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之灵魂沉沦】(6-7)

                第六章
  在美丽的溪流下,三位赋予着其独特气息的美丽女子赤裸着婀娜的身体在水
中蠕动。
  而在她们的中间,那个厚颜无耻,还故作可怜的小邹正被那或成熟,或青涩,
或可爱的三个女人包围着。
  慕容萱从小邹的背后抱着他,让小顺势躺在她的怀里,让那清澈的溪流能完
全流淌小邹的每一处皮肤,同时一双养育了贝贝的乳房抵在小邹的脑袋让其完全
放松。
  同时她还用自己的双手从小邹的后背慢慢抚摸到小邹的脖侧,来放松小邹的
疲倦之意。
  时不时的还从流淌的溪流中用手捞些水来,将其含在嘴中,让小邹张开嘴巴
让其慢慢的流入他的嘴里。
  贝贝用她可爱的鸽乳和娇嫩的身体抱紧小邹的大腿,并努力的上下摆动用她
娇小的肉体来清洗小邹的下半身。
  至于凯蒂,她则负责上半部分,她努力的用她的舌头吸着小邹每一个敏感的
部位,肚脐眼,乳头,脖子,嘴唇。
  当慕容萱用嘴将溪流全部倒入小邹的口腔后,凯蒂还和小邹进行了激烈的舌
吻。就如同好牙膏也必须要有牙刷一样,凯蒂用自己的舌头充当了牙刷的任务。
  其中还发生了有趣的一幕,贝贝在努力清洗小邹下半身的时候,看着小邹不
断晃动勃起的超级武器,又想起了吃三明治时候小邹下面那诱人的味道,忍不住
的想舔两口。
  同时,她又怕自己妈妈责怪她,只好伸出自己的舌尖,轻轻的舔上两口,然
后迅速离开。
  但是小邹的鸡鸡对于贝贝而言是多么富有诱惑的东西,舔完以后还想舔,舔
的频率越来越高,当其看到她妈妈一心一意用自己的乳房照顾小邹无心估计她是,
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去舔。
  终于,小邹忍耐不下去,将大量的精华喷大片贝贝的脸色,使得贝贝纯真的
脸上多了一丝滑稽和淫荡的意味。
  这可吓坏了贝贝,没有忍住口舌之快的她搞出了这么大的动作,她妈妈不知
道也难了!
  果然,慕容萱看到这场景,严肃的瞪了贝贝一眼,说道:「贝贝,洗澡前怎
么和你说的,不要调戏小邹的鸡鸡,要洗干净了才行,不然小邹没有精力帮你破
处怎么办!」
  贝贝被她妈妈这么一呵斥,立刻有了些许哭腔:「妈妈,贝贝只是一时忍不
住???」
  「还找借口!还敢顶嘴!」慕容萱提高了几个分贝,语气比之前更加严厉。
  看着贝贝马上要哭出来了,小邹立马打了圆场,用力的捏了捏凯蒂的屁股示
意暂时停止舌吻,并说道:「萱儿,没事的,贝贝只是淘气而已,别那么凶吗。
等等帮贝贝淘破处的时候,我保证依旧凶猛,不信你看。」
  说完,小邹还晃了一下自己的超级武器,示意毫无问题,一点都没受影响。
  慕容萱看到这,叹了口气:「唉,小邹,你也太宠贝贝了,如果晚些时候你
不努力艹,拼命艹贝贝的小穴,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小邹听着这背德感慢慢的话语,内心兴奋的不得了,超级武器都不免大了几
圈,练练点头表示诚意。
  看着小邹的超级武器确实威猛未减,慕容萱只好妥协了:「算了,算了。贝
贝,还不给小邹哥哥感谢。」
  贝贝挂着纯真的笑容,看着小邹说道:「谢谢小邹哥哥。」
  而小邹也很谦虚的说道:「不用谢我,谢我下面的那玩意吧。」说完,还指
了指小邹的超级武器。
  贝贝握着小邹的超级武器,轻轻的亲了一口说道:「谢谢你,小邹哥哥的鸡
鸡,晚点一定要狠狠的艹我哦。」
  最后那一下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使得小邹差点晕了过去。
  这澡足足洗了十多分钟,这才把小邹里里外外全部洗干净。
  「小邹,你站起来一下好吗。」慕容萱轻轻拍打这半酣睡的小邹示意要进行
下一步了。
  是的,主菜终于要上场了。
  看着小邹站起时,那雄伟的超级武器,慕容萱觉得时机已到,一把抱起贝贝。
  同时双手插过贝贝的细足,让贝贝做出一种排泄尿尿的姿势。
  「贝贝,妈妈想了很久,发现因为地形原因,可能没法帮你正常体破处了。
既然如此,妈妈就抱着你,让小邹哥哥站着艹你,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懂了吗。」
  「嗯,贝贝知道了。」贝贝点着头说道。
  「至于凯蒂你???」慕容萱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她。
  「没事,贝贝妈妈,你让小邹艹贝贝的时候,我就舔小邹的屁眼好了。」凯
蒂回应道。
  「实在不好意思,让你当配角。」慕容萱带有歉意。
  「贝贝妈妈,作为一个骑士,割让礼贤这是应该的,更何况???」凯蒂说
道更何况是,看着小邹的屁股,吞了口口水「我喜欢舔小邹,特别喜欢舔他的屁
股,没事的。」
  「既然这样我也不推辞了,小邹你准备好了吗。」
  这不用说,小邹老早准备好了,别看他刚刚射了两发,一想到那美妙的萝莉
嫩穴,他超级武器简直直顶天边。
  而凯蒂,立马处于半蹲状态,舔着小邹的屁眼。当舌尖碰到小邹屁眼的一瞬
间,凯蒂宛如尝到了人间美味,一把将自己的舌头深入屁眼里层,仿佛要舔遍所
以的角落。
  慕容萱早就抱着贝贝,将贝贝的小穴撑开。那洁白细嫩的小穴在阳光的照耀
下,格外诱人。
  慕容萱抱着贝贝来到小邹面前,瞄准小邹超级武器的位置,慢慢的让小邹的
龟头与贝贝下面的嫩唇亲密接吻。
  说实话,贝贝的小穴真是粉嫩无比,紧的不得了,仅仅是把龟头插进去,那
小穴就已经将小邹的龟头完全吸附。
  随着慢慢的深入,贝贝的脸色开始变得扭曲:「妈妈,疼,下面疼。」
  慕容萱这次没有在批评贝贝,而是以慈母的语气对其说道:「贝贝别怕,马
上就不疼了,实在受不了就和小邹哥哥舌吻,舌吻了就不疼了。」
  贝贝听了慕容萱的话,抬起头和小邹舌吻。
  小邹自然不用说,肯定主动配合,低下了头和贝贝舌吻了起来。
  终于,随着慢慢的深入,慕容萱和小邹都发现有一层阻碍使得他们无法深入。
  慕容萱心一横,重重的将贝贝屁股往下一降,一口气让贝贝吞没了全部鸡鸡,
鲜血不住的向外飞腾,甚至贝贝的膀胱处都有了明显突起感。
  「妈妈,贝贝疼!贝贝疼!」贝贝被这一下攻击彻底击垮,面色苍白,用力
的捏着小邹的腰以至于都捏出了鲜血。
  「贝贝,别怕!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小邹,你努力摇腰,凯蒂你提高舔肛
门频率,我会配合着你们的动作上下摇动贝贝的!」
  听了慕容的话,所有人行动起来,小邹开始主动摇起了腰,凯蒂也努力的吸
着小邹的肛门,慕容萱配合着他们的动作让贝贝的小穴吞吐这小邹的鸡鸡,贝贝
也忍住最后一口气抱紧小邹。
  「啊,啊!贝贝,小邹哥哥不行了,小邹哥哥要射了!」伴随着小邹的呻吟,
小邹的幅度越来越大。
  终于,伴随着一个奋力一挺,小邹将他所有的精华射入到了贝贝的体内。
  「小邹???小邹哥哥,妈妈,凯蒂姐姐,贝贝这是成功破处了吗,贝贝可
以成为你们的一份子了吗。」慕容萱将贝贝拔出小邹的超级武器,并让其做最后
礼节性的鸡鸡清理口交工作。
  贝贝一边舔着小邹的超级武器,一边忍不住的露出纯真的笑容。
  「是的,贝贝,你是妈妈的骄傲。」慕容萱不免热泪盈眶,看着自己的女儿
长大成人每个做母亲的都会感到欣慰,虽然这个调调不太对就是了。
  而凯蒂也离开的小邹的屁股下,摸了摸贝贝的头,鼓舞着贝贝的士气。
  而小邹,竟然也入了戏,看着贝贝如此努力,竟然欣慰的笑了笑:「贝贝,
以永远是小邹哥哥的骄傲。」
  伴随着所有人的赞美,贝贝欣慰的笑了笑。
  现在小邹澡洗完了,处破掉了,射也射完了,想搞也搞不懂了。
  便示意三个美女也去洗澡吧,毕竟辛苦斥候他了这么久,该好好洗洗了。
  而他,则坐在小溪旁的石墩上,看着美女洗澡的画面,也不失为一种闲情雅
致。
  在离小邹他们起码5公里的某山顶处,一个女的正拿着类似望远镜的东西看
着小邹她们。
  「探查的怎么样了?」一个淡蓝头发,相貌像极了凯蒂却比凯蒂更有成熟气
息的女子站在旁边向她试问。
  「呵呵,很有趣的一幕,你的妹妹竟然和龙家人在一起,而且还和那个阶级
的男人做变态苟且之事,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呢。」那位女子带着一丝嘲笑之意看
了看蓝发女子。
  「你别瞎说,若是龙家那还能理解,毕竟我们家人都还没和妹妹说过这事,
但是让我妹妹做苟且之事,绝无可能!」蓝发女子似乎异常愤怒,甚至想杀死看
着望远镜的女子。
  「好了好了,既然你不信,为何不自己看看?」看着望远镜的女子依旧带有
嘲讽之意,让蓝发女子自己去看。
  而蓝发女子看着望远镜里面的一幕幕,越来越气,甚至直接召唤出了一把巨
剑,恨恨往地上一砍,拉出了进5米的剑痕。
  「好了,你们别吵了,蓓儿,说说你看你出什么吧。」一个相貌极其端庄,
服饰极其华丽,却又不失帝王气息的女子走了出来,旁边跟着一个女子,看上去
神圣富有智慧的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尊贵的日不落女皇,臣发现了那个男人的踪影了,现在他正与龙家主的妻
子和孩子在一起,同时旁边还有这位愚昧骑士的妹妹。」当那名叫蓓儿的女子看
到那位女皇时,收起来自己的狂傲姿态,变得异常虔诚,当然了除了最后一句很
有攻击性的话以外。
  「女皇,臣保证???」那蓝发女子也立马下跪,似乎想要解释什么。
  「好了,这些我都听到了,我也觉得事有蹊跷。蓓儿,以你的『天体之眼』
配合你的一天只能释放一次的『情报所』能力,应该已经指导那男人是怎么回事
情了吧。」女皇挥了挥衣服,示意她并不怪罪蓝发女子,同时也向那叫蓓儿的询
问具体情况。
  「是的,臣靠着『情报所』已经知道了那男的能力,他的能力名为『催眠之
眼』中了以后可操控别人,但是限制极高,只有比他弱且面对面的人物才能命中,
而且一次只能一个。」名叫蓓儿的女子解释道。
  「哼,愚昧的男人,只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满足肉欲之乐。兰斯洛尔,你准备
一下,我们去解放你的妹妹。」
  说完后,女皇还微微笑了笑,对后面端装的女子说道:「话说,我们今天已
经杀死几人了?」
  那女子平静的说道:「17人。」
  女皇端庄的闭了下眼睛,似乎杀人只是一种爱好一样:「正好,除了兰斯洛
尔的妹妹,其他人全部杀死,正好20个。」
                第七章
  说实话,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在小邹他们激活了空间口袋等物品后,连
同记录时间能力也一同激活。
  以记录的时间来看,现在离进入已经过了一天时间,准确来说是一天零三小
时十一分钟。
  但是天色几乎没有变化,却依旧如白天一般明亮。
  除此之外,在小邹他们稍做休息补充水源后她们进行了战略移动,并找到一
座山洞后对现有的情报进行整理分析。
  当然了,这其中并不是没有什么状况发生。例如这个山洞原本是有主人的,
一个高达3米的巨型黑熊正等待着小邹她们进入。
  至于结果,自然是有惊无险,靠着慕容萱和凯蒂两人的配合攻势近乎毫发无
损的就将其杀死。
  再此申明一下,慕容萱的能力是一个独特的纹身。当这纹身被唤出,慕容萱
对她体内的气力运用的更为熟练,消耗量也极具减少。
  以慕容萱的实体推测,和在地球相比,她每释放一次气力约为以前的二十分
之一。也正是这原因在之前的袭击中才会在释放了这么多次气力后连一口大气都
没喘。
  「凯蒂」慕容萱用她气力释放的火焰处理这黑熊的尸体,并向凯蒂问道: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凯蒂听到慕容萱后,回应道:「贝贝妈妈,什么事情。」
  「你知道吗,我啊,在来这里的时候,正好处于生理期状态。」说到这,慕
容萱顿了顿「但是,现在生理状态却消失了。」
  慕容萱想了一想,继续说道:「现在还是我的推测,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
昼夜,没有生理状态,甚至不需要进行生理性的睡眠,只有疲倦性的睡眠而已。」
  「那么」慕容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凯蒂说道:「你觉得在这里,我们
能怀孕吗?」
  凯蒂短暂沉思后,摇了摇头:「连生理状态都没了,何况怀孕。」
  「就是如此。」慕容萱继续开始手边的食物整理「这个世界,似乎有意将不
利于战斗的生物特性去掉。既然如此???」
  「啊……啊……小邹哥哥……?」旁边贝贝的意思喘息声打断了慕容萱的思
考。
  这时候的贝贝正坐在小邹的大腿上,屁股对着小邹的不停地摇摆,嘴上还留
着一丝的口水双手举起握拳,不住的摇动着。
  至于小邹,他蹭次机会将头埋在贝贝的后脑勺上。自此上次口交后,贝贝已
经完全禁止小邹摸她的头了。在小邹的好说歹说下,贝贝答应除了做爱和口交的
时候以外,均不准摸她的头。
  而现在,正处于做爱的状态,小邹自然狠狠的践踏贝贝美丽的秀发。
  贝贝的秀发十分柔软,上面散发这一种美妙的清香。配合着贝贝那柔软的身
体,实在让人忍不住让人多摸多闻几下。
  而贝贝那,自从被小邹破处了以后,开始有一些依恋起了小邹的超级武器。
  在小邹的催眠之眼下(让所有人认为精液是非常富有营养的东西),贝贝更
是频繁的去索取,以至于发生了现在的情况。
  「贝贝!」慕容萱再次拿出了她严母的形象,看着贝贝「稍微克制一点,别
老给小邹哥哥找麻烦。」
  贝贝被她妈妈一呵斥,停止了胯下的动作,低下头:「贝贝知错了。」
  小邹看到这情况,忍不住想开个玩笑,用力往贝贝的小穴一挺。
  「啊……」随着贝贝清脆的呻吟,慕容萱再次扳起脸来「小邹!你也给我克
制点!」
  「???对不起」在慕容萱强大的气场下,小邹也只能学着贝贝一样低下头
来。
  说实话,慕容萱和凯蒂讨论的那些,小邹也考虑过一方面。
  比方说,他射精的恢复力有了极大的提高,几乎两小时最可以来大战一场。
  而这情况导致的结果就直接多了,小邹那强大的色欲得到了极大的解放,身
边又有三个姿色各菜的美女自然是常常嬉戏玩耍啦。
  以至于,他内心对于欲望的释放越来越大,紧张感越来越低,使他忘记了自
己的处境,自己身处于什么冷酷的世界。
  在远处,那位名叫蓓儿的女人正在观察这洞里情况。
  「呵呵,真是无忧无虑的家伙,大难临头了都不知道。」蓓儿看着小邹那淫
秽的行为,宛如在看一个猴子在演戏。
  「蓓儿,告诉我地点。」旁边端庄神圣的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似乎对
蓓儿毫无兴趣。
  「好啦,狄安娜,你可真是无趣啊。」蓓儿对着那叫狄安娜的女子打了打哈
欠,伸手指向山洞处「就在那啦,从我指尖对准的地方就是那个叫小邹的人所处
的位置。
  没有理会蓓儿的调戏,狄安娜唤出了一个法杖,缓缓有些白色的能量汇聚在
法杖的顶点,一道光束从那能量球中射出。
  「啊欠!」随着小邹不知为何鼻子一阵酸痒,猛地喷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也
就是这时,一道白光擦过小邹的背部,使小邹背上脱了一层皮。」敌袭!各位小
心!「随着小邹被这攻击伤中的瞬间,慕容萱立刻反应过来,并让大家赶紧离开
山洞以防固步自封。
  同时凯蒂唤出骑士铠,慕容萱换成了利于行动的紧身衣,小心准备的对方的
再次袭击。
  」啊丫丫,狄安娜,你竟然也会失误啊。「蓓儿依旧嘴上不饶人,看着狄安
娜。
  狄安娜没有理会蓓儿的调侃,再次挥动了自己的法杖,一道空间门从法杖的
地方出现。」蓓儿,我已经与女皇所处的时空连接了。「说完,狄安娜便头也不
会的进入了空间门中。」唉,所以说和你这样的人最无聊了。「蓓儿摊了摊手,
表示很无奈,跟着狄安娜走进了空间门中。
  随着凯蒂她们从洞中离开,凯蒂的姐姐兰斯洛尔与英格兰女皇早已在洞旁等
着他们。」姐姐,是你!「凯蒂似乎很难想象在这种情况遇到她的姐姐见面。
  而觉得更为惊讶的慕容萱」你们!这不可能,有人离我这么进我不可能不知
道。「慕容萱可从来没有放松过她的警惕,哪怕是在山洞里暂时安全后,她一直
以自己少量的气力施放在一公里内,来作为警示。
  而如今有两个人竟如离他们进尺之遥,这是她完全无法相信的。」慕容萱,
这是我们第几次见面了?好像是第三次了吧。你们龙家总是妨碍着我大英格兰帝
国的繁荣计划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啊。「英格兰女皇附带着她高傲的气息,昂首
看着小邹他们:」哦,对了,看在你龙家与我大英格兰帝国的关系,我就破例告
诉你吧。你不是没察觉到我们,而是我想让你没察觉。「看着慕容萱强装镇定的
面孔,英格兰女王继续以她王者的姿态看着他们:」如果你们不抵抗,我可以让
你们死的轻松点。「
  小邹看着她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哼!开什么玩笑,我这边也是有四人耶,
你怎么可能???」
  还没等小邹说完,一道传送门从英格兰女皇背后出现,蓓儿和狄安娜一一从
中出现。
  「即便如此,我们也是和你人数相等!」小邹依旧想反抗,来抚平内心的激
荡。只不过事与愿违,在他妄图口舌之辩时,狄安娜唤出了一个小光球攻向贝贝。
  这光球速度极快,贝贝又因为相对处于被保护的位置,在相对后面的地方,
离所有人都有一些距离,使得无人能帮贝贝逃脱。
  只见那光球飞到贝贝的面前,「啵」的一下像泡泡一样破碎,贝贝在那光球
破碎的同时晕了过去。
  「贝贝!你们对贝贝做了什么!」慕容萱立马释放出隐遁潜龙,将贝贝抱在
了自己的怀中。
  「放心,她只是睡着了而已。」狄安娜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确认攻击
命中目标后她向后退了几步「女皇,臣下的魔力已经全部用光,在接下来一小时
内将无法使用任何能力。」
  英格兰女皇并没有回应狄安娜,而是对着她旁边的兰斯洛尔说道:「兰斯洛
尔,将你妹妹的行动能力封住,我可不想出现意外。」
  「臣知道了。」说完,兰斯洛尔召唤出了她的骑士铠与巨剑,向凯蒂冲去。
  「姐姐!我可不会???」凯蒂也唤出了她的巨枪,准备为了自己的骑士精
神与她的姐姐一决雌雄。
  可惜,实力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还没等凯蒂防御,兰斯洛尔已经连着她的巨
枪与手臂一同砍下。
  在其砍下的一瞬间,慕容萱以来到兰斯洛尔的身边,手拿火匕首向其头部打
去。
  当慕容萱要攻击的一刹那,一道闪光刺向了她的眼睛。
  旁边的蓓儿召唤出了一个释放巨大光芒的镜子,成功打乱了慕容萱的节奏。
  「小邹!你在干什么呢!为何不释放你的晕眩之眼(小邹将自己能力换了个
名字)」慕容萱在被强光照射后只好暂时后退,而凯蒂被她姐姐一刀斩下手臂后
更是疼痛难忍,无法保持平衡轨道在地。
  「萱儿,我,我睁不开眼睛!」小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皮,硬
生生的无法释放催眠之眼。
  「不是看不到,是我让你没法看。」英格兰女王看到胜负已定,微微的上扬
了嘴角「我说过,你们不是对手。」
  而旁边的狄安娜不知何时跑到了贝贝的身旁,用手固定住了她的身体。
  「妈妈!小邹哥哥!」贝贝在被夹住身体时醒了过来,很明显狄安娜是配合
了晕眩时间来行动的。
  「我劝你别召唤你的召唤物,因为我在你召唤的瞬间可以杀了你。」狄安娜
依旧面无表情,但是却将贝贝勒的更紧了,甚至连贝贝的想法都一清二楚。
  「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会知道你们的能力吧,是吧,是吧!「蓓儿看
到胜负一定,一脚踢向小邹的肚子,将其踢得满地打滚。
  蓓儿似乎很享受虐待小邹的过程,一边虐待一边说道「不得不说,你们的实
力不弱,而且非常强。可惜,战斗的胜负可不是全靠力量,而是情报!懂吗,猴
子!」说完蓓儿还不断的踩着小邹的头「愚昧的男人,明明有这么厉害的力量竟
然只会拿来做不堪之事,想想就觉得恶心。」」好了,蓓儿,还有事情要做呢。
「兰斯洛尔阻止了蓓儿对小邹的折磨,在小邹背后用手臂固定住小邹的头部。」
女皇,臣请求您解除约束,我要让他恢复凯蒂的精神。」
  「兰斯洛尔,让他把所有人的都恢复吧。」英格兰女皇解除了对小邹的约束,
宛如看着一个美丽的工艺品一样看着他「如果你让所有人恢复,我就免你一死。
哦对了,我可要告诉你,我这里有测谎能力,我不建议你使用花招。」
  小邹在这压迫的,哪有不听的道理。哪怕那希望如此细小,他都不愿放弃。
  随着他释放催眠之眼,所有人都解除了控制。
  凯蒂奋力的往地上一锤,乃至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贝贝不住的哭泣,伤心的
看着小邹。唯独慕容萱却很淡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随着蓓儿召唤出一个奇怪的机械,检查完小邹的脉搏后,她饶有性质的看着
兰斯洛尔:「放心,催眠确实完全解除了,你妹妹已经想起自己之前有多变态了
哦。」
  「哼!」兰斯贝尔没有理会蓓儿的挑衅,看了看凯蒂「凯蒂,没事了吧。」
  凯蒂的胳膊已经开始慢慢长出,她努力将自己站起「是的姐姐,我已经没事
了。」
  「那么」兰斯贝尔对着凯蒂投出了一种极富杀意的眼神「现在你可以亲手杀
死小邹了。」
  英格兰女王看了看小邹,忍不住笑出了声:「抱歉,我可没有打破承诺,因
为我说的是我免你一死,凯蒂杀死你可不是我杀死你。」
  听到了英格兰女皇的话,凯蒂招出了她的巨枪,慢慢的刺向小邹。
  伴随着枪尖慢慢的姐姐,小邹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但当其快要刺到小邹时,却不知为何松了手,召回了武器:「对不起姐姐,
我没法刺杀他。虽然他令我羞辱,但是我不能为我曾守护的人出手。」
  兰斯洛尔叹了口气,看着「凯蒂,姐姐我尊重你的想法。既然你无法出手,
那就让我来帮你吧!」
  说完,兰斯洛尔举起了她的武器,往小邹的脖子劈去。
  就在这时,慕容萱突然全身冒出一道道气力回绕每一处皮肤,并奋力的向英
格兰女皇冲去。
  「女皇!」狄安娜,兰斯洛尔和蓓儿同时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往女皇身边冲
去。
  「跪下!」随着女皇的一身怒喝,慕容萱中途停止了她的攻击,直接跪在了
地上。
  「贝贝,快召除小白,别怪小邹,让他和你一起逃走!」慕容萱在冲向女皇
的那一刻,就大声吼向贝贝。
  随着兰斯洛尔的逐步接近,慕容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谢谢你小邹,我发现我之前对贝贝确实不像妈妈,贝贝在我旁边从来没笑
过。我不怪你,我该感谢你,只有和你相遇的这一天时间,我才发现,我需要的
是释放贝贝的笑容,而不是让她备受压迫。」
  「谢谢你。」随着慕容萱在其冲向英格兰女皇时的自诉,她似乎已经知道了
自己的命运。
  伴随着兰斯贝尔的巨剑,剑起刀落,慕容萱结束了她的生命。
  「妈妈!!!!」在小白左臂中的不断争扎,但是她知道,小白不是她们的
对手。知道妈妈是为了救她而死的。更知道,那个她最爱的小邹哥哥欺骗了她。
  当慕容萱死去的那一刻,她的尸体泛出了阵阵白光,慢慢汇聚成了一个淡黄
色的光球。
  「这???是什么。」兰斯洛尔她们警惕的看着光球慢慢升起,直至慕容萱
的尸体完全消失,那光球突然向前直冲,直接击中到小邹的身上。
  「你的新能力激活」小邹在那击中的那一刻,头脑中又冒出一道声音「灵魂
之石与上帝液激活。」
  随着声音的结束,小邹的手上出现了一颗黄色的宝石,而里面正装着睡着的
慕容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