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场上的奴姬1

  整个城市都燃烧起来了!
  琳蒂斯公主此刻却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一片火海之中,
战士们的撕吼声,平民们的惊叫和孩子们的哭喊着充斥着一切。公主转过头,她
触目所及之处全是一切红色,雄雄燃烧的毁灭之炎,代表着杀戮的血锤旗以及人
们身上流出的凝稠之血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全部色彩。
  “公主!王子的军队在大平原之上受到奇袭而大败,王子本人也已经……”
一个年青的骑士慌乱赶到琳蒂斯公主身旁,他衣甲残破头上佈满着鲜血,甚至连
包扎也来不及进行就赶来禀报情况.
  “怎麽会这样?”公主眼前一黑,儘管眼前的情景早就说明了一切,但当真
正听到哥哥的噩耗之时,公主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公主,现在情况已经刻不容缓,请您立刻随我们前往城西。”骑士坚毅地
举起佩剑,“我们就算拼死也要保住提纳尔王家的血脉!”
  “不,提纳尔王家最后的血脉有姐姐一个人就可以了。”琳蒂斯公主冷静地
拦下眼前的骑士,儘管眼泪还挂在她美丽的脸庞上面,“各位忠勇的骑士们,作
为提纳尔王家的公主,我能不能最后一次希望你们成为我的利剑?”
  “我们随时听候公主的命令!”剩馀的骑士齐齐下跪,作为阿塞雷亚第三公
主,琳蒂斯提纳尔公主以她的聪慧和美貌享喻全国上下,她既是公正贤明的领主,
也是温柔慈爱的大地母神之神官,从公主诞生的那一刻起,阿塞蕾亚蓝宝石公主
的美名就成为了整个王国的骄傲。
  “现在集结起所有剩下的士兵,一齐向城东移动。途中我要你们扛起我们王
国的旗帜,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在那里. ”
  “不,我们不能这麽做!”骑士着急地抬起头,他很明白公主是想要以自已
作诱铒为她的姐姐以及城中的难民挣取逃走的时间.
  “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琳蒂斯冷冷地重複,她很明白在这个争分夺秒
的战场上,每一次迟疑就会代表着一具生命的消逝,现在她必须果断。
  “是,属下听令!”儘管痛心,但骑士们还是选择听从了公主的命令,因为
他们很明白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就这样一支不到五十人的军队,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奔赴到了战场的第一线。
琳蒂斯公主此刻手持利剑走到队伍的最前方,做为神殿的神官公主从小就跟随着
哥哥偷偷学习剑术,儘管剑法并不是一流水准,但至少也有着和普遍士兵对峙的
实力。
  “哥哥,请赐于我力量吧。”琳蒂斯暗暗祈求,现在不是退缩和悲伤的时候,
公主很明白,挣扎奋斗的战士们需要她,绝望中的难民也需要她。于是她咬着牙
第一个冲向挡在他们眼方的敌人,公主挥舞着利剑,用尽全身的解术刺出一剑又
一剑,当眼前的敌人倒在血泊中之后,公主听到了战士们欢喜的呼喊声。
  “战姬!”“女武神!”琳蒂斯听到各式各样的称呼在讚美着自已,美丽公
主不顾自身安危奋战的英姿激励了所有处于绝望中人的心灵,他们欢呼着聚集在
公主身边,簇拥着公主前进. 琳蒂斯的影响力超出了她自已的预计,抵抗的人变
得越来越多,所有人齐心协力奇迹一般地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在琳蒂斯的带领下,抵抗的战士们夺回了被攻佔的城东堡,然后以此为据点
一边不断抵挡敌军的攻势一边掩护平民撤退,情况变得顺利起来,琳蒂斯的眼睛
里甚至一度燃起了希望的火种.
  然而,在血色巨锤旗帜下的铁骑军到来之后,这股刚刚燃起的希望火种就瞬
间被掐灭烬尽. 嘶吼的呼啸声轻而易举就撕破了刚刚筑起的防御工事,重骑兵们
无情地碾碎着眼前的一切,重锤铁斧所过之处尸痕遍野,无论琳蒂斯怎麽努力都
无法冲出敌人的重围,身边的战士变得越来越少,手中的利剑渐渐变得力不从心,
甚至连眼睛也被汗水所佈满.
  “通!”突如其来的重击击打在了公主的脑后,琳蒂斯立刻就倒了下去,不
醒人事。
  鲜红的火焰吞食着一切,包括着琳蒂丝所有的幸福。接下来迎接这位年仅20
岁不到的可怜公主的,则是深邃无尽的黑暗,看不见一丝光明。
  佣兵王国赛拉曼位于西方诸国东面的入海口之上,其实与其说是一个国家更
不如说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城市。对于整个塞拉曼来说,力量代表着一切,有力量
的人可以随意支配别人的生命和财富,而无力者只能任人屠宰。这里盘距着最强
有力的佣兵团和最目无法纪的犯罪者集团,他们是塞拉曼强大的力量来源,强夺
胜于苦耘,这是塞拉曼人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同时也代表着整个城市的基础格局。
当然对于这个佣兵城市而言,另一个着名的财政来源就是那个庞大而体系完整的
奴隶市场,在这个城市每天都有大批量的贩买人口,奴隶对于塞拉曼来说根本没
有任何的人权,而是做为一种货币被使用和流通着。
  女奴或者说性奴买卖也是一大亮点,这种交易不仅为整个城市提供了大量的
货币收入,同时也是维持庞大佣兵团和犯罪团体的重要砝码. 男性趋之若骛的一
大理由也就是为了购买各国美丽的女奴和进行各种性虐游戏,某种程度上来说这
里是女人的地狱,男人的天堂。
  在赛拉曼最大的交易广场上,新一轮的女奴竟拍开始了。
  巨大的圆环台上有许许多多身着薄纱被绑着的女孩,这些女孩全是从其他国
家掳过来的,她们个个都很新鲜,当然也很漂亮。女孩们浑身颤抖地挤在一起,
她们羞耻得闭着眼睛,在众目睽睽下光着身子让人欣赏,这种事她们从前可是作
梦也不会想到过的,如今却不得不面对。几个劳工手拿光滑的鞭子,不需要任何
理由,只要他们想,他们就可以随意抽打任何女奴。事实上她们每一个人都至少
被鞭打过十次以上,身体已经牢牢记住了这种痛苦,以至于每当劳工拿着鞭子走
近她们的时候,她们就会反射性地缩起身子发抖。
  所有的女孩身上都有锁链,同时颈上都戴有象徵奴隶身份的颈圈,颈圈上挂
着一个小牌子用来标明她们的价格,虽然赛拉曼的女奴货源是如此的充足,但这
个世界上毕竟美女只占少数,所以每个人其实都价格不菲。只有一个女孩是特别
的,她被摆放在最高的位置,为了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她。凭心而论,无论从哪个
角度来说这个女孩都是上帝的杰作,她大约20岁左右,留有一头如瀑布般炫丽的
金色长髮,身材凸落有致而皮肤却有如丝绸般光滑,很显然她是一位生长在温室
里的贵族小姐,但从大腿内侧富有弹性的肌腱来看女孩又拥有一定的剑术功底。
温柔中夹杂着些许的腱美,能同时拥有这两种特性的女孩并不多见,这让她作为
商品的价值更高了。
  女孩的开价十分之高,高到令在场最富有的人也乍舌的地步,然而当人们看
到竖在女孩身旁的小木牌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物有所值。琳蒂斯缇纳尔,
阿塞雷亚的珍宝——蓝宝石公主琳蒂斯,大地母神的神官,在西方诸国的比武大
会上,唯一一位两度担任爱与美的代言人的人物。在听闻阿塞雷亚王国陷落的情
报之后,曾有无数人打听过这位声名远扬的公主消息,每个人都想把这位亡国的
公主当作自已的玩物,而现在这位曾经无数男性梦中情人的女孩就像娼妓一样半
裸着身子,被像商品一样出售,所有的人都兴奋起来了。
  然而公主的价格实在太高了,因为为了防止绝望的公主自尽,数百名从阿塞
雷亚抓来的难民将被捆绑出售,这样一来除非是拥有大披土地的奴隶主,其他人
肯本就不可能拿出如此的价钱来购买这麽多数量的奴隶.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在
场几乎所有人都歎了口气,然而所幸拍卖还没开始,现在任何人都有权利随意预
览商品。
  “好了,正式拍卖前让我们先举行一个小小检测大会吧。”在主持人的命令
之下,两个役工拉扯着绑在女孩颈上的铁链,把她拽到了场中央,然后双手高举
过头系在一根木柱上面。
  “现在这位场中央的女奴,就是传说中的阿塞蕾亚蓝宝石公主琳蒂斯!众所
周知阿塞蕾亚王国在两个月前陷落,我知道这里的很多人都曾经打探过这位蓝宝
石公的下落,可惜本人三生有幸,公主最后落在了我的手中!”主持人举起手指
放在嘴边做了个夸张的动作,“小声告诉大家,公主她还是个处女喔!”
  顿时下面齐声叫好声响起,只见男人们一个个人摩拳擦掌用饥渴地眼神看着
台上羞红了脸的女孩。
  “当然了,公主的出价是很高,不过也物有所值不是吗?”主持人回过头,
抓起公主的头髮强逼她抬起脸,“看这个脸庞,多麽清秀漂亮?”
  接着又伸出手将琳蒂斯的右乳从单薄如纱的衣服中拉出来,很色情地挤了挤,
“再看看这奶子,又大又坚挺,丝毫不下垂啊,有多少女人能这样?”
  人群的叫好声更激烈了,而琳蒂斯则脸红地更害怕了,巨大的羞耻心让她恨
不得找个地洞鑽下去。女孩轻声抵抗着,但身体被铁链牢牢地锁着,一点也动弹
不得。
  “接着再看看这里!”主持人说罢不等公主反应过来,就一把抬起了她的一
隻大腿高高向上拉起,露出了少女隐私的密穴!
  人群沸腾到了极点,叫好声此起彼伏。主持人斜着眼看了看闭着眼睛神情紧
张的公主,然后举了举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这个价很高,我想可能有些人还不放心,怕是买回去受骗. 所以呢,在正
式拍卖前我想举行一个小小的评测仪式,让大家放心!”
  “哎?”琳蒂斯吓了一跳,她不知道有什麽在等待着她。
  “先看看这脸吧,看看这蓝宝石一样清澈的脸庞。如果有人想弹一弹这俏美
的脸庞,摸一摸这光滑如缎的秀髮,然后再和这只甜蜜饱满的双唇来一次亲密接
触的话,50枚金币,50枚就可以来一次!”
  人群发出了唏嘘声,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是贪婪的主持人借此敛财的另一手段。
50枚金币,仅仅只是一枚纯金币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足以让一个普通家庭生活不
少时间的了,而50枚金币仅仅只是换来一顿热吻而已,听闻报价之后不少人垂下
了头.
  然后总有人愿意高价去换来公主的热吻的,很快一个贵公子模样的男人就跳
了出去,弹了弹手指一枚纯金币就弹到了主持人的脚下,他的手中还拎有一袋。
  “嘿嘿,听说你已经有末婚夫了吧?那虽然不是初吻,但至少是第一次被强
吻吧?”男人一把推开了两边的奴工,然后走到女孩身前。他先是很色情地动手
摸了摸公主羞红的脸庞,然后依着下面的呼声,对着脸颊戏弄似地弹了几下,接
着一把抓住女孩垂下的秀髮往后拉,迫使她仰起头,琳蒂斯发出一声短促的哀鸣,
但嘴唇刚刚张开就被男人粗暴地堵住了!
  全场纷纷竖起手指,称讚男人的手法。于是有了第一个,第二第三个也接胂
而来,短短的时间内,琳蒂斯公主竟然被迫于三十多位不同年龄的男人接吻,当
最后一个男人走开的时候,公主的脸庞已经变得湿漉不堪,原来清秀的俏脸上佈
满了唾液。
  “好了,看来大家很愉快嘛?那麽进入第二环节吧。”主持人把钱送给手下,
然后拉下琳蒂斯的上衣,露出了丰满坚挺的双乳。
  “不要,不要这样。”女孩无力地乞求,然而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只是让众
人平添了一分嗜虐感而已。
  “看看这两奶子啊,你们有没有在别处看到过更好的?”主持人一手握起一
隻,展示给众人看。
  “当然有,我家的女奴奶子就比她的大!”有人不满地叫起来了。
  “是啊,又大又肿,像馒头一样。的确比她的大,但有她的坚挺吗?”主持
人大声回应,顺便握得更紧了。可怜的公主只能吃痛地忍受这一切。
  “这,我那里的女人就比她挺!”又有人回道。
  “恩恩,坚挺到只有两颗豆豆?像洗衣板一样?有公主的奶子这麽大吗?”
主持人朝地上吐了口口水,然后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80枚!80枚金币就能摸一摸琳蒂斯公主又大又坚挺的奶子,有谁愿意???”
主持人接着大吼。“这可是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啊,普通情况下你们谁碰得到?
来来来,不要犹豫了,上来吧!”
  不可否认,这个主持人的确拥有不错的口才和煸动力,人群的热情完全被吊
动起来了。不断有人出价,琳蒂斯脸怀厌恶地抗拒着不断包围上来的男人,男人
的手伸向她的乳房,女孩不断抵抗摇头,可惜身体一点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
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男人怀着下流的笑容走到她面前,任意玩弄自已可怜的双乳,
眼泪在女孩的眼眶中转动,但她努力不让自已哭出来。
  “很好很好,大家都很积极啊。”主持人眉飞色舞地点着手头上的金枚,这
只是一笔巨大的钱财啊,只见他磕了磕然后大声宣佈,“那麽我什麽也不说了,
接下来是最后的环节。我们蓝宝石公主大腿间的那个洞,她还是处女,处女喔,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但现在!100 金币一次,100 金币,而且只能用手指,愿意
地人上来!!!!!!”
  起初还有人面面相对,但当第一个人走上台的时候,下面人顿时一声哄叫涌
上台来。
  “啊,不要碰我!”她轻声尖叫,但被男人们的哄笑着盖过. 他们掀开她的
裙子,侵入她的肉穴。就好像刻意为难可怜的女孩一般,男人将手指探进她的肉
缝里,然后用夸张的速度抽动着,激烈的刺激让女孩忍不住微微颤抖,她拼命咬
着牙不让自已发出声音来。正当她吃力地承受男人手指的煎傲时,另一个男人走
到她身边,用手抻向少女那温暖柔嫩的丰臀,然后用力地揉搓起来。在双重的刺
激之下,公主难堪地低下了羞红的脸庞,丰满的大腿忍不住微微打颤,而丰硕的
乳房也因为身体关係醒目地摇晃在众人面前。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男人们越来越兴奋了,场面似乎失控一样。他们
围聚起来伸向她的每一个部位,男人们抓住不断摇晃的丰满乳房,大力的揉捏着,
脸部,小腹和背部,女孩身上的每一片肌肤都在无情在遭受着摧残。
  她急促地喘吸着,拼命抵抗,感觉自已就像沉浸在羞耻的海洋之中一样,所
有人都在看着她,想看着曾经高贵的公主出丑的模样。琳蒂斯公主想到了死,然
而却连死的权力也没有,有许许多多性命牵系在自已的身上,一死了之固然简单,
那自已又怎麽能牵连到其他可怜的民众呢。
  预览活动继续进行着,蓝宝石公主被出售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王国,大批
的人群涌向广场。公主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聚集过来,整个人脸色都变白了,身
旁的役工笑着告诉她,这可能是佣兵王国建国以来的第一次。
  “哎哎,这个女孩真漂亮,说不定真的是那个琳蒂斯公主哎。”
  “不好说啊,那些公主整天生长在皇宫内,哪个不是这麽细皮嫩肉的?”
  “但是你们看她的眼睛,那和艾塞雷亚蓝宝石湖水一样颜色的眼睛,不会错
的。”
  “傻瓜,这就是他们的高明之处,琳蒂斯公主最大的象徵就是她的蓝宝石眼
睛。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只要找到一个有类似眼睛的女孩就可以冒名顶替,
你看看她的出价,这简直是天价啊。”
  “哦?似乎有人在质疑我们公主的身份啊?”主持人说道。
  “是啊,你们的开价实在太高了,蓝宝石眼睛不足以让我们相信那位公主的
真实身份,还给一些什麽证据吧?”有人在下麵喊。
  “证据嘛,我们的琳蒂斯公主自身就是最好的证据。”主持人转过头,“来,
琳蒂斯,你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证明你自已,你是独一无二的,让他们看看吧。”
  “你这个恶魔!”公主用愤怒的眼神看着眼神的男人,她知道他想让自已干
什麽,她想拒绝,但很快一个响亮的耳光拍打在女孩美丽的俏脸上,“你叫什麽?
别忘了,你已经不是什麽公主了,看看你自已吧,马上你就会是一个整天趴在地
上任人操的婊子而已。”
  男子的下手很重,鲜红的掌印与雪白的脸庞呈现出一种鲜明的对比。公主怒
视着对方,全身都在不住地颤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对方早就死了。终于,
琳蒂斯还是妥协了,她慢慢转过头,垂下眼皮。
  勇敢而忠诚的年青人啊虔诚而恭敬的护国者啊现在,吾以大地母神的名义赐
与汝,王国骑士之名从此,汝将是王国的利剑,人民的坚盾请以博爱和奉献之心,
守护真理和正义!
  愿大地母神永远加护于你,为这位光荣的年青人献上祝福和荣誉
  琳蒂斯说话越来越低,最后几乎是流着泪将这段叙任词说完的。同时作为公
主和神官,琳蒂斯经常被请来执行年青骑士的受封仪式,在光荣的礼堂之上,公
主亲自为一个一个正直的年青人涂上神圣的香油,然后把一柄崭新的佩剑轻点年
轻人的肩头,正式赐于他们骑士的名号。这是多麽庄严神圣的仪式啊。
  “哦哦,真的是那个琳蒂斯公主啊。”
  “对对,这些叙任词我在哪里听过. 对了,在西方王国那他妈的比武大会上,
她当时担任那个象徵爱与美的公主,对胜利者用的也是这类似的词句”
  “好了,现在各自想必相信我们琳蒂斯公主的真实身份了吧?这个开价并不
过份,你们不这麽认为吗?”
  拍卖很快开始了,一个个女孩被带到主览区,然后被摆成各种格样羞耻的姿
态,供在场的人随意品赏和讨论,然后在一阵阵哄抢声中可怜的女孩们纷纷被出
价最高的买主买走,成为他们的玩物。
  接下来转到琳蒂斯了,公主颈上的项圈被连上了一根粗绳子,然后像动物一
样被役工牵到台前。役工重重地踢了她的膝盖后部,公主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顺从
地跪了下来。然后役工又踢了她一下,女孩轻呼了一声,羞耻在分开双腿露出自
已的阴处。
  公主就那样一丝不挂在跪在众人的眼线之前,她垂下头用长长的秀髮掩住自
已羞红的脸庞,大腿分开,双手绑在背后形成了一幅美妙的性奴屈服图. 然而谁
又能想到仅仅在一个月前,这个美丽的公主恐怕还正坐在城堡内,享受着优雅而
高贵的生活呢。
  竞拍非常的激烈,毕竟蓝宝石公主的身份太有诱惑力了,任何人都想拥有她,
佔有她然后将这个高贵的公主骑在自已跨下,尽情的凌辱和玩弄。当然或许还有
其他更有价值的用法,总之用途实在是太大了。竞价越来越高,很快就超出了赛
拉曼有史以来最高的出价,整整是一个普通女奴的32倍价格!
  最终可怜的公主被一个名叫劳伯斯的中年奴隶主购得,从油腻的脂肪和那双
色迷迷的小眼中就可以看出这个肥胖的男人绝不是善类,想到今后可能的命运年
轻的公主就不禁泪流满面,无穷无尽的凌辱和虐待等待着她,自已是否能够承受,
又是否能够战胜呢?她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