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H-8.开苞再插棒球棍】

  明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学,教室内托头望窗的春日,今天竟绑了久违的马尾;我将书包放在桌上,问:「今天还好吧?」
  春日无气地回答:「才不好,昨晚做了场恶梦!整晚都没睡;今天本来想请假。」
  难道昨晚的不是梦?午饭时间,我快速吃完便当,便去找古泉求证,他说昨晚之事是真,还向我道谢已拯救世界包括他。
  之后我到社团室,长门说:「你与凉宫同学,昨晚在这世界消失了两小时三十分。」
  这时眼带泪光的实玖瑠也来到社团室,一见我便扑在身上,用她的巨乳顶在我胸腹,泣说:「我以为你永远回不来这边。」
  当我正想好好安慰实玖瑠时,她却弹开并惊慌:「不可以!如果被凉宫同学看到我们这样,又会再发生昨晚的恐怖事情。」
  难道我与喜欢的实玖瑠连亲密一点也不可?之后商议决定让春日当昨晚之事只是梦;而我亦决定暂停对长门的破处行动。
  下课后,我在教室睡了一会才往社团室,看到面无表情的长门及一脸无奈的古泉在门外,门锁了,听到内里传出实玖瑠的惊呼声!春日说:「实玖瑠别怕,第一次开苞该不会很痛,你乖乖就范吧?」
  发生什么事?难道是暴力女同性恋者要强奸娇弱处女?本想撞门的我却想到更好方法:「长门,麻烦帮我开锁。」
  长门想了一想,手放门柄,〝喀〞的一声,我冲进去大喝:「停手呀!」
  只见地上可怜的实玖瑠已被脱清光,像国中生的萝莉俏脸全是泪痕,晶莹的大眼不停涌出泪水,露出高二女生不该出现的夸张诱人身段,而地上则散满她的水手校服裙连内衣裤。
  我实在估不到在此情况下,看见实玖瑠如此诱人的赤裸娇躯,不过此际无法多看,因为目露凶光的春日右手持自慰棒,左手按着不停挣扎的她;我马上抢去自慰棒质问:「你做什么?」
  像似想爆发又有点不知所措的春日回答:「没有什么,实玖瑠穿女佣装该腻了,便帮她换套护士装,见到…她的…那个…,才让她试试是否很痛?」
  难道昨夜春日因怕痛而终止创世行动?估计她的处膜该还未被插穿,所以才找实玖瑠试验;我有点气愤:「你想知很简单,我拿这支插你便可!」
  面上透出红霞的春日,又像想爆发般,这可不能说笑,我盘开话题:「你从那里弄来这东西?」
  春日:「上次购买两套兔女郎装时对方赞我可爱,送了这个作赠品。」
  大眼眨动的春日像似考虑什么?为免她不知打什么鬼主意,我说:「春日,你绑马尾的样子真可爱呢。」
  脸颊红霞略增的春日:「你…你乱说什么?不与你说了,我要回家休息!」
  之后春日嘴角带笑地离开社团室;获救的实玖瑠仍是一丝不挂便扑向我身紧拥哭泣,此环境下我除了为她擦拭眼泪,百般呵护外,还可做什么?
  长门进来说:「古泉也离开了。」
  此刻满面通红的实玖瑠发现自己身无寸褛,害羞至脸如红苹果,猛力推开我再立即穿衣,而我亦君子地转身不望。
  一会之后,我想起成熟版的她,问:「你胸口的痣是否幸运星形?」
  数秒后穿回水手裙的实玖瑠撒娇地搥我胸口,如小情侣间打情骂俏说:「你怎会看得这么清楚?连我自己也不知是星形!好色!」
  期后我与实玖瑠的关系好像更上一层,算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而她亦添了一套粉红色的娇俏护士装。
  春日在之后便回复往昔一样;而我则成为能阻止她乱来的人。
  五月很快过去,六月的某天,春日突然提出要参加棒球比赛,以增加SOS团的名声。
  为集齐九人参赛,实玖瑠带来好友,二年级的鹤屋学姐。
  我则找了好友谷口和国木田,及还读小学的老妹参加。
  我们碰上强队上原海盗,很快便明显落后,春日迫实玖瑠与自己一起改穿性感拉拉队服,作为秘密武器色诱对方,但亦无补于事。
  穿拉拉队服的实玖瑠挥棍撃球时,球打不中,短裙却飘起,深红色的内裤露了出来,我马上提起精神望清楚一些!真是吸引!
  突然长门、实玖瑠及古泉也分别收到消息,发现史无前例的大型封闭空间,这个…不会因我望见实玖瑠的内裤而产生吧?
  经商议,若胜出比赛让春日心情转好,或可使封闭空间消失,长门说:「我有方法,你带同棒球棍跟我来。」
  我跟长门进入球场的杂物房,长门低声念:「紧急状况,申请……」
  整间杂物房突然变为灰色,长门说:「这里已变为信息异空间,没有人能干扰我们,时间流动慢二十倍,即这里一小时,外出只过三分钟。」
  我心想有何方法反败为胜,长门已说:「你体内的活跃游动有尾型细胞体,有自动寻找卵子特性,经改造加到棒球棍,便有自动追击棒球特性。」
  原来又是需要我捐精,一直未实行的长门破处大计,看来也该是时候;我们各自脱去运动装时,想起实玖瑠的绝招便问:「你知道PSCM吗?」
  正脱衣的长门说:「PSCM是多变同步意念按摩,原理很简单,人体各部位接触按摩者各处,不同形状、柔软、顺滑、弹性、体温、湿度等差异,脑中也会产生不同感受,转为信息只有数千万对组合;使用前先在被按者身上测试反应加以调整,最后把信息大量复制、组合、变化,直接输入被按者脑中转为感受,过程中适当微调及控制便可。」
  这叫简单?我只能理解一半,正想问长门会否使用,她回答:「不可以,信息统合思念体早已放弃肉体感受这些低等信息,何况人形对人用接口的身体亦无法产生真人反应与感觉。」
  唉~真可惜!我再问:「那IAD呢?」
  已脱得一丝不挂的长门:「IAD是瞬间回复装置,只需加速局部器官新陈代谢,再配合蛋白质、荷尔蒙与激素补充,是允许使用。」
  我追问:「那PTE呢?」
  阴毛开始长出,乳房不停变大的长门说:「PTE是阴茎短暂增大,只要加入急速扩张细胞膜激素,与临时生化填塞物便可,而激素副作用会激发精液量大增,状态不良或连续使用会有危险,在有限制下允许使用。」
  已脱光的我坐在椅上,张开双腿;回复上次幼毛巨乳的长门,跪在我身前手口并用,在我那儿抚弄,又吮又咬又搓,虽不兴奋,但已慢慢变大变硬,感觉非常奇妙;当长三十厘米,直径五厘米多,龟头比鸡蛋还大,我说:「够大了!」
  与长门这外星人造美女做爱的好处,便是不用担心她会痛及不满足,还有自动快速出水系统,不过却欠AV女优般的风情。
  长门大波神站起,口中轻念:「申请AV真处女被开苞信息。」
  转眼之间,本是毫无变化的芳容出现淡淡红霞,眨动的大眼中出现害怕又含羞,好奇欲试又挑逗的复杂神色,小嘴伸舌舔唇,像似唇干欲裂,急等滋润;胸前一对112厘米K杯罩如西瓜的巨乳,渗出晶莹剔透的汗珠,中间杯口般大的粉红色乳荤尖端,如指头大的乳头慢慢变硬变大凸起。
  一滴汗珠刚从巨乳流至只得55厘米的小蛮腰,途经有节奏地慢慢扭动的小腹,到如少女初长的短啡金色阴毛,擦过已突脱包皮凸出如小豆子的阴核,再在阴唇混合正流出的淫汁,闪闪地在大腿内侧向下滑流。
  在我欣赏这滴汗珠至差点出神之际,长门大波神收起舔唇的舌头到齿间,樱唇微张一隙唤:「噢~想要…那个…请温柔点…人家…还是第一次…」
  面对如此诱人的美景及挑衅,谁能再忍?我马上把长门大波神推倒在一堆杂物上,双手劈开她这对比谁都纤幼的美腿,然后抽出一手握住粗壮的巨棒,大龟头撞击阴唇,顺势顶入张开的小穴,全身重量集中在龟头前端,强势破膜插入!淫水从棒边如洒水器般唧出狂喷!
  长门的小穴给我极度紧窄的迫力,若非全是淫水润滑恐怕难以寸进;而大龟头除了被夹得兴奋中带点疼痛,亦擦得在刺激中有点灼痛,这种又痛又快的奇妙感觉,最是叫人难忘。
  而在不足十秒的插入过程中,面露惊慌、害羞、痛楚、兴奋欲尝的长门,欲拒还迎地大叫:「Itai(痛)!Yamete(不要)…Itai!」
  当我的粗长肉棒插入一半便顶至花心,无意识地暂停动作让对方适应,心中惊讶长门的反应非常真实,直是假可乱真,与上次朝仓破处时明显有别,这便是真处女与女优的信息分别?
  但想到被插的长门没有真人痛楚,还等什么?当我把巨棒抽出,只见沾满处血,使我心中燃烧,更为奋力地抽插,一下接一下撞至花心!
  七情上面的长门,眨动的大眼睛痛得流出泪水,可是当中却带一丝兴奋,在尖叫怕痛的声音中,夹杂嗲叫:「噢~Kimochiii(爽死了)…呀!Iku(要出来了)…呜~Hatsukashi(羞死人了)!Yamete(不要)」
  把处女干至兴奋,淫汁如水喉长流不止,加上把对方完全占有的心态,相信是任何男人最想要又觉自豪之事,若加上无后顾之忧,如女方疼痛、怀孕,可尽情地全力干,可谓不可能的好事,而我此刻却一一得到,已不知该怎形容这肉体加心理的强烈快感?
  猛烈地畅快抽插不到几分钟,我便达至顶峰,随着抽插中源源喷出比平常多几倍的精液!在最后几下抽插之中,更唧到四周也是。
  我转身躺下休息时,长门轻念不知什么?看来是把精子改造,之后指着棒球棍说:「把这个插进来。」
  长门是认真吗?我又不是虐待狂,但亦唯有照办;看着自己正震颤的手,拿着一支比巨棒还要粗壮坚硬的棒球棍,塞进长门这不停流精,已强行张至最大的阴道口,特别当插进一刻,被唧出的白浊热精溅到脸上,滋味实在不好。
  然而当棒球棍把长门的小穴撑得极饱胀,旁边如阴阜、会阴的肌肤也肿起并震动,汁液四溅,看得我胆颤心惊之余,内心又升起一些奇怪感觉;不过此刻长门说:「棒球棍已加入自动追击棒球功能,可以拔出。」
  我内心竟半分不舍?但仍是拔出沾了精液的棒球棍,洞口〝噗〞的一声!我试挥一下,这便是能改变赛果的神器?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