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隶服务公司】(十二)

              第 十 二 章
  我把纪芳岚她们送到间私人诊所后就返回了公司。
  本来我想等她们做完处女膜手术后一起带她们回来的,可是她们说等手术做
完,她们就要直接去那个老头家为他进行性服务了,我等也没用。于是我只好开
着车先返回公司。
  等我开着车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我将车停到彩虹大厦的停
车场,然后整理了一下着装,便大踏步向电梯口走去。
  但令我意外的是,今天电梯口竟然没有电梯小姐在值班,这在平常根本而就
是不可能的。
  不过还好,我知道上电梯的开启方法和密码,所以只凭我自己,还是上得了
楼的。
  公司还是像往常一样吵杂,到处都是联系性业务的声音,看到这个热闹的场
面,我实在是难以想象现在的社会正处于经济萧条的时期。
  「张先生,你回来上班了?」一个轻灵的女声从我背后传来。
  我一回头,发现原来是陈雪,她是市场部的副主任,也是沈傲芳的副手,她
就是我第一次来公司时被我按在电梯里淫辱,用身体检验我胆量的那个陈小姐。
  所以说,我对她应该还是比较熟悉的,此刻,她正抱着一叠文件巧笑倩兮地
望着我。
  我一见是她,连忙满脸笑容地说道:「陈小姐你好,上次多亏你照应了。」
  陈雪一听,嫣然一笑道:「张先生太可气了,不是我照应你,是你自己的努
力,如果你当时不那样……对待我,我也没办法让你进公司。」
  然后她神秘的靠近我身边,抬头在我耳边的吐气如兰的说道:「你知道吗?
张先生,我现在还记得那时你把阳具插在我阴道里放尿的情景,那感觉真是太刺
激了,怎么样?找个时间咱们俩再试一次。」
  我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本能的低头向她的那衣领间雪白的乳沟瞄了两眼,一
边咽口水,一边讷讷地说道:「好、好啊、你想跟我约在什么……」
  「喂!张士艺先生,沈经理让你马上去她办公室一趟。」
  就在我和陈雪在窃窃私语的时候,市场部的沈晴忽然站起身拿着电话向我喊
道。
  陈雪一听,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塞到了我的口袋里,然后
说道:「张先生,明天晚上我们性服务员组织了一个新职工欢迎舞会,地址在这
张纸条上,到时候如果你来的话,就可以实现愿望了,嘻嘻,拜拜。」
  说完,她媚笑一声,转身拿着文件轻盈的走了。
  我咽了咽口水,想着她跟我说的话,我越来越感觉这个公司是来对了。
  「砰、砰、砰」我敲了敲人事部的门,里面没人回应,但是我听到沈傲芳的
说话声从里面了出来,于是我就扭动门把手,主动走了进去。
  我进去以后才发现,原来沈傲芳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士套装服,正翘着雪白的
玉腿坐在老板椅上听电话。
  她见我来了,用手指了指沙发,示意我先坐在沙发上等会儿,然后就接着讲
她的电话:
  「喂,陈队长,我刚才的意思是说,下次你们刑警队在行动之前能不能先给
我们……对!您真英明,就是这个意思,只要您给我方便,我是一定不会亏待您
的,我们公司的女孩你随便挑,想让她们怎么服侍你都行,全部免……
  什么?要玩我啊?呵呵,行啊!嗯……这样吧,陈队长,只要您答应我这件
事,我就去你家,给你当一天的性奴隶。
  在这一天里,你可以随便玩弄我的身体……嗯,行!你叫你的兄弟们一起玩
我也行,我完全配合,怎么样?……好,那就一言为定,您说吧,我什么时候去
合适?嗯,等一下,我拿笔记一下。」
  说着,沈傲芳从办公桌前的笔筒里拿了一支笔,然后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一边说道:
  「好了,陈队长,您说吧,嗯……今晚九点,好,那你希望我穿什么衣服去
啊?水手服……呵,这装束我有时间没穿过了。内衣呢?哦,真丝黑色镂空的,
嗯,好,我记住了。
  还有,您今晚准备叫几个兄弟来一起玩我啊?不,我不是害怕,我只是要规
划一下,因为我身上的性器官就这么几个,我要是没准备的话,怕是服侍不好你
们,嗯,六个,好了,我记下了……你放心,那些性玩具我不会忘带的,好了,
晚上见。」
  说完,沈傲芳就将电话挂了,接着靠在老板椅上一伸懒腰,微微一笑,然后
对我说道:「哎呀,太好了,终于跟这个老狐狸谈妥了,看来咱们公司终于又可
以消停一段时间了。」
  虽然刚才的对话我没有听全,不过经过这两年在社会上的历练,我大概也能
猜出是什么事,于是我微微一笑,从饮水机那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她面前,一
边递给她,一边说道:「沈经理,怎么?要牺牲自己的身体为公司谋福利啊?」
  沈傲芳一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接过我的水,漫不经心地说道:
  「嘿,牺牲嘛?谈不上,在性奴隶公司里,即使是像我这样的经理实际上也
是性服务员,只是身份比其他女孩子高一点而已。
  想当初刚进公司时,我也是整天分着大腿,被不认识的男人压在裸身上用阳
具轮番不停的奸淫,只是后来当了经理,接的客人就少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好这两天我也没什么客户,浑身酸的很,正好让他们蹂躏一下,权当是做
一次全身按摩吧。否则时间一长,身体该僵化了。」
  说完,沈傲芳伸开手臂做了一个优美的瑜伽动作。
  我听她这么说,顿时一愣。
  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把被人蹂躏当成是全身按摩的女人,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
有。
  我摇了摇脑袋,恢复了冷静,然后提醒她道:「沈经理,我刚才听说那个姓
陈的要找六个人轮奸你,你受得了吗?」
  沈傲芳闻言微微一笑,然后自信的说道:「没问题,以前我在总部进修的时
候曾被十六个性教练轮番奸淫了三天,最后我被干的浑身精液,乳房变形,阴唇
外翻,连子宫颈都被他们用阳具捅坏了,可是就是这样,我洗干净身体后照样能
去服侍其他客人,你放心吧,就他这六个人干不死我。」
  我闻言轻松了一点,可是还是有点担心,于是说:「沈经理,我刚才听你说
他们是刑警队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就要小心一点了,我听说当刑警的人脾气
都很暴躁,你要小心他们对你使用性暴力啊。」
  沈傲芳一听,自信的一笑,然后靠着老板椅说道:
  「哼,他想用性暴力就用性暴力呗,我们当性服务员的,都受过严格的SM
女奴训练,什么滴蜡、灌肠、皮鞭燎阴,这些本姑娘早就挨习惯了。
  就是他们拿警棍捅我的阴道我都不怕他,说实话,我还希望他来点暴力的,
否则太温柔的话,我没有感觉。」
  我一听,登时惊大了双眼,心想:怪不得我上次在这干她的时候,她一副毫
无感觉的样子,原来她是个真正的被虐待狂。
  看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沈傲芳微微一笑,然后俯身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
份资料放到我面前,然后对我说道:
  「好了,小张,我们谈谈你工作的事情吧,是这样,你被分配到市场调查科
了。科长叫吴枫,这里面有他的住址和电话,你去跟他联系一下吧,他会给你分
配具体的工作,还有,这是公司的一些简介和企业文化的资料,你有时间的时候
好好看看吧。」
  我接过资料,将上面的一张名片拿起来看了一下,然后对沈傲芳说道:「怎
么?沈经理,这位徐科长他现在不在公司里吗?」
  沈傲芳闻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在,你们调查科的职务比较特殊,所
以办公室也不在公司里,至于在哪,名片上有,你就直接去吧。」
  我闻言讷讷的点了点头,起身向她鞠了一躬,然后就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
向门口走去。
  就在我打开房门刚想出去的时候,沈傲芳忽然神秘地一笑,把我叫住了:
  「小张,等等。」
  我闻言一愣,收回脚步,望着她说:
  「怎么?沈经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沈傲芳闻言微微一笑,说道:
  「哦,是这样,在你临走前我想提醒你一句,你们那个徐风科长可是世界上
最变态的男人、以后跟他工作的时候可要小心点,不要被他带坏啊。」
  我闻言一愣,然后转身不解的说道:
  「变态?这是什么意思?」
  沈傲芳微微一笑,说道:
  「变态的意思你还不懂吗?就是心理扭曲,脾气暴躁,喜欢摧残人之类的意
思。」
  我一听她这话,顿时大惊失色,于是赶忙转回到沈傲芳的办公桌前,紧张万
分的说道:
  「喜欢摧残人?!沈经理!既然他是这样的人,那我去他那跟他干会不会有
生命危险啊?」
  沈傲芳闻言哈哈一笑,然后安慰我道:
  「你放心吧,老徐他只喜欢摧残美女,而且只摧残咱们公司的性服务员,他
不会对你这个大男人怎么样的。」
  我一听她这么说,放心了一点,但转念一想,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喜欢摧残咱们公司的性服务员?他都摧残过谁啊?」
  沈傲芳闻言愣了一下,揉着太阳穴想了想,然后说道:
  「这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他每次来公司述职,都会抓一个性服务员回去肆意
淫辱摧残个大半天,而且越漂亮的他就摧残的越厉害,所以我们公司的性服务员
都称他为性爱魔神」
  我闻言心里一惊,焦急的问道:
  「那纪芳岚呢?她被这个变态摧残过吗?」
  沈傲芳闻言,颇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然后撇嘴笑道:
  「当然,芳岚在咱们公司算是个上等美人,他怎么可能放过她呢,我记得那
次他把芳岚抱回家整整摧残了三天三夜,等她被抬回来的时候,从乳房到大腿全
是赤红的鞭痕和青紫的瘀伤,而且阴道和肛门都被他用热蜡给封住了,里面灌满
了他的精液和尿液,那景象真是惨不忍睹啊。」
  我一听,顿时大怒道: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劝阻他,或者是把他开除!」
  沈傲芳闻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还用你说,我当然劝阻了,而且是当着公司其他人的面劝阻的。」
  我闻言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哦?是吗?那后来呢!他的行为收敛些了吗?」
  沈傲芳闻言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
  「收敛什么啊,我刚开始劝阻他,才说了两句话,他就气的脱下臭袜子猛地
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拽着我的头发,将我按到了办公桌上当众强奸了我,而且
一边干我一边还拿着圆规向我的乳房和臀部上扎,扎得我乳房和屁股上全都是血
点,结束后还把阳具插到我嘴里尿了泡尿,说是对我啰嗦的惩罚,唉,我是对他
没有办法了。」
  我一听,顿时震惊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把他开除啊,你是人事部经理,有这个权利,这
种禽兽,你还留他何用?」
  沈傲芳闻言又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唉,小张,你不知道,虽然我是人事部经理,但同时我也是性服务员,对
于公司男同胞的强制交配我是不能拒绝的,这是公司规定。虽然老徐很残暴,但
他的行为依然属于性残暴,符合规定,所以我们是没办法向上级反应的。
  再说,他是我们公司最好的性调教师,每个经过他调教的性服务员回来后都
可以接受任何人以任何形式的交配,所以说他是个人才,我们不能开除他。」
  我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对他放任自由吗?」
  沈傲芳一听,玉脸寒霜的说道:
  「当然不能,虽然我们性服务员不怕被男人摧残,但是也不是没有底线的,
他每次摧残一个性服务员,那这个性服务员就会因伤两个月无法工作,这已经严
重影响了公司的运行,虽然不能上报总部,但是对他的反制措施还是要有的。」
  我闻言一愣,问道:
  「什么反制措施?」
  沈傲芳闻言微微一笑,然后用手一指我的脸,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就是你,张先生,你就是我对他的反制措施。」
  我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我,你是说让我去劝阻他吗?」
  沈傲芳闻言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对,不过不是劝阻,而是要想办法让他
的暴戾之气小一点,至于用什么手段,随你的便。我们会配合你的,这就是我派
你去他手下工作的真正目的。」
  我闻言恍然大悟,然后又有些疑惑地说道:「那你怎么想到要派我这个新人
去呢,公司里的精英应该不少吧。」
  沈傲芳闻言神秘的一笑,然后对我说道: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公司的老男性职工人都很怕徐课长,而派个女
性服务员去管教他只能成为他的玩物,所以我才派你去,你明白了吗?」
  我闻言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到:
  「沈经理,你放心吧,我一定想办法让这个姓徐的收收脾气」
  沈傲芳一听,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这就好,那你就去吧,注意点,还有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我要休息
一会儿,否则就没体力陪那个几个人民警察玩一天的性游戏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拿着资料出了门,在关门的时候我瞥了沈傲芳一眼,
发现她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显然是非常疲劳。
  唉,原来痴女里面也有工作狂啊。
             (未 完 待 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