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九~十)

(九)
初夏的天气已是空气中微见流萤,风带来一些甜美的气息,隐约地听见远处
蛙鼓的鸣叫。车子骑的并不快,两边的树也看得见往后退,骑了一会儿,就走了
上坡,尽管累得有点气喘,因为心里有着希望和爱意,骑的也就格外有精神,女
儿坐在后面,起初不说话,看见我后来有点吃力,就说,“爸,歇歇吧。”她心
疼地把手搭在我的脸上为我擦汗。
弄得我心猿意马,就一手扶把,一手抓住了她的手。两人一时都无语,只是
默默地握着。
路越来越窄,可注意力却越来越分散。坑凹不平的路增加了骑乘难度,我不
得不放开手,两手扶住把,心里只有一个念想,我不能在女儿面前出丑。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也许出于感激,也许是女儿一时冲动,她用手环住了我
的腰,弄得我很是紧张,不知不觉已出了汗。
“婷婷,把手拿开。”我轻轻地说,哄着她。
“不!”谁知女儿这时却很坚决。
当时的天气已经全黑下来,隐隐约约地可见对面,女儿又是这种亲密的姿势,
弄得我心里跃跃欲试,可一想到女儿今天不干净,就像一盆凉水浇下来。
“听话!”我不想让自己的欲望升起来,而没有地方解决,只得哄着她,车
子很快上了公路。女儿的小手始终没拿开,如果今天不是这种情况,我看了看路
两边,青青的麦田一望无际,有半人高,确实是好地方。要不下来,和女儿在麦
田里?
我四处望了望,虽说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但马路上也偶人走过,我一时暂放
下那颗不安的心。
谁知就在这时,女儿的小手往下滑了一下,稍作犹疑,便搭在我勃起的上面。
真要命!刚想制止女儿的动作,谁知她却一下子握住了我的命根。
“婷,”一个字还没完全蹦出口,车子猛然蹦了一下,两手掯不住,车头一
歪,直接冲下路边的麦田。
“哎-哎-”我一连串的呼喊着,车子歪倒的一刹那,回身抱住了女儿。
“磕疼了吗?”心有余悸,抱着女儿站在地畦上,女儿的小脸已吓的骄黄。
“没,没。”女儿这时才是真正的气喘。
看着车子窜进麦田里,突然我笑了。
女儿一下子搂住我的腰,惊悸的心刚刚复苏过来。
“不怕了,小傻瓜!”我紧紧地拥着她,在这黑暗的夜里,欲望蠢蠢欲动。
“都是你惹的祸!”没有赶紧扶车子的意思,倒是抱紧女儿享受那份温存。
父女两人就在这无边的黑夜里,让关心和欲望膨胀。
“婷婷,想爸爸了吗?”我摩擦着她的腮,温柔地问。
婷婷抬起头,仰脸看着我,“半个月,爸……我会想你的。”说着,一脸的
无助,轻轻地蹭着我。
“半个月,够长的。”我满把抱着她,“爸想每天都这样。”
“嗯。爸……”她站立的姿势比我矮,脚向前移了移。
我一下子又想起她奶子的瓷实,很自然地捉住了,把玩。
婷婷这次不再扭捏,勇敢地抬起头,追逐着我的亲吻。
我们父女就在这泛着麦香的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开始了彼此的探索之路。
她的奶子自然不象生过孩子的妇女,翘挺而结实,比起她母亲的柔软来,自
然更有手感,我一时着迷般地将两个奶子挤在一起,又恶作剧般地揿着她的奶头。
女儿的嘴就像等待采摘的花蜜一样,频繁地送上来,和我吸在一起。
“往后,别跟你妈说。”借助分开的一瞬间,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当然是指
上次我咬了她的奶头那事。接着就是又一轮地深度亲吻。
“嗯,我不!”女儿摇晃着身体,对我说。手却从我的下体隔着裤子摸在那
里。
“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舒服地让她抓住。女儿的手在我的茎体上
来回掳动,我刺激地挺向她的腿间,可我知道她来红了,是女儿的潮红。
“婷婷,”我实在忍不住了,又不好意思对女儿说。
“爸……”她纤手膜层着我的龟头,笨拙地抓住茎体。
“你来红了?是吗?”
“嗯。”女儿的口气里显然觉得过意不去。
“爸爸……哎,”我咽了一口唾沫。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
女儿的小手生硬地摸索着我的拉链,我知道她想干什么,已经到这地步了,
我也想和女儿做进一步的接触。手抓过她的小手,配合着她,女儿这次喘着粗气,
黑暗中有了一丝不好意思地笑意。
“拿出来吧,拿出来给爸弄。”我鼓励着她。
小手终于找到了拉链,拉开了,低下头,又再次摸索我的内裤,摆弄了几次,
才伸进我的内裤里。
“嘻嘻。”女儿浅浅地一笑,弄得我销魂之极。
迟迟疑疑地摸过去,生涩地握着,好凉,女儿的小手好凉,可又有股温暖柔
和的感觉。
女儿好奇地拿出来,在我的腿间摆弄着。
难道她不知道套掳?
忍不住地往前耸动了一下屁股,在女儿握着的掌心里穿过去,难抑的一声痛
快的呻吟,“唏……”。女儿马上心领神会地翻起我的包皮,到底已经和我有了
一腿,知道怎么伺候男人。
“用点力!”我教导着她,握住她奶子的手,不觉加大了力气。
女儿快速地掳动我的包皮,麻酥和快感迅速扩散到全身。我一手揽过她,捏
着她乳房的手迅速地下滑。
“爸……那里有血。”
咳!我的小妖精女儿!我急地躲了一下脚。嘴一下子堵住了她的,下面不行,
只能上面补了。直接探进口腔,扯出舌头缠裹。手粗鲁地扯开她的衣扣,摸向她
的胸怀。
“好闺女,爸爸真想干了你。”我蹲下身,和她齐腰高,麦田畦上的泥土软
和着,弄得我脚跐不住,不由地换了一个位置,女儿跟着扯住我的阴茎往前走。
头抵在女儿的胸前,趴在那里吞裹。
小手越来越熟练,蹲着的姿势,加长了两人的距离,由于我的贪婪,女儿的
两个乳房像两只小兔子似地在我的唇边乱蹦,我再也不管女儿的感受,含住她的
奶粒又扯又拽。女儿跟着我的动作不得不挪移着脚步,小手紧紧地抓着,有时抓
得我很疼,抓住了再一下掳到底。
真的是我的闺女,懂得父亲的心思。
就在我感觉到要射了时,一束强烈的灯光射过来。
潜意识里知道有车驶过来,眼角的余光看着,那车还是很远。
回过来时,更加让我清晰地看着女儿露出的两只跃动的白兔和被我弄乱的秀
发。猛地站起来,抓住女儿的头发跟她说:“给爸爸用口。”
随即将女儿的头按在裤裆里,灯光下挺起那里送过去,女儿听话地用手握住
了,含进去,看着女儿鲜艳的小嘴,我用力地一插到底。
“嗡……”显然是呛了一口。
就在她想趁我抽出来缓口气时,又是一记深深地喉交。灯光越来越近,我按
住女儿的后脑穴,快速地动作着,那种快感从头顶直麻酥到脚后跟。
灯光在转弯的一瞬间,直射过来,隐隐地汽车的马达声越来越近。快感一下
子直逼脑门,低低地吼叫了一声,瞬间喷射到女儿地喉腔里。
抽出来的一霎那,看见女儿有点绛紫的脸和一根细丝似的粘液从唇间垂下来。
咳,这情景如果从女儿的下体里,该是多么的畅意和淫猥。
“快穿上。”顾不得欣赏女儿半裸的肉体,马路上连车体都看见了。我背过
身慌乱地往里掖着。回头看看女儿,她正扣着被我扯掉的纽扣,好在裤子没有脱
下。
心里刚想松一口气,谁知却是一声喊叫,让我吓的几乎灵魂出窍。
“干什么的?”一束灯光直逼过来。几个上了点年纪的人站在路边上。
惊魂未定的我突然有了借口,“车子掉进来了,帮帮忙,抬上去吧。”
马上听见同情的声音,“怎么这么不小心?快下去帮一下。”
人们七手八脚地扶起车子。“没摔着吧?”关心也就来了。
“没有,好在下面地湿。”
这时远处的汽车也驶过来,驾驶员看见路边杂乱的人们,放慢了速度,伸出
头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几个年龄比较大的招呼着。
“喝酒了吗?闺女没磕着吧?”
“没。”女儿一直站在一边,吓得浑身发抖,这时听见有人问她,小声地说。
“没磕着就好。快上路吧,耽误上课了。”
“可不是。”我应付着,一时也感到羞愧,因为自己的淫欲,让女儿迟到了。
可想象刚才的情景,心里又有一股甜美的舒畅的感觉,我竟然、竟然在麦田里干
了自己的女儿。
一个较大的老头用手电筒直射着女儿的脸,羡慕地说,“闺女真俊。”
“好好地学吧,看爸爸多疼你。”
坐在车上的女儿重新搂住了我的腰,喷射了的欲望让我更加有了动力,临近
学校的时候,女儿小声地说,“爸-你回去的时候慢一点。”
真的知道疼我了,可这疼又不是父女之间的。
“知道,傻闺女。”跳下车,便是学校门口的一颗大大的杨树。正好是一节
课的时间,影影绰绰地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校园里走动。
“跟老师说,身体不舒服。”
女儿听了羞红了脸,“知道。”然后恋恋不舍地柔情地看着我。
“快去吧,别耽误了第二节课。”我催促着她。完全没有了父亲的口气。
女儿转回身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跑回来,“爸爸,我爱你。”
“小傻瓜,爸爸也爱你。”我张开手臂迎着扑进来的女儿。轻轻地摸索着她
的秀发。
“嗯,疼!”我的搂抱让女儿感觉出一丝不适,紧张地望着女儿。
“坏爸爸!”女儿娇羞地看了我一眼,猛然想起在麦田里自己的冲动,“是
不是爸爸咬坏了你?”
“不理你了。”女儿娇俏地挣脱了我。别过头,少女的娇羞溢满情怀。
“让爸爸看看!”我扳过女儿的肩,手摸索着就探进去,已经熟门熟路了,
尽管在校舍里,女儿也没有拒绝。小巧的乳房盈盈在握,灯光太暗,根本看不清
楚。
想把那尖尖的奶头拿出来,正在往外掏摸之际,影影绰绰地有人影流动。
“爸……”女儿显然也发现了。心灰意懒之际,抓住那里不放。“回去吧!”女
儿象是哄着我。
“婷婷,不怪爸爸吧?”期待女儿的允诺。
“怪!”谁知女儿掘着嘴说。心里一沉,却听到女儿一声轻俏,“怪你坏!”
说着转身跑了。看着女儿那娇媚的身影,心里一阵甜蜜,回想自己的行为,真的
有一点内疚,但想想女儿的奶头上有自己的牙痕,又是一种幸福。
“婷婷,回来了。”她最要好的同学文文这时高兴地跑过来,牵着她的手。
我一丝怅惘,来不及跟女儿道别。就听见两声清脆的女音。
“爸爸再见!”
“叔叔再见!”
两个娇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令我一阵阵怀想。
回来的时候,车子骑得飞快,经过那片麦田的时候,不由得慢下来,坐在路
边上吸了一支烟,仿佛女儿就坐在身边。“好闺女。”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幻想
着女儿的种种情态。
手不自觉地伸向裤裆,“婷婷,你真浪,”
就这样臆想着,抓住了自己的阴茎,“比你妈还骚,还浪。”女儿在河边伸
手抓住我的阴茎仿佛就在眼前。我大口喘着气,脑海里出现女儿的倩影,仿佛一
切都在眼前。
手越来越快,直到又一声低低的闷哼,那股欲望再次喷薄而出。长舒了一口
气,骑上车,颠簸在回家的路上。
(十)
“爸,姐姐军训快结束了吧?”一米多的儿子看起来长得很精神,自和女儿
有了那事就很少注意到他。
“大概还有四五天吧。”说得不肯定,其实记得很清楚。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态,我抚摸着他的头,疼爱地说。说真的,论喜欢程度当
然是自己的儿子,在农村里,传统观念是相当强的,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还指
望他传宗接代呢。女儿呢,早晚是人家的人,这也就是嫁女的时候都拼命地要彩
礼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为了补偿多年的养育和心血。要不是妻子的怂恿出现了
那一节,我对女儿的感情还不知会怎样。
“妈这几天身体还好吧?”他有点依赖地望着我,不知什么原因,儿子竟也
亲近起我来,让我感觉到儿子长大了。
“好点了,别想得太多,好好学习就行了。”看着儿子稚嫩的脸,想起女儿
这个年龄已经被我开苞了,心里一阵心酸,一股歉意涌上心头。
妻子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她羸弱的身子像是经不了多少风霜,骄黄的脸上
永远显着憔悴的病容,也许这就是没有了子宫的女人的特征吧。
“想姐姐了吗?”忽然脱口而出,心里一惊,不知是说给儿子听,还是自己
的心里话。
“嗯。”儿子的乖顺让我酸溜溜的。
十一天了,这些夜晚总是在思念中度过的,尽管妻子很体贴,但感情上总觉
得很空虚、很无聊。妻子也意外地在我面前从来不提女儿,怕是我伤心。我知道
这个女人对我从来都是谦让的。
没有了女儿的夜晚,似乎家里特别空虚,人也感觉到特别寂寞,尽管妻子的
体贴很到位,但我还是感觉出一丝烦躁。
明天就要端午节了,妻子在屋里包着粽子,儿子放学后就给他妈妈在一边帮
忙,这些事情妻子从来都不要求我。
“妈,端午节,姐姐不回来吗?”儿子一边拿着粽叶,一边看着妻子一抄一
抄地往另一捆上填米。
“怎么?你也想姐姐了?”妻子笑眯眯地抬起头,拿过儿子手里的那捆,将
两捆用线缠在一起。
儿子扑闪着大眼睛,“妈,我给你缠吧。”
“还是妈来吧,缠坏了,待会米就漏了。”
儿子就蹲在一边,等着妻子缠好这一捆。“那姐不回来,粽子可吃不上了。”
儿子看来对女儿还是有感情的,毕竟姐弟情深,比起我这做父亲的,心理上更易
贴近。而我虽说也想念女儿,某种意义上只是性欲的煎熬。
“明天让你爸去送吧。”她抬头看了看门外,意味深长地,“已经十几天了。”
第二天天未明,妻子就忙碌起来,家家插着艾子与柳叶,村子里流荡着粽叶
的清香,我骑上自行车,带着妻子备好的几捆粽子,满怀着希冀,早早地往学校
赶去。
一路上幻想着和女儿见面的种种场合,下面一阵阵激动。
学校坐落在小镇的外面,很大,青砖红瓦的校舍掩映在茂密的绿树中间,看
起来让人感觉一丝安定,可此时的我却安定不下来。
门卫的老头询问了几句,就指了指后面的学生宿舍,然后说,“她们班可能
上操呢。”
我应了一声,就来到女生宿舍边,插好车,在门卫的指点下,去了操场。
操场是我没见过的,长方形,地面上好像铺了一层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并
不光亮。
从门卫那里知道这一节课刚刚开始,心理虽然急于想见女儿,但也没有办法,
只好趴在操场边的墙上往里看,我看见一长长的队伍在伸胳膊,弯腰,一名老师
在一边喊着什么,然后解散。
四处搜寻着,终于看到了女儿的影子。
宽大的衣服穿在女儿身上,显得很单薄,清一色的服装几乎埋没了女性的所
有体征,但女儿短短的秀发还是让我感到亲切。
“每人做二十个俯卧撑。”这一次我听到了那教师的喊声。
于是所有的男女生都趴在地上。
我看到女儿先是半跪着,然后伸直了腿,一下一下吃力地做着,她做的并不
好,总是胸脯先着地,然后是上半身先起身。果然那老师走到她面前。
“婷婷,把身子挺起来,哎,这样。”他先是麻利地趴下,做了几个,一边
做一边看着女儿,又站起来要女儿做。
女儿第一个做得还可以,然后又恢复了以前的动作,那老师便走过,用脚踏
在女儿的肩膀。
“好,做。”
由于前面受到了压力,这时她的身体比较一致了。
“就这样,再做。”
女儿有点吃力了。
“先休息一下吧。”老师伸手扶起了她,手似乎无意间蹭了一下她的胸脯。
一阵醋意涌上心头,心里不自觉地骂了一句,“老流氓!”
“你没过去找啊?”正看得心里不是滋味的时候,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让
我吃了一惊,回头看时,那热心的门卫对我友好地笑着。
“她们下课还早呢,我帮你叫吧。”
心里还不知道怎么说,他人已走了出去。
看着他跟老师说了几句,然后指了指我,那老师顺着指的方向望我这边看了
一下,就回头叫了女儿一声,“你爸爸来了,你去吧。”
女儿在众同学的目光中小步跑过来。
“你来了,爸。”她的脸有点晒黑了,看到我有点腼腆。
“你妈让我给你送粽子。”我也不知怎么说好,隔了几天,就好像陌生了。
“噢,你先过去吧。我要钥匙去。”见了面的女儿又蹦蹦跳跳地走回去。也
许她不愿意和我一起走,也许心里有了什么隔阂,哎,女儿变了。我想。
站在女生宿舍门口,往屋内望了望,一大排的通铺,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虽说简陋,看起来比较顺眼,不知道女儿睡在哪里。
“爸,你吃了吗?”女儿边开门边问。
“哦,吃了。给你带的不多,还有几个蛋。”我跟在她身后进了屋。
屋里的空气有点混浊,但又带点香气,女孩子住的地方总会搽各种各样的雪
花膏。
“坐吧,爸。”和我单独在一起,女儿看起来有点害羞。
“这是你的铺?”我一边往外拿粽子,一边斜眼看着那熟悉的铺盖。就是在
这床被子地下,我和女儿经过了无数个销魂的夜晚。
“嗯。”女儿说这话一下子脸红了,看来她也想到了那些事。
“先吃个蛋吧。”我放在床的边缘上磕了磕,给她扒净了,递过去。
女儿不敢看我,接过来,掰了一半,“你吃这一半。”
我推过去,“我在家里吃了,还是你吃吧,这些天军训,有点累,补补身子
吧。”
“你不吃,我也不吃。”女儿这次眼睛大胆地盯着我,水汪汪的。
我一时心理把持不住,女人真的让人心动不已。
“好。”我知道拗不过她,就抓住了她的手,想接过来,谁知这时女儿却直
接递过来,送到我嘴边,下意识地张开嘴。
一边嚼着,一边伸手又拿出一个。“把这个蛋也吃了吧”。
婷婷听了不知怎么的,红到了耳根。
“坏爸爸,净说些下流话。”
我一下子悟过来,对女儿说这样的话,我真混蛋!可想想又真的没什么,要
不是我和女儿有了这种暧昧,谁家父女能想到这些事?可说归说,还是得向女儿
陪不是。
“对不起!爸爸没有那意思。”
女儿扭捏了一下,乜眼斜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悟解出女儿的心思,一时间空气中流动着暧昧的气息。
女儿和我都轻轻地嚼动着,不说话。看着女儿咽下去,殷勤地递过去,女儿
张嘴的时候,毫不迟疑地让她含住了。
含住了鸡蛋的女儿用手拿出来,“你想憋死我呀。”说着抛了一个媚眼。
“爸,老师说这次军训结束都要求家长签字的,幸好您来了。”
“签字?签什么字?”
“就是这张表。”女儿从她的铺底下摸出来。
“哦。”看了一眼,想起自己手里什么也没带,就问女儿。
“把你的笔给我。”
女儿低下头不说话。
“傻丫头,没带吗?把你的笔给爸爸用一下。”我示意女儿去拿,女儿却端
坐着不动。
“怎么了?”我疑惑地看着她,却发现女儿似乎有点动情,心里像是被什么
拨动了心弦,我忐忑地看着女儿。
“爸……”她忽然羞涩地歪身倒在我怀里。
“女儿给你!”
“给我什么?”懵懂中一下子顿悟过来,几天不见,我的这女儿已经对我有
了心思。期望中的情景,让我搂住了女儿,可这是在女儿的宿舍,能那样做吗?
“好闺女,爸爸知道你疼我,可她们……”
“还有一节课,我请了假。”女儿嘤嘤地说,声若蚊蚋。
心理上害怕,欲望上期待,在这寂静的宿舍里心里天人交战,一旦被人发现
了,自己和女儿做那肮脏的事,岂不毁了女儿的一生?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也为了调整一下心理,我温柔地对她说,“先把笔给我
吧,爸爸给你签上。”
“嗯。在我兜里,你自己拿吧。”女儿撒娇地对我说,偎在我怀里不动。
我小心地摸出留有女儿体热的钢笔,在上面签上我的大名。
“好了。”笑盈盈地看着女儿,搂在了怀里。
默默地搂抱了,父女两人互相依偎着,坐在床沿上,享受着彼此的温存。
长久,女儿动了一下,轻声说,“爸爸,把那个蛋也吃了吧。”她头微微地
抬起来,看着我。摸着她的嘴唇,我掰了一半递过去。
女儿笑嘻嘻地含住了,突然挣脱我的搂抱,骑在我腿上。
“给你一半。”
就在我不经意间,她把嘴送过来。
再也不能装糊涂了,我的女儿直接地想用嘴把另一半送到我嘴里。
心里再甜蜜不过了,我受宠若惊地含住了,猛然搂抱了她的头,狂吻。
“爸……”含糊不清地叫了半句,就堵回去。
嘴对嘴地寻找着最合适的姿势,从两唇最密切的对触到交叉着,再到深深地
探进去,从轻轻地呢喃到呜噜着彼此叫着名字。
挣开了,彼此热切地对视,又是一度深度的接吻。
“把那个蛋给我。”女儿戏谑地看着我说。
“好闺女。”梦中一样的呓语,体味出女儿的言外之意。想象着女儿用那里
含住的淫荡情景,意念中急切地希望女儿的动作。
“爸……”女儿用嘴在我的唇边窃语。
“那你先把笔给我。”我说着手动作起来。
“你不是用完了吗?”女儿嘿嘿地笑起来。
“傻闺女,你的笔还能用完吗?就像爸爸的蛋一样,你永远吃不完。”
闺女娇羞地倒在我怀里,小锤雨点般地落下来,“坏爸爸。”
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手悄悄地摸过去,从女儿的大腿间触摸着那高高的地
方,“爸爸坏吗?”
女儿窝在我怀里,腿轻轻地抽搐了几下。“坏。”身子自然地扭了一下。
“坏,你还爱?”小缝缝明显地凹进去,手指肚温柔弹压,试图扣进去。
“你越坏女儿越爱。”女儿低垂着眼帘说,长长的眉毛扑闪着。
“那爸爸以后就永远对你坏。”我俯下身,一手解开女儿的纽扣,用嘴含住
亲生女儿的奶头,那只放在女儿腿间的大手来回在女儿那里锯过。女儿的小手搭
在我的颈上,攀住我,热烈地回应我,渐渐地我们都有点气喘。
明知故问地,“那个还有吗?”
女儿腾不出嘴来,但还是应了我一句,“什么?”
“你月经呀。”我粘答答的口气。
“早没了,”她的气息越来越重,“妈妈说女人的那个就那几天的,你那天,
刚来。”
“那爸爸今天可以肏你了。”我欲望极重地说。
女儿大概出于害羞,不习惯这个字眼,只是主动地和我接吻。
我的手越来越粗鲁,触摸变成撕扯,女儿也渐渐地扭动起来,我的嘴从女儿
雪白的胸脯上拱着,慢慢地爬向乳峰,尖翘翘的,瓷实而又弹力,终于占据了乳
蕾,含在嘴里,学着婴儿的动作,让乳头在口腔里挺动。
女儿的那里诱惑着我,她的呻吟刺激着我,让我再也不管是不是在女儿的宿
舍里,手变得更加不老实,因为在这隐秘的世界里,我可以不管别人的存在,不
顾及别人的言论,随心所欲地在我自己的女儿身上爬行。轻车熟路地解开女人的
腰带,那青春的肉体结实而润泽,在我的手底下散发着活力和媚力。一缕杂乱的
阴毛稀稀拉拉地布满隆起的阴阜上,阴阜丰隆而有骨感,手指轻柔地爬行着,突
然感觉到断崖和裂缝,潮湿而多汁,隐隐有潺潺的溪流在流动。
“爸……”女儿的一声轻呼和大幅度地蜷起腿,让我爬行的欲望一下子明晰
起来。
理着女儿的奶头,手直接扣了进去。
“婷婷,想我了吗?想爸爸了吗?”我想证实一下自己的女儿的感情。
“想。”闷哼着,女儿夹了夹腿。
“怎么想的?”玩弄着女儿轮廓,揉搓长长的肉舌。
“人家,人家都做梦。”
“梦见和爸爸……?”
“嗯,醒来就用手……呜……”直接刺激阴蒂带来女儿的呜咽。
“你是说你自己用手……?”
“啊!爸爸。”听到女儿晚上想着我手淫,一下子捏住了女儿阴蒂。
“铃……铃……”下课铃声猛然晌起,我紧张的心聚然回收,荒唐!竟然在
女儿的宿舍玩弄了自己的亲闺女。一缕惊吓伴随着甜蜜从内心扩散。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