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场上的奴姬6

  昏暗的监狱里,男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往前走着,在走道的最深处囚禁着
一位美丽的公主。男子知道自已已经迷上了这个可怜的女孩,每一次贿赂同僚送
饭进来就是为了见一见她。然而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自已仍然没有和公主交澹过
哪怕一次。每当看到公主那悽楚的表情时,男子就知道一切的对话都是多佘的。
  ” 饭……我放在这里了。” 男子轻轻地吐出几个字,然后把饭菜送进了房间
里.
  牢房里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琳蒂斯公主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动不动地颓坐在
床上,低着头任由长长的秀髮垂下,掩住了自已的表情。
  之前留下的盘子是空的,说明她吃过饭了。
  ” 啊……” 男子刚把话吐出口,就因为异常尴尬的氛围而吞了回去。就像以
前一样,他带着失败的神情默默收拾起了之前的盘子,边摇头嘲笑自已的怯弱准
备离去。他想帮助眼前的女孩,却不知如何开口。
  ” 谢谢你,但请你以后不要再冒险过来。” 出乎他的意料,女孩开口说了话,
儘管语气比他想像地还要冰冷,那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 你,还记得我?” 男子有些喜出望外。
  ” 是的,你最近一直来给我送饭,还有上次人偶剧院的晚上也是……这些我
都知道的,谢谢你,但请不要再来了,不然连你也会被牵连进来。”
  牵连?事到如今善良的女孩竟然仍然不愿意伤害到无辜的人。突然间一直以
来怜悯和尊敬的情感迸发而出,佔据了他全部的思绪. 男子缓缓转过身,看着囚
笼中的公主,他明白是时候说点什麽了。
  ” 琳蒂斯公主……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要告诉你,但总是找不到机会。” 男子
顿了顿,” 关于那位侍女的死,请不要归纠在自已身上,那并不是你的错. 事实
上无论结果怎麽样,劳伯斯都会斩杀那个女孩,他就是为了做给你看的。”
  ” 这种事情,我知道的。” 有些失落的声音从公主口中传出。
  ” 所以,我想……”
  ” 你是怕我寻死?” 琳蒂斯澹澹地笑了一下,” 你送来的饭菜我都全部吃完
了,不是吗?放心吧,死对我来说早就不是最糟糕的事情了。倒是你,如果不想
白白送命的话,最好快点离开这里,把一切都忘了。”
  ” 不,我不会就这样离开的。” 男子转过头,像是做出了什麽决定一样,”
公主,我想帮助你。的确我被你的气质所深深吸引,但这并不是全部的理由。在
这里,这个依靠暴力和金钱统治的赛拉曼,我一直过着如阴沟中蛆虫般的生活,
面对奴隶主我只能成天卑微地低着头前进,面对无助的奴隶们我只能嘲笑自已的
无能,没有荣誉和梦想,只得一遍又一遍用酒精麻木自已的神经,欺骗自已。但
现在,看到你琳蒂斯公主,我想我终于明白自已该做些什麽了,这不仅仅是为了
你们,也是为了让我能够袒起胸倘面对自已的灵魂!”
  当男子几乎是用吼的道出这番话之后,迎来的是对面无限的沉默。
  ……
  终于,琳蒂斯抬起头:” 你可能随时都会被处死。”
  ” 我早有这个觉悟!”
  ” 谢谢,你叫什麽名字?”
  ” 阿鲁,叫我阿鲁就可以了。” 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女孩的眼睛,那是一
双焕发着蓝宝石神采的眼睛,无比美丽,又无比清澈。
  儘管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当她看着四周人们贪婪的眼神时,琳蒂斯就恨不
得找个地洞鑽下去。她实在是受不了,从人们眼神中射出一道道灼热的视线,在
她半裸的肉体上流离,盯着她少女最隐私的部分。他们还在下面大声评论着,评
论她的大腿,她的乳房,评论一切女性羞于启齿的东西。
  琳蒂斯一直低着头,她不敢看任何人,少女的羞耻心让她心烦意乱. 公主此
时仅穿着一件粉红的蕾丝低胸内衣,特製的窄小尺寸衬托出了女孩傲人的双峰和
修长的身段。娼妓一样的打扮掩盖不了她与生自来的气质,公主天生就是个高贵
而迷人的女人,这点无须质疑,然而人们就爱她这点.
  ” 喂,这就是那位蓝宝石公主吗?长得真不错啊,你看那腰,那屁股。”
  ” 笨蛋,看那皮肤,只有皇室里养尊处优的女人才会有这种雪白柔嫩的肌肤
啊。”
  ” 听说她练过剑,还是那个什麽什麽大地神的神官呢。”
  ” 那不更好,这样才能让我们玩得更长一些,没几下就玩残了多没意思?”
  琳蒂斯注意到,这次围观的人群中除了常见的富商奴隶主之外,更多的是佣
兵和平民。突然一些猜想浮上她的心动,但此刻实在没有心情细想了。劳伯斯笑
着拍了拍手,琳蒂斯回过头只见人群中走过来一个女人,一开始以为是拉米娅—
—那个一直腻在劳伯斯身旁侍奉他的女人,她对自已有一种莫明其妙的仇恨,但
公主不明白为什麽. 不过走近时琳蒂斯才惊恐的发现,劳伯斯的主意比她想像地
还要恶毒,来人不是拉米娅而是自已的侍女珍妮。
  ” 珍妮,为什麽会是你。”
  ” 很惊讶吗?是我主动请愿的,主人对我很好,她答应了我的请求。”
  ” 不,珍妮,你一定要听我说,拉米娅她……”
  ” 阿莎一直都很听你的话,但是她现在死了,因你而死!” 珍妮大叫着打断
了琳蒂斯的问话。
  ” 不,不是的。” 琳蒂斯摇着头,但珍妮并没有回答。她狞笑着走上前拿出
一根粗绳系在台柱上,然后牢牢地将她双手绑在一起,在奴工的帮助上慢慢往上
提,让公主的身子无助的悬荡在空中。然后珍妮又抓起公主的双腿,将她的大腿
用力笔直往上拉,使之于身体呈同一水平线紧紧地帖在胸前。接着再拿绳子和捆
着的双手束在一起。这样子阴户大开看起来有点可笑和滑稽。珍妮带头嘲笑公主
的出丑样子,其他人也跟着笑着来,这让琳蒂斯更难堪了。
  ” 来啊,琳蒂斯公主,让大家看看你骄傲的身体吧。” 珍妮笑着将头凑到琳
蒂斯被吊在空中的大腿侧,然后很色情的抚摸了几下女孩的阴唇。接着握住她的
大腿开始慢慢旋转,像物品一样展示着女性的隐私部位。
  ” 不要,不要这样做,很难受。” 由于珍妮在转动自已身体的同时并没有在
下面托住,这样公主全身的重力就全面集中在了被绳系着的双臂上,这让她感觉
那里像被扯断了一样。
  ” 这点痛就受不了了?那我所受的痛苦呢?阿莎呢?” 珍妮似乎被琳蒂斯的
话语激怒,她洩愤一样开始更用力地转动起女孩的身体,看着眼前夕日的公主像
陀螺一样旋转时,她感到了前所末有愉悦感。
  ” 不,求求你珍妮,快停手啊。” 琳蒂斯忍不住发出悲鸣,而珍妮却感觉越
来越有趣似的更卖力了,她将公主的可怜的身子转得飞快,然后还时不时抽出皮
鞭抽打旋转中的琳蒂斯,看着她痛苦的叫声,疯狂地大笑着。
  终于,当琳蒂斯再也不叫了为止,珍妮才有所不甘地放下皮鞭,慢慢地看着
公主停止转动。” 我想阿莎现在看到你这样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 不,不是这样的。” 琳蒂斯早就气喘吁吁了,豆大的汗珠从头上留过.
  ” 你想说这不是你的责任?事在如今你还不敢承认吗,那天的一切我都看着
清清楚楚,阿莎她坚持到了最后,她不想死。但是你却没能坚持住,如果……如
果你能再努力一点的话,阿莎她或许就不用死了!” 珍妮气愤地大吼,曾经同是
服侍琳蒂斯的侍女,阿莎和珍妮是最好的朋友,像亲姐妹一样。
  不等琳蒂斯喘完气,珍妮就转身拿出了一根点燃的蜡烛然后朝琳蒂斯的下体
靠近。琳蒂斯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她惊恐地尖叫起来,拼命挣扎摇晃着身体,
她全身绷紧想要合拢双腿,但这又如何可能做得到。灼人的热浪已经开始刺痛着
公主的身体,它先是从大腿开始,然后慢慢地移向私处,珍妮故意将手移动得很
慢很慢,残忍地刺激着公主大腿上的每一片肌肤,就像对待一件精工凋刻的艺术
品一样,一丝一毫也不放过.
  ” 不,不要这样,珍妮。” 琳蒂斯死命的摇着头,眼睁睁地看着蜡烛的火心
慢慢接近自已的私处,仅仅只是散发出来的热浪就让公主感到一阵阵刺痛。蜡烛
越来越近,琳蒂斯疯狂地扯动着身子,想要避开这股热浪。但无论她怎麽努力,
珍妮的手总是能准确得跟随着自已的身体,一直停留在私处的下面,让蜡烛的火
心不断刺烤着女孩的身体.
  ” 喂喂,这婊子可真能忍啊,明明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却还强忍着不发出尖
叫。”
  ” 不过这样才有趣不是吗?看她那痛苦挣扎的神情,太销魂了。”
  ” 看,大家都在评论你的坚强呢。” 珍妮将嘴巴凑到琳蒂斯的耳旁,” 然而
我却知道的,你马上就撑不住了,我会让你失禁的,我保证.”说完她对身边的奴
工示意了一下,奴工点了点头走上前拿出一个长条形的木板,然后开始狠狠地抽
打起琳蒂斯的臀部。澹红的印记很快出现在了公主雪白的臀部之上,奴工抽得非
常用力,每一下都抽得琳蒂斯直打转,而更痛苦的是无论她身体怎麽移动,珍妮
总是能精确地将蜡烛定位在自已的私处。
  终于,奴工的木板突然停止了抽动,正当琳蒂斯以为自已可以停下来喘息的
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切身灼伤感勐地从私处传来。只见珍妮狞笑着将还带有火
光的烛头齐根插进了女孩娇嫩的私处。
  ” 啊啊啊啊!!!!!!!” 在琳蒂斯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中,一股金黄的尿
液从琳蒂斯的下体喷涌而出,她失禁了。
  ” 哈哈哈哈!!” 珍妮笑着拍起了手,” 果然,我说得没错吧。”
  ” 喔,干得好,蜡烛插肉洞真他妈的太爽了,再来一次!” 有人在下麵吼。
  ” 对,再来一次!我们还要看。”
  ” 嘛,大家不要急躁。接下来还有另外的表演,保证让各位看得爽。” 劳伯
斯笑着向下麵的人群挥手。
  ” 不,你们还要干什麽,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要疯了。” 奴隶主的话让还
在重重喘息的琳蒂斯一阵哆嗦,他们还有什麽把戏?
  ” 这样就求饶了?你又准备像抛弃阿莎一样,抛弃其他跟随你的民众吗?”
珍妮用憎恨的眼神看着被披头散髮吊在半中,凄惨模样的公主。
  ” 不,我没有……” 公主垂着头,她已经无力争辩什麽了。接着又有几个大
汉走上前,从后面抱起可怜的公主,然后解开她绑住双腿双手的绳索,接着让她
脸部向着地面整个人平吊在半空之中。然后珍妮走过来接过另一根绳子,将绳子
紧紧地卡在对方的肉缝之中,然后用力擂紧让绳子牢牢嵌进肉里. 这样做不仅能
够有效地支撑起女孩的身体,更重要的地方在于只要琳蒂斯扭动身体的任一部分,
嵌入下体的粗绳就会无情地磨碾她的私处,给予其强烈的刺激。
  ” 你们……还要对我做什麽?” 琳蒂斯微弱地喘息着,她看到珍妮又命人搬
来了一个木桌和两根蜡烛,一种恐惧的预感浮上心头.
  ” 不,不要,我快受不了了,快放过我吧。” 她又开始哭喊。
  ” 真希望让那些崇敬你的民众来看看,他们心中的公主是如何哭着求饶的样
子啊。” 说完之后珍妮就点燃了两个蜡烛,然后把它们放在台桌上让燃烧的火心
正对着琳蒂斯那两颗粉红的乳头,慢慢地冲击着少女身上最敏感的神经。女孩哀
叫着,无助的晃动身体,想让自已的双乳脱离火心,但无论她怎麽扭动身体,精
心设置的绳索总能恰到好处地将她的身体一直固定在同一位置,一点也移动不得。
而且可怜的公主挣扎得越曆害,深深嵌入肉缝中的绳索就会更频繁的磨擦着她的
私处,给自已带来了连续不断的性刺激。如果不挣扎后面就不会受折磨,但在这
种情况下又有谁能镇静不动?
  于是在赛拉曼的广场上,几百个人围站成一圈。他们个个睁大着眼睛,任由
自已的肉棒涨得鼓鼓的,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可怜的女孩一边尖叫着一边努力挣
扎晃动着美妙的身体,但她越挣扎带给自已的刺激也越来越大,很快琳蒂斯就在
自已的’ 努力’ 下,在痛哭和快乐之中高潮了。
  看着台上公主的凄惨模样,所有人都大笑着,他们从中得到无于伦比的凌虐
快感,公主的表情越痛苦,他们就更满足。这就是塞拉曼,一个毫无怜悯和正义
可言,充斥着暴力和性的奴隶都市。
  ” 继续哭吧,没有人会救你,这是你活该受到的惩罚,我可爱的蓝宝石公主!
” 说罢,她伸出一隻手,一把抓着公主已被饱受摧残的右乳,朝着蜡烛燃烧的火
心拉去。然而这一次的目标并不是乳头,她有些玩腻了,所以将火心移开对准着
琳蒂斯的乳晕,然后绕着乳晕烧了一圈,然后以其为轴心一圈圈地向外绕,她烧
着很慢,很仔细,就像对待一件工艺品一样,享受着整个施虐的过程。
  欢虐一直在继续着……
  夕阳之下,琳蒂斯公主颓然地倒在地上,虽然已经被从木架上放了下来,但
长时间的虐待已经透支了女孩全部的体力,她甚至没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只是
静静地躺在地上已求得片刻的喘息。
  ” 哦,我们可爱的婊子公主还在贪睡吗?” 令人恐惧并且厌恶的声音再次响
起,琳蒂斯甚至不用回头去看就知道她的奴隶主来了。
  来的有很多人,奴隶主劳伯斯和奴工,以及更多新购进的女奴。
  ” 好好看看眼前婊子的模样吧,这个迷人的女孩叫琳蒂斯,以前是阿塞蕾亚
高贵的蓝宝石公主,但现在却只是个下贱的婊子公主而已。记住,你们都是这里
的奴隶,我要你们明白自已的身份,知道了吗?” 劳伯斯笑着向新来的女奴们宣
佈。
  ” 知……知道了。” 少女们个个低着头,不情愿的回应声传来。
  ” 琳,琳蒂斯公主?” 一个微弱的惊呼声出现在人群之中,当劳伯斯和他的
奴工们顺着声音找到她的时候,声音的主人才明白自已犯下了致命的错误,她连
忙掩住嘴巴垂下头.
  ” 你……你是?” 琳蒂斯看着声音的主人,脸上带着同样吃惊的表情。
  ” 哦,难不成这位是我们蓝宝石公主的熟人吗?” 劳伯斯来了兴趣,他命人
从人群中抓出那个女孩,带到公主面前。
  ” 哦,不……其实……” 女孩缩起身子,害怕的不知所措。
  ” 不要碰她!” 琳蒂斯起身拦住奴工,但看到奴隶主凌厉的眼神时,公主垂
下头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求求你,她……她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她受伤。

  ” 是吗?蓝宝石公主的朋友想必也应该是贵人。” 劳伯斯嘿嘿地一笑,” 也
是一位可怜的公主?还是某个大贵族的女儿,或许是神殿的修女?”
  ” 恩,她……她其实……” 看着女孩不安的眼神,琳蒂斯忽然想到什麽,”
法拉米亚的一名普通镇民,因为我们国家一直和法拉米亚交往甚好,所以我小时
候经常会去那里,她就是我那时候认识的玩伴。”
  女孩在一旁轻轻地吐了口气,似乎如释重负。
  ” 哦,是吗?” 劳伯斯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可惜这并不是个特别好的
藉口呢,坦白说我不相信。”
  ” 但这是事实而已。”
  ” 相信我,我有至少一百种方法可以逼人说出真话,对付这种小女孩就更容
易了。” 劳伯斯突然回头,” 来人,把这个小妞吊起来打,给这里所有人做个示
范。”
  ” 不,你为什麽要这样,她什麽也没做!”
  ” 傻瓜,奴隶主鞭打女奴需要理由吗?哦,让她给这里所有新来的人做个示
范就是个最好的理由吧?你不这麽认为吗?”
  ” 可是……”
  ” 来,说出真相吧。对于有身份的女奴我会给予一些特别的待遇,或许也有
可能仅仅是关起来等侍一笔丰厚的赎金喔。” 劳伯斯笑着看着琳蒂斯,” 不要犹
豫了,她是哪个国家的贵族?”
  ” 不,她没有特别的身份。” 琳蒂斯垂下眼皮。
  ” 这样的话,可怜的女孩今天会受到很特别的款待喔,这样也没关係吗?”
  ” 不,她真的没有特别的身份,是真的!” 琳蒂斯低着头,她的声音小得几
乎听不见。
  ” 好啦,那我就不留情啦。我希望你也在一边看着,你会同意的吧?” 劳伯
斯笑着放开了手,想到今晚的好戏,残忍的奴隶主不自觉得笑了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