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改编版】(第三章 密室淫窟,调教进行时)

  【斗破苍穹改编版】(第三章 密室淫窟,调教进行时)
  萧家市坊的一处民屋内,秋羽将包裹着萧夫人的被子从箱子里取出,平铺在
地上。
  看着昏迷中的萧夫人秋羽不禁感到一阵兴奋,如此尤物现在终于要属于我了,
萧战你的夫人就由我替你笑纳了,坐拥如此尤物却不懂得开发,看本少爷如何开
发你的娇妻吧,哈哈!不过这尤物却再也不可能回到你的怀中了。
  「嗯……真是哪?」感受到周围清新的空气,萧夫人渐渐从昏睡中醒来。
  秋羽看着一脸迷惑的萧夫人淫笑道:「萧夫人,这是我们的新家啊,不记得
了?」
  「恶魔,谁要和你住在一起?你快给我滚。」萧夫人一脸愤怒的看着眼前了
陌生男子道:「放了我你还有一线生机,不然你别想在乌坦城立足。」
  「嘿嘿!还挺硬气啊,不错加油,希望你可以继续这么硬气下去。」秋羽一
把捏住萧夫人的下巴,抱起萧夫人纤细的小腰,「记住,我叫秋羽,当然了你以
后要叫我主人,现在嘛,嘿嘿。」
  「」萧夫人看见秋羽将自己抱在一个升起的高床上,虽然不知道这个高床是
干什么的,但四周延伸出的铁杆一丝恐惧还是不由涌上萧夫人心头。
  「干嘛?当然是要好好的调教你了,开发出你淫贱的本质,这样你才会心甘
情愿的做我的性奴啊。」秋羽拿出一根绳子,将萧夫人修长的玉腿分不开,把大
腿和小腿捆绑在一起,这样萧夫人就无法踢动小腿了。
  「啊!你在干什么?不要!快松开我啊!」萧夫人惊恐地向后做着徒劳的挣
扎,也顾不上害怕,连忙伸出自己的小手去阻挡,因为她知道如果不阻挡,将会
有更恐怖的遭遇落到她身上。
  秋羽一把提住萧夫人的小手,「还敢反抗?何苦呢,如果伤了这双诱人的小
手损失的还是我啊,为了包住你这诱人的小手我只好把它捆起来了,要对你的主
人心存感激啊。」秋羽熟练的将萧夫人的双手捆在身后,并没有着过多的捆绑,
因为他认为只有这样最接近现实的捆绑,才最能激起男人的欲望。
  「呸,谁要感激你啊,啊……」秋羽突然用捆在腿上的绳子绕住萧夫人的头,
使萧夫人的头下第,刚好可以看见自己的阴部。
  双腿也被头的拉力拉成了横一字,使萧夫人白色的小内裤完美的暴露在秋羽
的眼前。
  只样的捆绑使萧夫人的身子弓成一团,本来就短小的连衣裙直接从后面被撑
破,「别,不要啊!」
  「什么?不要?」秋羽看着一脸痛苦的萧夫人,伸出自己黝黑的大手,直接
将萧夫人的衣服从领子到裙子撕成碎布道:「不要?不要什么,不要穿衣服么?
  你这贱奴,竟然把主人给你的衣服弄破,既然你这贱奴不喜欢穿衣服,呢主
人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替你脱掉了。」
  「不……你这恶魔,不要怎么做,放了我吧。」萧夫人哭着说道,萧夫人从
来没有觉得像现在一样这么无力,浑身被人捆绑,无法动弹,被自己丈夫以外的
男人如此的观赏,把玩。就像是店铺里的商铺一样摆上台子,供人们观赏挑选,
萧夫人的自尊心一下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让我来看看萧夫人这高贵的骚穴和那些妓女的骚穴有什么不同吧。」秋羽
挥了挥手,一股斗气将萧夫人的内裤震碎,伸手抚摸着萧夫人长满阴毛的小穴,
「嘿嘿,萧夫人的毛还真多啊,都说阴毛旺盛的女人大多是欲求不满的女人,看
来此言非虚啊。」
  「啊……不要摸了……了。」一股股舒适的电流从萧夫人的屁股流过,想踢
腿却又无法行动,只会让头更低,更清晰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抚摸自己的阴部,要
是扭头,只会把腿提的更高,更加方便眼前的男人行事,一时间萧夫人手足无措
只好扭动着屁股躲避这秋羽的魔手。
  「小骚货,别扭了,只到你欲求不满,可现在先不能操你,先忍忍,让我先
给你好好的处理处理。」秋羽拿出一把小刀,细细的挂着萧夫人的阴毛。
  「啊…………别…………」萧夫人惊恐的叫着,只感到一阵瘙痒从阴部传来,
她知道这是秋羽在挂她的阴毛,耻辱感不禁从心里升起,「我被一个陌生男子剃
掉了阴毛竟然还有快感,难道我真如他所说是一个本性淫荡的女人吗?」
  「嘿嘿,瞧瞧这是多么美丽的骚穴啊,是天生的名器啊。」秋羽抚摸着萧夫
人不断跳动的阴唇,他知道这是萧夫人紧张造成的。
  「别啊……啊……」耻辱的萧夫人痛苦的呻吟着,秋羽翻开萧夫人的阴唇,
用粗糙的大手不断揉搓着里面粉嫩的玉璧,舒适的感觉不断冲击这萧夫人的肉体,
一下湿润了秋羽的大手。
  「真是淫荡啊,怎么看就湿了,让我看看。」「啊……不要啊。」萧夫人感
到秋羽湿润的手指滑倒了自己的肛门处,肛门不由一紧,夹住了秋羽的手指。
  「嗯……」萧夫人娇哼一声,看见秋羽抽出手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嘿
嘿,萧夫人的的屁眼还真是紧啊,开来无法给萧夫人的骚穴开处,倒是可以享受
萧夫人的处女菊花啊,哈哈不错,就是有点臭,处理一下就没问题了。」
  萧夫人羞愤的低下了头,耻辱的泪水不断滴了下来,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男人
竟然这么变态,把手放进自己的肛门,还闻了闻,最后竟然还说要为自己的肛门
开处,自己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还不如咬舌自尽算了,免得受他的污辱。
  「嘿嘿,萧夫人可不要想着自尽不然你刚生出的小孩,唉,婴儿是最容易夭
折的啊。」秋羽一眼就看出萧夫人的心思说道。「你这个混蛋,连小孩也不放过,
你要干什么?」萧夫人听见如过自己自杀,眼前的男人就会杀了自己刚出生的儿
子,不禁愤怒的问道。
  「这就要看萧夫人的了,如果萧夫人侍候的我舒服了,我自然没有什么时间
去找那个小屁孩麻烦,如过不嘛……哈哈哈哈,我时间很多的,就不劳萧夫人你
操心了。」秋羽淫荡的笑道:「咦,我还没有干你你就挺起来了?真是个小骚货。」
  秋羽一把抓住萧夫人不知为何而挺起来的奶子,「啊,不要。」萧夫人似乎
想到了什么,剧烈的反抗着。
  「嘶嘶。」随着秋羽的一抓,萧夫人那双坚挺的乳房喷出了两道强烈的水花,
一下顶开盖在乳房上破碎的衣服,喷了秋羽一脸。

  「啊哈哈哈哈,真是淫荡啊,萧夫人,你既然喷奶了,不愧是天生的尤物,
得像个办法,不然过段时间就会停止产奶,看样子要天天享受到萧夫人的奶水,
还得要天天刺激你这淫贱的奶子啊。」,「嘶嘶。」秋羽的每一下捏动,都会挤
出萧夫人大量的奶水,不一会就浸湿了萧夫人的胸衣,「哈哈,萧夫人,想不到
你这骚货的奶水还挺甜嘛,不能浪费了,嘿,我有办法了。」
  萧夫人看着秋羽拿出一个小木同挤着自己的奶水,不禁悲哀的想到自己刚出
生的孩子还没奶水吃,却要被这个恶魔拿来凌辱自己,自己的命运还真是艰难曲
折,刚生下孩子,本来就奶水充足之时,却蒙遭此难,唉……
  秋羽,取出盛着萧夫人半桶奶水的小木桶放在萧夫人眼前,「骚货,看见没,
这是你淫贱的奶水,我会用这淫贱的奶水来洗干净你的身体。」
  「什么?洗干净我的身体?这么半桶奶水怎么能洗干净我的身体呢?」虽然
感到了无限的屈辱,但萧夫人仍然很好奇这么半桶奶水怎么能洗干净她的身体。
  嘿嘿,萧夫人请看好了,你可是整个斗气大陆第一个感受到这种感觉的女人
你会为此感到幸运的。嘿嘿嘿嘿。」
  「呸,遇到你这种淫魔就是我最大的不幸,谁会为你的变态行为感到幸运?
  我不会屈服你的,肉体上的感觉是不会影响到我的。」萧夫人看见秋羽拿来
一个奇怪的竹管来,知道是秋羽准备折磨她的东西,但还是不屈服。
  「嗯。不错,我就喜欢玩弄你这种身份高贵,性格倔强的女人,准备好了吗?」
  秋羽拿起竹管,吸了一管奶水,这是他仿制前世的注射器。
  「啊┅┅不要┅┅」当萧夫人哭叫时,巨大竹管嘴,已经深深插入萧夫人
的肛门里。奶水大量流入萧夫人的肚子里,萧夫人美丽的脸孔已经苍白,全
身拼命摇动,黑发随着飘散。
  「嘿嘿,萧夫人这可是取之于你,用之于你啊!好好珍惜吧。」
  「你要干嘛?啊……不要啊…停下……停下来啊……好难受…受啊…肚子,
肚子要胀破了。」
  「别急别急,你的屁眼那么臭,不好好洗洗怎么办?,好了忍一会吧。」在
连续的注入几管奶水后。
  强烈的便意已经达到限界,「唔……」萧夫人全身是冷汗,发出快要断气般
的哼声。大量注入奶水,肚子里的便意愈强烈,随时都有能一发不可收拾的泄出。
  秋羽残忍的继续推动竹管,里面的奶水「咕嘟咕嘟」的流进去。
  「啊……唔……救命啊……唔……」萧夫人哭泣、呻吟、喘息声碟交不断,
没有多久,萧夫人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呼吸也感到困难,他已经在昏迷的边缘了。
  「嘿嘿,萧夫人,很难过吧?不过,真正的刑罚是现在才开始。」秋羽看了
看着翻起了白眼的萧夫人完猛推竹管,把剩余的奶水也猛推入萧夫人的肛门里。
  「啊……」萧夫人发出惨叫声,肛门处「嘀咯嘀咯」响声不断的漏出来。
  秋羽在等待这刹,用巨大的肛塞塞在萧夫人的肛门上。
  「啊……不行……不要……」萧夫人痛苦的呻吟着,「饶了我吧……求求你
……让我去厕所吧……」看着萧夫人痛苦的表情,秋羽险些答应,但他知道这只
是暂时的,如果要彻底的驯服这个尤物,还是要慢慢来,现在只有先一点点的打
破他的自尊心。要知道凡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代表有了
后面的无数次,所以现在秋羽必需忍住。
  秋羽拉住捆绑着萧夫人的深锁,将萧夫人吊起来。
  看着脸色苍白的萧夫人,秋羽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欲望。
  伸出肉棒,对准萧夫人的花芯长驱直入。
  「啊……不要……」萧夫人痛苦的说道,她感觉到每一次的快感都带动着强
烈的尿意,但因为有着肛塞,剧烈的尿意又很快转化成痛意。
  「啊!」萧夫人最终忍不住了,「饶了我吧……求求你……让我去厕所吧
……只要……只要你让我上厕所,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秋羽一脸玩味的看着萧夫人。
  萧夫人忍受不了秋羽咄咄逼人的目光,咬咬牙,「只要……只要让我去厕所,
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我不会反抗。」
  现在的萧夫人已经把一切贞操和世俗的道德放到一遍,似乎能让她排泄就是
上天对于她最大的恩赐,虽然事实也果真如此。
  秋羽抽出了在萧夫人身体里来回抽插的大肉棒,捏住萧夫人小巧的下巴,
「来,叫声主人听听?」
  「啊?什么?主人?」这和萧夫人的想象大相径庭,她原本想秋羽应该会乘
机要求和她做爱,没想到尽然要求自己叫他主人,这种屈辱的感觉让萧夫人无地
自容。
  「嗯?什么?你这个小骚货,是不是不想排尿了?」
  「嗯,不是,主人。」未来排尿,萧夫人也只能暂时的屈服在秋羽的淫威下。
  哈哈哈,看着惊慌失措的萧夫人秋羽不禁大笑起来,将萧夫人放了下来。
  「快去掉那个东西吧。」落地的萧夫人立刻安奈不住一脸渴望的看着秋羽,
希望秋羽可以拔掉身上的肛塞。
  「不要著急嘛,对于我们这么大家闺秀的萧夫人,咱们也得有点情调才对,
不能有失身份啊。」秋羽一脸淫荡的说。
  「萧夫人,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吗?」秋羽继续拷问道。
  「知道,主人。」
  「你知道什么,说出来。」秋羽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我现在是……是……」这些话让身为大家闺秀的萧夫人感到难以启齿,毕
竟她以前是收人敬仰的萧家夫人啊!
  「是什么?」秋羽似乎不想给萧夫人停顿的机会。
  「我现在是……是……我现在是主人们的奴隶。」萧夫人紧咬著牙关,用颤
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字。
  「是什么奴隶?」
  「我是……我是主人的性奴隶。」面对秋羽恶狠狠的追问,他希望看见萧夫
人的心理防线在一点点崩溃。

  「性奴隶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知道,主人。」
  「知道就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是供主人们随时奸淫、享用的,主人。」
  面对剥夺自尊的拷问,萧夫人屈辱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不错,现在主人的心情现在很好,萧奴,先给我表演一你优秀的口技吧。」
  秋羽一脸享受的坐在靠背座椅上闭眼说道。
  「回答主人,我…我不会…」萧夫人红色脸,扭捏的说道。
  「啪!」秋羽立刻一巴掌闪了上去,「就和昨晚一样,你怎么就就不会了呢?
  要我教你吗?要把它全部吞进去用舌头舔,明白吗!贱货!」秋羽恶狠狠地
对萧夫人说。
  「是,主人」在秋羽威吓的目光下萧夫人张开美丽的小嘴伸出舌头,双手捧
起秋羽的阳具将炙热的肉棒含到了嘴里。
  看到刚被自己捕获的尤物,现在正顺从的跪在自己的跨下拼命地用嘴舔着自
己发烫的大肉棒,,秋羽心中的邪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一手揪着萧夫人的头
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开始快速地在她的嘴里抽插。
  磅礴的巨龙几乎塞满了萧夫人的整个口腔,看着有些吃不消的萧夫人秋羽不
禁兴奋的拍打着萧夫人的屁股,萧夫人在发出呜呜而有凄惨的呻吟同时忍不住摇
动起性感的屁股,萧夫人也不禁感叹自己竟然被拍的如此舒服。
  但秋羽此时正在兴头上那里肯放过,他每一次的
  抽插都把磅礴的巨龙深深的刺入萧夫人的喉咙深处,萧夫人仅能靠鼻呼吸,
这几乎要使她窒息。
  秋羽看着萧夫人被扇的通红的屁股,「就照这样不许停,嘿嘿,你才是变态,
是真正的被虐待狂。」
  「更深一点的含进去吧,萧奴。」
  「呜……」萧夫人屈辱的眼泪不禁流出来。
  但是仍旧照命令把那磅礴的巨龙深深含在口中,巨龙碰到喉咙上,的窒息感
让萧夫人机欲发狂,两只纤细的玉手这时候也自觉的握住了那两个下垂的睾丸轻
柔的把玩起来。
  其实经过秋羽变态的调教下萧夫人的心理已经慢慢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过
去令她感到恶心异常的那根肉棒现在反倒让他有了一丝的迷恋,变态的快感产生
的兴奋使她忘却了先前的恐惧,刚才那股刺鼻的精腥咸味也不那么反感了,这就
是《淫魔功》带来的好处,同一个女人,你只要多次淫奸哪怕你功力底下,她也
会渐渐沉沦在你的肉棒之下。
  「我真的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是个变态的女人吗?」虽然萧夫人极力想摆
脱这种念头,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就无法说服自己。从被绑架到现在仅仅
才一天不到,她就快被秋羽调教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淫娃。
  「对,就是这样,这时候要用嘴唇来吸紧,就和插进阴道有相同的感觉。」
  「哈哈!我昨晚说的没错,你的唇技很好,是天生尤物。」秋羽兴奋的说道。
  「要用舌头,对,在嘴里面舔肉棒,不准停,啊—……很好」
  「啊……我要射了。」秋羽颤抖着身体,一把抱住萧夫人的头,磅礴的经验
疯狂涌入萧夫人的玉唇。
  萧夫人感到不可思议,在经过了昨晚数次激烈的射精后他仍然能射出如此之
多的精液。
  粘稠腥咸的液体如泉涌般从肉棒中喷进了她的喉咙流了下去。
  奇怪的是本因该让她呕吐不止的东西此时却觉得是那样的美味,她已经忘记
了自己原本对精液是那么的厌恶。
  「好喝吗?萧奴。」秋羽边问边把软下来的老二从萧夫人的嘴里褪了出来。
  萧夫人羞愧的底下了头,因为她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把如此淫荡的一目展现在
自己仇人的面前。
  「想尿尿吗?」秋羽笑着问向萧夫人。
  「嗯。」萧夫人羞涩的点了点头,希望这场凌辱可以早点结束。
  「跪下。」
  「啪」秋羽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贱奴,你忘主人的命令是不可以违背的吗?」
  「萧……萧奴知错了,请……请主人责罚。」萧夫人屈辱的跪在地上,努力
睁着自己湿红的眼睛不让自己落泪。
  「好,既然知错,这次就小惩一下你,如有再犯,看我怎么收拾你。」
  秋羽直接抓起萧夫人的一条腿,「抬起脚来。」
  萧夫人默默的抬起了一条秀美的玉腿,看着洁净的玉腿上只穿了一个袜子,
秋羽就再次兴奋了起来,这种感觉才是秋羽的最爱啊,「说说,你要什么?」
  「放开我……我要……我要小便……」萧夫人痛苦万分,肛门被肛塞塞住,
膀胱被憋出了剧烈的疼痛,脚被提起的瞬间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快要爆炸了。
  「说你要干什么?我是个粗人可听不懂怎么文雅的词语啊。」
  「小……小便……」萧夫人就快憋疯了,痛苦地闭上眼,嘴角微颤,终于在
崩溃的边缘完全放弃了自尊,说出了令人无法置信的话,「撒尿……我要撒尿
……快……」
  「嘿嘿,这就对了嘛。」秋羽一把拉掉肛塞,使劲拍打在萧夫人的翘臀。
  「啊……不,不要在这……」萧夫人大叫一声,眼冒金星,只感到在肠子也
象被拔出的幻觉中,磅礴的白色液体瞬间喷出,形成一条优美的弧线。
  此时的萧夫人奄奄一吸,浑身瘫软地在趴在地上,粉嫩的菊花口不断的抽搐
着。
  「嘿嘿,屁眼不错,终于洗干净了。」秋羽笑道,「还很紧啊,看来还需开
发啊。」
  「不……不要啊,那里太窄了,不可以插,会肛裂的。求求你,快停手啊
……」萧夫人吓的面色苍白,发出几声无力的悲鸣。
  「嘿嘿,不让我试试我怎么会安心?」秋羽挺起肉棒,对准萧夫人的菊花一
点点深入。
  「啊……要……要………要裂了……快住手啊……」剧烈的疼痛使萧夫人的
身体不断扭曲,出于本能,肛门不断的搜索,夹住了秋羽的肉棒。
  「啊……好爽啊……这才是处女应有的感觉啊!」,秋羽一脸舒爽的看着萧
夫人,「贱货,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爽吗?大声的淫叫吧,我我一定会把你调教
成一个最淫荡的婊子的。」
  「啊……爽……好爽啊……」感受到秋羽又故意用力的挺了几下,屈辱的萧
夫人只能附和的说几声,因为她想早点结束这痛苦的折磨,大肠被巨大肉棒的填
充格外的紧绷。
  「嗯,……不行……我受不了了…好紧……要射了……」终于,秋羽终于在
萧夫人紧绷的菊花里留下了粘稠的精液。
  「嗯?肿了?去抹些药,可不要发炎影响到后面我们的计划,你可以休息几
天。」
  「是,主人。」萧夫人无奈的低下头,自叹道,「我完了!事到如今已经无
路可退了,只能长期待在这里做他的性奴隶了。」萧夫人接受了事实。准备摆脱
内心最后的一丝尊。
  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就这样被这人奸淫、玩弄,萧夫人心中就不禁发凉。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这恶魔处置吧,反正自己的
身体已经脏了,也没什么,但他永远也别想得到我的心。
  不过萧夫人想错了,秋羽从来没有想得到过她的心,秋羽一直以来只想吧萧
夫人调教成一个见到肉棒就发浪的女人,对于这样的女人,秋羽认为有没有心,
都无所谓了。
           ************
  几日后秋羽又开始了对萧夫人调教。
  「撅起屁股来」秋羽一边拍打着萧夫人的屁股一边命令道。
  「呜呜……」萧夫人不情愿的将摇晃的屁股翘起,一面担忧的看着秋羽,有
了上回灌肠的体验,秋羽在萧夫人的眼里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了。
  秋羽笑着抓住萧夫人的翘臀使劲的揉捏,「怎么?不情愿了?记得你前几天
可是求着叫我主人的,怎么反悔了?呵呵,其实,我也不怕你反悔,我还有很多
手段是你没有体验过的,相信你很快就会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
  「嗯……不要。」大手捏吧萧夫人的玉臀捏的疼出了眼泪。
  「嘿嘿,不要哭,一会有你哭的。」
  秋羽用绳子将萧夫人的双手捆在后背,「这个内裤我可是珍藏了好久,现在
就送给你吧。」
  秋羽脱下了自己布满斑黄的内裤,上面的点点斑黄不知是精液干枯还是尿液
干枯的痕迹,剧烈的异味从内裤上发散而出,秋羽不容分说就将内裤塞入萧夫人
口中。
  「呜呜……呜……呜……呜呜……」悲鸣的萧夫人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恶臭
的内裤熏得萧夫人满眼金星,点点黄斑在唾液的湿润下,化为液体流入萧夫人的
喉咙。
  「不知道这么玩感觉怎么样?」秋羽用两根银丝绕在萧夫人的乳房上,一段
连上自己特质的发电机,开始摇转转轮。
  「呜呜……呜……呜……」萧夫人颤栗地发出动物哀鸣般的哭泣,口中的内
裤一抖一抖的。每回开口,都感到口中的内裤渗出恶心的液体,酥麻的电流顺着
银丝传在乳房上,不一会湿润的感觉就从胸口传出。
  两颗粉嫩的饱满也早已呼之欲出,「哈哈,都爽的流奶了,原来这样还有助
于取奶啊。」
  秋羽取下萧夫人口中的内裤,「爽不爽啊?骚货?你的奶水还真是充足啊,
每天尽然只上交这么一点真是可恶啊,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贱奴。」
  看着萧夫人梨花带雨的面庞,秋羽挺起肉棒,在萧夫人的面前晃了晃,「看
好,今天我要用这个大肉棒好好的操你,别又哭了。
  秋羽将肉棒对准萧夫人的蜜穴,炙热的龟头慢慢顶开萧夫人两片红润的阴唇,
一点一点的被被萧夫人的蜜穴包含其中。萧夫人又开始了呜咽,并再一次试图掩
盖她的痛苦,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
  萧夫人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拳头,想竭力制止抽泣。
  感受到幽深的蜜穴将自己的肉棒完全的包裹,龟头已经顶在了萧夫人的花芯
上,秋羽舒爽的呻吟着。
  「嘿嘿,你的身体似乎也对我没什么抗拒么,我只是随便动了两下,就已经
湿了呢。」秋羽猛烈的冲刺着萧夫人的蜜穴,同时释放出淫斗气不断改善萧夫人
的肉体,使萧夫人的的触感更为敏感。
  「嗯……进去了,不……要~ 啊~ 好~ 好痒好~ 舒……舒服啊……」萧夫人
急促的呻吟着,苍白的面庞也多了一丝红晕,凌乱的秀发更增添了秋羽凌辱的快
感。
  迷离的萧夫人双腿紧夹秋羽的大肉棒,扭曲的玉臀无意间配合了秋羽的运动。
  花溪源源不断的从蜜穴流出,每次抽插都会溅起不小的水花,巨大的龟头碰
触到花芯时所引起的快感让萧夫人浑身无力双眼微闭,娇喘吁吁。
  「啊!……嗯……嗯哼……嗯哼……啊!!!……」萧夫人已经情迷意乱了,
这时什么伦理道德都被扔到了一边,颤抖的身躯等待着接下来的洗礼。

  「哦……啊……好……好爽……」萧夫人浪叫着,阴道不断痉挛,不一会,
喷出大量的阴精。
  「嗯…………终于体会到了,果然……然……爽啊……」温暖的阴精瞬间包
围了秋羽的大肉棒,在强烈的冲击下秋羽也向萧夫人缴械了。
  突然秋羽停了下来,看着萧夫人过度充血红肿的阴唇,突然一笑。
  「等等,萧夫人会喷水,我也会,上次萧夫人喷过了,我也喷一下吧。」
  秋羽停顿了一会,然后萧夫人就羞愧难当的闭上了眼,他竟然尿在自己的阴
道里了。
  「嘿嘿,怎么样啊萧夫人我是不是也很能喷啊?」秋羽淫笑的看着伏在场上
的萧夫人,「哈哈,我去用餐了,如果晚上你还可以把握伺候好,我倒是可以给
你点残羹剩饭,要努力哦,如果饿的断奶,我又要想办法催乳了,不然我的早餐
怎么办啊,你说呢萧夫人,你也不想被注射催乳的药物吧,听说那对女的折磨很
大啊,还是自然的奶水好啊,纯天然……来这个戴上,这是我发明的跳蛋,可以
让你时时高潮哦。」
  看着大笑走出去的秋羽,萧夫人俯卧在床上,在跳蛋的作用下全身搐动,一
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
在屋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
  痕可以证明她受到如何惨无人道的虐待。
           ************
  秋羽每日的早餐就是萧夫人鼓胀的乳房里的奶水。
  被秋羽绑架到这里的,不知到过去了几天,自从她在秋羽面前屈辱的声称要
作他的性奴以来秋羽就对她开始了更为变态的调教,几天来几乎是身无片缕,除
了被迫穿上一些自己以前的衣服,但每件衣服穿上不足五分钟,就又被兽欲大发
的秋羽撕得支零破碎。
  秋羽每日要求萧夫人摆出任何姿势,凌辱、任他玩弄。
  萧夫人也只能没日没夜地被秋羽凌辱、玩弄。
 萧夫人明白能把她专门从萧家绑架到这里调教成了一个淫荡的性奴隶这本身
  就会让秋羽满足不已,更何况自己还在秋羽不断的奸淫下不断的高潮,这让
秋羽的快感膨胀到了极点。
  每日秋羽对会变得发折磨她,强奸是最轻的,秋羽还时不时的要求萧夫人为
他口交,乳交,甚至肛交。
  这些似乎已经成了萧夫人每日必完成的必需项目。她不知道这种屈辱的日子
会何时结束,也许要等到自己被调教成为一个真正的性奴的那一天吧,他说只要
自己完全成为他的性奴,就可以放自己回萧家,可是自己每日在这被人凌辱、玩
弄,还有什么脸回萧家呢?
  「萧奴?」突然秋羽的声音传来,萧夫人吓的急忙回应,「在,主人。」
  「哈哈哈哈!好,萧奴。」秋羽得意的大笑,「能把这么漂亮的尤物这么快
训练成我的奴隶,嘿嘿!真是愈来愈佩服我的手段了。不过你来这一个多月了,
再不露面萧家的人会怀疑的,你今天可以回去了。」
  「什么?一个多月了?」浑浑噩噩的萧夫人只听见了最后的一句话,自己已
经消失了一个多月了。
  在暗无天日的密室萧夫人根本不知过了多久,每日只是如同母狗一般的生活
竟然有了一个多月。
  「嘿嘿,你这个小骚货,是不是感到时间飞逝,乐不思蜀了?嘿嘿。」秋羽
一手抱住萧夫人,一手抠着萧夫人的蜜穴,「呸呸呸呸,真是淫荡,这就流水了?
  果真是一只淫荡的母狗。」
  「不……」萧夫人想伸手阻拦,但又不敢,经过多日的调教,萧夫人知道反
抗只会换来更严重的惩罚。
  瘙痒的感觉从萧夫人的蜜穴延伸,但她发现进过多日的调教,自己的身体却
经常违背自己的意志,不管自己多么想摆脱眼前的困境,自己的身体却翘起自己
淫荡的玉臀不断摇摆,就好像一只淫荡的母狗在祈求主人的赏赐。
  「哈哈,不错嘛,淫荡的母狗。我问你,萧家前段时间是不是来了个美丽的
女人?」
  「嗯……嗯…是,主人,听我丈夫……」
  「啪」秋羽一巴掌拍在萧夫人翘起的玉臀上,「贱奴,你还有丈夫?你的丈
夫就是我,哦,我忘了你是一直淫荡的母狗,是没有丈夫的,是不是,萧奴?」
  萧夫人屈辱的咬了咬牙,忍住眼里的泪水,想到马上就可以回到萧家道:
「是,主人,萧奴是一只淫荡的母狗,没……没有丈夫,听萧战说那个女人身份
很高贵,不是萧家可以比的,叫古娴」
  「哦,看来我猜得不错,应该就是她了。」秋羽想了想继续向萧夫人问道:
「她状态如何?你和他关系如何?」
  「她……她怀孕了,应该在我后面生了,我和她关系很好,是姐妹。」
  「不错,来,你找机会吧这个放入古娴的水里,让她喝下去,放心,这个只
是暂时让人丧失斗气的药物,这也是我让你回萧家的原因,如果不做呢你就别会
萧家了。」
  「不我做。」萧夫人赶忙道,她想早点回到萧家,拜托秋羽的掌控。
  「嗯,我会派宋庆去保护你,该怎么做你知道的,嘿嘿。」秋羽突然一把抓
住萧夫人的玉脚,将萧夫人倒提在自己腿上,展开萧夫人的双腿。
  「嗯……主人,你要干什么?」萧夫人装作羞涩的看着秋羽,反正这几天自
己浑身上下都被这个恶魔把玩过,也不差这一次,只要可以早点回到萧家就好了。
  「嗯……不要……不要……主人……」秋羽抚摸着萧夫人的阴唇,听着萧夫
人放荡的呻吟笑道,「你这个小骚货,知道你欲求不满,需求大,为了防止你见
到萧战出轨,给我带绿帽子,我只好出此下策。」
  「什么,怕自己出轨给他戴绿帽子,呵呵……自己已经出轨,给萧战带了绿
帽子吧……」萧夫人悲哀的想着,想到上次自己把萧战赶到书房自己才有此遭遇
心头不禁一阵难受,心里暗暗下决心,「这次回去,必需好好补偿一下萧战。」
  「啊?这是什么?主人?」突然,萧夫人感到有个冰冷的柱状物插入自己满
是淫水的下体,不禁一个哆嗦,低头一看,秋羽将一个黑色的铁质东西套在自己
身上,而中央,则有一个仿制的男性粗大的阳具,此刻已经顶进自己的蜜穴了。
  「嘿嘿,真是贞操带啊,我的小骚货,为了防止你出轨,我特意去了域外陨
铁,这是斗圣强者都打不开的,除非你有钥匙。它是昔年陀舍淫帝炼制的,只要
你不断的扭动屁股,里面的阳具就会不断的顶向你的花芯,变成最适合你高潮的
大小,只会让你欲望不断,而又无从宣泄。」秋羽向萧夫人亮了亮手中的钥匙,
「小骚货,有没有感觉很爽啊?最后你会求着男人操你的,你这到吗?你的意志
确实很强,希望别这么快就放弃,我还等着你求我操呢。在萧家小心别满脸潮红
的被萧战发现,别哭了,来洗洗脸。」

  秋羽对着满面泪珠的萧夫人撒了撒尿,将萧夫人脸上的泪珠冲下,「好了,
换衣服去吧,不许洗脸,就这么去见萧战,哈哈哈哈。」说完秋羽就走了。
  半个钟头后,萧夫人推门从里面出来。这时已是中午了,太阳轻轻地洒在她
身上。
  经过一个多月暗无天日的生活,萧夫人第一次感到能够享受到阳光是那样的
惬意的事。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