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贰:7-9章)

                 7
  推开家门,是一桌丰盛的饭菜。
  老婆很会做菜,尤其是荤菜,北方人叫「大菜」、「硬菜」,但是偏偏我不
喜欢吃肉,老婆总是说男人就要吃肉才有劲儿……
  看着桌子对面狼吞虎咽的大牛,我胡思乱想着。这家伙只吃了一碗米饭,却
几乎吃光了桌上所有的肉:两个大鸡腿,一盘虾,一盘牛肉也正在消失中。
  「慢点儿吃!」妻子温柔地说。从我们进门,妻子看到我身后的大牛一脸平
静,倒是大牛,看到妻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个憨厚的汉子只叫了一声「嫂子!」
  就痴痴地死盯着妻子。
  我不知道妻子是什么心理,但她竟然穿着她平时在家里穿的衣服——明知道
我要带外人回来——一件小露肩裙,白嫩的大乳房露出了根部,一道深深的乳沟
延伸到裙下,这些大牛倒是都在照片上看过了,他死盯着的是老婆的屁股。
  哦,忘说了,我老婆有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会爱死的屁股,白如玉盘,圆若满
月,丰满挺翘,从后面看就像一个大桃子。
  老婆似乎很享受大牛野兽般的目光,故意从厨房端菜到饭厅里,来回数趟,
好像模特走秀一般。
  最后打断大牛呆呆注视的,是老婆的一声「吃饭了!」。
  于是现在,我坐在饭桌上,对面是大牛,旁边是老婆,大牛一边狠嚼一边说:
「好吃,好吃!嫂子做饭真好吃!」
  我趁着他猛吃的时候把妻子拉到厨房。
  「你看他行吗?」
  妻子依旧面无表情,「我觉得行啊,他挺好的!」
  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他好?你看那吃相!」
  妻子看了我一眼,「你反悔了?还来得及!」
  我的气一下子泄了,该吃的药都吃了,该打的针都打了,我们还是没有孩子,
难道真的要领养一个,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王成「不行」吗?
  妻子看我沉默了,也沉默了……
  过了好久,似乎足足有一年,但估计也就是一分钟,妻子突然打破了尴尬的
无言:「我觉得他挺好,能吃的男人才能干!」走出了厨房!
  我心如刀绞,我知道,我错过了让这场荒唐闹剧结束的最后机会。我在厨房
里找了一瓶人家送的五粮液,拿了三个杯子,走到餐桌前,大声说:「来,今天
我认识了大牛这个好兄弟,我来跟他喝几杯!」
  大牛刚刚吃完他的晚饭,这小子,才10分钟就吃完了这么多东西,真行!
他一见五粮液,两眼冒光,说「哥!这酒好啊!」
  我就知道北方男人爱喝酒,今天我就陪着他喝个够,看着他高壮的身板,我
知道自己喝不过他,但我还是不停地想着各种由头和他喝,我喝了小半瓶,大牛
却豪爽地喝了大半瓶,最后,我失去了意识,在醉死过去的一瞬间,我想到的是
我终于解脱了,但内心深处,却似乎还有点遗憾……
  清晨,我被剧烈的头疼弄醒了,从客厅的沙发上醒来,冲到洗手间,吐了个
痛快,捧着一杯凉开水,看了一眼客厅的表,五点半了。晕晕乎乎的我这才想到:
「老婆!」
  我急忙奔进我和老婆的卧室,看到的一幕我永生难忘。
  王大牛,这个山东壮汉,正全身赤裸裸地大字型躺在我的床上,粗壮的臂膀
搂着的,正是我同样全身赤裸裸的美丽娇妻!妻子把头枕在大牛的肩膀上,葱白
般的手臂抱着他肌肉凸鼓的身子,睡得安详而满足。大牛则扯着震天响的呼噜,
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想到妻子曾经说过幸好我不打呼噜,否则她怎么睡得着……
  她现在睡得不是挺好!
  我觉得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我的妻子真的被这个粗汉给奸淫了!我像一根木
头一样盯着他们很久,他们一个阳刚,一个阴柔;一个粗旷,一个娇弱;一个黑
黝黝,一个白嫩嫩,我有种错觉,他们才是夫妻,而我……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
的小男人。
  正当我转身想要离去的时候,就如同老天爷为了我前世做过的什么错事,一
定要惩罚我一样,大牛的身体起了变化。他胯下那根软塌塌的黑家伙,慢慢昂起
了头,我在这几十秒钟的时间里,目睹了这个睡在我妻子身边的男人,他的大鸡
巴,从软到硬的全过程。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根鸡巴的战斗状态。我想它起码有2
3厘米长,粗得不像话,大龟头上的肉棱子泛着红黑色的光,真是一根充满了生
殖力的牛鸡巴,底下的两个大卵蛋似乎和昨天没什么变化,鼓胀而饱满,我甚至
乐观地幻想昨天晚上他也许没有射精,他们之间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大牛突然停止了呼噜,用大手无意识地撸了撸他那根牛鸡巴,也许是硬
得难受,他往下按了按,那跟鸡巴就跟钢筋一样,啪地弹回到他的肚皮上,又恢
复到与小腹成锐角的状态。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真想把他们叫起来,让大牛滚,骂妻子淫妇!可是我
有什么资格呢?大牛一只手就能把我按死,要妻子借种也是因为我自己不行啊…

  我痛苦极了,却发现自己的鸡巴竟然硬了起来,我可悲的意识到,看到一个
比我强壮的男人睡在老婆身边,我竟然兴奋起来,这是多么变态的事情……我突
然想到,我在家里安了摄像头的啊!
      ***    ***    ***    ***
                 8
  客厅的录像在我面前的监视器里播放着,高清摄像头效果不俗,安装在天花
板上的摄像头在图像放大后能看到饭桌上的一根头发。
  我看到王大牛在我醉倒在桌子上后连忙伸过手来,推我「大哥,大哥?你醒
醒!」
  见我不醒,他挠挠头,问道:「嫂子,大哥这……怎么办?」
  「放到沙发上就行了。」
  大牛轻而易举的就将我打横抱起,这小子的卧推起码110公斤,我才60
多公斤,对他来说这太轻松了。
  我看到大牛在抱我的时候,妻子一直在出神地看着他的背影,大牛的背影很
宽厚,雄壮的背阔肌,壮硕的肩膀,让他粗实的腰被衬出一个明显的倒三角型。
  「大牛,你叫王大牛,对吧?」
  「对,嫂子,你就叫俺大牛就行了!」不知是因为酒的原因还是大牛想到了
今晚他的「体力活儿」,他的脸红胀胀的。
  「哪里人啊?」
  「俺家里是沂蒙山里的。」
  「家里干什么的?」
  「嘿嘿,还能干啥咧?种地。」
  「那你怎么到济南来了?」
  「嘿,俺20岁就进城打工了。」
  「你怎么这么壮啊!」
  大牛一听这句,马上自豪地抡动两条大木椽一样的膀子,做了个健美动作,
暴涨的肱二头肌像高山一样耸起。
  「嫂子,你想摸摸不?还会跳哩!」
  我看到妻子细白的小手慢慢地摸上了大牛的手臂,大牛骄傲地小幅度屈伸着
胳膊,那铁疙瘩一样的肱二头肌也一跳一跳的,把妻子逗笑了。
  「嘻嘻,跟活得一样。你怎么壮成这样的啊?」
  「俺从小就跟着俺爹练块儿了。」
  「啊?你们那里还兴健美?」
  「啥健美哩!」大牛憨憨地笑,「俺们哪里的老爷们都爱举个石锁练个摔跤
啥的,干的就是修理地球儿的活计,没膀子好力气,哪有女人喜欢!」
  「那你这样的在村里还不最受姑娘们的欢迎?」
  「嘿嘿,嫂子你别说,俺媳妇儿还真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俺们那边就这样,
哪个小伙最壮实,哪个小伙就最受欢迎。俺们家的老爷们都又高又壮,按我们哪
儿的话说,都跟个‘大牲口’似的,所以特招女人喜欢……」
  我看到大牛似乎是酒劲儿上来了,脸越来越红,身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在灯光下像涂了一层油,他那个宽松的大背心早就湿透了。我还注意到妻子的手
一直放在大牛的胳膊上,似乎在抚摸他强壮的臂膀。
  「你把背心儿脱了吧。」
  我看到大牛忽然傻笑了一下,这笑转瞬即逝,透着点狡诈,那似乎是一种农
民的狡诈,粗野的狡诈,或者说,是雄性动物为了赢得生殖权力而表现出的狡诈。
  这小子虽然微醺,但不傻,他巴不得快点把那身牛肉展现在美丽的女人面前。
  「嘿嘿,那俺就光膀子了啊,嫂子别见怪。」
  「没事,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王大牛大手上下一翻,就把那件大背心扯掉了。
  妻子看着光着膀子的大牛,嘴微微张了张,我承认大牛的身体充满了男性美,
厚实得像一座城墙,他的肌肉就是坚硬的砖块,尤其是那扇面形的宽肩,上面的
胸肌像是扣在案板上的两口大铁锅,黑黑红红,胸肌下沿的乳头如同5毛钱币般
小,颜色却像黑巧克力。
  我从屏幕中看到妻子的屁股挪了挪。
  「你接着说。」
  王大牛就晕晕乎乎地接着说:「俺还记得有一次俺刚上初二,提前放学回家,
看见俺爹把俺姨按在炕头上,俩人都脱的精光,我凑近一看,原来俺爹屁股一耸
一耸地正在干俺姨,俺姨开始还没声儿,后来可忍不住了,嗷嗷地叫,大鸡巴汉
子啥的都出来了,可劲儿地抓挠俺爹的脊梁,俺爹不理她,嘴里骂着荤话,照旧
咣咣地日,他们日了多久,俺就在门口看了多久,过了起码半个小时,俺爹突然
大叫一声,才趴在俺姨身上不动了,俺姨把俺爹抱得死死的。」
  「过了好一会儿,俺爹才从俺姨身上下来,看见俺傻站在门口,俺也看到了
俺爹的鸡巴,真大啊,跟洗衣服的棒槌似的,上面挂着白浆子,爹身上的疙瘩肉
让我想起村里的大牤牛,那时候俺突然觉得俺姨那么叫,肯定是因为爹的鸡巴和
疙瘩肉。俺自己都不知道跟木桩子似的杵了有多久,爹喘了会儿气,看了俺一眼,
慢慢地从炕上爬起来,小姨还缓着劲儿呢,眼睛无神,俺看她屁股下面湿了一大
片。爹走到我面前,看了看俺小山丘似的裤裆,说了句‘娃大了!’」
  「俺爹套上大裤衩子,把俺带到院子里,说俺也算是个小老爷们了,就啥都
告诉俺了。他说俺小姨嫁的那个大学生村官在炕上不行,种不出娃,他出把子力
气,帮他们忙。俺爹向来是俺心里的英雄,有一年村里的老爷们农闲时比力气,
俺爹能把场子上的大石头磨盘举起来绕打谷场场一圈,是村里最壮实的汉子,那
时候村里的娘们看俺爹的表情我都能记得。我突然明白了,我就跟俺爹说,俺不
想跟姨夫一个样儿,俺想跟爹一个样!」
  「第二天起俺就开始跟俺爹一起玩石锁,举石担了。俺姨后来生了个大胖小
子,姨夫还来专门感谢过俺爹,爷俩喝酒到后半夜,俺爹就在俺姨夫旁边又把俺
姨日的哭爹喊娘的。后来俺又撞见过好几次爹趁着娘不在,把村里的寡妇啥的按
在炕头日屄,俺从小就听村里老娘们叫俺爹大骚马,俺到那时才明白为什么。俺
从没告诉过俺娘爹的事,不过,俺娘肯定知道俺爹骚得很。」
  听了大牛粗俗的讲述,老婆脸红红的,气喘不匀,她没想到大牛微醺之下,
竟讲出了这么赤裸裸的经历。我从屏幕上看,妻子的屁股一直在椅子上挪来挪去。
  「你爹真是把你带坏了,」妻子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的潮红和尴尬,没话找话
的接道。
  「俺们那里向来就有‘姐夫有小姨子的半个屁股’一说,有能耐的爷们鸡巴
都闲不住。不过俺结婚前,俺爹从没让我碰女人,他说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
这之前,憋着好!」
  「这倒挺对。」我觉得妻子有些兴奋,有些尴尬,有些害羞。
  「对啥啊?结果俺19岁那年结婚,洞房那天搂着俺媳妇日了个够,一晚上
没歇着,日了她8次,后面几天她都是俺娘扶着才能起床。」
  ……妻子的脸更红了,不知道如何接话了,她只有起身倒了杯凉水给大牛,
说:「瞧你热成这样,喝点水吧。」
  大牛伸手去接,和老婆的手碰到的霎那,大牛好像突然想起了自己今晚的「
重活」还没干呢!
  他看向老婆,经过他色情故事的挑逗,老婆面若桃花,粉嫩嫩的小脸浅笑弯
弯,他一下性欲大起,一伸手就把妻子搂进了他的怀里!
      ***    ***    ***    ***
                 9
  妻子穿着连身短裙,惊叫一声坐在大牛的腿上,被他紧紧搂在怀里。
  大牛喘着粗气,闷声闷气地急说:「嫂子,你真漂亮,今晚可让俺解大馋了!」
  说着就要亲妻子。
  妻子反应过来,急欲挣脱,她还没忘记在这个家里她是妻子的角色,她使劲
地打着大牛,喊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妻子那小粉拳打在大牛身上跟挠痒痒一样,他单用一只粗胳膊就把妻子牢牢
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俺是王哥请来的咧!」
  妻子似乎突然想起了一切,自暴自弃般停止了挣扎,趁着她发愣,大牛迅速
把老婆的细肩带裙子和内衣一起剥下,速度之快,让显示器前的我叹为观止,这
家伙,看着憨厚,其实不知玩过多少女人了。
  似乎是一瞬间过后,老婆就上半身赤裸在大牛汗津津的怀里,客厅里突然安
静了下来,老婆看着大牛,而大牛则死死地盯着老婆的那对大奶子!
  突然,大牛「嗷」的一声,血盆大口咬住了老婆的一只奶子,毛喳喳的胡茬
刺激着妻子细嫩的皮肤,蒲扇般的大手狠狠地捏住了老婆另一边奶子,用力地揉
搓着,一边享受他还不忘一边评价,奶子都堵不住那张大嘴:「嫂子……你的奶
子真好啊……粉嫩嫩的……俺媳妇的奶头子早就被俺揉搓黑了……没生过孩子就
是好……看来王哥不咋会……」
  不咋会什么?我坐在监视器旁一边撸着自己的小鸡巴,一边奇怪为什么我也
硬了,一边生闷气:我是不咋会玩老婆的奶子,我们做爱一般就如同例行公事,
5分钟完事,完事了我跟累死了一样,哪有心情玩奶子!
  老婆把大牛的板寸头按在自己的胸前,万般享受地大大地叹着气,却什么都
没说,但她摇头晃脑的表情说明一切。
  看着老婆坐在大牛怀里,乳房在大牛的大嘴和大手里被玩来玩去,挤压揉搓,
我不由得联想到一颗嫩苗倚靠着一颗参天的大树,或者一株小草倚靠着一座巨石,
因为老婆的纤细嫩白,大牛的粗野强悍。
  「不要!」
  我正心情矛盾地打着手枪,监视器里的老婆突然一下从大牛腿上跳下来,捂
住了内裤。想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肯定是大牛的手往下探去了。我真为老婆自
豪,我的老婆知道底线在哪里,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但我胯下的小鸡巴却不这
么想,它明显地失望了,微微发软,告诉我它希望看到新的发展。
  王大牛看到老婆的反应,也不急,看着老婆说:「嫂子,俺王哥把俺叫来干
啥你也知道,俺知道你爱王哥,但王哥……说实话,俺看他就不像个男爷们。嫂
子,你知道炕上的乐子吗?你做过真正的女人吗?俺能让你不但做娃的娘,还能
先作真正的女人哩。」
  老婆不说话了。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谁也别骗谁,老婆是很清纯,
但也不至于不知道女人也能高潮,她明白男女之事能够很快乐,虽然她从没体会
过——她在和我做爱的过程中,淫水都流得很少,激情,高潮,更别提了。
  大牛看老婆犹豫了,慢慢伸过手,拉过老婆的手,再慢慢地放到自己裤裆里
鼓鼓囊囊那一大坨上,我看到那一大坨已经处于半勃起状态。
  「我是别人的老婆!」
  老婆羞红了脸,憋出一句话,手却放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我相信她能感受到
王大牛那根大鸡巴的热量与生命力,「嫂子,俺的鸡巴大不?」大牛见老婆一手
捂着脸不说话,脸上泛起坏笑,「嫂子,王哥要真把你当成宝贝,咋能让俺来?
  俺来疼嫂子,俺会疼女人哩!」说着用他那只大手,捉着老婆的小白手,在
他那坨巨大的隆起上摸来摸去。
  我把老婆当成宝贝吗?当然!可是我却把一个壮汉带回家中,我……我不知
道。
  「你可真坏,我老公在电话里还说你憨厚呢!」老婆终于说话了,这时王大
牛也飞快地站了起来,他一手捉着老婆的小白手,一手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
那条大裤衩脱了,赤裸裸地站在老婆面前。
  老婆抬眼看了铁塔般的王大牛一眼,由于那个铁馆没有淋浴,王大牛没有洗
澡,老婆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热量和气味,那是一种壮实健康的男人做完重体力
劳动后散发出的味道。她又含羞地低下了头。
  王大牛嘿嘿一笑,再次抓住老婆的手——这次是两只,摸向自己已经完全勃
起的鸡巴,好大一根牛鸡巴,通体黑红,真跟老玉米一样粗,龟头泛着钢铁一般
的青光,硬挺挺地和主人的小腹呈一个锐角。
  我看到老婆的小白手摸上了这根大鸡巴,王大牛全身一颤,马眼里挤出一滴
透明的液体,老婆闭着眼睛,在他的引导下慢慢地摸遍这根阳具,这根老婆两只
小手上下握住都露出一大截的种牛鸡巴。王大牛又把老婆的手引向他的睾丸,那
两颗黑色的大睾丸雄赳赳地吊在大牛粗壮的两腿之间,饱满的像两颗鸭蛋,老婆
轻轻握住这两颗睾丸的时候,王大牛不失时机地说:「嫂子,俺的卵蛋子大不?
  里面全是怂水儿,俺尿的鸡巴水儿特多,特容易就给娘们种上,和俺相好的
一个城里小寡妇,一天忘吃避孕药就怀上了,前两个月刚打掉。」大牛说这些话
的时候,脸上全是自豪的表情,是啊,有哪个男人不为自己有一根大鸡巴自豪呢?
  老婆这时想要把手缩回来,估计是憋忍不住了,两条玉腿来回打晃又互相摩
擦,跟憋尿似的。大牛看准时机又再问了一遍:「嫂子,俺的鸡巴大不大?!」
  老婆实在忍不住了,轻哼一声「大!」向下就倒。
  老婆腿一软,大牛一个挺身就把老婆扛在了肩膀上,嘿嘿笑着,挺着鸡巴雄
赳赳地走向卧室,「嫂子,你别怕,俺大牛肯定比王哥经验丰富,俺有的是劲儿,
你就只管乐呵(he,轻声),别怕!」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