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捌:26-30章)

                26
  「奎子哥,今天练的真过瘾哩!」
  20分钟以后,我坐在更衣室里,偷听着王大牛和光头的对话。
  「肏,你是过瘾了,俺最后那下没站起来。」
  「嘿嘿,俺让你昨天晚上悠着点咧,你偏要日弄到凌晨两点。」
  「肏,主要是那小娘们,我肏……那叫一个骚,水白粉嫩地,一口一个大奎
哥叫着,把俺的存货全掏光了,喝了俺4次怂,后来说她都饱了。」
  「奎子哥,俺爹一早就告诉俺,卵蛋子里那东西别掏空了,特伤身子。你瞧,
今天最后没举起来吧!」
  「肏,你得瑟个啥!你个牛鸡巴见了小嫩娘们忍得住啊你?和上次那个大了
肚子的断了,你憋犊子都多长时间没开炮了?看母猪都成貂蝉了吧你个牛肏的!」
  「嘿嘿,你还别说,昨晚上俺就真睡了个貂蝉哩!」
  「吹吧你就!」
  「真地,大学生呢!还啥硕士,城里人,白嫩着呢!」
  「肏,你就瞎白唬吧!」
  「骗你就不是俺爹日的。」
  「人家一个城里大学生,能让你那个大黑货杵哒了?」
  「她男人不行,找俺借种哩!」
  「真的?」
  「可不真的!她男人找的咱!」
  「肏,咋没人找老子借种!俺和俺媳妇儿那也是一整就一个啊!」
  「嘿嘿,人家一瞅你,就知道你一肚子坏水,一瞅俺,就知道俺老实。」
  「肏,你也就长得憨厚,俺还不知道你!见了漂亮娘们就走不动道儿,要真
憨厚,把你那根大牛子割了再说!」
  「嘿嘿……」
  「那娘们儿咋样?啥感觉?」
  「真嫩,她男人不行,那屄眼子都没捅开敞呢,俺一进去,美死了,又紧又
湿又暖和。」
  「肏,眼红死俺了!生让你个牲口操了一大闺女啊!」
  「嘿,俺也觉得,就是她不经肏,俺就尿了三次怂就不敢碰她了。」
  「肏,你小子真他妈有福……」
  我躲在锈迹斑斑的储物柜另一侧,听着大牛,这个在我老婆身上耕耘下种的
男人,和他的把兄弟,一个同样粗野的家伙,讨论着我老婆身体的细节——结婚
三年后,我都不知道的细节。
  我没有出现阻止他,我怕被那个叫大奎的光头知道原来我就是那个没用的丈
夫,我害怕他鄙夷的眼光,害怕又一个陌生人知晓我光鲜的衣着与头衔下,最可
耻的秘密。
  「日他娘,现在想起来俺鸡巴都铁硬,真过瘾啊,可惜……」
  「可惜个啥?」
  「可惜俺今天练了深蹲,晚上鸡巴肯定硬得慌,却见不到那女人喽!」
  「为啥?」
  「还能为啥?人家是知识分子哩!俺一个粗人,就是去下把力气,还能让俺
整天搂着睡觉?」
  「哈哈,肏,瞧你这揍性!跟死了人似的。要不,跟俺一起去那小寡妇家?
  和上次街上遇到的那个小媳妇一样,咱俩一前一后,把两个浪洞洞全给她堵
上,让她叫咱亲爷爷!「
  「不中,你自己去吧,俺和仙女儿睡过了,那些烂桃子还真没劲头再触哒。」
  「肏,那俺走了,俺去肏俺的烂桃子去了,俺的烂桃子逼不紧,可水儿多啊!
总比你今儿夜里一个人撸鸡巴强!」
  「滚犊子吧你,个驴鸡巴!」
  大光头蹬蹬蹬地出了更衣室,我走到王大牛身后。
  这小子又光着屁股,黑屁股上的两瓣子肌肉好像也充血了,看着就硬邦邦的。
  我要完成任务,把这个腱子肉大屁股请回去长期在我老婆身上有力地拱动。
  「大牛。」
  王大牛一愣,回头一看是我,很是吃惊,「王哥,你咋……」
  我咋又来了呢?一个不疯不傻的人不是应该领着自己的老婆赶快去开始新的
生活,和老婆那个奸夫离得越远越好吗?
  「大牛,你穿好衣服就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    ***    ***    ***
                27
  我站在健身房门口不一会儿,大牛就出来了,和昨天一样,大裤衩子,大背
心,人字拖鞋。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东张西望的找我,突然发现这家伙走路和别人不一样,
扇呼着大膀子,横来直去的,由于背阔肌和三头肌太过发达,粗硕的手臂不能紧
贴在身体两侧,向外咋呼着。两条腿走路的时候也不像我一样并得很紧,而是像
两边分得较开,大脚板有点外八字……我突然想到大牛腿间那一坨巨硕的东西,
顿时明白王大牛走路往外叉着点腿,不单单是因为腿上肌肉发达,太过粗壮,还
因为他那架种牛的大炮,体积太大,不叉着腿走路,会挤到两个大卵蛋。
  王大牛走路,横冲直撞,霸道十足,一个人站两个人的地方,像一座城墙在
移动。
  「大牛!」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憨憨地笑了笑,「王哥,找俺有啥事?嫂子……没事吧?」
  「你嫂子没事。」
  「那……」
  「咱们边走边说」
  我和大牛沿着与昨天同样的路往家里走去,只不过这次,是并排而行。
  「大牛,你嫂子做了晚饭,要谢谢你。」
  大牛的脸腾的红了,「谢……谢啥哩?」
  我看着夕阳下我俩的影子,像两个英文字母,一个是铁打的X型钢架,中间
细两头粗,一个,则是一个小写i。
  「大牛,我也谢谢你。」
  「王哥……俺……」
  「大牛,我还要请你帮个忙。」
  「王哥,啥忙哩?只要俺能做到……」
  「我要你住到我家里去。」
  「啥?」
  「我要你把我老婆,当成自己的媳妇一样。」
  「王哥,你咋了?你说啥呢这是?」
  「我要你把你嫂子,当成自己的媳妇一样,睡在一起,吃在一起,住在一起!」
  「王哥……你这是咋了?王哥,俺昨天不该答应你,把你逼成这样了都……」
  「王大牛,你听好!」
  王大牛一脸惊讶,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像看一个疯子。
  我没有疯,我没疯,我心里有些话要对大牛说,这些话是妻子让我说的?…
…不,这些话似乎也是我深藏在心底的欲望要说的,它来自那些最黑暗的角落。
  为什么要顺从妻子呢?我真的一点办法没有吗?我……
  这些话还是脱口而出:
  「我没疯。」
  「你嫂子喜欢你。」
  「你嫂子说你才是真正的男人。」
  「我要你到我家里来,做我家里的丈夫,做我妻子的男人。」
  「王大哥,那咋行呢?你和嫂子要离婚?」王大牛这家伙憨厚的灵魂里,包
夹着兽性十足,现在,他的脸上都是诚恳的关心和歉疚,而胯下的大裤衩却被顶
起了一个大帐篷。
  「我们不离婚,对外我是她的丈夫,但在家里,你才是她的丈夫,我只睡书
房。」
  我低头看着王大牛那根威风凛凛的大家伙,把裤衩顶的老高,似乎要胀出来
了,那颗大龟头隔着棉布都能看出轮廓,比核桃还大。幸亏我们是在一条小路上,
人少。
  「大牛,你不同意吗?」我嘲讽地看了看他的脸,又朝他下身努努嘴。
  大牛的黑脸透出红来,手隔着裤衩拨弄了下那根大货,「王哥,你别笑话俺,
俺一听你这么一说,不知咋地就硬了……可是王哥,俺不能做这种事情哩!」
  「你不喜欢你嫂子?」
  「嫂子……是俺见过最美的女人咧!俺……做梦都想……想和嫂子过日子。」
  「那不就得了?我现在给你个机会。」
  「可是不行哩,王哥,那也太欺负你了!俺可不能这么干,缺德哩!」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总不能说:「欺负我吧,干我老婆吧,霸占我的家吧,
那样我才有性快感?那样我就还能拿着高薪,继续当个白领!求求你了,长着大
鸡巴的强壮男人!」
  「走吧,咱们先去吃饭,你嫂子等着呢。」
  我迈开步子,心里是隐隐的欢喜:王大牛不答应呢!可是为什么,又有隐隐
的失望?变态!我暗骂自己。
      ***    ***    ***    ***
                28
  一推开家门,大牛的反应和昨天一模一样,两双牛眼不知道是盯着穿着清凉
的我老婆好,还是盯着满桌饭菜好。
  「嫂子……」
  「大牛,饿了吧,先吃饭!」
  这头大傻牛,我老婆一招呼他坐下吃饭,他就马上胡吃海塞起来,一手抓了
一个大馒头,一手夹菜,风卷残云一般。
  等等,馒头?那我吃什么?
  「没有米饭吗?」我吃不惯馒头。
  「以后咱家都吃馒头,大牛是山东人,肯定爱吃面食。」老婆看都不看我一
样。
  「嘿嘿,嫂子对俺真好,俺就爱啃大馒头,比米饭过瘾多了!」大牛一边吃,
一边称赞,完全没听出我老婆的弦外之音,「嫂子的手艺真好……会做饭!真香!
  王哥好福气。「
  「傻样儿,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我老婆嘴里骂着,脸上却都是满足
和欣慰,见他热得一身汗,老婆又说:「自己家里,热就光膀子。」
  我从来都没在家里光过膀子,我受到的教育告诉我那是不文明的行为,现在,
我眼看着一个山东黑壮汉,嘿嘿傻笑两声,把大背心扯下来,光着汗淋淋的大膀
子,在我家的饭桌上吃得香。
  这家伙的食量是我的好几倍,怪不得他那么有力气。
  大牛几乎吃光了桌上的所有肉菜,包括那盘美味的酱牛肉,这才美美地打着
饱嗝,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油光满面。在这个过程中,我老婆也小口小口吃着菜,
不时抬眼温柔地看着大牛狼吞虎咽,我嘴里的饭菜味同嚼蜡。
  「大牛,嫂子做的饭好吃不?」
  「香死人咧!」
  「你媳妇做的饭好吃,还是我做的好吃?」
  「嘿嘿,不一样哩,俺媳妇做的是俺们庄稼人的饭,油盐多,大碗吃着过瘾,
嫂子做的饭是城里的饭,看着就漂亮,吃着更香,要品味道哩!」
  「哼,你媳妇做的饭能有这么多肉?」
  「嘿嘿,俺们村不算富,不过肉还是能吃上的,俺媳妇买了肉就给俺晚上做,
她也不吃,就看着俺吃肉,俺一看她那眼神儿,啥都明白了,俺就逗她说吃了肉
俺才有劲头哩!你猜俺媳妇说啥?」
  「说什么?」
  「她说俺给你做肉,就是让你更有劲头哩!嫂子你还别说,那老话‘男人靠
吃,女人靠睡’,真没错咧!俺吃了肉,有时候能把俺媳妇折腾一宿,叫得半个
村子都听的见,早上起来,炕头准放着一碗鸡蛋,给俺补身子。」
  老婆的脸又红了,半撒娇半嗔怒地说:「好啊,想你媳妇了是不?昨天口口
声声说着喜欢我,早上什么都不说就走了,现在吃了我做的饭,还想着你的媳妇,
把嫂子看成什么了!」
  大牛一看我老婆生气了,慌了手脚,看了我一眼,方脸上都是惶恐,连忙对
我老婆说:「嫂子,俺把你当成仙女咧!嫂子又漂亮又读过书,昨天夜里俺恣儿
死了,可是俺媳妇是俺媳妇,嫂子是嫂子。嫂子跟仙女一样是天上的,俺一个粗
人,哪敢想着……早上俺醒了,怕王哥看见……所以才赶快走了。」
  妻子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你没跟他说?」
  我心里的失望与欢喜还在做着斗争,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到底王大牛
不来天天操我老婆,我失望个什么劲儿?可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是多么刺激
啊!
  心乱如麻,我脸上却也岿然不动:「我说了,他不愿意!」
  大牛,你可要守住底线啊!
  「嫂子,俺真的不能就把嫂子当成媳妇哩!俺乡下还有个媳妇哩!」
  妻子把脸转向大牛,温柔地看着他,「大牛,那你昨天晚上最快活的时候,
为什么叫我‘媳妇’?」
  我知道老婆说的是那句:「媳妇,给我生儿子吧!」大牛昨天晚上射了三次,
也喊了三次这句话,那是唯一的时候,他叫我妻子「媳妇」,没想到老婆记住了。
  王大牛一张黝黑的脸泛红,看了看我,说:「那是俺习惯了,俺和俺媳妇亲
热的时候,要放怂……要射……射精的时候,俺就这么喊哩!」
  「除了和我,和你媳妇,你和别的女人也这样吗?」
  「俺……不咧……」大牛似乎想起了什么,「俺和别的女人倒真没这么喊过,
可能是和嫂子在一起……嘿嘿……太舒服了。」
  妻子站起身来,坐到大牛旁边的凳子上,摸着那张黑脸,「大牛,你一个人
在济南住,有需要还要找那些拖泥带水的女人,不如住到嫂子这里来,嫂子像媳
妇一样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伺候你……」
  大牛汗出的更多了,在灯光下他肌肉凸鼓的身板闪着光,两块厚实的硕大胸
肌上,一只大手习惯性地摸搓着,他紧张地看了看我,「嫂子,可是……」
  我老婆巧笑嫣兮,面若桃花,红唇轻启,「嫂子要你把嫂子当成自己的媳妇,
想咋日就咋日,嫂子还要给你生儿子。」
  王大牛气喘如牛,饭桌挡着我看不到,不过我估计他那条大裤衩已经快要被
顶破了。
  王大牛,你要坚守底线啊,我可不想戴着长期绿帽!我脑子里一个光着屁股
的我,拎着公文包这么大喊着。
  王大牛,上啊,你小子这还忍得住?干死我老婆,当我家里真正的男人!我
脑子里另一个衣冠楚楚的我这样喊着,手却插在西装裤里一动一动。
  大牛呼哧带喘的,怕是努力在克制着把我老婆按住猛干的欲望,「可是嫂子,
俺王哥,那不是太可怜了吗?」
  老婆扫了我一眼,突然说:「王成,你过来。」
  我想过去,可是我站不起来,我的下体耻辱地硬着。别问我为什么,我不知
道!
  妻子一看就明白了,眼里被鄙视装的满满,转头对大牛说:「你知道你王哥
为什么不敢站起来?因为他下面硬了!」
  王大牛转头看我,「啥?为啥?」
  「因为他就喜欢看着我和你亲热,大牛,你可能不知道,你王哥把昨天晚上
咱俩在一起的事情都录下来了,早上还对着那个录像……自渎呢!」
  「啥是自渎?」
  「就是,」老婆的脸红了红,「就是你说的撸管儿。」
  大牛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难以置信地问:「王哥,真的啊?」
  我只好点点头,否认有意义吗?我的下面更硬了。人生中我第一次,彻彻底
底地鄙视我自己,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这欲望是如此邪恶,它需要我被侮辱,
需要我的妻子被别人奸淫才能满足!
  「俺真不明白,今天王哥去找俺俺就想不通,还以为他被俺俩的事气糊涂了
呢!这世上咋还有老爷们喜欢……喜欢看媳妇被别人日弄的咧?」
  「大牛!」我老婆把自己的小手放进大牛蒲扇般的大手里,眼里含泪,「你
嫂子我苦啊!你王哥,」老婆看了看我,就像我是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你王
哥真不行,嫂子昨天晚上才知道,做女人还能那么快乐,嫂子心甘情愿和你好,
给你在济南一个家!嫂子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不会不让你和你媳妇团聚,只要你
在济南的时候,都住在这里,把嫂子当成你媳妇,疼我,爱我,我就满足了!」
  「俺……」大牛看看秀色可餐的妻子,又看看我,在胯下动了好久之后,他
的心终于也动了,「那俺住在这里,王哥怎么办?」
  「你王哥睡书房,对外我们还是夫妻,家里我就是你的媳妇,还有,咱们做
爱的时候要让他看着。」
  大牛长大了嘴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又是性欲高涨又是再一次的惊讶,
「啥?王哥还要看?」
  「对,他喜欢看,就让他看个够!」
  「王哥,你……你真的心里不吃憋?」
  我趴在桌上,眼前不断浮现出我的父母,我美丽的母亲和瘦弱的父亲,不知
道为什么,现在——这个我生活转折性的最低点,我看到了他们,我感到我的家,
过去的父母家、从前的两人小家、再到现在,都是不完整的,我感到王大牛能让
我的家完整,这是为什么?我不明白。
  我又看到高中同学聚会时大家对我羡慕的眼神,那些拍着肩膀送来的恭维,
我是他们中间混得最好的。我不能失去这一切,不能!
  「大牛,照你嫂子说的做吧,王哥不行,只有请你拉帮套了。」
  我听到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它来自我的欲望,我的本能,我自己都理解不了
的心的最深处。
      ***    ***    ***    ***
                29
  我话音刚落,大牛伸出铁棍一样的粗胳膊,一把就把我老婆搂进了怀里坐在
他腿上,脸上乐开了花儿:
  「嘿嘿,嘿嘿,俺大牛真有福气,嫂子这样大美人儿要给俺做媳妇哩!」
  这小子,分明是向往已久了!
  我老婆伸出粉白的胳膊,搂住大牛粗壮的脖子,娇嗔道:「浑身都是臭汗,
脏死了!」
  「嘿嘿,谁让你上赶着要做俺媳妇,俺就要把臭汗都蹭到你身上哩!」大牛
说着,三下五除二解开了老婆身上的薄裙,老婆就这样上身赤裸坐在大牛怀里,
被大牛紧紧抱住,肉挨肉贴在一起,「嘿嘿,昨天还说喜欢俺的汉子味哩!」
  老婆紧挨着他火热的身子,贪婪地吸着他雄性的汗腥味,脸上尽是享受的表
情。
  「嫂子,今天白天,想俺不?」
  「你个大笨牛,你叫我什么啊?」
  大牛看了我一眼,好像还有点不习惯,老婆马上就说:「你看他干什么?他
就是你爹日弄那些小媳妇家里的没用男人,管他干什么!」
  王大牛被老婆的话挑起了更高的欲火,「王哥,那俺就不客气了!」
  我点点头,没等我想好要说什么,王大牛三下五除二,解开我老婆的露肩小
裙,两只铁钳子般的粗糙大手,一把抓住了我老婆肥白的奶子,使劲地揉搓着。
  「媳妇,今天想俺不?」
  「想!」
  「为啥想俺?」
  「你是我的亲汉子,不想你想谁?」
  「想俺的啥?」
  「想……想……」
  王大牛的手真有力,我老婆的奶子在那双大手里不断变成匪夷所思的形状,
这家伙真敢使劲啊!我老婆在这个野蛮男人带来的快感中不断颤抖。
  「想你的大粗手!」
  「还想啥?」
  「想你的疙瘩肉!」
  「还有呢?」
  「想你的大身板!」
  「嘿嘿,」大牛淫笑着把腰往上一挺,隔着他的大裤衩和我老婆的小内裤,
那根牛鞭一定已经顶到了我老婆的阴道门口。
  「还想啥?」
  「想我男人的大根啊……想我亲汉子的大耍货……」
  如果说昨天老婆身体的反应是青涩,那今天,已经成为少妇的老婆已经知道
如何释放自己的快感和挑逗对方,她再无顾忌,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对我的报
复,不如说是让她被压抑许久的性欲洪水般的释放。
  我看着妻子靠在王大牛热烘烘的身上,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嫉妒,实在忍不住
了,我站起来在他们旁边坐下,近距离观察这个黑汉子如何玩弄调戏我的老婆,
他的媳妇。
  王大牛看我坐过来,就是一愣,我老婆马上就跟他说:「别管他,就当他不
存在!」
  王大牛看我一脸颓丧,精神头就一个字:蔫。就又投入到和「他媳妇」的调
情当中。
  「想俺的鸡巴是吗?」
  「讨厌……是!」
  「想摸摸不?」
  我老婆哪里还等得急,一把就抓住了他大裤衩里的那根家伙。
  「大不?」
  「大!」
  「热不?」
  「热!」
  「真想当俺媳妇,伺候俺?」
  我看到妻子的小嫩手不断地抚摸着那一团巨大的隆起,急促的节奏让她的渴
望显露无疑。
  「你坏死了……嗯!」
  王大牛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那俺要你答应三件事哩,」这家伙的大手还在
揉捏我妻子的奶子。
  「坏……东西……你说!」
  「第一,每天晚上俺练完大块儿,回到家里得有牛肉吃!爷们不吃肉,哪能
有力气?」
  「大粗牛,大笨牛!没问题……」
  「第二,俺想咋日弄你就咋日,想啥时候日就啥时候日。」
  「呼,」我老婆在性快感中起伏,强打起精神道:「你……不是说好了吗?
  你想咋日就咋日,除了我的经期,你想啥时候日……你想什么时候做爱,都
行!「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王大牛笑得狡猾,「还有第三件,就是……」,
他又挺了挺腰,把那根被大裤衩包住的牛鸡巴往我妻子手里送了送,「每次日完
喽,你要给俺把这家伙舔干净。」
  我老婆嘤咛一声,显然想起了昨天晚上最后一次的乳交加口交,把头埋在大
牛怀里不出来。
  「嘿嘿,这有啥哩!老爷们卖了大力气,媳妇给咱洗洗鸡巴有啥哩?你不愿
意就算了,看来没把俺当成你男人哩!」大牛这个王八蛋,说着就要把我老婆往
下放,起身要走。
  那双大熊掌可骗不了我,始终舍不得老婆的白嫩乳房。
  我老婆的智商可能比王大牛高很多,但在男女之事上,哪玩得过这个靠动物
本性征服女人的乡下汉子?连忙使劲揽住大牛的脖子:
  「谁说我不肯,你别急啊!不就是……不就是……」老婆的脸通红,两颗可
爱的白牙咬着下嘴唇,怎么都说不出那句话。
  「昨天你不是还给俺……」大牛故意说着。
  「我答应你,每次做爱之后,都给你洗……洗鸡巴……」老婆把脸又埋进大
牛的怀中,却又被大牛扶着下巴硬抬起头。
  「用啥洗哩?」
  「用……用嘴!你坏死了!」
  「嘿嘿,这才是咱的好媳妇!」大牛两只满是疙瘩肉的胳膊把我老婆一夹,
站起身来,裤裆里已经顶起一个大帐篷,「昨天俺悠着劲呢,谁让你是俺嫂子?
  今天俺让你知道做俺大牛的媳妇有多美快!「说着一把把我老婆扛在肩膀上,
迈开大脚咚咚咚地向卧室走去。
  他媳妇的法定丈夫,我,跟在后面。
  小鸡巴硬着。
      ***    ***    ***    ***
                30
  王大牛把我老婆一把扔在床上,两只大手都不闲着,一只扒我老婆的小裤衩,
一只脱自己的大裤衩,几乎是一瞬间,两个人就赤诚相见了。
  王大牛爬到我老婆身上,双手支住自己的身体,壮硕的黑鸡巴早就挺得老高,
顶在妻子的小腹上蹭来蹭去。我老婆早就不再羞涩,双手往下一捞就攥住了那根
大货,白皙的小手根本握不过来,大牛爽快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黑屁股不由自主
地慢慢拱动着。
  「嘿嘿,媳妇,来,亲个嘴儿!」
  说着王大牛就用他那张大嘴堵住我老婆的樱桃小口,舌头勇往直前,霸道地
伸进了妻子的口腔,掠夺般横冲直撞。这是王大牛和我老婆第一次接吻,在我的
印象里,老婆的吻是轻柔而香甜的,在我们恋爱的那些日子,我甚至会回味着我
老婆的吻,想着那吻有些花香。
  现在,牛正在嚼牡丹,王大牛粗野蛮横的接吻方式和他床上的风格统一:使
劲!我老婆哪受过这般狂风骤雨似的吸吮,没过一会儿就发出呜呜的声音,嘴角
不断地流出口水。
  王大牛直到老婆使劲用手掐了一下他那根骚玩意才松开我老婆的嘴,我老婆
就像刚刚憋过气一样,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嗔道:「你个臭大牛,要
憋死我啊!」
  「嘿嘿,媳妇,亲嘴儿的时候要拿鼻子过气哩!」
  「呸!我不知道拿鼻子喘气?你那根大舌头在我嘴里搅来搅去,下死力气吸,
我哪里还想得到喘气?」
  「嘿嘿,媳妇你这是被俺嘬懵了,许是以前没人这么和你亲过嘴儿哩!跟你
说,把舌头跟俺的缠在一起,看俺的舌头有劲还是你的,可痛快了,咱再来一次!」
  我回想和老婆的接吻,我从来都是文质彬彬地轻扫而过,甚至从未进入老婆
的口腔深处。妈的,我老婆的阴道深处和口腔深处都被王大牛这家伙率先霸占了,
我老婆虽然不是处女,可王大牛享受到起码的也是九成新处女啊!
  王大牛和老婆热吻着,我站在卧室门口观赏,他们这次起码吻了5分钟,粘
腻的声音不断从他们嘴嘴相接处传来,终于,他把舌头抽了出来。
  「嘿嘿,俺赢了。」
  「臭大牛,你以为是拔河啊?」
  「媳妇,俺的味道咋样?」
  「讨厌……臭臭的,酱牛肉味儿!」
  「嘿嘿,俺是臭男人嘛,媳妇你的味道可香了,有股奶味儿!」
  说着王大牛低下头,吸住了我老婆的乳房,把那颗粉嫩诱人的奶头叼在嘴里,
使劲吸吮,用舌头研磨。
  「啊!好……真好……」
  我老婆身体一弓,快感从嘴边泄出。王大牛这家伙还把一只手伸向老婆的胯
下,抠着老婆的屄眼。
  「嘿嘿,媳妇儿,都这么湿了?咋这么骚呢?」
  我老婆的水蛇腰开始扭来扭去,双手死抓着王大牛那根黑红色的巨物,可劲
地撸。
  「我……我受不了了!」
  「嘶……」王大牛也被老婆玩命的猛撸惹得快感连连,大龟头挤出了一大滴
前列腺液,「啥受不了了?咋受不了了?说!」
  「可舒服了……淌出来了……痒,特别痒!」
  痒?我只在黄色小说上看到过女人情欲高涨时候阴道内会痒,老婆可从没说
过她有这样的感觉。难道被大牛开垦了一晚上,妻子的处女地就熟透了?我心里
火起,裤裆里更是火起,手伸进短裤,使劲打着手枪。
  王大牛一听这话,身上跟着了火似的,两只胳膊一抡,我老婆的两条大腿就
架在了他的腰间,这小子还是不用手扶,壮腰动动,对准了地方也不急着进去,
就用那个铁蛋一样的大龟头在我老婆的骚逼门口磨蹭。
  「媳妇,你漏水了,俺给你堵上咋样?」
  「好……快……快堵住……快塞住!」
  我老婆一只手揽住王大牛的脖子,另一只手死命扽着那根铁棍子往自己屄里
塞。
  「嘿嘿,媳妇,别急啊,扽折了俺的大家伙,没人给你止痒哩!」
  「你坏死了!」
  「痒不?」
  「痒!」
  「要俺的大耍货日你不?」
  「要!」
  「要什么?」
  「要我老公的大鸡巴!」老婆真是欲火焚身。
  可惜,这句话让王大牛一下想起,这胯下的南方女人还有个「老公」!
  他马上抬头往旁边看,一眼看见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俩,估计感觉到特别
尴尬,不知所措起来。
  我老婆一看到手的止痒大柱子要飞,急了,粗话什么的一涌而出!
  「王大牛,我的亲汉子,我的老爷们!你看他只会看着咱俩撸鸡巴,他不配
做我的男人,你才是男子汉,你才是我的男人!」
  「他腰还没你大腿粗呢!」
  「他脚板还不如你的手大!」
  「他身上都是凉的,哪有你火烫!」
  「快日你媳妇,快日给他看!」
  「教他怎么才能把女人日服帖了!」
  王大牛被我老婆的荤话挑得跟老牛一样喘着粗气,那根玉米棒子一样的家伙
又胀了一圈,他又转头看了一眼我,看到我手伸进裤裆里不停地抽动,眼里有了
些不屑。
  他起性了,他征服了另一个男人的女人,把她压在身下,当着那个男人的面,
因为他的强壮,那男人不敢反抗。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会不为此兴奋。
  「媳妇儿,你要谁的鸡巴?俺的还是那个小男人的?!」
  「我要你的鸡巴,你的鸡巴是英雄鸡巴!」
  「为啥不要他的鸡巴哩?」
  「他的鸡巴还没有你龟头大!」老婆被王大牛的龟头磨得淫水汩汩涌出,什
么都不管不顾了,只想要过把瘾,我想昨晚那充实的感觉像烙印一样留在了她脑
中。
  「你的鸡巴是爷爷,他的鸡巴是孙子!」
  「我要亲汉子的鸡巴!」
  大牛熊腰一沉,只听「噗滋」一声,我老婆终于如愿以偿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