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苏蓉】04(湿润的内裤)

  秦阳看着满脸苦涩的苏蓉面露淫笑「蓉奴,主人送你的礼物喜不喜欢啊?要
是不喜欢的话主人就再送你一些别的好东西,比如特制的贞操带,金属内衣等等,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清奴,这些东西可把她伺候爽了」
  苏蓉一听秦阳还要给自己带一些奇怪的东西羞辱自己急忙说到「不,不用了,
主人送的东西蓉奴很喜欢,谢谢主人。」
  「嗯,喜欢就好,那想怎么谢谢我?光口头上说谢可不行。」秦阳很满意苏
蓉的表现,已经能自觉自称蓉奴了。
  「额?主人想蓉奴怎么谢啊?」苏蓉明显被秦阳问愣住了,她以为秦阳只是
想语言上羞辱一下自己,没想到真的要自己谢他。
  「嗯,怎么谢?貌似你人都是我的了,的确没啥可以还礼的了,要不把你的
胸罩脱下来给我吧,我可是想要它很久了呦」秦阳戏谑的说道。
  听到秦阳说的话苏蓉下意识的双手环住胸部,可很快就放下了,自己的确没
什么资格反抗了,算了,给他吧,一件衣服而已,于是便开始慢慢解下自己的衬
衣。纽扣一颗一颗的被解开,慢慢露出里面的粉红色纯棉可爱文胸及少女嫩白的
肌肤。
  秦阳眼睛直勾勾的苏蓉,一动不动。
  很快衬衣就被苏蓉脱下放在一边,这时苏蓉又犹豫一下,露出为难,很快又
继续了,自己的身子早晚都得被他看光,听他的话还能少受一点羞辱。只能慢慢
解开了文胸,露出里面雪白的乳房及粉嫩的乳头。
  苏蓉看着瞪大双眼的秦阳急忙将文胸放在一旁赶紧穿上衬衣。由于没穿文胸
原本胸部的位置又微微凸起两个小点,那是乳头,而苏蓉本身更是感觉异常的别
扭。自从胸部发育后自己从来没有哪天不带胸罩,除了晚上穿睡衣之外。
  看着正在穿衣服的苏蓉,秦阳舔了舔嘴唇,眼中的占有欲更加强烈了,这样
的尤物只有才能拥有。
  而此时汪清走到苏蓉的耳边低语几声,听完苏蓉露出难色的点了下头。
  苏蓉拿起文胸走到秦阳身前开口「蓉奴谢谢主人的项圈,无以为报只能用自
己胸衣回报主人,希望主人喜欢」
  看着面前屈辱的美少女,秦阳接过胸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啊!果然好香,
蓉奴你知道到吗,从第一眼看到你是我就想扒开你的衣服看看里面什么样子,果
然没让我失望啊,哈哈。」
  苏蓉一听只能黯然的垂下头。
  「好了,今天到此结束,蓉奴你先回去吧,回去将东西收拾好,明天我会去
接你去我的别墅,你的狗窝我已经准备好了,衣服就不用带了我那都给你准备好
了,把一些有用的东西准备好就行,清奴,把你的围巾取来,我们蓉奴可是第一
校花,可得注意形象啊,呵呵,哦对了,蓉奴你刚刚兴奋了那么久内裤都湿了吧,
要不一起脱了,不然穿着挺难受的,正好给我凑一套内衣收藏」
  「不,不用了,蓉奴谢谢主人的关心」苏蓉急忙回绝,开玩笑自己怎么能再
给他羞辱自己的机会。
  而此时汪清也取来一条白色的围巾,听到秦阳的话对苏蓉说到「小蓉,你就
听主人话,脱了吧主人也是为你好。」
  苏蓉接过围巾心中不解,为何一向帮自己清姐也劝自己在秦阳面前脱内裤可
她还是拒绝。汪清只好作罢,只能摇摇头低头不语。
  苏蓉围好围巾看向秦阳,只见秦阳向自己点点头,示意自己出去,急忙松了
口气,快步离开房间,仿佛屋子里有洪水猛兽一样,的确秦阳对于现在的苏蓉来
说比洪水猛兽还可怕。
  而房间里秦阳等苏蓉走远后对屋外的阿斌说道「阿斌,远远跟着她。」「是」
  而此时的秦阳再也按耐不住被苏蓉勾起的欲火,一把搂住汪清对着汪清的胸
部就是一阵狠狠的揉搓,将胸部揉搓的严重变形,可汪清仿佛并未感到疼痛还在
恳求到「主人,清奴的好痒啊,主人用力蹂躏清奴的奶子吧,啊!啊!」
  原来秦阳在这个医院里有一个特别小组专门研制各种药物给秦阳助兴。而这
个叫做乳此美丽的药是今天刚刚交到秦阳手中。秦阳就迫不及待的给汪清使用了。
早在苏蓉进屋前秦阳就给汪清两个乳房上抹上了药,这个药会使女人的乳房变得
比平常敏感十倍以上,抹上药后乳房更会感觉有千百只蚂蚁在爬一样,瘙痒难耐,
最主要的是在药效没有发挥完全前是不能用手用力触碰的,否则便会感到时原本
在爬的蚂蚁瞬间都在撕咬乳房,痛苦不言而喻。
  早已被药折磨的痛苦不堪的汪清又要忍受奇痒无比的药物刺激,又要在苏蓉
面前装正常等待药物完全发挥早已难受的快晕厥了,终于等到苏蓉走了,可以不
用再压抑了,肆意抒发着自己的欲望。
  秦阳看着怀中早已被折磨的失去理智,只知道求自己揉搓自己乳房的汪清,
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鸡巴挺入汪清那早已淫水横流的小穴内,汪清的娇喘身传
整个房间。
  而此时苏蓉告别了母亲,跟母亲说了下手术费已经解决了,自己跟一个有钱
的同学借的,让王艳放心好好治疗,准备手术,王艳不疑有他,自己的女儿从小
就懂事,她会处理好自己的事的。
  走在马路上,感受着紧紧箍住脖子的项圈,以及失去文胸束缚而感觉空荡荡
的胸部,以及湿润的下体,苏蓉万分委屈,眼睛通红。短短一天时间自己从一个
芳华少女沦为秦阳的性奴,这个落差太大了。
  苏蓉的家离医院不算远,步行的话也只有四十分钟的路线。平时苏蓉都是坐
公交,可今天她却不敢,因为在公交车上她总是无聊的人眼光的汇聚地,她怕别
人看出端倪来,所以她选择步行回家。
  三十分钟后苏蓉刚走过一个十字路口,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我的小蓉
奴,有没有想主人啊,主人我可是想你的狠啊。」原来是秦阳透过项圈在跟苏蓉
说话。苏蓉急忙走到一个稍微偏僻的角落,四处张望确定没人后,轻生说道「主
人,有什么事吗?」
  「我想来想去觉得你穿着湿内裤会很难受,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脱了好,正好
你前面两百米处有个公共厕所,你就去那脱掉湿内裤吧」此时秦阳已经在汪清身
上发泄了一番,心满意足,又想继续羞辱苏蓉了。而此时的汪清双目呆滞的躺在
沙发上,双腿大大的分开,诱人的小穴处还有精液残留成丝状往沙发上滴落,上
身的白衬衫早已被褪至腰间,白嫩的乳房被蹂躏的通红,精致的脸上,嘴里全是
精液,可她已经没有滴点力气去整理了。
  「不,不用了,真的不碍事的。」
  苏蓉果断拒绝。
  「蓉奴,乖,听话,不要让我在重复了,后果你承担不起的。」秦阳威胁。
  苏蓉自知躲不过,不过还好有个厕所,没有那么尴尬。只能应到「是,主人。」
  苏蓉来到厕所前刚准备进到女厕所里秦阳的声音悠悠传来「进男厕所里在小
便池旁脱,蓉奴你应该还没有进过男厕所吧,今天我满足你的好奇心,嘿嘿。」
  「这怎么行,主人你放过我吧,会被人看到的,主人」苏蓉被秦阳的要求惊
呆了,顿时开口求到。
  「我不管你用任何方法,我刚刚的要求一定要做到,否则嘿嘿,你懂的。」
秦阳残忍拒绝道。
  此时苏蓉终于知道为什么汪清刚刚劝自己脱掉内裤了,原来秦阳早就想好要
羞辱自己了。
  苏蓉在厕所前犹豫不决,顿时急哭了,两三分钟后秦阳的声音又传来「不用
再哭了,你还有三分钟时间,三分钟后要是还没脱掉,每三十秒延迟手术时间一
天,你看着办吧,我无所谓的。」
  苏蓉听到秦阳又用自己母亲威胁自己只能停止哭泣,身不由己啊。只能迈步
走向男厕所,在门口时喊了两声有人吗,见无人回应后才偷偷摸摸的走进去,再
三确定后无人赶紧脱下裤子,脱掉潮湿内裤后迅速再穿上裤子。正准备收起内裤
时秦阳再次吩咐到「内裤不用收起来了,就放在这吧,反正你以后基本没有穿内
裤的必要了,顺便从包拿出一支笔和纸出,速度,磨蹭的话过会儿有人来了就不
好了。」
  虽然不知道秦阳要干嘛,但经过几次教训后苏蓉早已知道反抗肯定无效了,
于是只好照做,拿出纸笔。
  「在纸上写上下贱的母狗蓉奴充满淫水的内裤赠与有缘人,之后和内裤一起
放到洗手盆旁,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苏蓉听到后脸色羞的通红,但却只能照做。
  做完一切苏蓉赶紧快步低头离开,刚出厕所门,就撞上一个来上厕所的男人,
那个男人看着从男厕出来的苏蓉惊愕道「小,小姐,你怎么男厕出来啊。」苏蓉
哪里还敢停留继续快速小跑就往自己家跑去。
  回到家后,苏蓉关好房门将自己闷在被子里思绪万千,想着自己那湿润的内
裤会被某个男人捡走,心里就一阵羞耻,而苏蓉不知道的是她走之后。
  那个被苏蓉撞到的男的上完厕所准备洗手时看到了洗手盆旁的内裤及字条后
惊愕万分,这是谁的恶作剧,难道是刚刚那个女孩的?又想起苏蓉美丽的脸蛋淫
念大起,伸手欲将内裤藏起时一支强壮的手掌抓住了男人的手顿时疼的他松开了
手中内裤,而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正是尾随在苏蓉身后的阿斌。
  「忘掉刚刚的一切,那个女孩不是你能染指的起的。」说完捡起内裤转身离
开。「秦少,事情都做好了,我马上回去」
  此时秦阳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室里想到经过这次小教训,蓉奴以后应该不敢
再不听话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