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或 我的妹妹和女儿】(七)

(七)
女儿如今已经十六岁了。
在过去的近五年的时间里,女儿给我的太多太多,她甚至毫无保留地给于了
我女人的一切,可以这样说,她的整个中学阶段完全是一个女人蜕变的过程,她
不但给与我这做父亲的女儿深深的爱,更多的还有甚于妻子的爱,她甚至在该住
校的时候,她的母亲为了我能正常地过上一个男人的生活,而跑到学校里跟老师
死缠硬磨,最终让女儿走读,说句自私的话,这一切其实就是为了我夜晚能跟女
儿在一起,享受妻子所不能给与我的。
妻子所作的这一切,我始终没说话,有时看看妻子跑了学校几趟,心里觉得
过意不去,也曾经对妻子说,算了吧。妻子带着歉意看了我一眼,还是要她回来
睡吧,也不远,这些老师也真是,说什么学生要统一住校,我再试试。和女儿有
了那层关系,我心里也惦记着,看看妻子一副锲而不舍的样子,倒换成我不忍违
了她的意思。
又过了几天,妻子终于笑着对我说,行了,行了。她满意地擦了把脸,老师
同意了。我不知道她对老师怎么说,也不想去追究,但我深深地体会出妻子的心。
走了几天的女儿,又回来了,她的同学捎信来要我去带铺盖,我骑自行车去
的时候,正好是吃饭的时间,宿舍里女生们看着我嘁嘁喳喳的说个不停,几天的
时间,我的女儿就和她们的同学混熟了。那是你爸爸?有几个比较大的女生凑在
一起问着女儿,女儿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那一刻,倒好像我做贼似地被她们
看破了心理,搬车子的时候,被车把碰了一下,有几个女生小声地笑了起来,笑
得很天真,听在我的耳朵里倒是一种折磨,如果不是我的私心和下流,我的女儿
真的应该在这个环境里,可我还是放不下她。
妻子在院子里等我,帮我扶车子的时候,随便问了一句,女儿说回来住吗?
我到了忘了,自己仓促间没问女儿这个问题,我抱着被子迟疑地看着妻子。放床
上吧。我知道她说的那床是我们家里惟一的一张大床。还是放小炕上吧。我说,
万一女儿不愿意。放床上吧,我们屋里还有张桌,她晚上还可以在那里做作业。
妻子的理由说的很中肯,倒给了我一些面子。看着女儿的被子紧挨着我们夫妻的
大被,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难道从此以后,女儿就跟我们睡在一起?我这个做
父亲的真的可以和自己的女儿睡觉?
那一下午,我去地里转了一圈,说真的,已经到这地步了,自己心情也不明
朗,一方面伦理道德约束着我,知道这样是不齿于人,另一方面,又感觉到一种
跃跃欲试的期待和深深的眷恋。和自己的女儿,那种冲破了束缚禁忌快感始终激
荡着体内的血液,怪不得人们对此事件都津津乐道。
在地里转了几个圈后,天就黑下来,田野里的晚风有点冷,我下意识地裹紧
了衣服。临近村头的时候,我听到几声狗的吱吱声,凭直觉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了,小时候那种恶作剧般的景象又浮上来,我好奇地加快了步伐。
眼前是一大一小的两只狗,认出来那只黄色的小狗是邻家的,而被骑着的却
是女儿叔伯家的,可以这样说,村里每一只狗都是这只大狗的后代,它已经在村
子里是祖母辈了,可今天骑着它的却是地地道道的它去年生的,以前到没去深究
这件事,可今天不知为什么却注意到这一细节,也许是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适
的理由吧。但他们毕竟是畜生,畜生可以母子、父女相奸,而我呢?想到这里,
不由得笑了,女儿回来了吗?
一想到女儿和今晚的三人一铺,我的下面意外的又挺起来。
我捡起身边的一只石头,瞄准了它们扔了过去,我倒不是真的要打,而是为
了要看它们下一步的动作,那趴在母亲背上的小黄狗为了躲避,前脚滑下,原来
和母亲一个方向的身体不得不背向着。
我恶作剧地又跺了一下脚,母狗往前冲了一下,拉动着小黄狗往后倒,但却
始终离不开交媾的姿势。
母狗嗡嗡地叫着,回头看着我站立的方向,眼光了满是乞求与哀怨。就是那
眼光让我再也不忍心继续下去,还是让它们母子不受干扰地继续欢爱下去。我拔
脚往村里走去。如果我们父女暴露了,会是怎样一幅情景?我不敢细想,但狗的
那种姿势让我回味不已,和女儿也有很多次了,为了怕她母亲发现,也只是传统
式的,从来没敢花式过,是否今晚可以让女儿趴着,从后面……那她母亲就会清
清楚楚地看见。
回到家,已是掌灯时分,妻子趴伏在猪圈墙上,呼唤着喂食,看到我回来,
向我媚笑了一笑,去哪里了?
去外面转了一转。
不舒服?
没有啊
嘻嘻,闺女回来了,说是有作业要做,在学习呢,你不过去看看?说完,就
仍趴下在猪槽里捣着。
堂屋里的灯光昏暗,桌上已摆满了盛好的饭菜等着我回来,农村里有一个习
惯,就是男主人不回家是不会先吃的。
我扭头看看桌前的女儿,她正坐在那里拿着笔,一手撮着腮沉思,看在眼里
很是心动,记得有一句诗“神凝香腮溢春愁”,不知女儿此时是否有着思春的情
怀?这样一幅画面,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发生在我暗恋的女生身上,不期然过
了十几年又在家里重演了。
回来了,闺女。我怀着复杂的心情问。
嗯。女儿答应了一声,回过头朝我笑。
我看看门外的动静,真想过去搂住她,又怕女儿把我想到坏处,毕竟是自己
的亲生女儿,如果我急于和她做那事,女儿会怎么看我?再说她妈也会不自在,
尽管她始终撮合着我们父女的好事,但她毕竟是妻子。想到这里,我撂下了跃跃
欲试的心。
饿了吗?饿了就先吃饭吧。
不知什么时候妻子从外面进来了,我赶紧收回心。
妻子盛好了饭,回头招呼女儿,“婷婷,吃晚饭再学吧。”
看看女儿好像懒洋洋的,她走到桌前,还望了我一眼。
“就跟爸爸坐在一起吧。”女儿扭捏着坐下,也许她知道她娘要她回来住的
目的,心里不自然吧。
“坐哪里还不一样。”我端起碗,扒拉了一口饭。
“就让她坐那里吧,女儿都是亲爸爸的。”妻子不失时机地调笑着,为的是
缓和一下气氛。这个时候作为父亲,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一边是自己的妻子,难道今夜就真的要我上自己的女儿?看妻子这种做法,倒好
像是拉皮条的,弄得我心里不是滋味。
妻子一个劲地鼓励女儿往我碗里夹菜,我也就不再躲闪,还不时地给女儿也
夹一筷子。
吃完饭,女儿照旧坐在桌前做作业,妻子却嘻嘻笑着洗碗,拾掇家务,临走
抛给我一个眉眼,我笑着没说什么。
院子里很静,鸡在棚里发出鼓鼓的叫声,甚至听得到母鸡用羽翼呵护雏鸡的
扇动,偶有麻雀悉悉索索地从屋檐里进出,这一切都兆示着家的温馨。
抬头看看女儿的房间,昏黄的灯光下,是她安静地亮丽的身影,我不知道今
晚和女儿会发生怎样天翻地覆的事情,难道就是这样清纯的女儿会被自己压在身
下做着邪恶的事情?
风从断墙的一角刮过,让我烦躁的心有了一丝清醒,女儿正好这时抬起头翻
着书页,她俊美的脸流露出天真地笑,让我的心苦苦挣扎在道德的边缘。
“站在那里干什么?”妻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进去吧。”
刚才还挣扎的心忽然就被妻子的笑化解了。
“还没做完吗?”
“还没有。”女儿头也没抬,在书上认真地勾勾画画。
“来,吃点东西吧。”妻子变戏法似地从后面拿出一只割好的西瓜递过来。
“我不吃。”在这个时候,真的没心情。
“吃点吧。”妻子再次央求,递过来,我没接。
“婷婷,给爸爸送去。”
婷婷听话地放下笔,拿起西瓜走到我面前。
我尴尬地向后仰起身,“你吃吧。”
妻子看我这样,怂恿着女儿往前靠,并把女儿往我身上推了一把。
婷婷站不住,倒在我怀里。
“看女儿多亲你。去,给爸爸送到口里。”这时的女儿已经夹到我腿间了。
可由于我坐在床上,女儿个子矮,够不到我的嘴。妻子就说,“傻闺女,你就不
会骑到爸爸的腿上。”
我听了刺激地一下子起来了。
女儿拘束地想迈腿上来,又不好意思。正好妻子走过来,扶了她一把。
妻低低的声音贴在女儿耳边,“给爸爸喂喂,用嘴。”婷婷这时真的扭捏了
一下,害羞地低下头。没想到妻子拐了她一把。“怕什么,又不是外人。”
说着,又丢给我一个眉眼,抓住我的手,“来,抱抱闺女。”这样我就搂住
了女儿的腰,坐在了腿上。
“爸爸养你不容易,来喂喂爸爸。”
女儿这时再没说什么,含着西瓜的小嘴送过来,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接住
了,心还扑扑地跳,却又有股颤动在心尖上的酥麻,这多象新婚洞房里的新娘新
郎游戏。
“你们吃着,我再给你们割去。”妻子低下头走出去,我真的很感谢她,每
到这时,她都适时地离开,以免我尴尬。
看着女儿再次送过来的嘴,我再也掩藏不住了,一手搂过女儿的脖颈,女儿
嘻嘻地笑着,躲闪着我,我却强横地再次搂住了,嘴对嘴地接过之后,连咀嚼都
没有,就直接探进女儿的口腔。
“爸……”女儿娇呼一声,眉眼里含着无限的娇羞。
我呼吸急促地和女儿亲嘴,两手顺着女儿的腰部滑了下去。
“爸……”女儿扭腰似要挣脱,却被我解开了腰带。“婷婷,给爸爸吧。”
女儿没说话,我趁着这机会抓住了女儿的内裤。
“让爸爸摸摸。”我嚼了一口嘴里的西瓜,咽下去,笑嘻嘻地看着女儿贴近
的脸,手慢慢地滑进去。“喜欢爸爸吗?”
女儿的小嘴撅得高高的,黑黑的小眼睛逼视着我。
“喜欢不喜欢?”摸到女儿毛茸茸的软毛处,手故意地在那里拨弄了一下。
婷婷抱住了我的脖子,骑在我腿上的身体往前挪了挪,小嘴翘了一下送过来,
“喜欢……!”她发出的重音告诉我,女儿真的喜欢我。
“坏爸爸!人家上学你也不放过。”
我刺激地一下子扣进去,感觉到女儿柔软的长长的阴唇和硕大的阴部。
嘴对嘴地吸过去,女儿气紧地任我狂吻。手从菊花的微起处渐渐感觉着肉感
和丰隆,浅浅的阴床上一片濡湿,我来回地触摸着女儿的吸盘。女儿的腿渐渐有
了活力,大腿根明显地绷紧,不时地夹起来,嘴里发出不清晰的声音,我知道女
人到这时候肯定是无法抑制了。我寻吻的嘴突然挣脱了女儿的束缚,婷婷似乎不
习惯,张大了的嘴失去了依托,只好仰起脸,大口地喘气。我的意识里已经想往
更深处探索,女儿的秘密虽说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秘密,但开发起来还是令我神魂
颠倒,下意识里忍不住地撕开了她的前胸,一对雪白晃眼的椒乳吸引着我,本能
地含住了,拼命地咂裹,在女儿胸前撕咬。
“爸-爸-”女儿彻底垮了,她的秀发散乱着,双手象要抓住我的头,却紧
紧地搂住了我的脖颈。
在亲生女儿的胸前含着她的奶头,我抑制不住狂野,舔弄、咂吮变成了撕咬,
牙齿紧紧地啮咬着她鲜红的颗粒,手粗暴地扣进她的洞里。
“啊……爸,疼!”女儿咬唇捧住我的脸。
我松开了口,却被女儿堵住了口唇,她在我的嘴上探索,我却在她的下面探
索。
父女两人一时忘记了时空、忘记了身份、忘记了个体的存在。
就在我摸索着一步一步脱掉女儿的内裤,腾出手又脱下我的内裤时,我的脑
海里一下子蹦出晚上狗交配的情景。
翻身把骑在我腿上的女儿按倒,让她跪趴着学着狗的姿势,内心里忍不住地
想看一看这时的女儿是怎样一幅画面?天哪!雪白滚圆的屁股夹着饱满的肉户,
从屁眼一直延伸到肚脐下,几根阴毛乍煞着更增添了些许淫猥。
我感觉到血直冲头顶,喉结快速地动着,手不自觉地插入女儿的肚脐下掏摸
隐藏起来的另一端,迅速地站起来,就在我跨上女儿的丰臀,学着狗的姿势想插
入时。
“嘭”一声很大的声响,让我头脑一阵发麻,女儿和我都是一惊,惊鸿般地
改变了姿势。
“怎么了?怎么了?”妻子慌忙从外面进来,“喵”的一声,一只花猫从窗
台跳下床,飞快地逃走了。
尴尬和羞愧让我们父女抬不起头,赤裸的身体上留有彼此的爱痕,妻子极力
想挽回刚才的情景,却时光不再,她气急败坏地恶狠狠地骂着,“死猫,不出饭
崭饭的东西。”随手抓起一根笤帚追了出去。
我恋恋不舍地看着女儿穿上衣服,眼前老是晃动着女儿跪趴着的那东西。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