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宫春H-12.洞洞洞洞洞洞洞


  在这个灰暗、无风的山洞内,感觉有些似封闭空间,我想起两个月前与春日独处新世界内的情况,那次我便是如此吻她开始,差点可为她开苞时突然结束,之后她只以为是一场春梦,不过刚才一吻竟勾起她的回忆!

  该如何是好?是否该告诉她上次不是梦?让我再插多一次?但若她知道真相可能极危险,我只好转身并盘开话题:「春日,你上身没有穿衣!」
  我本想趁春日穿衣时走出山洞,可是她竟毫无顾虑地阻止我转身,还深呼吸一口气,挺起不在一般高中一年级女生的胸脯,把本来C杯罩的乳房扩张至D杯罩般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说:「怕什么?阿虚,我命令你立即脱裤给我看!」

  看来春日是想跟据我下体的形状尺寸,判断是否与梦中所见一样?我甩开她立即拔足狂奔,可是对十秒半内能跑完一百米的春日来说,几步已追到,一招擒拿手便把我制服,说:「你不肯自己脱,我帮你!」
  此刻我突然非常同情实玖瑠的感受,她曾多次被春日脱衣,换成兔女郎、女佣、护士装等,甚至在春日摆布下被人抓胸!那是多么的无奈?

  我只好大叫:「快停手!」
  可是当春日决心要做一件事之时,恐怕几个壮男也拉她不住;瞬间她把我湿透的T裇往上大力扯高!便包着我的头与双臂,之后更打了一个结,我便无法视物与用双手,连呼吸也不顺畅。

  随即更被春日推倒,威吓:「你乖乖别动!否则…哼!」
  除了不停苦劝我还可怎样?只感到两脚的鞋子被春日脱下,白色的长裤与内裤自也不能幸免,下体已被她拿着说:「怎会如此细条?是了…我知!」
  下体突然进入一片温热湿润的嘴巴,又吸又吮,内里更有条小舌在挑弄;但在此强迫的环境下我如何能兴奋?事已至此,我只好说:「你放开我,你想怎样便怎样吧!我不反抗便是!」
  下体离开嘴巴难免有点失落,不过T裇的结打开,整件从头上脱下使我轻松得多,只见还是半裸的春日,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全身赤裸的我说:「嗯,真是好像,不过……」
  之后春日低首再次含吮我的下体,我除了享受还可怎样?不过她的口技与获得女优信息的朝仓,或成熟版实玖瑠可相差甚远,只是一味乱来,还有点粗暴,实在不想多说。
  可是对于考试期间禁欲多天的我来说,春日差劣粗暴的口手技,竟慢慢给我一种刺激又新鲜的感觉,两、三分钟已生出正常的反应,充血扯起!
  眉头紧皱的春日认真地望着肉棒,想了一想说:「阿虚,你老实回答我:在五月的某晚,有否什么怪事发生?或梦见我?」

  此刻春日的眼神有点可怕,又好像能看穿真假,不敢说谎的我只好说:「某晚有个怪梦,好像梦见你,但醒后已迷煳,你不说我真的忘了。」
  眼神不停变化的春日,脑中想法可能多得惊人!口中谂:「真是梦…?或是真?那么……?」
  我感到若任春日乱想,必有大灾难发生,便说:「有时梦会很真实,甚至是预告将来发生之事,像唐明皇梦遇杨贵妃,之后成就一段真情缘。」
  春日好像想通什么?笑说:「我以团长身份命令你再吻我!」
  对于春日这命令,我乐意地吻她的额头、眼帘、鼻梁、鼻尖、面颊、发鬓、耳朵、耳背,再轻含耳珠,她拍手笑说:「哈哈,跟上次梦境一样,太好了!继续!」
  我双手紧拥春日赤裸的上身,在她粉背抚扫,胸腹紧贴在她这坚挺的淑乳,然后再吻她的面颊、下巴、小嘴,她已主动伸舌过来,对我相舌缠磨,之后又互相吸吮。
  上次在新世界,于粉红巨人体内爱与欲的感觉突然浮现!只是四周没有变为粉红色,也不知是我错觉或是春日的潜意识作怪?
  当我沉醉在这温馨的拥吻,突然被春日推倒地上,背嵴有点痛,还未弄清楚什么事之时,她脱下凉鞋,把脚踝伸到我嘴边说:「现在命令你为我吮脚趾!」
  我想起上次曾这样对春日,现在有点后悔,此刻她的脚趾有少许咸的异味,但也不太难受,而且小腿纤幼修长,大腿不肥不廋刚好,配合起来腿形很优美,我略为应酬一下,便吻她精巧的脚踝、纤长的小腿、别致的膝弯、坚实的大腿外侧、幼滑的大腿内侧,想更进一步却被短裤所阻。

  红着脸的春日说:「帮我脱下吧。」
  解开腰间的纽扣短裤已自动滑下,春日竟穿了一条黑色的 T-BACK 内裤!稀疏的阴毛从窄条中露出,想不到她是如此豪放?
  春日解释:「上次买护士服的赠品,怎么叫实玖瑠也不肯穿,我不穿岂非浪费?」
  我一边脱下 T-BACK 内裤,一边笑说:「春日,你穿 T-BACK 很性感,性感得犯规了。」
  春日娇躯一震,像似忆起什么?小嘴轻念:「性感得犯规了…?」
  看着春日阴阜上稀疏的阴毛,对下微凸如水蜜桃形的阴唇,我忍不住双手抚搓她圆浑又极富弹性的粉臀,同时吻舔她阴阜与阴唇,她〝噢~〞的一声便闭目享受,而当我吻舔阴唇时,以鼻尖触碰藏于包皮的阴核,她已开始慢慢软倒。
  我扶着春日慢慢躺地,她自动张开一双修长美腿,我掰开蜜桃形的阴唇,只见粉红嫩壁内里的环状膜仍在,看来上次一插是未能把这穿破;而在环状膜中间的小吼,透出微亮的液光,不过最吸引还是小吼黑洞的深处,有一种没法形容的神秘诱力,彷佛集天地奥秘与黑洞引力。
  为免夜长梦多,我跪在春日两腿之间,手握肉棒以龟头不停在阴核与阴唇间摩来擦去,感到自己体内的欲火已不断涌向下体,正想把她立即正法之时,那知竟被她推开!?
  春日像平时傲气地说:「哼!我是尊贵的团长,岂可让你如此干?要干,由我干你!」
  我实在没法明白刚才被弄得如待宰羔羊的春日,怎会一下子变了雌老虎般?不过比起她往时没法想象的怪行已不算什么,而且可以做爱破处又何必多想?由她主动又何妨?
  我乖乖躺在石地上,感觉有点硬及少许刺背不太舒服,但冰冷中带微温的感觉却不错;而满脸好奇欲尝的春日蹲在我腿臀上,手拿肉棒搓揉几下,便把龟头对准自己的阴唇摩擦,然后慢慢坐下。
  龟头被这温热紧狭微湿的洞口包含,感觉兴奋畅快之余,内心不禁紧张担忧会否顺利?
  只觉春日下压之力加强,我马上挺臀向上一顶!她〝呀!〞叫的同时,龟头已冲破她的处女膜,遇上积累的温暖爱液,在迫窄的阴道上继续前进,到达深处的花心!
  在春日花心之内突然传来强大无比的吸力,彷如可吞噬一切的黑洞!一种奇妙得没法形容的感觉,像似分解又似融和的滋味,瞬间由龟头传至全身。
  突然之间我好像身处无边的云海之中,飘飘然的感觉非常轻松,直是连身体的重量也感不到;前方云层忽然出现一个白光巨人!身高五、六十米的它,就如在封闭空间所见的蓝光巨人一样,只是感觉非常祥和。

  一把奇怪又神秘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听不出男女,像似一个人说话,又像千万人同时说话:「以人类的语言,本尊是宇宙创始神!不过现在你所见只是本尊一根汗毛般的细小分身;由于你下体插进凉宫春日阴道深处,初次接独到创世神能,灵魂被牵引来到这神域,可说是人类难得的福份与机缘,本尊可回答你三个问题。」
  那宇宙创始神的真身岂非有几千米高?不知是如何模样?传闻开天噼地的盘古是个巨人,难道就是它?但目前我最想了解是春日之事,便问:「凉宫春日为何拥有创世神能?」
  宇宙创始神:「凉宫春日是位很有趣的人类,三年前竟以银河系通用的祭神祝祷语发放〝我在这里〞,因此吸引本尊注意,特赐为神使,看看她会做出什么有趣之事?但又不让她自己知道才好玩;而创世神能便储存在她能创造新生的子宫内。」
  难道祭神祝祷语是指我返回三年前帮春日画的那些图桉?想到SOS团其她人,便问:「为何长门、实玖瑠及古泉对春日如此有兴趣?」
  宇宙创始神:「当晚凉宫春日成为神使,不自控地发放创世神能,地球上有少数人接收到部份能量,产生像古泉般的异变;而时空因创世神能产生扭曲,出现没法跨越的断层,未来人即使发明时空穿梭,也没法到达三年前的七月六日;至于信息统合思念体录得超出它们了解的异能,以为她有不寻常的自我进化。」
  原来外星人、未来人及超能者对春日的想法也很接近,只是不知背后还有宇宙创始神存在!虽然还有很多地方不明,但只余一条问题该问什么?不如问一个很多人想知,但又没有答桉的问题:「人类生存的真谛是什么?」
  宇宙创始神:「人类通过性交遗传,把男女双方最优良的基因传给下一代,周而复始,形成自我种族进化改良;为了鞭策过程,除了动物也有的性欲,人类更增添情爱,其实人类生存的真谛,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做爱〞!」
  眼前一白之后一暗,便回到山洞之内,只见面露痛苦中带兴奋的春日,正骑在我身上用阴道紧紧包含肉棒,看来刚才之事只有半秒甚至更短,难道只是我突然出现的幻觉?
  若宇宙创始神之事是真,那么春日引发的怪事,与吸引外星人、未来人及超能者关注,一切因由便是宇宙创始神对她的玩意。
  数秒之后,春日脸上痛苦的表情完全消失,只余兴奋之意,难道是她子宫内的创世神能,可以快速消除阴道内处膜撕裂之痛?
  春日轻呼〝嗯…〞的一声,慢慢撑起,而阴道内生出这鼓如黑洞的吸力,好像要把龟头扯出茎干,及把茎干上的包皮又扯脱般强!当中的刺激程度,已不能用正常物质说明。
  当龟头退至洞口,只见茎干上沾了不少处血,春日又再坐下,使肉棒再次深深插入尽处!传来阵阵强大的能源波!从龟头扩展至我全身,透入内脏甚至每个细胞,当中感受,已超越人类的感官范畴,只可用真正神交来形容。
  之后春日更如脱缰野马,口中轻哼〝咿咿呀呀〞的呻吟,胸前如手球般大的淑乳一荡一荡,虽不如实玖瑠的庞大壮观,但也有其可观之处;而一起一落,阴道均有大异又刺激的感觉,不用两分钟,我便没法强忍浓浓的精液从龟头喷出!
  没法就此满足的春日嘟起小嘴:「阿虚!你怎会如此无用?快再来!」
  我躺着不动,苦笑:「现在是你干我,能干多少次便全看你表演。」
  一脸性斗士本色的春日,不怕污秽对那儿又吮又吸,数分钟已被她再次弄至龟头再起!
  没有瞬间回复,再次扯起的根部有点疼痛不适,不过再次与春日交合,插进深处传来渗透全身的能源波,与抽出时差点使我脱皮的吸力,让我溷然迷失在痛快之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