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十八~二十)

(十八)
晚饭做的很丰盛,女儿的手艺越来越好,完全可以成为家庭主妇,令我这做
父亲的得到格外地享受。
“明明,吃饭了。”做姐姐的叫起弟弟来格外亲切,可听在我的耳朵里,仿
佛就是另一番韵味。
“叫儿子吃饭了。”我坐在一边打趣地说。
婷婷白了我一眼,用力地拧着我的耳朵。我则从桌子底下伸进她的腿裆,抚
摸她那鼓鼓的腿间。
“要死,待会弟弟来了。”她气得跺着脚喊,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谁的弟弟?傻丫头,爸爸不是说了吗?是儿子。”
婷婷听了,不再理我。我的手就顺着她的大腿根直接上去,隔着裤子扣进她
的缝缝。
“姐……我把这门写完了,待会再吃,你和爸爸先吃吧。”隔着屋子儿子回
答。
扣进去从大腿底部顶进女儿阴道,婷婷疼得皱了一下眉,“爸……”娇嗲嗲
的一声,叫的人销魂蚀骨。
我一下子把她拽到,坐在我的大腿上。
“喂喂爸爸。”凸着嘴要求女儿。
“怪难为情的。”女儿羞得低下头。
这个姿势,让女儿高出我半头,正好她的乳房抵在我嘴边。“要不,爸爸就
吃你的奶。”我忽然变得无耻起来,说着掀起女儿的下摆,一把抓住了,把头凑
上去。
“坏爸爸,没人形。”婷婷极力想摆脱,她是怕万一弟弟从屋里出来。
我抓住了,撑起女儿的衣襟,伸进头,含住了一个奶头,学着婴儿的样子吞
裹。多少年了,第一次又尝受了吃奶的滋味,还是自己亲生女儿的奶子,我抓摸
着另一个,努力地咂吮。
“爸……亲爸……”婷婷显然受不了我的折腾,坐在腿上扭动着身子。“先
吃饭吧。”她乞求的目光抛向我,让我忍不住紧紧抱在怀里。
“爸想你,半个月了,你知道不知道?”那奶子握在手里,推上去像一只活
蹦乱跳的兔子,在手里跳跃着,我没命地在她怀里乱拱,交替着撕咬两个鲜嫩的
奶子。
“知,知道。啊……”不知为什么,咂吮变成了用牙齿含住了往上理,女儿
娇嫩的奶头当然受不了。
“知道了还不补偿我?今晚你娘不在,你和我睡,做我的小妻子。”我不可
理喻地要求她。
“爸,你怎么都行,就别叫我做妻子好吗?”女儿还局限于名分,不肯答应
我。
“傻丫头,都这样了,还不是吗?”我感觉女儿气紧起来。
女儿在上面仰头享受着我的捏摸。
“不做妻子我怎么操你?”我充分地暴露出我的欲望,对着亲生女儿表白。
“性爱是夫妻两个人的事,你娘让你和我,就是因为她不能和我行房,才让你代
替她。”
“爸……爸……我不行了。”婷婷在我强烈的刺激下,身子一阵哆嗦,浑身
瘫软的像一摊泥,几乎摊在我身上。
怎么这么快?心里念头一闪,更加快了节奏,我要让我的女儿充分享受到父
爱,一手转移了阵地,摸到女儿的底裤,那里已水淹金门,看来这小妮子真的高
潮了,没想到我只用手指和嘴就让我的女儿高潮迭起了。
“爸……”脸如桃花般地潮红,一朵红晕飞上来,身子绵软无力。
“看你,都发大水了。”我拧着她的腮,逗她。好长时间没这样和女儿亲昵
了,“是不是下面又象那天?”
“嗡……”女儿身子一歪,倒在我的怀里。
“呵呵。”我侧着身子找到她的嘴,抱着她的头接吻。“爸,还没动真格的,”
亲了一口看看她,女儿躲闪着不看我,“你就浪成这样了,晚上到床上爸爸可要
化进去。”
女儿听了也觉得不好意思,眉眼里都含着笑,一颦一笑都显露出风情。
“弟弟该出来了,我去叫他吧。”婷婷这时征求我的意见。
“可爸爸还没有……”两人又温存了一回。
“先吃饭吧。虽说有小儿女的心态,但口气完全是妻子的关心。
知道这时间有儿子在不能畅意,也就顺着她说,“那好吧,就先饶了你,晚
上可要伺候好我。”从腿上滑下来时,我恋恋不舍地又抱了一会,两人不免又说
了一回情话。父女还在缠绵的时候,明明轻轻地推开门。
“爸爸,姐姐,你们还没吃呀。”明明小心翼翼地出来,看到婷婷还腻在我
怀里说。
听到儿子的话,意识里老是出现“爸爸妈妈”的幻觉,就让这小子做婷婷的
儿子吧,毕竟我和她有了一腿,她母亲若有个好歹,婷婷还会承担起家庭的事务,
顺便照顾我和明明,铺床叠被,洗衣做饭,真是长姐如母。
“等着你呢,作业做完了?来,先洗洗手。”大了几岁,就已经象成熟的女
人,这其间也许归于妻子的教导,也许是我的熏陶。麻利地领着明明进了洗手间,
刚才的羞怯早已没了踪影。
坐在桌前思想着儿子和女儿回来,一边慢慢地品尝女儿做的饭菜,真的好手
艺,这种口味是在哪里也吃不到的,大概得自她母亲的言传身教。明明回来的时
候,挨着他姐姐坐下,两人互相劝着菜,言语间还有一些亲昵的口角发生,看着
自己一双懂事的儿女,心里忽然就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也许再有三两年,两
个孩子就长成大人了,一想到成人,心里就有点酸涩,女儿不管以后能不能上大
学,都会嫁人,那时候她还会想起我这个做父亲的吗?也许成家后的女儿会相夫
教子,做个贤妻良母,我这个岳父不再成为女儿心中的主角。想到这里,心里不
免黯然神伤。
婷婷牵着儿子的手回来的时候,心里泛起一丝不舒服,看着小儿小女亲热的
样子,便低下头吃起饭来。“明明,快吃饭,吃完了去做作业。”
“嗯。”儿子乖顺地答应着,三口两口扒完了饭,仍回里间学习,看着女儿
收拾碗筷的样子,心里的欲望又勃发起来,可饭后一时内急,也只好空望着面前
的美物。
“婷婷,爸爸去趟洗手间。”临站起的时候,抱住了她,手里还拿着碗筷的
女儿,脸又红起来,“先亲一个。”
婷婷送过来,轻轻地咂了一下,“快点收拾,爸爸等不及了。”放开女儿时,
便急急地出了门。
月亮挂在院子西头的大槐树上,一地的月光象撒满了玻璃碴子,就连半人高
地玉米秸围成的厕所里也象铺了一层奶油,心里怀满了喜悦,听着不同的角落里
发出蛐蛐地叫声,心象宽亮了许多。
把弄着自己那硕大的鸡巴,用手套掳了几下,就稀哩哗啦地尿起来,尿罐里
发出夏夜里特有的浓烈的骚味,熏得我有点恶心,可一想起那宽大的床上躺着女
儿的身体,就自然地笑了起来,虽然和女儿有过多次的接触,但那都是有她母亲
在旁边,做起来也不畅意,今晚可就不同了,我可以把这鸡巴塞进女儿的口里然
后再操进去。
“嘿嘿……”不自觉地又傻笑了笑,抖了抖鸡巴上的尿滴,匆忙地掖进裤子。
房间里只有灯光晃动着,勃动的淫心在整个房间里漫溢,逡巡了好久没见女
儿,我便悄悄地推开儿子的门,“你姐呢?”明明听到我的声音,回头望了我一
眼。
“刚才还在呢。”
轻轻地咔紧了,又用了点力,为的是不让儿子听到声音。
女儿哪里去了?院子里寂静的月光倾泻下来,铺满了整个,偶尔母鸡在鸡窝
里发出嘎嘎的声音。忽然院西头哗啦哗啦发出撩水的声音,一下子明白了,原来
女儿在洗身子,这小东西知道如何增加情调了。
农村里用半人高的玉米秸在背静的旮旯围成半圆,遮挡别人的目光,以备妻
女傍晚在里面洗澡,这还是妻子催着我做的。
掂起脚尖走过去,知道那小人儿正在里面洗奶澡屄,心里一阵激动,扒开玉
米秸露出一条缝,偷偷地望过去,果然女儿光裸着站在那里,面前一大盆水,她
正拿着毛巾往身上擦拭,月光下洁白的身体泛着白净柔和的光。
目光艳羡地望过去,怕惊动了她,女儿站立的姿势正对着我,小巧但不失丰
满的乳房挺立着,一颗不大不小的乳头就像一棵葡萄粒,引逗着别人想含住,跃
跃欲试的心情让我几乎站不住。
平坦的小腹下,白净的肌肤闪耀着一缕柔和,肚脐小而圆阔,微微隆起的是
布满着粘湿了水紧贴在阴阜上的阴毛,整齐而好看,再下面忽然象一壁悬崖,饱
满突起而又令人遐想地隐藏起来,我的欲望顺着那里延伸过去,我知道那是我今
夜快乐的源泉,我培育了十几年的风流地就会回报与我。
月光并不很明,好在女儿在里面又点燃了一支蜡烛,使得本不清晰的身体灼
然动人,我的欲望在喉咙里存储了一阵,又强烈地咽下。身子不自觉地前倾着,
为的是更清楚地看着,看着女儿那形成嘴角似的白净奇怪形状。
“哗啦。”玉米秸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惊动了洗浴的女儿。
“谁?”女儿惊慌的眼神像一只惊吓的兔子,两手不自觉地捂住了那块地方。
再也不能偷窥女儿的身体了,干脆扒开玉米秸进去。
惊慌的看清了我,女儿长舒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她蹲在地上大口喘气。
“吓什么?”我故作情态地问。
“人家正在洗澡,你……”女儿连说话都断断续续地,白了我一眼,不满地
说,“像个小流氓似的。”
“呵,爸爸就是个流氓,偷看人家闺女。”我站在她面前,淫邪地看着她的
裸体。
“不理你了。”女儿看我放肆地看她,害羞地别过身。
侧过的身子更显露出女性的特征,高耸的乳房,那隐藏的一缕阴毛,渐隐入
大腿间,引人遐思。
手不自觉地伸过去,捂住了。
“爸……让人家洗完好不好?”女儿小声地央求。
“不好!”在女儿的大腿间捏摸着,揉搓她软软的稀稀阴毛。“爸爸想同你
一起洗。”
“你先出去吧。”女儿开始往外推我了,“待会弟弟光来。”
她光滑的身体让我抓不住,湿湿的地面让我站不住脚,趔趄着一步一步走向
外面。
“婷婷,婷婷。”我回转身一下子抱住了她。“怎么?你约了你弟弟?”贴
住她的裸体,感触着她的一对奶子的柔和。
“爸……你胡说什么呢?”女儿气得直跺脚,月光下,她的眼帘下一滴泪珠,
不知是气得哭了,还是残留的水滴。
心疼地寻吻她的小嘴,“好了,没约,你气什么。”
女儿生气的移开,“你怎么那么说人家?”
“真生气了?知道你对爸爸好,行了吧?”我摸着她光滑的屁股,紧夹的股
缝里往里扣。
婷婷哭了,趴在我肩头,也许伤心于心有所属的男人的误解,也许是因了爸
爸的放肆。
“弟弟他还小,你就……”抽抽答答的。
“傻丫头,他不小了,你没看他毛都长起了,还谈恋爱?”
“那也不能跟弟弟……”她摸了把眼泪抬起头,这小人儿还当真了。嘿嘿,
不能和弟弟,难道就可以和爸爸?
“傻妞,你就是想,爸也不允许,你是爸的。”那粘粘滑滑的腿间混合着肥
皂和淫液流满了大腿根,一双肥大的肉唇显得格外柔软。
“不理你了,就知道逗人家。”女儿终于体味出我的心意,言语动作间露出
喜悦。
不得不轻声地哄着女儿,款款抚摸女儿的宝贝。“让爸爸陪你一起洗吧。”
我手插进她的屁股下,硬是抱起来。
(十九)
“别,爸……”女儿的娇呼听在耳里,几乎就是邀请。
她水滑的身子抱起来有点费力,不得已两手托住了她的两条大腿,胯间正好
合着我的胯间,这个姿势使得女儿和我一样高,女儿怕掉下来,两手抱住了我的
脖子,父女两人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陪爸爸洗个鸳鸯浴。”平常听的那些在洗浴城里洗过的人渲染着鸳鸯浴的
好处,羡慕得要死,终于逮到机会了,不失时机地央求女儿。
低下头想含女儿的奶头,女儿却错开身子躲开去,试了几次,都是这样。
仰头看她时,她却正低头笑着看我,这小东西知道调情了,她是在挑逗我的
情欲。
“婷婷!”我低沉着声音说了一句。
“放我下来吧。”
“不行!”
趁着她攀住我脖子的当口,腾出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脖子。“唔……”女儿
措手不及,被我亲了个结实。
另只手就撮在她的裆部,一指直接插进去。
“爸爸……你坏!”两腿没有了依托,她的身体开始下滑。
气喘吁吁地放下,抱到了浴盆里。
浴盆有半米高,很大,这是我在集市上转了好半天才买到的,为的是妻子女
儿能有个盆浴的好去处,没想到今天和女儿用上了,这也是我好心得到好报吧。
站在浴盆里的女儿娇俏地看着我,故作生气的模样,哎……怪不得古人对乱
伦做了禁忌,原来一旦有了肉体关系,就再也没有父女、母子和兄妹的情分了。
不管女儿怎么撒娇,手抓住了她的奶子捏摸,女儿究竟还是太小,对于男女
之事把握不住,只一会儿就有点气紧。
手更加紧了用力,身子渐渐地低下去,头几乎触到女儿的肚脐时,屁股已经
侵入到水里了。
“坏爸爸,你想干什么?”婷婷这时不用弯腰就抱住了我的头,我没有迟疑,
心底的欲望就是想舔女儿的一切。
她的手摸到我的下巴的时候,我已经在她的圆弧似的肚脐上打着圈。
婷婷的手来回地摸着,发出轻轻地呻吟,两腿不住地挪动着,让我感受到她
的情欲。小腹平坦光滑,划了一条直线,就感觉到毛蓬蓬的阴毛。
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液,伸出手从女儿的大腿往上,爬摸着。
“爸-爸-,饶了我吧。”女儿忽然改变了一贯的温柔,用力地捧起我的头,
抬头看到的是欲望爬满了女儿的脸。婷婷不顾一切地弯下腰,就在她低下身子时,
她的两个青春的奶子耷拉着,形成下坠的形状,看在眼里更加性感。
“亲爸,你要了我吧。”说出这话,不容我答应,就拼命地含着了我的嘴,
第一次,我的女儿主动地要求我上她。
被动地享受着女儿的爱恋,手爬过软玉温香的透着骨感的大腿根部,被挤夹
的几乎成一条缝的阴部更见突出。从上倒下,渐渐没入大腿根部,穿插在肥厚的
阴户。
女儿湿漉漉的头发遮在我的背部,令我感觉一丝不舒服。
“想爸爸了?”脱离开女儿的亲吻,和她对视着摸她,看着她的表情往里扣,
手指在她的阴蒂上挑弄,女儿轻轻地发出“呀”的一声,随即咬住了嘴唇,那完
全是一幅上春的模样,作为父亲我玩弄着亲生女儿的性器,欣赏着她被我玩弄时
各种姿态,真的很刺激,怪不得男人都喜欢洗鸳鸯浴,其实那就是随心所欲地玩
弄女性的私密场所。
女儿被摸得淫水长流,两腿几乎站立不住,她的阴毛齐着我的脸部,几乎扫
弄着我的口唇,再也忍不住了,我想看清楚女儿那里的一切,把女儿的两腿往外
分了分,两手扒开她的阴唇,蜡烛被风吹得摇曳了起来,晃得人眼看不清楚,我
不得不搂抱住女儿臀部,挪移到靠近蜡烛的地方,再次扒开来,两条长长的外阴,
白白净净,连阴毛的根须都显露出来,鲜红的嫩肉,长长的肉舌,怪得不人们把
女人的性器比作蚌肉,女儿的这里俨然一只硕大的鲍鱼。屄洞嫩肉不规则地凸呲
着,向下连着盛开着的菊花似的肛门。
“羞死了。”婷婷被我细致观赏再也挂不住了,夹了夹腿。还有比这更淫猥
的吗?尽管她妈努力撮合我和女儿的好事,但如果她知道了我这样和女儿,她会
怎么想?她还会容忍我和女儿的关系吗?
容不得多想了,喉咙里接连咕噜了几下,就把嘴堵在了女儿的阴户上。
“爸……”女儿浑身一抖,发出娇呼。
“亲女儿。”我回了一句,尽量扒开女儿的肉唇,舌尖挑弄了几下,就用力
搜刮长长的肉舌,阴毛和胡须交错着,刺痒着我的口唇和女儿鲜嫩的阴唇,男人
横着的嘴和女人竖起的阴户交叉成十字,包裹了撮起,深深地刺进屄腔,再从连
接肛门处舔起,旋转着逗留在那突起的阴蒂上,左右撩拨、啃噬,将几乎软瘫的
女儿一波一波推上高潮。
压抑的呻吟在寂静的夜空里掘动着宁静的月光,在小院里荡漾,如果祖宗的
阴魂不散,一定也会色迷迷地看着我们父女的交合、淫荡。
突然,女儿那里一股急流喷薄而出,灌满了我张开的口腔,跟着臀部往前一
停,紧紧地堵在我的嘴上,来不及细想,就知道女儿来了,赶忙将略微有点异味
的淫液吞下,婷婷已经溃不成军了。
“爸,我站不住了。”她带点哭音地说。
恋恋不舍地放开她,让她坐在浴盆里,“是不是来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就是忍不住。”少女的娇羞淋漓尽致地体现。
“别忍,来,给爸爸弄弄。”我脱下几乎全湿的衣服,握住女儿的小手,引
导着女儿握住了我翘得高高的阴茎。
“看,爸爸多想你。”
“死爸爸,坏爸爸,”婷婷用另一只手擂着我的臀部,“就知道那样折磨人。”
“呵呵,”我的女儿看来也是焦渴了,“那是爸爸喜欢你。”
“我不要!”她生气地使劲套掳着我的鸡巴,以发泄对我的不满,弄到尽根
时,感觉快感掺合着一丝疼痛。
“轻点,我的宝贝。”我爱恋地捧起她的头,亲了一口。“是不是想爸爸的
鸡巴了?”我赤裸裸地说。
“爸爸,我要你!”放弃了套掳,两手箍住我的臀部,紧紧地贴在那里。鸡
巴有力地弹了一下,打在女儿的腮上,女人在动情的时候会感到身体的空洞,极
想有个东西填充,可我不想和女儿过早地进入那个阶段,我想趁她妈不在的时候
尽情地玩弄她。
看着女儿趴在我的大腿间
我扳开她的头,女儿乖顺地看着我,小嘴丰满、厚薄分明,拿过鸡巴,在女
儿嘴唇上蹭了一下,慢慢地撬开她的嘴,“给爸爸弄弄。”
婷婷呜噜着含进去,小手握着一点一点地往里吞我感受着亲生女儿的口交,
嘴唇的紧夹让我体验到阴道的包裹,牙齿轻理着茎体,有一股微疼且麻酥的快感
涌来,真的好舒服!临近尽根处,我用力一挺,直捣女儿的喉咙。
“呜……”婷婷意识不到的情况让她措手不及,卵子几乎堵在了她的口唇上。
快速地抽插着,感受着浓浓的一波一波的浪意,终于婷婷在我的狠抽猛捣中
坐不住,身子一歪,倒在盆中。
水“哗啦”一声四溅着,两人都是气喘吁吁地对视着,然后忍不住地轻声笑
了。
“爸……到屋里去吧。”婷婷终于说。
野外的刺激已经让我尽情地领略了,真的该回到我和她妈妈的那张大床上去
了。
等到我的认可后,婷婷站起身擦试了一下,拿过衣服。
我却扳转她的身子,婷婷愣怔了一下,不明所以。手插入她的腿裆,抱起来,
让两腿攀住我的腰部,“爸爸抱你回去。”
婷婷也是小声地,“让弟弟撞见。”
“不怕!”我握着粗大的鸡巴在她的屄口一顶,尽根没入。
“恣不姿?”
“坏爸爸,尽想歪点子。”婷婷贴着我的耳朵说,也许她好奇于这种新奇的
动作,没有拒绝没有反抗。
紧紧地搂住女儿的腰,两人毛蓬蓬的阴部密切地结合着,偶尔女儿会嘟气嘴
让我亲吻,就那样插入亲生女儿的屄里,趁着满院的月光,躲闪着一步一步地往
屋里挨去。
(二十)
夏日里夜晚的风刮起来有点凉爽,刚洗过的身子被风一吹就感觉全裸一样。
和女儿亲着嘴,每走一步就插进去,拔出来的时候,又迈出第二步。婷婷倍感新
奇,娇呼着配合我的动作,两只奶子上下颤动着,抵在我的胸前。挨过儿子亮着
灯光的窗口的时候,我弓着腰,婷婷则大气不敢出,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口的
动静,性器的接触也只是半插在里面,临到抹过窗边时,我回头看见儿子正聚精
会神地写着作业,心理一边感叹着儿子的用功,一边唏嘘着我这做父亲的淫荡。
我听到婷婷轻松地喘了一口,她害怕的心刚刚放松的时候,我猛地插进去。
“啊……坏爸爸,吓死我了。”她的小手擂着我的胸膛,我却把她抵在墙角
上,两手托起她的臀部,拱起腰,往前一送,又是一记猛捣,女儿的娇躯颤抖着,
合着我的动作贯穿了全身。
“也不怕被人看见。”全身虚脱一样,抵在墙上喘口气,却被女儿埋怨了一
句。
“谁能看见?”我亲着她的奶头,像婴儿一样吞裹着。“再说,在自己家里,
和自己的女儿,被人看见又能怎样?”
“你这乱伦狂。”女儿狠狠地骂着。
“乱伦狂?”我一时愕然于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我就乱伦,就和我闺女乱
伦,怎么了?”说着用手挑开女儿的阴唇,摸着我深深地插入女儿体内的鸡巴,
粘粘滑滑的接合处是严丝合缝地焊接。
“婷婷,爸爸就喜欢和你乱伦,”我咬着她的奶头,“你喜欢不喜欢?”
墙上的凉气浸透着两人的热体,婷婷的手渐渐地伸下来,从我们的紧接处,
嵌住了我的鸡巴,然后又滑上我的两个卵子,捏住卵黄托起来,挤夹。
“爸-爸-,我要你把这个也弄进去。”硕大的卵子被女儿满把攥住了。
“不,”我小声地对她说,“把爸爸弄进去吧。”说着堵住了她的嘴,缠绕。
“让爸爸化进去,化进你的屄里。”我再也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也顾不了自
己的身份,满脑子是闺女的毛蓬蓬、软乎乎的性器。
女儿的捏弄让我感受到欲望的激增,借着女儿下坠的体重,往上顶起来,女
儿的宫口钳夹着我的龟头,像小嘴一样翕动着,快感潮水般涌来,浑身就有化进
去的欲望,想起妻子说的那句话,不禁脱口而出。
“操你,操我闺女。”第一次当着闺女说出来,心底里感到无比刺激。
女儿这次没有回应,大概我说得太露骨了,让她一时接受不下来。
接近门口了,灯光忽然明亮起来,婷婷害怕地缩回来,羞涩的偎在我怀里,
她的两只奶袋挤在我胸前形成深深的乳沟,我不知道如果能看清楚,下面的接合
会是什么样子。
“下来吧,别让弟弟看见了。”屋内的灯光确实明亮如昼,不知道儿子的房
门是否叩得严实,万一留条缝,坐在桌旁的他只要微微侧头,就会发现我们父女
的行迹。
迟疑着站在门口,抵住门框弓腰挺身往女儿的身体里钻,钻得婷婷一阵麻酥,
抽身出来的时候,婷婷得以喘口气,“爸……我受不了了。”
“怎么了?”明知道这种调情的方法是让女人得到蚀骨的滋味,还有意追问
女儿。
“你就知道在女儿身上使坏。”
“呵,是不是浪得不行了?”淫水已经顺着大腿留下来,女儿的秀发遮挡着
我的脸,只能看到大体的轮廓。
“到床上去吧。”女儿再次乞求我,说着挪移着屁股想下来。
本想就这样抱着女儿,一步一步走向床头,然后在她母亲躺过的地方交媾,
可眼前的情势真的不敢做下去,我究竟不知道儿子会不会出来,难道真的不怕他
看见?
思想的档口,鸡巴已经滑落下来,女儿扶住门框试着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
还抱在我的胳膊上,这样的姿势就像劈叉一样,新奇地伸过去摸了一把,女儿的
大阴唇拉得长长的,连阴道口都有点变形。
“爸……”她不敢大声,示意我放开她,抱在胳膊上的大腿往外挪着,手摸
着她的扯腹带股阴唇,一用力把她挤夹在门框的边缘上,保持了那个姿势不动。
“你……?”女儿不解眼光看着我。
“别动,让爸爸这样试试。”长时间和妻子都是那种姿势,性生活上已经不
存在质量,没想到和女儿有了这种关系,连观念都有点解放了。
手从女儿的屁眼往前触摸着,渐渐地有了隆起带,分开的地方渐见丰满,由
于这种姿势,使得长长的肉唇,被拉得紧贴在大腿间,几乎覆盖在阴道口。将女
儿的身体面对着屋内的灯光,用力地掀起,婷婷有点站立不住,不得不抱住了我
的脖子。
阴毛稀稀拉拉地贴在大腿根处,屄的形状已经完全不存在,两条硕长的阴唇
彼此挤压着,凸出的阴蒂暴露出来,透着嫩红的光亮,贪婪地用手摁住了,婷婷
浑身一哆嗦。
这种充分暴露的姿势让她有点难为情,可看在我眼里却是格外的新奇和诱惑。
“爸……”气息又有点喘。豆豆从包皮里挑出来,和男人一样连接着系带,
看着那样的形状,喉咙里咕噜着,左右揉搓,女儿的身体有了幅动,连小腹都明
显地成波浪式的。
气息越来越急促,喷在身上痒痒的。
“别撩激人了,爸……我是你女儿。”婷婷大概觉得我这样做有点过分,这
好像不是在性交、性爱,而是在玩弄女人,可玩弄和性交有什么区别?每个男人
在女人的身上都会展示自己各种各样的欲望,变着法子地伸张自己的私欲。
“爸爸知道,”更狂地揉搓着,女儿已经受不了,嘴张得大大的,就是不敢
叫出声来,只好自己捂住了嘴。
“知道你是我的亲闺女,这样不好吗?”扳住她的头和她对视着,“爸爸喜
欢看你各种姿势、浪态。”
“你,你这样,让人觉得……好像,好像妓女似地。”女儿喘息着说出自己
的感受。
“妓女?嘻嘻”在覆盖着的阴部找到洞穴,无名指挑开了,插入。“爸爸就
是想让你做妓女。”
“你……”婷婷听了一时脸红气急,翻转着身子想终止,再怎么她也接受不
了我这种说法,哪有爸爸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做妓女的?
身体靠过去,挤紧了,不让她动,小声地跟她说,“让你跟妓女一样淫荡,
一样浪。”婷婷的目光里蕴蓄着一股恨意,不自觉地瞪着我。
心里自然明白女儿的感受,可说出来的毕竟让女儿受用,“做爸爸一个人的
妓女,就和爸爸浪不好吗?”
“那,那也不好听。”婷婷很在乎妓女这个词。
“难听?难干的都干了。小东西,让爸爸这样操你吧。”我两手抱住门框,
看着女儿暴露出的屄洞,硕大的的鸡巴靠过去,蹦跳了几下,对准了,恶狠狠地
刺了进去。
由于女儿的身高不够,我半弓着身子,扶着门框,另只手往上扛起女儿的大
腿,斜着角度往上插,女儿受到攻击,也是紧紧地抓住门框,这样干了一回,女
儿俯下身子和我接吻,气息重重地喷在脸上,我的每一下重击都让女儿脱离彼此
的口唇。夏日里灯光的照耀引得蛾子蚊虫在屋里飞转,借着喘息的机会,我拍了
一下落在额头的蛾子,婷婷的大腿微微地蜷起来,这个时间太长,保持这样的姿
势让她感觉到大腿的张力,连筋骨都觉得拉酸了,两人适当地调整了一下角度,
以使性器接触的更加严实,“婷婷,”我轻声地叫了一声。
“嗯。”女儿的目光是热切的,我的鸡巴在她里面脉动了几下,她回应似地
用宫口钳夹着我。两人心照不宣地用性器传递着信息。
我的手不老实地摸在她的前面,捏住了阴蒂。“唏……”女儿长嘘了一口气,
跟着我两指顺着我的鸡巴角度扣进去,贴着她的内壁旋转,身体几乎要贴上去。
女儿支撑不住快要倒下来。急忙用双手扶住门框保持平衡。
我的手立刻又摸到女儿双手解放出来的阴户上,淋淋的阴毛的触感是那幺的
美好。
“闺女。”
我继续用体重压迫,一只手抚摸乳房,摸到阴毛的手继续寻找肉缝。女儿的
双手扶在门框上已用尽全力,对我的淫邪举动没有办法抗拒,夹在屁股沟里的阴
茎已经膨胀到极限。
“啊,爸爸,爸爸……”
寻找肉缝的手指滑进女儿的阴道里。非常急躁地中指进入肉洞中,就不顾一
切的食指也进入深处,女儿的身体也湿淋淋的,但那是和淋浴的水完全不同,粘
粘的,热热的,那里面的肉好象快要融化样子。我把二根手指插入肉洞里搅动,
用拇指揉搓硬硬的阴核。
女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也完全沉迷在阴茎的摩擦感里,闭上眼睛一手摸
乳房一手玩弄阴户,享受阴茎顶入子宫的感触。女儿也开始陶醉在我手指的戏弄
里。
她努力地调整自己的站姿,不用双手也能站稳,但仍旧保持原来的姿势。我
把她顶在门框上,鸡巴和着手指在她狭窄的阴道里抽拉,内心里有股想要撕破那
东西的强烈欲望,女儿的柔软和骨感强烈地震撼着我,我就那样在自家的屋门口
奸淫着亲生女儿。
世界上有多少男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进进出出手淫,有成千上万的父亲眼睁睁
看着女儿出嫁而酸涩涩排斥着女婿,更有成堆的男人眼望着大了肚子的女儿幻想
意淫着,而我却在抚摸那些男人瞳憬的肉体,阴茎在自己闺女的身体里摩擦。
能作到这种程度的只有我一个人,这是父亲的特权和优越,是父亲对女儿的
占有和索求,天底下的父亲啊,只要你自己敢于迈步,就足够了。
“啊……啊……”
就在女儿发出较大的哼声,然后全身抽搐时。我一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最
大程度地掀起女儿的美腿,连连耸动着屁股。由于女儿大腿的拉扯,使得屄口更
加紧窄,完全像一个套子套在屌头子上,不自觉地发出“呀呀”的声音,当我意
识到这样的声音会引起儿子注意时,头不自觉地扭向窗口,天哪!明明正停下笔,
侧耳听着我和女儿发出的声音,他大概弄不清楚这是什么声音,伸头往外看了看,
我赶紧闷下声,明明听了一会,又用牙齿咬住笔杆,象是思考问题。
“爸,不……要啊,我……害怕……”这时女儿也意识到了危险,压抑着小
声地说。
“闺女,怕什幺?”我抬高姿势,勇猛地把她顶上去,感受她子宫深处那块
能触摸到自己鸡巴硬块。
“这样会被弟弟听见的。”
“傻闺女,到这程度上了,还怕他看见?”
“坏爸,他要看见了,我以后还怎么做人?爸到……床上……去吧。”
听到女儿的告白,喜滋滋地,“那就到床上去吧。”撤出鸡巴的一瞬间,拦
腰抱着女儿飞快地奔向卧室。
“爸,把门带上吧。”
女儿念念不忘每一个细节,回身用脚钩住门用力一带。
“这回不怕了吧?”炫耀似地看着女儿,将她扔到了床上。
“闺女,和爸爸这么多次,我从未看过你的玉体,让我仔细欣赏一下,好吗?”
“不,爸……羞……死人了。”
我俯过身子,贴着她的耳朵,“还害羞吗?都让爸玩遍了。”贼眼逡巡着女
儿高耸的乳房和毛茸茸的大腿间。
“死人,知道还问人家。”
“不问爸不敢上你,你没听人家说,母狗不翘腚,公狗不敢弄。”
“啊呀……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说着举起小拳要打过来,“人家又不是
母狗。”声音娇羞孱弱,听的人心里痒痒的,极为舒服。
说着羞涩地扭过头,将身体横躺,那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整个身体,隐
约的分出两种颜色。自胸部到腿间,皮肤极为柔嫩,呈现白晰晰的,被颈子和双
腿的黄色衬托的更是白嫩。
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不断起浮着。乳上俩粒黑中透
红的乳头,更是艳丽,使我更是陶醉、迷惑。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点
疤痕都没有,腰身以下,便逐渐宽肥。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赤黑的阴毛,
更加迷人。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更是另人着迷。
贪婪地看着每一个细节,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自己的女儿虽然在床上翻滚
了多少次,也看了不少地方,但那都是在模糊中欣赏了局部,从没有这样将女儿
身体看个遍,她妈在的时候,父女两人只能裹在被里,偶有外露,也只是匆忙的
眼光,可今天我和女儿可以赤裸地呆在这张大床上尽情地享受父女之欢。想到这
里马上伏身下去,此时的我像好久没沾过女人身子的寡男,十几天的憋屈,多少
个夜晚的相思,无数次的欲罢不能,今夜都会在女儿身上一一得逞。婷婷象她母
亲多年来一样,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红霞遍布,口角含笑。又白又嫩的皮
肤,细细的小腰,又圆又大的臀部。尤其大腿根处,那缝隙一张一合,浪晶晶,
透出骚浪,诱人极了,足以使任何男人见了,都想先上马为快。跪爬起来坐在女
儿的身边,左手搂抱着她,右手按在她的阴户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进了
肉洞扣弄起来,中指也在阴核上抚弄着。
阴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经我手指一拨弄,她不由得混身一颤斜
躺在我的大腿上,让我尽情的抚弄、挖拨。
她一躺下,我的左手也空出来,于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抚起来。一会儿摸,一
会儿捏。
她也不甘示弱,俩手握着我的大鸡巴,轻轻套弄,偶而也用舌头去舔舔的令
我毛孔俱张,酥麻极了。
“爸!你的好大、好粗、好长喔!”
“真的吗?有比别人怎幺样,大吗?”我淫笑着说。
“爸!你怎幺说话呢,我还从没和别人上过床呢。我怎幺知道别人的怎幺样。”
原本以为她也许被别人操了,这一听我还是女儿的第一个男人,更是雄性中增加
了兽性。
“真的么?”心里的疑问一释,心情更是爽朗。
“你坏!”女儿伸出双手搂抱我的脖子,“人家,人家就和你在家里……”
婷婷说到这里娇羞地不在说下去。
贴身搂抱了,让宽大的胸脯挤压着女儿丰满的胸,看着她迷人的脸庞,低声
说,“那天在学校里做俯卧撑,我看到老师那双贼眼一直没离开你的胸口。”
“你说什么呢?人家那是军训。”女儿不满地说。
“傻闺女,爸知道是军训,可爸也看到你做俯卧撑的时候,那耷拉下来的小
奶子。馋人答答的。”握住了捏摸。
“就是你坏,人家才不会这样想呢。”女儿白了我一句。
“还有不吃腥的猫?”我低头把弄着她的奶子含在嘴里,“你要是这样在他
面前,他还不吃了你?”
“我才不会呢。”女儿扭摆了一下身子,嘟起小嘴,“女儿,女儿只会在你
面前这样。”说着撒娇地把头偎在我怀里,“爸……”鼻音腻人,眉眼里蕴着无
限的情谊。
心里一阵酥麻,没想到我自己的女儿真的心有专属,甜蜜蜜地伸手到她的屁
股下,颤巍巍地摸下去,鼓包包、软乎乎的像极了一个肉包子,抱着往上挪移到
我的腿上,“婷婷……”
“嗯……”她声音拉长,挪动着屁股往前靠。
“给爸爸生个儿子吧。”几次挑逗、触摸,屁股沟已经粘答答、湿漉漉的了。
“我不……”
“可爸爸想……”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内心里其实真的不敢,只不过在挑逗
女儿的心、挑战父女乱伦的极限罢了。鸡巴在女儿的屁股下乱拱着,寻找着洞穴。
女儿嘻嘻地一笑,手伸到两人的屁股间,攥住了,“坏鸡巴。”
我搁在她的洞口上往上一挑,“怎么坏了?”
女儿摆了一下秀发,“弄得人痒痒的。”
抱住女儿的头,看着她的眼睛,“就是让你的心痒,让你的……”我咽了一
口唾沫,“让你的屄痒。”
女儿听了我赤裸裸的语言,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知道女儿每到这个时刻就会故作矜持。
“就不说。”
“不说那就是了。”掏摸着亲生女儿的裤裆,在她长长的肉舌上感触粘粘滑
滑的淫液。婷婷的屁股坐在一条腿上,手只能摸着一半肉唇,心里就想让女儿骑
坐在腿上,让阴户完全露出来。还没等到我有所动作,女儿已经将另一条腿搭在
我的大腿边,呈骑乘之势。
手挤压她的奶子,揿她的奶头,和她亲嘴。
咂了一口,喘息的当口,看着她的眼睛,两人由衷的一笑,又抱在一起抠摸
起来。
“让爸爸肏你吧。”
婷婷只顾寻着我的口唇接吻。
欲望激增地对着女儿说,“肏你个屄!肏你妈!”
双手抱着她的娇躯,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屄口,身子一耸,向上一顶“滋!”
地一声,我的大鸡巴全被她的小屄给吞了进去。
“啊……”。女儿娇呼一声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鸡巴顶在她的屄心子上,
顶的她全身麻麻的软软的,烧的很,真是舒畅。
“舒服吗?”
问询中我双腿一用力,向下一沉屁股,大鸡巴又悄悄的溜出来,屁股一耸又
套了进去。
“啊!爸……爸……”。女儿的阴道口紧紧箍住我的龟头,那滋味和她妈妈
又别有一番风味。
看她一副春意荡漾的神色,忙伸出双手,玩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时而看着
小屄套着大鸡巴的样子。
只见她的两片阴唇,一翻一入,红肉翻腾,美极了。果然,这姿势诚如黄色
书刊上所说,女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大鸡巴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低头下视两
人性器抽插情形。小穴带着穴肉外翻,分外好看,又插入时,又将这片的穴肉纳
入穴内。
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荡漾着父女无限的情爱,看的我欲火更旺,抽插速
度也越快,由于刚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抽插的更是耐久。
“哐-哐-”肉体的撞击,夹杂着淫汁“噗嗤”声,发出寻欢作乐的美妙乐
章。
“爸,爸,爸……”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女儿的娇呼也越来越快。
三四百次后,女儿又是娇喘频颤嗲声浪哼:“啊——啊——爸,亲爸,你弄
死女儿了。”
我感觉到她的阴户一阵阵收缩着,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阳具,伏在她身
上。
这时的女儿,正在高潮当中,欲仙欲死之际,我这幺一抽出,她尤如从空中
跌下,感到异常空虚。
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说:“爸——你-”
“好——”。
翻身又是一记,“滋!”地一声,我那火热的阳具插入她那湿淋淋的阴户中,
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双手粗鲁的,在她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
上,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地方,展开搜索,摸抚。
果然,我的龟头被火烫的淫水浇的一阵阵麻酥,这是多幺美、多么销魂的时
刻,世界上还有比操自己的闺女更为刺激、更为淫荡的吗?长了这幺大,操过那
么多女人,我第一次尝到这种欲仙欲死的乱伦滋味,也领略了人生最为禁忌的性
交乐趣。
我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她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忽然她大声浪叫着:“啊!爸……爸……我死了。”
这时候的她,全身一颤,一股火热的阴精又喷射而出,真是太美了,我的龟
头被淫精一烫,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精子,像喷
泉似的,全射到她的子宫内。“爸爸,别射进去!”高潮中,她伸出小手握住了
我的鸡巴,意欲抽离阴道。
抱住了女儿肉体,又顶进了几分,鸡巴一阵阵脉动,在女儿的阴道里抽搐着,
喷射着最后的精华。
“爸……”女儿抓住那里,往外撤着身子,明白女儿的意思,可那一刻我象
着了魔似地就是有一股想化进去的感觉。
“闺女,亲闺女。”我叫着,努力钻进去,再钻进去。
全身一阵抖动,知道最后的一滴也喷射完毕,才全身疲软地瘫下去。婷婷抓
着那里的手也无力地搭在鸡巴上。
“好闺女,舒服吧?”高潮后的余韵让我感受到性爱的美妙。
我俩静静的拥抱着,享受这射精后的片刻美感。慢慢的我们恢复了理智。
“爸,下来吧,我们俩不能这样,否则等下弟弟看见了,那一切都完了”
爬下女儿肚皮的一刹那,隐约地看见两人粘在一起的阴毛,透过两人的腿间,
女儿的阴唇像一只小嘴含住了我的鸡巴头,恋恋不舍地退出来,只是慢慢地挪动
着大腿,看着那淫猥的情景。
“爸,你在干什么呢?”
低下头专注地看着,看着亲闺女的阴唇吞吐着父亲的阴茎,光那情景就令人
血脉喷张,更别说刚才的一番天人交战。
“你看,看爸爸和你……”我期待着和女儿一起欣赏这个场面。
婷婷凑过脸来,一下子羞得捂住了嘴,“羞都羞死了,你个坏爸爸,让女儿
看那个。”说着不顾我的感受,硬是撤出身子,性器脱离的那一刻,婷婷的阴道
发出“波”的一声,随即有空气“咕咕”地排出。
好淫猥!父亲和女儿连在一起,好淫荡!闺女和亲爹一床翻滚。
看着女儿蜷曲着腿,阴户变换的各种形态和由于两腿地抽离又把阴户挤夹在
一起而变得丰满鼓荡,心理的欲望一下子又激荡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