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援交】(21)

               二十一
  次晨回到公司,經過一晚苦惱,我是有了定案,我不能出現. 正如之前所想,
我連半點會露出馬腳的險都不能冒,不能做這種走著鋼索的事情。
  何況那是我的女兒,我是不可跟她再有性接觸,口交已經不可原諒,更遑論
是真正的做愛。
  我不能再給自己藉口,做出口裡說救她,其實是加害她的事情。
  阻得了今個星期,下星期雪怡仍是繼續去賣淫,這是治標不治本,我必須要
連根拔起,確切找到讓女兒脫離火海的方法。
  我明白大部份援交女只是在趁有青春時掙些皮肉錢,沒幾個會願意一生為妓。
  雪怡在我和妻子面前裝成乖女孩,亦是不想我們知道她在做的事。只要嚴加
管束,讓她沒有去賣淫的機會,她自然會離開這個行業.
  但到了這個年紀,試問作為父親的如何可以束縛著她?雪怡已經成年,她有
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空間,我不可能全日監控她,必須要依靠其他的人。
  「科長,麻煩請在這份文件上簽名。」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推門而進的是下屬郭健偉,看到這個男孩,我突
然靈機一觸.
  男朋友!
  是男朋友,只有這個身份是最能夠名正言順地監察她的生活,而且有了愛情,
我相信雪怡亦不會做出背叛愛侶的事情。
  這是出路,每個女孩都憧憬愛情,只有愛,可以拯救我的女兒。
  我在文件上簽名,抬頭問道:「阿偉。」
  「是,科長. 」
  「你…有女朋友嗎?」
  「什麼?」這個二十四歲的大男孩展露出意外的表情。
  「爸爸,回來了!咦?」
  傍晚七時,我如常下班回家,而雪怡亦如常給我開門,可是當女兒歡天喜地
迎門,看到我身後有另一位男生的時候,臉上滿是驚奇。
  「雪怡,今晚有客人,告訴媽媽加雙筷子。」
  這個晚上,我把下屬帶了回家晚飯。這個阿偉雖然是個新人,但年青上進,
亦算高大英俊,也許可以和雪怡配成一對。
  對上司的突然邀約阿偉雖然是感到唐突,但仍是順我意答應下來。
  「是這樣,最近工作有點忙,多得阿偉捱了幾晚替我搞定,答應了請他吃飯,
不過外面味精多對身體不好,不如就試試我老婆的廚藝,家常便飯,別客氣。」
  「工作是我份內事,是我要感謝科長給我機會。」年青人謙虛有禮點頭,我
順勢向兩人介紹:「忘了介紹,這位是我的得力助手阿偉,小女雪怡,今年十九
歲,是個大學生。」
  「馬小姐妳好。」
  「你好…」
  雪怡面對突如其來的陌生人顯得有點不自在,回房間把外套披在身上,我當
個媒人公的努力推銷:「阿偉人很醒目,又夠上進,好像還沒女朋友吧?平日有
什麼嗜好?」
  紅娘月老一向是母親的工作,事急馬行田,我也不理得太多,賣力穿針引線。
  可能因為實在太露骨,把兩個孩子弄得十分尷尬,就連妻子也拉著我小聲教
訓道:「怎麼帶人回來吃飯不先打個電話?」
  「擇日不如撞日,老婆妳認為這小子怎樣?」
  「人品好像不錯,你不是打算給小怡介紹男友吧?她還是求學時期。」
  「別那麼古板,都十九歲了,拍拍拖很正常。現在好男難求,有合適的不妨
做個朋友,總比在外面胡亂結識好。」
  「你這個人什麼時候變開通了?」
  「我以前很老土的嗎?」
  晚飯開始,這天事出突然,菜色簡單,但醉翁之意,並不在酒。
  「怎樣?味道還可以吧?」
  「味道很好,科長夫人的廚藝十分優秀。」
  「哈哈,我老婆的菜煮得好,雪怡煮的亦很不錯,下次一定要試試她做的胡
椒雞煲,不會比一流餐廳差。」
  「要馬小姐親自下廚,不敢當。」
  「別客套,年輕人很快熟絡,叫她雪怡可以了。」
  雪怡表情靦腆,我明白自己是有點急進,但事到如今,別無他策。
  吃過晚飯,我拉著阿偉捉盤象棋,雪怡和妻子在沙發看電視,是不太自然,
但不失為一個不錯的構圖.
  身為父親,我其實並不希望女兒求學時期談戀愛,但更不希望女兒做妓女。
  「科長,今天謝謝你的招待。」
  「哪裡,以後有時間多上來,上司下屬是要融洽相處,才會把工作做好。」
  「明白的,科長,科長夫人,馬小姐,打擾了。」
  連生果也吃過,我送阿偉離去。才剛出門,雪怡已經不悅哼道:「爸爸你好
過份唷!」
  我裝作不明道:「什麼過份了?請個公司同事回家吃餐便飯很過份嗎?」
  「哪裡!吃餐便飯要把人家有沒拖拍的事都跟別人說的嗎?」
  我厚顏笑道:「這樣不好嗎?不要給別人誤會,萬一他看我家雪怡漂亮動人,
以為一定名花有主,錯失良緣不是太可惜了?」
  「爸爸你說到哪裡去了?」
  「妳覺得這小子怎樣?有機會嗎?」
  「我不知道什麼意思!討厭!不理你了!」
  雪怡滿臉通紅的嚷道,然後不理睬我,跑回自己房間繼續為那重做的學校功
課作所準備。
  我調侃完女兒,也就放鬆心情的沐浴更衣,當回到主人睡房時,正在整理梳
妝桌的妻子見我,一臉出奇。
  「怎麼了,這個表情?」我反倒不明起來,老婆搖頭道:「沒事,這陣子飯
後你總躲在書房,很少這麼早睡呢。」
  我心一驚,害怕惹起妻子疑心,強顏笑道:「沒,前些兒公司的工作忙,今
天剛趕完了,所以才請阿偉來吃飯作個小慶功。」
  「那孩子嗎?說起來你轉性了,還會給女兒介紹男友。」
  「阿偉真的不錯,我認為可以先交個朋友,慢慢觀察也可以。」
  「嗨,有人心急想當老爺囉。」
  「哈哈,他跟雪怡才第一次見,還早著呢。」
  「現在的年代很難說,想不定來個閃電結婚,嚇我們一跳。老公,你猜小怡
有否跟男孩子好過?」妻子突然好奇心滿溢的問道。
  我幾乎嗆死:「妳身為老母,這種事問我啊?」
  妻子自言自語的說:「小怡這麼乖,連拖也沒有拍過,我想一定沒有吧?這
年頭算很難得了。出嫁嗎?好像很遠的事呢。」然後又戲謔我道:「但你捨得嗎?
寶貝女投進別人懷裡. 」
  我一本正經地教訓:「老婆妳亂說什麼,作為父親我當然希望女兒嫁得好,
難道想一生綁著她嗎?」
  「哎呀,好認真喲,看來真有做馬老爺的打算了。也是的,天要下雨,娘要
嫁人,阻也阻不了。」妻子掩嘴輕笑,我心想妳倆果然是母女。
  「老公,難得今晚這麼早上床,來吧,我們很久沒那個了。」
  「嗯。」
  妻子憶起女兒的話臉紅道:「昨天小怡還胡說要給她添個弟弟,也不想想自
己媽今年多少歲,都快要收經了。」
  「老婆還很年輕,走在街上跟雪怡是兩姐妹。」我逗笑說,妻子大樂道:
「口甜舌滑,不過有這樣不用父母擔心的乖女,老公你也很安慰吧?」
  「當然,有雪怡這樣的女兒,是我們的驕傲。」
  女兒一直,是我馬如城的最大驕傲。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