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凶猛】(18-19章)

             第十八章  理查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已经是被绑架的第三天了。
  昨晚,老大回来后,老四他们老实了起来,没有再骚扰我们。现在的我已经
是在「期盼」着老曹的出现。因为,如果再眼睁睁地看着玲受到凌辱,我肯定会
崩溃掉。
  但我隐约感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头!
  按照那天老曹在电话中气急败坏的语气来推测,他应该早就赶来这里才对,
即便他当时还在香港,赶回凤城也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可是三天了,为什么还没
有动静?
  难道他真的放心将玲这样美貌性感的女人留在几个孔武有力的男人身边?或
者他已经放弃了玲,任由别的男人凌辱她?不会,虽然没有见过老曹,我相信以
他的性格,即使要折磨玲,肯定也要自己动手。
  中午,他们没有再叫玲出去端饭,而是由老三将食物和水送到我们屋里。
  借着小屋门打开的机会,我看到外屋的老大地一直向室外张望,似乎也有些
焦急。
  果然,小屋门刚关上,我就听到外面的老二喊道:「老大,有车过来了!」
  「应该是老板来了!」老大说,「把东西收拾一下,小屋门锁好!」
  过了一会儿,外面脚步声杂乱,听起来好像是来了十几个人。
  看来老曹真的来了!来吧,来吧,反正是早死早托生!我和玲禁不住把耳朵
贴到木门上,想知道门外的情况。
  首先听到老大说话了,「理查先生,老板呢?」
  理查!是他!好一个理查!告密的真的是他!可是他也并不干净,他这么做
就没有顾忌吗?我和玲疑惑地对望着。
  果然,理查那熟悉的声音透过来,「老板还要耽搁一会儿!那两个人怎么样
了?」
  「都关在里面!」
  「哦,那个女人,你们把她没怎么样吧。」
  「你放心,老板的女人,我们不会动她。」
  「那就好,男的怎么样。」
  「他也没问题。」
  「好,我知道,老板信你是没错的。」
  外面沉寂了一会儿。
  突然,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
  「理查,你们干什么!」老大怒喝起来!
  紧接着,外面似乎乱成了一团。叫骂声,惨呼声,肢体碰撞,家具砸烂的声
音交织在一起。不断有人撞到墙上、门上,似乎整个屋子都在摇晃!
  为避免被殃及,我和玲赶紧退到了床边。怎么回事,好像是他们之间打了起
来。可理查和老大他们不是一伙儿的吗!
  不久,外面的声音渐渐平息。我猜应该是老大他们被干掉了,毕竟听起来理
查一方人数占优。
  这时,外面的人开始试图撞开小屋门。
  我和玲紧张起来。我随即想到更一个严重的问题:会不会是理查怕我们将他
的事泄露出去,所以趁老曹还没来,先将我们灭口呢?很有可能!但是,带这么
多人来,未免也太嚣张了吧!
  屋门终于「哗啦」一下被撞开了,理查一个人走了进来!
  「你们没事吧!」理查望着我和玲,平静地说。
  我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对他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这就带你们离开!」说完,理查退了出去。再进来时,手上拿
了两件衣服。
  「你们先披上吧。」理查将衣服送到我们身前,「可以走路吗?」
  「可以。」我接过衣服,仍有些惊疑不定。
  批好衣服之后,我和玲跟着理查走出小屋。
  外屋已经一片狼藉,有十多个人或站或坐,把屋子塞得满满的,很多人脸上
都带着伤,本就不多的家具已经没有一件完好。地上倒着四个人,是老大他们。
最惨的是老四,仰面躺着,满脸的血污,头歪歪的靠向一边,一动不动,不知死
活。
  「我的车就在外面。」理查对我们说,又转向其他人:「你们把这个地方处
理一下。」
  走出门外,我有种眩晕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查理到底是敌是友,至少到目前
为止,他没有表现出恶意。
  「抓住他!」身后突然传来呼喝声。
  只见一个身影从小屋里夺路而出,理查手下的人前后夹击却没能将他截住,
眼看着他快速消失在树林里。
  是那个老大!看来他刚才一定是装死,瞧准机会逃了出来!
  我看向理查,他却并不怎么着急的样子。
  「让他去吧,这家伙身手不错,你们追不上的。」
  理查异乎寻常的平静让我很诧异,他不怕老大将这件事报告给老曹吗?还是
理查已经有了十足把握掌控全局了?
  上了车,理查坐上驾驶席。谁都没有说话,玲仍是一脸的惊魂未定,而我有
一肚子的疑问,却不知从何处问起。
  「要不要去医院?」理查问我和玲,没有回头。
  「杰的手臂伤得很重,我没事。」玲抢着说。
  「还是都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理查替我们做了决定。
  「理查,我能问个问题吗?」我说。
  「问我怎么会来这里,对吗?」
  「是的。」
  「我一知道老曹要对付你们,就想着怎么把你们救出来。」理查笑了笑,「
我们不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吗?老大他们身手不错,我必须花时间好好准备一
下。」
  「哦,你不怕老曹知道吗?」
  「老曹死了。」理查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老曹已经死了。」理查重复了一遍,语调依然平淡。
  老曹竟然死了!我一时间还想不明白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他……怎么死的?」玲在一边用颤抖的声音问。
  玲脸色苍白得吓人,嘴唇都没有了血色。我胸口不禁微微一酸,看来,尽管
老曹设计占有玲,玩弄玲,但玲终究跟了他这么多年,而且为他生过孩子,对这
个男人并非没有一点感情。
  「他知道了你们的事,自己开车从香港往回赶,结果冲出高速路,摔进山沟
里,当场就死了。」理查。
  「是这样……他……死了……」玲喃喃自语。
  「什么时候的事?」我问。
  「应该是前天晚上,我是昨天上午知道的。」理查回答,「趁着老大他们还
不知道这个消息,就赶紧找人手来救你们了。」
  想不到,这件事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老曹死了,一切都结束了吗?我的
脑子有些混乱,好像一个人已经被拉到刑场上准备处死了,可最后又带了回来。
  车子开到医院,我说服玲去妇科检查,而自己则去看外科。也算不幸中的万
幸,我的右臂只是比较严重的骨裂。幸好不是骨折,否则耽误这么长的时间,一
定会留下残疾。
  医生把我的右臂用石膏固定了。我从诊室出来是,玲已经等在外面了。我轻
声问了问她的情况,她说医生只是帮她清洗消炎,应该没有大碍。
  理查将我们送到玲的别墅时,已经是晚上了,保姆已经照顾着玲的儿子睡着
了。
  玲还没有巨变中恢复过来,一直不怎么说话。我知道,此时她非常需要我留
在身边安慰她。但是,我失踪了这么长时间,璐那边由不知会有多焦急,我必须
尽快回去!
  「杨先生,是不是担心你厂子有什么状况。」理查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玲这才强打精神的抬起头,看着我说:「杰,你离开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赶
紧回去照顾一下厂子吧!」
  「那你一个人,行吗?」我有些不安。
  「没关系,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玲微微苦笑了一下,「我也想一个人静
一下。」
  「那……好吧。」虽然还是放心不下,但玲这边确实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
  「杨先生,你可以放心,我会一直在凤城,玲小姐有困难的话,可以随时找
到我的。」理查在旁边说。
  是的,我们现在确实可以信任理查了,毕竟如果没有他的搭救,我们无法脱
离那种极其危险的境地。
  「杨先生,你手臂不方便,我安排人送你回桐湾。」理查进一步建议。
  我接受了理查的建议,可是我的车子和衣服还在那处租来的房子里,必须先
要去取,否则回去没法向璐解释。
  司机将我送到那处房子,玲的车和我的车都还停在那里,只是微微落了一层
灰尘。房子的门虚掩着,没有锁。屋里十分凌乱,被褥,枕头都掉到了地上。
  虽然只过了三天,再回到这里,真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我找到了来时穿的
衣服,却发现因为手臂上打了石膏,上衣根本穿不进去了,只有把原来的裤子换
上了。
  我的手机也找到了,但是已经被人踩坏了,只好把SIM 卡卸下来带走。车暂
时也开不回去了,也只能先让理查的司机送我回桐湾了。
  坐在车上,我苦苦思索怎么向璐解释我这三天的失踪。说实话肯定是不行;
编个故事吧,不容易啊!
  回到桐湾的住处,已经是后半夜了,璐应该在家吧,会睡着吗?
  我怕自己突然的出现会吓到她,于是先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才拿出钥匙
自己开门。
  果然,脚步声来到门边,「喀拉」一声门开了。
  让我惊讶是:开门的不是璐,而是小唐!
             第十九章 后遗症
 
 小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一时间惊疑不定。
  小唐也看清了我,大叫起来,「杰哥,你可算回来了!嫂子都要报案了!」
  说着把我拉进门去。
  璐就站在小唐身后,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嘴角一抽一抽的,泪
花在眼圈里转来转去,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
  我从璐的眼神里读出了激动,也读出了一丝责怪,忍不住抢上前把她抱住。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你……你……」璐终于在我怀里「哇」的哭了出来,好像要发泄出全部的
委屈,「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都要担心死了……呜呜……我好害怕……
呜呜……」
  我抚摸这璐的头发,心疼得要命。有这样一个美好的女人为我担惊受怕,而
我接下来要对她说话,却可能每一句都是谎言。
  「好了!好了!杰哥不是回来了嘛!都坐下说,都坐下!」小唐依然过分地
热情,这明明是在我的家,怎么好像他成了男主人。
  「杰哥,你胳膊怎么了?」小唐发现了我臂上裹的石膏。
  「杰,怎么回事?」璐闻言也紧张地捧起我受伤的胳膊。
  「没事,受了点小伤。已经处理过了,不碍事。」
  「杰,你那天不是去凤城见朋友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电话呢?怎么一
直提示不在服务区?你的伤又是怎么搞的?」我刚一坐下,璐的问题连珠炮似的
提了出来。
  「是啊,杰哥,嫂子这几天可急坏了,厂子都不要了。老实交代,到底做什
么坏事去了?」小唐唯恐天下不乱。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实在是刚才这一坐下,牵动了全身
的肌肉,被殴打过的地方疼得要命,险些叫出声来。
  「是这样,在凤城和朋友吃饭时,遇到几个地痞,干了一架。手机也被打坏
了。」
  「哦,打架打了三天?」璐和小唐都有些不相信我的话。
  「哪能打三天,你们以为是华山论剑啊!」我故作轻松,「下午我们出来,
他们又穷追不舍的,就又干起来。后来公安来了,把我们一起都抓进去,关了两
天。」
  「你一直在公安局?那你在里面不能打个电话吗?」璐追问。
  「你不知道那些公安,根本不讲道理,电话也不让打!那些地痞好像有些来
头,结果处处针对我们。要不是朋友疏通了关系,我现在还出不来呢。」这是我
一路上想好的借口,璐应该不会真的去凤城公安局核实吧。
  「怎么能这样,我去投诉他们!」璐的倔强劲儿又上来了。
  我心中暗暗叫苦,只能说:「算了吧,都过去了。民不与官争。」
  「是啊,嫂子,这种事没道理可讲的。」小唐也在一旁劝璐,「不过你们放
心,这边道上的人物我也认识几个,到时候请出来大家一起吃个饭,让他们帮杰
哥出气。」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只想将他们糊弄过去。
  「杰,这几天你受苦了,我给你去放水,你好好洗个澡,赶紧休息吧。」璐
真的放过了我。
  「对啊,杰哥,你赶紧休息吧,我也该走了,改天请你吃饭,好给你扫扫晦
气!」小唐终于知道走了。
  璐将小唐送到门口,轻轻地说:「谢谢你,小唐。」
  「客气什么!杰哥,你受伤了,晚上可得悠着点了!让嫂子多主动吧,沙发
上也行,哈哈!哈哈!」
  小唐一边笑,一边快步离开了。
  小唐这个家伙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看到璐的脖子都是羞红了。
  回到我身边,璐似乎是怕我误会,主动解释:「你失踪的这几天,我急得没
办法,本地又没有其他朋友能帮忙,所以只能找他了,谁让你这里只是当他这一
个朋友呢。」
  「没事,你做得对。是我害你担惊受怕,对不起。」我安慰璐,但心中暗叹,
如果真是普通朋友,用的着这么着急的解释吗?
  我是完全相信璐的,但我也知道,虽然我们都尽量回避,但那一次交换的经
历,我们永远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过。
  没有让璐帮忙,我一个人在卫生间里脱了衣服,因为我不想让璐看到我满身
的瘀伤。泡在热水里,将固定着石膏的右臂搭在浴缸外,我闭上眼睛,彻底地放
松下来。
  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吧!可以痛苦,但必须很快过去!
  璐走了进来,只穿着内衣,姣好的身材曲线和白皙的肌肤表露无疑。
  「杰,你的胳膊不方便,我帮你擦擦背吧。」璐说着,拿起了毛巾。
  「谢谢你,璐。」我由衷地说。
  「啊!你怎么被打成这样!」璐终于看到了我身上的伤。
  「没什么,都是皮外伤。」
  璐没有再追问,而是用毛巾在我后背轻轻地擦起来。动作非常地轻,非常地
柔……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璐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她竟然在默默地流着眼泪。
  「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我问。
  「杰,你有事瞒着我。」璐低着头说。
  「没有啊。」我还想辩解。
  「你别以为我会相信什么打架打到公安局的鬼话。」璐抬起头,看着我的眼
睛。
  「真是这样的。」我鼓起勇气,和璐对视。
  「算了,杰,我不想逼你说,但你这样弄伤自己,太危险了!」璐把头转开
了。
  「璐……」我有一种坦白的冲动,但我马上告诫自己:不可以,不可以!
  「杰,我真的好怕,现在我们生意好了,可我却越来越怕!」
  「怕什么?」
  「不知道,就是怕,这一切都来得太快。」
  「璐,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璐转到我的面前,看着我,好像要做什么重大决定。
  「杰,我们结婚好不好!」
  「哦!」没想到璐此时会提出来这个问题,我确实没有心理准备。不仅因为
玲的存在,还因为我心中还多少存留着对婚姻的恐惧。
  「我们现在和结婚有区别吗?」
  璐脸上闪过失望,低下了头,「杰,我很傻,对不对。傻到要去相信那一
张纸。」
  「不,璐,不是这样。」我捧起她的脸,「你让我准备一下,我会给个一个
名份的。」
  「杰,我不是想要什么名份,我真的怕我们……」
  我没有让璐说下去,而是吻上了她的唇。
  我们回到床上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璐躺在我身边,紧紧地搂住我,好像
怕我会突然消失似的。我的左手从璐身下穿过,握在她的乳房上。
  柔软滑腻的触感从我手上传来,让我感到异常的安全,很快地沉沉睡去……
  等我醒来时,璐已经离开了,床头留了一张字条:杰,我去上班了,你在家
好好休息,中午我让人给你送饭过来,有事打我电话。
  璐,真是个难得的好女人!
  可是怎么处理和玲的关系呢?现在已经没有了老曹这个阻碍,玲自由了,我
还只是让她做我的地下情人吗?
  虽然璐和玲的性格皆然不同,但却同样的美丽性感,我能切实感受到这两个
女人对我的感情,让我不忍放弃其中任何一个。我该怎么办?
  想到了玲,我又担心起来,想给她打个电话。仍然是不在服务区的提示,看
来她还没有找回自己的手机。
  这一天,除了中午吃饭,我都是在大睡中度过的,傍晚才起床,身上果然觉
得轻松了不少。
  不久,璐回来了。一进门,先甩脱了两支高跟鞋。赤着脚走到我面前,轻轻
拍了拍我的脸。
  「在家乖不乖,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吃奶!」
  「没问题,一会儿就好!先让你看看原料!」说着,璐将上衣连同胸罩一起
掀起,露出两只大白兔一样的乳房,颤巍巍地晃动。
  我还想再看时,璐笑着跑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真的吃上璐的奶,已经是晚饭后回到床上了。我们赤裸相对,在我的吸吮
下,璐的乳头已经勃起。为了照顾我,璐让我躺在床上,自己则趴在我上面,将
两只丰盈的乳房轮流送到我嘴边。
  显然,璐也很享受我对她乳房的亲吻,眼睛微微合着,随着呼吸,发出若有
若无的呻吟。
  「啊……杰……」璐轻轻叫着我。
  我知道璐已经情动了,可不知为什么,我下身还没勃起的迹象。
  璐俯下头,吻了吻我的嘴唇,然后一路向下,嘴唇从我脖子,胸口,小腹滑
过,直到将我的阴茎含到嘴里。
  我仔细感受着璐绝妙的口舌技巧,希望自己赶快进入状态,但越是着急,下
身越是没有动静。
  过了好长时间,在璐不懈地努力下,我的阴茎终于开始有了反应,渐渐硬了
起来。可就在此时,我的脑子好像短路了,偏偏想到了我被迫将男人的精液推入
玲阴道时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一种激动变得不可抑制,腰眼一阵
酥痒,阴茎一抖,竟然射了出来!尽管此时我的阴茎还没有完全勃起。
  璐也来不及反应,被我射到了她嘴里。
  「呜……」璐抬起了身体,捂着嘴,四处寻找着纸巾。随后,快步跑进了卫
生间。
  虽然多次为用口舌为我服务,但璐从没让我在她口里发射过,而这一次,也
纯属意外。
  我有些沮丧。我这是怎么了?先是勃起困难,又是这么快就射精了。不会是
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
  清理完的璐回到了床上。
  「对不起,我……」我有些尴尬。
  「杰,是我不好。你身体还没有恢复,我不该和你做这个的。」
  璐说着,拿起纸巾,帮我清理好下身,然后躺在我身边,轻轻的说:「别多
想了,睡吧。」
  我没有再说话,射精后的疲惫感让我很快睡着了。
  半夜,我被身边微微的颤动惊醒。
  璐背对着我缩在床的玲一边,身子抖个不停,两腿盘绕在一起,右手夹在两
腿之间,快速活动着。
  璐在自慰!
  我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我知道璐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尽管嘴里不说,刚
才的失败一定让她非常难受,使她不得不在半夜靠自慰来寻求解脱。
  我没有打扰她,而是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
  璐动作的频率越来越快,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
  突然,璐停止了所有动作,全身紧绷起来,连脚趾都用力向里抠着。璐
的高潮来了!
  「哦……哦……」可能是咬住了被子,璐尽力抑制了高潮时的呻吟。
  而我,却只能暗暗地叹息。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