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服务公司】(十四)

                十四
  在殷素琴的身上发泄之后,我舒了一口气,伸手将刺阳具从下体上摘下来,
然后站在一边仔细观察躺在手术台上的殷素琴。
  只见殷素琴双眼翻白,四肢大开的的晕倒手术台上,虽然她的嘴里还塞着我
的领带,但是口水还是不可遏止的从嘴角的缝隙里流了出来。
  她的蓝色的贴身背心已经被我撩到了她脖子上,仿佛一个布料项链,那对小
麦色丰满圆润的乳房上的到处都是淤青、齿痕和口水。
  我没有想到我在失去理智后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会把她的乳房摧残
成这样,而她的下体更是一塌糊涂,刺着玫瑰花的阴肉外翻着,并且还在向外缓
缓的流着精液,浓密的覆盖在她的翻着阴肉的牡丹花上,显得非常淫荡而刺眼,
让我不由的产生了一种征服的快感。
  这个徐风真的是太了解男人的心了,竟然研究出这么刺激的性游戏,看来真
的不可以小看这个人。
  殷素琴翻着白眼,四肢大开的躺在手术台上足足晕了有十分钟,就在我担心
可能出事了,想上前观察一下的时候,手术台上的她忽然骄哼一声,慢慢的醒了
过来。
  睁开眼睛的殷素琴抬起黔首,喘着粗气,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被我糟蹋的一塌
糊涂的娇躯,玉脸上显出惊讶的神情,侧着头冷冷的盯着我,伸手摘下嘴里的领
带,用舌头舔了一下嘴边的唾液,然后向我不屑的笑了一下,语含讽刺的说道:
  「小子,你不是说不忍蹂躏高中女孩吗,那我这双乳上的淤青和乳头上的伤
痕又是怎么回事?在我晕过去后你不止是拿那个刺阳具抽插我的阴道吧?肯定还
干了别的什么事情,哼!我的身体还是头一回被男人蹂躏成这样,想干就干呗,
直说好了,还非得说的跟个绅士一样,你还真虚伪。」
  听到殷素琴这么说,我顿时满脸通红,因为正向她说的,我自己都感觉自己
像个口不对心的禽兽,于是只好连忙讷讷的对她说道:
  「对、对不起,殷、殷小姐,刚才那是因、因为……。」
  「嘻嘻,好了,别说了,我理解。」
  正当我站在她的旁边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时候,只见殷素琴微微一笑,坐起娇
躯,反手从手术台旁边的器械台上拿起一个小瓶子,然后一边将里面的药水倒在
手上,然后在自己那对丰满而淤青的双乳上轻轻的涂抹,一边不无自豪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男人见了我的裸体是无法控制的,肯定会通过各种手段将欲望
尽情的宣泄在我的身体上,谁让我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呢,唉,这就叫魅力无法
挡吧。」
  我闻言尴尬的笑了一下,于是为了表示歉意,连忙上前拿起药瓶,也倒了一
些药水在手上,搓了一搓,然后伸手握住她的那对柔嫩而充满弹性的乳房,在淤
青处轻轻的来回揉搓着。
  殷素琴见我伸手握住了她的乳房,知道我要干什么,于是微微一笑,挺起腰
肢,一边将胸部向我挺起,让我能够更充分的抚摸她那对柔嫩的乳房,一边伸出
玉手握住了我胯间因为射精而耷拉着阳具,轻轻的来回揉搓着。
  我没想到她这么温柔,于是有点感动的说道:
  「对不起,小姑娘,我刚才太粗暴了。把你弄疼了吧。」
  只见殷素琴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然后舔了一下嘴唇,盯着手里的阳具放荡
的说道:
  「小子,你这个小弟弟变大时很强壮,很有力,我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用阳具
刺晕过去,我阴道现在还似乎还残留着被它挤压穿刺时的感觉,看不出来,你这
东西还真不赖啊。」
  我闻言楞了一下,然后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低头看了看她下阴处的那朵
鲜艳的花中花,好奇的说道:
  「不会吧,你的阴道以前不是被徐科长用刺阳具开发过很多次吗,怎么,你
从来没有晕倒过吗?」
  殷素琴闻言不屑的一笑,然后转身偎依进我的怀里,缓缓的分开大腿,抓住
我的一只手,向下放到自己胯间那朵绽开的肉玫瑰上。
  我会意,用沾着药汁的手指在她的外露的阴肉上轻轻的揉着,而她则一边用
玉指握着我的阳具,沾着精液,在我的阴囊上轻轻的揉着,一边冷冷的说道:
  「哼,就那老家伙,玩起女人来是残暴,但是他的岁数大了,那东西不太好
用,以前戴着刺阳具抽插我的阴道,对我进行性训练的时候,我虽然感觉到阴道
剧烈的疼痛,但是还是能够在忍耐的范围之内,从没有晕过去,像今天这样阴肉
被男人插成这样而晕倒过去,还是第一……啊!你轻点抠!好痛」
  殷素琴忽然身体一阵痉挛,叫了起来。
  我闻言知道弄疼了她,于是连忙放松揉搓她阴唇的力量,然后又感觉一阵好
笑,要是楼上那个变态科长知道殷素琴这么说他,说不定会被气死。
  我把头搭在殷素琴粉嫩的肩膀上,一便望着我手掌中外翻的阴肉,一边在她
耳边轻叹道:
  「殷小姐,你说你是第一次被人插晕过去,你有过很多男朋友吗?」
  殷素琴耳朵被我吹得痒痒的,于是小脸一红,侧过头去说道:
  「嗯,不少,从高一开始数的话,怎么也有百十来个吧。不过他们不能算是
我的男朋友,因为他们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性玩具而已。好像除了将我按在地上,
轮番用阳具淫辱我之外。好像没跟我沟通过。」
  我闻言一楞,顿时大吃一惊,于是一边捏着她的下阴,一边问道:
  「什么?!性玩具,这也太不尊重你了吧。」
  殷素琴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没什么,因为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因为我最喜欢的是就是做爱,而且越
粗暴越好。你不知道当肛门被阳具强制擦插入,那种撕裂的快感有多么美妙。」
  我一听,顿时惊的目瞪口呆,而我的阳具也开始不自觉的再次勃起了。
  殷素琴一见,微微一笑,揉了一下我的春袋,说道:
  「好了,小子,既然你已经恢复雄风了,我们该开始第二项了。」
  说完,殷素琴一抬大腿,从手术台上翻身站了起来,然后拿起地上的刺阳具
分开我的大腿,再次向我的阳具上套了进去。
  我一见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握住她的小手,惊叫道:
  「喂!你干什么?你的牡丹不是已经被我开发出来了吗?为什么还要套这个
东西?」
  殷素琴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皱着秀眉望着我说道:
  「废话,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娇花三绽,阴肉外翻只是其中一朵,我身
上还有两朵花还要开呢。」
  我闻言想起来了,然后依然握着她的手说道:
  「对了,娇花三绽到底都是什么啊,你还是先跟我说清楚吧。」
  殷素琴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指着自己下阴那朵流着精
液的肉花对我说道:
  「好吧,小子,让你长长见识,所谓的娇花三绽就是用刺阳具蹂躏女人性器
官的三种方法,这第一绽叫花中花,就是用刺阳具将我的阴肉从阴道里翻出来,
也就是这个样子。
  第二绽就是用刺阳具抽插我的肛门,将肛肉也抽出来,这叫花开并蒂,第三
绽就是肛门里插一个刺阳具,然后再用手拿着一个刺阳具抽插阴道,将两个地方
再次开发,直到女人潮喷为止,这叫吐露芬芳,怎么样,懂了吧,那我继续喽。

  说完,便握着我的阳具准备将刺阳具再次套到我的阳具上。
  我一听她的解释心里顿时大惊,要知道,光玩一个花中花就已经将殷素琴搞
得差点晕死过去,要是再把其他两朵花也开了,可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想到这,我连忙死死的握住殷素琴的手,说道:
  「不!不行,我不想再做了,要是把你弄死了我可是要偿命的。」
  殷素琴一听,顿时眉头一皱,站起身来对我大叫道:
  「喂!小子,你不要假惺惺的害我训练不合格啊,刚才我跟老徐头说的话你
都听到了,我可不想让他瞧不起,说我没有魅力啊,」
  见她这么坚决,我于是犹豫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还没等我说完,殷素琴就坐到了手术台上,从后面拿出两条红色的皮带一套
住了自己的粉嫩的脚脖子,然后往手术台旁一站,向我撅起翘臀,然后一边反手
抠着自己的肛门,一边对我说道:
  「行了,小子,快来吧,用刺阳具爆我的肛门的男人你不是第一个,也肯定
不是最后一个,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你就当是陪我训练吧。告诉你,以前那些蹂
躏我的男人就喜欢插我的肛门,所以我的肛门比阴道更有弹性,我不会在晕过去
的。」
  说完,就将玉手从胯下伸了过来,抓住我的阳具就往她的臀部拽。
  我一看她竟然这么说了,也只好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握住殷素琴的翘臀,另
一只手握住自己阳具的根部,用龟头在她的稚嫩的肛门处来回摩擦,准备突刺。
  而殷素琴也感到了来自肛门处的坚挺热度,深吸一口气,抬起玉手握住了自
己的一只乳房轻轻的揉捏着,显然是想让自己兴奋起来,这样一来在我抽插她肛
门的时候不会那么疼痛。
  我见状,猛一咬牙,抱着她的臀部,噗哧一声,便将阳具捅进了她的肛门,
而她的肛门立刻凹陷了进去。
  「啊——。小子!蛮猛的嘛,射了一次还这么有劲」
  被我这着么一插,殷素琴顿时紧皱峨眉,腰肢向前一挺,抓紧了床单,浑身
一抖,叫出声来。
  不过跟上次不同,这次她没有晕过去。看来就像殷素琴自己所说的,她的肛
门比她的阴道更有弹性。
  这下我放心了,于是抱着她的蛮腰,挺着阳具开始拼命抽插她的肛门,而她
也开始甩着马尾辫,呻吟了起来。
  大于抽插了三四十下,我忽然感觉她的肛门一阵紧缩抖动,紧接着只见她反
手焦急的拍着我的大腿根部,我会意,于是抱着她的修长的大腿将她抱了起来,
  就在这她分开大腿的一瞬间,只听扑哧一声,殷素琴眉头一皱,浑身一抖,
一股晶莹激烈的淫水从她的肉牡丹中喷涌而出,激射到了地板上,剩下的淫水缓
缓的散布在殷素琴牡丹的周围,就像一朵花朵吐露芬芳。
  见到这个场面,我再也无法忍耐了,于是阳具一阵抖动,将一股热精射入了
她的体内,让她的娇躯再次痉挛了起来。
  射完之后,我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低头一看,发现不知何时,殷素琴的肛肉
已经被我的阳具抽了出来,在阴唇的上面形成了一朵鲜艳的小花。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哔哔的声音从四周响了起来,这个声音非常刺耳,就像
是汽车的警铃响了,吓的我差点插错地方。
  而殷素琴一听这个声音,顿时峨眉一皱,勉强站起身推开我,来到墙边拿起
一个电话模样的放到了耳边:
  「喂,老头,干什么……刚刚完成……废话!当然不是我没有魅力,是这小
子太胆小了……不过他已经将精液射到了我的体内……嗯,好吧,我知道了」
  说完,殷素琴挂上电话转身对我说道:
  「小子,徐老头说这个地方被举报了,警察马上就到,让我们快跑。」
  我一听,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低头摘下阴茎上的刺阳具,往地上一扔,然后
再抬头一看,发现殷素琴竟然不见了,我于是苦笑一声,按说这女人真是没义气,
但是已至此,我也赶紧跑路吧。说完,便裸着身体向楼上奔去。
  到达楼上,我发现徐风她们都不见了,整个别墅里空荡荡的似乎只有我一个
人。
  行动真迅速啊,看来她们遇到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否则绝不会这么
有经验。
  她们跑路了,我也不敢迟疑,连忙拿起沙发上的衣服胡乱的套到了身上,然
后狼狈万分的开门走了出去。
  就在我驾着汽车开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两辆警车从我身边缓缓的驶过,这
两辆警车都没有打开警铃,显然是准备进行突然袭击的。
  望着渐渐远去的警车,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
了,我又是一惊,定了定神,打开了手机,徐风那雄厚而略带调侃的声音传了过
来:
  「嘿嘿,小子,你没被抓住啊,看来你的行动也满迅速的啊。」
  我一听这话,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紧握着望向盘,对着电话大叫道:
  「徐科长!你们怎么也不等等我,自己就先就跑了!好歹我也是公司的员工
啊,你们这么做也太不地道了吧。」
  徐风闻言嘿嘿一笑,然后死皮赖脸的说道:
  「小子,在我们性奴隶服务公司工作就要有老鼠一般的警觉性和行动力,这
次就当是我给你的一个考验吧,好小子,恭喜你,你合格了。」
  我闻言登时火冒三丈,心说上坟烧报纸—你糊弄鬼呢,明明是猝不及防下,
不顾义气先跑掉的,还说什么考验,真是厚颜无耻。
  但是他是领导,我要想在公司混下去还是不要得罪他的好。这口气还是忍了
吧。
  想到这,我叹了一口气,问道:
  「哼,好吧,徐科长,既然考验完成了那就快说我的工作是什么吧,我把话
说在前面啊,杀人放火的事情我不干。」
  徐风一听,嘿嘿笑了一下,然后说道:
  「放心吧,小子,虽然我们公司的业务是违法的,但是我们从不让人做犯罪
的事情,我们只是想让你配合我们搞定一个人。」
  我一听,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什么?搞定一个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风闻言神秘的一笑,然后说道:
  「嘿嘿,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时间咱们公司的在市内各个据点经常暴露,经
过我们的调查是有人通过匿名信的方式将我们的工作地点告诉了警察,而掌握所
有匿名信资料的人是滨海市警察局局长陆明,我们想把他拉下水,然后通过他了
解到究竟是谁投的匿名信。要你帮忙搞定的,就是这个陆明。」
  我一听,顿时头大如斗,于是连忙说道:
  「徐科长,我这人不擅长跟政府官员打交道。拉人情、走后门就更不行了,
万一没弄好损失的是公司的利益,你还是找别人吧。」
  徐风一听,微微一笑道:
  「哈哈,你放心吧,跟他拉关系的人我另外安排,你主要负责拍摄。」
  我一听就愣了,于是问道:
  「拍摄?什么拍摄?」
  徐风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嘿嘿,是这样,我们已经派了一个性服务员去接近这个陆局长了,明天上
午她就要去这个陆局长家跟他发生性关系了,到时候你拿着摄影机偷偷的将他跟
我们的性服务员交合的画面拍下来就行了。」
  我一听,惊的差点没把车开到沟里去,好不容易将车稳定下来后,对着电话
里大喊道;
  「不会吧!科长!这可是仙人跳啊,是犯罪啊,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局长,万
一暴露了我可就死定了。」
  徐风一听,哼了一下,然后狠狠的说道:
  「小子,这件事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公司倒了,你也好不了,因为你
现在也是公司的一员了,好了,记住!明天早上九点,在滨海公园门口跟一个穿
黑色摩托服的女人见面,她叫肖蕾,然后你听她的吩咐就对了。」
  说完,不等我答话,徐风就挂上了电话。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愣愣的望着手中电话不知道说不出话来。
  天啊!这下算是上了贼船了!
  得到了这个近乎犯罪的工作,我的心情变得忐忑不安,于是我想了想,决定
还是先回公司,将这件事情跟沈傲芳谈谈,或许能通过她让徐风收回成命,给我
换个工作。
  威胁警察局的局长,这件事情怎么想怎么觉的不靠谱。
  可是当我到了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公司里
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我站在公司门口打了沈傲芳的手机,一阵悦耳的彩铃过后,
沈傲芳的那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对不起,我现在工作中,无法接电话,如果您需要我的服务,请将您的电
话留下,我会跟您另外约时间,如果您是想联系其他服务员的话,请登陆我们的
网站……啪。」
  还没等电话说完,我就挂上了,因为我忽然想起来了,沈傲芳今天要陪那几
个刑警队的人玩一天的性游戏,现在搞不好正赤裸着娇躯,被那几个男人按在地
上用阳具轮番蹂躏呢,在精液里打滚的沈傲芳估计今晚上是不能接电话了。
  想到这,我叹了一口气,心想,看来明天那个罪我是犯定了。
  正当我垂头丧气来到大厦门口的,想着是否该回家的时候,忽然一阵清零悦
耳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
  「咦?张先生,你刚下班啊?」
  我闻声抬头一看,发现有两个倩影正从街对面向我走了过来,在夕阳的余晖
下显得分外的耀眼。
  我眯起眼睛仔细一看,看见竟然是纪芳岚和单玉环,只见一身白色网球装的
纪芳岚一边巧笑倩兮的向我招手,一边拉着单玉环向我快步跑了过来。
  能在心情沮丧的时候见到两个美女,这个感觉真好!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
种想流泪的感觉。
  「喂,小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让女人轮奸了吗?」
  戴着墨镜,身穿一身紧身黑色真丝连衣裙的单玉环走到我身边,望着我皱着
秀眉问道。
  旁边的纪芳岚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也低下黔首,眨着美丽的凤目仔细观察了
我一会儿,然后的点了点头,关切的说道:
  「对啊,张先生,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苍白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感冒
了吗?」
  说完,纪芳岚便伸出玉手搭上了我的额头
  纪芳岚的手很软很温暖,真想让这个小手永远贴在额头上,不过为了不让她
们担心,我还是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了下来,无所谓的说道:
  「没什么,可能是忙了一天累的,没事。」
  单玉环一听,媚然一笑,上前伸出玉臂一把搭在了我的脖子上,将裹在黑色
胸衣里的丰满乳房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前,然后抬起黔首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

  「小子,你今天都干什么了,怎么会累成这样,难道是跟哪个小妮子快活了
一整天,所以虚耗过度才累成这样的吗?」
  本来我正痴迷的闻着单玉环的体香,听到这话顿时一惊,清醒过来,因为真
的让单玉环说对了,今天我就是在易素琴的肚皮上过了一天。
  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连忙将单玉环的玉臂从脖子上拿了下来,然后
紧张的转移话题:
  「哪、哪有,单小姐,你别瞎猜,对了,你们两个怎么回来了,你们不是要
整晚服侍那个老头吗?」
  单玉环一听,顿时不无讽刺的笑了一下,然后一脸不屑的说道:
  「哼,还说呢,白跑一趟,还没等开始那老头就已经挂了。」
  我闻言一愣,好奇的问道:
  「那老头挂了,什么意思?」
  旁边的纪芳岚闻言秀眉一皱,然后轻柔的插话道:
  「是这么回事,张先生,我和玉环姐做完处女膜手术就到那位老爷爷家里去
了,跟他谈完服务细节之后,我和玉环姐就开始脱衣服,谁想到我们刚刚脱了上
半身,那个老爷爷一见到我们裸露的乳房就激动的一把将我们扑到了床上。而我
们以为他喜欢主动,也就躺在床上任由他玩弄,可是他玩弄了一会我们的乳房,
忽然躺在我们身体上一动不动了,我和玉环姐感觉不对,于是将他扶起来一看,
发现这个老爷爷竟然已经没气了,顿时大吃一惊。于是我们连忙穿起衣服将他送
到了医院,可是最后那个老爷爷还是没抢救过来,死于…死于脑溢血。医生说、
说是激动所致。「
  我一听差点没笑出来,但是还是忍住了,我知道我不能笑,人家死了,我还
笑,显得我太没人性了,于是我皱着古怪的表情的安慰她们道:
  「好了,芳岚,这不怨你们,是那老爷爷太没福气了,那后来呢,出了事,
警察没找你们麻烦吗?」
  纪芳岚闻言皱着秀眉苦笑了一下,而单玉环则是冷笑,然后单玉环说道:
  「警察怎么会不找我们麻烦呢,在医院,警察一直再问我们跟那个老头是什
么关系,我只好说是路过,听到屋子里的老头的呻吟声才进去帮忙的,多亏这个
老头性格孤僻,警察也查不出来什么,就把我们放回来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对她们说:
  「是这样啊,你们不要上楼了,公司的人都下班了,你们要回家吗?我开车
送你们吧。」
  纪芳岚和殷素琴一听,都媚然一笑,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身一左一右,挽着
我的肩膀拉着我向我的车走去。
  我的左右传来不同的女人香,让我不自觉的有点飘飘然起来,不过我没忘记
自己的使命,于是强打精神问道:
  「芳岚,单小姐,你、你们的家都住哪啊?告诉我,我好规划一下路线。」
  纪芳岚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不用规划,我跟玉环姐合租了一个别墅,就在滨海花园六座。」
  我一听,顿时大吃一惊,连忙说道:
  「什么?别墅?你们这么有钱啊,竟然租别墅住。这太奢侈了吧。」
  单玉环一听,哭笑了一下,说道:
  「没办法,那个别墅即是我们的住所,又是我们的工作地点,有些客人就是
喜欢在我们的香闺里蹂躏我们,我们总不能随便找个平方房,那太没情调了,会
影响我们的生意的。
  再说,不单是我们,其他性服务员也是一样租别墅的,这是我们的共识,虽
然每个月交租金会很心痛,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赚钱,只好如此。「
  我一听,顿时眼界大开,没想到这些性服务员连这一点都想到了,看来这些
性服务员都是人精啊。
  就在我大发感慨的时候,纪芳岚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然后拉着我的手,
说道:
  「对了,张先生,你现在是住自己的房子还是租房子住啊。」
  我闻言一愣,然后说道:
  「嗯,租房子,在滨城中心那里。」
  单玉环闻言楞了一下,然后望着我说:
  「嗯?租房子?小子,你不是有车吗?你怎么不买房子而先买车呢?这次序
颠倒了吧。」
  我一听,顿时满脸通红,因为我之所以不买房子而先买车是因为有了车泡妞
方便,但这理由让我怎么说出口呢。
  就在我尴尬万分,不知该怎么回答单玉环的时候,旁边的纪芳岚忽然紧紧的
拉住我的胳膊,一双凤目激动的望着我说:
  「太好了!张先生,既然你是租房子,那么我有个提议,你搬过来跟我们一
起住好不好,这样一来,一是有个伴可以相互照顾,二来还可以分担一些房租,
咱们都不至于过的那么紧巴。你看怎么样?」
  我一听这个提议,顿时脑袋嗡的一声响了起来——跟两个美女同居?这是什
么?这是后宫啊!!难道上帝真的显灵了。
  旁边的单玉环一听这个建议,点了点头,说道:
  「嗯,这是个好主意!这样一来我每个月就可以省下很多钱买化妆品了。」
  然后抬起头来望着我的眼睛狡黠的笑道:
  「小子,房租你要拿大头啊,要是你同意,明天就可以搬过来,嘻嘻。」
  我一听,顿时大手一挥,坚定的叫道:
  「不!不行!」
  单玉环一听我这么坚定的否决,愣了一下,然后不屑的撇了我一眼,说道:
  「哼,什么男人,一提钱就这麽小气。」
  我一听,顿时老脸一红,谄媚笑道:
  「嘿嘿,你误会了,我是说我今天晚上就想搬过去。」
  单玉环闻言一愣,然后想了想马上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了,于是媚然一
笑,说道:
  「哼,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好吧,没问题,只要房租水电你拿大
头,你平常的性需要嘛…可以随便在我的和芳岚的身体上解决,我们完全配合,
怎么样?」
  我一听,顿时大喜,连忙一把推着他们的后背就向车上走。
  可就在这时,单玉环忽然一伸玉臂,说道:
  「慢,小子,既然我们要住在一起了,那你就要跟我说实话,你今天都干什
么了,怎么会这么累,不许撒谎,我可不想跟一个爱撒谎的人住在一起。」
  我一听,顿时满脸通红,于是站着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于是我便将
陪殷素琴练性技的过程跟她们讲了,然后说道:
  「……事情就是这样,她还说将来练好了会把你们挤垮。我不是故意要跟她
发生关系的,是被逼的,相信我吧。」
  我说完以后,便站在纪芳岚两人面前,做好挨骂的准备。
  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纪芳岚和单玉环听完我的叙述都愣了一下,然后
忽然不约而同的捂着樱唇盈盈的笑了起来。
  就在我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单玉环一边花枝招展的笑,一边对纪芳岚说道:
  「哈哈,芳岚,这傻小子上当了,他以为他享受到了什么高级性服务呢,都
是那姓徐的,又来这一套,连小姑娘都骗。」
  纪芳岚闻言也捂着樱唇,眯着眼睛笑,但是她比较善解人意,所以一边笑,
一边说道:
  「嘻嘻,单姐,你别这么说嘛,徐先生也是为了给那两个小姑娘打气才这么
说的,而张先生又来公司不久,不了解情况,这可以理解啊,你不要笑他了」
  我被这两个美人的对话搞得一头雾水,于是讷讷的说道: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单玉环闻言抬起头来神秘的向我媚笑了一下,然后一扭蛮腰,再次挽住我的
胳膊,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
  「小子,露出下体,木讷的让男人用刺阳具淫虐生殖器和肛门,那叫哪门子
性服务啊,那个姓殷的小姑娘经验还浅,来我们家吧,如果今晚上你还有体力的
话,我和芳岚就让你在我们身体上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职业的娇花三绽。保证让你
眼界大开。」
  我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什么!娇花三绽难道还有职业升级版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