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二十六~二十八)

(二十六)
麦子黄了的时候,家家都忙着开镰收割。地里骄阳似火,但还是看见东一堆
西一堆的家庭式的收割大军掩藏在无际的麦浪中,男人和女人头缠着毛巾顶着烈
日挥汗如雨,闺女儿子大一点的也紧追父母之后,小一点的就在后面把麦子捆成
捆。中午休息的时候,人们都坐在地畦上,用麦子当作临时的板凳喝水、吃饭。
女儿和儿子都放了假,明明只是帮忙做点零碎活,婷婷捆了一会,就热得浑
身出汗,妻子只是笑骂着说闺女白养了,什么都不能干。我看看地里的麦子割到
了一半,就坐在地头上抽了袋烟。今年的收成不错,麦子粒大饱满,就连这片常
年没人种的都有这样好收成,的确让人高兴。
明明站起来擦了把汗,嚷嚷着要喝水,妻子给了他点钱,要他自己去买瓶矿
泉水。
收割完的空地里显得空阔,白茬茬的麦茬几乎一样高,远远地起伏的麦浪里
飘动着许多劳作的人头,这时偶尔刮过一丝风,使得热了一上午的身体感觉到舒
服了一点,看着女儿被晒得通红的脸蛋,细皮嫩肉的肌肤上泛着许多汗珠,着实
心疼。
“休息会吧。”我对着妻子女儿喊。
妻子放下镰刀走过来,布满汗水的脸上印着一道道泥痕。婷婷捆完了手里的
活,直了直腰,用娇嫩的小手捶了捶,似乎长舒了口气。
“婷婷……”妻子看着闺女浑身湿透了,拿了条毛巾等着她。
“哎……”女儿答应着,用手遮住眼睛上端看了看白花花的地上,这一望无
际的麦浪着实让人望而生畏。哎……农村人就是受苦受累的命,要不人们都拼命
地找个城里户口,巴望着过上悠闲的日子。
“快擦把汗吧,看把你累得。”妻子一边嫌女儿干活笨手笨脚,一边心疼地
说。
“不累,就是有点热。”女儿口是心非地,其实她累的胸脯都剧烈地起伏着,
单薄的衬衣里湿得透透的,连乳罩的带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歇会,回家做饭去吧,我和你妈就行。”
心里疼,但不会表现出来,这就是男人,何况我和她还有那一层关系,在这
时候尤其不能让妻子看出来我对她的好。
妻子显然理解了我的意图,嘻嘻一笑说,“看,还是知道疼闺女。”
我瞥了她一眼,“你的闺女,你不疼呀?”
“咋不疼呢?都是身上长的肉。待会你回去熬点湿饭,顺便给你爸买瓶酒。”
妻子吩咐着女儿。
“妈,还是你回去吧。不是我姨还要你过去给她喂猪吗?”女儿说得合情合
理,妻子迟疑着没说话。
我磕巴着烟袋锅子,用脚踩死了烟火,这样的天气是不能留下一点火种的,
否则就会出现令人难以想象的的后果。“谁回去都一样,顺便带盒火柴。”我说
着站起身,向旁边上的沟里走去。
“她爸,今早上她姑让人捎信来,抽空过去帮帮忙。”
我知道今年秀兰不会好过,妹夫那种情况根本上不了地,受苦受累只有她一
个人了,前两天早就想过去帮忙割几天麦子,可地里的活计一天紧起一天,再说
她那里又是湖地,麦子上的晚,就先撂下了。
“麦子上熟了?”我停下脚问。
“今年天气这样好,什么地茬还不一样。”
妻子说的是,刚过了端午的时候,就没下一滴雨,西南风又刮的红火,麦子
眼看着一天一天的就黄了。
“那明天吧。”看看地里的活计再有半天就所剩无几了,计划着让妻子收收
尾,我过去帮几天。
“明天婷婷也去吧,麦子割下来了,我一人能行,她二大爷家你再跟他说说,
抽空把咱们家的麦子打下来就行。”
“好吧。”麦茬留得过长,有点扎脚。
“那我先回去了,她小姨上她姥姥家了,今早就没喂猪。”妻子仰头看看日
头,显然快接近正午,农村里还是有那个观日看时间的习惯,“明明回来时别让
他到处乱跑。”妻子嘱咐着女儿。
看着妻子远去的背影,刚想迈脚又被扎了一下,只好高高地抱起一只脚,低
头看扎着的情况。婷婷紧张地跑过来,跪在我脚边问,“扎疼了?”她两手掰着
我的脚看,麦茬划破了我脚的一侧,长长的一道血印,心疼得女儿焦急地说,
“好好地在地畦上,你来这里干吗?”
“没事。”我安慰着女儿,硬是把脚放下。
女儿扶着我一步一瘸地走到地边上。
“还疼吗?”她捧了一把细土,给我搽在伤口,农村里医疗条件差,大人孩
子磕了碰了都用这种方法。
“哪那么娇惯?”我穿上那双用车外胎定做的凉鞋,忍住隐隐作疼得感觉,
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爸……”女儿扶住了我,想让我休息。
被女儿问得一时答不上来,这种事情哪能跟女儿说。“我到那边去一下。”
我支支吾吾地说。
“是不是小解?”婷婷到底还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用眼角剜了女儿一眼,意思骂她小鬼头。
“我扶你去吧。”婷婷架着我的胳膊。
“不用了。”我用胳膊拐了一下女儿,想让她离开。
“怕什么?”婷婷对着我突然说出这一句话,让我愕然,“要不你就在这里
吧,跑那么远的。”
婷婷说这话没敢看我。
就在这里?在闺女的身边?心头里闪过这个想法,却也觉得自己太作假了?
这要是和妻子在一起,也需要躲得远远的的吗?
婷婷虽说是自己的闺女,但毕竟早已是自己身边的女人,我的哪个地方她没
看见过?她的哪个地方我又没摸过?何苦还在乎这些细节。
心念一转,笑了笑,就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女儿仰起脸看我的时候,显得
很亲切。也罢,就在这里吧,在女儿的身边。
摸索着解开裤子,一脚由于疼痛只用脚尖着地,婷婷这时变成两手架着我,
让我腾出手来脱裤子。裤子倒是解开了,可往外拿那东西时,由于紧张,拉链卡
住了布缝,任我怎么解都没解开,手伸进里面捣鼓了半天,汗都急出来了。
“怎么了?”婷婷疑惑地问。
“拿,拿不出来了。”语气里有点不好意思。
“笨爸爸。”婷婷一时间也显得不自然。但还是低下头,手拿着拉链看了看,
“卡住了。”捏着拉链的一端,往上试着拽,裤子的骑缝卡在拉链中,试了几次
都没成功。
“你自己站好了。”一手往外拽着骑缝,一手往上拉,终于拉出来了。
嬉笑着看了我一眼,挥手擦了把脸上的汗。
内急地憋胀了好半天,终于可以释放了,脚下一活动,划伤的伤口又是一疼,
趔趄了一下,幸亏女儿扶住,手按在婷婷的头上,站稳了。
婷婷这时娇羞地低下头,手直接伸进去,那里感觉一凉,就被小手捏住了,
从裤子里放出来的小鸟乍一见了空气,就像见风长一样,急速地变大,好在尿急,
“嗖嗖”一股尿液急速喷出,溅起泥地上的尘土老高。
心情一轻松,欲望就涌上来,低头看看女儿,浅浅的胸口里隐现着那对被我
摸过多次的奶子,女人这东西只有欲得到欲得不到时,心痒痒的不行,真正属于
自己了,那翘翘的心就没有感觉了。婷婷的奶子半隐半露的充满了对男人的诱惑
力,我的眼光一直穿透她的奶罩,落在那空出来雪白的奶膀子上。
尿完了最后一滴时,婷婷的小手把住了往裤子里放的时候,那种意识突然增
强了,鸡巴也是一跳一跳地增大勃起,看得女儿脸红了起来。有意识地在女儿的
嘴边勃动着,女儿似乎有握不住的感觉,横拿着往里放,却直愣愣地卜楞在外面,
婷婷不得已把原先攥着的姿势变成捏住龟头。可即使这样,裤门仍然盛不下这爆
长的鸡巴。
“爸……”女儿撒娇地看着我,眉眼里就有一股娇嗔。
那东西在她的面前又是一跳,几乎弹跳到她脸上。
“我不管你了。”女儿说着扭过了脸,一副气嘟嘟的样子,可手里仍握着那
东西。
小奶子由于姿势的改变,被乳罩挤变了形,真想弯腰扣进去,捏住女儿的奶
子玩,可女儿的娇憨和野外的情景让我迟迟不敢下决心。
就那样站着,手抚弄着女儿的头发,跃跃欲试地等待着女儿。
不远处劳作的人们也已经在休息,远远地听见大人呼唤孩子的声音,以及孩
童在父母面前撒娇。这一切刺激着我的神经,使我更有了调戏女儿的欲望。有意
识地耸起屁股让鸡巴在女儿的手里抽拉,由于婷婷紧紧地握着,鸡巴没有钻出婷
婷的手掌,而是将女儿差点拽倒。
女儿回身娇媚地说,“坏爸爸。”
我喉咙动了一下,发出咕噜一声,撮起女儿的下巴看着她,“爸爸坏吗?”
“就坏!”握住鸡巴的小手猛地掳了一下。
“嘘……”一阵麻酥从那里直扩散出来,麻醉着我的神经,撮起女儿的下巴,
弯腰亲了下去,在烈日炎炎的麦田里,到处是割麦子的人们,我却和亲生女儿做
着性游戏。
含住女儿的小嘴,吞裹着她的唾液,抵住她的鼻尖感受她少女的气息。
“热死了,爸……”窝在怀里的女儿感受到彼此的温度上升,挣出来享受一
点并不凉爽的风。
看着女儿红彤彤的脸和娇艳的小嘴,挺起屁股把鸡巴送到她的嘴边,女儿嘻
嘻地笑着用力地握住了不让往前凑,然后捏住马口形成小嘴的形状贪玩地看着。
“婷婷。”我急于想让闺女给我口交,按住她的后脑勺往前凑。
“嗯……”婷婷拉长了声音调皮地用嘴角碰触。
用力地想抵开她的嘴唇,却被咬得紧紧的牙齿挡在外面,紫胀的龟头连龟棱
都透明地泛着青光,像小斗笠似地炫耀在女儿面前。
婷婷伸出舌头舔噬了一下,一股快感和禁忌之乐漫上我的全身,在这光天化
日之下,我的亲生闺女把着父亲的阴茎撩拨挑逗。再次按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地
往里挺,这次女儿只是一挡就松开了,屁股几乎贴近女儿的嘴,阴毛刺激着女儿
的脸,长驱直入,直捣女儿的喉咙。
“呕……”连腮撑起,女儿的小嘴紧紧裹着阴茎,直吞到血脉扉张、青筋暴
起的鸡巴根处。
就那样又是一记狠送,感觉到女儿嗓子眼都堵住了,婷婷显然噎了一下,快
速地拔出来,喘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坏鸡巴!”她的口角留下一丝细丝状的粘线,抓住茎体的手擦了一下龟头,
看得我心里又是一动。
就放在女儿的唇边用龟头摩挲着她的口唇,看着嘴被撑成各种形状,婷婷含
进去轻轻地用牙齿咬,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舔着马口,忍不住的时候,逗弄性地往
里送一下,女儿赶紧抓住了,她怕我再一次让她喉交。
低下身将女儿的衬衫纽扣解开,掳掉她一肩的乳罩带子,让雪白的奶子在原
野上暴露出来。弯腰想捏摸一下,却由于姿势的局限未能实现。
婷婷仰起脸嘻嘻地看着我一笑,看到我鼓励的眼神,然后低下头,吞进去,
用牙齿在龟棱上碰,小手使劲地捏住,突然她的牙齿圈在我的龟头下端的龟沟里,
带有报复性地咬住。
“婷婷。”疼得全身一哆嗦,眼神和语气同时制止。
婷婷赶紧放开,手伸出来抓住了我的卵袋,左右捏弄着。
我的意识模糊了,看着一边无垠无际的麦浪,仿佛自己就融化在其中,身体
的波浪和着麦浪一波一波,连意识都荡漾着。卵袋的快感和鸡巴的抽送让我忘记
了烈日的熏烤和时间的存在。
“爸……姐……饭来了。”
朦朦胧胧地听到远远地传来儿子的声音,嘴和手同时加快了速度,意识回到
原野上时,我看到了隔着几层麦田妻子和儿子的身影。
“爸……”婷婷隐约地听到了弟弟的声音,嘴的速度有点放慢。
“闺女,快。”我催促着她。
小手加快了翻撸,一次一次进入的更深。“呜……”含混不清地发出一阵阵
呜咽。
“婷婷,浪不浪?”捧着女儿的脸,看着她含弄的表情。
“爸……我想。”趁着抽出的瞬间,女儿忍俊不住地对着我说。
“是不是流水了?”挑逗地问她,还没等回答猛地送进去,意识中知道女儿
这时肯定下面裂开口,大腿间一片狼藉。意识又进入模糊,妻子和儿子只隔一块
麦田,明明蹦跳的身影在麦浪中起伏。
真想就这样让闺女掘起屁股从背后操进去,可来不及了,儿子连跑步的声音
都听到了,意识绷紧、神经绷紧,两条大腿僵硬地收缩起来,卵袋缩了几缩,一
股激射打在女儿的口腔里,身子挺动了几次,在儿子摇着手臂跑进自家的麦田时,
快速地抽出来,背着身子将鸡巴掖进了裤子里。
婷婷的大腿剪合着,表情难抑地眯着眼睛,我的突然抽离让她感觉到无比的
空洞,难受地抱住我的大腿呜呜地哭起来。
“婷婷。”心知肚明地明白女儿的感觉,但谁又曾想到那小跟屁虫会和妻子
一起来?安慰了几句,低下身帮女儿拉起衣服,扣上了扣子。
“爸,姐姐怎么了?”明明看到婷婷坐在我的脚下,泪水和汗水一起流着,
止住了脚步问。
“还不是热的。”拉起女儿的小手,婷婷不情愿地站起来,抹了把眼泪。
在妻子吃饭的催促声里,手拉着手和女儿一起走了过去,突然女儿捂住胸口,
“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关切的眼神递过去,“怎么了?”
小脸蜡黄蜡黄的,强忍着咽下去,“没事了。”
“是不是热的?”一时间对自己的行为有点愧疚。
“嗯。”婷婷点了点头,看着我笑了一下。
“快来吃吧。”盛好了饭的妻子远远地催促着我们。
“爸爸,姐姐,开饭喽。”
儿子的一声呼喊让我心里荡起一阵甜蜜。
(二十七)
道戈庄的麦子收割得好快,一片一片都是留有短短的麦茬的田地,村子不大,
却是红砖绿瓦,衬托着蓝蓝的天,显得心旷神怡。路上到处晒满了麦子,只有妹
妹家的地里还站得整整齐齐。秀兰见了我时,眼神里有点哀怨。自妹夫经历了意
外事故后,她有点消瘦了,俊美、丰满的脸庞看起来有点长,一双有神的大眼扑
闪扑闪地闪烁着,让人才感觉出少妇的魅力。
“姑姑……”婷婷亲昵的抱住了妹妹的胳膊。
“长高了。”秀兰的眼神爱怜地上下打量了女儿一眼,抚摸着她的头,“放
假了?”
“嗯。”婷婷点了点头,“都快开学了。”
“是吗?学习怎么样?”这是农村里和孩子见面第一句话。
婷婷看着我说,“不好。”说得我心里很不好受,以前女儿的学习成绩可是
骄人的,只因为自己贪欢才耽误了她的学业。看着这一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一时
间又是遐思连篇。
“那应该好好努力呀。”秀兰鼓励地看着她,然后对着我,“你不到屋里去?”
忽然想起还躺着的妹夫,光顾着和妹妹见面后的欢喜,要不是妹妹提醒,还
真得忘记了。
屋里摆放得很整齐,正屋里紧靠里间的门口摆放了一张床。进的里间的门,
妹夫斜斜地躺在床上,靠床边一只不高的小凳子,那是为了妹夫上下方便,窗台
上摆放了用酒瓶盛着的野花,显得很素雅,妹妹一直是个爱美的主儿,自小就与
别人不一样,总爱在头上插一朵小花,为这还遭到许多小伙伴的奚落。
妹夫大概是眯了一会儿眼,听到有人进来,抬了抬头,发现是我,很感激、
很高兴地爬起来,“哥来了,又让你费心了。”他歉意地说。
“说哪里了?这还见外?”我趋前坐到床沿上。
“看我这身子,让秀兰跟着遭罪。”妹夫虽然有病在身,可也养得白白胖胖
的。
“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地养病。”看着妹夫,心里着实也为他难过,“家里
的事,你不用急,只要天气好,几天就完成了。”
妹夫咧了咧嘴,说不出话来,他还能说什么呢?自己这样,总不能把庄稼扔
到地里,不管吧。婷婷这时跑进来,偎在我身边,垂着眼帘低低地叫了一声,
“姑父。”
妹夫倒是很开朗地笑着,上下打量了女儿一会,“婷婷长高了,有一米几了?”
“一米五六。”女儿仰起头回答。
“大孩子了。”妹夫露出一脸的羡慕,“长得真俊,长大了一定找个好婆家。”
他夸赞着,递给她一包饼干。
“姑父,我不要。”婷婷羞涩着摆手拒绝。
“吃点吧,待会还要上地,小孩子饿得快。”
“姑父给你拿着吧。”为了让妹夫不再让给,推了一下女儿,心里回味着刚
才妹夫的话,婷婷长大了真的会离开我?可不离开我又岂能留在家里?闺女大了
不中留,人之常情。即使留下了自己不说,可外人也会说三道四,到时恐怕流言
蜚语接至而来。想到此心下黯然。
婷婷走前几步接过来拿在手里。
“哞……”一声长长的母牛叫声让我们都感到心颤。
婷婷转过身看着窗外,“爸,姑姑家的老牛很大。”
“去年下了崽,想长大了换个钱,就留着了,这不天天还要人喂,你妹又要
伺候我,忙里忙外的,我这身子,哎……什么时候是个头。”
望望秀兰在牛棚里的身影,她端着一个筛子正往栏里添草,小牛犊子围在母
牛身边亲昵地拱着,和母亲争着吃草。秀兰单薄的身子看起来很羸弱,这几年她
真的吃苦了。
站起来看了妹夫一眼,“好好养着吧,我们下地去了。”
妹夫用眼光送着我,嘴嗫嚅了几下,没说出话来。
中午饭要在地里吃,秀兰的婆婆在家里准备好了饭,让人捎信去拿,秀兰回
去的时候,看着女儿累得一塌糊涂,着实心疼,可妹妹这里又不能不管,趁着休
息的当儿递给女儿一条毛巾,“快擦擦吧,看你都成了花老母了。”
“你才花老母呢。”女儿不服气地说,看着女儿眼里荡漾着神情,心里一阵
暖意。西南风刮得一阵火热,抬头望望天空,湛蓝的天际里飘着几块白云。
“呕……”婷婷突然是一阵呕吐,看得我心里一急,赶忙过去扶她,“没事。”
她捶了捶胸口,吐出一点清水,“就是有点不好受。”
天这么热,哪能受得了?只是别中暑就好。看看不远处那棵大树,扶着女儿
走过去。树底下坐满了人,虽然不大认识,也有几个比较熟悉的面孔,毕竟亲戚
走惯了。
“来帮忙呀。”人们还是热情地起身让座。
“都歇着呢。”和他们打过招呼,扶着闺女坐在一边。
“闺女脸蜡黄的,是不是热的?”一位年龄较大的说,手试了试闺女的额头。
“找个通风的地方吧,”几个青年赶紧腾出一块地方,“孩子小了,还上学
吧?”
“上初中。”被风一吹,婷婷的脸色好多了,有人递过来一瓶水,我感激地
拿起毛巾用水湿了湿,拧干了敷在女儿的额头。
起风了,庞大的树冠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人们舒服地伸长了脖子享受上苍恩
赐的一点凉气,几个围在一起下棋的人干脆敞开胸怀,人们在感叹同情之余又恢
复了刚才各自的娱乐。
“要下雨了。”那个年龄较大的人感受到空气中的异样,提醒着,五月的天
气也是说变就变的。
起身拍了拍屁股下的泥土,站起来说,“还是早点收拾一下麦子吧。”人们
抬头望了望天,有人怀疑着,有人信服着,但都随着站起来,这个时候,是宁信
其有,不信其无的。
田地里又忙碌起来,只不过是在把麦子垛成垛,刚才晴朗的天气已经被乌云
遮盖了半个天空,空气遽然变得凉爽起来,看来的确是要下雨了。
秀兰已经把饭送到了地头,但看看地里遍布的麦捆,用早已准备好的叉子往
上垛。
女儿来来回回地抱着麦个子,我则负责把麦子垒成堆。
云越来越绸,已经有零星的雨点落下来,田野里忙得更是一锅粥,大人喊孩
子叫的,好容易把塑料膜筘上去,庞大的雨点砸下来,落在身上都有点疼。
三人把雨布顶在头上,听着啪哒啪哒的雨点声,挑上挑子就往家里跑。
风头迅速地刮过,跑马云带动着斗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响遍了耳边,妹妹和
女儿在两边裹紧了雨布,但还是从后面被掀起来,瞬间湿了个精光,就这样狼狈
地走到家里时,风和雨却突然停止了。
拧拧湿漉漉的衣服,擦干了头发,望着依然布满乌云的天空,心里感到轻松
了许多。
简单地吃了点饭,才感觉屋子里的沉闷,搬了个板凳坐到院子里,享受着那
雨后仅有的一点凉气。
秀兰端起一簸箕草,走到牛棚里,弯腰往栏里添加着,母牛“哞”地长叫一
声,低下头在栏里拱着吃食。
那只半大的牛犊围着母牛亲昵的拱着,有时在牛栏里,有时又钻到母牛的肚
子底下用头拱着两个奶子,母牛一边吃着草,一边用眼角斜视着牛犊,不时地抬
起蹄子,来回转一下身子。
“去,不吃别捣乱。”秀兰扒拉一下栏里的草,为了让母牛吃个新鲜。
牛犊受到了干扰,跑到了母牛的后面,调皮地用嘴拱起母亲的尾巴,母牛一
动不动尾巴摔起来轻轻地抽打着小牛犊,也许这是动物之间的一种亲情沟通。
牛犊撒着欢,撂起蹄子,用嘴在母牛的大腿上舔着,慢慢地往上,舔到了那
个硕大的盆一样的东西。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起来。
尖尖的舌头舔过去,上下滑动着,不知闻到什么气息,仰起头,鼻子向上掘
了一会,又在那深深的沟里舔弄着。
“哞……”不知是舒服的,还是一种抗议,母牛叫了一声,便安静起来,只
是四体不安地交替动着。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场面,好久没有这种机会了,秀兰添完了草,站起
身温柔地看着我时,却见我直直地看过去,莫名其妙地顺着我的眼光。
脸腾地红了,那牛犊子仰头正舔着母牛的屄,母牛的嘴离开了牛栏,咀嚼着
口里的食物,眼里露出温和慈祥的目光。
脸如红布似地,秀兰羞涩地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使我心颤颤的。
看看女儿已去了村外的河边,悄悄地走过去,揽住了妹妹的胳膊。
“哥……”
“很享受的。”冲着母牛的表情说了一句,回头看着妹妹如水的目光。
秀兰不说话。
“连动物都知道这样。”我揽进了她的胳膊。
“动物也要生孩子的。”秀兰轻轻地说。
“可它们是母子。”
“你还是哥哥来。”眼光看着两畜生的所为,心动意动地说。
“哥哥又没对你怎样。”
秀兰紧靠着我,神情里露出无限的依恋。
那犊子舔了一会,突然四蹄一蹦,爬向母牛的脊背,滑下来,又跃试了几下。
肚皮地下那一条硕长的粗粗的牛屌猛然伸出。
眼睛睁得圆球似的,下意识地将妹妹搂在怀里,喉咙里不知不觉地咕噜了一
声。
“真大!”自言自语地脱口而出。
“你……”秀兰一时间也是惊得站在那里,不好意思地看着,听得我的惊叹,
娇羞地看了我一眼。“真坏!”
“又不是我。”说出口的一瞬间,感觉不妥,眼角溜了一下妹妹。
“你的也……?”妹妹只说了半句就赶紧止住了,支起耳朵想听那下半句。
“除非你也象……”盯着妹妹想象着那里。
“哥……越说越不像话了,妹妹哪有……”一般含住,一半欲露,但还是表
露出妹妹对自己的否认。
牛犊子在母牛身边蹭了蹭,或许积攒着力量,或许在观察着母亲的态度。那
根粗得有点吓人的长长的黑屌,直直地伸出来。母牛温驯地掉过头来,用舌头舔
着犊子的身体。小牛激奋了,一跃而起,爬上母亲的脊背,两蹄搭在母牛的背上,
那硕大的东西从下仰角在母牛那盆一样的牛屄间喷吐了几下,一贯而入。
“哞……”母牛一声长吼,那从自己里面出来的又再次进入,即使动物也觉
得心理上的激突,蹄子往前一挪,随即安静地享受着犊子那一阵阵的冲击。
“哥……”
“妹……”
看得热血沸腾,手直接摸在了妹妹的屁股上。秀兰的脸上飞起一朵红霞,直
红到脖子根。犊子的初次交配让它不得要领,在母亲的那里横冲直撞,一根火棍
一样的牛屌在屄里前冲后突。母牛那似乎包容万物的器物开张着,容纳着那来自
儿子的撞击。
“秀兰。”
“嗯。”
再次提出那个话题,“那么大。”乜斜着眼看妹妹的表情。
秀兰显得浑身发软,水汪汪的眼睛荡漾着一层波,两腿似乎站立不住。
脸上讪讪地,“那牛的怎么就那么大?”
“小牛大呗。”不知道妹妹说的是小牛的那个大,还是小牛出生的时候大,
但这时容不得我再次追问了。
“人为什么就……”我支吾着想往下说。
秀兰白了我一眼,意思是那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人哪有那么大?”
真想在这时候就对着亲妹妹说,“那我看看你的,有多大。”,可话到嘴边
又没有勇气,只得说,“那小孩子也很大的。”
“人的弹性大。”妹妹随口说道。
“那么小,就生出那么大的孩子,真奇怪。”心理上已不在那骑跨在母牛背
上反复冲击的牛犊身上。
“有什么奇怪,你又不是没见过?”秀兰说这话,听得出有点酸溜溜的,也
许她耿耿于怀的是我已经为人父,心有所属了。
“只是……”我结结巴巴地想说。
“只是什么?”妹妹低下声反问着。
大着胆子,紧紧地拽着妹妹的身子,“只是没见过妹妹的。”
半晌没说话,我的心一沉,也许听了这话,从此妹子就不理我了,毕竟我们
是兄妹。
“你稀罕见呢?”声音抑郁地含着埋怨,心底里就如久雨的天空看见一丝阳
光。
低下头,下巴搁在妹妹的肩头上,“哥哥怕你已经身有所属。”
“那你是不是嫌弃了?”有点呜咽、悲戚。
“不,哥哥喜欢、期待。”揉着妹妹的肩头,已经在脖茎上轻触。秀兰也是
一点一点地偏过头,想迎合又不敢迎合的,两人站在那里如恋人一样相依相偎。
那犊子又是一阵猛烈地折腾,母牛的姿势僵硬着,不得不移动着身子,四蹄
交错着,小牛爬扯了一阵,屌子抽出来,腾空亮着,水淋淋的,待四蹄趴稳了,
看着母牛的屄孔湿湿的外张着,屌子如钻一样伸进去,一抽一插地动作起来。
“哥……”秀兰已经喘着粗气,猛地转过身来。
扳住妹妹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睛,“秀兰,让哥哥看看吧,看看你的有没有
那么大?”
“不!”妹妹摇了摇头。
“怕我看吗?是不是也和牛一样了?”脑子里出现那牛花瓣四开,湿淋淋的
淫猥模样。
“啊呀,你真坏!”她靠在我的怀里,低首垂目,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
“让哥哥看看是不是要把我吞下去。”
“就把你吞下去,就把你吞下去。”她撒娇地在我怀里乱拱着,一时间我的
心里乱哄哄的,望着只一墙之隔的屋内,手猛地往下摸去。
(二十八)
毛蓬蓬的、高高鼓鼓的,一摊软和,却已是淫水四溢。心里就想直接插进去,
摸一摸亲妹子的屄。就在我弯腰顺着秀兰的内裤往下够时,躺在床上的妹夫听到
了牛棚里那踢踢踏踏的声音,他半坐起身看了又看,但还是被窗外的一截雨布遮
挡了视线。
“秀兰,没看看牛怎么了?”
惊悚地在那里住了手,秀兰赶紧答应着,“两个牛在打架呢。”
“那别管它,哥呢。”妹夫害怕秀兰这时候遭到牛的攻击,紧张地嘱咐着。
“哥在呢,没事。”妹妹一边答应着,一边就想离开。
看看遮挡在窗外的那块雨布,心里庆幸着刚才怕潲雨而蒙上去,现在却起了
作用。
秀兰的镇定自若让我从中领略了快感,弯腰抓住了妹妹那里,感觉到两片大
大的阴唇。
“别……”秀兰到底还是害怕,往后撤着屁股。
手追着妹妹,腰弯的程度更大。只是妹妹后撤的幅度更大,让我的手离开她
那里,却薅住了她浓密的阴毛。
“疼,哥……”秀兰停下来,不再动。
“给哥哥摸摸。”我乞求。
“他在那。”秀兰已经半蹲下,害怕被妹夫看见。
我往前跟了跟,扣进她的屄门。“看不见的,妹妹。”
“晚上吧。”秀兰作了让步。
“亲妹妹,我已经等的要发疯了。”回头看看牛棚,那犊子正快速往它母亲
那硕大的屄里挺进。一把搂过秀兰,再也顾不得屋里那个病汉。
农村里墙的高度遮挡不了一人高,这样两个人一边要顾及屋里头,一边又要
看着墙外的行人,心里吓的绷绷直跳,但还是抵挡不住彼此的诱惑。
硕长饱满的阴唇内两叶薄薄肉片,摸起来滑腻,一根手指试着插入妹妹的屄
门。看到秀兰还是拘束地不敢动作,便拿住她的手,拉向我的那里。
将裤子顶得帐篷似地,秀兰向后缩着,但还是迟迟疑疑地触摸起来。
“大吗?”甜腻腻的跟秀兰说,将头靠紧了,含住了她的嘴。
“呜……”一股清新的麦香,这种姿势两人不能做进一步的亲近,干脆从下
面托着妹妹的屁股往前拉,然后头贴着头接吻。秀兰小心翼翼地触摸我的前头,
继而茎身,直到握住了。
“给你的,喜欢吗?”
秀兰羞得垂下头,跟着寻吻她的嘴唇,探进去,含住了她的舌尖。手抠着她
的阴门,挑弄她的阴道。
“和牛似地,不要脸。”秀兰终于说话了。
“牛都能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含着她薄薄的嘴唇咂腻。
“牛是畜生。”秀兰没有反抗我的亲嘴。
“畜生都知道和自己最亲的、最爱的做,我们人却越是亲近越疏远。”
“那你是说不分兄妹、父女了?”妹妹惊讶地说。
“分,为什么不分?性这东西越是喜欢的、越是心爱的做起来越有味道。越
是禁忌的、越是禁止的越是刺激。”
“你就是为了寻求刺激?”妹妹的语气里显得有点不高兴。
“不,妹妹,哥哥喜欢你,喜欢了就想喜欢到底。秀兰,为什么彼此喜欢的
亲兄妹不能做人间最快乐的事,而却要和自己并不太喜欢的女人男人抱在一起?”
悄悄地说着,妹妹的手越来越大胆,直接攥住了我的那里,熟练地翻撸起来。
“因为我们是一母同胞。”说了半天妹妹又回到了那个观念。
“对呀,我们是一个屄里出来的,就应当再对在一起。”
“你说得那么难听。”妹妹已经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小手捏住我的龟头,
感觉我的硬度。
“那要你说一个屄里,啊呀,真难听,出来的就得对在一起,那从那里面出
来的东西更应该对回去。”
没想到秀兰会说出这句话,一时间心里象过电一样,从大脑直麻酥到全身。
“那小牛不是就那样吗?”
接触到这个话题,两人都有点不愿接受,毕竟父女和母子之间是千年来亘古
不变的人伦大忌,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和妹妹亵渎母子关系,还是觉出有点过
分。
就在两人默默动作着,不说话的时候,婷婷推开了大门。
“爸……姑……”
惊悚地住了手,回头站起来挡住了妹妹。秀兰羞得不敢答应,偷偷地在那里
整理着被我拉掉的裤子。
婷婷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有过男女之事的她,对这些根本就不陌生,恨恨地
瞪了我一眼,扭头跑了出去。
“哥……她?”秀兰站起来的时候,吓得一脸骄黄,可心里还是暗暗庆幸着
婷婷的懵懂无知。
“别怕,没事。”我搂了搂她,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嘴,以示安慰。
“你还……”秀兰赶紧躲开去,眼里又怨又恨。
“小傻子。”老练地骂了妹妹一句,心里又亲又爱。
“裤子还开着呢。”妹妹提醒我,见我没有动作,疼爱地偷偷帮我拉上。
“你去找着她吧。”眼睛嘱咐着我,别跟她生气。
下面腾地一下又勃起了,按住妹妹的手,想让她再次握住那里。
“快走吧,别让婷婷出什么事。”妹妹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我赶紧撂下那颗
跃跃欲试的心,嘱咐了妹妹几句,匆匆地离开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