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凶猛】(1一3章)

               楔子
  从脚心开始,男人的舌头在玲的玉足轻轻滑动,到脚趾一根一根地被吸吮,
每一下都让玲的身体颤动。
  老公也喜欢自己的小脚,却没有这般的温存。在这个男人面前,玲觉得自己
成了公主,被男人宠爱的公主。
  「这么喜欢它,一会让你抱着它睡,好不好!」玲用脚趾点着男人的鼻子。
  「你的全身我都喜欢!」男人的嘴唇沿着玲的双腿,向上游弋到了玲双腿之
间的黝黑地带。
  「啊……」阴核被男人的嘴唇噙住,舌尖在肉豆上轻轻挑动,玲呻吟着。
  「来吧,给我……」
  「想要吗,求我吧。」男人的舌尖继续挑逗。
  「啊……,快给我吧」
  「给你什么?」
  「放进来。」
  「是放吗?我怎么教你的?」
  「是……插……进来……」
  「插?」鸡蛋大小的龟头在肉道口轻轻摩擦。
  「操我……」玲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说什么,听不见啊!」男人加快摩擦,却仍不肯深入。
  「操我!」玲大声叫出来,「我好丢脸!」身体因为羞耻而颤抖。
  「来了!小骚货!」
  「哦,好涨,好舒服!」在男人巨物的冲击下,玲感觉自己渐渐轻飘飘的,
好像飞了起来。
  「我的大还是你老公的大?」男人一边抽动,一边抚弄玲的乳房。
  「嗯…」
  「不说我就不动了!」男人放慢抽动的频率。
  「别停,求你……」 ,玲的双腿缠紧男人的腰,试图使男人更加深入。
  「说吧。还不说?」男人没有让玲如愿,而是干脆从肉道中抽出,转而让火
热的肉茎在肉唇和阴核间摩擦。
  「你的大!」骤然空出的感觉让玲难受得要死。
  男人得到满意的答案,玲的肉道再次被充满。
  「我好淫荡……,老公,对不起……」玲心中泛起老公孩子般的笑容,在如
潮的快感中,老公的笑模糊渐渐起来……
               第一章玲
  在那一晚之前,我做梦也想不到玲会红杏出墙。
  从相识到结婚,我和玲一起走过了十年了,在我心里她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
子,总是需要我呵护照顾。结婚五年,我们还没要孩子。只是想着,在她30岁
前生就行了。
  可是,那一晚,将这一切都毁灭了。
  这是个很老套的捉奸在床的故事,可它偏偏发生在我和玲的身上。
  我出差提前回来了一天,发现防盗门没有关。我知道玲经常是这样马马虎虎
的,于是轻轻的进去,想给她一个惊喜。而我听到的却是:玲叫床的声音。
  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当时听到玲说了什么,大约是在说那个东西很大,她
很爽之类;好像那男人还问她,谁的大,玲说他的大。
  卧室的门没关,灯也亮着,玲的双腿架在那个男人肩上,男人快速运动者,
他皮肤很黑,越发显得玲的肉体白的刺眼。
  我大概愣了很有一会,然后冲过去,和那个男人厮打起来。玲在一旁哭叫,
我不想理会她,只想把这孙子打够了再说。
  那孙子拿起衣服一心要跑路,我才想到应该拿个趁手的兵刃的,等我从厨房
抄了菜刀出来,玲抱住了我,那孙子趁机跑了。
  我对着玲扬起了巴掌,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我知道,我无论如何没法对
她动手的。
  整晚,玲跪在我面前哭。那个男的是他们单位的一个同事,姓李,半年前我
不在家,他们单位喝酒后,他送玲回到家,两个人都有点多了(谁知道是真的假
的,那孙子八成是装B),两个人做爱了,在我和玲的床上。从那次起,玲开始
沉迷于偷情的快感。后来我每次出差,他们都幽会,有时去开房,有时在我家。
  天哪,半年了,我一直以为,玲是个大大咧咧,心里装不住事的女人,现在
想想,女人,真是他妈的天生的演员,尤其是偷情的女人,直接送奥斯卡得了。
这一年来,我是往外地跑的多,可还不是想多挣点,来年要个孩子,就好多在家
陪你们。
也许是我忽略了,玲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性感招人,大概是那种容易让贼
惦记的类型。就那孙子,说实话,还真没记清楚丫长什么样,但是,肯定比我难
看。你怎么会看上他了呢?难道真是因为他那玩意比我的大?
  从那天开始,我们的生活完了。
  我没有再斥责玲,甚至想和玲重新开始,可我做不到。我经常失眠,因为闭
上眼就是玲和那男的在床上的画面;我试着和玲做爱,当我爬到了玲身上,就想
到这个雪白的肉体也曾让人肆意驰骋过,那肮脏的东西也曾射到玲的最深处,每
每,我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而玲也像变了个人似的,那个爱说爱笑的大女孩已
经不见,动不动就哭,闹得有时我都有错觉,好像是我给她戴了绿帽子。
  我也想找几个人打那个孙子一顿,可是后来连找人的兴致都没了。
  这样凑合了4个月,年底,我把离婚协议交给玲,玲没有再哭,很平静地签
了。我们办完手续,玲流着眼泪给了我一件毛衣,她自己刚给我织的,我们恋爱
时,她给我织过毛衣,结婚后再没有了。我心里酸酸的,真想和她说,我们再来
吧,可最终也没有勇气说出来。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不记得那年的雪是不是
比平时来得晚一些,对我来说,那年冬天,真的很冷。
  第二年初,我辞了工作,换了手机号码,然后去了南方,再也没有和玲联系
过,在我内心深处,很怕知道玲和那个男人又会如何如何。后来通过几个朋友打
电话,隐约知道了一些玲的消息,她也早就从单位辞职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第二章璐
  在南方,经人介绍,我投资了一个玩具厂,由于层层转包利润很薄,只能勉
强维持。
  在厂子苦苦支撑的时候,我想到为什么不直接从国外的厂商接单呢?这样我
们的处境会好很多。正当苦于没有熟悉国际贸易的人帮我时,我认识了璐。
  第一次见到璐,她衣着朴素,但称得上是个漂亮女人,清秀而恬静;她没有
固定单位,替贸易公司做报关。因为以前做过销售,也算懂得看人了,我几乎是
凭直觉感到她正是我需要的人才。我力邀她加盟,请她做公司副总,并给了她一
份目前我能提供的最高的薪水。
  「让我考虑一下。」璐仍是淡然地说。
  几天后,在我几乎对她的加盟不抱任何希望时,璐打电话给我:接受了我的
邀请。
  在工作中,我每每惊讶于璐表现出来的那份干练,她工作起来甚至比我还要
拼命,但我知道,她的心底一定隐藏了不为人知的伤痛,而只能用工作麻痹自己
,就像我一样。
  璐和我同岁,甚至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城市,又是几乎先后来到南方,她也离
过婚,但我们都自觉避免谈及过去的婚姻。
  厂子的情况一步步有了好转,但我和璐只有越来越忙。
  转眼间,我和玲分手的日子,整整过去三年了,南方冬夜几乎是没有什么寒
意,工人们早已离开,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伫望窗外一片的漆黑,突然觉得无
穷的寂寞。
  我真的从失败的婚姻中解脱了么?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的
工厂赚钱会怎样,赔钱又能怎样?
  巨大的空虚和苦闷压的我透不过气来,我渴望有人能够倾诉,而现在,整个
楼里,可能只有璐还在。
  璐还在办公室里伏案工作,我轻轻将一杯咖啡放到她的桌上。
  「谢谢!」璐没有抬头,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简约的交流方式。
  「其实应该说谢谢的是我。」
  璐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我,「有话和我说?」
  「我在想,你不用这么辛苦,现在公司已经上了轨道。」
  璐笑了一下,「你是老板,你说了算。」仍低下头继续工作,我发现,一个
女人专注时,可以有这样的美感。
  「工作再辛苦也没法麻痹自己的。」我说。
  璐骤然停住,吃惊的望着我。
  「因为我没法麻痹自己,我相信,你也不能。「我没法压抑自己的情绪,开
始向璐倾诉我内心的苦闷。我向璐讲述失去玲的痛苦,我没有多提玲的出轨,而
是将失去她归咎于我对她的忽视。
  璐专注的看着我,眼神变了又变,我知道,她理解我的痛苦。讲到后来,我
的声音已经嘶哑,而且有些语无伦次,璐则轻轻的流下眼泪。
  也许是受了我的感染,璐向我坦白了她的过去:
  她原来的老公在国有单位,工作稳定,自己则在外企工作有份很好的工作,
算是金领一族吧。就在他们成为外人羡慕的对象时,一次二人开车到郊区玩,一
辆没牌照的汽车故意剐了他们的车,正当他们下车想和对方理论时,那车上下来
的三个男人突然用刀威胁住他们夫妻俩,将他们连人带车都劫持到了更偏僻的地
方。
那伙人很准确地说出璐老公的名字和单位,并说是受人之托,给他点教训,
因为他睡了不该睡的女人,随后,三个男人对璐的老公一顿暴打。就在璐又惊又
怕时,男人们又将魔手伸向了璐,当着老公的面,璐被三个男人轮奸了。
  第二天,那伙人丢下他们夫妻俩离开了,璐的老公才带着被蹂躏了一整晚的
璐回到市内。璐的老公不敢报案,甚至,他说不清楚是因为哪个女人招来这场横
祸。璐想不到这个出身农村,一脸朴实的男人竟然和如此多的女人有染,当初,
正是因为觉得他老实可靠,璐才在一众追求者中选择了他;而更大的打击是,一
个月后,璐发现自己怀孕了,同时,由于被轮奸,璐患上严重的妇科病。

很快,璐流产了,而且医生说,她很可能就此失去生育能力。璐对男人和婚
姻彻底失望了,她离了婚,并离开了那个伤心之地。
  讲完,璐已经泣不成声。我想不到璐瘦弱的身躯经承受了如此多的不幸,身
心的屈辱,爱人的背叛。
我将璐拥抱在怀里,任由她的泪水将我的衣襟打湿,我想不出一个字来安慰
她,只有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璐抬起头,我吻住她的唇,璐没有拒绝,这个
瞬间,只有两颗受伤的心才能彼此安慰。渐渐的,我们的吻热切起来,我开始轻
轻抚摸璐的身体,璐的唇回应了我。
上衣被我轻轻解下,乳房虽然不太大,但形状很完美。我含住一颗乳头用舌
头拨弄,用手轻轻揉搓另一支乳房,璐发出了呻吟,身体渐渐软倒。我将璐放到
在沙发上,摸索着去解去她的裤子,很快,璐一丝不挂了,小腹平坦,阴毛很茂
盛,从下腹一直盘绕下去。推开璐的双腿,我开始轻吻璐的三角地带。
可能是由于曾经怀过孕,璐的外阴颜色很深,是黑褐色,我的舌头在阴唇周
围快速划圈,然后用力吸吮勃起的阴蒂,璐的呻吟声明显大了起来。感到璐已经
泛滥成灾,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挺枪而入,温暖的肉腔将我紧握住。与玲
分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可想而知,我很快射精了。
  感受到我的脱出,璐示意我躺卧在沙发上,然后俯下身,小嘴将我的阴茎含
住,轻轻搅动。她的口技相当出色,很快就让我重振雄风,这次,璐使用骑乘的
体位,上下起伏,左右摇摆,很快,璐高潮了,她大声呻吟着,头部后仰长发飘
洒,显然,璐在性方面是个非常成熟而热情的女人,和她平日的淡定形象截然不
同。
这次,我坚持了相当长得时间,直到璐连续三次高潮后,我终于又一次射精
了,两个人瘫软在一起,谁也不想说话。床下贵妇,床上荡妇,璐真是个极品女
人,在心里,我不禁对璐的前夫有了一丝嫉妒。
  从那一晚开始,我和璐走到了一起,我们同居了。
  工作仍然很忙,但工作不再是为了忘记痛苦,而是为自己的将来打拼,璐的
女强人本色愈发明显。我在办公室旁边,布置了一间卧室,有时工作太晚,我和
璐就在这里过夜,夜深人静时,我们疯狂的做爱,玲是个懂得满足男人同时满足
自己的女人;经过雨露滋润的璐,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撩人的风情。
  尽管在事业和生活上,我和璐都配合默契,但我们都在有意无意间回避一件
事:结婚。在内心深处,我仍无法释怀上一次的婚姻失败。而璐,曾经倍受伤害
的她,对婚姻,一定也有着深深的恐惧。
               第三章林叔
  当我们在事业上踌躇满志时,却爆发了国产的有毒玩具事件,我们的工厂也
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订单骤减。由于前一个时期的投入较大,突如其来的危机让
我们措手不及,形势变得异常严峻。
  现在欧美的订单几乎已经断绝,只有一个被称为「林叔」人手里有少量的订
单。林叔是台湾人,大概40多快50的样子。我很不喜欢这个人,我和璐与他
见面谈生意时,他猥琐的眼神总是在璐的身上扫来扫去。
这么多年的商场历练,我本来已经适应了和各色人等打交道,但璐毕竟是我
的女人,尽管有求于他,我仍用眼神对他发出警告,林却视而不见,依然缠着璐
天南海北的胡扯。
  璐倒是比我更为平静,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对林叔的胡扯做出倾听的样
子,只是每当璐将话题引向订单时,总被林叔有意地岔开。
  我实在忍无可忍,站起身对林叔说:「够了,林叔,我们的来意你很清楚,
如果你不想谈生意,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璐急忙拉住我衣角,示意我坐下。
  「杨老板,和气生财嘛,大家即使做不成生意,交个朋友,不可以吗?我看
杨老板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小本生意人,呵呵呵……」林叔的笑声在我听来分外刺
耳。
  璐拉我坐下,向林叔笑笑,「林叔,你要是小本生意,我们可要披麻袋了。
你也知道,现在世道艰难,杨总也难免心请不好。我们做厂子,只是赚些辛苦钱
罢了,可我们厂子的声誉品质可从没出过问题,最重要的是,没让做过让合作的
朋友吃亏的事,这个林叔尽管去查。林叔要是和我们合作,我们就是少赚钱,不
赚钱,也不能让亏待了林叔。就是这次不能合作,只要林叔看得起,我们也想交
林叔这个朋友。」
  「璐小姐好会说话啊,呵呵,不错,世道艰难,我也不容易啊。
现在那个厂子不是眼巴巴的看着这几张小单子,也都是老朋友了,你们的厂
子我知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有三个多月开工不足了吧。这样,我一会儿还约
了几个朋友,如果还要谈单子的事,晚上我在东明酒店,大家一起吃个饭,边吃
边谈,如何?璐小姐一定赏光,杨老板,你也要赏光啊,呵呵……,我先走一步
了。」说完,林叔起身,向璐的胸脯瞄了一眼,转身离开了。
  留下我和璐面面相觑,想不到这老油条已经对我们厂子的情况调查得这么清
楚了。
  「晚上我去和他谈。」璐坚决的说。
  「你?你没看到他咸湿样子吗?」
  「看到了,所以我们才有机会,杰,我不是小女孩了,知道怎么应付这种男
人。」
  「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杰,这个厂子,是我们的心血,我不能看着它垮掉。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
希望,也值得冒险,杰,相信我。」
  是的,我和璐已经将全部身家都投入到了这个厂子,它就像我们的孩子,我
不敢想象,如果厂子真的垮掉了,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晚上,我开车送璐到东明酒店外,璐刻意打扮了一下,但我们看得出彼此间
心情的忐忑。
  「璐,还是我们一起去!」我握住璐的手说。
  「不要了,你在外面等我好了,放心吧,大厅广众之下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如果他真的太过分,我给你电话你再进来。」璐下车后,走进东明酒店。
  我从车里望着璐窈窕的背影,心中涌起阵阵酸痛。
  时间似乎特别漫长,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了,既没
见璐从酒店出来,我的电话也没响过。没法等下去了,打璐的手机,无人接听。
我更加紧张了,璐,你千万不要有事,我来到东明酒店的餐厅时,客人已经不多
了,没有看到林叔和璐,问了几个侍应生,有个人说林叔好像已经离开很长时间
了。
  肯定是带着璐离开了,去了哪里?林叔应该就住在东明酒店。我到酒店前台,
但是,前台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肯告诉我林叔的房间号。
  怎么办?多耽搁一分钟,璐就多一分危险。我猛的想起,上午林叔曾经提到
现在本地酒店豪华套间的价格跌倒2折,还是很少有人住,对!豪华套间,他一
定是住在那里,所以才知道这个情况。东明酒店的豪华套间其实是独立在酒店主
楼之外的几栋别墅,独立成为一个别墅区,非常幽静。
  我来到别墅区门前,两个保安将我拦住。
  我急中生智,说:「我是林叔的司机,他手机忘车上了,台湾有人有急事找
他,你们帮给我送过去吧!」
  两个保安互相望了一眼,一个说:「今晚林叔吩咐过,不要任何人打扰他!
你有事给他房间打电话吧。」
  他果然在这里!我心中一凛,「电话打不通,我才来的,你们以为我愿意在
他泡妞的时候,来找骂啊!」
  两个保安又对视了一下,脸上泛起怪异的笑容,我知道被我说中了,林叔一
定是带着璐回来的。
  「要不你们给他房间打电话,问问他。」我想只要能将林叔引出来,璐就相
对安全了。
  「不行,还是你给他打吧!」
  「那算了,我也不想去找骂,那这手机放你们这,什么时候给他,随你们便
吧,反正耽误了事是你们的责任。」我将自己手机扔在他们桌上,作势要离开。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算了,要去那你自己去吧!」
  我故作不悦的哼了一声,收起手机,走进别墅区。我虽然不知道林叔住那一
栋,但是只有最里面的一栋隐约有灯光,应该就是那里。
  别墅门关着,只有音乐的声音从里面隐隐透出来,我捶门,按铃,没人答。
门是撞锁,想起大学时常用的一招,我用信用卡从门缝插进去,一下,两下,5
分钟后,门锁真的被我捅开了。
  冲进门,音乐声震耳欲聋,客厅里没有人,但我一眼看到璐的披肩扔在沙发
上,茶几上放者空酒杯,通向2楼的楼梯上,散落着两只白色的高跟鞋。是璐的
鞋!
  我跑上2楼,一下撞开紧闭的卧室门,看到的一幕让我目眦欲裂:林叔背向
门口跪在床上,丑陋的屁股前后挺动;璐的玉足被林叔的分别抓在两只手里,玉
腿扬起,向两边大大的分开,内裤还挂在一条腿的腿弯。
  我冲上去一拳将林叔打到,他可能还沉浸在奸淫的快感中,摔倒时,阳具还
在勃起状态,但异常短小,大概只有3- 4厘米,好像没有发育的小学生。
  璐已经满脸泪痕,浑身赤裸,看到我,挣扎想爬起,可又无力躺倒。
  我用被单将她盖住,然后一把将林叔拉到地下,不顾他的求饶,一顿拳打脚
踢。
  「杰,再打会打死他,别管他了,带我走吧!」璐这时说。
  我最后又狠狠给了林叔一拳。从床上抱起璐,璐说:「他骗我喝了药,我身
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我……」
  「都过去了,我带你走,没人再能伤害你。」我用被单将璐裹紧,抱起他,
快步离开这肮脏的地方。保安吃惊的看着我们,但没有阻拦。
  回到我们的家里,我将璐轻轻放在床上。
  璐这时才的哭出声,紧紧的抱住我说:「对不起!」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
  「杰,我觉得自己好脏。」
  「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没有人比你更干净,没有人能指责你,我
爱你!」
  「杰,相信我,我也爱你!」
  这时,璐的脸上泛起了潮红,呼吸急促起来,在被单里的双腿开始加紧,而
且一伸一缩颤动。
  「怎么了!」
  「是他,他给我下面放了药,可能又发作了。」
  「哦」,我解开被单,璐的双腿还在扭动摩擦着。
  轻轻推开璐的双腿,那里已经一片狼藉。茂盛的耻毛早被打的湿漉漉的,我
凑过去,立刻闻到一股略带腥臭的味道。
  「不要!杰,那里脏!」
  「没关系!我帮你。」
  「对不起!我那里……让他……让他……射在……里面了……」玲转过头,不敢
看我,双手挡在了阴阜上。
  没错,那种腥臭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我心中暗骂姓林的老杂种。
  但是,如果我退缩了,一定会让璐认为我嫌弃她,不,这个可怜女人,我不
能让她在受伤。
  「璐,我爱你!让我来!」我拿开璐的手,凑过舌尖,在她已然勃起的阴蒂
上轻轻挑动。
  「啊……」璐发出长长地呻吟。
  我脱掉衣服,伏在璐身上,轻轻地进入了。丰富的爱液与男人的精液混合,
让璐的肉道内异常滑腻。
  这一晚,在淫药的作用下,璐非常敏感,高潮迭起;在我终于发射时,璐在
我的身下瘫软得像一堆棉花。
  「杰,我好爱你!」她的呻吟已如同哭泣。
  带着两个男人的精液,璐沉沉睡去……
  我没想到林叔在医院里还敢给我和璐打电话,而且还要再约璐去医院谈,我
冲动地想去再给他一次教训,璐再次劝住了我,而一人前去。
  晚上璐回来后,带回的信息是,作为侮辱璐的补偿,林叔终于将几个小单分
给我们,也许,林叔是怕我们将他畸形的事实传播开去。
  而我更关心璐本身,我相信璐的坚强,但我不想被玩弄的事实再次伤害她。
她显得疲惫,我知道,对于一个女人,璐所做的一切需要多大的勇气。
  尽管陆续从林叔那里接到一些小单,每次都是璐去接洽。林叔本人一直躲着
我,不敢再和我碰面,我确实不能保证再见到他,会不会再对他饱以老拳。但这
些订单却不能使我们的处境有多大好转,充其量,是使恶化的速度减慢。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