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凶猛】(13-14章)

             第十三章 机遇
  我仿佛过上了有生以来最潇洒的日子。璐管理的工厂努力地帮我赚着钱,几
笔订单做下来,纯利润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万;另一方面,灰色财富更是以惊人
的速度增加,按照理查的方法运作下来,我和玲一共分得了二百万,玲执意将钱
都存在我的户头。
  这些灰色的收入,我小心翼翼地没有让璐知道。一来,我无法向璐解释玲的
存在;二来,如果这件事带来任何麻烦,我不想把璐牵也扯进去。
  在性方面,我享受着所谓的「齐人之福」。两个熟透了的女人,就像两个吸
精的黑洞,我渐渐理解了小唐之流为什么要到处寻找稀奇古怪的壮阳方法。
  白天在厂子里忙前忙后的璐,恢复了女强人本色,晚上的需求十分强烈;而
玲和我也没有停止幽会,只要老曹一离开凤城,玲就会迫不及待地约我见面,那
自然免不了又一场大战。玲经常从老曹的别墅里拿出各种情趣用品来助兴,虽然
每次都不免让我酸酸地想到这是老曹曾经用过的东西,但这些小玩意也确实令我
乐此不疲。
  相比之下,有些人则没那么幸运了。
  这段时间,桐湾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事件——高氏玩具厂的老板卷逃了。世界
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几个月之前,当我们的工厂还在生死线上挣扎时,作为本
地最大的玩具厂之一,高氏还是我们羡慕的对象;现在,我们起死回生,而高氏
却关了门。
  事情还得从美泰的订单说起。这些老外不但在产品质量上要求苛刻,而且还
附加了所谓的道德约束条款,工人加班,必需付给 1.5倍到 3倍的加班工资。事
实上,桐湾的工人加班,老板一般只是按平时的工资给加班费,工人也接受了,
为了多赚钱,他们往往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加班工资成了他们重要的收入。
  而有了道德约束条款,老板就会尽量不让工人加班,尤其是高氏这样的大工
厂,工人并不紧缺,就更没有让工人加班的可能了。工人不加班,收入就减少,
于是引起他们不满,闹事、怠工的现象在高氏比比皆是,最后连正常的生产都无
法维持。高氏的老板一看订单完不成,还要承担巨额违约罚款,于是干脆偷偷跑
路了。
  事情发生后,政府召集本地企业主开会通报。会上,我见到了小唐的父亲—
—唐永红。和小唐一样,唐永红个子不高,有些发福。讲话很慢,差不多一句一
停,官味十足。
  会后他将我单独留了下来。
  「小杨啊,你和我儿子唐运松是同学吧?」唐永红上来就问我。
  「是的,唐书记。」我没想到唐永红和我拉起了关系。其实,这段时间,我
都尽量避免和小唐见面。上个月,他给我打电话说郑黎来了,要约我和璐一起吃
饭,被我找个理由推托了。我既不想让他再见到璐,而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面
对郑黎。
  「小杨,你最近干得不错啊!」唐永红鼓励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看来小唐
爱拍人肩膀的习惯还是遗传的!
  「唐书记,您过奖了!」
  唐永红看着我,点点头。
  「不要谦虚了,小杨,你比唐运松强啊!他只知道到买空卖空,不做正经的
生意啊!这样,既然不是外人,我就不兜圈子了。你也知道,高氏的这件事,影
响是十分恶劣的,尤其是社会影响很坏!把近千的工人一下子都推向了社会!」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没有接茬,听他继续说,「我们做过调查,现在桐
湾玩具工厂里,情况最好的就是你们了。所以我想,由你们出面,接收高氏的工
厂和工人,政府会给你们适当的优惠政策,帮你们完成这个事,怎么样?」
  说完,他观察着我的反应。
  这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让我们接手高氏,算是小鱼吃大鱼了,或者应该说是
小鱼吃死鱼!产能问题确实在困扰我们,但我们消化得了高氏这么大的工厂嘛?
  「小杨,我看这样吧,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三天内答复我,好不好?不过
这事,可是宜早不宜迟啊。」唐永红笑笑说。
  回到厂里,璐听了我的转述,同样陷入沉思,双手抱着肩,在办公室里走来
走去。我坐在老板椅上,听着高跟鞋「哒、哒」地敲打地面的声音,注意力不由
得被吸引到了璐的双腿上,灰色的短裙覆盖到膝盖上方,在高跟鞋的衬托下,包
裹在肉色丝袜中双腿更显得修长挺直。
  「璐,你过来。」
  「怎么了?」璐不解的问,但还是走到我面前。
  我对着璐笑笑,突然将她的短裙掀到腰上,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坐到我面前
的老板桌上。
  「做什么!」璐显然对我突如其来的举动没有丝毫准备。
  「帮你放松一下!」我将璐的高跟鞋脱下,小脚攥在手里按揉起来。
  「嗯……」璐发出一声呻吟,我知道,和玲一样,璐的脚也属于她的敏感地
带。
  「大白天的,快放我下来!」璐轻声抗议着,但语气并不十分坚决。
  我不理会,手上加重力度,同时将璐的双腿向两边分开,黑色蕾丝内裤一览
无遗。漂亮的蕾丝花边,却遮不住茂盛的耻毛向外顽强滋长。我探过头,用牙齿
咬住内裤的一边,向下一扯,璐配合地轻轻抬起臀部,小小的内裤被拉到了大腿
上,迷人的三角地带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你要干什么!」璐的语气里没有制止,倒有几分期待。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的舌头已经和璐的阴核亲密接触了。璐也没有再说话,
而是轻声地哼哼起来,片刻间,璐的爱液已经将我的下颌沾湿了。
  我从办公桌里摸出一件宝贝,这东西有个好听的名字——蝴蝶夫人。大概是
受了玲的影响,我和璐做爱时,也开始尝试使用各种道具,一是可以增加情趣,
二可以弥补我体力的不足,而璐看起来也相当接受。这个「蝴蝶夫人」就是我刚
刚入手的,还没有用过,但据说效果奇佳。
  「什么东西?」璐发现了我的小动作。
  「一个新玩意儿,给你尝尝鲜!」
  我将这东西的带子系在璐腰上,并在她大腿两侧固定好。还真有个塑胶做的
蝴蝶型的东西,翻过来,中间是个小小的吸盘,四周还有触须一样的柔软突起。
  经过我舌头的挑逗,璐的阴核已经勃起,从包皮中微微露出。我将「蝴蝶夫
人」的吸盘扣在阴核上,轻轻一按蝴蝶翅膀,璐身体颤了一下,发出「啊」的一
声轻叫,显然,吸盘和触须已经将阴核从包皮中牢牢地「抓」了出来,同时,整
个蝴蝶开始了有节奏的震动。
  随着它的震动,璐撑在桌面上的大腿也抖动起来,带动整个身体都在抖动。
我拨开两片肉唇,亮晶晶的爱液一下子涌了出来。
  「感觉如何?」我故意问璐。
  「啊……杰……这个东西……好厉害……」
  「那就一直戴着它!」
  「杰……不行……啊……这是办公室,还是晚上吧……」
  「又没人进来,真要等到晚上吗?」我注意到璐屁股下,桌面上已经形成了
一小滩水迹。
  「杰,我们去那间休息室吧……」璐的身体扭动起来。
  「璐,我等不及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解开裤子。
  「啊……」随着我的插入,璐发出好似解脱般呻吟。而我在她的肉道内,似
乎也能感受到那种震动的存在。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而且顽固地催促着。
  无奈,我停留在璐体内,伸手接起电话。
  「杨总,我是前台,有位唐运松先生找您。」
  小唐!他来做什么。「你让他等一下。」
  我转头对璐说:「小唐来了,就在楼下。」
  「嗯……」璐闭着眼睛没有答话,双手紧紧扣住我,脸色潮红,呼吸急速。
我明显感到璐的肉道收缩蠕动起来,璐竟然在这个时候高潮了!
  「先生,杨总让您等一下!」前台在电话那头叫起来,「先生,先生,你等
一等!」
  「杨总,他,他自己上去了,要不要叫保安拦住他!」电话里,前台着急地
说。
  这个小唐,搞什么鬼!
  「算了,你别管了!」我挂了电话。
  璐这时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懒懒地坐在桌子上不想起来。
  「小唐马上就上来了!」我赶紧系好裤子,然后帮璐提上内裤,放下裙子,
把她抱到沙发上坐下。这才想起,「蝴蝶夫人」还没有摘下来,刚想去取,门外
已经传来小唐的声音,我只得作罢。
  「杰哥!我有急事找你!」话音未落,小唐门也不敲地走了进来。
  「哦,没打扰你们吧!」看到我和璐一起坐在沙发上,小唐才说。
  我心说「没有才怪!」
  但嘴上只能说:「没有啊!」
  「没有就好!」小唐在我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眼睛不断瞟向璐。
  可能因为刚才的高潮,璐的脸上还有些红潮未退,鬓边一缕头发散落下来,
眉目低垂,靠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慵懒的风情。
  我看到小唐一派色授魂与的样子,心中讨厌,故意咳嗽了一声。
  「咳,咳!小唐,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啊?」
  「哦,」小唐这才如梦方醒,「是这样,今天我老爹是不是和你谈接手高氏
的事了?」
  「是的。」
  「你答应了吗?」
  「还没有,唐书记让我回来考虑一下。」
  「哎,杰哥,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当时不答应呢?」小唐拍着腿说,好像比
我还后悔。
  「高氏规模是我们的好几倍,我们哪能那么容易整合他们呢?」我说。
  「有政府帮你做啊!」小唐满不在乎的说,「据我所知,你们如果不接手,
承明肯定就要接手,到时可就是他一家独大了。」
  「高氏拖欠工人的工资,至少也有几百万吧!」一直没有说话的璐,这时开
口。
  「嫂子说得对!不过这不是问题,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保证一百万以内让
你们接手高氏,决不多花你们一分钱!而且绝对是接手高氏的优良资产。」
  只用一百万,让我们的规模扩大几倍,成为本地实业巨头之一。这确实是很
有诱惑力的条件。
  「小唐,我知道你的能量大,可你要是真能帮我们用这么优惠的条件接手高
氏,我们怎么谢你呢?」我试探着问,小唐能如此卖力,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同学
之情,难道他别有所图。
  我不禁看向璐。璐仍在低头沉思,但脸上的红晕比刚才更浓了,身体有些不
安微微扭动,手用力抓住沙发垫子,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而且让人不易发觉地上
下搓动,同时,我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震动声从璐的身上传出来。
  糟糕!一定是那个「蝴蝶夫人」又开始震动了!
  好在小唐坐在对面,应该听不到它的响动。他笑了笑,接着说:「杰哥,你
说得对。那我就把话挑明了,无利不起早,合并之后,我希望能占工厂的三成股
份!」
  我吃了一惊,原来他是这个打算。
  「小唐,你这么帮我们,我们是应该好好报答你。只是,国家是不允许吃干
股的啊!」我说。
  「谁说我要吃干股,我可以向你们注资五百万,怎么样?」
  虽然我们的情况已今非昔比,但五百万对我们来说,仍是一大笔钱。如果真
的接手了高氏,用钱的地方比比皆是,五百万确实能起很大作用。
  「小唐,你一向是做大生意的,怎么突然对我们这样挣辛苦钱的生意有了兴
趣?」我仍有些疑惑。
  「哎,还不是我老爹,总说我是空手套白狼,不做正经事。我入股你们,做
了实业,总算也对他有个交代了。杰哥,你们放心,我只入股,经营管理的事,
我绝不插手,到时给我分红就行了。」
  「你是股东,怎么能不管经营呢!」我说。
  「杰哥,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再说,你和嫂子,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等着分钱了。不过你们也放心,我们既然合作了,我肯定会把这个厂的事当成
自己的事,所以订单不是问题了。据我了解,除了玩具,高氏还有电路板的生产
线,只不过因为订单少就停在那里了。有我在,肯定让它们重新利用起来!」
  这确实是诱人的前景,而且看起来非常可能实现。我再次看向璐,璐还是低
着头。我轻轻握住她的手,璐的指甲却狠狠掐住我的手心。
  「杰哥,嫂子!」小唐又开口了,「这件事必须尽快运作,要是知道的人多
了,可就泡汤了!如果你们不愿意,我只能去找承明了。要是他们做成了,那你
们的前景可就不妙了。我也是想帮自己人,所以才先来找你们,但是无论如何,
这件事今天下午必须定下来!」
  小唐说完,点上烟,靠在沙发上抽了起来。
  「小唐,那我们就合作!」璐这时说话了,尽管她极力保持平静,但声音却
是沙哑的。
  「好!杰哥,嫂子!我知道你们有这个魄力!」小唐站起来,「不多说了,
我马上就去市政府,把这事落实了!明天,你就直接去市政府办手续就行了!」
  我也起了身,小唐握住我手,接着说:「杰哥,以后你就是这个地方的巨头
之一了!瞧着吧,有我们在,承明他们的日子长不了!」
  说完,他向璐伸出手。璐仍坐在那里,指尖和小唐的手微微碰了一下,轻轻
说了句:「谢谢你,小唐。」
  「嘿嘿!合作愉快!」小唐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想到,这么大事,被小唐的三言两语就决定了!我坐在沙发上,一时还有
些回不过味儿来。
  突然,璐扑到我身上,一边在我胸口捶打,一边叫着:「讨厌!讨厌!讨厌
……」
  我这才注意到,沙发上,璐刚才坐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片!
  「好老婆,没震坏吧,让老公好好安慰你!」我抓住璐的手,笑着说。
  「哼!」璐的眼睛像要滴出水来,气鼓鼓地将我推倒在沙发上,解开我的裤
子把我坚硬的小弟弟掏了出来,接着扯下自己的内裤,撩起裙子,二话不说骑在
我腰上,借着沙发的弹力上下套弄起来,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就在我们享受着办公室性爱的美妙时,门忽然开了,小唐探进身子说,「杰
哥,我忘了跟你说,明天……哦……对不起……二位继续,继续……」
  「咣」的一声,门又被关上了。
  我和璐都没想到小唐去而复返,甚至璐还来不及停下来回颠簸的身体。等我
们反应过来,小唐又已经离开了!
  「啊……」璐尖叫起来,但臀部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第十四章 福祸
  我第二天来到市政府,并没见到小唐,也没见到他父亲唐永红。但事情办得
出奇顺利:被拖欠工资的工人,每人得到两千元的补偿,官方出大半,而我们只
出小半。官方收回高氏的固定资产,然后以租赁的方式租给我们。作为我们接收
工人的补偿,租金非常低廉。
  我不由感叹,再高明的商业手段,又怎能和官方的权威相提并论!千万的资
产,竟然由官员的几句话就决定了归属。我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庆幸,还是该为这
个社会悲哀!
  接手高氏后,我一时间从无名小卒变成了桐湾的风云人物,各方人等拜访不
断。但具体的交接工作还是由璐在管理,她一方面安抚工人,一方面整理财务,
在官方的支持下,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在处理高氏没有完成的美泰订单问题上,
璐和陈女士的良好关系再次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赔款额度被压到了最低,并且没
有影响后续的合作。
  小唐如约汇入了五百万,也分得了三成股份,成了公司的副总。我们搬进了
原来高氏的办公楼,尽管心中仍有芥蒂,我还是在楼里给他准备了一间办公室,
不过与璐的办公室并不在一个楼层。但小唐却真的一天也没有来过,只是派了一
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做他的代表,头衔是副总助理,但没有什么实际的工作。
  我逐渐适应了新的身份,开始习惯别人的仰视。见到承明的老总时,我甚至
可以感受到他眼中的警惕和不甘,但这种眼神反而更让我有一种成就感。
  有钱的感觉真好!我想到了小唐,我能有今天,他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多
少也算是我命中的贵人了。只是每每想到那次交换的经历以及璐在他胯下委婉承
欢的样子,我心里都会一阵刺痛。有时,我也会想,为什么玲一直劝我不要和小
唐来往呢?难道她还知道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我没有就此问过玲,也没有告诉她小唐入股的事。尽管我和玲仍经常见面,
甚至更加频繁了。为了稳妥起见,我在凤城郊区租下了一处房子。,作为我们幽
会的地点。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但交通还算方便。我门将房间布置得十分舒适,
更重要的是:这里比去酒店更加隐蔽,至少在目前,我和玲的关系还不能曝光。
  由于我们和理查的灰色交易进行顺利,见面时,玲已经隐约开始谈论我们的
将来,甚至她曾旁敲侧击的问我是否能够接受老曹的儿子小豪!对于这些问题,
我不愿正面回答,因为我无法给出她所想要的答案。而且,对于那个理查到底是
个怎样的人,我一直无法看透;但我总有一种恐惧,好像他是个定时炸弹一样,
某一天会爆炸起来,而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这天中午,我来又到这处爱巢,玲的车早已停止门外。老曹这次离开凤城的
时间很长,我们已经是连续二天在这里见面了。路上,我收到玲的短息,只有八
个字:「我在锅里饭在床上」。
  「玲还是这么粗心!」我心想,「明明应该是:饭在锅里,我在床上。」
  无论如何,这几个字确实让我的心里痒痒的。
  进了门,玲并没有迎出来,莫非她真在床上了?走进卧室,眼前的情景真是
让我惊艳:
  玲一丝不挂地平躺在床上,本已高耸的双乳上又覆盖了一层白色的奶油,尖
端还点缀了两颗鲜红的樱桃。一颗莲雾被切成两半环绕在肚脐边上,几片菠萝掩
盖在阴阜上,遮住了耻毛。
  床前的小几上放着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笑盈盈地看着我。
  「饿了吗?你把我吃了吧。」玲轻声说。
  被挑逗起来的绝不仅仅是食欲,我走到床前,倒上一杯红酒。
  「先来杯红酒,开开胃!」我一边欣赏玲的「作品」,一边说。
  将一口红酒含住,我吻在玲的双唇,红酒流进玲嘴里。为了不让身上的食物
掉下来,玲只能挪动头颈,回应着我。
  接下来,我开始享用玲特意准备的美味。
  胸部的奶油被我舔了个干净,樱桃也被吃掉了,我的口舌仍没放弃对那两个
肉樱桃的追逐;清脆的莲雾已经浸入了女人的体香,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阴阜
上的菠萝已经吃完了,甜汁已经四散流开,我用舌头在沟壑中来回搜寻。
  我抬起头,指着玲的两腿之间,对她说:「你这里,应该放另一种水果!」
  「什么水果?」玲迷惑了。
  「榴莲!」
  「要死了!」玲的小脚向我踢过来……
  玲的肉体还是那么有魅力,在她体内发射出最后一颗子弹后,我筋疲力尽,
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梦境里,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异常的声响。睁开眼,恍恍惚惚
地,好像感到有人进到我们的房子里。我看看怀中的玲,她同样睡眼朦胧,不知
所以。
  突然,卧室门「当」的一声被人踹开,四个黑布蒙面的人闯了进来。
  我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抢劫」;而玲更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尖叫
起来,蜷缩到我怀里。
  “你们别乱来,要钱的话好商量。”我尽量让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
  几个人没有回答,其中一个蒙面的人突然伸手将我和玲盖在身上的被单扯了
开去,我们的裸体一下子暴露在他们面前。
  「干什么!」尽管是徒劳的,我仍想找些东西遮住我和玲的身体。
  为首的一个手一挥,两个人扑向我,而刚才那个扯我们被单的人则扑向玲。
我下意识地要反抗,一脚踹过去,可被他们轻松地闪开。其中一个穿皮靴的人,
一脚踢在我来不及收回的小腿上,我的腿立刻疼得像断了一样。接着头上挨了重
重一拳,我一阵眩晕,从床上滚落到地面。马上又有人扑上来把我手捆住,嘴里
堵了一块破布。
  同时,那个扑向玲的人已经捉住玲的双足,并且大大的分开,将玲双腿之间
的妙处一览无遗。玲还在挣扎着,但是没有一点作用。那人似乎并不急于将玲制
服,而是好整以暇的欣赏着玲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泛起的乳波臀浪。
  这时,那个为首的低声说:「利落点!」
  抓住玲的那个这才将玲拉到地上。我看不到他对玲做了什么,开始还能听到
玲尖叫挣扎的声音,但很快玲就只能出「呜呜」地声音,应该也是被堵上了嘴。
  这帮劫匪要做什么?只是求财还好,会不会杀了我们灭口?他们会不会侵犯
玲?难道是我们停在房子外面的汽车是他们见财起意?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将我连头带身体裹进了一个被单,然后抬了出去;我感
觉应该是来到了室外。很快,身子一空,我摔落下来,浓浓的汽油味从被单外渗
进来,我知道,这肯定是在汽车里。接着,一个柔软的身体落在我身边,应该是
玲。
  「砰」的一声车门关闭,接着,车子开动了。
  他们不是要抢劫,难道是要绑架我和玲?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