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官路】(第三节 少妇燃烧的激情)

            第三节少妇燃烧的激情
  李国忠紧紧抱住陈贞慧剧烈颤抖的娇躯,大鸡巴深深的顶在花心处,静静的
感受着那小穴里的律动。
  陈贞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手紧紧的环住李国忠的脖子,玉足上的两根拇
指高高的翘着,布满红晕的精致脸蛋上透出一片迷情。
  过了好一会儿才算稍微平复下来,情动之下的陈贞慧主动伸嘴吻住李国忠的
嘴巴。结婚快10年了,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舒服过,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来临,她
现在觉的自己以前的日子真的是白活了。
  嘴唇分开后,陈贞慧娇滴滴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厉害,我刚才就好像要死
去了一样。」
  李国忠爱怜的看着身下的少妇,笑道:「我这是天生的,怎么样?还算满意
吧!刚才我的腰都差点被你给夹断了呢!」
  陈贞慧娇羞的举起粉拳轻轻的捶了李国忠两下,「你还说,还不都是你,大
白天的进门就勾引有夫之妇。」
  李国忠恶作剧的扭动了下腰间,粗硬的大鸡巴在小穴里小幅度顶了两下,在
少妇享受的轿哼声下开口道:「你都两次了,我的兄弟还没有完工呢!」
  陈贞慧妩媚的白了一眼李国忠,撒娇道:「我才不管你呢!」
  「好啊!过河拆桥,看我怎么惩治你。」说着便直起身子,轻轻拍了下少妇
的大腿,柔声道:「你翻过来,趴在床上。」
  扭捏了一阵,陈贞慧还是乖乖的转身趴到床上,只觉的又紧张又刺激,只把
脑袋埋在枕头里,不敢抬头。她和老公做爱都是传统的男上女下,而且90年代
的农村可不像21世纪那样,性文化极度发达,随便一户人家都有收藏那么几片
限制级的私货。作为良家少妇的她面对李国忠这样羞人的要求,心里有些抗拒和
害羞是很正常的。
  李国忠并不急着提枪上马,跪在床上细细的打量着柔顺的趴伏在眼前的少
妇。
  白皙无暇的翘臀,中间一条细缝,连接下面鼓鼓的嫩肉,就像张开的一朵花
蕊。经过刚才的折腾,显的杂乱的黑色毛发分布在花蕊四周,交合的体液流得到
处都是,越加的迷人眼。
  陈贞慧等了一会儿,怎么好一会儿都没有感觉到动静,顾不得害羞,扭头往
身后望去。看见李国忠正痴痴的盯着自己的私处,忙害羞的伸手去遮住,嘴里不
依的娇声道:「你讨厌啦!哪有这么看人家的,再看我可要生气了啊!」陈贞慧
心里是又喜还羞,私处中的淫水不受控制的溢流出来,一阵阵麻痒传来,恨不得
去抓住那根大鸡巴来填充空虚,只是心里还存在的那丝矜持让她无法主动去哀
求。
  醒过神来的李国忠陪笑道:「宝贝不生气啊!我给您赔罪了。」
  说着跪行上前,拿开少妇那支毫无力气的小手,一手扶着大鸡巴往双唇间顶
去,由于淫水的充沛,大鸡巴毫无阻碍的直顶花心。
  「哦!」陈贞慧被顶的仰起头,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
  李国忠觉得少妇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的大鸡巴,便不再怜花惜玉,双手扶住
陈贞慧的细腰,腰间使力,大鸡巴如同打地桩似的一下一下快速的抽插着,次次
到底,直抵花心。
  「啊!哦!啊!太厉害了,啊!我要死了。」陈贞慧哪里试过这种强烈阵
战,被李国忠那大鸡巴插的死去活来,嘴里无意识的叫着莫名的词句,整个上半
身直接扑在床上,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全身不断溢出细密的香汗来。
  「啊!哦。哦。恩!」
  「宝贝,怎么样?舒服吗?这样的赔罪,喜欢不?」李国忠一边使力,一边
调戏着。
  陈贞慧现在哪里有力气回答他,只是下意识的抬高香臀,迎接李国忠的有力
的抽送。
  过了一会,李国忠感受到自己快要到极限了,忙加大力气,拼命摇动腰肢抽
动起来。
  交合处传来一声猛似一声的「啪!啪!」声,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淫秽的气
息。
  陈贞慧在李国忠拼命的抽插下,只觉得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快要把自己给淹
没了。突然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袭来。
  「啊!要去了,又要去了。」陈贞慧猛然间仰起上半身,嘴里发出长长的音
节,停顿的一会儿,然后整个人脱力般软倒在床上,只剩下全身在无意识的颤抖
着。
  李国忠随着陈贞慧的高潮来临,本来到极限的大鸡巴被四周的软肉拼命挤
压,顶在花心处的龟头更被一股股连绵不绝的阴精冲击着,忍受不住,死死抱住
少妇瘫软的躯体,龟头向花心处喷射出大股的精液。
  陈贞慧本来还处于高潮后律动的花心被那大股滚热的精液一刺激,又开始向
外喷出阴精来。
  疲累的陈贞慧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任何声音,只能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享受着一
波波强烈的快感。
  过了好一阵,陈贞慧才慢慢的回复了一些力气,看了一眼床上狼籍的场面,
羞恼的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男人。
  李国忠倒没感觉怎么累,反而觉得全身心的舒适,李国忠自己也觉的奇怪,
心里在想难道穿越还能把性能力提高不成,不由的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伸头亲
了下少妇道:「该起来了,外面的大门还开着,等下被碰见就麻烦了。」
  陈贞慧有些不情愿的坐起来,妩媚的白了一眼李国忠,说道:「还不是都怪
你,以后让我怎么办才好!」她一时间想起自家老公,心里顿时一阵厌烦。
  李国忠听出陈贞慧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以后离不开自己怎么办。忙坐起来,
从后面抱住她,双手压着她胸前的那对高耸的软肉,柔声道:「等我一两年吧!
那时候你还是这种想法的话,就和他离了,跟我走,虽然不能给你一个名份,但
至少会快乐一些。」
  陈贞慧心里虽然甜蜜,但嘴上却道:「你现在连一份工作都没有,怎么养活
我。」
  李国忠笑了笑,便把自己最近的计划稍微和他说了下,才道:「怎么样?你
老公我是不是很天才。」
  陈贞慧倒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没有多想。伸手刮了一下李国忠的脸颊,
娇笑道:「你也不害臊,好意思自称老公。」话虽这样说,其实心里却像吃了蜜
一样的甜。
  以她现在的眼界,是无法看出做个小干部和在工厂里上班赚钱之间的差别。
李国忠也没有费力多解释,以后她自然会知道,这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双手不老实的抓住那对大奶子,捏了几下道:「好了,我要回去了,过两天
我来找你。」
  陈贞慧轻轻的应了声「嗯!」,便不再出声。
  李国忠看着面前这个娇艳如花的美少妇对自己这么的不舍,心里不由的暗暗
佩服起自己来:你看,连全村最美艳的少妇都这么依恋自己,这说明哥们的魅力
见长啊!心里虽然有点得意,但嘴里还是柔声道:「又不是不见面,乖啊!过两
天再过来找你。」
  陈贞慧也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小女人,反而很识大体,刚才那样也只是觉
得李国忠是自己的依靠,才表现出那种柔弱的一面来。
  送别李国忠,陈贞慧回屋收拾那狼籍的战场不提。
  李国忠回到家先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便开始看一些从大学带回来的课本,
那本参考书昨晚便看完了,早上醒来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昨晚的担心完全不必
要了。既然这样,李国忠当然愿意多花一些时间多看些书,这些以后可都是自己
的资本。
  李国忠大专念的是行政管理,和公务员倒是有一些沾边。可没有穿越前的李
国忠早把大学念的书忘的差不多了,所以才要趁现在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又有那
逆天的天赋能力,赶紧充实自己。李国忠打算以后就算再忙,每天都要抽出一定
的时间看书,自己有这个天赋能力,不尽量利用,那才叫傻瓜呢。
  人家说: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虽然不是绝对的,但也是有它的道理。
  两天时间,李国忠就把大一的课本和一些资料看了七七八八,这样的日子,
李国忠觉得很充实。当然,这两天李国忠呆在家里还是被二老唠叨的一回,面对
二老的唠叨,李国忠也只是憨笑两声便作罢。两世为人的李国忠心里对父母是敬
爱的,知道二老这样是关心他的真实表现,如果哪一天不唠叨,那才让他寒心
呢!
  第三天中午,也就是8月24号,离全省公务员考试还有7天。
  李国忠照样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才出门到田里摘了个大西瓜往李三家里
走去。
  进了打开的院门,谨慎的李国忠没有贸然往里面走去,而是站在天井旁往里
喊道:「三哥在吗?我来看你了。」
  不想里面没有传来期盼的声音,却传来李三那讨人厌的声音:「我在家呢!
是二狗子吗?快进来。」
  李国忠撇了撇嘴,无奈的往里面走去。李三坐在饭桌旁悠闲的喝着浓茶,没
有看到陈贞慧!李三抬头对进门的李国忠笑道:「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东西来,
上次的西瓜还没感谢你呢!这大热天的,有西瓜解渴倒是真不错。」说着看了眼
李国忠双手中的西瓜,接着说道:「哟!这西瓜蛮大的,够吃两天的了。」
  李国忠心里暗骂道:当然大了,我特意挑给贞慧老婆的,你高兴个什么劲。
脸上却憨笑道:「这有什么,不就是个西瓜嘛!三哥要是喜欢,我两天后再挑个
大的给你送来。」
  「那怎么好意思!来,来,快坐,我去给你倒碗茶。」李三这才站起来热情
的说着,一边去倒了碗茶过来。
  李国忠把西瓜放到墙角,才坐下道:「三哥,最近车开的怎么样?」
  李三听到车,双眼发亮道:「还不错,这几天都快忙死了,今天难得偷闲休
息一下。」
  「哦!那很好,以后还要三哥多多关照才是。」李国忠小小的拍了下马屁,
装做不经意的问道:「对了,三哥,三嫂今天不在家吗?」
  「在里屋休息呢!家里那几亩地都要荒了,我现在要开车,哪里有闲工夫去
整地。」李三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怪陈贞慧没有下地去劳作,在自己老婆面前
不敢说,只好偷偷在李国忠面前抱怨两句了。
  李国忠要不是知道李三是什么德行,怕是也会觉得陈贞慧懒惰了。李三这个
人是典型的心大胆小类型,从来都是想着赚大钱,小钱看不上,偏偏还能力有
限。以前陈贞慧嫁给他的时候,带了不少嫁妆,没几年就被他败光了,现在他开
的那辆拖拉机,用的钱也是陈贞慧拉下脸回娘家去筹借的。李国忠在心里狠狠的
鄙视了李三一番。
  再坐了一会儿,眼看没有机会和陈贞慧再扑巫山,李国忠不得不提出告辞。
  回到家,有些痒痒然的李国忠,只得回房间拿起书本继续苦读,但心里就像
有一只猫在抓挠一样,脑袋里不时出现美艳少妇那令人血液沸腾的娇躯。胯下的
是非根就像充了气似的勃起着,李国忠拍了下小兄弟,嘴里小声嘀咕道:「别这
么没出息好不好,才两天就饿成幅模样,丢不丢人啊!」
  直挨到下午三点多,李国忠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便随手拿了两本书出门往
后山上走去,打算到山上陶冶下情操,压下心头的邪火。为了不让人看到胯下高
耸,还特意挑了件大号的衬衫,下摆刚好遮住那恼人的高耸地儿。
  李家村四周都是山,李国忠要去的后山在天阳市都是比较出名的,叫鳌仙
山,山不是很高,但占地几达方圆十数里,几十个山头连成一片,树木茂密,是
夏天避暑的好地方。传说大几百年前,有仙人在这座山上树林深处休息过,后来
村民在那地方修建了一座小道观,李家村也因此而风调雨顺。所以总有些城市里
的富贵人家来到道观里祈求心愿。
  李国忠顺着村民修整出来的小路径慢慢的走着,一眼望去,四周都是高大的
树木,下午炎热的阳光被茂密的树叶遮挡在上面,树荫下有股说不出的清凉。但
这股清凉对李国忠却毫无效果,胯下的兄弟还是不依不挠的硬挺着。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