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 第四卷 草原雨落 紫藤,石榴花(7)

  第七节紫藤,石榴花(7)
  呢呢跨骑到了爸爸的身上,用一只手的两根手指尽力把自己的小逼儿撑到最大,另一只手就扶着爸爸的大鸡巴放
到了撑开的小逼儿的口上。
  只是让爸爸进入到自己阴道里一个龟头,呢呢就让妹妹扶着自己套弄着爸爸的龟头磨了起来。
  梅玉的乳头赛进了男人的嘴里,她那大二涨饱的乳房就完全盖住了男人的脸。虽然这盖在自己脸上的乳房让男人
的呼吸有些不够顺畅,但是男人却非常喜欢在这样微微窒息的滋味里尽情地去品味,自己心爱女人那柔美的乳房。
  让男人的手更方便地在自己逼儿上揉摸着,梅玉一边注意着两个女儿,在磨她们爸爸的大鸡巴时不要有激烈的动
作,一边抚摸着男人的头发和他说了起来。
  是柳静,也是现在的李静,在学校开学已经过了半个学期后她才回到了学校。从目前打听到的原因里知道,是柳
姨的丈夫在回到老家不久,就一病不起了。看到柳姨(柳静的姑姑)一个人照顾病重的姑父非常的辛苦,柳静就跟学
校请了长假后和柳姨一起照顾病重的姑父。
  柳静的性子非常的执着,任凭柳姨怎么劝她,她也不肯回学校上课,而且在柳姨劝急了的时候,她就拿休学来堵
住柳姨的嘴,让柳姨不得不同意她留在家里和自己一起照顾病重的丈夫了。
  姑父的病终于好转了,柳静也在半个学期过去后回学校上课了。
  世界上总是有许多的事情非常的巧,在柳姨随姨夫回老家后,就一直托人在打听着他们的去处也打听出了结果,
姨夫老家就在陕西,只要翻过了男人现在住地的这座山,再走上不到六十公里就到了姨夫的老家了。
  相邻不足百十来公里的距离,却费时好多的时日追过半个中国来打听,这不能不说世界说大的时候就是大,说小
的时候也足够的小了。
  先去看柳姨和姨夫,然后再去学校找柳静,是男人在听完梅玉的说的事情后在心里的决定。只是他目前要做的工
作是,把三个女人都操好了,再把自己精囊里积存的精液都发射出来。
  从梅玉那压贴在自己脸上的大乳房下把脸钻出来,骑在男人身上磨着的呢呢也浅浅地来了高潮。男人双手托住呢
呢的腰,一边稳住她那软了的身子,一边在她的小嘴上亲吻了起来。
  梅玉从背后贴住了男人,用一双大乳房在男人的背后磨着,在时不时地凑过头去和男人亲吻几下,再和女儿亲吻
几下。
  一直负责给姐姐的逼儿掌握套弄爸爸鸡巴尺度的喃喃,在爸爸的手接过她的任务后,也有了闲暇的时间。于是她
从姐姐和爸爸另一侧把头凑过来,让自己的,姐姐的,妈妈的三条舌头与爸爸的那条大舌头在空中纠缠了起来。
  在高潮中软了些的身子又了点力气,呢呢就主动都把爸爸的大鸡巴让了出来,原来想谦让着女儿喃喃的梅玉,却
被两个女儿加上一个男人的按到了男人的鸡巴上。
  先舔着沾着女儿淫水的大鸡巴,在同时也半撅起屁股让一个女儿来舔着自己毛烘烘的逼儿和紫红的屁眼。等自己
的逼儿更湿润了,等自己的屁眼也被女儿的小舌头舔干净了,吃干净男人大鸡巴的梅玉,就让一个女儿用手指撑着自
己的逼儿,一个女儿扶着自己的慢慢把男人的大鸡巴套了进去。
  比女儿套进鸡巴的尺度稍稍多上那么一点,梅玉就轻轻地摇动着屁股在男人的鸡巴上磨了起来。一个是因为怀孕
了不能过于剧烈的活动,一个是因为这样也可以按照双修的法门来调整自己,所以男人家里的女人中,尤其是这些怀
了孕的女人,在这样地套着男人鸡巴的时候,总是要做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
  不过家里的女人们是一举两得了,可是男人的鸡巴就要接受更多的磨练了。是呀,以前是整根的鸡巴操进女人的
阴道里都想鸡巴要是再长一点就好了,现在就是能浅浅地把个龟头弄进去。以前是叫着喊着的让男人快点快点再快一
点,现在几乎让男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让女人一下下的慢慢的磨!欲求不满的多是女人,现在又了一堆的女人的男
人,却不得不每天都要忍受这样的磨练!在每天的磨练里,男人非常非常的辛苦?
  看到喃喃骑到了她爸爸的大鸡巴山,玉莲就慢慢地把车开了起来。这是一种良好的自我保护意识,如不是这样的
话,等喃喃从她爸爸的大鸡巴上下来的时候,玉莲才没有勇气一个人来挑战,男人那被这母女三个把鸡巴磨出真火的
男人来。
  车开到了男人家现在的院子里,男人先把一上车就羞得钻到角落里去的香秀,从车上抱下来送到屋里去,接着,
梅玉和她的两个女儿也被男人从车里抱进了屋里去了。
  等玉莲把车停到院子中不碍事的地方,还没来得及从车上下来,男人已经走到了车前一把拉开了车门,将玉莲‘
恶狠狠’地按到座椅上,一边用巴掌抽着她的屁股蛋子,一边把她的连裙子带内裤的全都扒了去。
  几乎是有些粗暴地在扇红玉莲的屁股蛋也把她的小穴给揉出了水,男人不顾她的挣扎和试图的解释,就狠狠的吻
着她的小嘴不让她说话,下面已经掏出来有一会儿的大鸡巴再猛地往她的小穴里一操的,男人抱着下半身光光的玉莲,
一边操着的一边朝屋里走去。
  刚操着玉莲来到里屋的门口,从里面匆忙出来的二姨就把这姿态极不雅观的两个人给拦住了,还等二姨跟男人说
点什么,男人身后已经传来一声惊叫和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是什么人在自己的身后惊讶与慌乱,扭过头看的男人只是见一团绿色的影子闪出门去,却没有看清这团绿色影子
的真面目。
  只是,男人还有来得及问二姨什么,二姨就把他急急地拉到别的屋里去了。
  二姨只是笑骂着男人猴急和不要脸,于莲只是有些羞涩却没有去责怪男人的鲁莽,她俩跟男人一起解释了一件事。
  是母亲和虹梅商议的给家里请来了一个妇产科的大夫,两个护士和一些堪比一个专业医疗队才配备的医疗器械。
不用想别的了,男人家的女人从孕期到生产,看来都将在这座深山的院子里来完成了。
  那一团在男人眼前的消失的橄榄绿,是两位刚退伍下来的女特种兵。因为男人不可能天天都守在这个院子里,而
家里的安全也需要人来维护,所以这两个女特种兵就拿着虹梅给的配枪,到男人家现在院子院子里来报道了。
  人家才来,男人就当着这些人的面唱了这样一出乌龙大戏!饶是男人老脸厚的跟身后的大山一样,现在一听二姨
和玉莲解释完,他也真想躲到某个地方先去凉快上一阵子啊。
  该怎么地出来见着几位被自己和自己家人委以重任的客人?摆了自己乌龙的男人有点走神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