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H-9.穿梭时空打野战】

  长门使用瞬间回复,但刚用了阴茎短暂增大已喷出平时的数倍精液量,我心想不宜连续再做,便问:「等棒球赛事结束,可否到你家中再做爱?我意思是帮你了解人类喜欢做爱的原因。」
  长门:「可以…但不能用睡房。」
  不知长门睡房有外星人或什么秘密?之后她把杂物房从异空间回复,身体亦自动清洁及穿回运动装;现实世界中只经过一分钟,旁人当然不知我与长门干过什么?
  轮到长门击球,拿着充满精液的棒球棍随手一挥,便轻易击中高速的投球,更飞出场外成全迭打!

  接着连我老妹的所有人也是全迭打,结果很快反败成胜;春日自然开心到不得了,封闭空间亦消失。

  期后的每个星期日,我差不多也到长门家研习做爱,最大得益是能控制射精时间延长,不过长门却始终未明人类感想。
  炎热的七月天,春日热得死气沉沉;直到七月七日,她整个人却变得生龙活虎,说今天是牛郎织女的七夕,我奇怪这不是中国农历的七月七日吗?为何会是公历的七月七日?

  放学后在社团室,春日偷拔一棵竹子,说是为了许愿,我们分别写出愿望在纸上,再挂在竹子,她说会传送至牛郎星及织女星?

  春日、古泉及长门离开后,一身女佣装的实玖瑠说:「那个…有个地方希望你能陪我去。」

  难道实玖瑠想正式约会?我问:「没问题,要去那里?」
  实玖瑠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是三年前。」
  我吓了一跳:「是穿梭时空?去干什么?」
  实玖瑠:「那个…去了就明白…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怎能拒绝?实玖瑠让我坐在椅上,不知在背后弄什么?突然眼前一黑,我便失去知觉。
  当我睡醒张眼,发现正躺在黑夜的公园长椅,头枕在实玖瑠这双坚实温暖的大腿上,她如天使般的温柔声音:「啊,醒了?那个…再不起身的话,我的大腿有点麻了…」

  我立即坐起,发现实玖瑠已换上水手校服裙,她说目前大约是晚上九时;我们交谈了几句,她竟突然头枕我肩便睡着,我轻唤也不醒。

  背后的草丛响起〝沙沙〞声音,我回头一看,竟是成熟版实玖瑠出现!仍是上次所穿的白裇衫与黑迷你窄裙,难道是制服?她说:「阿虚,晚安。」

  这个依旧可爱、魅力程度大幅上升的成熟版实玖瑠,以纤指轻轻地戳着萝莉版的脸颊,笑说:「这个年纪的我是这个样子的啊?」

  看着身边的小睡美人,我关心地问:「她怎么了?」
  成熟版:「我让她睡,因为当我处于她的时候没有遇见自己;把你带到这里来是她的任务,之后就是我的任务了。」
  我笑问:「任务?我会得到什么奖赏?」
  成熟版实玖瑠风情万种地说:「奖赏…你想要什么?」

  想了一想,我说:「AV的野外露出片多数也在公园,我还未试过打野战,夜间这里该没有人经过,必定很刺激呢!」
  一脸惊讶之色的实玖瑠哗然:「这…不是吧?若有途人经过如何?」
  我游说:「这里非常黑暗,我们别脱光做,而且这时空无人认识我们,就打一次野战好吗?」
  红着脸的实玖瑠略为考虑,一脸无奈地说:「唉~到后面的草丛吧。」
  看着还甜睡的萝莉版,恐怕独留在此有危险,只好背着她一起到草丛,后面全是三米高的围栏,应该很安全。

  成熟版也知不能独留萝莉版,只好苦笑:「估不到这时睡着的我,面前会出现那些画面!」
  我放下萝莉版在一旁躺下,便说:「我要再试你那招多变同步意念按摩!」
  略为一惊的成熟版急问:「你已知道什么是PSCM?」
  以为可显露本事的我点头笑说:「哈哈,长门已告诉有关原理,但她不会使用,至于瞬间回复及阴茎短暂增大她也会使用。」
  一脸惊恐的实玖瑠紧张地说:「你定要保守秘密,未来规定这些全是禁止事项;若因你引至这些科技提前发明,影响后世,我可能因扰乱时空罪而被判终生监禁!」
  我实在想不到会如此严重?望着萝莉版说:「信我吧!绝不泄露半句;但这边另一个你经常…哈哈…你该很明白,那岂非很危险?」
  成熟版瞄了萝莉版的自己一眼,说:「放心,这时间的我脑中有特别装置,每想说出禁止事项时便会失去有关记忆,只会说成禁止事项,后来返回未来才拆除装置,噢!其实这也是禁止事项,请你忘记。」
  难怪萝莉版实玖瑠经常说禁止事项,为免虚子阿妈继续说错话,我说:「实玖瑠老师上次教我的技巧,不如现在试给你看?嘿嘿。」
  我一方面由实玖瑠的额头吻起直到嘴唇,另一方面双手解开她裇衫的钮扣,轻抚她这对如排球般大的坚实巨乳,再慢慢加力搓揉、揸揑,由巨乳外围滑到中央的乳尖。
  同一时间,实玖瑠一边与我接吻,一边伸手进迷你窄裙内,把粉红色的丝袜脱下。
  我分出右手伸入迷你窄裙内,轻轻扫抚实玖瑠的阴毛与阴阜,然后以姆指轻搓尚藏在包皮的阴核,食中二指爬到两片心形的阴唇上搓揉。
  不一会,大眼半张半闭的实玖瑠已有点站不稳,我只好抽手正揸奶的左手,到她背后隔衣抚摸相扶,唇分之后她笑赞:「嗯…有进步,是否经常找长门同学实习?」
  看来这个虚子阿妈真了解我;我哄她说:「这一切也是为了你,技巧好些,让你第一次舒服点,但我要等到何时才可得偿所愿?」
  满脸春意的实玖瑠笑说:「今晚夜对我要温柔一点。」
  竟是今晚我就可以得到萝莉版实玖瑠的第一次?望向躺在草地的小睡美人,感到自己心跳突然加速至一百五十下!可是目前这第二次见的成熟版还要好好地干,又要留力应付我期待已久的第一次,阴茎短暂增大这招消耗太多是不可。
  我躺在彷如未婚妻的萝莉版身旁,颈部被草刺得有点痒,拉开长裤拉链,脱低内裤,抽出微硬的那儿说:「包你满意,嗯…其实你应该最清楚;现在我要多变同步意念按摩,但可别刺激到我射呢。」
  一脸无奈但眼角带笑的成熟版行近,坐下说:「真多要求!先别心急。」

  实玖瑠先以玉手拿着那儿抚搓至半硬,及使龟头脱出包皮,再弯腰低头张嘴含着龟头,以樱唇及牙齿磨压龟头边与茎干的隙位,舌尖同时挑舔龟头顶与向下的隙位,不时又吮又吸;纤指夹在茎根搓揉,想不到她的口技如此了得。
  下体快速硬直已说明我的感受,实玖瑠放棒坐起,先处理一下迷你窄裙,再跨到我腰臀之上,一手扶肉棒对准慢慢蹲下,以微湿的阴唇慢慢包磨龟头,然后以温暖微湿又满布肉芽的阴道,慢慢吞下我整根肉棒,轻哼:「噢~老规矩,不准张眼。」
  我闭眼享受,十秒之后感不到身躺草地,像似飘在半空,之后连全身的校服也好像消失,取而代之是很多个实玖瑠以全身各处为我按摩,虽然已知除肉棒正插在她的阴道内是真实,其余包括肛门被舔、脚趾被吮等均是信息转为的假象,可是我确没法分出真假。
  突然之间,强烈又无穷的刺激滋味使我没法多想,同一时间肉棒被嘴含、舌舔、牙咬、乳夹、指搓、腋压、肛包、脚钳的难喻感觉,全部竟与插穴的真实感无异,而混合加在一起,彷如连环炮弹轰击我脑海!
  不到几十秒我已快忍不住,张开正在吮奶的嘴巴大叫:「停!」
  全身兴奋莫名的感觉只余肉棒插穴,身穿校服躺在草上的感觉回现,我张眼看到面渗香汗的成熟版实玖瑠,右手放开左腕上的金手镯,看来一切戏法确因这手镯所生,可能是什么超级计算机之类?不过萝莉版却没有手镯,难道她没有这些招数?
  当我刻意想别的事分心,想射的冲动感消失,又是再干之时。
  我示意实玖瑠蹲起,刚交合之处连出一丝汁线,再站起把她推倒草上,上身有长袖裇衫的她没有怎样,可是脱下丝袜的一对修长美腿,却忍不住草刺的痕痒摆来摆去,间中短裙底露出桃园性境,诱人非常。
  我双手握着实玖瑠一对纤巧的脚踝,向前屈曲推至巨乳前,亦避免她被草刺之痒;而她亦配合地拉高裙脚,使下体全露了出来;我把一双脚踝交给左手,右手拿着肉棒对准分别不久的洞口,挺腰再次插进湿漉烫热的阴道!
  之后我双手抓住实玖瑠的脚踝,以控制她下体的方向位置,不停挺腰浅插,目标当然是G点、U点与A点交替,间中才一下大力深插至花心!使得她喉咙不停轻声呻吟:「哦~~噢……阿虚……好捧……呀!」
  打野战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内心总害怕被旁人看到,特别是当上方的主导者,要一边做一边留意前方的公园通道,女方可能引致兴趣大减,不过男方却可因分心而使时间延长。
  数分钟后,实玖瑠全身震颤,一双大眼已只能闭、不能张,成熟的面庞红霞通透,阴道之内更传出阵阵抽搐,花心喷洒热汁;呻吟之声变尖变密:「噢~阿虚…好爽!要喷…噢~~!」
  此刻在不停抽搐的阴道内,肉棒饱受突然刺激,已如箭在弦,不过与长门多次实战后,我已掌握控制暂时不射;当我分神想别事,内心忽发奇想:此际若被旁人看到,我把实玖瑠如此的成熟美女操至高潮迭起,是何等威风之事?
  我耳中除听到实玖瑠的尖叫呻吟外,背后突然传出一把少女尖叫声:「哗!你干什么?」

  被偷窥?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片接一片的白光,失控地喷出热烫的精液!
  事后我转头往后望,竟出现一位身穿T恤配短裤的国中少女,正从围栏外爬进公园来;她圆形的面孔很眼熟,漆黑的直发不长不短,最使我惊讶是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折不扣就是春日的眼神,五官亦酷似;却比春日矮了一个头,年纪轻了约三、四岁,还未发育的身材当然有距离,难道是她妹妹?她续说:「变态?诱拐犯?」

  等等,这里好像是三年前!难道她便是凉宫春日的本人?朝仓及长门均说春日看到穿校服的我做爱,难道便是在此情况?正打野战旁边又睡了一位,变态加诱拐…?我否认:「当然不是!两情双悦做爱不可吗?」
  少女春日恐吓:「喂,穿北高中校服做爱的男人,不理你是谁,待会来市立东中学帮手,不来的话我就报警!」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