨,可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报复到我
身上,就算我并不纯洁,可我从没有意伤害过谁,他们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做
母亲的权利也夺走!」
璐哭出了声。
我轻轻抚摸她的后背,尽量让她平静下来。
「后来,那些歹徒抓到了吗?」我问。
「没有,他不敢报案。」
「那知道是谁指使的吗?」
「他说是他单位一个女人的老公,不过那人已经找不到了。」
为什么人都不愿意珍惜自己眼前的幸福呢,有璐这样的女人做老婆,还要去
沾花惹草,难道是为了什么处女情节吗?由此我也想到了我和玲,想到了刚才的
短信。我犹豫是否应该将玲约我见面的事告诉璐?还是不要了,那样肯定会牵涉
到保证金的事,在这个时候,我更不想让璐知道我在瞒了她。
「杰,你在想什么?」
「哦,我在想,我在想,我们的将来。」
「我们的将来?杰,要是我们厂子的情况好转了,你想做什么呢?」我发现
璐的眼睛里有了一份期待。是啊,刚才璐说过要做我的女人,怎么才算我的女人
,难道璐想结婚了?
「我们结婚好不好?」我试探着问。
「你不在乎我过去吗?」
「我在乎现在的你!」
「我是说,我不能给你生个孩子。」
「二人世界不好吗?」我不想伤害璐,心里却在问自己:我真的不在乎吗,
也许现在二人世界很美好,可是将来,看到人家儿女绕膝时,我还会这么想吗?
璐显然被我的话鼓励了,「杰,能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说完,将头深深地埋到我怀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