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拾贰:43-47章)

                43
  我从厨房门口回到餐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发呆。
  我的如意算盘,轻易地被这个没什么心计的山东壮汉打破了,他挣得确实比
我少,他也许不是凭着知识赚钱。但他用实力和行动说明了,他是有能力养得起
我老婆和她势必会出生的孩子的,他虽然不是什么「金领」,他也许没有城市户
口,但毫无疑问是个能够凭力气养活老婆孩子的勤劳男人。
  如果说,我老婆要王大牛叫她「媳妇」是因为她想要羞辱我,惩罚我的话。
  那么刚才我从妻子眼中看到的,分明是满满的爱,背靠大树,惬意温馨的爱。
  王大牛真的让她靠住了,真的让她靠得住。
  我了解她,我知道她转变了,彻底转变了,对我的恨已经不是重点,对王大
牛的爱才是她心中的重心。
  王大牛,用壮大的男根征服了我妻子的阴道,用粗鲁的诚恳征服了我妻子的
心,又用汗水换来的钱满足了她的安全感,证明了他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脱光
衣服还是穿上背心,都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仅仅三天。
  一万元在济南这个城市,足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我木楞楞的,听着厨房里传来的说说笑笑,卿卿我我,闻着厨房里飘来的牛
肉香气,我明确地意识到:我最后的优势,在这个家中,支撑起我最后男性尊严
的金钱之柱,无可奈何又无法挽回地,倒塌了。
  我到一个铁馆级别的老旧健身房去找一个种男,就是为了让我在财富上彻底
占据着优势,没想到这头牛去铁馆恐怕只是因为那里可以粗野地光着膀子训练,
可不是因为没钱!
  我真是引牛入室!我失去了这个家,我的家沦陷了。
  我坐在饭桌上,看着大牛和我老婆嘻嘻哈哈地吃着饭,大牛还是狼吞虎咽,
我老婆依然是细嚼慢咽,大牛一边吃一边夸真香,我老婆就说香就多吃点,大牛
就说媳妇你放心,俺今晚上让你比昨天还恣儿!
  我老婆就脸红,王大牛就让我老婆也多吃点,别到时候又撑不住……
  就如同我是空气一般,而他们才是这个家的男女主人。
  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
  我心不在焉地扒完了饭,大牛则早就打着饱嗝,浑身大汗地坐在椅子上,看
着我老婆收拾桌子,眼睛盯着的都是她的屁股和乳房,一只大手习惯性地在自己
小山似的胸膛上搓揉着,这是典型的农民恶习,还好,这家伙至少没有搓出一条
条黑泥,看来还算常洗澡,否则我就要吐了。
  我老婆拿着碗筷第二趟走进厨房的时候,王大牛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飞快地
扒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那条大裤衩。
  等妻子再回到餐桌前的时候,王大牛已经全身赤裸,挺着他那根大鸡巴,双
手叉腰正对着我老婆,下面的铁棍子头还一动一动的。
  我老婆惊叫一声,「讨厌死了,怎么随随便便就脱光衣服。」
  「这有啥,这是俺家哩,俺成天在家光着屁股又咋哩?俺是这家里的男爷们
咧!蔫吧,你说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家里做好「蔫吧」,然
后对着他俩的床戏打手枪,在外面我还会是「王总」。
  对,我会有钱,会有权,会有名,会有众人羡慕的眼光。我也会有一个家,
我的家里有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他霸占了我的女人,而我却能从中得到快感。
  如果我不是淫妻癖,我能怎么样呢?杀了王大牛?我砍他一刀他一道血楞子,
他打我一拳我我葛屁着凉了。
  正好我是个淫妻癖,我是个变态啊!当我前天看到王大牛和老婆一起躺在床
上的时候,没有从厨房里拿出刀子杀了他,反而勃起的时候,我不就该明白了吗?
  我的路,我的未来。
  完美。
  「对,大牛以后就是这家里的男人,你想怎么着都行!别管我。」我说出了
漫长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我内心的淫贱和邪恶征服了我的嘴。
  我老婆理都不理我,王大牛的鸡巴倒是又胀大了一些,「媳妇,咱来乐呵乐
呵吧?」
  「臭大牛,就想着那事儿。」
  「俺媳妇太水嫩了,刚才在厨房俺就忍不住了」
  「你带来的那些东西还没收拾呢,怎么办?」
  「嘿嘿,明天你再收拾,哪能让那些事儿耽搁俺和俺媳妇日屄。」
  「色牛……哎哟!」
  我老婆惊叫一声,已经被王大牛又一次扛在了肩上,向卧室走去,「媳妇,
来吧,俺今天再教你点新姿势,保证乐死你咧!」
     ***    ***    ***    ***
                44
  王大牛和我老婆又一次赤条条地躺在我们的大床上,我又一次坐在床边的沙
发上,把手伸进裤裆,等着看好戏。
  王大牛黝黑的庞大身躯压在我老婆白花花的肉体上,大鸡巴在我老婆腿上顶
着,嘴里含着我老婆的白奶子。
  「媳妇……奶子……真大……俺见过的小娘们里……就你最大……比兰子还
大……好像……又变大了。」
  我老婆嗯嗯呀呀地哼着:「大蛮牛……别那么……使劲……」,我老婆33
D罩杯的奶子一个在王大牛嘴里被叼的湿漉漉的,另一个则在一只粗糙的大手里
被搓弄的一会扁一会儿圆,「今天……人家……穿胸罩的时候就觉得好紧……好
像……是变大了……羞死人了……」
  王大牛的板寸头从我老婆奶子上抬起来,仔细看着我老婆的奶子,「嘿嘿,
好像是大了,媳妇,俺们村里有个说法,叫‘女大十八变,全靠刀子镟,越镟越
好看。’」
  「啊……什么意思?」
  「就是说女人全靠男人日弄哩,男人炕上有好本事,女人就越来越漂亮,」
  大牛淫笑着,把我老婆的手抓起放到他那两只大卵蛋上,「媳妇,你可得好
好感谢俺的大蛋子,要不是它俩造出那么多鸡巴水,哪能把你滋润得变这么漂亮?」
  妻子羞死了,捂住脸,「你……啊……坏……」
  王大牛嘿嘿笑着,松开我老婆的奶子,分开那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跪在女
人的胯间,用自己的大龟头磨蹭着那两瓣阴唇,没几下上面就沾满了亮晶晶的淫
水,让那个鹅蛋大的家伙泛着钢铁般的光芒。
  「你……我好痒啊,你还不快进来」
  「嘿嘿,媳妇,你比前两天可急多了」
  「大蛮牛,我不是爱上你那根大鸡巴了?」
  王大牛可没想到我端庄淑仪的老婆,现在随随便便就能说出这样的话,大屌
蹭蹭往上扬,气也粗了,不过这家伙还是有经验,深吸一口气,「媳妇,俺说了,
男爷们就要把家里娘们的上下两张嘴都喂饱。」
  我老婆被他的龟头磨得屁股在床单上蹭来蹭去,哪里还有耐心听他说这些,
「好……好……喂饱喂饱。」
  「俺每月给你一万块钱,喂饱你上面这张嘴了没?」
  妻子清醒了一点,忍着下体无尽的空虚,「饱了,太多了,我的亲汉子真有
本事!」
  「中,那你想不想俺喂饱你下面这张嘴?」
  喂饱?我操,我在旁边想,你那叫喂饱?你每次都把她喂得哭爹喊娘只撑得
要吐好不好?
  「想!」我老婆身心都在急剧召唤她的男人,「我是你媳妇,我要你塞得我
满满的,我要亲汉子日我!」
  我以为王大牛就要提枪上马,哪知道这家伙往旁边一躺,挺着那杆黑肉枪,
用不容反抗的语气说:
  「媳妇,俺要你坐上来。」
  我老婆还沉浸在大牛的挑逗之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王大牛伸出大手,拨弄了几下那只钢管似的粗鸡巴,「俺让你坐上来,自己
把俺的鸡巴插到你的小逼里头去。」
  我老婆的屄里汩汩里流着淫水,面色潮红,意志倒是坚定——瞬间而已,
「不要,羞死人了。」
  「嘿嘿,羞啥羞哩?汉子日媳妇,天经地义哩!」
  「你的家伙太大了,会疼的。」
  「小娘们都是这样,喜欢俺的大鸡巴,又怕疼,等坐进去你就知道了,美死
你!」
  「臭流氓,你真是臭流氓!」我老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拒绝不了这个
强悍男人的命令,爬起来,蹲在王大牛胯下。
  我想潜意识里,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总能给她带来无穷的快乐。
  「媳妇,慢慢往下坐哩,俺鸡巴长,不急,」王大牛嘿嘿淫笑着,指挥着我
老婆半蹲式,同时扶住自己的那根种牛鸡巴,对准了我老婆的屄眼。
  「羞死人了,这个姿势。」
  「怕啥哩?都叫过俺亲爹了。」
  妻子又羞又怒又想笑,腿上一松劲,「啊呀!」一声,王大牛的龟头就被她
自己坐进了阴道。
  王大牛也爽的「嘶」地倒抽一口冷气,往两人交合处一看,那个黑胖大和尚
被吞进去了个头,「媳妇,接着往下坐,还差着老远哩!」
  我老婆火上来了,「大流氓!臭大牛!疼死人家了,你还就知道躺着享受。」
  「嘿嘿,媳妇你别怕,这个姿势开始是有点疼,到后来乐死你咧!」
  我老婆一听,往上抬了抬屁股,扭了扭腰,把那个大龟头放出来一点,又往
下继续坐,这次多进去了一点。
  我在旁边仔细观察着那根大屌和那个小屄,发现我老婆的屄和我熟悉的那个
似乎不一样了,阴唇颜色深了很多,阴蒂在性兴奋的状态下竟然大而可见,红肿
而滑腻,淫水不断地从阴道里流出,抹到王大牛的龟头上,让他们的交合处光闪
闪的。
  我已经不是我老婆粉嫩的小屄了,我把我老婆的处女膜捅破了,但真正让我
老婆终结处女生涯的,是王大牛,是他让这个屄变黑了,变骚了,变湿了,是他
把我老婆从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变成了一个成熟丰满的少妇。
  我老婆的第一个男人其实是王大牛,我撸着自己的小鸡巴想道,这时我老婆
又发出了一声惊叫。
     ***    ***    ***    ***
                45
  原来王大牛这个头脑简单鸡巴发达的粗人,哪里等得及我老婆一截一截慢慢
往里坐他的鸡巴,他忍了几分钟,实在受不了了,大手把住我老婆的屁股,用蛮
力往下按,腰往上挺,一使劲,只听「噗」的一声,我老婆惊叫声中,大家伙入
巷了。
  王大牛那鸡巴是什么鸡巴?全根而入,又是女上男下的姿势,马上就让我老
婆又疼又爽,差点昏过去,坐在那根鸡巴上前后晃悠,「哎哟……你个没良心的
……又动粗……胀死了……」
  大牛扶住妻子的屁股,慢慢地前后推动,肉贴着肉两人最敏感的部位摩擦着,
「日他娘哩……真恣儿啊……顶到你屄芯子里头了吧!」
  我老婆全身像没有骨头一样,我在沙发上都能看到她的屄一阵抽动,吸吮着
大牛的黑鸡巴。我知道这个姿势插入的角度和深度让她至少小高潮了一次。
  俩人就这么慢慢厮磨,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我老婆才缓过来,「你啊
……可能都顶到我子宫里去了……」
  「嘿嘿,」王大牛这时也出了汗,粗壮的手臂上一条条腱子肉随着他推动我
老婆肥屁股的动作显现出来,展示着力量,「子宫就是俺儿子住的地方?俺就知
道俺鸡巴头子真舒服……跟你的屄里还有一个小屄……给俺吸鸡巴似的……过瘾!」
  我老婆身体前倾,扶住王大牛城墙般宽厚的胸肌,「你可……真色……」
  「媳妇……你上下动动……」
  我老婆抓着王大牛的胸膛,慢慢起来,把大牛的鸡巴放出来一小段,这一下
可好,刚才被堵住的淫水小溪一样从屄里顺着阴茎流了出来。
  「媳妇……你刚才又尿骚水了……?」
  「还不都是你……我坐死你个坏家伙!」
  我白皙丰满的老婆,蹲坐在一个黑壮汉子胯下,一上一下地吞吐着牛屌。
  「啊呀呀……日死我了……我坐死你的坏东西……我坐断它……」
 「媳妇……真他娘舒坦……你坐吧……使劲坐……俺的鸡巴是铁打的……坐
  断了算你本事!「
  王大牛和妻子全身是汗,在快感中嚎叫着,他长满老茧的大手抓住了我老婆
的奶子,掐着那两个美国红樱桃一样的奶头,全身健壮的肌肉散发着浓浓的汗味,
配合着我老婆一上一下的蹲坐,往上死命挺着腰。
  「俺日烂……你的骚逼眼子……日烂你的骚水洞……哪有小娘们……这么会
尿骚水的……欠日哩!」
  我老婆肥白的大屁股,上面隐隐还有昨天王大牛留下的大手印,正以前所未
有的力度,迎合着王大牛呼呼冒着热气的大活塞,「啪啪」的撞击声和「噗哧噗
哧」的水声响成一片,我看到有些时候老婆的大屁股坐下来特别有力,会挤压到
大牛的那两个大睾丸,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快感。
  「我就是……欠日……就是欠……壮汉子的……大鸡巴日!」
  「日死我吧……胀死我了……亲汉子……真好……」
  「他奶奶的骚娘们……自己坐在爷们鸡巴上……欠日的城里娘们……俺庄稼
汉子的鸡巴你稀罕不?」
  「稀罕……稀罕死了……大死我了……烫死我了……硬死我了!」
  「俺这叫小媳妇骑牛哩……你原来的小鸡巴男人……这样日过你没?」
  「啊……啊……没有……没有……他三年射在我屄里的……还不如你一次射
得多!」
  在旁边我频频点头,是啊,我那点清汤寡水,老婆说的对!
  「日你娘哩……贱货……老子喂饱你没?」
  「喂饱了!」我老婆疯狂地上下坐动屁股,「胀死了……好胀啊……牛哥哥
的大鸡巴真好……没有它我活不了啊……」
  妻子已经被这个新姿势刺激的癫狂了,她的屁股上下舞动,时而还左右摇摆,
第一次在性爱中取得主动权的她,迷乱地想要获得更多快感。她忽然双手死死抓
住王大牛馒头一样壮实的胸肌,用指尖撩拨着他那两粒一角硬币大小的黑奶头。
  我猜我老婆这么做纯属是出于本能,她知道自己的乳头被刺激会动情,就猜
想这样也会给王大牛带来性快感,谁知道这才是摸公牛屁股,从后面发生的事情
来看,男人的乳头摸不得。
  王大牛发飙了。
  这家伙一声狂吼,浑身肌肉鼓胀,扇面形的宽阔胸膛上,紫红色的胸肌胀得
像两口铁锅,抑或是两面盾牌。
  「日你奶奶!俺……真痛快……真他娘的……老子日死你……骚娘们!」
  王大牛开始使劲按住我老婆的屁股,往上挺腰,妻子被他大手一按,哪里动
得了,只有在原地挨操。
  「啊啊啊啊啊啊……日死我了……日死我吧……我就是贱……日死我!」我
老婆高叫着,抽搐着,泄出了一大泡淫水,飞到了高潮的天堂。
  我在旁边,试着摸了摸我的乳头,我听说男人的乳头发育和雄性激素有关系,
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乳头颜色深。
  我的乳头是粉红色的,王大牛的乳头是黑巧克力色,我的乳头并不突出,王
大牛的乳头上乳尖突出,像一颗小黑豆。我又用指甲刮了刮自己的乳头,全身有
过电一样的感觉,怪不得王大牛爽成这样,谁能想到男人的乳头也是敏感区呢?
  谁刺激过这个蛮牛一样汉子的乳头呢?
     ***    ***    ***    ***
                46
  我老婆正承受后果,她被这个狂性大发的壮汉死死抱住屁股,无奈地迎合着
他的撞击,在快感的巅峰中掉落,却又被抛上另一个高峰,她两眼无神,脑袋晃
来晃去,像落水者抓住浮漂一般抓住王大牛胸前的肌肉疙瘩。
  「俺日……俺日……日死你个城里骚货……又尿骚水……浪娘们!」
  「他奶奶的……尿炕一样……啪!」
  王大牛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手印。
  「大牛哥……你太壮了……亲汉子……我……我不行了……」我老婆断断续
续的,好像是在肉体欲望的大海中灌了一肚子水,话都说不清楚了。
  「啥?不行?」王大牛正来劲,才不管我老婆,继续往上拱着屁股,「咋又
不行了?」
  「累……刚才动了那么久……我蹲不住了……再说……你的鸡巴也太大……
太硬了……哪个女人受得了?」我老婆用迷离的眼神看着王大牛,又用指尖刮了
刮那两颗小豆子似的男性奶头。
  骚货!我心里骂道,想换花样就直说!
  「骚娘们……老子今天让你知道啥叫爷们!」
  说着王大牛从床上直起身子,大腿往上一拱,两手托住我老婆的肥白屁股,
就把我老婆拥在胸前,随后只见他粗腿一迈,下床了!
  我老婆惊叫一声,死死抱住了他粗硕的脖子,白嫩嫩的身体紧紧贴在王大牛
的身上,大腿夹紧了他的腰,估计那个小屄也死死夹紧了王大牛的鸡巴。
  大牛站在床边,手托着我老婆的屁股,自豪地说:「骚媳妇,你怕啥哩?你
才多少斤?俺这膀子上至少300斤力气哩!你也就100多吧?」
  我老婆惊魂未定,只觉得全身重量都压在王大牛的一双粗手上,再定睛一看,
自己的一双大奶子紧紧压在王大牛的胸肌上,手揽住人家的脖子,像树懒一样挂
在男人身上。
  「讨厌……羞死……」
  她话音未落,王大牛开始操弄了,我老婆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姿势如何
做爱。
  靠着惊人的臂力,王大牛双臂一抬一放,我老婆的屄就套着他的牛鸡巴一进
一出,开始我老婆还惊叫,可是这个姿势顶的角度又和刚才不一样,她那张樱桃
小口哪还有空惊叫。
  「啊……好刺激……啊……顶到……顶到那里……啊……臭蛮牛……真有劲
儿啊!」
  我老婆迷离中睁开眼睛,先看到的是王大牛发达的斜方肌,在脖颈两侧,像
鼓满的帆一样,让男人的肩膀如大门板一样厚实;往旁边看,是耸动的肩膀三角
肌,小山包一样,一使劲就一条一条的;往下看,是王大牛的胸肌,棱角分明的
岩石一样,坚硬、宽厚,散发着雄性的魅力,自己的乳房还贴在上面;再看去,
是王大牛两条椽子一样粗的臂膀,肱二头肌随着手臂一收一放,时而变成山峰,
时而成为山梁,紫铜色的肌肉鼓胀而饱满,散发着力量。
  妻子安心了,她知道王大牛很强壮,但现在才知道他有多么强壮,她在他手
里,就如同一个小毛绒玩具,她被占有了,被侵犯了,她被一个霸道的男人奸淫
着,她再一次体会到女人的乐趣就在于被强壮的男人摆弄,她决定把自己都交给
他。
  「好舒服……好爽……大牛……你坏死了……真有劲儿啊……真是好汉子…
…亲汉子……大鸡巴亲汉子!」
  老婆开始从这个姿势中享受乐趣,她的阴道又开始分泌淫水,滋润得王大牛
的鸡巴黑亮亮的。
  「小骚货……日得你恣儿吧……又湿了……真他娘的……老子这叫招叫做汉
子捧缸……俺爹教的……好不?」
  「好死了……好死了……日我……亲汉子……真好!」
  「嘿嘿……小娘们……还有更好的哩!」
  话音刚落,王大牛甩开两个大脚板子,走出了卧室!
  我嘴巴张的老大,跟在旁边,手里飞快地打着手枪,眼看着王大牛玩「汉子
捧缸」。他的粗毛腿叉着向两边分得很开,两个硕大的睾丸当啷着,大手深深陷
进我老婆的美丽臀肉里,不断向上抛着我老婆的身体,又粗又大的鸡巴像铁条一
样被女人的屄套弄着,不时发出肉体撞击的声音。
  「啊……」王大牛一走动,我老婆又一声惊叫,「你怎么……还走来走去啊
……羞死人了……啊……舒服死了……」
  「嘿嘿……羞啥啊……俺在俺家里……日着俺媳妇……羞啥……日他娘……
你又流水儿了?」
  「臭流氓……啊……好……真好……」
  「这有啥……俺……夏天时候……还把兰子抱着……到俺们院子里日弄哩!」
     ***    ***    ***    ***
                47
  「坏……你……是……坏人……」我老婆听到这么狂野的性事,心里也是兴
奋不已,手抱紧了王大牛的脖子,俩人的身子贴的更紧了。
  王大牛雄赳赳地托着我老婆的屁股,一边日着她,一边带她参观我家,哦对,
是他家。
  「这屋子……咋这么多书哩……」
  我老婆正享受,睁眼一看,「我的书……都堆在这儿……」
  王大牛一听似乎更兴奋了,声音粗了起来,「看过这老多书?」
  「恩……你……粗人……不懂!」我深切怀疑老婆是故意撩拨大牛。
  王大牛一听,屁股往上拱着,胳膊上也加快了速度,日得我老婆摇头晃脑,
「俺是粗人……俺粗人娶了个读书媳妇……日着她哩!」
  「我就是你的媳妇……我嫁了个粗人……啊……真粗啊……」
  「为啥给俺当媳妇哩……骚屄……读书娘们……」
  「因为你粗……」
  「俺啥粗咧?」
  王大牛脸红脖子粗,让老婆的屁股沉到最低点,借着我老婆的自重狠狠地顶
着她的屄芯子。
  「你心眼粗!憨实!」
  「还啥咧?」
  「你腰粗……胳膊粗!壮!」
  「还啥咧?」
  「你腿粗,大铁桶似的!」
  王大牛浑身大汗,屁股上肌肉绷得跟两个铁球一样,大鸡巴烧红的铁棍子一
样捅着我老婆,在屄里慢悠悠地转磨。
  「还啥咧?」
  「你……你鸡巴粗!」
  「鸡巴粗好不好咧?」
  「好……鸡巴粗……最好……读书媳妇……最喜欢……大鸡巴……」
  「鸡巴粗……咋好咧?」
  「鸡巴粗……把读书媳妇的屄……日满了……水……漏不出来……还能解痒
……一插进来……我就想尿骚水……逼水……止都止不住……还都让……粗鸡巴
……堵在里面……胀死了!」
  「老子日你奶奶!」王大牛疯狂地让我老婆的身躯套弄着他的鸡巴,大睾丸
狠狠撞击着女人会阴处的嫩肉,妻子那两片阴唇已经又被干的又黑又红,。
  「老子日……日……日……日死你个浪货……」王大牛方脸被快感扭曲着,
黑卵子上不时落下一滴滴骚水,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晶莹的亮斑,「读了这么多书
……还不是……给老子……夹鸡巴……小娘们……就是……汉子胯下的货……乖
乖……让俺日弄哩!」
  「啊呀……牛鸡巴……真好……日死我……日死我……五大三粗……壮汉子
……真粗啊……」
  「日你娘……老有人……说老子……五大三粗……你个读书娘们……说说…
…啥叫……五大三粗咧?」
  我感到老婆似乎又要高潮了,她死命攀着王大牛的脖子,手指甲都陷进了肉
里去,「五大……就是……双手大……双脚大……鸡巴大……三粗就是……胳膊
粗……腿粗……鸡巴粗!」
  「日你奶奶的咧……俺还真是五大三粗……你没白读书哩!」
  王大牛边说边往外走,哪知刚走到下一个房间门口……
  「读书……没用……啊……你日得……真深……碰上你……没白活……啊啊
啊啊」
  我老婆撒尿一样地高潮了,木地板上一片水渍。
  王大牛站住了,享受着女人屄里对他牛屌的吸夹,脸上是得意和痛快,「小
浪货,今晚上这是第几次了?」
  我老婆还沉醉在一次比一次强的性高潮之中,「我都……不知道了……亲汉
子……太棒了……鸡巴是……大英雄……」
  王大牛嘿嘿憨笑,迈步进了房间,一边继续操着我的妻子,一边骄傲地问:
「俺的鸡巴是大英雄,那他呢?」
  这个房间,是我的书房。
  王大牛抱着我的妻子,站在我的书房中间,我在旁边看着,那根粗硕的大鸡
巴一刻都没有停止对我妻子的奸淫。
  「老子的鸡巴是英雄……蔫吧的呢……你的小男人呢?」
  「他的鸡巴跟没长一样……哪能……和你的比!」
  「蔫吧,过来!」王大牛突然对站在旁边的我喊道,同时他双臂一用劲,把
我老婆举高,扛在了肩膀上面,那根油光水亮的黑鸡巴马上从阴户里脱了出来,
啪的一声弹到了大牛的腹肌上。
  「来,蔫吧,你不是在旁边撸管吗?咱哥俩比比鸡巴!」
  王大牛黑铁塔一样站在我的面前,全身的疙瘩肉泛着汗油油的光,胯下一根
又粗又长又硬的屌举得老高,我老婆白嫩的身躯被他扛在肩上,正好奇地扭头看
过来,王大牛知道她在看,把牛屌挺得更高了,我甚至感觉到那个散发着臊臭的
大龟头都要顶到我的鼻子下面了。
  「媳妇,看好了,我和你原来的小男人比鸡巴。」
  「嘻嘻,」我老婆被他逗笑了,我看着那个骚屄里又流出了兴奋的液体,耳
中却听到她口是心非的埋怨,「你怎么这么坏啊!」
  「啥坏啊!」王大牛左手「啪啪」拍了几下我老婆被他扛在肩上,那肥白的
屁股,右手拨弄了几下他那个「大耍货」,像一个古代的武士在展示自己最锋利
最强大的武器,「老爷们比个鸡巴算啥?俺和俺们村里的爷们都比过,和俺爹俺
叔都比过哩!那可真是‘爷俩比鸡巴,一个鸟样’!哈哈!」
  我老婆不满地扭了扭屁股,脸上却都是期待,「臭大牛!」
  王大牛看我不说话也不动,右手叉着腰,鸡巴故意动了一动,「蔫吧,来吧,
你的鸡巴要是比咱好,咱就把媳妇儿还给你!」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