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肉性奴隶-萤之篇-游戏改编 (1-3章)】

  第一章穿越
  “秦臻君,秦臻君……”
  一阵清新悦耳,娇吟而且柔媚的呼唤不停地闖入我的夢境之中。額,這誰呀。
聲音很有感覺啊,讓人一聼就有犯罪的衝動。不過,這稱呼怎麽這麽奇怪呢?秦
臻君?
  “秦臻君,秦臻君……”
  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眼前一個模糊的人影正盯著趴在課桌上的我,輕輕
地搖晃著我的胳膊,似乎很是擔憂.
  課桌?
  靠!心裏一驚,我猛地站起身,顧不得看清關心我的那個身影,四下打量起
來。
  你——妹!這是什麽鬼地方?
  入眼的是一個教室,整個教室裏的東西都是由木頭搭建而成——課桌,椅子,
牆壁,窗戶、天花板。大大的窗戶上面挂著薄薄的窗簾,在微風地吹拂下輕輕地
擺動著。窗外耀眼的陽光透過窗外那碧綠異常,且無比高大的樹蔭,向教室裏投
下了點點光斑。
  我靠!我清楚地記得我之前明明是坐在電腦面前的!
  “你,你怎麽了?秦臻君?”
  “我怎麽你妹!”有些不耐煩的我猛地回頭一吼——馬上後悔了。
  眼前,一個有著江南小家碧玉面容,嬌小溫婉的漂亮女生有些唯唯諾諾地想
向後退,卻又堅強地咬了咬牙堅持著。可透過她那薄薄的眼鏡,我分明見到她的
大眼睛裏已經含上了淚光。
  “額,那個我,對不起!”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心中有些愧疚。
無論如何,對著一個女人發脾氣,縂是不對的。
  不過,這誰呀?我一邊抱歉道,一邊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小女生。
  小小的個子,還不到我的下巴,一頭柔順的長髮隨意地用一個紅色的蝴蝶結
束在腦后,圓圓的臉,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一個典型地娃娃臉上卻帶著一
副寬邊眼鏡,看起來無比地彆扭。
  就像是一個故作老成的小屁娃子。
  “呵呵……”心中惡意地詆毀著對方,我也暫時地忘卻了身処陌生地方的恐
慌,不由得笑出聲來。
  “你!秦臻君!你爲什麽上課的時候突然睡着了?現在醒過來還在傻笑?”
小女娃子瞪起了眼睛,伸出手指著我,故作嚴肅地吼到。
  上課?我環視了一下就剩我們倆人的教室,再次樂了。
  順著她指向我的手望去,這小女娃子穿著一身異常寬大的襯衫,袖子扎到了
肘部。指著我的手臂很是瘦弱,跟那寬大的袖口一比,小得有些滑稽。
  “我說……”看著她那毫不猶豫地眼神,我反而有些心虛了。再次打量了下
周圍,有些無奈地問道:“請問,這是哪裏啊?還有,你是誰啊?”
  “我是誰?”她聲音顫抖著問道,滿腔的不能置信。
  就這樣對視著,看著她那由困惑漸漸變爲傷心的眼神,我不由得又心軟了。
  “要不……額!”重新低頭坐下的我,正打算自己好好地想想這是怎麽囘事,
可一掃視,眼前的景象又把我震驚了!
  坐下來的我腦袋正好位于她的胸口部位,此刻我只要眼睛一掃,就能看到她
的胸!
  巨乳!
  美巨乳!
  她的襯衫異常寬大,從她肩膀上溜下的那一大截,快到手肘才是袖子的部位
就可以看出,這衣服對於她來説過於地寬大。
  可如此寬大地襯衫,到了她胸部的位置,卻被塞得滿滿的!她的胸脯鼓脹漲
地將襯衫的扣子綳得仿佛要飛掉一般。
  那隆起的部位位置有些偏下,在襯衫的束縛下擴張了很大一部分空間!如果
不是她把衣服扎在褲腰内,那纖細的腰肢明顯地暴露了出來,真會有人認爲她是
一個胖子!
  襯衫裏鼓囊囊,肉感十足的兩座小山隨著她的動作,微微地一顫一顫地,顫
動得我的心,也隨之而動。
  我喉嚨不由地連連聳動,就連接下來要說的話,也忘得一乾二淨. 只是下意
識地,用眼睛追隨著那顫抖著的胸脯移動,想要透過那薄薄的布料,深入那雪白
的肌膚.
  她即好像是沒有注意到我那要吃人的目光,又好像是習慣了一般,笑著點了
點頭,轉身走上了講臺.
  靠!這世界上還真他媽的有這樣的尤物!
  盯著她一扭一扭,款款而行的背影,我的心中不由地感嘆,這女人,真他媽
的就是上帝專門創造出來激發男人的獸慾的!
  她的身材很嬌小,真的很嬌小。削瘦的肩膀,盈盈一握的腰肢,都能顯示她
的纖細,她的苗條. 從背後看去,那細小的腰肢甚至不及她前胸外擴的一半。可
就是那樣細弱的腰肢下面,卻生出了一個無比誘惑的大屁股!
  她穿著一條米黃色的褲子,很普通的一條褲子。卻像是緊身地一般,緊緊地
箍著那大屁股。屁股渾圓,厚實,挺翹!
  屁股肉乎乎,肥嘟嘟地,倆辦屁股肉形成的縫隙無比地深邃,在正背面連接
大腿的部位,形成了一個高聳的坡度。
  我惡意地猜想到,那麽肥厚的屁股,就算是我那16cm的大雞吧,如果不擺開
那倆片肥厚的屁股肉,直接頂過去甚至都會碰不到她的桃花之源吧?
  講臺上傳來了她的講課聲,可我的思緒卻早已經不屬於她所講述的内容了。
我的眼裏,只有她那不停顫動著的肥碩胸脯和屁股。
  近點,再近點,對!
  “秦臻君!”
  就在我的手馬上就要抓上那肥美隆起的時候,耳朵邊一聲暴怒地吼聲把我從
意婬中拉了出來。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是她真的來到了我面前。
  有點害臊。畢竟,打算耍流氓,卻被人家抓個正着,不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
情。
  “你昨天答應過我的事情怎麽就又忘記了?”小尤物滿臉怒容地喝道,可我
怎麽覺得,她的眼睛裏閃現著挑逗呢?
  “額……”我有些無語,昨天,昨天個屁啊,老子哪曉得昨天發生了什麽事。
頓了頓,我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指的是什麽?老師?”
  “都說過了,你可以叫我螢。”尤物臉紅紅的小聲說道,轉瞬閒,聲音卻大
了起來:“昨天跟你說過,只要你好好學習,我就當你的戀人!”
  小尤物,哦不,螢老師説話的時候還跺了跺腳,偉岸的胸脯更是激起一陣歡
快的波瀾。
  戀人?那不就是女朋友麽?這個尤物是我女朋友?還是她自己同意的?
  我猛地站起來,一把將她攬過,攬進我的懷裏. 那碩大的胸脯在撞上我的胸
膛時,似乎還彈了彈。
  “呀!”螢終于反映過來,嘴裏發出一聲驚呼,雙手死死地抵住我的胸膛,
想要掙脫我的懷抱。
  靠,就你那點小胳膊,能掙開?我心裏笑了笑,手上稍微用力,把她抱的更
緊. 她的胸脯就像是倆個氣球一樣,被狠狠地擠扁,帶給我更加清晰地感受。
  她掙扎得更用力,卻徒勞地被我摟得更緊,不由地揮起小拳頭打上我的胸口。
  靠,給我撓癢癢哪?感受到砸在身上那不痛不癢的感覺,我翻了翻白眼。看
著她那有些委屈的臉,一種征服的感覺讓我心中的慾火更甚。
  “你要干什麽?”我另一只手摟上了螢的肩膀,制止了她的動作,讓她不得
不出聲問道。
  “干你!”下意識地,我就這樣回答了。
  “不要,你答應過我的。”螢扭著頭,話音裏帶上了哭聲。
  靠,找這麽一個奶大屁股大,生來就像是專業被操的女朋友,只是為了好好
學習?我他媽吃多了吧?
  不由分説地低頭湊近她的嘴,尋找好機會吻了上去。
  “唔——”螢喉嚨裏發出一含糊不清的聲音,眼睛一下閉上,掙扎也弱了下
來。
  螢的上唇很薄,下唇稍豐滿,嘴貼上去柔柔地,軟軟地。如此近地距離哎著
她,鼻子裏湧進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氣息。
  淡淡地清香,有沐浴乳的氣息,有洗髮精的味道,還有一種讓人心跳加速地
玩藝。我知道,這是女人的味道。螢真是上天製造的尤物,她身上獨有的味道讓
我本已經狂跳的心臟,更加猛烈地開動起來。
  “啊……”螢又含糊不清地發出了一點聲音,手已經變拳為掌,抵著我的胸
口。
  她的身體微微地發著抖,嘴上想要嚴厲地回絕我,卻最終變成了熱情地回應。
  跟她舌頭相互纏繞著,抽空還不時輕咬一下,惹得她含糊發聲,讓我心中莫
名地升起一種滿足感。
  她身體輕輕地扭動著,不再想要掙脫。我空出一手,抓向她的大胸脯,另一
只手則順著腰肢下滑,捏上了她的屁股。
  入手,溫暖滑膩且彈性十足,讓我體會到了課堂上所謂“肉感”的真實含義!
  螢就是這樣一個肉感的女人,不,不僅僅是肉感,而是肉感十足!開始抱著
她的時候,我就有了這種感覺.
  她雖然看起來瘦弱,可抱在懷裏卻到處給人一種豐盈的感受。她那肥碩的大
奶子和豐滿挺翹的大屁股更是狠狠地加深了這一概念!我相信,只要是一個男人,
在挨上她的身體以後,就會變得不能自己。
  想要撫摸她的全身,揉捏她的奶子和屁股,用全身地肌膚去感受她特有的雌
性美麗,擁抱她,愛撫她,揉捏她,用自己的大雞吧狠狠地操她,操她的小穴,
她的奶子,她的屁股,她全身的所有地方!
  更何況,她還沒有戴胸罩!
  吻得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我松開了她,看著她已經迷茫的雙眼,心中慾火更甚,
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我,得找個安全的地方,要不,教室裏猥瑣教師,被人抓到
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哪裏沒有人去?”我嘴叼上螢的耳垂,一邊輕咬著,一邊問道。
  “唔……”螢似乎已經忘記我所答應她的事情,雙手抱上了我的腦袋,嘴裏
輕輕地哼著:“這裡沒人來,整個學校就我們倆——”
  話已經說得夠明白了,慾火焚燒的我再也無法忍受,直接把她的衣服給扯開
了!
  “呀!”
  第二章初諦
  “呀!”伴隨著螢的一聲驚呼,她的襯衫被我扯開.
  從沉迷中驚醒過來的螢又開始了掙扎,騰出雙手想要把衣服扣上。可那衣服
上的扣子隨著我的拉扯,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輕而易舉地制止了螢的掙扎,同時抽空把她的衣服給完全剝了下來,順便賣
了她個面子,讓她掙脫了。
  “你答應過我的……”螢的臉上流下了淚水,聲音中滿是委屈。可在我耳朵
裏聼來,卻是那樣地誘惑。
  “呀,你答應過我要好好學習的。”螢向著我哭著喊道。一邊想要用手擋住
暴露的春光。
  我微微笑著,並不回答,只是津津有味地打量著她。
  失去束縛的雙乳,在空氣中彈跳著。倆粒奶子確實人間少有,又大又圓. 因
爲過大,不可避免地有些下垂,向下吊著的奶子呈現出完美的水滴型,而且還是
凹陷乳頭!難怪剛穿著襯衫,沒帶胸罩也沒有發現乳頭痕跡.
  按理來説,像她這樣嬌小的身材配上如此大的乳房,會讓人覺得異常地怪異,
可現實偏偏就推翻了這一常理。她現在所展現出來,除了誘惑,還是誘惑。
  她一邊流著淚,一邊想要用手去擋住暴露的春光。無奈胸部太大,一只手根
本就抱不住兩個奶子,不得已,她只得兩只手同時用上,雙手交叉起來,每只手
捂住一個乳頭.
  不過,她的手臂太小,倆個碩大的奶子從手臂上下方都露出了非常多的一部
分,被擠壓得更顯鼓脹!隨著她的動作,乳頭也在不停地從她手掌裏露出春光,
讓她的所有這些掩飾的動作失去了含義,反而更像是她雙手捧著那倆個巨大的奶
子,在邀請我!
  “過來!”心中雖然對她的行爲覺得很可樂,可解決慾火才使上策。更何況,
如此的尤物,誰都不希望只變成一次性產品。
  “不要,你要去學習了。”螢搖著腦袋,淚眼朦朧地拒絕到。
  “我只要抱一下,等下就學習了。”
  “真的?”
  “真的。”我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
  她遲疑著,慢慢地向我靠近,那慾拒還迎的樣子卻一下激起了我的慾火。
  快速地走出幾步,一把抱起她,走到講臺邊上,放到了上面。她眼裏依然含
著淚,卻不自覺地流露出了些許嫵媚的神情。
  我拉開她的一只手,任由她護著另一只乳房,握上了她暴露出的那只肥奶。
  躺倒的她整個乳房攤在了身上,顯得更是渾圓. 她的乳暈小小的,乳頭深深
地陷入到乳房裏. 我用食指輕輕地撥弄了幾下那乳頭,它卻頑固地縮在裏面,就
是不肯出來。
  “不,不要這樣。好奇怪的感覺. ”螢聲音裏依然帶著哭腔,身體扭動著。
  繼續用手撥弄著她的乳頭,身子壓了上去,再次吻上她的唇。她喉嚨裏咕噥
著哭腔,嘴卻不由自主地配合起我來。靠,居然真的滿臉淚水,可怎麽看,也不
像是委屈的樣子啊?
  輕咬幾下她的舌頭之後,我的嘴裏開了她的唇,一路輕吻向下。先是低入深
谷,又爬上高峰。小葡萄,你大爺跟你耗上了,不把你整成正常的,我還不放過
你了。
  一遍用舌頭撥弄著那凹陷的乳頭,一邊像小寶寶吃奶一樣吮吸著,腦子裏不
由自主地想像起螢胸前突起兩點,嫵媚地講課的樣子。
  “啊!不要,不要這樣,你說好只抱一下的。”螢帶著哭腔,松開了另一只
手,雙手摸上我的腦袋。力氣太小,我也沒搞清楚她到底是想推開我,還是想抱
著我。
  管她呢,嘴裏含著一只乳房,另一只手也攀上了螢剛放棄的陣地,揉捏起來。
  “嗚,你說過只是抱一下的。”螢抽泣著,嘴裏喊著不要,可我的頭卻清楚
地感覺到,她的手掌在摩擦著我的臉龐。
  在又吸又咬得攻勢下,螢地一個乳頭被我吸了出來,變得有些硬硬的。她的
乳頭倒是比一般的女生要大,不過很短,可能在勃起的狀態下,距離乳暈大概就
是5-7 毫米左右吧。
  狠狠地吸了一下那乳頭,螢的背卻整個挺了起來,就好像乳頭裏裏有無數根
綫扯著她的背部,被我這一吸全吸了上來一樣。
  我松開嘴,惡作劇般地用手捏了捏她的乳頭,直惹得她一陣嬌喘連連.
  “不要啊,好痛!”嘴裏喊著疼,手卻死死地把我的腦袋往下壓。
  懶得理會她的動作和呼喊,直接用嘴叼上了另一個乳頭開始發功。右手在揉
摸一陣她勃起的乳頭之後,就轉向了她的倆腿之間.
  “不,不要阿,好疼啊。唔,你騗我,不要啦!”螢明顯地哭出了聲。可她
那不斷扭動著,似是迎合的身體又讓我無比地確認,她其實並不是特別痛苦。
  右手很容易地插入她不斷扭動著的雙腿之間,輕輕一接觸,我在心裏靠了一
聲!
  媽的,全溼了。現在我是眼睛不能看,如果能看得話,估計得看到一幅尿床
場景圖勒吧。順著溼滑,繼續接觸一下,心中更是大大地靠了一句。
  你妹的她根本就沒穿内褲啊!,隔著那薄薄而且又溼透的褲子,我的手直接
摸到了一個豐盈的饅頭,就連饅頭中間的那條縫,都感受得無比清晰。
  我是真心地無語了,你這嘴裏含著不要不要,卻既不穿内褲又不戴胸罩,是
生怕我不要吧?
  正好這時另一個乳頭也被我吸得勃了起來,在輕輕地咬了一下乳頭后,我站
起了身子。
  靠,她又滿臉淚水了!而且那滿臉的委屈,怎麽都不像是裝出來的。不僅僅
是臉上,整個上半身,也都佈滿汗水,就像是凃上了一層橄欖油一樣,閃閃發亮。
  對了,我向她大腿中間一掃,靠!就算是撒尿也不可能溼這麽寬吧?莫非這
個女人,還真是水做的不成?
  螢表面處處閃現著柔弱,而骨子裏卻又不停散發著婬盪氣息,如此強烈的對
比更加激起了我的獸慾,我雙手拉上她的褲子,直接給拔了下來!
  “不要啊,你說過只是抱一下的。唔,你騙人!”
  螢哭泣著,伸手去遮擋,連雙腿也跟著擡起,踩上了講臺,夾緊!她的大腿
很是豐滿,如果她不動,還真掩飾住了。可她的這個錯誤的動作卻是恰好將她的
整個陰戶展現了在我面前。
  整個陰戶從小腹根部隆起,像一個篜熟的饅頭,白皙,豐滿,誘人。倆辦大
陰唇異常豐厚而且結合緊密,只能隱約地見到中間有一條粉紅色的縫隙。大陰唇
上稀稀拉拉地貼著寥寥幾根溼透的陰毛,完全是一個從未經歷開墾的處女之地!
  我激動地伸出手指,划開那條神秘的縫隙,露出了裏面溼嗒嗒的一片。在陰
戶的下方,一張嫩紅的小嘴微微張著,正在往外滲著淚滴。
  “呀,不要啊,不要摸那裏. ”螢哭泣著,雙腿更努力地夾緊,卻根本沒有
想到,她最珍貴的地方,對我已經完全不設防。
  我三倆下拔下褲子,掏出已經硬得像鉄一般的肉棒,抱著她的雙腿,抵上了
那潮濕的桃園之処. 沒有刻意地去對準,龜頭在撐開那豐厚的大陰唇后,就自動
滑向了螢的小穴口。
  她的陰戶本來就已經溼得一塌糊塗,我的龜頭一接觸就給潤滑了個徹底。而
且她的小穴有有些異常,大陰唇無比豐厚,小陰唇卻幾乎不可見。小穴就像那海
平面上深陷的漩渦一樣,隨時都會把靠近的東西吸向自己。
  螢無聲地抽泣著,已經不再説話。看著她那眉頭緊皺,滿臉淚水的樣子,不
禁讓人覺得楚楚可憐. 可她身上那巨大的乳房卻又不停地顫抖著,兩顆乳頭如葡
萄一般傲然挺立,甚至就連她的小穴,都仿佛在吮吸著我的龜頭,讓我更加地想
要佔有她,征服她!
  我挺了挺腰,稍微用了點力,龜頭進去了一點點. 儅我一鬆懈,卻又被擠了
出來。雖然龜頭頂在小穴口,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那柔嫩的小嘴正一吸一吸地吻著
它,可處女的小穴實在是太緊了,還排外。
  心裏一橫,猛地以一用力,整個龜頭沖進了她的小穴裏. 螢被這一沖,弄得
整個身子弓了起來,腰部更是扭動著想要後退。
  用力分開她緊閉的大腿,死死地握住她的腰,自己更是加把勁朝裏沖. 可還
沒進去哪怕一丁點哪,就感覺到龜頭前面似乎頂到頭了。
  靠,處女膜!
  我嘗試著慢慢地突進,卻發現螢張大嘴巴,想喊卻喊不出來的樣子,不由得
有些心疼。心中一狠心,猛地一沖,直接把螢那層向我展示她忠誠的薄膜給碾碎。
  “啊——”螢雙收狠狠地抓著我的胳膊,指甲都陷入到了肉裏. 沉悶而又痛
苦的一聲喊聲,從喉嚨裏飃出。臉上的淚水,更是猶如潰垻的水庫一般,滾滾而
下。
  握上她那巨大的奶子,直接把肉棒全根送入,才停了下來。一邊添去她的淚
水,一邊雙手撥弄著她的乳頭.
  肉棒被她的小穴緊緊地箍著,甚至能夠從裏面感受到她的心跳。最敏感的龜
頭更像是到達了一面柔軟而溫暖的墻。整個陰道像是有吸力一般,隨著她的心跳,
將整個肉棒一下一下地朝裏送。
  那種無法言語表述的感覺刺激得我再也忍受不住,開始上下抽插起來,很快,
一寫如注!
  雖然抽插的時間短,可這射精的快感卻是一點都沒打折扣。感受著身下那隨
著我射精而顫抖的身子,看著那緊閉的雙眼,和滿臉的淚痕,有些歉疚地抽出依
然堅硬的雞巴。在離開她的小穴口的時候,居然還受到了一點阻力,就像是被她
的小穴含住了一般。在拔出來的那一刻,雖然沒有發出響聲,可那異樣的刺激還
是讓我舒服得渾身一顫。
  螢在那一刻,也從喉嚨裏發出了一聲聲響,既像是痛苦后的解脫,又像是充
實之後的空虛。
  輕輕地用手指刮著螢臉上的淚水,眼睛看著剛我戰鬥過的地方。一絲血絲混
雜著一股乳白色的液體,隨著螢身體的抽動,慢慢地流了出來,趟過尚未閉合的
大陰唇,流向講臺.
  第三章再戰
  射精后,我雖然很想再來一次,可看到螢那無比堅持的態度,考慮到她剛破
瓜,一下子確實難以體驗這人生的美妙滋味,也只能作罷.
  當晚,住在教室旁邊的小木屋裏,雖然耳邊充斥著各種蟲子的鳴叫聲,異常
地喧鬧,可我睡得卻是異常安穩。
  晚飯過後,跟螢聊了下天,雖然她也迷迷糊糊地,可從那隻言片語中也差不
多能夠讓我把事情搞清楚了。
  這是一個不知道叫什麽國家什麽地方的一個學校,估計不是地球,換句話說,
就是哥們我穿越了!本來乍一聽到這個消息,心中還有些忐忑,可看到眼前那柔
美嬌嫩的丰乳肥臀的嬌小老師,我又安心了。
  話説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嘛,更何況,哥們我還沒死呢,穿越時空來為
地球的男人們掙面子來了。
  螢本來也不是生活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額,不是我故意詆毀這裡. 雖然
這裡風景倒是不錯,可這裡方圓幾十裏範圍内,目前就咱們倆人。離這裡最近的
一個集鎮,要走個一天一夜。
  螢之前過得一直非常的不順利,真要說起來,那可是比咱地球上那天煞孤星
還要慘,那真是遇爹死爹,碰媽死媽,養條蟑螂都會被貓吃!什麽?貓不吃蟑螂?
靠,貓如果吃蟑螂,那她養條蟑螂被貓吃了叫慘嗎?
  閒話少說,這時候,無奈的她尋到了他們這個星球的某個神邸寺廟,額,大
概是求了一卦吧。卦象告訴她,讓她來這裡生活,會遇到能改變她整個人生的人。
  她來到這裡之後,除了找到這個木頭學校外,那是連鬼影子都沒有碰到一個!
就在她心中生疑,在不停思考那廟裏的和尚——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尚哈。反正,
那和尚是不是為了哄倆小錢花而騗了她這個冤大頭的時候,我出現了!
  當然,也不知道之前的那個我是不是我,就暫時當成是我吧。据螢所講,那
個,額,那個我莫名其妙地就在三天前出現在教室裏,但整個人卻跟個傻逼沒倆
樣!除了自我介紹名叫秦臻之後,就不吃不喝也不睡,更是再沒開口説過話。
  這下可苦了螢了。那該死,額不,那可愛的老和尚不僅僅要求她到這裡來,
還對螢說了:“屆時你遇到的人,將會是能夠改變你一生的人。但是,他可能會
有些問題,需要你跟他達成一致,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才能用他無
比富貴之命運,來中和你這悲慘之運. ”
  話説,聽到這話的時候,我真想抱著那老和尚給親一口啊。穿越前,咱在地
球上那是人見人不愛,花見花要敗,沒事玩玩HGAME ,寫寫黃色小説,盡做虧本
買賣的傻缺中二貨色啊,沒想到一跑這不知道叫啥的火星上來,卻成了所謂的無
比富貴之命了啊。
  這下倒好,每天犧牲下色相,射出點精子,就完全可以混吃混喝了啊。不過,
不過,這他媽的在地球上不是鴨子麽?
  算了,如果儅鴨子能夠為這樣迷人的客戶服務,鴨子就鴨子吧。
  一大清早,我精神抖擻地起床了。一邊哼著鴨子這首歌,一邊走到門外,從
樹上拔了個人參果填飽肚子之後,就走進教室裏坐下,等待著螢那小尤物的出現
.
  沒過多久,螢也來到了教室裏. 她依然是昨天的那身打扮,不同的只是,臉
上那淺露的紅潮和不太自然的走姿。
  額,你問她爲什麽又是昨天那打扮?其實這真是事出有因哪。
  話説,螢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尤物樣,而是一個典型地讀書讀多了,腦子裏
少根經,卻又發育不良的黃毛丫頭外加近視眼!可就是自從我三天前,額不,四
天前了,四天前來到之後,她身上那些女性的特徵,就越發明顯起來,就像是吹
氣球一般地長大了。這就造成,原本她的衣服褲子都穿不了了。而她現在所穿的
衣褲,卻是跟隨著我一起出現的。
  最開始聼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那叫一個慾哭無淚啊。你妹的死老天,既然
穿越能夠帶衣服,你好歹給我帶點長靴絲襪,情趣内衣啥的哈,居然直接就給了
一堆男人襯衫外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褲子,你這不是坑爹麽?
   ————吐槽+ 設定介紹完畢,以下是正文内容——————
  螢走進教室的時候,很明顯注意到了我那如火一般的目光。她臉上那淡淡的
紅暈一下深了起來。
  咳嗽了一聲,強作鎮定地走上了講臺,開始了新的一天教學. 話説,這坑爹
的設定是那和尚講的啊,要她必須以師者身份,于我融為一體. 得,咱就繼續黨
學生吧。
  根本就沒有去聼她到底講了什麽,眼睛只是不停地掃視她的巨乳和肥臀。她
像是能夠感受到我的目光一般,雙腿死死地夾著走路,手一直擱胸前黨著,就連
走下講臺,到我邊上,都再也沒有發生過.
  好容易到了下課,螢站在講臺前收拾東西,只把個背影留給我。其實她不知
道的是,她那肥美的屁股,對於我來説,同樣具有無限的誘惑力。
  看著隨她動作而輕擺的肥臀,我心中婬念頓起,腦子裏不由自主地飃過她的
肥美蔭護. 其實,不用刻意地去觀察,只要稍微留心一點,就能夠清晰地看到她
那肥美的鮑魚.
  她今天穿的褲子雖然跟昨天款式相同,可仔細觀察,還是有些細微區別. 昨
天的褲子相對顯小,把她那倆辦肥厚的臀肉包裹成了一個渾圓的整體. 而今天的
褲子卻在她的尾椎骨部位陷了下去,直到她的雙腿之間.
  那條深邃的縫隙本該越來越深,越來越小,可在她的倆腿之間,卻裏卻異常
地凸起了一個饅頭. 正常情況下本不應該流露出這樣無限的春光,或許是她天生
獨特而異常肥美的小穴,就是不甘寂寞,想要向我展示一下它的魅力,渴望得到
我大雞巴的滋潤,硬生生地從豐滿的倆腿之間開闢出了屬於自己的展示之地。
  真的不知道怎麽來形容這樣的一個景色,只是覺得,哪怕看一眼,都會忍不
住想要將自己的雞巴塞入那溫暖緊密,又潤滑無比的小穴裏.
  從她的背影看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的倆腿之間,多出了一個凸起。雖然
佔地不廣,卻明顯異常。並且過度柔和,整體協調. 中間隆起最高的地方又有些
稍微内陷,然後朝著靠近大腿邊上的地方柔和過渡而去,呈現出一個美麗的弧形。
  就像是在她的大腿根部,竪著長了一張嘴唇異常豐厚嘴巴,雖然緊緊地抿著,
卻一看就知道,它在嗷嗷待哺。如果她稍微彎一下腰的話,那更是不得了,完全
就等於是赤裸裸地勾引!
  她像是感覺到了我目光的掃視,整個身子都僵了起來。就在她做出打算,準
備離開的時候,我已經從後面環上她的腰肢。輕輕地一用力,就把她整個人拉到
了我的懷裏. 意外地,手臂上感受到了她那巨乳沉甸甸的分量。
  “秦臻君,你要干什麽?”螢渾身一顫,雙手抓住了我的手掌,有些哽咽著
問道。
  又哭,這女人,都已經做過一次了,還這麽不好意思,更何況,那老和尚不
時要求你跟我修成一體麽?沒有理會她的動作,我雙手順著她那平坦卻不失豐盈
的小腹,摸索到了她褲子的扣子,用力一扯,扣子又被綳飛.
  “哇!不,不要啊,秦臻君,我那裏疼。”螢放開我我的手,死死地拉住褲
子,不讓我往下褪。
  我沒有跟她糾纏,只是伸手按了按她的小腹,以便使我勃起的肉棒能夠深入
到她胯閒的縫隙,另一只手順著衣服下擺,進入到她身體裏,輕輕地托起她的巨
乳。舌頭也順勢舔上了她的耳垂。
  這傢伙,確實又哭了。不過,這並不能激起我的同情心,反而更加激發了我
的欲望。我下身挺動,把她逼到講臺邊上沒了退路,就鬆開了按著她小腹的手,
也爬上了她胸前的高峰。
  靠,這麽寬鬆的襯衫居然只是進去了兩只手摸她的奶子,就有些活動不便了,
這奶子,也大得太讓人激動了些。我一用力,衣服扣子也被綳開.
  “啊~ 不要啊,這樣感覺好奇怪的。”她哭泣著喊道,有些手忙腳亂. 顧得
上衣服,又顧不上褲子。
  “這是做戀人的義務。”我湊在她耳朵邊上,呼吸急促地説道。就在她一楞
神之間,手把她的褲子腿到了膝蓋.
  她急忙用雙手一前一后捂住陰戶,再也不去管衣服的問題了,卻仍記得帶著
哭腔說道:“可那樣好疼。唔,昨天還出血了。”
  順勢把她的衣服也拉開,讓倆粒大奶子完全暴露出來。一手一個地托著倆只
完全不能掌握的巨乳,像抛球一般輕輕抛動著,不時還空出一只手,去刺激下她
那凹陷的小葡萄。
  雙手一邊在她光滑的身子上下游動,一邊輕咬她的耳垂說道:“第一次都是
這樣,以後就再也不會疼了。還會很舒服的。”
  “嗚嗚嗚——你騗我,你的那個那麽大,怎麽會不疼?”螢淚流滿面,整個
一上當受騙的小紅帽樣。
  “那我只看看?只摸摸你的上面?摸上面不疼吧?來,把衣服脫了吧。”我
像那狼外婆一樣,一步步地哄著她上路。可能是昨天確實有些疼吧,她只在我脫
她衣服的時候稍微松了一下手,就立馬又捂住了小穴,怎麽哄也不鬆手。
  我稍稍地離開了她一步,打量著那光溜溜的肥屁股,心中無限遺憾。本以爲
今天能來個老漢推車呢,哪知道她被嚇成那樣?螢一手從前,一手從后護住陰戶,
這讓我在不動蠻的情況下根本就無法得逞。不由得只能像我對她承諾的那樣,看
看好了。
  咕!我的喉嚨裏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唾沫。她從后護住小穴的手腕,完全陷
入到了倆辦臀肉中間. 靠,如果她的手是我的雞巴,那該多爽啊。
  啪!輕輕地,我用手拍了一下她的一瓣屁股,屁股肉滾滾地激起一陣翻滾的
肉浪,好一陣才平息下來。
  “嗚嗚嗚,別打我的屁股,好疼的。”螢哭泣著説道。她的身子本已經被我
拍歪,我也沒在邊上控制她,她卻自己搖晃了一下,又站直了。
  啪!良好的手感和視覺衝擊讓我忍不住又打了一下,這次,比剛才稍微大力
了點.
  “啊~ 嗚嗚嗚,好疼。”嘴上哭著,身體搖晃著,又站直了。
  想讓我打屁股?好,不能操你的屁股,我打下縂不成問題吧。控制好力度,
我一下一下地拍向螢的肥屁股。肥美的臀肉不停地激發起肉浪滾滾,我拍打的力
度縂是讓螢有些搖晃,可搖晃一陣后,她卻並不躲閃,又接著站好。
  十多巴掌打下去,我發現我有點愛上了這個遊戲了。巴掌拍在屁股上,力度
一下向周圍擴散開去,然後又激蕩回來,給手帶來一股不小的衝擊力,隨後那豐
盈肥厚的臀肉在剩餘力量的激蕩下,一陣陣肉浪翻滾,好一會才會停息,這視覺
感受太棒了。也真需要這樣一個屁股,才能打出這樣的效果。
  看著螢的屁股在我的拍打之下變得微微發紅,連帶著她的哭泣聲都沒了,只
剩下淡淡的哽咽。每一掌拍下,似乎還能聼到她的愉快的呻吟。
  呻吟?愉快的?
  沉澱在這遊戲裏,居然忘記了觀察螢的反應了,仔細一看,卻發現,她護著
陰戶的手,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鬆開. 肥美鮑魚上原本雜亂曲卷的陰毛,都溼嗒
嗒地貼在了白饅頭之上。
  發浪了?我擡眼朝她的眼睛望去,卻發現,螢發現我停下了動作,也正好回
頭向我看過來。眼睛裏,盡是慾言又止的渴望!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