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女警沉沦之夜莺俱乐部 30

30.被做成礼物的女刑警队长
“死鬼,我当然是来给你送礼物的了!”范露露讪笑地指了指刚刚快递送来的大木箱。
“原来是她寄过来的呀。”刘东来心里一阵犯嘀咕,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今天又不是自己的生日,送哪门子礼物啊?难道这婊子有什么事求自己?不对呀,自己和她只是情妇关系,各取所需,她求自己办事根本没必要送这么大一份礼,看这木箱子的架势差不多能装得下一个人,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呀?这小婊子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打开它!会有惊喜哦!”看到刘东来还在围着木箱绕圈,却迟迟没有要打开木箱,范露露只好眨着狐魅的眼睛,满心期待的催促道。
“拆就拆,又不可能是定时炸弹!”想到这,刘东来把心一横用钳子拔掉铁钉,将盖子掀开,扒着箱沿,慌忙地向箱内看去。
“唔┅┅哇┅┅林┅┅晓┅┅阳!”这一看不要紧,刘东来感到自己血压正不断在升高,眼前已有点黑了,他赶紧从口袋拿出药来吞进去,手撑在箱子上喘了一会儿气才恢复过来,这木箱里装着的压根就不是什么礼物啊,而是我们的女刑警队长林晓阳。
“唔!┅┅”箱内的林晓阳嘴被塞住、手也被铐着,虽然拼了力挣扎,却只能无助地躺在木箱里,当成被人拆封的礼物。
“哇┅┅”缓过神来,刘东来不禁发出赞叹声,此刻林晓阳身上仅仅就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鱼网连体衣,这紧绷的连体衣将女队长娇嫩的身躯绷得紧紧的,像一根根红色的绳索交错束缚着她的自由,而蕾丝花边的开胸设计又将她的粉颈和匀称的双肩大部分都暴露在外面,更将她一对36E的丰挺爆乳挤得几乎爆出来,当然我们的女队长是不可能被容许带胸罩的,但奇怪的是范露露这次竟然会特别批准她穿了一条黑色半透明丝袜材质的紧身三角裤,透过鱼网连体衣仔细观察,你就会惊讶地发现原来这黑色三角裤下竟然隐藏着2根电动假阳具,2根特大号的电动假阳具竟然同时齐根没入女队长那本来是身体最高禁忌的小巧肛门中,还发出嗡嗡的震动声,而这黑色的紧身三角裤配合着鱼网连体衣下体泳装的开叉设计就充当了固定套的作用,将阳具牢牢的禁锢在女队长的肛门里,让它们不至于因为过度振动而滑落。女队长的柳腹也被连体衣交叉的绳索紧紧的勒住,深入皮肉,那副纤腰大概只有22寸吧!脸蛋更是吸引人,虽然嘴被绑着,但那对清澈哀羞的大眼睛就已够让男人着迷了。
“林┅林晓阳!你┅怎么会在这儿?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刘东来不由得走近她,说话的声音兴奋得在发抖。
林晓阳别过脸去,雪白的脖子反而看起来更性感,刘东来乘机用手指轻抚她水嫩的脸颊。
“呜┅┅”林晓阳挣扎得想躲开,她感到这个肥胖的老家伙摸得她全身都不舒服!
“不可以躲!你今天是刘局长的,不能反抗知道吗!”范露露抓着她的头发不让她乱动。
“没关系┅┅躲才有意思嘛!嘿嘿┅┅”刘东来轻轻扯下绑住林晓阳嫩嘴的布条,只见她朱唇粉红欲滴、齿床如珍珠般洁白。
“不┅┅放我走!刘东来你这是在犯罪,你们到底想怎样?┅┅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做┅┅」她激动的喊着,眼眶一下子就红起来、泪珠在打滚。
“刘局长当然有这个权力了,他没权力那还有谁有权力动你呢?哈哈哈┅┅」范露露自以为幽默的在一旁贱贱地陪着乾笑道。
林晓阳恨恨的瞪着眼前这个无耻的女叛徒!
“让刘局长鉴定一下你的身体吧!」范露露一声令下,抓住林晓阳的头发将她从木箱里拉了起来,被女叛徒这样抓着头发提着,女队长不得不微曲自己的膝盖,高高撅起自己的肥臀,因为身上鱼网连体衣下体部分的泳装开叉设计,自己两片浑圆雪白的屁股,也从紧身裤和鱼网的缝隙间绽放了大半出来。雪白性感的美腿则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在女队长裸露的小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足有10厘米高的细跟高跟鞋。
面对眼前的绝色美人,刘东来再也忍不住体内的欲火,伸出他的魔爪、轻轻揉捏起那高高翘起的肥臀。
“不┅┅”林晓阳辛苦而羞耻的扭动身体。
“真翘啊!这奶子┅┅这屁股┅┅」他像在选牲畜般的评论林晓阳。
“何不脱下来看呢?这个衣服特别作的!一撕就开了.”范露露有点迫不急待的催促道。
“啊┅┅不行┅┅”林晓阳脸急得红起来,韵味更是诱人。
“真的吗!露露你真贴心,知道我喜欢的那一套┅┅」刘东来闻言大喜,他最喜欢粗暴的对待美女,自从上次和范露露合伙迷奸淫了女队长,他做梦都想再和这绝色的美女再做一次,可林晓阳的机智总是每次都让他碰一鼻子灰。眼前这样的机会,自己怎么可能放过呢?於是他双手抓住林晓阳的前襟用力往下扯!
“啊┅┅”整件连体衣从林晓阳身上撕裂开来,里面是一条仅穿着黑丝紧身裤的赤裸胴体!
“不┅┅不要┅┅住手┅┅求求你了┅刘局”林晓阳还没死心的扭着,想保留下自己身上唯一的遮羞物。范露露径直走到她身边,一把撕烂了那近乎透明的底裤,刘东来已经看到眼珠快掉到地上,现在林晓阳的身体不但连根毛都没有,两边乳头上还各停了一个小蝴蝶结,接着肚脐上也有一个蝴蝶结、往下的三角丘肚皮上还有一排三个蝴蝶结。两根粉色的电动假阳具齐根没入女队长那本该小巧的屁眼里还在嗡嗡的作响。
“这┅┅是怎麽┅┅回事”刘东来感到心跳快得有点承受不住、血压可能也涨到平常的两三倍,油亮的肥脸红通通的!
“今天上午你不是打电话跟我提起这个贱货了嘛!这不下午我就把她当成礼物送给您喽!」范露露邪恶的笑着道。
“她的毛┅┅”
“被我们剃光了!以後也不会再长了┅┅”
“那蝴蝶结怎麽绑┅┅”
“先在她身上穿小环、再绑上去就可以了┅┅”
“咕┅┅”刘东来愈问愈觉得站立不稳,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往头上一淋!
“这没什麽?还有更刺激的呢┅┅”范露露暧昧的淫笑着、眼光盯着林晓阳两腿间。
“真的吗!快┅┅快抬上桌┅┅”刘东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办公桌上的杯盘都推到地上,空出一片桌面。
“不┅┅住手!饶了我吧┅┅”林晓阳哀羞欲绝、淌着泪不停求饶。
“贱货!还不快点自己爬上去,张开大腿让刘局长看看清楚。”范露露下命令般的说道。
不敢有片刻的犹豫,林晓阳咬了咬顺从地爬到桌子上,用两副手铐把同边的手腕和脚踝铐在一起,张着大腿躺在刘东来的办公桌上任他观赏。
“刘局长!您看吧”范露露将刘东来拉到跟前。
“噢!My God!”刘东来感到血压又不断在升高,眼前已有点黑了,他赶紧从口袋拿出药来吞进去,手撑在桌上喘了一会儿气才恢复过来,躺在桌上的林晓阳,张开的胯股上也停了两只红色蝴蝶结,一只在耻缝上端、一只就在肛门的位置,而且这两个蝴蝶结还是毛茸茸的材料作的。那两根粉色的电动假阳具齐根没入女队长的肛门中,留在外面嗡嗡震动的手柄和导线,就好象镶嵌在她美臀中心的2座纪念碑似的。林晓阳的耻缝被红色细线像绑鞋带一样交错绑起来,而细线穿绕过的就是钉在她两边小阴唇上的六只银环。
“刘局长!还满意吧?”范露露抓着手弯下腰问道。
“露露,你┅┅想害我心脏病发作吗?把林队长弄来就算了┅┅还把人家搞成这样┅┅”
范露露当然知道刘东来讲的是反话,这个老色鬼早已欲火焚身了!
“嘿嘿┅┅既然是送您老人家的礼物,当然要好好的『包装』喽!就等您拆开来用啦┅┅”
“真有你的!那我就不客气啦,先拆这个美丽的小肥穴┅┅”刘东来吞了口口水。
“住手┅┅”林晓阳试图扭动身体反抗,但范露露适时传来的杀人般的目光,立即粉碎了她反抗的欲望,她只好老老实实地配合刘东来的“拆封”。
刘东来弯身到林晓阳张开的两腿间,那被细线交错缝合的耻沟有点鼓鼓的、嫩红的花瓣也从缝隙间吐出来,奇怪的是还泛着湿亮!
莫非被这样弄也会兴奋吗?
刘东来的鼻息愈来愈重了,他找到绑在耻缝下端的活结,手指捏住线头轻轻拉开。
“呜┅┅不要┅┅”林晓阳想夹起腿、然而躺这样子把屁股沟暴露出来,就算能夹起腿也无济於事,而随着细线慢慢拆开,嫩红的耻缝也一点一点的绷裂,不少蜜汁又沿着沟缘流下来。
“啊┅┅这是!┅┅”刘东来惊讶的看着拆到一半的耻缝,一颗玻璃弹珠正从已张开的阴户里吐出来,“当”一声清响掉在桌子上,紧接着又一粒┅┅他急促的喘着气把细线全部拆掉,林晓阳的阴户一共掉出七颗湿黏黏的弹珠。
“这是帮您老人家特别准备的,我想说既然送您礼物,当然是送热的才够诚意,所以放了几颗弹珠在她小穴里磨一磨、先暖暖她的湿洞,只要您拆开就可以用了┅┅您还满意吧!”范露露满脸得意的笑着道。
“难怪还没动到就湿成这样┅┅连这个都为我想到了!露露,真是有前途啊┅┅”刘东来恍然大悟、盯着那红润润的密洞满意的赞叹。
“住手┅┅求求你们┅┅”可怜的林晓阳只能流着泪任人处置!
“先把这个蝴蝶结拿掉吧┅┅”
“嗯┅┅林晓阳’努力的弯起脖子、看刘东来究竟在她的私处搞些什麽,只见他小心的取下绑在耻缝上端的蝴蝶装饰。
“没想到结过婚了┅┅小穴的颜色还这麽漂亮!和上次我上你的时候一样,你是怎麽保养的?还是你老公根本很少用?这阴唇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抚红嫩的花瓣。
“贱人,刘局长在问你话呢?快回答”范露露对可怜的女队长喊道。
“呜呜,对不起,刘局,都是我的错,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性欲很强,平时就经常用跳蛋和假阳具进行自慰,自从那次被您上过一次以後,我就再也离不开您的大鸡巴了。今天早上我在4楼的走廊里看到您,就开始浑身发情,淫水直流,走不动道,迫不及待地想让您操我,所以我才求露露主人把我弄成礼品的样子送上门,我阴唇上的伤是对我以前没有及时将肉体贡献给您的惩罚,与别人无关,请您尽情地使用我的小穴,用大鸡巴狠狠地操我吧!呜呜┅┅呜呜┅┅求求你,我真的说不下去了.”低着头的林晓阳只敢作出这样充满色情和侮辱性的回答,抽泣着背诵了这段让自己屈辱万分的话,到最后她实在说不下去抱头痛哭起来,至于这一连串无地自容的谎话当然是范露露提前写好的,并强迫女队长背诵下来的了。
”贱货,你还真是犯贱,以前让你乖乖做我的情妇,你不肯,现在撅着大屁股哭着喊着地求我操你。哈哈哈“刘东来再也忍不住了,抽出皮带,双手一扯,粗暴地扯着林晓阳的头发将她拉到近前,将湿淋淋的肉棒横在她的面前。一股恶臭迎面扑来,林晓阳只能张开嘴,将肉棒吞入口中。在刘东来的怪笑中,肉棒在她口中出没,痛苦中晶亮的口涎滴滴落在刘东来的办公桌上。
”露露,刚刚这贱货喊你主人,你还真有本事,能把这么一个又硬又倔的臭婊子调教的服服帖帖的。”刘东来一边享受着女队长的口交一边对女叛徒称赞道。
“对了,这贱货的屁眼里同上插了这么粗的2根电动阳具,她受的了吗?”他又抚摸着林晓阳的大白臀发问道。
“这贱人现在是我的性奴隶,以后你想干可以随时来干她,她的屁眼可是无底洞,别说2根再来2根也插得进去。”范露露骄傲地回答道。
“还是拔出来吧,我现在正想玩玩这贱货的贱屁眼。”
噗,噗的两声刘东来随手拔出了插在女队长肛门里的阳具。
“唔”“啊”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嘴里还含着大肉棒的林晓阳一阵娇喘。
“唉,这么会这样?”传来了刘东来的一声叹息。
原来女队长丰满的屁股中间那本应紧凑的肛门如今则彻底成了一个松松垮垮的肉洞,红肿外翻着,无法闭合,周围还沾满着血迹和污秽!随着假阳具的抽出竟然还喷洒出了一些泡沫状的女性分泌物,红色和白色相间的混合液体源源不断地从这松弛的肉穴里流出,像一条小溪,一股骚臭味扑鼻而来。
“这贱货的屁眼已经被玩烂了,可惜了,这么好的货色,露露,你们也真是暴殄天物,这么个大美人,屁眼就这么被玩坏了,到底有多少人操过她的屁眼啊?怎么弄成这么个惨样啊。‘’
‘怎么了?心疼了吧,刘局,跟您说吧,在俱乐部里操过这贱人屁眼的客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尤其她的大屁股可是俱乐部里最畅销的产品,經常被人干,被弄成这样也是在所难免的,谁叫这贱人最喜歡被用殘酷的方式虐待和強姦,對不對?林贱人’范露露高高的扬起自己的手掌对着美女的臀瓣死命的抽了一巴掌,酸溜溜的问道。
“啊┅是”女警哪里还敢还嘴,赶忙吐出嘴里的大肉棒乖巧地回答道,范露露这一巴掌已经在她白嫩的臀瓣上清晰的留下一个五指张开的血红掌印,还引起自己大白臀的一阵抖动,自己哪里还敢违抗她的意思。
“唉,范露露这个可恶的女人,自己的屁眼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她,今天上午她就用她的鞋跟对着自己的屁眼发疯似的抽插,扭动,碾压,直到把自己的菊穴和直肠壁完全撕裂,鲜血直流;接着她又接到红蜘蛛的电话,和红蜘蛛一起以惩罚自己为由,逼迫自己到天台透明的天花板上去表演性交自慰,强迫自己在屁眼和小穴里双插着电动棒,而自己鲜血直流的肛门更是受到了她们的特殊照顾,被残忍地被插入了两根电动棒,接着她们就要求自己利用这3跟电动棒刺激自己,表演自慰,让自己在5分钟内高潮出来,否则就通知大楼内的其他人员到天台来看表演,没办法自己只能不顾疼痛玩命地摧残自己的性器,总算在期限内勉强完成了任务,可是这些都对自己伤痕累累地屁眼照成了不可估量的损伤,但是她们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又在这透明的天花板上对自己进行了残忍地凌辱和强奸,让自己的屁眼更是伤上加伤。然后,她们更是以给自己治伤为由,将自己带回了俱乐部那间让自己屈辱万分的审问室,对自己肉体进行了全身脱毛和下体穿环的变态手术;最后被她们折磨得精疲力尽的自己就这样被做成礼物, 快递给了刘东来,长时间自己的屁眼一直处于高强度地摧残当中,得不到治疗,不变成这样松松垮垮的无底洞才怪呢。”
“贱人,不求刘局使用你的屁眼,还等什么?”正陷入回想中的林晓阳被范露露的话拉回了现实。
“刘局┅您看┅”林晓阳拘泥地说道,自己屁眼从恢复知觉起无时不刻不传来剥皮般的疼痛,她实在不敢想象刘东来再使用它的情景。
“贱货你有毛病吗?也不看看你的贱屁眼被干成什么样子了,我哪有心思再干它啊,你究竟有多淫贱啊,都被干成这样了还在求我干你,难道你真的喜歡被用殘酷的虐待和強姦吗?告诉我你这贱屁眼究竟接了多少客人,才被操成这样的?”
“呜呜┅┅刘局┅┅求你别这么说┅┅我这样都是被逼的┅┅今天真的是我第一次出来卖┅┅之前我在俱乐部里是被奸淫肛交过那么几次┅┅但那些都不是自愿的┅┅是被逼的。”
“哦?那你告诉我,究竟是谁强迫你出来卖淫,而你的屁眼又是怎么被弄成这样的?”
“呜呜┅┅呜呜┅┅求求你┅┅刘局┅┅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这一切都是被范露露逼的┅┅屁眼被弄成这样也是被她所赐┅┅只要你愿意救我出来┅┅我愿意做你的情妇┅┅做你一个人的女人。”
这苦苦的恳求不禁让刘东来这老色狼心动了,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请求自己,向自己求助,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呢?
“贱人,就你话多,你敢出卖我,你想造反吗?”气急败坏的范露露一把抓住女警的长发,将她从办公桌上扥到了地上,虽然林晓阳早有准备,可因为手脚被绑着还是被摔的生痛,看到女警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和自己的情夫勾勾搭搭,范露露的怒火更加高涨,抬起一只穿着高跟皮鞋的脚,猛的踩在女警后背上,一下把她的上半身死死压到地上,脸蛋更是紧紧贴在地板上抬不起来。雪白的大屁股好象一个浑圆的超大水蜜桃,完全展现在范露露面前。
“露露主人┅┅呜呜┅┅我知道错了┅┅呜呜┅┅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呜呜┅┅刘局┅┅快救我!”
林晓阳颤抖着哭叫向刘东来求救,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看到眼前的情景,刘东来舔着大肚子赶忙走过来,踌躇着想要帮忙。
“干什么?刘东来,你要为了这个贱人和我翻脸吗?告诉你,想清楚你背地里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可是在心里记得一清二楚!”范露露厉声道。
“露露,你这是哪里的话?我怎么可能帮她不帮你呢?这样我谁也不帮,你们自己解决,嘿嘿”刘东来此刻像泄了气的皮球只能在一旁干笑道.
“刘东来,你不帮忙最好,俱乐部里的美女应有尽有随你挑,至于这个贱货,现在把你的皮带给我,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贱人,让这贱奴彻底清醒一下!”刘东来赶忙递上自己的皮带,充当了范露露的帮凶。
范露露对着女警美艳绝伦的肥臀,嫉妒的怒火燃烧的更旺了,一种想要破坏一切的热切渴望驱使着她,高高的扬起自己手里的皮带,对着美女的臀瓣死命的抽了下去。
“啪!……痛啊!”
女警花大声的惨叫和拍打臀肉的脆响混合在一起,白嫩的臀瓣剧烈的抖动着,清晰的留下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鞭痕“别打了……求求你!”
女警痛苦的咬着嘴唇,她对疼痛的忍耐力已经到达了极限。
“啪!啪!……啊……好痛啊……啪!……饶命啊……啪!”
毫不理会女警的哀求哭叫,范露露着魔似的挥舞着手里的皮带,狂风暴雨般狠狠掌扇着绝色美人的大屁股,直到美女警花的两瓣屁股都发热红肿起来,交叉的红色伤痕仿佛又在女警的屁股上形成了一件新的鱼网内衣,才满意的停下了手,一边擦汗一边呵斥“贱婊子,看你现在还敢反抗我么?”
“不……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呜呜!”
林晓阳跪趴在地上,软软的哀声哭泣着。看来自己已经不可能有反抗范露露的机会了。
“好了,不许再哭了,贱人赶紧完成你还没有做完的工作吧.”
“呜呜”听到命令,林晓阳赶忙捂住嘴,低下头小声抽泣,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见她还没有行动,范露露径直来到她跟前,粗暴地拉开她捂着嘴的手,扯着她头发强迫她扬起头看向自己,手里更是抡起皮带,零点几秒后,呼啸着的皮带落在高高翘起的丰臀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雪白的股上又印上一条殷红的血痕。“你这贱人,果然是不长记性,让你快去,你在这磨蹭什么。”范露露又连抽三下,雪股两边又各烙上着红得槮人的“X ”“这次长记性了吧,你这个贱人!

见自己的屁股又受到摧残,林晓阳只能像狗一下,四肢着地,慌忙地向前爬,来躲避那可怕的鞭刑。她实在是被打怕了!可由于手脚被束缚着,她只好跪在地上,挪动双膝蹭到刘东来脚下。可刚到刘东来面前就被范露露一把粗暴地推倒在地!
“贱人!你自己说∶是让刘局操你的贱穴、还是屁眼!还是你自己先用嘴来!”范露露粗鲁地用脚踩着趴在地上的女队长那雪白丰满的屁股,使劲用高跟鞋的底部在那两个白嫩的肉丘上踏着,问道。
“我……”被范露露如此逼问,加上还被她粗暴地踩踏着屁股,女队长已经羞辱得说不出话来。
范露露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痛苦地扭动着的女队长,雪白细嫩的皮肉上布满了一道道鞭痕,那都是自己在这个美艳绝伦的女上司身上发泄后留下的。她一阵狞笑!
“哈哈哈!贱婊子,你要不说刘局就插你的贱穴了!你的屁眼现在已经被干得松松垮垮的,虽然你的贱穴也不强多少吧,不过至少比屁眼要强的!!”范露露说着,把趴在地上的女队长摆成仰面朝天的大字型,伸手在她娇嫩的花唇的上抓扣了几下,凑到自己鼻子前面闻了闻,满意的点点头“味道很不错!这骚娘们儿已经准备好被干了,刘局来肏她吧……”
“不要!求求你、我、我那里受不了……先让我用嘴吧……”一想到刘东来要用他那尺寸惊人的大肉棒插进自己那刚刚穿过阴环的小穴里,林晓阳立刻顾不得羞耻大声哀求起来。
“那好吧,就先让你用嘴给刘局润滑一下再插你的骚穴,记得要求刘局射到里面啊,晚上回去红姐要验收的。”
女队长被羞辱得满脸涨红,眼泪不住地往下掉。可她还不得不直起身来,跪直在刘东来的胯下。
刘东来看到林晓阳那泪痕斑斑的脸上,也忍不住撇撇嘴。
“露露,要不算了吧,我看林队长这样也没什么心情!”刘东来想要故意难为女队长,故作为难地说。
林晓阳流着眼泪,满心的酸楚和屈辱,赤裸的身体已经哆嗦了起来。她低着头,慢慢地把脸凑到了刘东来的两腿之间。
“不想舔就不要舔!”刘东来忽然推开了女队长,接着搬过自己的办公椅,坐上去叉开双腿,指着自己胯下那根怒挺起来的粗大家伙说道“要是想舔就给我好好用手扶着,给我好好地吸!!”
女队长只得又跪在刘东来脚下,用颤抖的双手握住他那根惊人的大肉棒,慢慢地张开小嘴吞了进去。刘东来那火热的大肉棒带着一股恶心的臊臭味直顶进女队长的喉咙里,令她几乎要呕吐出来!可女队长不敢有一点犹豫,她低声地抽泣着,双手握住那大肉棒用她温暖的小嘴努力地吮吸起来。
刘东来半闭着眼睛,享受着女队长屈辱的侍奉,这可真是精神肉体的双重享受啊!
身后靠在墙边的范露露,欣赏女队长屈辱卖力的口交表演,甚至满意的哼起了小曲,她的眼睛突然瞄到女警那之前被自己狠狠教训过的大屁股,看到它因为女警舔舐的动作而大幅度的左右扭动。一时心血来潮,弯腰伸手向她的股沟里抹去。
“呵呵!已经湿了呢!”
范露露意外的摸到了一手粘腻,看着手指间拉出细长的液体丝线,女叛徒厌恶又好笑的嘲讽女警官“连这样口交你都有感觉啦!还真是只贱母狗呢,好了,刘局还等什么赶紧狠狠地操这婊子吧……”
”好“正坐在椅子上的刘东来赶紧推倒跪在面前的林晓阳,一把将对方娇柔的身体整个提了起来,还没等林晓阳惊叫出声来,又猛地把她仰面扔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下面用你的小穴来好好侍奉我吧!”
”终于还是要被插了┅┅“林晓阳心里这样想着,闭上眼睛放弃了抵抗躺在沙发上,认命的等着被插。
半分钟过去了,她疑惑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刘东来依旧大肚翩翩地端坐在那张办公椅上,难道他要放过自己。
”贱人,刘局等着你自己把肉棒装进去呢?你还要求刘局长给你啊!“范露露在旁边敲着边鼓。
“是┅┅对不起┅┅求求你刘局┅┅给我┅┅肉棒┅┅”林晓阳只想赶快被蹂躏完能解脱,因此即使心里又羞又恨,还是强忍着依范露露的指示来做。
“真是太贱了!好啦!那现在就开始今天的重头戏吧。” 范露露拿出钥匙打开铐着林晓阳脚踝的钢铐,不过只打开一边,整副钢铐还挂在单边脚踝上。
“可以站起来了!知道怎麽样把肉棒装进去吧?”
“嗯┅┅”林晓阳轻轻的应一声,只见她婀娜的站起身,向前跨到刘东来那条大肉棒上方,纤手扶着他的肩头慢慢的往下坐。
“哼┅┅”还没碰到龟头,嫩穴就感到一股逼近的热气!
“啊┅┅”
只见林晓阳朱唇张启、雪白的粉颈也浮出细嫩的血管,样子好像很痛苦,原来龟头已顶在肉洞口,像团火一样在屁股下面烧,周围的男人看了都觉得不忍。刘东来两条短腿打得开开的,那条笔直矗立的肉柱看起来真的很恐怖,黑色的血管纠结盘缠,简直就像根大龙柱,肉棒下吊着两团丑陋的肉袋,一直很兴奋的在抖跳,怎麽看都觉得那个可怜的小嫩洞装不下这根巨物。
“贱人┅┅你真的可以吗?这对你来说太辛苦了吧,要不我和红姐说说,别勉强啊。”范露露脸含嘲讽的说道。
“不┅┅不要去和红姐说┅┅我马上就好了┅┅这东西┅┅以前插进去过┅┅现在也一定没问题的┅┅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林晓阳揪紧眉头咬着唇、用力的摇头拒绝。喘着粗气,含含糊糊的说着,同时被塞成大洞的嫩穴已慢慢的吞入巨棒。
“啊┅┅啊┅┅”阴道黏膜好像开始沸腾,林晓阳翻着白眼、指甲深深的陷入刘东来的肥肉中。终於坐到底了,火烫的肉柱塞得阴道满满的好不难受!
但是折磨才刚开始、接下来她又被范露露逼着上上下下坐动,这样的景像让人不由得连想到一位仙女坐在一头猪身上造爱!
林晓阳面对着刘东来,一头秀发随身子的坐动像伞花一样散开落下、充满弹性的肉球也诱人的上下跳,有一边的乳尖还留着蝴蝶结,更让人看得眼花撩乱!
”叫啊┅┅像之前我们作爱一样,大声的叫好老公┅┅说你爱我┅┅求我插你┅┅不要害羞┅┅”刘东来像一堆颤抖的肉摊在沙发上、不停的蠕动屁股,要林晓阳发出浪语来满足他。
被羞辱和折磨到极点的林晓阳,唯一能让自己解脱的办法,就是强迫自己把奸淫她的刘东来想成是自己瘫痪的老公。
“呜┅┅老┅┅公┅┅哼┅┅好老公┅┅ㄠ┅┅求你插┅┅我┅┅嗯┅┅你好久没有像这样┅┅唔┅┅我爱你┅┅插到底┅┅啊┅┅」
这样一想,竟然产生无法形容的快感,因为她虽然很爱丈夫。但是因为丈夫出了车祸瘫痪在床,生理上根本无法给她满足,她内心又一直压抑了火山一样的性欲渴望。再加上这一段时间女魔头将她的身体又调教得这么敏感,此刻她刚好被弄得昏昏沉沉,眼前肥头大脑的刘东来在她蒙胧的视线中慢慢变成自己老公的脸┅┅
“老公你好了┅┅太好了┅┅弄死我吧┅┅我只属於你一个人┅┅你知道吗┅┅自从你病了┅┅我过得有多辛苦吗?┅┅现在好了┅┅你那根好粗┅┅好强壮┅┅弄得我的那里快烧起来了┅┅”
她心中不断的想着,愈想身体承受的痛苦就愈变成快感,水蛇般的腰身淫荡
的扭起来,雪白的屁股「啪、啪、啪」的主动撞着刘东来肥滋滋的下体!
“哦┅┅好舒服┅┅好老婆┅┅骚老婆┅┅你今天特别浪┅┅是不是愈忍耐很久了
┅┅┅┅我的肉棒好不好啊?┅┅“
“┅┅好┅┅啊┅┅我最喜欢┅┅老公┅┅好老公┅┅呜┅┅你好大┅┅插
死我了┅┅你好了后真强壮┅┅啊┅┅我┅┅想┅┅被你┅┅弄死┅┅棒棒┅┅好粗
喔┅┅吸我的奶奶┅┅呜┅┅奶奶┅┅好胀┅┅“
林晓阳浪起来的样子令刘东来更加兴奋,不过他也感到此刻的林晓阳有点反常而
驾驭不住,双手不得不握着她的柳腰任她狂浪的坐动。连一旁的范露露都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样的转变。
刘东来自豪的以为是他的肉棒带给林晓阳愉悦所致,他直起上半身,一脸埋进
她柔软的乳肉中、张嘴咬住娇嫩的乳头!
「呜┅┅」林晓阳舒服得冷颤,双臂紧紧的抱住刘东来的肥头,屁股虽不似刚
才上下套得那麽利害,不过却用力的蠕动起来,让火烧般的肉棒和龟头充份磨擦
麻痒的花心和黏膜。
「哼┅┅老┅┅公┅┅我要┅┅你┅┅今后┅┅一直这样┅┅用力┅┅插人家┅┅啊┅┅插得我┅┅昏过去┅┅我们┅┅要补回┅┅你生病的时间┅┅你好利害┅┅哼┅┅我┅┅最喜欢你┅┅」她一直把刘东来想成自己瘫痪的老公,刘东来正在兴奋中也没听出来,只顾着把她的乳头咬在牙齿间玩弄。
「哼嗯┅┅吸吸人家┅┅奶奶好胀┅┅」林晓阳哼着哼着,又求刘东来吸她的
奶。应着美女的要求,刘东来两片厚唇立即像吸盘一样占据乳尖,舌头逗弄着柔
嫩的樱桃吸吮起来,手还忙着把另一粒乳尖上的蝴蝶结也拆下,原本他也只是想
说让林晓阳更舒服而已,没想到一吸之下竟涌入满口香甜的温奶!
「唔┅┅」他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瞪大眼睛兴奋的唔唔叫!
「啊┅┅好舒服┅┅老公┅┅我的奶奶┅┅只给你┅┅喝┅┅我还要为你生宝宝┅┅」林晓阳脸上洋溢着趐甜幸福的光辉,两手温柔的抓抚着刘东来的後脑袋瓜,把他的头
拥在胸口任他吸取丰富的奶汁,她已经完全把刘东来想成瘫痪的老公了!
「奶!┅┅她有奶!┅┅」刘东来又刚好松开嘴换气,不小心满口奶溢了出来,沿着美丽的胸线流下一大片,竟然惊叫出来。
“有什么稀奇的啊,这贱人的大奶子一直在被我们使用着催乳剂,催乳剂不仅能让她的乳房分泌奶水还能促进她的乳房进行二次发育,这贱人的爆乳可是俱乐部里的头号奶牛,每天的产奶量供给着俱乐部一半以上的生意。“看到刘东来如此惊讶地反应,范露露不由得在一旁解释道。
「嗯嗯嗯┅┅老公┅┅你变得好┅┅强┅┅啊┅┅老公┅┅你以前也没有┅┅这
麽强┅┅人家快┅┅啊┅┅快要被你┅┅弄死了┅┅啊┅┅用力插┅┅我是你的
人┅┅吸我的奶奶┅┅呜┅┅人家┅┅还好涨┅┅啊!」
不知何时,林晓阳又开始骑在刘东来身上上上下下的狂扭,而且比先前更加放
荡,美丽的秀发跟着乱甩。没多久,湿亮的胴体开始痉挛!
「呜呜┅┅老公┅┅人家┅┅到了┅┅ㄠ┅┅」大量的阴精随着尽剩的力气
一起从体内泄出,刘东来一手揽住她向後仰的弧腰,林晓阳张大嘴放声的呻吟,原
本绷紧的身子慢慢的软下去,最後完全瘫倒在刘东来怀里。
「泄了吗?真没用!我那根还没吃饱呢!」刘东来抚着她汗汁淋漓的玉背问
道。
「┅┅泄┅┅出来┅┅了┅┅鹤鸣┅┅你恢复后┅┅真的好强┅┅」林晓阳幸福的把脸贴在刘东来油腻腻的胸膛、她看起来很虚弱,不过说话的模样却是娇柔而甜蜜,那条硬
梆梆的大热棒还在她体内。
「操!谁是鹤鸣?跟老子作还想着别的男人!」刘东来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林晓阳把他想象成了别的男人,难怪变得又浪又骚的样子┅┅
「这可恶的骚货!出来偷吃还敢把自己丈夫的名字挂在嘴边,刘局非要好好整治不
可!」范露露为了让刘东来难堪,抢着出头帮他说话。
「对!你给我起来!」刘东来怒冲冲的抓起她的下巴,他怎忍得下女人被他搞时还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戴绿帽的羞耻。
「呜┅┅」林晓阳被他粗鲁的抓痛!
「让她清醒一点!」范露露拿了一杯水缓缓的往林晓阳脸上淋下去。
「嘤┅┅」林晓阳打了个寒颤,终於从刚才的幻想中醒过来,她还是跨坐着刘东来的肥肚上,小肉洞又胀又烧,旁边女叛徒范露露不怀好意地在看着自己。
「林队长┅┅你作爱好来劲!你以前和朱鹤鸣作时也这样吗?难怪他都累得瘫痪了,哈哈」范露露插话道。
「你┅┅你们┅┅」林晓阳知道自己刚才把刘东来想成朱鹤鸣,一定表现出前
所未有的淫荡?一时间惊羞交加的恨不得钻到地洞。
「好了,林队长,我们还没完事呢!要和老公做也得先满足了我在再说吧,再说了你不是还有任务吗?」刘东来把她搂在身上轻轻的吻着她脸颊。
「我不行┅┅我已经丢了┅┅求求你┅┅快点射吧」林晓阳吓得一直在发抖。
「没关系!反正女人多丢几次也不会怎样,重要的是要让我的家伙满足才可
以。」林晓阳此刻感到自己像个充气娃娃之类的玩具,活着的目的就是喂饱这个男
人,完成范露露交给自己的任务。
「现在换个方向来作吧!刚才那样我觉得不够过瘾,这么美好的瞬间要记录下来才可以嘛,露露你用手机来录像,要拍得清楚一点哦!」
「呜┅┅不┅┅」林晓阳苦着脸哀求的摇头。她被搞得太累了想休息,可刘东来根本不体谅她,更过份得是还叫范露露来录像,刘东来把林晓阳的正面转向正拿着手机录像的范露露,肉棒一直都没拔出来过。
「哼┅┅真的不行了┅┅我腿抽筋了┅┅」林晓阳双手按在刘东来的大腿上,
两条修直雪白的腿斜并在一起、上身辛苦的往前倾。
「这样看不到啦!」
「对啊!把她的腿拉开好吗?我想看清楚她的骚洞怎麽被插。」
「是啊┅┅这样不够过瘾」
┅┅
女叛徒范露露正边拿着手机边指挥着正在性交的二人的姿势,以便拍下她最私密的地方被侵犯的模样,林晓阳听得一直乞怜的摇头,希望她能良心发现帮放过自己。
「啊┅┅啊┅┅」两个人的性交又开始了,正在被干的林晓阳扭着水蛇腰,两粒甜美的肉球时快时慢的上下跳动。
「叫好老公啊┅┅求我用力插啊┅┅像刚才作爱时┅┅那样大声叫┅┅叫愈
大声我就让你愈爽┅┅」刘东来抓着她的柳腹猛烈的挺动下体,湿红的嫩肉被长
「呜┅┅呜┅┅」林晓阳辛苦的闷哼。满粗筋的大肉棒捣得噗啾噗啾响。
「快叫!」刘东来两张肥短的魔爪猛然抓住那两粒跳动的大肉球。
「哇┅┅」林晓阳感到全身都软了,两柱白色的奶汁从他的指缝间洒出去!
「不要!┅┅求求你┅┅快点射吧」
「你乖乖叫我就射了┅┅不然┅┅我就把你的奶水榨干」刘东来又用力一抓,奶水又洒出去。
「老┅┅老公┅┅饶了我┅┅啊┅┅」林晓阳在他淫威下极度不愿的喊出来!
「这是什麽态度!你死了老公吗?」刘东来并不满意这样的叫声,又用力的
抓了一把乳房。
「啊┅┅」白白的奶汁喷洒得办公室到处都是。
「要叫得爽一点!叫好老公!求我用力插你,知道吗?」刘东来轻轻揉着手
里的肉球在她耳边提醒。
「好老公┅┅插我┅┅」林晓阳含羞带泪的轻喊,奶水还正从刘东来的指缝渗
出来,沿着身体往下流。
「既然你求我!我就插到你爽死为止!」刘东来再度握紧她的纤腰,下体又
「啪啪啪」的猛挺,粗红怒张的肉棒像根老树一样摧残着红到快出血的小嫩洞。
「啊┅┅呀┅┅」林晓阳像骑着跑马似的、身子上上下下的耸跳。刘东来一手
扶着她乳房下方、一手移到肥美的臀部用力抓揉。
「啊!┅┅不要!┅┅啊!┅┅」林晓阳激烈的甩乱头发哀号。
「啊┅┅不┅┅啊┅┅不要了┅┅停下来┅┅啊┅┅我┅┅我不行了啊┅┅
啊┅┅」
林晓阳被迫两条腿像狗一样夹着刘东来的肥腰,手臂已经没力了却还得撑住上
身的重量。
「很累是吗┅┅可是我一点想射的感觉都还没有┅┅你努力一点扭屁股┅┅
叫得更浪一点┅┅看我会不会有感觉?」刘东来愈战愈勇,肚子一圈湿腻腻的肥
油「劈劈啪啪」的猛烈撞击着林晓阳的圆臀。
「呜┅┅好老公┅┅插死我了┅┅啊┅┅让┅┅让我┅┅怀孕┅┅啊┅┅
快点┅┅射在贱奴林晓阳┅┅肚子里┅┅」林晓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叫得如此不要脸,她只想赶快解脱,完成范露露交给她的任务,於是一边哀媚的淫叫、一边卖力的扭屁股去讨好那根要命的肉棒。
「哦┅┅好像┅┅感觉来了┅┅哦┅┅真的┅┅再叫得下贱一点┅┅屁股动
大一点┅┅多说一点生孩子的事┅┅我喜欢听这个┅┅」刘东来对她的回馈开始
有感觉。
「好┅┅好老公┅┅呜┅┅让我┅┅帮你生┅┅孩子┅┅呜┅┅射到┅┅里
面┅┅让我怀孕┅┅」
林晓阳又叫又扭已经快没力气了,刘东来虽然喘着气流了满身臭汗,但那根火
红的肉肠仍一下接一下,扎实的撞击着林晓阳扭动的白屁股,看来要他射还得一段
时间,或许刘东来的体型肥大,每一次结合都顶的林晓阳眼前发黑!
「喔┅┅再一会儿┅┅就来了┅┅加把劲┅┅别像个死人┅┅」刘东来「劈
哩啪啦」的加快速顶起来。
「咿┅┅咿┅┅呜┅┅呜┅┅」林晓阳几乎要把自己的玉唇给咬破,整个人悬空,两条腿被刘东来当把手抓着、上身绷直,所幸她身手了得还能支撑,但手已经在空中开始不受控制的挥舞。
「呜┅┅」又过了一会,林晓阳脑海已经完全空白,变成两手撑地的辛苦姿势,正咿咿呀呀的一副快昏过去的样子。
「唔┅┅老子┅┅要射了┅┅求我贱货┅┅求我射到你里面┅┅」刘东来咬紧牙喘嘘嘘的道。
「呜┅┅呜呜┅┅」只见林晓阳激烈的晃动头发,想要叫出声来,但此刻她早已被顶得头晕目眩,忘了自己的处境,口水更是从性感的嘴唇边止不住地流出,顺着下颚构成一幅美妙绝伦的画面。
刘东来也是涨红了脸,肥短的十指深深的陷进她白嫩的屁肉,同时阴茎上的血管也扩张得更粗,血液在里面奔流,已抵入很深的龟头暴长一圈、彷佛岩浆般灼烫的浓精灌入林晓阳的子宫!
「呜┅┅」紧紧接在刘东来下体的美臀像被沸水烫到似的疯狂扭动,那精液的温度比起正常的高出好几倍,原来刘东来前几天从狐朋狗友那里淘来了这强精药的配方,而这一切都是拜强精药的效力所致,这种强精药对女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刑罚,她受不了灼热就会拼命的动屁股,动得愈利害男人就愈爽,刘东来第一次使用就得到这麽好的效果,兴奋地把所有的灼精都射入林晓阳体内。
当那根肆虐完但仍硬梆梆的肉柱从翻肿的小肉洞拔出时,林晓阳嘤咛一声当场软了下去,刘东来的鸡巴上黏满了白白的浊汁,看她这样子真的已经精疲力竭了。
「帮我把鸡巴舔乾净才让你休息!不然,再搞你一次!」刘东来却还不放过她,抓起她的头发,将黏糊糊的棒子送到她唇边。
「嗯┅┅哼┅┅」林晓阳虚弱的伸出红红的舌头,一口一口慢慢的舔起来,这时白白的浊精也正延着她的腿根流下,她舔净了黏在肉棒上的精水,再把肉棒吞到口里吸得湿湿亮亮,刘东来才满意的放开她的头站起来!
看到这里,还在录像的范露露终于彻底放下心来,红蜘蛛交给自己的使命,自己终于还是不辱使命的完成了┅┅看着还在费力地清理刘东来肉棒的女队长,范露露心来暗暗想:臭婊子,你的卖淫生涯才刚刚开始呢┅┅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