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教师的肛门调教(1)

我站在网吧门口,看着网吧牌子上闪烁的霓虹灯,心中起伏不定,犹豫许久之后,我还是轻轻的拉开了网吧的门,走进了网吧之内。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惊动了柜台里面的那个小姑娘,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
我登时心中一慌,立刻面红耳赤了起来。
像我这样,鼻梁上架着一副纤秀的金丝眼镜,穿着性感的黑丝袜和高跟鞋,身上穿着一套青色西服套裙的知性女人,半夜三更的时候出现在网吧,确实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
“通宵10元!”柜台里那个小姑娘懒洋洋地看了我一眼,一边迅速地登记着我的身份证,一边还在贪婪地吃着包零食。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网吧上网,一进门,封闭场所里浓重的香烟味道和霉味就几乎令我窒息。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可在这里上网打游戏的人还真不少,不少看上去还是半大孩子的男孩子大唿小叫地玩着英雄联盟,吵闹的声音让人头都疼了。
  很快,那小女孩将我身份证和张上网卡扔了过来。我环顾了下大厅,好不容易看到在厕所旁有个僻静的位置,说实话,我一个30多岁的少妇,深夜来到这样个网吧上网,自己都觉得全身不自在。
网吧的电脑开关不知在哪,找了半天才找到,开机都用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登陆了QQ,那个男孩子的头像已经迫不及待地跳动起来了。“贱货,这么长时间了,磨蹭什么啊?!”
电脑屏幕上跳动的字符丝毫没有客气,我只觉得脸颊发烧,幸好旁边的座位上是空的。我急忙地回复道:“我已经到了那个网吧了,主人!”
“贱货,害得主人等了你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想挨揍啊?!”
  “对不起,主人,奴已经是最快时间赶过来了呀!”其实,从答应来这里见他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我连化妆都是急匆匆的,可QQ里这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却蛮横地非要我向他道歉不可。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主人,贱奴知道错了,请主人原谅贱奴!”
  无奈之下的我只好顺从了。
“贱货,自己滚到主人这里来,穿过大厅,后面有排包厢,第六个位置!”
看到他的命令,我忙不迭地关掉了电脑,往后张望,原来在我现在位置到大厅的另一头,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着排火车座,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包厢了。
我是今晚刚刚在一个SM论坛认识的这个人,一聊之下发现是一个城市的,在QQ上玩了一会虚拟调教,经不过他的软磨硬泡,才答应出来见他。
  包厢里那个年轻男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迎面就闻到股难闻的香烟和几天没洗澡男人身上的油腻味道。戴着副眼镜的他却没有让人有斯文的感觉,脸上疙疙瘩瘩的青春痘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向上翻起的嘴唇使他显得很粗鲁,而那放肆不怀好意地看着我的眼光和神态更让我有着股转身想走的感觉。这就是我第一次真实见到网上认识的人吗?!
  年轻人见我呆在那里不动,猛然站起身,一把拽住我的手臂,我还想挣扎退缩,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我了。他年纪看起来只有十七岁左右,力气却比我大很多,一把我把拽到了他的身边。
  我孤弱无助地四下求救似地张望着,嘴唇蠕动了下,但却没出声。他抓住了我的手臂,把我半跌半撞地连拉带拽地拖进了卡座,等到他把我按在靠墙那边的沙发上时,我挣扎着扭动了下身体,起先还低垂的头微微仰起,有些敬畏的看着这个比我小几十几岁的男孩子。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粗鲁野蛮。粗暴的动作和几乎无法抗拒的异性力量让我都不知所措了。我本能地想抵抗,可当我的手接触到他那硬邦邦的手臂时,我发现以我的力量对抗他几乎是完全徒劳的。当然,我也可以选择高声喊叫,只要一张嘴,我知道立刻这一切就会结束,可我却真的如同在做梦一样,怎么都醒不过来了。
  他粗鲁的一把将我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然后用力的抓住了我的乳房,粗暴的揉了起来。
  五年了,包括离婚前的两年,我的身体就没有再接触过男人。我也是个人啊,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虽然他的动作笨拙而粗暴,虽然隔着乳罩和连衣裙,可毕竟那是双异性的手在我女人敏感的部位放肆地驰骋。我一下觉得脑海里成了一片空白,全身的肌肉都如同瘫痪一般,酥软了下去。他弄得我有点疼,可我别说是抵抗,连求饶的勇气都没有了。
忽然一下,他又紧紧把我抱住,他力气真大,身体硬硬的,抱得我几乎连唿吸都停止了,这下彻底让我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五年的空白使我丧失了所有的理智。
  他就这样紧抱着我,而且总有只手在我身上肆意地抚摩,我被他弄得呼吸有些急促,周身的热量在此时仿佛都倾泻出来了。
当一股烟臭味压向我嘴唇的时候,就如同一剂清凉剂,我丧失的理智和意识忽然又回来了。天,他只有我的学生那么大,又是刚见到的。本能的反应使我立刻紧闭上嘴唇,头开始扭来扭去地回避那散发着股大概没刷过牙和香烟混合恶心味道的嘴。
  几番的抵抗大概让他感到了恼怒,我忽然觉得脑后头发一紧,头刚往后一仰之际,一个耳光就火辣辣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顿时,我的眼眶中润出了泪水,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耳光啊!
  我不知所措的捂着脸颊,泪水模糊了我的眼,不敢抬头直视他。
  头发被他抓得很疼,“啪!”又是一记耳光,脸上一记记火辣辣的,疼痛还在其次,更多的是屈辱。他那本来就让人感到有点害怕的面容在我面前变得越来越狰狞了。我想喊,可声音却只是在舌头里打了个转又回去了,眼泪已经止不住淌了下来。
  天啊!我一个人民教师,竟然半夜自己来到网吧,被一个跟我学生年纪差不多的半大孩子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的打在脸上!
“别……别打了……呜呜……”终于,我用极轻微的声音哀求道他,同时屈辱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见我服软,他这才哼了一声,松开了我的头发,散发着口臭跟烟味的嘴巴立刻堵住了我的嘴。
  他大概从来没和女人接吻过,好几次牙齿都咬疼了我,可我不敢流露出稍许的不快,相反,在他的搂抱和抚弄下,我只能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来迎合他的趣味。刚才的那顿暴打非但使我在他面前失去了任何的反抗勇气,同时也将我刚才激发的生理欲望消磨去了大半。
  看得出,这个男孩没接触过女人,我忽然真后悔自己的冲动。可当我看到卡座外已经显得空荡荡的网吧大厅的时候,我忽然又害怕如果我现在提出要离开是不是他还会做出其他伤害我身体的举动。的确,虽然我已经是个成年女人,可我天性还是属于懦弱胆小的,这次从来没有过的经历也许只是场梦吧!
  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的绳子,我不由得全身一震。是啊,我认识他就是因为我已经不可自拔地喜爱上了被捆绑。如果要追述,那大概还是在我读小学刚毕业的时候。发育得很早的我已经初懂人事了,在一次小朋友的游戏中,我扮演一个被敌人俘虏的女游击队长,当我被小伙伴们五花大绑时候,我第一次感到了生理上巨大的冲击。从那以后,我就对电影电视里那些被捆绑,被塞上嘴巴的女人发生了莫大的兴趣,虽然我一直把这个冲动隐藏得很好,可我内心里想自己也被捆绑,也在失去自由后任凭男人摆布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当然,直到结婚,有了孩子,我都把这个当作是自己最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我那被捆绑的欲望也从来没真正满足过。离婚这么多年了,在没有男人的日子里,我原先这隐藏的欲望终于有了可以偷偷满足的可能,当女儿不在家的时候,我会偷偷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尤其是喜欢那绳索摩擦我女人最私密的地方的感觉。
  在这个地方被捆绑,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看看周围,卡座的坐椅靠背很高,网吧大厅里也没什么人了。我的心开始狂跳。
  我终于把自己的双手反剪到了身后,转过身面对着墙壁。和自己捆绑自己的感觉真的两样啊!粗糙的绳索一下将我的手腕缠绕住了,我全身又开始发热发烫,唿吸也急促起来。
  绳子捆得很密,但不是很紧,一点都没麻木的感觉,却没有希望挣脱。我低着头,已经能感到自己的乳头开始坚挺着顶着胸罩的感觉。但当他忽然站起身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你……你要去哪里?!”我惊慌了,要是让别人看到我被捆着,这还不闹出大乱子!
  他诡异地一笑,没有理我,径直往大厅走去,我想喊他却又不敢,只好拼命蜷缩起身体,惟恐别人看到我。
  网吧里已经没有了我刚进来时候的嘈杂,我偷眼望去,周围的人应该都没注意到这里。好不容易定了下心,我开始极力地挣扎起来,可是很快我就知道,想要凭我自己的力量挣脱捆绑几乎是不可能的。眼泪一下又一次涌出了我的眼眶。
过了许久,他终于回来了,不知为什么,看到他的身影,我的缩成一团的心竟然放了下来。天哪,这个半大孩子,竟然给了我一种安全的感觉。  
  我怔怔地看着他,不过好歹舒了口气。
  他又一次搂住了我,将手捏在我的乳房上,我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尽力表现出温顺而驯服。刚刚那些耳光,把我打的怕了。
  我被他弄得全身酥软,尤其是耳根和脖子,在他男性的呼吸下,更是痒得让我难以忍受。
  他忽然停下手来,手伸进兜里摸索起来。
  我奇怪的扭头看他,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命令道:“站起来!把屁股撅起来!”
  我刚刚楞了下神,脸上立刻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不敢再迟疑,立刻恭顺的站了起来,屁股对着他撅了起来。
  在一个半大孩子面前,摆出这个屈辱的姿势,我脸颊烧的通红,又害怕别人看到,小心的四下张望着,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才稍稍放下心来。
  裙子从后面被撩了上去,我的屁股整个露了出来。
  按照他的规定,我穿了一双连裤丝袜,裤裆是剪开的,里面是一条窄窄的丁字裤,连完全遮住臀沟都无法做到。
  女人私密的地方,以如此屈辱的方式暴露在一个半大孩子的面前,我羞的抬不起头来,心中一团乱麻。
  忽然后面一凉,他竟然把那个小瓶子插进了我的肛门!
  “啊,你……”
  我吃了一惊,刚刚转身说了两个字,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同时听到他冷冷的说道:“安静点!贱货!”
  我立刻闭起了嘴巴,感觉插进我肛门的是一个塑料的东西,一股冰凉的液体被挤入了我的肛门中。
  “自己把烟头塞进屁眼里去!”弄完这些之后,他冷冷的下了命令。
  听到他的话,我脑袋一阵发晕。
  但是我心中对他已经非常的害怕,听到命令之后,吃力的转过身,用反绑在背后的双手摸索着电脑桌上的烟头,然后一个一个的塞进自己的肛门。
  还有比这更屈辱的事情吗?被人把开塞露灌进了肛门,自己还要往自己的肛门里塞进肮脏的烟头!
  我这个人有洁癖,让我自己干这样的事情,更加感觉万分的屈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